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8章 谁抢谁风头?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海底。

  方平视线投向远处。

  此刻,附近海域波涛汹涌!

  “老张出手了?”

  感受到整个禁忌海都在颤动,方平顿时有了察觉,十有八九是老张出手了!

  “动静很大啊!这么说,那些强者都被吸引走了?”

  方平忽然咧嘴一笑!

  黄金屋也修补的差不多了。

  不能老是让老张一人牛叉啊!

  “你杀帝级,我先去杀几头八九品妖兽,弄点神兵……也许,老子该上岸走一遭了!”

  方平咧嘴笑了笑。

  敢信我上岸吗?

  敢相信吗?

  老张动静再弄的大一点,干掉帝级的一刹那,大道崩溃,天崩地裂,那时候我就该上岸了!

  之所以要上岸,那是还有几个人没杀呢!

  “常山启,刘骥,姬瑶,桦禹……杀一个算一个,对,还有黎桉和花齐道,差点忘了他们了。”

  方平盘算了一阵,从坑洞中走了出来。

  此刻,附近并无任何妖族。

  大帝交战,哪怕只是一丝余威外泄,这些非绝巅境的妖族,都如临大敌,哪敢继续找寻。

  方平如入无人之地,在海底游荡着。

  很快,前方一头妖兽出现在眼前。

  巨大的妖兽趴伏在海底,瑟瑟发抖,丝毫不敢动弹。

  方平笑意盎然,可惜了,苍猫不在这。

  要不然看到这一幕,这只猫恐怕要到处吃串串了。

  黄金屋陡然出现,瞬间罩住了这头九品妖兽。

  方平也是同时进入,金身爆发,双手呈刀,劈砍而下!

  砰!

  只有弱九品实力的妖兽,眨眼间被他手刀斩断了前肢。

  “嗷!”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传出。

  方平却是毫不在意,单手格挡,挡住了对方巨尾的扫击。

  巨大的兽头一口咬向方平,方平直接探手抓住了对方尖锐的牙齿,满脸狞笑,咔擦一声,直接掰断了对方的牙齿。

  “垃圾!小小弱九品,也敢搜寻我?”

  “嗷……”

  妖兽痛的凄厉惨叫,方平却是不给它任何机会,手掌如刀,飙射而出,整个人直接从它口中穿出,穿透了它的颅骨。

  狭小的空间中,巨大的妖兽根本无法施展开,实力差距方平也是极大,哪是方平的对手。

  李老头当初金身四五锻的时候,都能做到三剑斩杀弱九品。

  如今的方平,金身九锻,又限制了对方的行动,眨眼间,便将这头妖兽金身彻底打爆。

  对方连自爆都做不到!

  每一次凝聚力量,都被方平强行打散。

  先前他才金身七锻,就杀过弱九品妖兽,如今比之前强的不是一点半点。

  噗嗤!

  方平单手抓进它的腹腔,下一刻,抓出了一枚血红色的心核。

  “归我了!”

  方平破灭之力爆发,直接泯灭了对方心核上的生命本源。

  “帝尊……”

  这头妖兽,精神力还没泯灭,剧烈波动起来,想告知瘦削帝尊,它遇到方平了。

  可在黄金屋中,它哪有能力传递信息。

  方平再次出手,手掌插入它的脑袋,一手抓出一枚透明色晶体,脑核到手!

  “去死吧!谢谢你给我送来一柄九品神兵!”

  方平破灭之力再次爆发,直接将缩小版的妖兽击杀当场,精神力也彻底泯灭。

  “弱九品……不堪一击!”

  方平微微摇头。

  哎,这人强大了,昔日觉得强大无比的强者,而今看来不过如此!

  将妖兽残破的尸体收入储物空间,方平笑了一声,一柄九品神兵到手。

  速度要快点了!

  趁着老张干活的时候,自己多杀点,最近神兵亏损严重,上次又被苍猫那家伙吃光了九品妖兽,好久都没九品妖族的心核脑核入账了。

  嗡!

  禁忌海再次颤动了一下,方平从黄金屋中走出,看了一眼远处,波动是从那边传来的。

  正想着,就听到一声凄厉的嘶吼声。

  “张涛!饶我一命……”

  方平掏了掏耳朵,真刺耳!

  这谁来着?

  这么弱鸡?

  居然求饶,太丢人了吧!

  死也装一回硬汉啊,活了近万年的人了,还这么怕死,何必呢。

  丢人现眼!

  “不行啊,老张这速度太快了,我杀不了几个啊!”

  方平心中叨咕,老张这杀的是一般真神还是帝尊啊?

  杀帝尊没这么快吧?

  “不管了,再杀一两头妖兽,给老李头弄柄九品神兵,我就上去了!”

  他自己的神兵破碎了,李老头也是,田牧也是,算下来三柄差不多够了。

  方平继续找寻,此刻,恐怕那些人也想不到他敢出来。

  当然,此刻众人也没时间关注他。

  一位帝尊被张涛杀的求饶,这才是真正的大事!

  有威胁帝级强者的人间武者出现了!

  此刻,包括那些地窟真王,都被吸引了注意力,全都震撼无比,还真没几人有闲工夫管方平了。

  方平想逃离包围,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

  ……

  就在方平偷摸着击杀九品妖兽的同时。

  那一声凄厉嘶吼,所有人都听到了!

  这一刻,常融天帝陡然厉喝道:“龙变,退去!否则休怪本帝杀你嫡女!”

  “你……再说一遍!”

  这一刻,龙变天帝陡然身影胀大,真正呈现出了上古天帝之姿,身高拔高千米,高耸入云。

  龙变天帝手中一柄长剑呈现,杀气撼天。

  “常融!你,在找死!”

  话落,天空陡然漆黑!

  整个南江地窟这一刻天都黑了下来!

  一道黑色裂缝将整个天地切割成了两半!

  “你敢威胁本帝!今日本帝屠了你常融天!”

  龙变天帝彻底怒了,有些歇斯底里,比常融天帝还要愤怒,还要疯狂。

  此人胆敢说出此话,自己一旦陨落,龙变天必被屠!

  一不做二不休,趁着今日,斩杀了常融!

  嗡!

  虚空震荡,整个南江地窟这一刻都在摇晃。

  常融天帝脸色微变,这家伙,该死的!

  先前这家伙也威胁自己,自己如今不过说了一句罢了,龙变居然二话不说就要死战。

  常融天帝尽管愤怒憋屈,可这时候也不示弱。

  苍老的身躯,这一刻也是壮大到了千米之巨。

  两个巨人,在禁忌海上空瞬间交手!

  一人持剑,一人持枪,枪、剑齐出,如同活物,穿透了一片片空间,轰塌了一处处虚空!

  一些真王强者,此刻纷纷遁逃。

  这些上古强者,果然强大!

  这两人交手,连命王都脸色陡然沉重起来。

  很强!

  这才是真正的帝级!

  这二人都是上古强者,古老无比,比下方的太安天帝要强的多。

  两人交手,动静太大了。

  这一刻,连不远处的界域之地都在颤动,公羽子身影呈现,低喝一声,全力以赴,开始稳固界域之地,心中骂了无数次!

  这两混蛋,就在他家门口交手,这么下去,整个紫盖山可能要彻底崩溃。

  这还不够,这两人正交手着。

  海中,陡然爆发出一阵强大无比的威压。

  太安天帝披头散发,浑身浴血,直飞冲天,暴吼道:“张涛,本帝认输了!莫要逼我自爆!”

  “你自爆试试!”

  张涛此刻也是霸道无比,脚踏金靴,踏空而出,淡笑道:“来,自爆!炸死我,算你本事!”

  说着,一本水晶书再次呈现,挡在了太安天帝面前。

  “诸位道友!你们要眼看着本帝陨落在此,让此人逐一击破吗?”

  太安天帝大恐!

  在海中交手这片刻,他差点被张涛活活打死,本源空间都被打爆了,此刻受伤极重,再这么下去,他必死无疑!

  太安天帝这一声凄厉悲吼,好像让人感受到了兔死狐悲之情。

  下一刻,两道虚影凝现出来,两位强者,一男一女,出现在张涛左右两侧,男子冷冷道:“张涛,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人间界除你之外,真的可以抵挡天外天?

  你成立天部也罢,地部也罢,吾等不愿和你撕破脸……

  你若杀太安,天外天不得不与你为敌!”

  “说的好像我不杀,你们就不会和我为敌一样?”

  张涛笑呵呵道:“二位既然站了出来,那就一起上!看我张涛今日能杀几人!”

  “狂妄!”

  两人脸色冰寒,二话不说,破空而出,直奔张涛而去!

  不能让此人成为下一个莫问剑!

  昔年,莫问剑斩杀帝尊,一开始也是如此,大家袖手旁观,最终导致多位帝尊陨落。

  如今,残存的帝尊不多了。

  再被张涛今日杀一个,明日杀一个,到头来,谁还能敌?

  “来的好!张某今日就杀个痛快!”

  张涛也是一声厉喝,声震九霄!

  轰隆!

  禁忌海彻底疯狂了,海水疯狂上涌,好像要将这片天地都给覆盖。

  黑色的裂缝,布满了整个禁忌海上空。

  方圆数千里之地,此刻彻底漆黑。

  这些人不入空间战场,就在禁忌海上空交战。

  足足6位帝尊级强者交手!

  轰隆隆……

  界域之地开始坍塌,里面的公羽子怒骂道:“该死的,你们这群混蛋……”

  “聒噪!”

  张涛直接呵斥道:“再敢废话,连你一起宰了!”

  公羽子差点气吐血!

  很快,冷哼一声不再开口,这些混蛋,死一个算一个,都死了最好,大不了让紫盖山彻底成为过去,他不管了。

  公羽子撑着紫盖山,尽量让紫盖山不要崩溃。

  可界壁,此刻被余波冲击的厉害,开始不断龟裂。

  张涛以一敌三,开始不敌,好在太安天帝受伤不轻,战力下滑,一时间也勉强撑住了。

  不过张涛也是狠人,专门盯着太安天帝打。

  双手陡然抓住太安的胳膊,低吼一声,任由后方女子击穿了自己的后背,一下子将太安的胳膊撕碎,金色血液落入禁忌海,再次引起一阵波涛。

  六位帝尊交手!

  此刻,唯有命王和瘦削老者,这两位帝级强者没有出手。

  两人退出了一段距离。

  命王看了一眼交战的几人,又看了看瘦削老者,没有吭声。

  瘦削老者则是沉声道:“一起出手,击杀了此人!”

  他感受到了威胁!

  如同当年,被莫问剑追杀的那种威胁!

  命王有些意动。

  武王的确是个巨大的威胁!

  太安天帝受伤之下,其实和命王战力差不多,可依旧差点被张涛格杀。

  出手,还是不出手?

  就在命王刚想答应的时候,轰隆一声!

  爆响传来!

  咔擦,紫盖山界壁破碎。

  并非公羽子撑不住了,而是有人轰击了界壁,打破了界壁!

  战王身影呈现,怒喝道:“出手!否则今日你我再无瓜葛,我蒋天明也不会再和紫盖山有任何牵扯!”

  “蒋天明!”

  公羽子暴怒!

  蒋天明趁着自己无心他顾之际,打破了界壁,这混蛋,他知道他在做什么吗?

  “出手!”

  战王暴喝道:“若不然,休怪我捅破一切,你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

  “你对付命王,那个老东西交给我!”

  公羽子脸色铁青,陡然怒喝一声,冲天而起,直奔命王而去!

  命王暗骂一声,却也不含糊,同样朝公羽子杀了过去,他也想感受一下,这些妖皇时代的强者有多强!

  这两人,转瞬间战到了一起。

  此刻,整个南江地窟真的彻底黑暗了下来。

  无比黑暗!

  空中的能源太阳,彻底看不见了。

  战王也是一声不吭,闷头朝瘦削老者杀来,这二人刚刚蠢蠢欲动,他感受到了,若不是如此,他也不会强行打破紫盖山界壁。

  战王虽然不是帝级,可距离帝级也不是太远,此刻不要命似的冲杀而来,也是气势恢宏,气血冲霄。

  瘦削老者冷哼一声,一柄细剑飙射而出,杀向战王。

  非帝级,也敢朝他挑衅,找死!

  张涛这时候以一敌三,却是畅声狂笑道:“战王,好样的!从今往后,你就是我新武时代的顶梁柱!”

  战王!

  张涛彻底认可了!

  一次次浴血厮杀,一次次在人类弱小的时候站了出来,每次都是险死还生,依旧愿意杀出去,这就是人类的顶梁柱!

  战王骂骂咧咧道:“老子需要你认可吗?老子是绝巅的时候,你祖宗都没出生,跟我装什么玩意!”

  “哈哈哈!”

  张涛大笑,丝毫不介意这老头子的叫骂声。

  笑着笑着,厉吼一声,一拳轰爆了太安天帝的金身。

  太安天帝迅速恢复,脸色愈加惨白起来,凄厉道:“二位道友,全力以赴!真要等本帝陨落吗?”

  “杀!”

  那两位帝尊也是不再留力,撕裂了空间,打的张涛金骨爆鸣,口溢鲜血。

  三大帝尊,难道还不足以镇杀一位小辈?

  三人都是疯狂无比,张涛比他们更疯狂,干脆收起了本源书,赤手空拳,完全不再防御,硬碰硬地和三人厮杀到了一起,庞大的气血之力,甚至固化,化为一根根血柱坠落海底。

  那边,龙变天帝也是疯狂,一柄长剑绞碎了无数空间,和常融天帝从裂缝内战到裂缝外,双眼血红,杀的常融天帝连连撞破空间,肉身崩裂。

  疯子!

  常融天帝心中怒骂!

  龙变疯了!

  就因为自己一句话,这家伙甚至不惜消耗生命本源和自己战斗,如此下去,自己很快会被彻底压制,他可没兴趣消耗已经剩余不多的生命本源。

  “常融,今日你若不死,今日起,老夫一天不死,堵你常融天一天!遇你常融天一人,杀一人!老夫临死也会带你一起!”

  “……”

  常融天帝都快骂娘了!

  ……

  他骂娘,此刻逃离了界域之地的常山启和青年帝子,两人更想骂娘!

  师尊怎么招惹龙变天帝了?

  堂堂上古帝尊,说出了见一人杀一人的话,这可不是玩笑。

  从今往后,龙变天帝一天不死,他们就别想出常融天。

  一位古老帝尊堵门,从上古起,就没发生过这样的事。

  ……

  乱!

  南江地窟附近,这时候是乱成了一片。

  不止南江,北湖地窟都乱成了一片。

  禁忌海中,多位强者交战,打的天崩地裂,这可不是虚话。

  天空真的崩了!

  此刻,漆黑一片!

  海啸,禁忌海海水海啸!

  这一刻,外围的禁忌海妖族,无一例外,纷纷疯狂朝内围逃窜。

  至于围杀方平……

  帝级都在参战,真王都开始逃亡,哪还有人记得方平。

  此刻的方平,从禁忌海边缘爬了出来,一脸悲哀。

  “老张啥时候弄走这些真王大帝啊!”

  他都快哭了!

  风头又被抢了!

  明明这次我当主角的,又来。

  你动静小点啊!

  黑漆漆的和大帝交战就是了,现在动静这么大,我到哪说理去。

  “哎!”

  方平一声长叹!

  “大帝不死,我这是没法耀武扬威啊!”

  在帝坟的时候,自己多霸道啊。

  想杀哪个杀哪个!

  想骂谁骂谁!

  那时候,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

  现在……算了,方平自我安慰了一句,这些人都是老古董,自己不和他们计较。

  想归想,方平眼中还是有些忧虑。

  他看到了一点东西,老张好像在以一敌三,受伤好像不轻,别栽进去了!

  方平担忧,心中不断呼唤了起来。

  “猫兄!在不在?接电话……”

  呼唤了很久,苍猫这才吐着舌头,累的直喘气地出现在方平脑海中,喘息道;“别打电话了,本猫知道了,那边都打出脑浆子了……本猫没办法呀!好多封号真神,打不过呀!

  本猫这还有俩呢,喵呜,吃不成全牛宴了,它们打我……

  喵呜,还想找假人皇救本猫呢,好可怜!

  喵呜……”

  这时候的苍猫,那是可怜无比,接着又气的暴跳如雷道:“它们打我!打我这只猫,太可恨了!本猫怒了,骗子,等我好消息!本猫去搬救兵!”

  方平愣了一下,“你还有救兵?”

  “有呀!公涓子不是还在吗?会打架的好多的!本猫去找公涓子,去找那个谁……对了,还有大狗的小弟,不知道死没死,去找找看,本猫要发飙了!”

  苍猫就差插着腰叫骂了!

  欺负猫!

  大水牛和大乌鸦居然追杀它,它这么善良的猫,也有妖追杀它,没办法忍了!

  它要召唤小弟来帮忙!

  至于之前钓牛的事,忘了。

  谁还记得那事,反正就是它们不对,本猫想吃顿全牛宴而已,居然不给吃,还要打它,欺负猫!

  在方平呆滞中,苍猫消失了。

  方平刚清醒片刻,轰隆!

  一声巨响传出!

  这一刻,整个天地都安静了一下,接着,一只巨大到覆盖整个天地的大猫身影浮现在了整个地窟中!

  空中,巨大的猫影,爪子中拿着一个破锣,另一只爪子拿着锣锤,使劲敲击。

  “救命!”

  “公涓子!那个谁,那个谁谁谁……救命!有妖要杀猫!救命!”

  “砰砰砰!”

  这只巨大到覆盖整个地窟的猫影,使劲敲着锣,方平都感觉头晕目眩。

  这只猫……还有这能耐?

  就在方平震撼中,陡然间,一股强大无比的气息从南七域那边升起。

  一声浩瀚无比的声音传出,隔着数万里传来!

  “苍猫,谁敢杀你?”

  “哈哈哈,老夫原本还想再等一段时日出山,你这猫……非要捣乱!”

  精神力强大无比的公涓子,这一刻出山了!

  括苍山,上古十大洞天之一!

  作为括苍山之主的公涓子,北海大帝,虽然成道时间不算长,可实力却是不弱,比公羽子要稍强一截。

  不止如此,就在这时候,禁区方向,一道撼天的身影浮现。

  “苍帝,老夫还以为你还在沉眠,没想到已经出山……天帝已死,老夫昔年欠下天帝的人情,今日还了便是!”

  “苍帝,谁这么不长眼,连你也要杀?”

  这时候,禁忌海方向,一头遮天蔽日的巨龙身影浮现,巨龙庞大无比,口吐人言道:“本帝出手,下次你再敢钓本帝后裔,本帝非要找你要个说法!”

  苍猫好像有些惊喜,又有些羞涩,大声道:“不钓了,不钓了,龙帝,你还没死呀?”

  “哈哈哈,本帝岂有那么容易死去!可惜天帝了……”

  这一刻,三位帝级强者,从蛰伏地出山。

  只为苍猫而来!

  隔着数万里,甚至十多万里之遥,几位帝尊,打破空间,不断前行,杀气沸腾!

  刚刚方平在骂老张,这一刻,老张陡然破口大骂!

  也没指名道姓,就是骂!

  一只猫,抢风头!

  这只破猫,不知今日本部长要屠帝吗?

  三位强者,距离最近的公涓子,眨眼间赶至,下一秒,公涓子和一只巨大无比的鸟类妖兽撕裂了虚空,魔都地窟陷入黑暗之中。

  大战,再起!

  ……

  此刻的方平,已经惊呆了!

  这只猫,喊帮手,好熟练!

  他好像隐约想起了什么,某只猫,好像说过,经常喊人帮忙的。

  当年天狗在的时候,好像就经常被喊来当打手。

  这猫……不会才是真正的主使者吧?

  天狗其实就是个傻憨憨,天天被使唤的打手角色?

  “本猫不打架……”

  “本猫是一只爱好和平的猫……”

  这话,犹在耳边。

  方平却是哭笑不得,我傻了吧,之前还真信了。

  你是不打架,关键你会吹哨子啊!

  “你们闹吧,我去杀几个九品,凑足了我的神兵再说!”

  方平摇头,摇身一变,自己都不知道变成了谁,气息随意转换,转瞬间消失在原地。

  帝级强者在禁忌海交战,自己去外域逞威风算了。

  至于今日是老张抢了苍猫的风头,还是苍猫抢了老张的风头,待会就知道了。

  今日,谁屠帝,谁才是主角。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方平心中冒出这话,今日给你们一次机会,过些时日,就是自己真正登上舞台的时候了。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