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9章 命王必须死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门户所在。

  此刻,皇者气息升腾。

  虚空中,一道虚影映射天地,一方巨大无比的印章!

  “九皇印!”

  九皇印虚影一出,此刻,哪怕动乱的禁忌海都开始平息了下来。

  “镇压三界!”

  有人低呼。

  九皇印,神器。

  没有太强的攻击威力,可此印乃是九皇联手打造,代表三界正统的玉玺。

  九皇印,定鼎三界。

  此印一出,哪怕是禁忌海,好像也被镇压了!

  这时候,天极一声狂笑,疯魔般道:“九皇印!九皇印啊!父皇说,九皇印,融三界之道,是宝物啊,我要成皇了!”

  天极疯癫,实力却是强大无比,破空就朝虚影抓去。

  其他人却是没动弹,这只是九皇印的投影罢了,并非真的九皇印。

  可既然有投影,那就代表九皇印真的在这。

  皇者气息掩盖不了!

  此刻,几位天王级强者,身边都浮现出一方小印,天王印。

  天王印在颤动!

  在响应召唤。

  九皇印,权力的象征,当年天庭也不会轻易动用此物,一旦动用,那就是昭告三界的大事,召唤天王、圣人去天庭朝议。

  坤王眼露神光,扫射四方,声音威严道:“天坟无故自现,是偶然,还是有人暗中布局?”

  作为引导了地皇神朝一战、南北之战两次大战役的他,第一时间想的就是有人在暗中搅局。

  要不然,哪会这么巧,今日帝坟和九皇印居然都出现了!

  就在这时候,月灵陡然出现在此地,一剑劈向他。

  坤王轻喝道:“月灵,发什么疯!”

  局势本来就乱,月灵还在这添乱,坤王极为恼火。

  月灵不管这个,继续挥剑。

  这时候,三大护教纷纷出现,联手拦住了月灵。

  月灵见状,凄厉嘶吼道:“鸿坤,鸿宇怎么死的!”

  坤王皱眉不已,淡淡道:“当年天界爆发大战,战天帝疯癫,杀入天庭,父皇让吾等撤离,和诸位叔伯制服疯癫的战天帝……

  我撤离之时,鸿宇不在天庭,在地皇宫内……

  撤离不久,天界再次爆发大战,天界坠毁,我也不知鸿宇如何……

  “你敢骗本宫!”

  月灵愈加狂躁了!

  “你真当本宫什么都不知道!”

  “战天帝杀入天庭不久就消失了!后面的大战爆发,还有一些时日,你岂会不回地皇宫!告诉本宫,鸿宇到底怎么死的!两千五百年前,出现的那人到底是不是你?”

  月灵疯狂无比,左手持刀,右手持剑,杀的三大护教不断撞破虚空,制造出了无数空间裂缝。

  坤王没有出手,低喝道:“够了!月灵,父皇陨落,北皇叔父陨落,鸿宇陨落……我知道你不好受,可过去这么多年了……”

  “放屁!”

  月灵暴喝一声,一刀将人护法面具斩开,面具后面,一位样貌极为惊艳的女子,露出了真容。

  此刻,女子面颊上出现一道血痕,多了几分妖艳。

  月灵怒吼道:“连天慧这贱人都没死,他怎么会死!是你杀了他,是你!”

  坤王脸色阴沉,低沉道:“月灵,你再闹,休怪我不念当年之情!”

  “你这伪君子,和本宫有何情分可言!”

  月灵癫狂无比,可也不是真的彻底疯了,怒喝道:“天极,帮我杀了他!”

  那边,天极一把捞空,没能抓到九皇印,双眼也是血红一片。

  闻言侧头看向他们,喃喃道:“杀了他?月灵,杀了他吗?杀了他,我就可以成皇了吗?”

  “可以!”

  月灵也是回的干脆,二话不说,一柄长剑丢了过去,地皇剑!

  这时候,坤王猛然出手朝地皇剑抓去。

  何止他,巽王、艮王纷纷朝长剑抓去。

  地皇剑!

  他们没想到,月灵居然直接将地皇剑丢给了天极,此刻不夺,还等什么时候。

  “你们……要抢我证道机缘?”

  就在这一刻,天极好像清醒了。

  陡然挺直了腰杆,杂乱无章的胡须脱落,混乱的头发也瞬间化为金色,充满了光泽。

  此刻,天极眼神也不再无光,扫视四方,威严道:“尔等居然想夺本王机缘,该杀!该诛!”

  话落,一拳轰爆了虚空,化为千万道拳影,不是轰向一人,而是三位天王强者!

  “天极,看来你真疯了!”

  坤王冷哼一声,一人匹敌三位天王?

  当年的天极,连天王级实力都没,这些年哪怕有进步,那又如何?

  四大强者,围绕着地皇剑,彼此厮杀了起来。

  不单纯是三对一,此刻,无论谁去夺地皇剑,都会迎来其他三人围攻。

  坤王怒喝道:“此乃我父神器,尔等非要与本王为敌?”

  这是地皇的神器,当年给了鸿宇,鸿宇给了月灵,这些年月灵疯癫,他也不想去王屋山自找没趣。

  哪知道,今日月灵丢出了地皇剑,他拿到了地皇剑,必然会实力大增。

  可现在,三位强者和他抢夺。

  坤王实力不弱,这些年算计,岂能一点进步都没,哪怕以一敌二,对战两位强者,他也只是稍落下风。

  可如今混杂的局面,他也无法夺到地皇剑。

  那边,月灵也是怒吼连连,手持北皇刀,杀的三位护教血洒虚空。

  ……

  海中。

  禁忌海刚刚平复,此刻再次波涛汹涌。

  方平几人躲在海底,好在钻了洞,要不然早就被海水冲走。

  尽管如此,几人也感受到了巨大无比的压力。

  若不是禁忌海有吸收能量的效果,光是余波,恐怕就能将几人震死。

  几人看着镜面,上面也有画面,不是太清晰,按照苍猫的话来说,都太强了,太近了,肯定会被发现,只能远远监控。

  苍猫趴在镜子旁,肥大的屁股挤的方平都快被挤压进石壁了。

  方平无奈至极,这猫太肥了,挖的这个洞不算大,挤的自己真的无奈。

  关键是,这猫真的重。

  挤压起来,他感觉自己要被压死了。

  “呀,打起来了呢!”

  苍猫看着镜面,很是欢乐,看戏,它最喜欢了。

  一边看着,苍猫还闲不住地点评道:“坤王……嗯,最厉害!其他人没他厉害!然后是巽王、艮王、天极、月灵……”

  说起月灵,苍猫贼兮兮地朝上面看了看,小声道:“月灵是个疯子呢!骗子,我偷偷告诉你,她其实老早就疯了,天界还没毁就疯了……

  那个鸿宇……鸿宇是吧,其实就在躲她呢,都不敢回家,真可怜。”

  方平无语,看着它道:“你也学会八卦了?”

  这家伙,跟谁学的?

  不过……真的假的?

  月灵早就疯了?

  她不是和那位皇子很恩爱的吗?

  “真的,大狗去偷窥他们,偷看到的,说那个月灵和鸿宇在床上打架,打不过月灵,然后就离家出走了……”

  “……”

  方平四人懵逼地看着这只猫,你这老古董没和我们开玩笑吧?

  你们当年到底干了啥?

  这猫和天狗怎么越听越像是无恶不作的坏妖,人家两口子在家待的好好的,你们去偷窥?

  还有点道德观吗?

  苍猫可不管他,乐滋滋道:“所以这女人很凶的,见了她就得跑。”

  方平无奈,懒得理会。

  看向镜面中呈现的黎渚虚影,开口道:“认识他吗?”

  苍猫看了一眼,嘀咕道:“距离太远,有点熟悉,又不太记得了。”

  这时候,镜面上再次呈现一道人影,莫问剑。

  苍猫看着镜面,抬头看了看上方,上方虽然被堵死了,苍猫好像还是看到了莫问剑,有些伤感道:“他真的转世了呀……小剑不会转世的呢……他都不是小剑了……”

  “转世?”

  方平愣了一下,低声道:“莫问剑真的转世了?”

  “不知道……”

  苍猫有些失落,有气无力道:“这是小剑的身体,可不是小剑了呢,有点别的味道……有人在控制小剑的身体……”

  方平眼神瞬间变了,沉声道:“谁在控制?”

  “他的转世身吧……”

  苍猫懒洋洋的,愈加提不起兴趣了。

  小剑不会转世的,转世了就不是小剑了。

  它认识的小剑,已经死了。

  方平皱眉不已,莫问剑为何要转世?

  这一点,他有些想不明白。

  他自己的肉身不够强?

  武道有缺陷?

  还是说,想走出不一样的道路?

  而且他居然还能操控自己的前世身,这家伙看来是有备而来,并非和老王他们这样,毫无准备的复生。

  “转世……难道是想达到八品双九晋级?”

  方平有些怀疑,莫问剑双八晋级,已经极强了。

  难道是为了更强?

  苍猫趴在了地上,嘀咕道:“不知道呢!想融合两世的肉身吗?还是想试试怎么复生……”

  “融合两世肉身?”

  方平这一刻好像有些懂了,难道莫问剑想和顾青那样,将这一世的武道也修炼到极致,然后双双融合?

  这样难道可以变的更强大?

  未必没这个可能的!

  没时间管莫问剑了,此刻,越来越多的强者赶来了。

  先是那些海外仙岛的帝尊,接着是天外天的帝尊,然后便是张涛一群人,以及衔尾追杀而来的地窟一方。

  上空,早就乱成了一团。

  此刻,陷阱还在爆发皇者气息。

  镇天王这些强者,都在彼此牵制,他们已经找到了安放门户的那处虚空裂缝,此刻裂缝已经被人轰开,露出了虚幻的门户。

  门户好像被雾气遮掩,看不清虚实。

  不过门户半掩,皇者气息,就是从里面传来的。

  天界古老的气息,皇者的气息,九皇印的虚影,还有一些神器的气息都在升腾。

  这一刻,所有人注意力都投向了那道门户。

  天坟吗?

  ……

  外界。

  高空中。

  莫问剑好像在皱眉,不知是发现了苍猫的窥探,还是发现了天坟的异常。

  当年他来的时候,天坟不是这样的。

  比这要危险的多!

  起码感觉要危险的多!

  此地,他也感受到了天界古朴的气息,可危机感好像不是太强,而且当年那处,也没有这道门户。

  门户四周,此刻无人。

  镇天王这些人彼此牵制,固守四方,没让人进入,他们也没急着就进去。

  这地方,到底是不是天坟难说。

  可这里有天界残片,那是必然的。

  坤王那边,众人还在交战,已经杀的虚空爆裂,此刻帝级都不敢轻易过去,以免被波及。

  多位天王级强者交手,最弱的也是三位圣人级强者,这些人哪敢贸然加入其中,哪怕看到漂浮的地皇剑,也没人敢去抢夺。

  此刻,一直没怎么说话的黎渚,看向狼狈的张涛一行人,笑道:“武王,这不会是你设的局吧?”

  张涛看着他,咧嘴笑了笑道:“是我设的局!诸位千万不要进去,很危险!”

  说罢,看向已经围拢而来的地窟一方强者,笑道:“都到了这时候了,还战什么!不如让我们先进去查看一下,给大家探探路如何?

  终归还是要探路的,免得太危险,给诸位造成了损失!

  各位,到了这时候,我们已经无力再战了,难道连这点生路都不给?”

  “黎渚既然说是张某的局,不如让张某自己破了这局,如何?”

  众人冷漠。

  那边,有三十六圣中的强者,淡漠道:“九皇印在这,若是真的是这位设局……还用如此?吸收了九皇印中的皇者气,也许人皇道可以走的更远!”

  张涛闻言一脸肉疼道:“真的?还能这么干?早知道如此,我就不丢九皇印进去了,我以为那玩意没什么用处,这位前辈,能说说怎么吸收吗?直接吸收?然后本源道就可以蔓延了?”

  开口的强者不理会他。

  此刻,命王刚要出手,镇天王一掌拍来。

  那边,正在抢夺地皇剑的艮王,有些不甘,却也不得不回身一掌迎击!

  镇天王淡笑道:“艮王,你不夺宝了?”

  艮王不语。

  “今日之事,到此为止吧!你们都想夺宝,我们只想求存,现在再战下去,便宜了其他人,你们愿意?艮王,老夫哪怕不夺取九皇印,今日也要死缠你!

  巽王,你愿意和老夫留在外面,任由坤王他们进入其中夺宝?”

  巽王闷不吭声,联手天极,一起攻杀坤王。

  继续和镇天王纠缠吗?

  他不知道!

  九皇印出现了,天坟出现了,这时候和镇天王厮杀到底,值得吗?

  大家厮杀,为了什么?

  成皇!

  明明有成皇的机缘在眼前,现在放弃,甘心吗?

  镇天王见状大笑,猛然出手,杀的艮王不断暴退,虚空被彻底击溃,坍塌消失。

  众人四方,已经成为一片虚无。

  一些真神强者,摇摇欲坠,有些承受不了这些天王强者的战斗余波。

  此刻,黎渚淡笑道:“镇天王,你不想成皇?还是知道……这的确就是陷阱?”

  “是陷阱!”

  镇天王淡淡道:“还是老夫亲自布下的!九皇印也是老夫亲自放进其中的!”

  黎渚叹气,都顺着自己的话说,这就不好判断了。

  真真假假的,难以区分啊。

  他还是觉得这地方出现的太巧合了!

  这时候,越来越多的强者汇聚到了这地方。

  甚至一些海外仙岛留守的真神强者,此刻都赶到了。

  海中,也有不少真神妖兽出现。

  那只之前战过苍猫的大乌鸦,水力妖帝也纷纷现身。

  帝级强者,越来越多。

  真神强者更多!

  成皇的机缘,不是每一位真神都有这念头,可有些人是不得不来。

  宗主来了,长老能不来吗?

  岛主来了,门人能不来吗?

  真神强者,单对单,自然不是帝级的对手,可5位真神联手,寻常帝级都未必能战胜。

  如地窟一方,帝级也许不多,可此刻剩下的真王也有近百位。

  真要不再对付人类,对付帝尊,缠住七八位帝级强者都不难。

  帝级甚至有陨落的危机!

  之前青莲帝尊,这位还算强大的帝级,差点就栽在了八位真神手中。

  眼看着这些人都开始对天坟来了兴趣,命王低喝道:“诸位,到了这地步,复生武者已经无力再战!此刻难道放虎归山?哪怕夺宝,也要先灭了复生之地!

  宝地就在此地,跑不了!

  我神陆为主力,诸位稍微出力一二,便可覆灭他们,少一个人……也少一分竞争力!

  难道真要让武王进入其中,夺取九皇印,成为皇境强者?”

  他不知道什么九皇印,可刚刚那位圣人说了,张涛吸收了皇气,也许会更进一步。

  已经具备三十六圣战力的张涛,现在虽然残了,可一旦恢复了,再融合了六道,那就是又一位天王级强者!

  之前的张涛都能杀常融了,他恢复了,战力提升了,斩杀天王都未必不可能!

  到时候别说数位普通帝级,就是数十位,真的能奈何他?

  张涛闻言叹道:“这是非要我死了?命王,人类并不强大,强大的只有我和镇天王,我若死了,一切就不再有问题了,不是吗?”

  命王冷冷道:“那你去死好了!”

  “可我不想死啊!”

  张涛玩味道:“不如这样,你我单挑,你杀了我还是我杀了你,都给大家减少一位对手!我若是死在了你手上,也算是命!

  诸位,不如让我和命王试试如何?”

  命王这次没弱了气势,站出一步,淡漠道:“你既然提出,那就来战!”

  他还真不怕这时候的武王!

  你真的还能再战吗?

  真要能,之前就该出手了,何苦等到现在!

  若是连如此虚弱的武王都不敢面对,他如何成道!

  他站了出来,张涛却是不干了,笑道:“算了,我有圣人级实力,你一个伪帝……不够格!李振,去杀了他!”

  此刻,李振拖着重伤之躯,正在往这边赶来。

  后方,被他拦截的那位帝尊,这时候也是伤势不轻,愤恨地看着众人,有些恼火。

  听到张涛的话,李振二话不说,冲杀向命王!

  命王脸色铁青!

  当着诸方势力强者的面,武王居然出尔反尔,此等小人,也配成为复生之地的领袖?

  真王之耻,果然一如既往!

  至于李振出手,命王也不含糊。

  他忌惮镇天王,可绝不会因为李振是镇天王后裔就不敢杀!

  地窟和人类,早就结下了生死大仇。

  眨眼间,命王出手,和李振厮杀到了一起,杀的李振不断喋血。

  这一刻,四面八方都有混战发生。

  ……

  海底下。

  方平他们所在的上方,一头巨大的水牛落入水中,水力!

  这头牛没在空中站着,而是落入了禁忌海。

  苍猫蠢蠢欲动,有些想出手割肉的意思。

  水力的肉……它烤了几块,味道真好!

  上次割了那么多,苍猫怕不够吃,这次水力进去了,谁知道能不能出来了,错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方平这时候,死死抓着苍猫的尾巴,差点气死!

  什么时候了,你想着吃的?

  苍猫回头,有些委屈地看着他,本猫只负责吃喝睡的,这才是本职,其他的都是附带的。

  方平咬牙,传音道:“等会!我想干掉命王,你觉得有希望吗?”

  说着,补充道:“我去过祁幻羽的本源大道,命王若是续接了他的大道,也许我可以无声无息地潜入到属于祁幻羽的那条道上……到时候能否直接斩杀了命王?”

  地窟一方强者,命王最让方平痛恨!

  这次,命王负责统辖各方,逼迫地窟一方真王全部聚集,也是战张涛的主力。

  和神教的合作,包括海外仙岛、天外天的和合作,都和命王有关。

  这家伙这些年活跃的很,拉拢了不少人。

  若不是命王一力主战,死了这么多真王,也许地窟早就崩溃了,哪至于到了现在,死伤近半了还保持强大的战力。

  而且命王也敢战,身先士卒,带着几位帝尊缠住了最强的张涛,要不然,其他真王怕死,恐怕张涛杀到哪,哪就崩溃了。

  “杀他?”

  苍猫看了一眼镜面,小声嘀咕道:“要不我们戳死大水牛吧?戳死大水牛,有肉吃的!戳死那个家伙,不能吃的……”

  方平脸色漆黑,疯狂地蹂躏它的脑袋!

  我让你吃,让你吃!

  这猫疯了!

  这时候居然老是想着吃的,不吃能饿死你吗?

  苍猫愈加委屈了!

  本来就是吃睡为主嘛!

  李寒松三人心累的不行,这一人一猫,靠谱点行不!

  外面随便一个人都比他们强大,这时候还在这闹腾,都不怕死的吗?

  苍猫被方平揉的脑袋都大了,无奈道:“好吧好吧,那就戳死那个……那个命王!”

  “能戳死吗?”

  “本猫怎么知道!”

  苍猫翻白眼道:“戳死水力,那是吃的,本猫可以帮你一下的!可戳死那个命王,不行的,本猫不杀生,不打架!”

  换句话说,能吃的就能杀,这是本能,它都没杀生的概念。

  可杀人……它是有这概念的。

  一杀人,黑沼泽就要变大的,苍猫才不干。

  它不干,方平也不勉强。

  方平其实也怕!

  他怕苍猫的黑沼泽变大,这猫真的迷失了本性,那就麻烦大了。

  不爱打架的苍猫,不代表不能打。

  这家伙有神器在手,大概有帝级实力。

  关键是,苍猫强大的不是自身实力,它还有盟友呢。

  不止这点,这猫知道的太多,秘密太多,它甚至知道真正的天坟在哪,而且它不存在堵门一说,真疯狂了,成皇都未必不可能。

  方平可不敢赌,到了那时候苍猫还会放过人类。

  三界之中,要说危险,也许是黑化了的苍猫最危险。

  没再管苍猫,方平看向其他三人,深吸一口气道:“我们合体,联手,一起攻入命王的大道试试!斩杀了他,地窟也许就会崩溃!”

  艮王虽然是命王的幕后支持者,可不代表地窟真王就听艮王的。

  哪怕艮王比命王更强大!

  李寒松诧异道:“那不杀其他真王了?”

  他还准备待会等人靠近了门户,一起出手杀其他真王呢。

  “少废话,我推翻计划又不是第一次了!”

  方平说的理所当然!

  王金洋头疼道:“不在门户外杀人,命王一旦死去,我们恐怕也要暴露了,有后路吗?”

  命王不管死没死,他们都得暴露!

  方平看向他,有些失望道:“这时候了还考虑自己,老王,你让我失望了!”

  王金洋差点没气吐血,咬牙道:“蠢货!我们暴露了没事,上面那道门呢!”

  一旦知道方平几人提前潜伏在这……那就不好说了!

  方平头大,接着咬牙道:“那就只能必杀命王!让他没机会开口,如此一来,哪怕有人怀疑,也未必会怀疑到我们头上,我们可没有杀命王的能力!”

  说罢,方平下定了决心!

  “命王必须死!要不然,人类未必可以进入其中,也许会被提前剿灭!”

  几人对视一眼,都是郑重点头!

  既然方平下定了决心,那就做吧!

  必杀命王!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