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4章 是炫耀吗?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紫盖山内部。

  紫盖山的天宫,和其他地方又有些不同。

  这是一座真正的高山!

  山头被人削平了,建造了宫殿群。

  无比巨大的山峰!

  山峰绵延无数里,可想而知,当年为了建造这样的天宫,耗费了多大的精力和物力。

  此刻,天宫那道长长的御道上,方平沿着御道朝山峰上走。

  身旁,一道身影若隐若现。

  “方平,为何要告知外界,你在此地?”

  “前辈见谅,我这人见不得同伴受牵连,不得已为之,前辈多担待。”

  苍老身影忽然真实了起来。

  须发皆白的公羽子,眼神很复杂。

  “你……和问剑真像!”

  他刚刚其实猜到了。

  “当年……为了不牵连紫盖山,问剑让我逐他出师门……老夫亲自赶走了紫盖山的首席,唯一的弟子……”

  公羽子这时候真的有些相信了!

  方平,也许真的是问剑。

  那一年,莫问剑在问心殿跪地不起,只求一件事,逐他出师门!

  他要去报仇!

  这一去,天下皆是敌人!

  仇恨,已经让他疯狂。

  可那一刻,莫问剑还惦记着师门,惦记着那些师兄弟,惦记着他这个师父。

  他要报仇,可不能以紫盖山首席,未来掌教的身份去报仇。

  他是紫盖山弃徒!

  那个时代,弃徒……这是受人鄙夷的,遭人唾弃的。

  莫问剑这样的强者,天骄,最终却是成了人人唾弃的弃徒。

  于是,紫盖山少了一位绝顶强者,也少了很多麻烦。

  这一切,都源于莫问剑自己。

  方平今日此举,和莫问剑太相似了!

  方平没在意这个,笑道:“前辈,就是牵连您了!不过您放心,只要我不在这,或者前辈将我交出去,那些人不会为了这点小事就和前辈作对的。

  一群蝇营狗苟之辈,哪敢这时候和帝级强者交手。”

  方平说的淡然,公羽子再次看了他一眼,沧桑道:“你就不怕死吗?莫要高估了老夫的气度,为了不和其他帝尊交手,也许老夫真的会将你交出去。”

  方平笑道:“不是直接杀了,那我就不会怨前辈。至于交出去,我倒是不太在意,或者前辈做的过分一点,地下开个口子,我看能不能从地下进入禁忌海,从禁忌海走。”

  “禁忌海很危险,会腐蚀金身……”

  “我金身九锻,应该可以撑一会。”

  他说到这,公羽子好像才意识到这一点,精神力陡然释放出来,扫视他。

  片刻后,公羽子有些震撼道:“是九锻……不,不是太完整……不对,你怎么可能走出九锻金身?”

  公羽子真的有些惊讶!

  不等方平开口,迅速道:“九锻金身,唯有万道合一强者可以走出,你并非万道合一,老夫已经感应到了你的灵识!”

  公羽子喃喃道:“难道说,你转世,就是为了走出新道?九锻金身,灵识也不弱……难不成你想走出双极道……不,灵识和肉身并存,这就不是极道了!

  当年的你,金身八锻,灵识八锻……都没达到极致,却是极道之下,能走的最远,走的最全面的武者了,难道你真的要逆天改命?”

  方平眼神微动道:“前辈,莫问剑是肉身八锻,精神力八锻吗?”

  “不错。”

  “肉身我还清楚,精神力如何区分锻造了几锻?”

  公羽子看了他一会,判断了一下他的精神力强弱,开口道:“你的灵识好像受到了重创,无碍吧?”

  “没事,前辈能帮我解惑一二吗?”

  公羽子看出了他的精神力重创,不过方平还能淡然,他也不再多说,开口道:“所谓的八锻九锻,都是指本源道之前。踏入本源道之后,哪怕金身真的到了九锻,那也是后期的质变,不再影响基础。

  灵识,也是如此。

  金身九锻,那是万道合一才能做到的,还不是任何万道合一的武者都可以,一些伪万道合一,是无法进入九锻境的。

  灵识九锻,同样如此,这也是万法合一武者才能做到的。

  其实老夫也没见过九锻灵识的武者,据说昔年天界有帝尊,走的便是灵识之道,极道九锻。

  在金身境,让灵识产生了质变,可以分离分身,灵识投影,灵识固化……这便是灵识九锻!”

  方平闻言迅速道:“原来如此,万赫精神力!”

  他听懂了,这点吴川之前说过。

  正常的九品强者,哪怕到了祁幻羽那个地步,都很难让精神力达到万赫的。

  这是绝巅的专属!

  分身,那都是绝巅才有的。

  之前方平就觉得八品境有分身很变态,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别看他现在精神力9000多赫,好像距离不远,不过方平可以想象到,想产生质变会有多难。

  方平也不着急。

  他现在实力还处于一个上升期,不急着走本源道。

  九锻金身,按理说极限起码在20万卡气血。

  而且他还没让气血强度质变到之前的两倍,还可以继续等待下去。

  实力,也并非停滞不前。

  方平没再询问这个,他更感兴趣的还是别的,笑问道:“前辈,天界走灵识大道的那位帝尊叫什么?”

  “老夫成帝较晚,紫盖山也并非老夫建立,老夫乃是紫盖山第二代掌教,天界还在之时,老夫只是凡人之声……”

  公羽子不是古老帝尊,他还是在紫盖山成立之后,才成了帝级强者。

  在这之前,只是真神罢了。

  而天界覆灭,那还得倒推数千年了。

  “至于那位帝尊叫什么……”

  公羽子想了想才道:“灭?好像是叫这个,具体的老夫也不是太清楚。”

  “灭?”

  方平笑道:“战天帝……灭不会叫灭天帝吧?”

  “上古强者,大多都是单名,天帝是尊称。”

  公羽子轻笑道:“战、灭这些人,都是上古极道强者。”

  方平了然,原来如此。

  不过老王的宫殿叫战天宫,他还以为老王前世就叫战天,《随笔录》上好像是被称为战的。

  “灭是老姚吗?”

  方平不清楚,不过概率不小。

  方平想了想忽然笑道:“现代倒是不用,绝巅,也就是真神境强者,双字号才是强者,当然,这是华国的规矩,其他地方倒是不受影响。”

  “双字号?”

  公羽子想了想道:“一个时期,习惯不同吧。我们这些人,并不太在意这些,不过据说在天界覆灭之前,有人走不出皇道,另辟蹊径,走出了第二条道,甚至第三条道……

  那个时期,有些人提出,按照道路多少,冠以名号。

  这些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后来倒也没几人延续这个规矩……”

  天界还在,道路还没堵住的时候,所有人都是走一条道的。

  哪怕到了后期,包括公羽子这些人,除非一条道真的再也无法走下去了,要不然也都是一条道走到底。

  真正走出第二条,第三条大道的,更多的还是一些老古董。

  他们走不下去了,彻底无法走了!

  至于近千年,不少人走第二条第三条道,那都是被逼无奈,这些人有些人根本不懂,只知道多条道很强,实际上已经走偏了。

  两人边走边说,无视了外界的那些强者。

  很快,山顶到了。

  庞大无比的宫殿群,映入眼帘,一眼看不到头。

  公羽子看向前方,一个巨大的广场,缓缓道:“这是闻道台,朝闻道夕可死,昔年,紫盖山门人弟子,早上都会在此听道。

  那时候,盛况空前,无数门人弟子,坐满了问道台……”

  公羽子有些唏嘘,轻声道:“你还记得此地吗?”

  “不记得。”

  方平摇头。

  公羽子也不在意,方平见状问道:“紫盖山现在除了前辈,还有其他活人吗?”

  “没了……”

  公羽子叹道:“当年,就我和蒋天明活了下来。数百年前,我便送蒋天明出去了……”

  “前辈可知镇天王身份?”

  “镇天王……”

  公羽子看了他一眼,淡笑道:“略知一二,不过具体不是太清楚。你之前说,华国是双名号为尊,说的便是此人吧?

  此人正如老夫所言,很有可能是当年天界末期之人,那时候,才会遵循此法。”

  “不知道,前辈便让战王出去了?”

  公羽子微笑道:“并非完全不知,还是略知一二的,何况此人实力极强,当年上门逼迫吾等出力,不得不出……”

  “那为何将战王记忆泯灭?”

  公羽子见他不慌不忙,淡定从容,有些意外,很快又释然,开口道:“记忆泯灭,原因很多。”

  “第一,他们当年并未恢复,这些真神境武者,伤势比吾等更重,灵识或多或少都受创过。

  此时,想恢复伤势,完全忘记过去更好一些,可以诞生更纯粹的灵识。

  第二,那人当年是强行逼迫诸宗出人,带着记忆,容易和他敌对,天明脾气火爆,一旦如此,容易得罪那人,出去了容易出事。

  第三,那人曾说,忘记现在的道,重新走一遍,也许会突破桎梏,这一点还是有道理的,天明武道很久没进步了,也许忘记了过去,重新开始,可以走的更远一点。

  事实证明,他的确走的更远。”

  公羽子停了下来,方平则是笑道:“没有别的原因了吗?”

  公羽子轻叹道:“有,不过不方便说了,也没必要深究。”

  “这倒也是。”

  轰隆!

  两人正谈着,外界,一阵轰鸣传来!

  整个紫盖山都好像在震颤!

  公羽子侧头看了一眼,淡淡道:“他们杀来了!”

  就在这时候,一道宏大的声音传来。

  “公羽子,交出莫问剑!”

  “交出莫问剑!”

  “否则紫盖山不复存在!”

  “公羽子,莫要自误!”

  “……”

  外界,接二连三地有声音传来。

  公羽子此刻随手一挥,整个界壁变的晶莹剔透起来。

  外界,黑色裂缝密布,密密麻麻的一片。

  几道身影被裂缝包裹,除了黑色,几乎看不到别的。

  界域之地有防御体系,这点方平也知。

  这些裂缝,可怕无比,比寻常时候打出来的空间裂缝还要可怕的多。

  此刻,紫盖山内部,大量的能量被抽离,开始涌入防御体系中,外面的裂缝也越来越多了。

  公羽子看了一眼,淡淡道:“常融,皓庭,你们想打破紫盖山吗?”

  外界,一道黑漆漆的身影,震碎了附近的黑色裂缝,淡漠道:“公羽子,你当知晓,吾等和莫问剑,不死不休之仇!昔年,你逐他出师门,吾等不愿牵扯紫盖山,已经退让……今日莫问剑归来,你何必自寻死路!”

  公羽子淡笑一声:“皓庭,问剑千年前已经被你们击杀,哪来的莫问剑……”

  “哼!”

  魁梧的中年帝尊,不屑于多说,冷哼一声,表明了态度。

  这时候,一道瘦削的身影闪现,也震碎了附近的裂缝,冷漠道:“老夫不管他是方平还是莫问剑,胆敢击杀老夫门徒,当诛!”

  这时候,方平笑道:“老家伙,你门徒是谁?说说看!我杀人太多,很少问名字,一些无名小辈,杀了就杀了,压根不会管他们的来历,说说,看我有没有印象。”

  “找死!”

  瘦削的帝尊强者,一掌轰出,打的界壁再次颤动。

  这时候,一股庞大的精神力反击而出,震退了对方几步。

  空中裂缝,越来越多,切割声刺耳无比。

  瘦削老者,闷哼一声,沉声道:“锁天困龙大阵,的确很强大!可惜,当年一体的0道阵眼,而今已经残存不多,凭这个,可拦不住老夫!”

  锁天困龙大阵,这是方平第二次听到这名字。

  邪教那位被缉拿的神三,就曾说过,当年的界域之地,其实是为了锁住禁区,覆灭禁区那些地皇神朝余孽的。

  0道阵眼,方平大概知道是什么了,恐怕就是0座界域之地。

  如今,存留的界域之地已经很少很少了。

  显然,这些大阵原本可能是一体化的,现在却是薄弱了许多。

  公羽子辨认了一番,许久才道:“你是……那位自称无名氏的海外强者?昔年,我曾听闻,天界覆灭之后,你夺取了一片天界碎片,自立于苦海之中,没想到你还活着。”

  “老夫自然还活着!”

  瘦削帝尊冷笑一声!

  这时候,其他几位帝尊好像也认出了他。

  ……

  大阵外。

  禁忌海支流上空。

  张涛和龙变天帝都傲立禁忌海之上,相隔不到千米。

  听闻公羽子的话,张涛笑道:“帝尊,此人不是天外天之人?”

  龙变天帝牵着王若冰,淡笑道:“不是,天外天有22处,四梵天,十八玄天。四梵天,上古便有!十八玄天,有上古残留,有天界覆灭之后强者建立……

  除了天外天,昔年还有一些帝尊武者,各有道场。

  苦海无边,昔年,除此地边荒之地,地皇神朝之地,其他海外岛屿也众多,也有强者分布。

  此人好像是昔年海外一强者,至于夺取天界碎片一事,本座倒是不知。”

  张涛微微点头,看向界域之地外的那位老者,这老者,也就是之前和龙变天帝谈及战天帝的那位。

  张涛淡笑道:“他是无上常融天的那位帝尊?”

  “不错,常融天帝……”

  龙变天帝淡淡道:“此人和老夫同时代,稍晚一些年,不过昔年只是普通帝尊,天界覆灭之后,倒是进步不慢。”

  张涛来了兴趣,笑道:“如今这三界,还有比帝尊更古老的存在吗?”

  龙变天帝好像很古老!

  按照他话中的意思,同为四梵天之一的无上常融天之主,也比他稍晚一些年。

  “四梵天当中,玉隆腾胜天的玉隆天帝和老夫差不多一个年岁……平育贾奕天的平育天帝和常融差不多一个时代,吾等皆成道于上古年间……”

  四梵天之主,非但来自那个时代,而且都在那个时代已经成帝。

  他们,才是古老的帝尊。

  至于公涓子,公羽子,观明天帝……

  这些人,在天界破碎之前,有些人还是普通人,有些人则是没成帝。

  观明天帝算是老古董了,不过那时候还是真神,天界末期,观明天帝才成了帝尊,比他们要晚一些年,成帝时候,天界差不多也彻底破碎了。

  “原来如此。”

  张涛笑了一声,龙变天帝看向他,半晌才道:“你便是而今人间界的人皇?很强!”

  “人皇之说,张某可从未承认过。”

  张涛再次笑了起来。

  “不,你也许比昔年的人皇更配称之为人皇……”

  龙变天帝眼眸如日月流转,看向他道:“你走的才是真正的人道,而人皇……天界的人皇,只是成了皇者,分管人间界,才有人皇之名罢了!”

  此人皇非彼人皇。

  真正走人道的,是张涛。

  上古人皇,只是挂名统治人间界,这才有了人皇之称,这一点龙变天帝比其他人更明白。

  “人皇……”

  张涛淡笑一声,好像有些不屑。

  再次看向界域之地之外,总共有6人,都是帝级强者,不过有几位实力好像还没全部恢复。

  张涛轻叹道:“至于吗?神器只是外物,至于方平是不是莫问剑……他不记得过去,是与不是,有区别吗?而今更是只是八品境,这些人何必如此,帝尊……在我眼中,他们当不起这称谓!”

  “怕死而已。”

  龙变天帝淡淡道:“大争之世即将到来,人人都想增强自己的实力。昔年,莫问剑一柄诛天剑,诛杀诸帝,这些人动心不足为奇。

  何况,战天帝的战天宫竟然也在,常融也知晓战天帝之名,自然会竭力争夺。

  至于莫问剑……千年前杀怕了他们,这些人当然要解决后患。”

  “帝尊不怕死吗?”

  “怕。”

  龙变天帝淡然道:“谁不怕死?”

  “活的越长,越怕!你以为活的长,就能放下?与天地共存,长生不死,掌控天下,高高在上,不死不灭……”

  龙变天帝自嘲道:“谁不想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天地覆灭,三界破碎之时?修炼,修到了这地步,耗费了多少精力,多少时间!

  辛辛苦苦数千载,难道只是为了寿元耗尽?

  你们这一代的强者,修炼时间太短,体会不到其中的一些艰辛……

  昔年,修炼没有现在这么简单的!”

  龙变天帝有些唏嘘道:“那时候,武道刚起源,很多东西,都是似懂非懂,走错了,只能重新来!那时候,想淬炼金身,其实很难很难……

  吾等走到这一步,多则三五千年,少则千载岁月。

  吾从修炼之日起,修到帝尊境,花了足足2000年!

  日日夜夜,不敢停歇,两千载岁月……这才成了帝尊!

  你说,本座愿意这时候去死吗?”

  “2000年……”

  张涛笑道:“那是挺难,我走到这一步,花了90年不到,也觉得挺煎熬了。”

  “……”

  这一刻,龙变天帝脸色复杂的厉害。

  这是无意之说?

  人间界的人皇,不至于是和他炫耀吧?

  他这样的强者,也没必要如此吧?

  可是,这话听进耳中,真的不是滋味!

  90年不到!

  张涛好像没意识到这个问题,再次看向那些轰击界壁的强者,叹道:“6个……命王那家伙也在其中。四周还有不少真王强者在蛰伏。”

  苍猫还引走了一个,要不然,再加上龙变天帝,今日汇聚的强者,多的吓人。

  这还没算公羽子和他自己。

  张涛喃喃道:“有些麻烦啊,一对六……恐怕够呛。”

  这话一出,龙变天帝身体微微一震。

  王若冰感受到了父亲的震动,不由看向父亲,只见龙变天帝眼神深邃的可怕,深深看着张涛。

  人间界的人皇,是吹嘘吗?

  一对六?

  要知道,这六位,虽然有人伤势没有痊愈,可常融这些古老天帝,实力都是强大的可怕。

  哪怕他,也不敢说一对二稳胜。

  眼前这个年轻人,凭什么敢说这话?

  是的,年轻人。

  百岁都不到,不是年轻人是什么?

  张涛喃喃一声,接着看向他,笑道:“帝尊,想卖个人情吗?你女儿我看还能活一些年,帝尊一死,这乱世……能活下来吗?张某不才,护佑一二,还是能做到的。”

  龙变天帝脸色变了。

  王若冰紧紧抓着父亲的手,摇头,不要。

  她不想让父亲在年迈之际,再战下去了。

  PS:争取四更还债,2点没有不用等了……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