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7章 乱成了一团麻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桦严,为什么!”

  这一刻,枫王也是震撼。

  桦王反了!

  桦王嗤笑道:“你连二王都可以投靠,本王和复生之地,只算是合作,比起你当狗……本王还是比你强一些的。

  二王……比复生之地强吗?

  哈哈哈!”

  桦王大笑!

  二王很强吗?

  也许吧!

  单独一位王者,恐怕都不比张涛弱。

  可二王现在呢?

  15位真神麾下,眨眼间被杀5位,二王都没来得及展示一下实力,就被月灵这疯子杀的暴吼连连。

  月灵是真的疯子!

  之所以说她是疯子,这一刻的月灵忽然发疯了,有些不耐烦了,有些迫不及待了。

  “两个狗东西,滚开!本宫今日饶你们狗命,本宫还缺4个人头,再敢拦我……”

  月灵话都没说完,陡然疯狂起来,转瞬间化为血红色!

  之前的白色长裙,一眨眼,猩红一片。

  “杀!”

  月灵清喝一声,如同疯魔,一刀一剑,斩破了虚空,斩的二王连连后退!

  二王都快气炸了!

  我们拦你?

  你一来就杀了我们两位真神麾下,这些年来,复苏这些真神容易吗?

  结果这女人刚到就杀人不说,张口就骂,好像两人是她奴仆一般!

  两人联手,也具备天王级战力。

  哪怕当年的皇者,见了天王,那也是礼遇有加!

  月灵倒好,她以为她是谁?

  现在居然倒打一耙,说他们拦她!

  二王真的气的想吐血,这女人越来越疯魔了!

  一位天王级的疯子……

  月灵的实力没有天王级,可手持两柄神器的她,此刻绝对具备了天王级实力。

  和二王差不多。

  二王联手,那是具备这样的实力,可毕竟不是一人,真和天王交手,未必能敌。

  月灵也一样,神器毕竟是外物,和天王交手,也未必能赢。

  如此一来,双方也斗了个旗鼓相当。

  尽管旗鼓相当,月灵还是张狂无比,喝道:“青童,过来,替本宫斩杀了他们的狗!”

  不远处,青童帝尊面露苦意。

  “月灵……”

  “大胆!”

  月灵一声怒喝,阴冷道:“你敢直呼本宫之名?昔年天界未灭,你不过一寻常帝尊,也敢欺吾!”

  “……”

  青童帝尊想骂娘!

  谁欺负你了?

  你男人死了,现在喊你皇妃?

  喊了……更麻烦!

  你老爹死了,现在喊你皇女?

  那也死的更惨!

  这女人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天界灭了,家破人亡,带着几个婢女逃生,创建了王屋山,实际上昔年的王屋山,只是此女一处行宫罢了。

  结果创建了王屋山,什么事都不干,一年到头地去寻找天界遗址,为了这事,苍猫天狗都不敢去王屋山。

  苍猫天狗是已知的,唯二两位从天界覆灭后走出来的家伙。

  天狗当年是不是在天界,月灵也不知道。

  苍猫在不在……她其实也不清楚。

  可这俩家伙,一直活着,她就觉得这两位是知道的,没少去找它们。

  一猫一狗,到后来见了她就跑。

  月灵堵了几次括苍山大门,结果苍猫躲着死活不出去。

  苍猫躲起来,月灵都找不到。

  几次下来,最终放弃了,恰好那时候有人看到皇子行踪,这猫才算逃过一劫。

  青童帝尊无言。

  月灵愈加愤怒了,“你也欺我!你好大的胆子,昔年本宫饶你狗命,而今让你杀几个废物,你居然胆敢搪塞本宫……”

  青童帝尊一言不发,我都没说话,就成欺你了?

  这女人怎么比当年还要疯癫!

  “速杀了这些狗,本宫救命之恩,一笔勾销!”

  青童闻言,轻叹一声,也不再说什么,迅速朝青莲帝尊那边杀去。

  南北之战的时候,当年在这,的确是月灵救了他。

  救命之恩……现在杀几个真神偿还,也算是值得了。

  二王见状,眼都红了!

  青莲和一位真神出手,青莲实力虽然不弱,可帝级又不是人人都和月灵、武王一样,眨眼就能杀真神。

  8位真神围杀青莲,反而是青莲节节败退。

  剩下的两人,也杀的王屋那位真神喋血。

  10位强者,那可是战场上厮杀出来的,不是王屋这些婢女可比的。

  青莲也就道路走的挺远,老张一度误认为是王屋山之主,排名还在公涓子之上,要不然,8位真神足以围杀这位帝级了。

  不过若是加上当年的南派领袖青童,青童可不是青莲能比的。

  这一刻,天命王是真的怒了!

  “拦住他!”

  天命王怒喝一声,拦住青童!

  否则,今日他们带出来的人,恐怕要糟。

  就在这一刻,枫王看了一眼方平,眼露阴沉之色,却是没出手,他可以杀方平,现在方平这没人护道……

  可杀了方平,那个疯女人……

  枫王瞥了一眼杀的二王都暴怒的月灵,一声不吭,转瞬间跑去和青童交战了。

  他宁愿战青童!

  那女人真的太疯狂了!

  与此同时,地窟一方,十多位真王强者腾空而起,直奔青童而去!

  这就是二王这些年的暗棋!

  若是加上之前那15位真神,足足30多位真神级强者,加上二王堪比八王的实力,重建天庭,并非毫无底气。

  可哪能料到,会出现这种变故。

  ……

  “神陆啊!”

  黎渚一声轻叹,就百来位真王了,这下子走了这么多人,二王的人也被清点出来了。

  神陆一方,现在也就百位左右的真王了。

  而且都有些茫然和无措!

  他们都有些懵了!

  这还是神陆吗?

  四大王庭,成筛子了!

  二王的人,武王的人,一下子就弄走了20多人!

  关键是……剩下的人当中,还有吗?

  这样的反转,出乎所有人预料。

  黎渚看了一眼,嗤笑一声,淡淡道:“这么说来,其实也差不多了!这三界形式,要变一变了!艮王站在了命王背后,神陆不少真王大概的都受他们控制……”

  “艮王?”

  右神将微滞道:“我以为是巽王,居然是艮王……”

  “没看刚刚月灵出手,艮王出声吗?艮王才是和命王一伙的。”

  黎渚指点江山道:“巽王……应该是海外仙岛一方的,海外仙岛不少岛屿和他有合作,或者干脆就是他在暗中培养出来的。”

  “坤王,大概就是所谓的神教之主了。”

  “乾王……乾王就是个搅屎棍,他是负责平衡各方势力的,和镇天王作用类似。”

  “震王是不是镇天王,还无法确定,不过震王一直未曾出现,不是死了,就是镇天王了。”

  “乾坤震巽四王,都已经展露一角。坎离艮兑四王,当年最少死了两位,最多剩下两位天王……也许就是界域之地和天外天背后的支持者……不过界域之地这边,大概要出意外了。”

  黎渚笑道:“界域之地,王屋这位不受控制,当年被坤王算计了一次,南北二派死伤惨重,这位天王当年恐怕和坤王交手过,活没活着都难说。”

  “天外天背后那位,现在还没现身,不过天外天也有意外,龙变这些人不受控制……”

  “六王,六方势力!”

  黎渚笑道:“如此一来,三界形式就清晰了!二王算是一方势力,魔帝……其实也算一方势力,武王和镇天王一体,便是八方势力了!”

  右神将沉声道:“那黎兄呢?”

  “我?”

  黎渚轻声道:“我……我只是一个意外罢了,有些事,你迟早会知道的。”

  右神将沉默,迟早是什么时候?

  今日,诸王为棋子,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不管是复生之地,还是神陆,都是如此。

  复生之地,张涛多少透露了一些,为了不外泄机密,所以没全说。

  可神陆一方,皆在几位强者操控之中,连知情权都未必有。

  右神将没再问,看了看此刻局势,又道:“就算如此,复生之地……还是要灭!”

  他已经看到张涛不支了!

  命王几人此刻疯狂攻击,杀的大道书在龟裂!

  张涛也被六位强者打的吐血不止!

  神陆真王虽然很多叛逃了,可都有对手,这一刻,人类一方还是弱势,都是以一敌二。

  张涛一死,还是回归原点。

  非但如此,那些界域之地和天外天的帝尊,此刻都有了动静。

  包括海外仙岛,这边帝级最多!

  他们若是巽王的人,巽王正在和镇天王交手,其实海外仙岛也是人类敌对一方的。

  “是要灭……黎某也想看看,武王还有何办法……”

  ……

  张涛还有办法吗?

  这一刻,众人对张涛都极为警惕,担心他还有后手。

  张涛心中却是苦涩。

  哪来的后手!

  真要能策反几十位真王,早就反杀地窟了,还用得着布置陷阱!

  月灵的出现,那是意外。

  八位真王,那不是现在用的。

  这一次,他做好了人类起码陨落一半绝巅的准备了!

  他原计划是边战边退,等到人类陨落不少绝巅,也杀了地窟不少绝巅,神教绝对会出现,那时候都不是八人出手的时候。

  这八人,那是最后的后手。

  没想到,月灵来了,他见局势好,这才让他们现身,多杀一些人。

  可现在……看到不少人类强者充满了希望。

  战王甚至一副跃跃欲试,今日干掉所有人的眼神,这让张涛苦涩无比。

  蠢货!

  真要那么强,还融道个屁。

  此刻的他,已经力不从心了。

  地窟的三位强者都彻底怒了!

  命王战力原本不如帝级,可这一刻,命王在六大帝尊当中,实力反而比其他五人都要强一丝。

  而这一切,源于一条道!

  祁幻羽的道!

  张涛发现了,命王将祁幻羽的道走的很长,关键在于,他好像也在融道!

  不是张涛这种,而是镇天王说的续接大道!

  他将祁幻羽的道,续接到了自己的道路上。

  原本走了两条道的命王,每条都不够万米,可续接大道之后,好像超过了万米长!

  张涛此刻一边盘算着退路,一边笑道:“命王,够狠!镇天王说续道难如登天,你却是做到了,真让人意外!”

  “武王,没必要再做无谓的挣扎!”

  命王脸色阴沉,冷冷道:“今日,意外够多了,你觉得还会再有意外吗?”

  命王一枪扎穿了他的头颅,一旁,万妖王早就恢复了真身,尾巴扫过,打的张涛金身碎裂。

  几位帝尊,此刻不断逼近,张涛陨落,眼看着就要做到了。

  就在这时候,命王忽然道:“是想着神教……还是黎渚?”

  命王冷冷道:“神教……其实早就来了,你知道吗?”

  就在这话出口的瞬间,再度有意外发生!

  轰隆!

  远处,虚空坍塌。

  黑暗中,一道虚幻的人影走出,一掌差点将黎渚一方全部拍死。

  可此刻,黎渚这边,却是完好无损,黎渚轻咳一声,口中鲜血溢出,苦笑道:“出乎本王预料!本王以为一切皆在掌控之中……却是未曾想到,三大护教居然是为了本王而来……”

  这一刻,黑暗中陆续走出两人。

  三人,两男一女,皆带着面具,很特殊的面具,哪怕在场强者无数,也无法看透他们的面具,看清他们的脸。

  至于气息……好像也有些浑浊。

  一人面戴云朵图案面具,一人面戴山峰面具,一人面戴娃娃脸面具。

  “天地人三大护教……没想到一起来了!”

  黎渚再度咳血,笑道:“三大护教,够看得起本王!”

  此刻,面戴云朵面具的男子,声音沧桑道:“黎渚,还想隐瞒吗?吾等早已查清,你并非黎渚!你宫殿中的那棵生命树,结出了生命果!有死人服用生命果重活了一世!

  而这生命树……昔年乃是地皇投影所种!

  你到底是谁?”

  有死人复生了!

  生命树!

  当日,方平冒充枫灭生进入了王战之地,枫王回归,在皇宫中,黎渚就在浇灌一棵小树。

  很神话,却很鸡肋的小树。

  生命树!

  传说,昔年妖皇种植过一颗,结出了生命果,不过据说曾吸纳过万道。

  没人相信,会有人再种植出来。

  可黎渚宫中的那棵,结出了生命果!

  云朵面具男子,乃是天地人三护教中的天护教,此刻,声音冰寒道:“你曾入过空间战场,是也不是?你曾携带生命树进入过,是也不是?你盗走了何物,自己清楚!

  本座现在唯一好奇的便是,生命果没结出之前,你如何让黎渚听从你指使的……

  不,也许不难!

  一位神秘强者,指点一位从凡人中崛起的天才少年,天才少年自然是言听计从……

  老夫猜的对还是错?

  少年去了诸神墓地,进了空间战场,养活了生命树,结出了生命果,是也不是?

  你黎渚……到底是谁?”

  这一刻,不少人再次震撼。

  今日到底怎么了?

  强者层出不穷!

  此刻出现的三人,给他们的感觉,没一个弱于张涛!

  而可怕的是,刚刚天护教出手,居然没能灭杀黎渚一方!

  被挡住了!

  黎渚……假的?

  死人复生?

  谁复生了?

  真的黎渚早就死了?

  此刻,黎渚轻咳一声,口中鲜血四溢,笑道:“天护教猜的合情合理……”

  天护教淡淡道:“你复生,恐怕也就是十几年前的那一次!那一次,黎渚恐怕早就本源溃散死了,你取而代之,本座没说错吧?”

  “三位护教来此,不会只是为了和黎某说这些的吧?”

  “本座现在只是想确认一下,你……是不是魔帝!”

  “魔帝?”

  黎渚笑道:“本王何时成魔帝了,魔帝不是没死吗?你们非要说本王死人复生,岂会是魔帝……”

  “不错!”

  天护教淡淡道:“你应该不是他,那你是谁?上古三十六圣之一?八王之一?还是……四帝之一?又或者……九皇转世?”

  轰隆隆!

  此话一出,轰鸣声不断,一些帝尊控制不住能量,此刻交战之下,纷纷有些失态。

  九皇转世?

  不,复生!

  真正的复生!

  带着记忆复生!

  因为黎渚服用的是传说中的生命果,可以让人再活一世的生命果!

  “生命树,当年只有地皇投影才有,你……难道是就是地皇转世之身?当年地皇建立神朝,其中疑点颇多……”

  黎渚轻笑道:“真要这么说,你们的教主……岂不是吾儿?天护教,话不能乱说!本王就是黎渚,何时成了其他人?若是地皇,坤王是否该叫本王父皇?王屋这位……哈哈哈!”

  黎渚笑的畅快!

  天护教也不生气,淡漠道:“也许吧!也许地皇投影当年真的准备复活地皇,也许是被人窃取了胜利果实……”

  黎渚再次笑道:“窃取?此话何解?当年地皇神朝覆灭,好像也是贵教做的好事!地皇是投影,不是你们传出去的吗?

  坤王策划了那样的大战,死伤无数,不就是想成皇吗?

  如今,怎么又诬陷到了黎某身上了呢?”

  这两人的对话,一次次的掀起惊涛骇浪!

  当年地皇神朝一战,居然真的是神教策划的!

  他们有过猜测,可有人大概知道神教是坤王建起来的!

  地皇神朝,也算是坤王的家业。

  他为何要泄密?

  当年,地皇神朝存在,三界都以为真的皇者在,不过坤王好像从未出现过,很多人以为坤王已经死在了那一战中。

  如今若是神教教主真的是坤王,那代表坤王一开始就知道地皇是假的,所以这才没现身!

  最后,更是透露消息,引发了大战!

  ……

  他们有些人没懂。

  这一刻,方平却是有些懂了。

  映射之门!

  当年那一战,坤王也许也是为了映射之门,映射诸强大道!

  南北之战,也是如此。

  可坤王的胜利果实,好像被人窃取了!

  地皇神朝一战不知道,可南北之战的胜利成果,却是早就被黎渚窃取了,他用那些大道,孕育了生命果,真黎渚复活了假黎渚,也许就是真黎渚眼中的神秘老爷爷!

  黎渚,出身普通。

  寻常地窟人家的孩童。

  少年参军,从小城的军士,渐渐变强,最后加入了天植军,大放异彩,最终更是登顶王位,惊掉了所有人下巴。

  地窟,等级分明,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天赋哪怕真的强大,也很难走到那一步。

  黎渚做到了!

  这一刻,方平有些了解了,这家伙也带着挂呢!

  也许……就是现在的黎渚!

  如今的黎渚,恐怕就是那个老爷爷了,培养了黎渚,让他强大,就是为了让他进入空间战场,夺取大道……

  “不对,那里有四位真神强者,他怎么可能去夺取门中大道?”

  其实验证这一点很简单,现在若是众生之门中还有大道,那代表天护教猜错了,可若是没有……那就是被用来培养生命果了!

  方平不知道,黎渚能不能做到无声无息在四位真神眼皮子底下盗取门中大道。

  可天护教如此说,不可能完全是无中生有,必然是有一些依据的。

  ……

  就在方平震撼的时候。

  黎渚再次笑道:“三位护教,黎某有些意外,命王这样的废物,值得你们合作吗?”

  “废物?”

  这一刻,命王视线投向他,淡淡道:“你在依仗谁?你暗中收服的那些人?你真以为……这些人会投靠一位连实力都不敢展露的活死人?

  本王才是神陆第一人,从始至终都是,不管乾王是不是上古八王,他不敢现身,那本王就是第一人!

  至于你,笑话罢了!

  本王这些年,实力尽露,就是为了让人信服,你光凭嘴皮子,能说服几人?”

  话落,命王看向天植王庭一方,淡笑道:“红月,你们说,黎渚值得你们去投靠吗?”

  话落,又看向槐王,笑道:“槐王,这些年来,苦了你了!若不是你,本王恐怕也被瞒在鼓里。”

  槐王也笑了,“当年为了证道,差点身死道消,还是姬兄当年救我,耗费了大量天材地宝,本王铭记在心。黎渚此人,只认算计天下,着实可笑!

  这些年,天植王庭一日不如一日,和复生之地战斗不休……本王还是有几分功劳的!”

  此话一出,一些地窟真王都快崩溃了!

  槐王……又是什么情况?

  黎渚也笑了,有些意外道:“你……居然是姬命的人?槐影,你真的让本王意外了!”

  这一刻,远处的枫王一言不发!

  槐王……三面间谍!

  他居然不是黎渚的人,而是命王的人!

  这些年,他一直在和复生之地纠缠,天植王庭这边,和复生之地开战,槐王真的功不可没!

  这一连串的变故,所有人都看的眼花缭乱!

  连张涛都意外了,看向命王,惊讶不已!

  这位……这些年还真没闲着!

  还有,黎渚那家伙居然被人算计了?

  命王阴冷道:“有些人,总以为自己算尽了一切!武王,你如此!黎渚也如此!我姬命这些年在神陆行走数百年,岂是你们这些不曾游走神陆的家伙可比的!”

  说罢,暴喝道:“杀!”

  这一刻,三大护教纷纷出手!

  不止他们,黑暗中,迅速有气息再度传来!

  目标……各方强者!

  这局面,变化的有些让人措手不及,方平都惊了,命王,小看他了!

  不,这应该才是真正的命王!

  一个连给自己带绿帽子的祁幻羽都能忍的家伙,一个为了大道,能不顾一切的家伙,甚至将姬鸿培养成真王的家伙……

  会一点算计没有?

  方平有些心乱了,命王居然和神教联手了!

  如此一来,谁还能敌?

  神教强者太多,命王这边,四大王庭好像早就暗中和他达成了一致了,这一刻,天妖王和万妖王都没乱,显然是知道一些情况的!

  这两方联手,强者太多了!


  • 上一篇:第966章 意外频现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968章 都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