第984章 张口就来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满目疮痍!

  这就是此刻的王战之地。

  虚空裂缝纵横,地面消失,方平几人不得不浮空,因为无地落脚。

  哪怕到了现在,这地方也是能量纵横,余波还未消散。

  在这地方,战死的强者太多了。

  ……

  方平几人一直往下落,虚空中,一些金色血液、骨骼在漂浮。

  李寒松看了一会,低声道:“这次哪些人战死了?”

  他们后来虽然看到了一些活下来的人,可具体哪些人战死了,还真不是太清楚,有些人他们其实也不认识。

  “镇星城这边,苏老祖、刘老祖、周老祖三位战死……其他人都是重伤。”

  方平闷声说了一句,苏家老祖是融道了,另外两位是真的战死了。

  “古佛圣地,第一古佛,第三古佛,第七古佛战死了……”

  “诸神世界,太阳神、海神、火神战死了……”

  这一战,人类加上张涛、镇天王、吴川、孔令圆,总共是56位绝巅境。

  这也是人类全部积累!

  这还是这两年,华国多出了南云月、陈耀祖、张卫雨、吴川、孔令圆五位绝巅,要不然人更少。

  而这一战……战死了足足16位绝巅境!

  剩下的40位,最后能活多少,方平也不知道。

  进去的时候,他们都重伤了,方平连不灭物质都没时间给,他刚清醒,张涛就不得不带人进入其中。

  “16位。”

  几人再度沉默。

  听起来好像不多,比起地窟的损失,好像不值一提。

  可这些人类强者,守护地球,少则都有300年,一战陨落十多位,哪怕不认识,众人也是心中酸涩。

  方平很快探手抓住一枚储物戒,恢复正常,笑道:“别想了,过去了!等老张他们回来,我们人类再出160位绝巅,吓死他们!”

  “160位……”

  几人苦笑,你真敢说。

  几人继续探索,很快,又发现了几枚没被毁灭的储物戒,一些残破的兵器铠甲。

  遗骸不多,到了绝巅境,战死的几乎都没这些东西留下。

  很快,方平找到了几块暗淡的碎骨。

  感受到其中的气息,方平默默收起,这是那位刘家老祖的,也是早早战死的绝巅之一。

  刘家……他不算太熟悉。

  双方也没什么接触,镇星城的绝巅,方平熟悉的就战王,哪怕两位镇守使,他也谈不上熟悉,陈耀祖倒是关系不错。

  不过这一战,这位绝巅都悍不畏死,刘家老祖临死之前,疯狂冲向一位真王自爆,方平还是看在了眼里。

  想到这,方平低沉道:“沈镇守恐怕未必能撑住了。”

  他没记错的话,最后关头,沈浩天是被人背着冲进去的。

  到了绝巅这境界,到了这地步,几乎可以宣告死亡了。

  尤其是门后的世界,并不安全。

  两位开创了新武的绝巅,陈家老祖这次还好点,和陈耀祖并肩作战,毕竟是父子,联手起来,哪怕实力都不算强,彼此也有个照应。

  沈浩天可没儿子成绝巅。

  “呼!”

  王金洋吸了口气,恢复笑容道:“不谈这些了!搞不好明天他们就全盛而归,现在快点搜罗宝物,可惜命王那边的储物戒,我们没拿到……”

  命王被杀,死的时候张涛就爆发了。

  最后极为混乱,命王尸身炸裂,有没有储物戒遗留不清楚,就算有,恐怕也被别人夺走了。

  作为四大王庭当中,一大王庭的控制者,命王要说没好东西,他们都不信。

  众人都不再说话,大概过了一个小时,方平几人搜索结束。

  这地方不知道是不是被人搜过,死去的真王和绝巅都不少。

  可最终拿到手的储物戒只有6枚,真王和绝巅应该都有的。

  就算毁灭了一些,也不至于这么少,何况老张杀人,杀的极快,月灵也是。

  不至于被毁了!

  可能是一些人临走的时候,顺手拿走了那些东西。

  几人搜罗了一番,刚要离去,这时候,一群人赶到。

  灵潇!

  不止是灵潇,还有不少王屋山强者,包括一位真神!

  王屋山留守的真神!

  对方也赶来了。

  深不可测的黑暗虚空中,灵潇看向方平几人,没有了嬉皮笑脸,沉声道:“方平,我师尊和师祖她们呢?”

  方平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那位女性真神,给他的感觉很强。

  “月灵帝尊和青莲帝尊,她们进了天坟,去夺取九皇四帝果了。”

  方平说着,又道:“临走之前,月灵帝尊嘱咐我三件事。”

  “第一,将皇子遗骸送归王屋山,这一点,我会尽力去做,因为那位皇子现在好像遗骸已经被毁坏……”

  “第二,让我告诉你们,必灭神教!”

  “第三,剿灭伪朝余孽!”

  方平平静异常,缓缓道:“就这三件事,既然遇到了,那我就告诉你们一声。天坟在她们进入后,自动消失了,别问我在哪,之前爆发大战的地方,你们应该可以感应到。

  不信就去找找看,反正我是找不到的。”

  三件事,都是合情合理,符合月灵性格的。

  杀神教徒,灵潇她们当时在王战之地还没走,看到了青莲帝尊她们对神教徒出手。

  剿灭伪朝余孽,也就是地窟一方,他们都是地皇神朝的余孽,也可以理解。

  月灵帝尊从不认为地皇神朝是地皇开创,和王屋无关。

  方平忽然想到了什么,又道:“忘了说了,月灵帝尊还说,欠我三个人头,她要是短时间内回不来,让我找你们!记住了,真神的人头!灵潇,当时你在场,你知道的,这是月灵帝尊亲口答应的!”

  王屋那位真神看向灵潇,灵潇皱眉,轻轻点头道:“师祖说过这话,可说的是皇子遗骸……”

  方平淡淡道:“我说了,这是月灵帝尊第一个条件,等我送归遗骸,你们再交上三个人头也不迟!不过说好了,我送归遗骸,你们就得送上三位真王的人头!

  月灵帝尊都不曾毁诺,你们若是毁诺……那随意你们!”

  灵潇再次皱眉!

  毁诺?

  月灵帝尊就是王屋山的天,她答应的事,既然知道了,而且她们当时也在场,就不存在毁诺一说。

  也没人敢!

  可三位真神……她们现在就一位真神坐镇,怎么去杀?

  何况,地窟现在能找到三位真神吗?

  方平见状,笑道:“当然,如果你们觉得为难,我可以变换一下方式,协助我们击杀三位真神级强者,我也算月灵帝尊完成了承诺!”

  “等师尊她们回归……”

  灵潇都没说完,方平不客气地打断道:“那你等吧!镇天王临走的时候,说了,天坟开启,关闭,再想开启,没有一两年都不行!”

  “一两年?”

  灵潇再次凝眉,这么长时间?

  其实不算长,对她们而言,一两年罢了。

  可这一次,师尊师祖她们刚出山就消失了,现在王屋一脉也是强者消失,就留下一位真神级强者,以及她这位从真神跌境的武者。

  这让灵潇缺乏一些安全感。

  这时候,那位女性真神开口道:“你先将宇皇子的遗骸送归王屋……”

  方平瞥了她一眼,淡淡道:“你确定?不说现在不在我这,就算在,我送回去了,你有这个资格安葬还是祭拜?月灵帝尊不在,你敢随意处置?我说了,等一段时间,月灵帝尊快出来了,那时候送回去,你们才能安心一些。

  要不然,哪天有人攻破了王屋,毁坏了皇子遗骸……你们都等死吧!”

  “你!”

  女真神大怒,方平却是沉声喝道:“少跟我装大!月灵帝尊对我也是极为客气,我送回遗骸,那就是你们王屋一脉的恩人,再跟我拿大,我唯一的要求就是让月灵帝尊斩杀了你,你猜结果如何?”

  “……”

  此话一出,这位真神身体微微一颤,声音消失。

  灵潇见状,看了一眼方平,笑了笑道:“方平,何必说的这么僵……”

  “小妹妹,别跟我来这套!”

  方平言语不算客气,“是你非要见死不救,要不然,之前皇子遗骸也许就被你找到了,也没我方平什么事。现在既然被我找到了,那就按照我的规矩来。”

  说完,方平看了看王屋一脉众人,开口道:“月灵帝尊不在,那你们等安排,哪天我想杀真神了,你们来协助,杀了三位真神,算是完成了任务。

  当然,你们有自信,那就自己去杀,就这样!”

  说着,方平想了想又道:“还有,神教的不算,因为神教是月灵帝尊必灭的目标,按照她的意思,那都是送的,你们自己的事,你们想杀神教的强者,也可以招呼我,付费就行!”

  三言两语间,方平确定了一切。

  杀地窟的算,或者其他的也算,都是任务。

  杀神教的……那还得付方平钱。

  女真神有些愠怒,灵潇也凝眉看着方平,总觉得有些不妥。

  可方平的确是参与了最后一战,月灵帝尊她们消失,方平应该知道,要不然也说不出天坟的事。

  可月灵帝尊……真的嘱咐过方平这些?

  帝尊可不是那种性格的人!

  当然,为了皇子遗骸,做一些事好像也不值得奇怪。

  灵潇她们有些狐疑,老王几人心中都快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睁眼说瞎话到了方平这地步,真的不简单。

  脸不红心不跳,说的坦然自若,好像真有这么回事。

  他们要不是知道内情,恐怕现在也要怀疑人生了。

  真有这么回事?

  灵潇压下心中的猜疑,恢复笑容道:“方平,师祖还说了别的吗?”

  “别的?”

  方平鄙夷道:“那时候时间紧迫,你以为唠家常呢?月灵帝尊交代了几个字罢了,我给你们说的都添油加醋了,还要别的?我说帝尊要把你们送给我当仆人,你们也得信啊!”

  “放肆!”

  女真神一声低喝,方平不动声色道:“少吓唬我,我这人不怕吓唬!说句难听点的,我给你杀,你也不敢杀我,除非你觉得月灵帝尊活不到回来……”

  “你……”

  这人脸色剧变,这话可不能乱说!

  “你叫什么名字?”

  方平也绕开了这话题,笑道:“说说,以后还有打交道的时候,这次月灵帝尊帮我们人类杀了不少强敌,于情于理,以后两家也要多往来,放心,我会照顾你们的。”

  王屋山众人都是无语至极。

  你照顾我们?

  女真神不吭声,灵潇笑嘻嘻道:“这位是我师叔,青画师叔……”

  “真神几段实力?”

  “……”

  灵潇脸色有些僵硬,方平有些得寸进尺了,这也要探查?

  方平淡定道:“我接下来有计划要做,不知道你们实力,如何去做?我对神教有些兴趣,也许会帮你们一把,当然,我说了,你们不灭神教,那也随意。”

  青画压下心中的恼火,沉声道:“真神五段!”

  方平微微挑眉,挺强的!

  1000米-2000米,那都是一段。

  五段,那代表走到了5000多米大道了。

  这女人不弱啊!

  “基础气血多少?”

  方平继续询问,又道:“现在你们这些老家伙冒出来了,一些单位不统一了,等过几天,我要统一三界武道实力衡量单位。

  车同轨,书同文,统一度量衡……这些都是必要去做的事。

  免得你们一问三不知!”

  “……”

  灵潇有些不习惯方平此刻的嚣张,笑脸消失,凝眉道:“方平,武道修炼,那是个人的事……”

  “我统一我的,和你们无关!爱听就听,不爱听就按照你们自己的来!”

  方平说的随意,看了看天色,开口道:“我们要回去了,另外……提前招呼一声,王屋山通往地球的通道,不允许擅自开启!还有,冥王这次受伤太重,王屋山有没有一些治疗本源的丹药或者天材地宝?”

  方平补充道:“放心,不白要你们的!冥王伤势很重,我担心他会滑落境界……”

  灵潇皱眉不已,缓缓道:“冥王……还在?”

  “受伤了。”

  方平脸色阴沉道:“命王那老狗,胆敢击伤冥王,还不是被镇天王一印砸死!镇天王后人也敢欺辱,这老东西活腻歪了!”

  “命王死了……”

  众人微微有些震撼,方平嗤笑道:“何止他!常融那老东西也被干掉了!我人类损失惨重,这些家伙能好到哪去?

  对了,过几天,我要重排三界风云榜,你们帮我留心一下,哪些家伙还在。

  你们王屋一脉,知道不少老家伙的下落,知道天外天的地点,都帮我探查一下……”

  他一副吩咐仆人的态度,让青画和灵潇都有些不痛快。

  可冥王……居然还在!

  此刻,月灵和青莲帝尊都走了。

  难怪方平嚣张的不行,原来是有底气的。

  她们纠结,身后,老王几人都快要看天了。

  方平真能忽悠!

  真真假假的,说的他们都在怀疑人生了,李振走了没?

  都快忘了!

  接下来李振不出来,有解释,伤势太重。

  可再重,那也是一位近帝强者,寻常真神敢在这时候侵犯人类吗?

  此刻,看到他们入门的,好像就方平这群人了。

  其他人要不都进去了,要不如后来的那位,来的时候都散场了。

  知情者无!

  既然如此,还不是随方平说。

  方平赶时间,也不耽误,腾空而起,边飞边道:“记住了,还有,丹药的事情帮我想想办法,最好对帝级有用的,冥王真要恢复了伤势,对你们也有好处!”

  无人理会。

  等他们飞走了,青画忽然低骂道:“欺人太甚!若不是……本座定要让他好看!”

  灵潇看着方平消失的背影,低沉道:“师叔,别小看了他!他带领人族,在诸神墓地中,斩杀了多位真神!

  今日,死在他手中的真神……恐怕超过了双手之数!”

  青画微微一震!

  双手之数?

  灵潇微微点头,轻声道:“光是在空间战场,死在他手中的真神就有五位!诸神墓地炸开,二王麾下三位真神也死在了他手中……之后更是用斩神刀,斩断了多位真神的大道……

  此人很危险!

  师叔也许不惧,可人族这次居然没灭,而且冥王还活着回归了人间界……”

  灵潇尽管没说透彻,青画还是明白了。

  别去招惹刚刚那家伙!

  起码现在不行!

  两位帝尊都走了,现在招惹,惹怒了冥王,那会很麻烦。

  青画低声道:“他话中的意思,冥王受伤也不轻,我看就算还有战力……未必就比我强!”

  她也是走出5000米大道的强者,未必就怕了李振。

  灵潇却是有些苦涩,低声道:“师叔……这些人间强者,比当年的神庭军还可怕!依我看,恐怕也唯有昔年号称三界第一强军的天庭军可比拟。

  武王之前一人轻松斩杀数十真神,斩杀帝尊多位,可年不过百岁……”

  灵潇感慨道:“难怪此次各方都要灭杀人族,再给他们一些年,也许真能重现当年天庭盛况。”

  她没经历过天庭的年代,可青莲、青画这些人都经历过。

  因为她们当年就是月灵的婢女。

  灵潇也没少听她们提及当年天庭盛况,觉得恐怕只有天庭军才能和人间武者比拟了。

  青画有些意外,之前她留守,还真没看到什么。

  不过转头一想,人间界能在数百真神,数十帝尊围杀下,非但没有灭绝,反而击杀大量真神,青画又有些可以想象出那些人的强大了。

  “灵潇,难道王屋一脉真要听他的?若是他假传师尊之令……”

  灵潇沉声道:“只能听!假的也要当成真的!是真是假,唯有等师祖出现,才可判断!若是真的,我们听了,那无碍。

  若是假的,那他假传师祖之令,必死无疑!

  可若是真,我们没听……师叔,你知道师祖的性格……”

  “明白了。”

  青画点头,是的,得听。

  假的都要当真的对待!

  是真是假,以后自然会有分晓。

  可现在不听,真要是月灵说的,她们王屋的人阴奉阳违,那都等着大麻烦降临吧,月灵惩罚起她们也不会手软。

  下一刻,青画轻哼一声,环顾四方,冷冷道:“再敢窥探我王屋一脉,休怪本座出手无情!”

  王战之地,大战的爆发之地。

  这一刻,虚空微微震荡,有人离开。

  不过也有人传音道:“王屋诸强,方平之言,不可信!此人狡猾多端……”

  这人刚说着,虚空中,一位怪模怪样的强者,陡然破空而出,一刀斩碎了虚空!

  “哼!”

  一声闷哼响起,眨眼间,一道血液溅射而出。

  很快,一位强者破空而逃。

  怪物没有追杀,方平傲立虚空,淡淡道:“废物!槐王,你这废物还真没去参战,今日饶你狗命!再敢说一句老子的坏话,今日必杀你!”

  说着饶他一命,下一刻,方平却是弯弓射箭,一道血箭破空而出,击破了空间,眨眼间出现在远方。

  轰隆!

  一声爆鸣,槐王头也不回,转瞬间撕裂了空间消失在了原地。

  “废物!”

  方平冷笑,气息收敛,完全看不出实力如何。

  可顷刻间,逼迫的槐王败逃,青画脸色都变了变。

  非但如此,青画看了一眼他手中的血弓,身上的帝铠,以及刚刚出现的斩神刀……

  半晌才沉声道:“几位大人的神器?”

  她很古老!

  月灵身份也高,她跟着月灵,见过一些至强者!

  比如……霸天帝!

  寻常帝尊,都未必知道极道四帝,她知道。

  她见过霸,见过他的帝铠,虽然有些不同,可她还是认出了,方平身上穿的好像是帝铠。

  霸天帝的帝铠!

  方平低头,俯瞰她,笑道:“是与不是,有区别吗?难道……你想夺取?”

  话落,方平再次消失,声音留下:“该夺权的夺权,地窟真王死了一大半,剩下的短时间内不会出来,这时候成了真王……回来了谁当家做主,那也得看实力!一群人当狗当习惯了,还真准备一辈子给真王当狗?”

  “哈哈哈!”

  方平大笑声传来。

  四周,有人悄无声息地退去。

  青画众人也不再开口,对视一眼,纷纷离去!

  她们刚走不久,一道身影闪现,平山王悄悄吐了口气,小声道:“都去夺宝了?总算是安全了!”

  没敢久留,平山王迅速朝平山域赶去。

  他没敢提前回去,生怕被人知道了他临战逃跑,在这等着……回头命王他们杀回来了也好有个交代,起码本王没走,还在这等着。

  就是禁忌海太乱,没找到大部队,掉队了而已。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