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4章 千古骗局!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轰隆!

  一声惊雷响起。

  天崩地裂!

  刚消散的血色,此刻愈加浓郁了。

  血色天空中,一条幽暗的大道呈现,眨眼间崩碎,大道崩!

  又一位真神陨落!

  四方,寂静的吓人。

  绝巅之战还没开启,两位强者陨落了!

  大道崩裂,这意味着对方是真正的真神,而非灵潇、狄昊这种跌境的强者!

  所谓跌境,那是大道再次封堵,这才是跌境。

  如今,大道崩裂,意味着死亡的真神,大道是畅通无阻的。

  “呵呵,真神……好像也不值钱了。”

  人群中,有人嗤笑一声,不用说,来自人类一方。

  短短片刻,接连两位真神陨落。

  这一刻,一些弱小的真神强者都有些惊惧了。

  今日要流血!

  王战之地还没被破呢!

  ……

  远处。

  平山王一脸惊惧!

  这还是神将境强者入内,这就造成两大真王陨落了?

  那一旦王战之地破碎,岂不是要死更多的人?

  平山王环顾四方,此刻,不少强者满脸淡然,好像已经习惯了。

  习惯……是个可怕的表情!

  这意味着,这一次这些强者都有杀人的心思,都有强者陨落的心思。

  平山王偷偷看了一眼那边的武王众人,一个个面带嗤笑,笑的他心里发寒。

  再看命王,命王也在淡笑,笑的他愈加心冷。

  枫王、桦王都是淡漠无比!

  再看黎渚,黎渚继续咳嗽,咳的好像要死了,可平山王好像看到了一点不同,咳成这样,黎渚表情也是淡然无比,好像真王陨落不算什么!

  “我们是真王……是神话!为何在这些人眼中,好像随时可以去死,死了也白死?”

  平山王心中惊惧,今日这些顶级强者都做好了真王陨落的准备,可是他没有!

  他不想死!

  平山王下意识地看向槐王,那个弱小的真王强者!

  可这一眼看去,平山王心更冷了。

  槐王,此刻也是淡定无比,抬头看着天空,不知道想些什么,有疑惑,有惆怅,唯独没有害怕!

  再看竹王,青狼王……

  这些当日参战的真王强者,无一例外,有些人有表情变化,有些人冷漠无比,好像都知道什么。

  “他们都知道点什么,而我……一无所知!”

  平山王眼神茫然,我还是真王吗?

  这些人,好像都知道内幕,比如死去的是谁,可他是真的不知道。

  哪怕之前一些强者在说古,他也没听懂多少。

  什么四帝、八王……

  他都不知道!

  “都有自己的算计,唯独本王一无所知,该死!”

  平山王想跑,可这一刻却是无法逃离。

  他不敢跑!

  神陆真王都在这,他跑了,恐怕会引起所有人的敌视,命王这些人为了稳定军心,拿他祭旗都有可能!

  “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平山王心中急了!

  他怕死,他也不想死,他还年轻呢,成就真王也没多少年。

  “本王只是想安安心心当一方霸主,在平山域好好的称王道祖,为何老是有这些破事找上本王!这些家伙,一个个的算计着什么,就本王傻子似的,一点不知道……”

  平山王心中怒骂!

  他总觉得今天要出大事!

  不,已经出了。

  死了上千的神将强者,已经死了两位真王强者,而这好像只是开胃菜,今日要死多少真王?

  “本王到底该怎么办?”

  平山王心中忧虑,忧心忡忡。

  他担心今日一个不慎,自己就要陨落了,这不是无端的担忧,弱者就是如此,谁让他弱。

  在场数百真王强者,他也许不是最弱的,可倒数前十应该差不多。

  那些所谓的帝级强者,杀他也许用不了多久。

  如武王那种强者,杀他,也许也就十招八招的事。

  平山王环顾一圈,看向人类一方,迅速转移了视线,这边有弱真王,可他不敢和这些人厮杀,这些人疯狂,不要命的。

  再看神陆一方,这算自己人,自己也不能出手。

  虚空中,那些来自其他天外天、海外仙岛的强者,光是看看,平山王就有些心悸。

  这些地方,来的帝级比真王都多!

  “那到时候本王该找谁过招?”

  平山王心中悲愤,他都找不到对手,随便谁,他都觉得有危险。

  “要不……本王找个神将武者厮杀一番?”

  平山王有些犹豫,这也太丢人了!

  不过,为了小命,自己也许可以试试。

  “王屋山的那个灵潇,委羽山的那个姜馗……哎,头疼,这些人的长辈都是强者,都是帝级,何况未必会彼此敌对,我这也不好出手啊!”

  “唯一可能会敌对的就是复生之地了……”

  “复生之地走了不少人,难道本王要对付其他人?”

  “可对付复生武者,杀了他们,武王会发疯的……”

  平山王纠结了!

  杀吧,他怕武王找他单挑,会被打死。

  不杀吧,自己一个真王,杀不了几个神将,这不摆明了放水吗?

  命王都能找他算账!

  “哎,要是有个半步真王的那种,和祁幻羽差不多的,本王倒是可以切磋一番,打个略胜一筹,既杀不了对方,自己又能不受伤,还能有个对手……”

  平山王心中想的很好,却又有些遗憾。

  哪怕排名第三的孔令圆,也没那个实力。

  “可惜赵兴武突破了,要不然本王可以和他交手。”

  换言之,突破了的赵兴武,他没准备和对方交手。

  对方在神将境就强大无比,现在突破了,境界稳固的话,也许比他还强,比自己强大的对手,他不敢去交手,怕死。

  平山王纠结了!

  罢了罢了,再看看吧,不行就找复生之地的新晋真王,比如张卫雨、陈耀祖这些人交手。

  这次神陆来了这么多真王,到时候也许是多人围攻一个。

  那就容易多了。

  还有,二王还没出现。

  如果二王麾下,有一些半步真王什么的,自己可以出手试试。

  至于真王……算了吧!

  二王的人,很多来自妖皇神朝,当年征战三界,强大无比,他可不敢去找死。

  放眼望去,平山王忽然觉得很无助。

  本王就不该来!

  早知道,就该找个地方,彻底的闭死关,让人找不到自己,等他们打完了再出来。

  平山王心思复杂。

  此刻,其他人心里如何作想,没人知道。

  风云道人的虚影没再震颤,心里却是滋味莫名。

  冥月死了!

  先是无面,接着是冥月。

  四大神主,死了两人了!

  到底谁杀的?

  昔年的七十二神主,这些年已经死了不少了,还以为这一次四大神主出来,神教实力再增,哪料到还没出来,就已经死了两位。

  镇天王这些年暗中击杀了多位神主,在苦海布局,也陨落了几位神主。

  去寻找天界最重要的遗址,天坟所在,又陨落了几位神主。

  七十二神主,到最后还能剩下多少?

  风云道人看向王战之地,愈加复杂了。

  二王出关,还会和当年一般,和神教达成一致吗?

  先前神教派人进入,二王并未露面。

  是沉眠,还是不准备继续合作了?

  命王身后站着的又是谁?

  二王怀疑命王是神教的棋子,风云道人却是没这么想过,因为命王和神教无关,他身后站着别人。

  还有黎渚!

  黎渚又是谁的人?

  乾王?

  将黎渚列入帝榜前十,不是他真的知道黎渚的实力,而是通过一些蛛丝马迹来判断的。

  包括其他一些真王府中的人,泄露的一些消息。

  护教大人说,黎渚应该隐藏了实力,那黎渚是乾王的人吗?

  关键是,乾王太神秘了,试探了好几次,都没能确定他到底是不是八王之中的乾王。

  若是,那就更麻烦了!

  八王之首,那就是乾王!

  乾王,当年可是被誉为仅次于天帝的存在!

  九皇四帝,之后便是天帝,接着才是八王。

  这些人,才是真正站在三界巅峰的人物!

  还有武王,镇天王,包括王屋山这些地方……

  风云道人越想越头疼!

  如今的局势,反而比几千年前更复杂。

  几千年前,大部分人都在明面上。

  可自从南北之战爆发,很多强者都隐入了暗中,情况那是越来越复杂了。

  “长青子和人熊不会再出事吧?”

  风云道人有些担忧,神教实力近期不断损失,再陨落四位真神……关键还不是真神的问题,而是众生之门!

  众生之门,由四位真神护送出来,那还算安全。

  可到了别人手中,那真未必能拿回来了!

  “内讧?”

  “还是祁幻羽这些人做的?”

  “或者是……方平?”

  这一刻,连风云道人都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方平,虽然方平的战力,之前他判断过,撑死了风云榜前十的实力。

  可方平如何翻盘的,如何击杀了地窟那么多强者,这一点他现在还好奇。

  “方平……”

  风云道人看了一眼再次伫立起来的石碑。

  此刻这些人进入了空间战场,一些情况无法传回,他也不知道具体情况。

  看来,只能等这些人出来才能知道了。

  ……

  空间战场。

  虚空一震。

  不是太明显,正在和祁幻羽交手的长青子,好像有些感应,精神力迅速蔓延,想去祭坛那边查探一下情况。

  他有些不安!

  可祁幻羽此刻极为愤怒,倒是没太在意这个,之前都震了很多次了,他哪管这些。

  此刻,祁幻羽有些着急,时间拖的越长,合击战法越弱,很快就要消退。

  既然这两人不退,那就趁着现在干掉他们再说!

  于是,祁幻羽一杆长枪扫爆了虚空,不断杀向长青子。

  该战的时候战,这一点祁幻羽还不会犹豫的。

  被他这么一捣乱,长青子皱眉不已,一时间也难以探测到20里外的情况。

  无面好像还在,至于冥月,好像也在。

  不过有灰色物质遮挡,距离这么远,感应的也不是太清晰。

  加上祭坛神秘,也有阻隔探查的一些作用,他感应起来更加模糊了。

  “应该不会有事,冥月是真神,哪怕我对她出手,也不至于一点反应都没……”

  长青子心中安慰了一下自己,想多了。

  一位真神级强者,哪有那么容易陨落。

  至于刚刚虚空微震……别不是之前的影响,让这里的主人还在复苏吧?

  此刻,长青子瞬间没了管那边的心思,他更担心此地主人复苏!

  一旦复苏,他们可就麻烦大了!

  这里当年最少也是三十六圣之一的存在陨落了,是对方的本源空间所化。

  或者干脆就是八王之一!

  或者四帝?

  九皇?

  反正不管是谁,都不是他一个真神可以抵挡的。

  ……

  长青子没再想这边的事。

  方平在原地等待了片刻,再次喘了口气。

  头上,滴滴汗液滚落。

  此刻的方平,感觉身体有些酸痛,刚刚为了击杀冥月,他可是爆发到了极致,到现在都有些虚脱。

  杀了冥月,减少了一位真神级强者,方平心中也安心了许多。

  长青子他们没回来,这代表没有反应过来。

  “老子这次干掉了两位真神!”

  方平心中畅笑!

  甭管这俩真神消耗多惨重,真神就是真神,被自己干掉,那就是奇迹!

  随手将冥月残留的储物戒拿到手中,方平扫了一眼,心里再次骂了一句!

  和无面一样!

  不,比无面还坑。

  无面好歹还有柄九品神兵,冥月干脆连神兵都没,里面倒是装了不少衣服,还是女性的,当二手的都卖不出去!

  不过看了一眼,方平眼神一动,冥月的储物戒中,倒是还有一样东西。

  方平拿出来扫了一眼,好像是书籍!

  不,是日记?

  这女的也喜欢记笔记?

  方平精神力渗透水晶书看了一眼,有些茫然,不过还好,这大多是篆文,倒不是天界的文字,多少认识一点。

  很快,方平好像知道这是什么了!

  “地角真君——无面”

  “地阴真君——冥月”

  “地魔真君——人熊”

  “地巧真君——长青”

  “……”

  方平半蒙半猜,大概算是分辨出了这些篆体字。

  七十二真神强者的名单!

  “七十二地煞星排序?”

  方平想到了什么,对这些东西,他涉足的不多,不过并非没有涉足。

  当年知道洞天福地的情况,他对这些也做过一些简单的了解。

  “地巧星……七十二地煞星排名31位,地角星,七十二地煞星54位。”

  方平心中微震,按照这个来排名的吗?

  无面在七十二神主中只是排名54位?

  方平虽然杀了无面,可这家伙不是巅峰实力,巅峰期对比九品,那是气血破百万的。

  至于排名31位的长青子,巅峰期恐怕有130万左右。

  那七十二神主排名第一的,又是什么实力?

  接近200万卡气血的帝级?

  还是说,这些年下来,已经成帝了!

  “神教……邪教!这势力越来越强大了!”

  方平这下子彻底知道了,地球的邪教,只是冰山一角罢了!

  地球的大教宗,在邪教中是什么地位,他不清楚。

  可对方实力绝对不弱!

  “三大护教,护教之下不知道有多少帝级强者,之后才是七十二神主,这神教的模式,倒是和天界有点相似……”

  方平心中喃喃,也许这神教真的就是一些天界之人发展起来的。

  关键在于,这些人到底想干嘛?

  “邪教这么强大,在地球上却是没发展多少势力,如此说来……也许我要重新衡量一下镇天王的实力了!”

  方平心里有数,邪教没在地球发展起来,也许就是镇天王干的。

  这老头子,这些年未必就是在闲着。

  心中念头那都是一闪而逝,很快,方平视线投向那个珠子。

  祭坛上,珠子还在散发着淡淡的幽芒。

  方平缓缓靠近,这东西便是大家这次来的目的!

  众生之门,这是长青子口中的名词。

  这个名称,含义也很多。

  众生之门?

  大道之门?

  还是别的?

  和门户有关,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堵路的门。

  难道当年皇者堵路,最终将门户放在了这里?

  这个珠子,能通往大道的尽头,看到门户所在?

  这些,方平都想知道,可也明白,现在不是寻根究底的时候。

  方平一步步靠近。

  越是靠近,方平脸色越是恍惚。

  “推开这扇门,你就是皇!”

  “推门!”

  “打开门户!”

  “……”

  一阵阵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方平好像回到了本源世界中,回到了一开始,那些吸引他去开道的声音。

  方平迅速恢复,晃了晃脑袋,这玩意不管是什么,绝对和本源有点关系,有点类似于本源世界中的那种感觉。

  这还没接触呢!

  方平越走越近,眼看着珠子就在眼前,方平刚想拿起,耳边好像有人在说话。

  “别拿!”

  方平伸出的手一滞!

  这声音,感觉很真实,和刚刚那种虚幻感有些不同。

  “这珠子,有点邪乎!”

  方平轻声呓语,真的有点邪乎。

  刚想继续,耳边再次响起人声,“别拿!”

  方平汗毛竖起!

  哪怕金身九锻,不存在什么毛孔,此刻方平也是头皮发麻,汗液滴答滴答而落!

  不是幻觉!

  是真的有人和他说话!

  “谁?”

  方平低声询问,脚步却是缓缓后退,有人!

  这附近有强者,顶级强者!

  他居然毫无感应!

  方平瞬间收敛了全部气息,如同死人,继续后退。

  这珠子有问题,这祭坛也有问题!

  “别拿众生之门……也别走……”

  方平感受到了祭坛上传来的阻力,脸色剧变,压下心中的躁动,低声道:“前辈别和晚辈开玩笑,晚辈并无觊觎众生之门之意。”

  “别拿众生之门……”

  声音再次重复了一次,接着,好像更清晰了一下,方平脑海中再次出现对方的声音:

  “我是谁?”

  “我……你应该是在我的本源世界中……”

  方平头皮真的发麻了!

  这里的主人真的复苏了?

  我去!

  能在死后,本源世界成为空间战场的,恐怕最少也要有帝级的实力吧?

  不,寻常帝级都不够!

  方平就没见太安这些人死了,有空间战场出现,也许有,也许是他不知道。

  可这里当年经历过多位帝级的大战,没有损毁,这意味着此地的主人,活着的时候,最少也要比当年参战的帝级强!

  当年哪些帝级参战了?

  二王,王屋山的月灵帝尊,委羽山的青童帝尊……

  这意味着,这里的主人,应该比他们更强大!

  现在,这里的主人复活了!

  好像有些猜到方平在想什么,脑海中,声音继续道:“我并未复活,只是有些意识复苏,很混乱,本源世界死了太多人,冲击我的意识……也许……我算不上这里的主人,只是一道混乱的意识体?”

  声音好像有些自嘲,很快道:“众生之门不要带出去,一场骗局罢了!”

  “骗局?”

  “是,骗局!这众生之门,并非是皇者堵路之门,这是一道映射之门……”

  “映射之门?”

  方平一脸茫然!

  “有人制造了这道门,他想成皇!他要让强者进入此门之中,此门可映射大道,甚至可以摹印大道……”

  “复制?”

  方平心中震动!

  这门是假的?

  复制别人的大道?

  声音没停下,继续道:“此门是映射大道之门,昔年窥天镜破碎,此门主人夺取了一些窥天镜核心,制造了此门……”

  “死亡了无数强者,他们死亡,大道崩碎,若是有人进入此门,大道被摹印,此门主人便可走对方之道!”

  “不要带走映射之门,一旦带走此门,必会再起风雨,死的强者越多,此门主人会越强!最终走出万道,也许真的可以成皇……”

  方平咽了咽口水!

  骗局?

  千古骗局!

  什么地皇遗物,什么众生之门,什么堵路的门……都是假的!

  这是一位强者制造出来的,就是要映射所有进入此门强者大道?

  等人死了,对方走他的道?

  方平心中震撼,急忙道:“当年死了这么多人,难道这门的主人,已经走了对方的道?”

  当年死去的强者太多了!

  方平震撼不已,甚至有些惊惧,对方要是走了那些死去的人道,岂不是说,也许走出上千条道路了?

  方平头晕目眩!

  那对方有多强?

  “未曾,当年死去的人太多,大道崩碎,混乱无比,这些年此门在此地吸收那些人骸骨精华,就是为了梳理这些道路……”

  声音再次说出了一个骇人听闻的消息!

  众生之门被留在了这,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梳理混乱本源道!

  大道太多,纠缠在了一起,混乱不堪,对方用死去主人的血肉精华,让门户吸收,梳理大道!

  难怪留下了四位强者坐镇!

  神教!

  神教的人做的!

  方平脸色阴沉,神教到底是什么人在掌控?

  对方挑起了南北大战,难道就是为了夺取所有人的道?

  好大的野心,好大的骗局!

  居然所有人都相信了,这门就是堵路的那道门,对方骗了全天下,骗了三界众生!

  这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这其中,二王也是其中的核心参与者,二王知情吗?

  若是二王都不知情,那才是真的让人惊悚!

  下一刻,方平低喝道:“你是谁?你如何得知此事,你早已陨落,应该是昔年天界强者,为何会知道这一切?”

  他现在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故意不让自己夺取众生之门了!

  祁幻羽他们那边的战斗,好像有停歇的架势。

  再不夺宝离开,他也许要和那些人正面相遇了!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