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4章 引子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青童,你该死!”

  “月灵,为什么!”

  “为什么要背叛我们?”

  “本帝不甘!”

  “苍天无道!”

  “……”

  黑暗空间中,一声声歇斯底里的吼声响彻众人脑海。

  方平众人脸色微变,那股怨毒、不甘、愤恨之意让他们心神不宁,恨不得马上发泄一番。

  “快吃清心丹!”

  姜馗低喝一声,拿到清心丹的急忙吃下了清心丹。

  等吃了丹药,一些眼睛发红的强者这才恢复了清明。

  刚刚那一刻,不少人眼睛发红,暴虐无比,有厮杀的冲动。

  方平这时候也深吸一口气,压下了心中的躁动,环顾四周,依旧是无边的黑暗。

  “这地方……有强者的残念留下。”

  方平知道姜馗所谓的混乱意识是什么了。

  这些强者,死的不甘,死的怨愤。

  和帝坟那边有些相似,一些顶级强者的精神力还有一些残留。

  “咔嚓……”

  方平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低头看了一眼,微微蹙眉道:“尸体腐化了!”

  这里面,当年最少也是真神境强者参战。

  方平没想到,尸体居然腐化了。

  这样的强者,哪怕千年万年,尸体也不会腐化的这么快的。

  尤其是空间战场,和储物戒有些类似,尸体在这,按理说千万年都不该有太大的变化。

  方平蹲下了身体,手中拿起一片暗淡的白骨,半晌才道:“真神强者的骸骨,居然失去了力量,彻底腐化了!”

  众人此刻也纷纷环顾四方。

  随着适应了环境,大家的视野也都开阔了许多。

  此刻,众人也看到了场中的情况。

  黑暗的地面上,一具具尸骨堆积在地,当年的衣衫、战甲都已经彻底风化。

  白骨皑皑!

  而这些白骨,也已经开始腐朽,不再具备当年的威能。

  玉虚子蹲下身体,忽然从一具白骨身边捡起了一枚黑色令牌,有些伤感道:“玉清师叔!没想到师叔尸骸就在此地……”

  方平有些意外,侧头道:“当年一战,天外天不是没参战吗?”

  王战之地这一战,是界域之地和二王的战争。

  玉虚子来自天外天,玉隆天,为何玉隆天会有强者来参战?

  玉虚子轻叹道:“当年,洞天福地的一些强者,帝尊,也曾邀请过一些好友参战!玉清师叔,上古之时就和罗浮山交好。

  那一战,玉清师叔受邀前来助战,最终没能回归玉隆天。”

  这时候,姜馗也沉声道:“不错!当年是有一些人前来助战,人数不多。此地当年我不曾进入,不过我委羽山有诸多强者陨落在此……”

  方平没多说什么,而是好奇道:“这里怨念最重的便是青童和月灵,月灵是……”

  “慎言!”

  姜馗低声道:“这是王屋那位的名讳!”

  方平不以为意,笑道:“名字不就是叫的吗?这有什么!这么说,是个女人了?没想到啊!”

  方平有些意外,他还真没想到王屋山的主人是女人。

  “这位月灵帝尊很强吗?张部长说王屋的主人极强,可我好像没听人提起过他,姜兄,你见过吗?”

  姜馗不语。

  这时候,月无华却是轻笑道:“方部长,此事还是少问为妙。我倒是知道一些,不过有些事虽然已经过去了,可也不能多说,毕竟那位还在世。”

  “这么严重?”

  方平笑呵呵道:“难道比九皇还让人忌惮?”

  “那倒不是。”

  月无华解释道:“九皇毕竟已经陨落,四帝也已经陨落,提一些也无碍。王屋那位还在世,而且女性帝尊的名讳,也尽量不要多提,王屋那位当年身份尊贵,直呼其名,容易得罪人……”

  “尊贵?皇妃?”

  方平顿时来了兴趣,八卦了起来。

  众人无言!

  这时候你怎么有心思八卦的?

  此刻,姜馗不得不打断道:“不是皇妃,九皇当年有皇妃的不多,都伴随着天界坠毁而陨落了。王屋那位,当年是……一位皇子的道侣!”

  姜馗怕他老是提及,再次道:“当年那位皇子,实力强大,身份高贵,在三界也是名声极大,非但有皇者境父辈,他的兄长,另一位皇子当年还是八天王之一……”

  “八天王?”

  方平再次意外,有些意动道:“当年还有八位天王?”

  “嗯。”

  姜馗好像知道他要问什么,想了想又道:“如今的镇天王,可能是八天王之一!不过……不过当年的八天王,神秘无比,比皇者还要神秘,极少会出现在众人面前。

  传闻,八天王都有自己的任务,极少会出现在天界……

  所以对八天王,哪怕宗主也不是太了解,只知道八天王强大无比。

  镇天王是不是八天王之一,其实也不能确定,不过可能性不小,至于是哪位天王……这就不知了。”

  月无华也笑道:“镇天王应该是八大天王之一,不过……也有点奇怪,按理说,镇天王若是真的天王之一,他现在的尊号就有问题!”

  月无华沉吟道:“他的尊号是镇天王……镇天……很多种解释的!若是以镇为号,不算过分。可若是镇天或者镇天王为尊号……其实是存在一些问题的。”

  月无华微微摇头,镇天王三个字,可以有很多重意思。

  从尊号上判断什么,也很难判断出来。

  方平却是觉得收获不小!

  总算是摸清了一点镇天王的底细了!

  八大天王之一?

  九皇,四帝,八天王……

  上古时期,天界的格局他已经触摸到了一点。

  没再询问这些,方平丢下了手中骸骨,开口道:“没看到祁幻羽他们,我们进入的地方相隔不过百米,却是没他们的踪迹,这么说,我们打通的通道,也许和他们不在一起。”

  说着,方平看向姜馗道:“空间战场的格局,是什么样的?”

  “就是一片囚笼。”

  姜馗解释道:“当年的核心战斗地点,应该就是至宝所在!我们现在在的地方应该是外围,玉虚子用追仙符,应该可以追踪到能量最充裕的地方。”

  说着,姜馗又道:“大家都小心点!空间战场很大,虽然是一片整体遍布三界,但是实际上分割成无数个小囚笼的!

  我们只是在其中一片区域罢了,尽量不要乱走,迷失在了其中。

  空间战场,有的区域就一个门户,其他地方出不去的。

  一旦陷入了其中,你无法打破战场,那就困在里面了。

  这里面没有能量,时间长了,我们也会陷入枯寂期,甚至最终死在此地。”

  方平问道:“我听说这战场,是强者的本源空间,是真的吗?”

  姜馗几人对视一眼,这些人未必经历过那个时期,不过他们活跃在地皇神朝时期,有些事还是知道的。

  这时候,力无奇精神力波动道:“有过这样的传闻,但是……不好说!空间战场太大了,这要是强者的本源空间,我们怀疑不是一人的本源空间!

  之前姜馗不是说了吗?

  此地分割成了很多小空间,所以当年有过猜测,可能是一群人的本源空间。

  这些人死后,本源空间相连接,组成了现在的空间战场,而这些人……大概就是天界的那些人。”

  “一群人……”

  方平微微点头,此刻,玉虚子收敛了一具白骨,缓缓道:“应该不是一人的,空间战场有强有弱,弱的地方,本源三五段便可打破,这可能是当年一些弱者死去诞生的战场。

  而强的地方,帝级都无法打破,这也许是当年的至强者遗留的战场!

  此地,当年多位帝级参战,都未曾打破,很有可能是至强者遗留!

  所以一旦被困在了这,大家除了找到出口,很难打破空间离去。”

  说罢,玉虚子手中出现一枚玉色符片,开口道:“这就是追仙符,开启口,会自动找寻能量丰裕的地方,诸位跟着追仙符就行,沿途小心一些!”

  咔嚓!

  追仙符破开了一个口子,方平这时候感应到了一些异常,这玩意好像和强者的精神力有关。

  很微弱,不过可能有感应能量的特殊效用。

  破开了口子的追仙符,很快在空中漂浮起来,接着迅速朝一个方向飞去。

  众人连忙跟上!

  此地还剩下65位强者,能活到现在,也没几个弱者。

  周边的那种怨毒声还在响起,不过众人都是充耳不闻,一些弱一点的,服用了清心丹,也没受到太大的影响。

  ……

  同一时间。

  另一处。

  战斗却是在爆发!

  祁幻羽一枪击杀了一位暴动的九品,眼神阴翳。

  他不得不杀了这些自己人!

  这些人,受到了干扰,疯狂袭击自己人,极为疯狂,根本压制不住!

  时间越长,受到的影响越大。

  短短时间,已经有七八位强者压制不住自己,对身边人出手了。

  这时候,众人都是惊惧不安,连身边队友都不敢信任了。

  祁幻羽深吸一口气,喝道:“诸位,谁觉得自己压制不住了,告诉老夫!告诉老夫,老夫会控制住你们,一旦隐瞒,对其他人出手……那时候可就收不住手了!”

  175位强者,短短时间,再次陨落了5位,3人都是死在了祁幻羽这些人手上,两人被那些疯狂的家伙击杀了。

  170位九品!

  这是地窟剩余的全部强者,而此地,并没有这么多,当时混乱的情况下,接近20人都在外面跑散了,没有进入此地。

  这一刻,空间战场中的地窟强者,也就150位左右。

  祁幻羽脸色不太好看,损失太大了!

  而且此地不断有那种混乱意识干扰,他都不知道这一次走到最后,能有几人活下来?

  没再多说,祁幻羽此刻手中也出现了一枚玉牌,和追仙符有些类似。

  很快,玉牌朝前飞行。

  “跟着走!不要走散了!另外,注意减少能量消耗!”

  祁幻羽高声喝道:“此地战场,无法从其他地方打破,很难从外界汲取能量!我们只能靠自身能量储备和带来的能量液恢复!”

  “方平他们既然也进入了此地,我们一定会再次遭遇!诸位,没有能量,那我们就成了待宰羔羊,记住,不要乱用能量!”

  “……”

  众人纷纷应声,这些强者也不傻。

  而且这次进入,大家都是听从真王的命令进来的,都带了不少恢复的用品。

  不过几番大战下来,众人也消耗了不少,一些人没有储物戒,带来的一些补给品,都已经消耗殆尽。

  150位强者,在这地方也不多说什么,纷纷默不吭声地跟着前方的几位强者一起行动。

  四周,一些强者警惕地打量四方。

  这地方,精神力探查的范围都不大。

  谁也不知道空间战场中,是否存在一些其他危险。

  ……

  两方人此时相隔近百里,都开始朝中心点赶去。

  而空间战场,他们前往的方向。

  中心区域。

  并非一片黑暗,有些微弱的光芒溢散出来,映射的周边几千米都有些光亮。

  此地,地下是血红色的。

  一些白骨,暴露在血色土地上。

  死寂!

  仿佛死寂了千万年!

  白骨和血色,覆盖了整个大地。

  而大地中央,光源的来源处,仿佛有一处祭坛摆设。

  祭坛上,一颗水晶珠子溢散出淡淡的光辉,这便是此地的光源所在。

  祭坛覆盖范围很大,死寂了无数年的地方,就在方平他们进入的时候,微微有些动静。

  祭坛四周,原本四方有四尊雕像。

  雕像都是盘坐在地,好像伫立了无数年,外表都是厚厚的一层灰色物质包裹。

  就在方平他们进入的那一刻,四尊雕像忽然散发出淡淡的光芒。

  “有……人……进来了!”

  “多……少年了?”

  “是神使前来吗?”

  “……”

  四尊雕像,此刻好像复苏了,传出了微弱的话语声。

  雕像没有动弹!

  依旧保持盘坐姿势,声音也是眨眼间消散,很快,再次恢复了死寂,仿佛之前开口的并非他们。

  ……

  外界。

  当石碑上人名不再减少,众人都松了口气。

  看来双方没再遭遇了,也没再出手了。

  到现在,地皇遗物都未必看到,却是死了这么多人,大家都承受不起了。

  里面倒是安静了下来。

  可外面,此刻却是风起云涌。

  虚空,不断震荡。

  越来越多的强者赶至!

  一些强者,不断赶赴此地,甚至包括之前被堵门的常融天帝,这一刻也虚影一闪而逝,消失在虚空中。

  龙变走了,带着女儿和门人好像回了龙变天。

  常融天帝自然不会错过这次机会,这一刻也赶到了。

  22处天外天,并非都有帝级强者存活。

  可这一刻,天外天帝级来了不少,超过了10位!

  海外仙岛,也有超过10位帝级赶来!

  8大界域之地,这时候也有几位帝级赶至,还有一些真神也赶到了。

  四面八方,此刻都是强者。

  高峰上。

  张涛众人也脸色凝重起来!

  强者越来越多了!

  帝级……此地恐怕已经超过了30位!

  绝巅境,那更是数百位之巨!

  这时候,张涛忽然笑道:“有些好奇,三界如今还有多少绝巅境?风云榜上恐怕未必全部列出了吧?”

  远处,风云道人笑道:“8处洞天福地,22处天外天,33处海外仙岛,神陆四大王庭,再加人间界强者……真神应该有300余位……”

  “这么少?”

  张涛笑道:“地窟都有接近200位了,我人类也有50多位,合着其他各方才50多位?这么说来,其他势力不行嘛!”

  风云道人笑道:“当年几战,毕竟损失惨重!真神陨落上千……”

  张涛打断道:“禁忌海的妖族不少吧,不止这么多真神吧?”

  按照风云道人的说法,其他势力,一方恐怕也就个把真神级强者。

  界域之地还好说,海外仙岛和天外天就这么点真神?

  60多家势力,真神就几十位?

  风云道人再次笑道:“苦海无边,也许也有遗漏,小道岂能事事尽知。”

  “那你们这榜,不行!”

  张涛笑道:“三界风云榜,连人都不齐全,怎么能行!我看你们这榜,还是撤了罢了!王屋山那位怎么没登榜?

  还有,你风云道人背后没点势力?

  对了,邪教呢?

  大教宗怎么没登榜?还是说,隐藏在了榜单中人里面了?

  连三界多少强者都不知道,还列榜,你们脸真大,瞎胡闹嘛。”

  风云道人轻笑道:“待到大变到来,强者们自会出山,那时补充榜单也不迟。”

  “张某倒是不急,就是想知道一件事……”

  张涛缓缓道:“天界……真的彻底消失了?”

  “……”

  风云道人不语。

  “你们这些人,藏的无影无踪,到底藏在哪了?”

  张涛自顾自道:“天外天有地盘,界域之地有,其他人都有!你们难道就藏身在禁忌海中?可这么多年,海外仙岛和妖族都在活跃,不会一点痕迹不露。

  除非……”

  “除非你们藏身在一处他们找不到的地方,比如……天界碎片中?”

  张涛笑呵呵道:“天界坠毁,我看并非毫无残留,多少有些地方还存在的!你们这群人,藏身在了天界碎片中,也许真的自立了一片新天地!”

  张涛继续道:“里面有皇者遗骸吗?有极道天帝遗骸吗?有一些上古传承吗?有神器吗?有关于皇者大道的一些东西吗?能让人破境吗?”

  他一连说出了多个问题!

  这时候,远处,虚空中镇天王声音传来:“未必没有,当年的天界巨大无比,比地皇神朝所在的神陆要大,有部分碎片坠落,很正常。

  九皇宫,甚至是天庭没被毁,坠落在了无名空间,也有可能!”

  张涛笑道:“成皇,必须要复生之种吗?如果皇者陨落,大道残留,我们直接走皇者大道,是不是可以直接成皇了?我一直很好奇,为何没人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去天界残址找找呢?”

  这时候,虚空中有人淡淡道:“谁说不曾找过?昔年,天帝还在,带着一群人去寻找天界残址,最终天帝陨落,其他人也是死伤惨重,最终却是一无所获……”

  “这就让你们打消念头了?”

  张涛笑道:“那我就要怀疑你们想成皇的决心了!换成我,这么多年来,我肯定要去继续找的,天帝都陨落了,那代表也许真的存在成皇的办法!

  虽然危险,可富贵险中求,这个道理你们不懂?”

  “哼!你知道什么!”

  有人淡漠道:“天界残址,在苦海之中,苦海无边,若是有明确方向,吾等自会去寻找!可33仙岛强者,寻找无数年,也不曾发现,漫无目的,如何找寻……”

  此话一出,有海外仙岛强者接话道:“找寻过,不过苦海危险,灵气无法恢复,往往找寻一些地域,便已无力支撑,不得不返回。

  苦海上空,也有大量空间裂缝残存,有些甚至是多重天裂缝,危险无比,帝级也有陨落之危……”

  这些人还是说了一些东西。

  不是他们不找,是真的找不到,漫无目的的找,找死的概率更大。

  与其如此,那还不如找复生之种,这个更明确一些。

  “苍帝倒是知道……”

  有人淡漠道:“昔年,莫问剑就曾去过天界残址!苍帝的神器,恐怕也是在那里得来的,可惜苍帝不愿多说,时常沉眠,吾等念及当年之情,总不能强行逼迫苍帝……”

  张涛笑道:“当年之情?什么情?苍猫还有人情吗?”

  众人却是不语。

  镇天王笑道:“忌惮罢了,天狗没死,谁敢招惹苍猫!天狗死后,苍猫沉眠地找寻不到,再次出现,地皇神朝一战已经结束,天外天、海外仙岛都损失惨重。

  界域之地,南北之争已经凸显,还要封锁禁区,加上一些人暗中护持,诸方不能达成一致,谁去对付苍猫?

  再过一些年,莫问剑变强,王战之地一战爆发,强者死伤殆尽,没死的也都重伤……

  这时候,又有谁敢去招惹苍猫?”

  镇天王说着,又笑道:“张涛,如今苍猫倒是要靠你护佑了!这猫引人眼,你不护持,小心有人暗中下黑手。”

  张涛笑道:“张某尽力吧,毕竟苍猫有功于人类,前辈也请出力。”

  镇天王笑道:“那是自然!”

  两人对话一番,四周一片寂静,无人吭声。

  苍猫……

  要说这时候,没人打苍猫的主意,那才是怪事!

  有些人,之前其实不知道苍猫有这么多神器的,也不知道它知道天界残址所在,现在……有些事却是隐瞒不住了!

  命王瞥了一眼张涛,微微蹙眉。

  武王这时候提及苍猫,有何目的?

  现在当众提及,是威慑,还是有别的目的?

  另一边,黎渚继续轻咳,面色发白,也看了张涛一眼。

  张涛也看向他,笑呵呵道:“黎渚,别装病痨鬼了,你我联手……也许可以干一笔大的!回头联手坑杀一些帝级,地窟归你,地球归我,这才是正道!”

  黎渚笑了笑,“武王说笑了。”

  “你可别后悔,现在我心情好,才和你说合作,要不然……别想!”

  张涛玩味道:“你我联手,坑杀一些家伙不难!”

  黎渚笑着摇头,叹道:“这时候,武王何必拉我下水,本王已经命不久矣……”

  张涛眯眼笑道:“那你得问风云道人了,你这位帝榜前十的强者,怎么就命不久矣了?”

  一旁,风云道人笑道:“老道只排榜,不参与其他!”

  “哈哈哈!”

  张涛大笑,足够了!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