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5章 过分了啊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魔都。

  车辆驶入魔都之时,天色已黑。

  夜色下的魔都,依旧繁华。

  霓虹灯下,“武道圣地”的招牌让人有些恍惚。

  今时今日,魔都的确可以称得上武道圣地。

  最强大的武大在魔都,四部之一的天部在魔都。

  方平看了一会,忽然笑道:“魔都还算不上圣地,还差样东西。”

  “什么?”

  李老头接了一句。

  “帝级!”

  方平轻笑道:“魔都缺一位真正足以镇压四方的强者,老张这家伙一直坐镇京都,不知道怎么想的。”

  “京都有两个通道,他坐镇那边才正常。”

  李老头笑了一声,问道:“回魔武还是去天部?”

  “回魔武吧,好久没回去了。”

  其实也没多久,不过给方平的感觉的确很久了。

  ……

  魔武。

  再度回到魔武,方平多了几分暖意,多了几分亲切。

  重生三年,他几乎都是在魔武度过。

  这地方,成了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二故乡。

  在这,从非武者修炼到了现在。

  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学生,成了如今的天部副部长,知道了无数秘密,接触了无数传说中的上古人物。

  一切宛如梦中!

  校门口。

  方平看着学校的巨大招牌,有些感怀道:“当初我第一次来魔武,看着校门,唯一的想法就是大!一个学校,弄这么大的大门,宽百多米,有必要吗?”

  就在这时,身后有人笑眯眯道:“当然有必要!”

  “门内门外,不一样的世界。门内的世界更广阔,更危险,也更有趣。”

  熟悉的话语,在方平耳边响起。

  身后人再次笑道:“到了今日,是不是觉得我当日说的话,很有道理?”

  方平哂笑道:“挺有道理的,不过有趣的是,昔日在这跟我说话的是一位强大的学长,今日在这跟我说话的却是一位弱小的下属。”

  “没必要刺激我。”

  身后,秦凤青一如当年,扛着自己的大刀,懒洋洋道:“武道路漫漫,如逆水行舟,你稍有松懈,我就会追上你!”

  “那你这辈子没希望了。”

  “有的。”

  秦凤青依旧笑的灿烂,“这一次我可能要进入八品境了,铸就金身!这次回来,找你有点事。”

  “说。”

  “借我10万元不灭物质!”

  “你心真大!”

  方平转头看着他,笑道:“你知道10万元不灭物质代表什么吗?狮子大开口,哪来的自信我会借你?”

  10万元!

  10亿点财富值。

  价值10万亿!

  秦凤青舔着嘴唇,咧嘴笑道:“10万元不灭物质是不少,不过多一位大帝级强者,这就不算多了。”

  “你?”

  “我。”

  “你很膨胀啊,八品都没到,现在寻思着要当大帝了,比我都自信。”

  秦凤青咧嘴笑道:“那是,我本就比你自信!铸就金身之后,我就有资本了,这次我要出去一趟,回来了,少说也是九品境了,过些时日,绝巅、大帝什么的,不难。”

  “去哪?”

  “先去御海山,杀一圈回来,再去禁忌海。”

  方平看了他一会,沉声道:“御海山没有绝巅妖族,可九品顶级的妖族一抓一大把!更别说禁忌海,禁忌海中,哪怕老张他们去了,也要小心,据说海中有不少原生妖兽,强大无比,思绪混乱……”

  “没事。”

  秦凤青大大咧咧道:“我这人命大,死不了。我总算找到适合我的地方了,御海山和禁忌海才是真正的宝地,未曾开发的宝地!我在徐丙他们那边,套到了不少消息,知道一些宝地的信息……甚至包括一些帝级强者的道场,甚至是皇者的道场!”

  “扯淡!”

  方平压根不信,“他们知道了,还能轮到你?”

  “他们不敢去啊,怕死,我不怕!”

  方平再次看向他,秦凤青依旧笑的灿烂,方平想了想问道:“莫问剑接触过你吗?”

  此话一出,一旁的李老头脸色微变。

  秦凤青笑呵呵道:“怎么说呢……我不认识莫问剑!别不信,我是不认识,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死是活,不过在帝坟中,捡到了一篇功法。”

  “什么功法?”

  “《诛天诀》!”

  秦凤青笑呵呵道:“之前我可不知道是他的功法,帝榜出来,我才知道《诛天诀》是莫问剑的功法。”

  “功法呢?”

  “在这!”

  秦凤青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笑道:“这次真的没办法传,说都没办法说,老张大概也没办法取出来。我寻思着,这东西就不传了,因为这玩意……可能不适合你们。”

  “说说看。”

  “杀!”

  秦凤青说的肆意,笑道:“就一个字,杀!《诛天诀》可能被改造过,或者说和当年的不同,通篇就一个字杀!不是那种有克制的杀,就是无克制的,刺激的你时时刻刻都想厮杀的杀!

  这其实蛮不错的,不过你们就别学了,这玩意感觉就是给我量身打造的。”

  方平深深看了他一眼,沉声道:“想杀尽一切的那种杀?”

  “算是吧。”

  方平知道这种感受,之前吸收老王心脏力量的时候,他就有点这种感受。

  方平深吸一口气,“这玩意别学,莫问剑可能心态出现了变化,后期的功法也许有很大问题!”

  “我知道,不过……赌一把!”

  秦凤青眼神雪亮道:“我才七品,想到绝巅,想到帝级,多难?也许我这辈子都没希望了!可如今,你看看,不到帝级还能在这个时代争雄吗?

  《诛天诀》你知道靠什么去变强吗?

  血气,杀气,煞气……

  有这些,我就可以如同走出万道合一那样,迅速变强!”

  “你迟早会变成那种只知道杀戮的兵器。”

  “知道,我捡到功法的时候就知道,我又不是白痴,当然知道这功法的意思。”

  秦凤青眼神愈加雪亮了,“可你想啊,我有什么啊?我什么都没!莫问剑居然挑中了我,看中的是什么?是我的天赋吗?还是我很帅?”

  “都不是!”

  秦凤青笑的灿烂,雪白的牙齿露出,“他看中的就是我是个赌徒!运气好的赌徒!不要命的赌徒!我寻思着吧,我大概也就这点值得他在意了。

  那我可不能认怂!

  我这一认怂,躲在暗中的莫问剑也许就觉得白瞎这番算计了,他在意一个七品境武者吗?

  别说七品,绝巅都不算什么!

  他也在赌,赌我可以到帝级,甚至更强,那我得满足他啊!”

  方平看着他没说话。

  秦凤青笑呵呵道:“别这么看我啊,放心,我这人就喜欢冒险!真要出了问题……未必对人类没好处!哪怕变成了杀戮机器,你放心,我保证先对地窟下手,对那些上古强者下手!”

  “也许这就是莫问剑想看到的。”

  “那更好!”

  秦凤青笑呵呵道:“那我就满足他!前提是我能到这地步!他若是真想我变强,他还会继续投资我的!一部功法可不够,也许……我也能捡到一些绝顶宝物呢!借鸡下蛋嘛。

  最后到底是我亏了,还是他亏了,最后再说吧。”

  方平没再说什么,沉吟片刻,又道:“你的目标是什么?说说看,你一心要变强,有什么终极目标吗?”

  “目标……”

  秦凤青脑海中闪过一幅幅画面,很快恢复笑容,龇牙道:“揍你一顿,让你趴地下唱征服!”

  “……”

  方平就这么看着他,看的秦凤青有些发毛,看的他忍不住想跑。

  我就这么一说,你这么看我干吗?

  “很伟大的目标!”

  方平点头,说的平静,接着轻笑道:“那我等你,就怕等不到这一天。再说一句,你要是真的成了杀戮机器,我其实不管这个,你杀别人随意,杀人类……你知道下场的。”

  秦凤青龇牙,也不说话。

  片刻后,干咳道:“那不灭物质……”

  “可以借你,就怕你还不起。”

  “迟早的事。”

  方平不再说什么,手中出现一大团金色不灭物质,这是之前给桦禹的那些。

  秦凤青笑的龇牙咧嘴,一把抢过。

  方平想了想,又拿出了一枚储物戒,丢给他道:“你自己看着办。”

  “瞧好吧!”

  丢下这话,秦凤青笑的肆意,腾空而起,眨眼间消失在原地。

  看着他离去,很久,李老头才微微蹙眉道:“他是莫问剑?”

  “不是。”

  方平摇头道:“他是秦凤青!莫问剑也许想培养出一个疯狂后的莫问剑。”

  “他能迅速变强吗?”

  “很可能!”

  方平边走边道:“就看这家伙有多疯,他不够疯,那莫问剑就会放弃他!够疯狂,莫问剑就会一直支持他!这样的人,也许不止秦凤青一个!莫问剑也许这些年一直在布局。”

  “那这次……莫问剑是不再隐藏了吗?很是肆无忌惮。”

  “正常,到了这时候了,也许秦凤青就是抛出来的饵呢。”

  方平说完,李老头叹道:“凤青这孩子……嘴上这么说,骨子里还是念情的,方平,武道路,都是自己选择的。

  只希望不会有那么一天,真要有……给他一个痛快!”

  方平轻笑道:“老师这么看不起他?搞不好他真能走出自己的道呢,到时候说不定我还真不是他对手。”

  李老头不再伤感,恢复笑容道:“那就拭目以待吧!”

  ……

  两人没再谈秦凤青,秦凤青的气机已经消失在魔都。

  这一去,谁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活着回来。

  不过若是活着回来了,也许见到的会是不一样的秦凤青。

  秦凤青走了,老王他们也独自行动了。

  这几年的队友,都有了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心思了。

  跟着方平是好,每次都有大收获。

  可一次次的,众人其实都感受到了,有些东西,在退化。

  方平进步的也太快了,快的让他们窒息。

  想跟上他的步伐,跟着方平,很难做到。

  身旁,李老头也是思绪万千。

  此刻的他,还能跟着方平一起行动,还能为方平护持一段时日。

  “等他到了绝巅……老头子也该离开了!”

  李老头余光看了一眼方平,这几年,方平成长的很快,尤其是这一年来,不单纯是实力的增长,还有一些别的。

  被他抛下的队友,他不再回头去看,没有停下脚步去等待。

  到最后,是方平孤军奋战,还是团队作战,就看今日这些人,能否在大战到来之前,有这个资格了。

  看着校园内的那些师生,李老头轻轻吐了口气。

  跟不上步伐,那就如这些师生一般,只能望其项背,看着方平孤独前行了。

  ……

  这一晚,方平在校园内整整转了一圈。

  遇到了很多熟人,聊的却是很少。

  等到方平进入了自己的宗师塔,很多人眼神复杂。

  吕凤柔、唐峰……

  这些人,都是思绪起伏,各种念头浮现。

  三界风云榜,方平排名风云榜33位!

  魔武副校长,天部副部长……方平越走越远,越走越快。

  当初那个爱炫耀的青年,现在回归魔武,已经听不到那一阵阵“为方平贺”的呼唤声了。

  无他,方平走的太高。

  这一晚,很多人没有修炼,在想一些问题,在想未来道路。

  而这一晚,方平却是睡了个安稳觉。

  ……

  2月16号。

  天气虽寒,阳光却是明媚。

  昨晚的一切,仿佛都被遗忘。

  方平走出宗师塔,脸上堆满了笑容,笑的灿烂。

  日子还要继续,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有些事,睡一觉什么都不用去考虑了。

  宗师塔外。

  陈云曦早早就到了,见他出门,面上带笑道:“田部长已经押送黎渚去了天部大牢,黎渚很识趣,交出了自己的神兵和宫殿,接下来该如何处理?”

  “看管好就行!看看黎渚要不要这个儿子,要,那就谈!不要,那就杀了,免得碍事。”

  方平边走边笑道:“七品了?什么时候的事。”

  “前天,你走的时候。”

  “挺快啊。”

  陈云曦面带一些傲意道:“我好歹也是差点三次淬骨的天才,七品境不算什么!”

  “骄傲上了?”

  “嗯,骄傲使人进步!”

  方平失笑,继续走着,又道:“徐丙他们那些人如何了?”

  “都回来了,近期各大天外天都在招人,徐丙他们好像也在忙这些,现在开始筹备开山门的事。”

  “社会各界反应如何?”

  陈云曦想了想才道:“还算平静,不过也很踊跃,毕竟是神话中的人物来招人,不少民众还是很震撼和雀跃的,网络上先前也有一些言论,不乏吹捧和神话这些人。”

  方平想了想开口道:“不能过度神话这些人,政府那边动静不多,不知道老张怎么想的,难道是不好意思吹嘘自己?你让人管控一下,给老张造势!

  我们可以神话一些人,但是不是这些人,而是老张他们!

  把他们的战绩,功勋,都给标出来,神话他们!

  包括镇星城的绝巅,守护人类三百年的功勋,都给提出来!”

  陈云曦窃笑道:“那你呢?”

  方平笑呵呵道:“四部四府,都是人类中坚力量嘛!过度低调也不是好事,稍微提几句就行,不用太过拔高我。”

  “噗嗤……”

  陈云曦失笑,很快点头道:“好的,我明白了。对了,过几天的世界武道大会,六大圣地都要来人,到现在还没确定召开地址,就等你回来安排呢。”

  “安排到天部总部就行!”

  “需要通知张部长他们,安排绝巅来坐镇吗?”

  “通知一下,让陈部长来就行,好歹也是在天部的地盘,陈部长不出面,也不好说。”

  “我都以为你忘了陈部长了……”

  陈云曦再次笑出声,天部还有个陈部长吗?

  笑了一会,陈云曦继续汇报道:“苍猫把凤灵和地鼠都带到你家那边了,现在郭校长他们几位在盯着,要不要让叔叔阿姨他们撤离那边?”

  “暂时不用,我现在就回去看看。”

  “……”

  两人边走边谈,一路走着,等到了校门口,方平要回家,陈云曦则是要回天部那边。

  分别之际,陈云曦沉默了一会,忽然道:“方平,武道大会结束之后,我想游历地窟。”

  “你也要走?”

  方平看着她,微微蹙眉,陈云曦笑道:“武者到了七品境,去地窟一些险地历练,这是惯例。到了这时候,想进步,机缘、宝物、经历缺一不可。

  你们也许要去王战之地,我应该是去不了的,去别的地方看看也不错。”

  方平沉默了一会,点头道:“我知道了,大会结束之后我们再谈。”

  “好。”

  好像感觉气氛有些压抑,陈云曦又嬉笑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爷爷金身五锻了!爷爷说,等金身六锻了,他就冲击九品,得比你早进九品。”

  “老爷子还较上劲了。”

  方平笑呵呵道:“那就比比看谁先进九品吧!那我先回去看看,你这几天尽快巩固境界,不用事事都自己去忙。”

  “好。”

  陈云曦也不逗留,很快离去。

  方平盯着她背影看了一会,直到陈云曦彻底消失在眼前,这才迈步朝自家走去。

  ……

  方家。

  草坪上,此刻铺上了厚厚的毯子,苍猫正趴在毯子上晒太阳。

  好像感应到了什么,苍猫懒洋洋地看了一眼院外,懒洋洋道:“只拿好处不干活,本猫只是一只猫……”

  这话,刚迈步进入的方平听的脚步一滞。

  这猫倒是直接,我这刚进门,就给我打预防针了。

  “猫兄……”

  苍猫将脑袋垫在毯子上,尾巴盖住了脑袋,烦,不想听。

  方平笑了起来,走到毯子上坐下,笑道:“方圆呢?”

  苍猫尾巴摆了摆,懒得回复,你一个金身九锻的武者,能感应不到吗?

  明知故问!

  “劳烦猫兄帮我剥离一下几具帝尸的大道,猫兄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方平尽量满足。”

  “皇级大树的琼浆玉液……本猫还想吃皇级的鱼头……嗯,再来点皇级的肉串……”

  方平脸色发黑,这猫疯了吧!

  苍猫暗喜,吓到了吧。

  方平懒得多说,严肃道:“猫兄,你麻烦大了!这次帝榜你第一,接下来三界强者都盯上你了!现在虽然大家还没表现什么,可那是迟早的事!

  猫兄不傻,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如今,愿为猫兄出头的人不多了,虽然之前有几位帝级强者为猫兄出面,可这些人未必能护住猫兄。

  剥离帝级强者大道,人类一旦多出几位帝级,也是为了猫兄的安全着想。”

  苍猫委屈道:“可帝榜第一又不是本猫排的,找排名的人去呀!”

  “这话对我说可没用……”

  苍猫愈加委屈,半晌才纠结道:“那就这一次呀,好麻烦的!骗子,你好多事,本猫都不想理你了,我想回括苍山睡觉了。”

  方平叹息一声,揉搓着它的脑袋,哄孩子似的哄道:“以前睡觉还行,现在睡不成了。现在多出点力,以后打完了,你就可以天天晒太阳睡觉了。

  到时候,我给你种一堆鱼头妖,饿了就自动送上嘴给你吃,多逍遥?”

  苍猫提不起精神,有些不信。

  方平继续洗脑,继续画饼。

  听着听着,苍猫微微有些动摇了。

  又过了一会,方平又笑道:“猫兄,之前我的神兵断了,猫兄不是有柄斩神刀吗?放着也是放着,我先替猫兄存着……”

  “喵呜!”

  苍猫很是痛苦,就知道!

  又有人要骗猫!

  别人还好点,好歹说一声“借”。

  这骗子……要帮自己存着!

  你当我真的是蠢猫吗?

  那边,被无视了的狡,也是巨眼闪烁,厨子能骗到蠢猫吗?

  可以的话,本王也骗一下,看看能不能骗一柄神器来!

  方平笑的跟狼外婆似的,揉搓着苍猫的大脑袋,九品神兵不行了啊,自己现在经常崩碎了神兵,还是神器好,苍猫的神器不用放在那,这不是浪费吗?

  诛天剑……最好能骗来。

  李老头可以用,老王好像也行,之前方平就听那位陨落的帝尊说了一嘴,诛天剑好像和战神弓是配套的。

  不过老王目前用不着,他现在也不足以掌控两柄神兵。

  这一刻,苍猫生无可恋,本源空间中,一道虚影,掐着猫脖子,哗啦啦地一件件地抢走了它的神器。

  铃铛、剑、刀……

  都被抢了!

  过分了啊!

  到最后……虚影连猫都给抢了,直接提走了!

  “喵呜!”

  啪!

  苍猫炸毛了,一尾巴抽出,将某人抽飞了数千米!

  他连猫都要抢!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