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5章 入禁忌海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紫盖山内部。

  方平此刻没再站着,而是坐在了御道台阶上,笑道:“前辈,他们要多久能攻破大阵?”

  “很快,盏茶时间。”

  “这一攻破,前辈可就无地可去了。前辈,地下开个口子如何?我走禁忌海离开。”

  上次苍猫就是这么走的,方平也想走走看。

  公羽子看着他,很想看透他是真的想走,还是故意如此一说。

  方平此举,更像是激将。

  他很想看看,真的打开了口子,方平敢不敢走。

  可他看了一会,方平依旧淡定。

  “你……真的要走苦海?”

  “真的!”

  方平笑呵呵道:“没那么玄乎,我听说那个无名之辈和力无奇都来自禁忌海,这些人都敢走,我方平岂会不敢?”

  方平起身,拍了拍屁股,笑着朝外面轰击界壁的众人摆摆手,大声道:“方某就先走一步了!诸位可以入禁忌海等我,我走禁忌海回去,诸位,咱们来一场游泳比赛如何?”

  打趣了一句,方平又笑道:“我是不是莫问剑,你们自己去想!是的话,我方平不否认,不是的话,莫问剑如此算计与我,迟早会和他做过一场……得罪我的人,没几个有好下场的!”

  方平放声大笑,凌空而起,直奔山脚而去。

  “诸位大帝……方某可要走了,另外再说一句,诛天剑不在我这,若是有假,方平此生不入绝巅!信就信,不信方某也没办法!哈哈哈……”

  方平再次大笑,外面,命王忽然冷喝道:“诛天剑真的不在你手?”

  “命王,我方平什么性格?到了我手中的东西,我连你们这群老东西都无所谓得罪不得罪,会否认一柄神器在不在我手中?反正老子和你们就没什么好关系,有没有神器,你们都要杀老子,老子还在乎这个吗?”

  方平大笑道:“命王,有这闲工夫,还是在王战之地多下下功夫,一天到晚瞎溜达什么玩意!别人称帝,那是有这实力……你本源道走了多远,心里没点数吗?仗着有点外物,一天到晚四处晃荡,真把自己当帝尊了?”

  此话一出,整个界域安静的吓人!

  被鄙视了!

  一位具备帝级实力的强者,被人鄙视了!

  这一刻,哪怕禁忌海对岸的一些人,也听到了这话。

  姬瑶脸色僵硬,她眼中无敌的王祖,在方平眼中……好像不值一提!

  这家伙,是真的嚣张。

  数位帝级强者在他面前,都要杀他,换成一般人,恐怕早就吓崩溃了。

  九品强者就胆大吗?

  当初苍猫吃妖兽,九品的凤灵和地鼠,不都是吓得失禁了。

  姬瑶都不知道该如何去评价方平。

  胆大?

  这不足以形容他!

  有魄力?

  可他实力没到这地步,如此得罪一位至强者,不怕被清算?

  一想,方平也许真不怕。

  他从很早之前,就是很多真王的眼中钉了,可他活到了现在,越活越强大!

  从当初的六品境,到现在,对方都可和祁幻羽交手,进步快的让人绝望。

  他这样的武者,若是不死,恐怕真的成就吓人。

  傻大胆吗?

  也许吧!

  可要说方平没魄力,那是冤枉他了,此人魄力之大,寻常真王都不如他。

  姬瑶眼神愈加复杂了。

  其实最近,她都在学一些东西,没有学命王,没有学姬鸿。

  她在学黎渚,学方平,学张涛……

  可学来学去,姬瑶发现,这些人,都有他们独特的风格,不是说学就能学的。

  形似而神不似!

  学不到他们的精髓,只是学了一些皮毛罢了。

  可这几人,无一例外,都是有大魄力的人。

  “幻羽爷爷……这一次他可以逃生吗?”

  姬瑶看向祁幻羽,有些说不出的感受。

  祁幻羽看向界域之地,看向那座天宫,看向方平,沉声道:“不好说!武王在,战王在,如今他还和公羽子搭上了关系,之前来自禁忌海的水力一族强者离去……”

  现在,他也知道了一些东西,比如力无奇的长辈被人弄走了。

  这种情况下,还真未必能拿下方平。

  当然,此地不止这6位强者在。

  暗中,桦王这些人都没出现,都在等着。

  方平想逃生,也没那么简单。

  姬瑶不再问。

  ……

  与此同时。

  桦禹和桦王站在一起,轻声道:“王祖,您一直教导我,低调、蛰伏、隐忍才能活的更久,变的更强。孙儿一直视为人生至理,很多人死了,孙儿还活着。

  可如今,孙儿却是动摇了。

  方平此人,嚣张跋扈,从战将境开始,就扬名神陆,真王欲要杀他者不计其数……

  可他越来越强,至今未死,这次更是凝练九锻金身,击杀玄虬……”

  桦禹眼神复杂,我动摇了。

  桦王看了一眼自己的孙子,这位最杰出的后裔!

  很多人都死了,当年的枫青,枫灭生,紫萝……

  和孙子同时代的武者,最杰出的那批,都死的差不多了,他却是活着,而且金身也有四锻了。

  这是桦王的骄傲!

  可现在,桦禹却是迷茫了。

  桦王想了想,缓缓道:“他能不死,原因很多。武王比我强,这是其一,武王为他护道。

  第二,他手段极多,看似鲁莽,却是心细,你真以为他任何时刻都是如此?

  禹儿,嚣张,不是说任何时候都要如此,他该蛰伏之时,比你能忍。

  此人本王也有些了解,之前混入枫王麾下,枫灭生如此跋扈之人,他都能混入其中,不被察觉,这就是忍性。

  不是说,非要如黎家父子那般,才是忍。

  他第一次从王战之地出来,任由一些真王探查肉身,寸寸探查,也不曾表现出任何不满……

  换成你,当日能笑脸迎人否?”

  说罢,桦王又道:“第三,他不得不如此!复生武者,修炼极难,复生之地,武道信奉武道必争,不争,哪来的强者!

  而我神陆,却非如此,你乃本王之孙,不争也可变强,既如此,哪有此等争胜之心!”

  “王祖,那神陆的武道,错了吗?”

  “并非如此。”

  桦王淡淡道:“各有优劣罢了,复生之地之道,强在一时,若是外敌尽去,复生之地不攻自破,争……怎么争?到了那时,复生之地会比神陆更恶劣,陷入大乱……”

  桦禹眼神微动道:“那这些年,为何不如此对复生之地?”

  “复生之地知道此种缺陷,所以在武王众人带领之下,主动攻入外域,人为制造外敌和压力……你要知晓,之前通道开启不多之时,复生之地压力绝无现在之大。

  镇天王坐镇御海山,杀入复生之地的外域武者,只是少数。

  而那时起,武王这些人便主动让复生武者入外域,强制他们进入征战……于是才有了现在的复生之地。”

  “原来如此!”

  桦禹眼神微动道:“是复生之地拿神陆当磨刀石,不过那时复生之地孱弱,有此魄力,武王这些人,的确值得钦佩!”

  桦王倒是没在意孙子佩服别人,微微点头道:“若不是如此,武王也走不到现在。纵观神陆,恐怕也只有黎渚能与之比拟,不过黎渚此人心性偏暗,武王稍高一筹,诸事皆在明,纵明白被算计,却是不得不上钩。”桦王说起张涛,也是有几分赞叹。

  强者,不分种族。

  张涛之强,不但是实力,还有很多方面,虽是敌人,也不得不承认张涛的成功。

  ……

  外界诸强在议论。

  紫盖山内。

  方平鄙夷了命王一阵,不管命王如何发狂,看向公羽子,笑道:“前辈,还请打开一道缝隙,让方平离去。”

  公羽子脸色极其复杂!

  方平是真的要走!

  “你要知道,此地之外,还有真神蛰伏,你若是从苦海离去,也许有真神会进入苦海封堵与你……”

  其他人也不是进不去禁忌海,平时是没必要,而且相当危险。

  可现在,这附近只是禁忌海外围,如今这么多真神在,还有不少帝级在。

  禁忌海也拦不住他们!

  方平哪怕潜入海中,四面八方都有可能有强者围杀他。

  方平笑道:“大海捞针,也没那么简单!真被杀了,那也是命!”

  “老夫……”

  公羽子想说点什么,可一时间难以开口。

  帮方平吗?

  帮他抵挡大帝?

  外面可是足足6位帝尊强者!

  方平到底是不是莫问剑,现在还不确定呢。

  诛天剑的消失,就是最大的疑点。

  方平继续看着他。

  其实方平看到张涛了!

  不过这一次,方平决定自己走。

  他是真的要走禁忌海试试。

  他在这,老张压力会极大的。

  在多位帝尊的包围下,这不是寻常真王,老张想带他离开,哪有那么简单!

  不过自己一旦入了海,这些帝尊也许会分散开寻找自己。

  到时候,老张可操作性就大多了。

  不至于像现在,方平被包围在这,相当于围点打援了,老张搞不好要被人围杀。

  “何况……我也是部长了,不能太丢人!”

  方平心中叨咕一句,都是和老张平级的人了,我能一直等着人来救吗?

  自救就行!

  何况,他也不是毫无把握。

  比如某只猫,不是在禁忌海中吗?

  待会下去联系一下,看看能不能让这只猫潜伏过来,带自己离开。

  至于公羽子,方平压根就没指望他真的愿意为了自己死战,不存在的事。

  这次进来,主要还是为了确定一下莫问剑的身份。

  而这一刻,方平心中其实已经有了一些判断,收获还是有的。

  公羽子真的不知道莫问剑的身份吗?

  未必吧!

  方平心中嗤笑一声,这老头子,放自己进来,也许就是为了配合莫问剑。

  果然,苍猫说的不错,这家伙不好不坏,不过偏向的还是他的徒弟,可不是他方平。

  方平也不在意,人心都是如此。

  自己的徒弟不偏,难道还偏着外人?

  “很快……我就能确定莫问剑的身份了!这家伙,挺能藏啊!”

  方平嘴角微微上扬,胆子也很大。

  到底是不是,到时候就知道了。

  “镇天王……你也知道的吧?”

  方平心中升起这样的念头,也许知道莫问剑身份的人,不是一个两个,都在等着呢。

  公羽子不知道方平在想什么,继续犹豫了一会,忽然叹道:“老夫无法确定你的身份,也不能此刻死去,方平……你自己小心!”

  “多谢前辈关心……临走之时,方平冒昧问一句,莫问剑在王战之地一战之后,消失了近千年,前辈知道他去哪了吗?”

  王战之地一战,莫问剑当了逃兵,他没参战,也许暗中做了什么,可他没参与最后的大战。

  千年后,莫问剑才出山,杀入了地窟!

  很少有人在意这千年的时间差。

  因为不少大帝,都在闭关,都在沉眠,莫问剑消失千年,好像也没什么。

  可在方平看来,这千年的时间差,莫问剑可未必就在沉眠,他应该也不是那种人。

  “此事老夫不知……”

  方平深深看了他一眼,笑了一声,没再询问。

  不知?

  也许吧!

  公羽子不再说什么,界壁颤动的厉害,都快被攻破了。

  这时候,公羽子能量波动了一下,地面,缓缓裂开。

  此刻,外围轰击界壁的强者,忽然都停了下来。

  瘦削老者,来自禁忌海的帝尊,冷冷笑道:“你真要入苦海?苦海虽可屏蔽气息,可此地只是苦海边缘,吾等封锁四方,你逃不掉的!”

  方平忽然朝他竖起中指,鄙夷道:“你是那个无名山的老鬼吧?你徒弟……真垃圾!一剑斩杀之,废物一个!你我同阶,我一刀劈死你!跟我嚣张,我就是懒得跟你计较,要不然,喊来十个八个帝尊,活活锤死你个老东西!”

  方平那是大话震天响,气的对方再次轰击界壁!

  方平也不在意,轰碎了最好。

  可惜,他再待下去,搞不好公羽子要翻脸。

  老家伙嘴上说的客气,开启地下封禁那是干脆利落,恐怕巴不得他现在走。

  不过为了坐实自己莫问剑的身份,这老家伙倒也不会那么直白。

  “人心险恶啊!”

  方平笑了一声,直接跳了下去,大声笑道:“诸位,有缘再会!下次再见,诸位记得买好棺材!”

  丢下这话,方平闷哼一声,人已经消失在紫盖山。

  公羽子沉默了片刻,缓缓封闭了地下封禁。

  界域之地,就漂浮在禁忌海之上,两边都是禁忌海支流,从地下走,方平是可以通向各地的。

  至于他会不会死在禁忌海,会不会被海中妖族击杀,还是被诸位强者围杀,到了这地步,公羽子也无法确定。

  看了外围的那些帝尊,公羽子淡淡道:“人已经离开,诸位若是还攻击,老夫哪怕不愿,也不会被尔等如此欺辱!”

  常融天帝闻言淡笑道:“公羽子,别再弄那些小动作!你的小伎俩,吾等不是不知!贪生怕死如你,真敢出山一战?真要如此,昔年也不会逐莫问剑出师门……”

  常融天帝笑了一声,却也没再攻击,腾空而起,直入禁忌海,眨眼间消失在禁忌海中。

  其他大帝,也是一言不发,纷纷离去,全部进入海中。

  禁忌海海水虽然腐蚀金身,可好歹也是帝级强者,也没那么容易就被这玩意腐蚀死了。

  方平都敢入,他们有何不敢。

  这一刻,四面八方,都有强者飙射而出,直接进入禁忌海中。

  平静多年的禁忌海,今日波动不断。

  ……

  禁忌海上空。

  张涛没阻拦。

  任由这些人入海,也任由四面八方的强者入海找寻方平。

  龙变天帝有些奇异地看着他,此人刚刚一副要拦截诸帝的样子,此刻怎么不出手?

  还是说,如今的人皇,也只是嘴上说说罢了?

  就在他奇怪的时候,张涛轻笑道:“分开了……也好!方平这小子,这次倒是深得我意!帝尊,之前那位病恹恹的家伙,是来自地球的天外天强者吧?”

  “不错,那是太安皇崖天的太安大帝,太安皇崖天如今入口的确在人间界……”

  张涛笑道:“我就说,之前在地球上,进来的时候好像感应到了他的气机。这家伙好像是从地球上一个通道进入的……居然都不知会我一声,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啧啧,我的地盘上住着,不打招呼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敢围杀天部副部长……这胆子……真不小!”

  龙变天帝看着他,有些意外,什么意思?

  张涛轻吐一口气,再次笑道:“帝尊,还是那句话,这个人情……卖不卖?”

  “你欲何为?”

  “杀人!”

  张涛笑呵呵道:“这年头,你一味怀柔,有人觉得你好欺!上次没找到太安皇崖天,我寻思着不管也无所谓,现在嘛……这好像是地球上唯一一个冒头的帝级强者了。

  帝尊,张某要求不高,帮我挡一挡其他那些强者,我也入海玩玩!”

  龙变天帝脸色微变,张涛要杀太安?

  他真的有击杀帝级强者的实力?

  太安天帝伤势还未痊愈,可和帝级交战,哪怕落入下风,也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帝尊不用如此看我!打了小的,来了老的!方平打的他们小的不敢吭声,现在这些老的来了,我这老的……也该亮亮胳膊,显示一下存在感了!”

  张涛笑呵呵地看着他,龙变天帝微微沉吟片刻,沉声道:“本座若是陨落……小女还请武王照料一二!”

  “自然!”

  “那好,本座帮你拦截诸强,谅他们也不敢为了太安与我为敌!”

  龙变天帝这一刻也是傲气大发!

  旁边,王若冰却是紧紧拉着他的大手,语气哽咽,低声道:“父亲……女儿不愿……”

  “傻孩子!”

  龙变天帝眼中露出一抹宠溺之色,父亲照顾不了你一辈子的。

  这么多年了,而今女儿伤势好像恢复了,封印了多年,女儿还能继续活下去的。

  而他……恐怕活不了多久了。

  人间界人皇,很强!

  为了方平,他敢杀帝尊,那既然答应了本座,他也不会食言。

  龙变天帝不再说话,摸了摸女儿的脑袋,随手一抛,王若冰腾空而起,下一刻,飞到了王晗月那边。

  “带若冰回去!”

  “是!”

  王晗月看了一眼昏迷的师妹,不敢质疑,急忙带着王若冰朝御海山飞去。

  龙变天帝一直等到她们彻底离去,这才畅笑道:“武王既有意,那便入苦海一行,本座也想见识一下,而今的人间人皇,到底有多强!”

  “不会让帝尊失望的!”

  张涛笑了一声,淡然自若,踏空而行,一步踏入海中,海水裂开,张涛直接进入海中,沿着一个方向迅速追去。

  龙变天帝见状,也不犹豫,背负双手,再次畅笑,进入苦海之中。

  直到这些人都走了,界域之地中,公羽子眼眸流转,接着轻叹一声,缓缓封闭了界域之地,让之前清晰的紫盖山,再次消失在众人眼前。

  这一次,有人会陨落吗?

  他不知道。

  只知道,死人,会越来越多的。

  至于方平,公羽子脑海中闪现出方平的面孔,低声呓语一句,低不可闻,很快消散在空中。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