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7章 祁幻羽陨!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三位真神陨落。

  不过方平也受伤极重,此刻,祁幻羽气息却是渐渐强大起来。

  看着只剩下头颅,恢复缓慢的方平,祁幻羽视线看向众生之门,一步步走向方平。

  远处,众人还在厮杀不断。

  此刻,人已经越来越少。

  不过祁幻羽却是不急,虽然那边地窟强者落入了下风,可还能支撑一段时间,孔令圆他们没那么容易来救援。

  方平此刻才恢复到腰身,见状笑道:“你觉得你能现在杀了我?”

  “试试便知。”

  “祁幻羽,不如我们现在谈和如何?我想办法帮你干掉命王,这样你大道无阻,便能晋级真王了。”

  祁幻羽笑了,轻声道:“你以为到了这时候,老夫还会相信你所说的一切?方平,你太天真了。”

  方平伤势比他重,这就够了!

  “你啊!”

  方平叹道:“你比我还天真,你真的以为你能杀我?你真的以为我方平就这点手段?”

  祁幻羽已经靠近到了他百米范围,没有太冲动,他也担心方平有后手。

  闻言笑道:“自爆不灭神?方平,你真的还能自爆吗?老夫之前在本源世界和你交手,你脑核恐怕出现多道裂痕了,连本源世界都受到了影响。

  再自爆,不用老夫杀你,你自己就会死去……”

  “这你都知道了?”

  方平笑了,又叹道:“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没办法再自爆了,再自爆,恐怕你还没死,我就先死了。”

  “不过……”

  方平顿了顿,祁幻羽极为警惕,再次停下了脚步。

  “不过你总是这么愚蠢!自信!连姬瑶都不如!起码姬瑶还知道,遇到我方平,就该留点买命钱买命,为何你就不懂呢?”

  “嗯?”

  这一刻,祁幻羽忽然感受到了危机感!

  就在这一刻,两人身影陡然都呆滞了起来。

  ……

  本源世界。

  祁幻羽的本源大道中!

  此刻,祁幻羽有些呆滞,接着不敢置信道:“不,你怎么做到的!你的神器已经被灵潇夺走,为何还可不经允许,进入老夫的本源道中?”

  方平笑道:“你比我预料的要厉害一点,这么快就清醒了。”

  方平淡定自若,走在这条宽达百米,长达千米的大道上,失笑道:“你以为我之前是通过神器才进了你的本源道中?”

  就在外面,他手持斩神刀,进入了祁幻羽的道路中,差点斩断了他的大道。

  那时候,大家都没多想。

  神器可斩本源道,这点有些人知道,具体怎么斩的,他们还真不知道。

  因为没人有过神器,帝级强者见过的都没几个。

  所以那一刻,大家都觉得是神器的特殊之处。

  可此刻,方平没了神器,照样无声无息进入了祁幻羽的本源道,祁幻羽这时候才明白,方平之前进入他的本源大道,其实和神器无关!

  不过很快,祁幻羽镇定了下来,冷冷道:“这又如何!你没了神器,你也奈何不得我的本源道!”

  交手,那是在本源世界中,而非本源道路中。

  在本源道路中,方平这只是一缕意识的投影罢了,奈何不了他的!

  方平不急,左顾右盼道:“祁幻羽,你是真的挺强的,按理说,不到真王境,我进来那是无声无息,你居然这么快反应了过来,不容易!”

  “你要是没被命王走了你的道,现在也许不比战王差,真的够天资纵横的。”

  “哼!”

  方平笑了一声,继续走在他的大道上,四处张望,喃喃道:“我其实就好奇一点,你的本源道缺陷是什么?”

  此话一出,祁幻羽意识体有些震动,接着冷冷道:“老夫无缺陷!”

  “呵呵。”

  方平笑完,祁幻羽意识体迅速冲来,他要磨灭方平的这缕意志!

  方平居然可以无声无息进入,不是通过神器,这让他感受到了危机。

  “换成之前,你还有这能耐,可现在,你可以赶走我吗?”

  方平不慌不忙,随手一拳打向他,两人都有些绵软无力的感觉。

  方平一边和他交手,一边道:“给我看看,看看你的缺陷是什么,也许不止干掉你,还能干掉命王!别动,我一会就离开。”

  方平呵呵直笑,四处张望。

  道路中,好像有一些虚影呈现。

  “师尊,我长大了,也要师尊一样,成为最强真王!”

  一个小小的身影,被一位老人牵着,说出了稚嫩的话语。

  那是小时候的祁幻羽!

  “师尊,我成神将了!”

  “师尊,我跨入神道了……”

  方平边战边往深处走,幼年时期的祁幻羽,青年时期的祁幻羽,中年时期的祁幻羽……

  每个时期的祁幻羽,都是不同的。

  可从小都大,他的目标都很明确,成为和师尊一样的最强真王!

  最强!

  这就是他的理念。

  坚定无比的信念!

  从未动摇!

  因为在他眼中,师父命王,那就是他心目中最高大,最巍峨的高山。

  他要成为命王那样的强者!

  可渐渐地,祁幻羽好像发现了不对劲,命王对他越来越关心,本源道,那是武者最机密的秘密。

  可命王询问他走了何道,询问他的本源战法重组方式如何,甚至取了他的本源气……

  一开始,他不懂,或者说不觉得命王会害他。

  他信任师父!

  他将一切都告诉了命王,本源战法、本源道走向、本源气……

  毫无隐瞒!

  甚至当命王想要强行窥探他本源道之时,他都在配合,因为师尊告诉他,可以帮他纠正一些武道修炼的错误。

  他信了!

  那时候的他意气风发!

  那时候的他,战力强大,哪怕刚进入本源道不久,战力却是极为强大!

  他的本源道,走的很顺利,顺利的他觉得自己很快可以成就真王了!

  可很快,祁幻羽发现了不对劲。

  越往后走,越难了!

  好像有阻力一般!

  他的意志从未动摇过,他的梦想从未变化过,他一枪开道,大道无阻,为何会在那时候停滞不前?

  本源道,越来越难走了!

  不过还在前行!

  慢慢地,他快接近真王境了。

  这时候,师尊忽然告诉他,近期不要再修炼了,天命王庭征战四方,事情很多,让他去天命王庭担任天命军统帅,去处理王庭的战争事宜。

  他进步太快了,该缓缓了!

  那时候,祁幻羽虽然觉得有些不妥,可命王是最强真王,他这么说,还是从小教导自己的师父,祁幻羽自然要听。

  于是,天命王庭多了一位强大无比的副殿主!

  王庭,那是姬家的!

  而他祁幻羽,那也是姬家的。

  他尽心尽力,呕心沥血,一心想着壮大王庭,连修炼都有些耽误了。

  可他还是很满足,因为王庭在他的带领下,频频告捷,哪怕面对三神将统领的天植军,他也丝毫不惧,带着天植军连战连胜!

  而这一切……在他感觉自己快要晋级的时候变了!

  那一日,本源震动,原本看得见前路的本源大道,忽然被一堵墙堵住了!

  那一日,真王殿中有传言传出,命王居然走出了第二条大道,再次证道了!

  师尊比之前更强大了!

  成道没多少年的师尊,那一刻真正的走到了神陆之巅……

  可祁幻羽,却是崩溃了!

  证道?

  证什么道?

  师尊只走一道,为何会突然证道?

  而这一日,自己的大道封堵,为何?

  眼看着就要登临大道,成为真王强者,成为一方主宰,大道却是被堵住了,那一刻的祁幻羽,想了太多!

  恨吗?

  恨!

  怨吗?

  怨!

  不甘,怨愤,疯狂……

  这一切,都在本源道中展现的淋漓尽致!

  方平看的啧啧直笑:“我以为你真的不在乎,现在看来,你还是在乎的嘛!不过你也不笨,没表露出来,不然命王恐怕也不会留你到现在了!”

  祁幻羽一声不吭,疯狂和方平厮杀到了一起。

  “这就是你的缺陷吗?没感觉出来啊!”

  方平一边和他交手,一边道:“你的缺陷到底是什么呢?奇怪了!感觉你这些年把你的缺陷都弥补许多了,真的不简单!”

  方平说着,很快眼神一动道:“咦,祁幻羽,那地方是什么?”

  此刻,这条千米大道尽头处,好像有一抹黑暗。

  祁幻羽眼神发红,怒道:“滚出去!”

  方平身影晃动,好像有些虚幻。

  方平惊叹道:“意志力真强,佩服!差点真的让我溃散了,不过……老子有钱啊!”

  “……”

  祁幻羽不懂。

  方平咧嘴笑了起来。

  我有财富值啊!

  这是系统直接开辟的道路,让他进来的。

  要不然,他在这不会是祁幻羽这个主人的对手的。

  本源大道中,那是比拼意志力的。

  这家伙意志力不弱,而且还是他自己的主场,真要那么容易就被人入侵了,本源强者都能死光了。

  可方平,却是特殊,例外。

  此刻的方平,算是走了后门进入,算是小偷,祁幻羽这个主人虽然发现了他,可想赶走他,他这个小偷也不弱,没那么简单的。

  方平迅速朝黑暗处飞去。

  那应该就是祁幻羽的弱点所在了!

  很快,方平到了那一处。

  这一刻,方平看清楚了是什么!

  一副画面!

  一副让人震撼的画面!

  方平呆滞无比,半晌才道:“你……你厉害!他么的,你怎么瞒过去的?”

  祁幻羽一声不吭,虚影疯狂到了极致,拼了命和方平厮杀起来!

  “命王知道吗?”

  “不会知道吧?”

  “知道的话,为何会容忍?”

  “难道是怕出手了,你崩溃了,他也要受到影响?”

  “可是……他么的,你真牛啊!”

  “不但你牛,命王也真牛啊!”

  “我就说,姬瑶怎么会叫你幻羽爷爷,有毛病啊!命王是她爷爷,你是她爷爷的弟子,和她老子同辈啊!叫你伯伯,叔叔,师叔,师伯……那都正常!”

  “我居然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你看起来苍老,姬鸿看着年轻,我倒也没在意!”

  “没想到,万万没想到!”

  “……”

  方平自言自语,一脸意外,一脸的震撼。

  祁幻羽此刻终于憋不住了,怒吼道:“你想做什么?”

  “啧啧,我能想做什么?我就想知道,你的大道崩碎,命王会不会受到影响?”

  “你妄想!方平,你以为你可以奈何老夫?”

  “那试试就知道了!”

  方平咧嘴一笑,眨眼间消失在了本源大道中!

  ……

  现实空间。

  两人同时睁眼,祁幻羽二话不说,迅速朝方平杀来。

  方平却是咧嘴笑道:“祁幻羽,别冲动!你说我现在吼出来,你会不会因为秘密被发现,然后疯狂?”

  祁幻羽不理他,持枪杀来。

  方平此刻也渐渐恢复了金身,艰难抵挡着,笑道:“你没那么容易杀我的!倒是我,现在考虑着怎么利用这一切,你说,是吼出来让你崩溃,还是其他的?”

  “我觉得吧,这秘密,对命王而言,也许影响的不止他的一条道,另外一条道,会不会也有阴影?”

  祁幻羽冷冷道:“老夫早已过了这个时期,你觉得这点东西,能影响到老夫?方平,你太小觑老夫了!”

  “是吗?”

  方平咧嘴笑了起来,祁幻羽一枪扫过,扫的他新生的金身再次崩裂。

  新生的肉身,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强大了。

  祁幻羽长枪如龙,一次次地在方平身上点出血花,扎出窟窿。

  方平气息越来越弱,却是依旧带笑。

  “你越是如此,越是证明你在乎!”

  “祁幻羽,没想到啊没想到!你也有点能耐,我是真没料到,你不但报仇了,还报的这么干脆,可我觉得……你是不是在命王走你的道之前,就干了?”

  “要不然,这对不上啊!”

  “姬鸿年纪也不小了吧?命王走出第二条道之前,就生了姬鸿了吧?”

  “这么说来,你是先背叛了命王才对!”

  “你居然背叛了你最崇拜的师父!”

  “我真的太意外了!”

  “合着你之前那些坚定的意志,对命王的崇拜,都是扯淡的!”

  “我一直觉得吧,地窟强者冷血无比,应该也不在乎什么女色的……可你居然上了你师父的老婆,生了姬鸿,他么的,太出乎我的预料了!”

  “姬瑶还真是你孙女,难怪爷爷爷爷喊的亲热,她不会知道吧?”

  “你行啊你,你儿子居然成真王了,还统领了天命王庭,我说你怎么这么尽心尽力,哪怕命王走了你的道,你也为天命王庭征战不休!”

  “姬瑶那废物,换成我,早就拍死她了,你倒好,几次三番地为她护道,不惜一切,真不容易!”

  “……”

  方平的一番话,传出去恐怕会让地窟暴动。

  姬鸿……天命王庭之主,新晋真王……

  祁幻羽的儿子?

  这番话,一旦传开,那整个地窟都会轰动!

  堂堂天命王庭真王殿殿主,之前被誉为神陆第一人的命王,居然被自己徒弟给绿了?

  命王知道吗?

  知道的话,那就惊人了!

  祁幻羽手臂颤动,持枪的手,有些在颤抖,却是咬着牙关,一言不发,继续和方平厮杀!

  可身上气息,却是有些波动的厉害。

  方平笑道:“我很好奇,你怎么做到的?命王可是顶级强者,是不是他儿子,他难道感应不出来?血缘关系啊,除非……你真的是命王的儿子?

  我去,那这也太乱了吧!

  你是命王的儿子,那你和命王的伴侣生了姬鸿,我去,那女人是你娘?

  好吧,哪怕你是私生子,那女人按照规矩,也是你娘……

  卧槽,这乱的,我都傻眼了!

  很有可能啊,要不然命王这样的强者,真的能看错?

  除非……你们的血缘本就有关联,命王才会忽视了这一点!”

  祁幻羽脸色狰狞,怒道:“胡言乱语!本座从未背叛过师尊……”

  “你信吗?”

  方平哈哈大笑道:“你自己信吗?你真行!我还一直同情你,觉得命王对不起你,可现在看来……搞不好是被命王发现了,所以才会干这种事,走了你的本源道,因为他也恨!

  可他不杀你,他夺了你的道,让你一辈子无法进入真王境,让你一辈子停留在这个境界!

  对强者而言,尤其是对你这样的天才而言,这才是最大的折磨!

  换成我,一辈子停在九品巅峰,我也会疯狂的!”

  方平越说越觉得有道理,笑道:“真的很有可能!搞不好命王让姬鸿成为王主,成为真王,就是为了在你面前杀了他,夺了他的道!只是现在机会没到罢了!”

  “也不对,姬鸿这么算的话,可能是他孙子,搞不好他真的喜欢这孙子呢?”

  “让你的儿子,对着他喊爹,当你的上司,你在天命王庭参加一些朝会,要不要给你儿子下跪?”

  “很有可能啊!之前不可能,可姬鸿成为真王,按照我对你们地窟的了解,你们王主是真王,你参加朝会不跪拜?”

  “当然,你身份高,也难说,可我就不信,这些年来,你儿子就没呵斥过你,惩罚过你?”

  “啧啧,祁幻羽,你可恨而又可悲啊!”

  “命王是真的高手,够毒,也够狠!这样的折磨……真的不能太狠了!就把你放在你儿子身边,你却是不敢说,不敢提……哈哈哈!”

  “……”

  方平狂笑,祁幻羽却是疯狂了!

  有些事,方平说对了。

  命王,真的不知道吗?

  祁幻羽一直觉得命王不知道,也许……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命王对他,是真的太狠了!

  走了他的大道,让他几百年来都停留在了这个境界,什么非王而王,都是耻辱!

  什么真王之下第一人,也是耻辱!

  他若是早年成为真王,如今不说成帝,恐怕未必弱于桦王这些人。

  可他没有!

  这些年来,如同狗一般,征战四方,哪里有危险,他就去哪!

  命王好像不担心他背叛!

  给了他高位,天命王庭的三军统帅,统帅整个王庭的军队!

  原以为,这是补偿。

  可现在想想,真的是吗?

  也许,命王就是故意的!

  让你当牛做马,让你痛苦一辈子,让你恨不得自杀,却又不能。

  有时候,杀一个人,未必才是报仇的最好方式。

  方平感慨连连,“一出大戏,真的一出大戏!这出大戏,我觉得该拍成电视剧,知道什么是电视剧吗?这狗血剧,就该在地球播出,让全球几十亿人都看到!

  回头,我想想办法,看看地窟能不能播放,现在有天幕,也许真的可以!”

  “祁幻羽,你出名了!”

  “这消息传出去,你儿子会死吗?你孙女呢?命王丢尽了颜面,能放过你们?”

  “姬瑶喊你幻羽爷爷,是你教的,还是命王教的,我真的好奇!”

  “要是命王……我去,那就有意思了,哈哈哈!我觉得你没这么傻,那说明真的可能是命王教的!”

  “够了!”

  祁幻羽暴吼,眼红如血!

  是的,命王教的。

  小时候,姬瑶还小,刚学会说话,命王指着他笑道:“看看你,比本王过的都苍老,这些年为了王庭劳心劳力,你我一起,谁是师父,谁是徒弟,不看实力,恐怕都无法辨认。”

  “瑶儿,你看你师伯,是不是比王祖还要衰老,叫爷爷恐怕没人会在意……”

  那一日,牙牙学语的姬瑶,别的没记住,唯独记住了这个!

  从那日起,他便是姬瑶口中的“幻羽爷爷”,直到今日!

  王庭中哪怕有人纠正,姬瑶都没改过口,也许……当年被命王精神力牵引了!

  “可恨!”

  祁幻羽怒吼一声,不知说的是方平还是命王!

  此刻的祁幻羽,战力暴增,杀的方平不断倒飞,不断血洒虚空,方平却是笑的灿烂。

  不知节制的爆发!

  在这无法恢复能量的地方,祁幻羽连节省能量消耗都忘了!

  如此爆发下去,他能持续多久?

  这是戳到他的痛处了?

  这就是他的本源缺陷?

  这些年来,祁幻羽真的没怀疑过?

  也许,揣着明白装糊涂罢了!

  他最信任的师尊,好像没信任过他,不,他自己都没真的信任过命王!

  这师徒俩甚至父子俩,关系太复杂了!

  祁幻羽眼神愈加血红了,战斗起来疯狂无比,方平也有些难以承受了,金身再次爆裂开。

  方平不断恢复,不断消耗大量的不灭物质来恢复金身,补充消耗。

  他不反击!

  现在的他,伤到了根本,这片刻间,他也难以彻底恢复,恐怕真的不是祁幻羽对手。

  可他能拖!

  祁幻羽此刻要是带人走,那方平还未必奈何的了他。

  可他不走,一味的厮杀,这么下去,方平抓到了机会,今日就有希望覆灭地窟所有人!

  远处,有天命军强者,暴吼道:“殿主!”

  “殿主,撤!”

  那边,孔令圆他们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地窟一方,被杀的快要彻底崩溃了!

  之前接近百人,因为缺乏强者,被杀的此刻剩余者不到30人!

  而人类和海外仙岛几方势力,因为不缺不灭物质,强者更多,到现在还有50人左右。

  再这么下去,地窟越战越弱,迟早要覆灭的。

  祁幻羽压制了方平,此刻既然无法杀方平,要不来回援他们,击杀其他人,要不就带人撤离,为何要和方平死磕到底?

  天命军的强者不解!

  殿主平日里没有这么冲动的!

  方平难杀,可他回援,斩杀了孔令圆他们,方平也未必有能力救援的,到时候杀了这些人,围攻方平不是更好吗?

  “殿主!”

  残余的人纷纷暴喝,有天植王庭一方强者,怒吼道:“祁幻羽,你和方平他们是一伙的!你这叛徒!”

  祁幻羽太像叛徒了!

  这时候,迟迟不回援,反而和方平在纠缠不休,有必要吗?

  “叛徒?”

  这话,好像刺激到了祁幻羽,祁幻羽眼神血红,陡然侧头看向嘶吼的那人!

  那人看到一双猩红的血眼,心中一震,下一刻,暴吼道:“撤!”

  30多人,天植王庭一方大概还有10人左右。

  此刻,他感觉祁幻羽疯了,既然如此,那就没必要再陪他疯下去了!

  祁幻羽不疯狂,他们还有一战之力。

  可这样的顶级强者疯狂了,他们不可能战胜复生武者的。

  那些天植王庭强者,早就被杀怕了,这一刻为了逃生,也不管其他人了,纷纷溃逃!

  轰隆隆!

  又是一阵爆鸣响起,剩下的人,眨眼间被杀多人!

  如此一来,局势愈加恶劣了!

  “殿主!”

  有人悲吼,眨眼间声音消散,被杀当场,这些人无法理解,英明神武的殿主,今日为何会这样!

  孔令圆这些人想来方平这边帮忙,方平却是吼道:“杀敌,一个不留!”

  孔令圆闻言,也不再多说,迅速带着人追杀那些溃逃之人。

  乱战开启!

  此刻的方平,还在不断刺激祁幻羽,越是刺激,祁幻羽越是疯狂,渐渐地,气息开始滑落起来!

  之前只防不攻的方平,这一刻开始反击。

  一开始,双方旗鼓相当,可随着战斗继续,祁幻羽开始被压制!

  轰!

  方平一拳轰爆了他半边身子,口中一口血箭穿透了他的头颅,祁幻羽迟迟无法恢复!

  耗空一切了!

  直到此时,祁幻羽好像清醒过来了,眼中血色消失,看了一眼方平,眼神复杂,说不出的意味。

  “方平……强者厮杀,祸不及家人!命王、姬鸿都是真王,老夫无需多言……姬瑶无辜,从未杀过复生武者……神陆,也有无辜者!”

  这一刻的祁幻羽,彻底清醒了!

  眼神流转,看着方平拳头靠近,凄笑道:“老夫这一生……成也命王,败也命王,怨不得他!可有些事,并非你想的那样……”

  “方平!”

  祁幻羽这一刻没有挣扎逃跑,看向方平,陡然传音道:“饶瑶儿不死,你们出去,这一次小心了!神陆、二王、天外天……各方也许都联手了,这一次……要杀的是你们!”

  方平瞳孔剧缩!

  “复生真王尽出,以为可以算计众生,殊不知……你们才是诸方目标!”

  “此乃绝密,方平,不要杀瑶儿……此乃老夫唯一所求!”

  伴随着这话,祁幻羽再次凄笑一声。

  “非王而王!老夫乃是绝世天骄,岂会如此而死,我当为王!”

  轰隆!

  一声巨响传出,虚空中,一条大道崩碎,尽头,一堵黑色墙壁,好像被强行撕破了一道裂缝!

  这一刻,祁幻羽气机强大的吓人!

  “我乃真王,真王陨,天地崩!”

  “哈哈哈!”

  一声畅笑,响彻天地。

  轰隆一声!

  刚破开墙壁的大道,瞬间崩碎,这一刻,空间战场中好像都变了颜色!

  血色!

  这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真王陨落,波及到了空间战场,因为他成道于此地!

  “哈哈哈……”

  畅快的笑声,疯狂的笑声,不断在虚空中响起,大道崩裂,下方,祁幻羽残躯瞬间崩碎,炸裂,尸骨无存!

  “我死于大道之下,你方平……杀不了我!”

  “哈哈哈!”

  最后一声畅笑传出,虚空血红一片,眨眼间,天地之间没了祁幻羽的气息。

  祁幻羽陨落!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