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8章 金身九锻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主人!”

  外面,帝血树族长悲戚的传音回荡在异世界。

  方平面不改色,感应到了它的危机,淡定自若道:“若是不敌,退去吧!”

  “主人,小妖受主人点化,开启灵智,主人归来,小妖欢喜,只恨此生为妖,晋级缓慢无法为主人分忧,主人,若有来世,小妖愿为人,再为主人征战!”

  伴随着帝血树族长的剧烈精神波动,外界,陡然响起一阵惊天轰鸣!

  方平忽然叹了一声,脸上带着些许嘲讽道:“可悲!可恨!”

  可悲的是,帝血树族长临死都不知道自己不是它的主人。

  可恨的是,有人算计众生,何曾想过自己昔年的仆从命运?

  也是,仆从罢了!

  一些树妖罢了!

  算什么?

  莫问剑……

  “原以为你是英雄,是悲情人物……为了报仇,入地窟,斩杀大帝,说一声真汉子不为过!”

  “可现在……垃圾罢了!”

  “仇恨果然让你冲昏了头脑!”

  方平不屑!

  他若是和莫问剑一样的遭遇,方平唯一的想法就是变强,杀敌!

  哪怕他没有这样的经历,他也不会作出这种事,因为怨恨不满,连为自己赴死的人和妖都去算计。

  帝血树一族,为了莫问剑,全部赴死而战。

  千年岁月,千年之功,一朝化为乌有!

  正在修炼的铁头,闻言也是笑呵呵道:“一个藏头露尾的家伙罢了!算得上什么英雄?老子要是他,千年前没死,那就日日夜夜去报复,三年杀一个,杀到现在也杀完了!

  哪怕中途被杀了,那也是实力不济,怨不得人!

  现在倒好,藏在暗中,不知道搞什么鬼,这种人,不值得同情!”

  就在这时候,王若冰忽然道:“魔帝……魔帝可能是为了复活他的妻子!”

  “嗯?”

  众人一愣!

  王若冰被他们看的有些怯懦,不过还是道:“我父亲说的,莫问剑早就和以前不一样了,千年前失败,他大概就改变了想法,也许已经开始想着灭世,再创世了!”

  “创世?”

  “这是古老的传说,世界毁灭了,万物复生,三界重现。当然,这是传说罢了。还有一个传言,和复生之种有关……”

  方平再次发怔,在王若冰口中居然听到了复生之种的消息!

  “传闻,复生之种乃是诸皇截断了大道,凝练的一柄钥匙!这柄钥匙,汇聚了万道之源,也许也包含了一些人的生命本源……

  莫问剑也许也想夺取复生之种,也许可以找到他妻子的生命本源,复活她!

  不过还有个传说,复生之种出现,也是以三界众生灭亡为代价……

  当年诸皇封锁大道,就没想过让三界再出皇者。

  所以想成皇者,其实要灭世,灭世之后再创世,一切也在于复生之种,复生之种有生命本源潜藏,也许可以再复活一些人……”

  王若冰说的有些混乱,有些不好意思道:“这些都是我听说的,有些是听我父亲说的,有些是我以前出去的时候,听一些强者说的。

  魔帝也许就是听说了这些,所以现在也有些混乱……”

  方平皱眉道:“莫问剑也想夺取复生之种?那复生之种到底在哪?”

  王若冰低声道:“不知道,不过大概在人间界。据说,地皇神朝覆灭的时候,地皇投影看的就是人间界,有强者也说过,人间界红尘之气混杂,人心浮躁,万道之源,藏在人间界是最难被发现的。”

  “地球……”

  方平眼神微动道:“原来如此!这传言,是地皇投影放出来的?还是一些强者放出来的?”

  “都有。”

  王若冰解释道:“其实也不算传言,当年有些大帝去过天界,参加过诸皇的一些聚会,有皇者就说过,还是给人间留点希望……

  当时大家还没想到这些,后来一想,大概说的就是复生之种。

  所以复生之种在人间界,可能性极大。”

  方平沉声道:“那为何之前没人去人间界寻找?”

  “时机未到。”

  王若冰解释道:“地皇神朝覆灭的时候,地皇最后就是这么说的,时机未到!天人界壁没破,天界没现,三界没合一,想找到复生之种是不可能的。

  地皇神朝覆灭的时候,有人想过要去人间界寻找。

  不过那时候,一些大帝受伤,一些大帝在筹划建立宗派,封锁地皇神朝余孽……

  互相牵制住了,原本想等后来再去找,结果后来爆发了大战,又出了乱子……

  我父亲当年也想去找复生之种,看看能不能救我,后来我父亲又回来了……

  父亲说……说,人间界现在去不了,好像有人在看守。”

  “嗯?”

  方平惊讶道:“详细说说,什么意思?”

  王若冰摇头道:“我没问,就是说有人在看守人间界,现在去不了。他也去不了,去了就有人出手,好像是有人在暗中护佑人间界,不允许诸帝进入。”

  “谁?”

  “不知道。”

  王若冰摇头,说着又道:“可能是天界中人,也有可能是一些强者的门人……”

  王若冰想了想道:“当年天界覆灭,父亲说秘密很多,不单单是因为几位极道大帝的缘故,当年可能有别的原因,导致了天界被毁,可一些人应该没死,也许就在护卫人间界。”

  “镇天王!”

  方平脑海中瞬间浮现了这个名字!

  镇天王!

  是他!

  绝对是他!

  这老头子,在地窟通道开启之后,就开始镇守御海山,一直不让地窟强者进入。

  之后,还弄来了一些界域之地的绝巅帮着一起守。

  联系一下,方平觉得,龙变大帝说的很可能就是这老头子。

  “镇天王,天界之人……谁的门人吗?”

  这时候,方平有了些头绪了。

  这世界,有人想灭世,有人想救世。

  有人有使命,有人想报仇。

  如今,各方势力,渐渐浮出水面了。

  天界残余之人,镇天王大概是。

  地皇神朝余孽,这些人以地窟四大王庭为代表。

  界域之地。

  天外天。

  以及暗中行事的邪教,大教宗这群人。

  还有莫问剑这样疯狂的独行客!

  “不,还得加上新武之人!”

  方平心中默念,这时候,看到铁头也听入迷了,忍不住一脚踢了过去,骂道:“修炼完了还不出去,等着老姚他们被打死吗?看女人看上瘾了?”

  铁头一脸委屈!

  我在听机密啊!

  谁看女人了?

  老姚不是没被打死吗?

  再说了,你都修炼这么久了,也没见你出去啊。

  无奈归无奈,李寒松还是迅速冲了出去。

  他刚刚修炼这一阵,金身比老姚要强不少,居然达到了六锻境。

  而方平,此刻觉得自己的气血已经快蜕变到极致了。

  快了!

  就在方平期待的时候,李老头忽然低吼一声,金身闪烁,血红色交织,眨眼间,身躯膨胀了数十倍,直接成了巨人!

  “九锻!”

  李老头低吼一声,眼神有些疯狂。

  方平忍不住看向离开的李寒松,这憨货,好像没怎么受这些疯狂思绪的影响,比刚刚老姚还清醒,不知道是吸收的少还是这家伙真的头铁,没怎么考虑这些。

  李老头身躯膨胀,眼神虽然疯狂,可也勉强保持了理智,就是有些急躁道:“小子,你别吸太多了,这气血有点问题,好像不断有人让我去厮杀……”

  方平点头,迅速问道:“你的九锻金身,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特殊?”

  李老头想了想才道:“不清楚,不过我觉得到了九锻,我的气血之力也许可以修到20万卡!”

  方平挑眉,一比二!

  李老头的意思,他到了九锻巅峰,可战祁幻羽?

  祁幻羽,现在的极限差不多也是40万卡。

  这么强?

  不过就这点好处吗?

  方平刚想到这个,忽然骂了自己一声,膨胀了啊!

  九锻金身,绝巅之下无敌,自己怎么想的,居然觉得就这点好处?

  这也太牛了吧!

  不过李老头的九锻金身,和自己的真的一样吗?

  方平凝眉,总觉得自己应该更强才对。

  李老头万道合一,那是极道。

  自己走正常的道,走到了九锻金身,不是该更牛吗?

  正想着,方平金身忽然再次龟裂起来。

  这时候,方平忽然感觉痛苦无比,骨骼都在骨裂!

  紧接着,心脏的能量迅速涌入,修补。

  如此反复,这一次速度更快,消耗的能量也更大。

  心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缩小。

  方平看了一眼,皱眉不已。

  要完了!

  这心脏要废了!

  足以让人到帝级的能量,就让自己几人这么给吸了?

  他吸的多,老王吸的也多,王若冰也是个吞金大户,李老头也吸了不少。

  这么一来,几乎就给他们4个给吸完了。

  就在方平想着这些的时候,脑海中,苍猫再次喊道:“骗子,接电话!”

  方平无语,迅速在脑海中回道:“猫兄,怎么了?”

  “要爆炸了!帝坟要没了!本猫待会要收剑走了,你们快点打,打完了就跑吧,外面好像来了很多封号真神了……”

  “猫兄,别急!这个战天宫怎么带走?”

  “……”

  苍猫好像呆滞了一下,半晌才嘀咕道:“你好贪心!这个……这个宫殿……你问问你身边那个血红红的家伙,战天帝……战天帝?”

  苍猫好像想到了什么,嘀咕道:“好像听说过呀,很厉害的一个家伙呢!听说大狗有次找他麻烦,他罚大狗读书读了一年,大狗回来之后吓得再也不敢找他了……”

  方平呆滞。

  这么牛?

  罚天狗读书?

  方平忽然有些失笑,战天帝若是老王的话,这惩罚人的手段,真的别树一帜。

  苍猫继续道:“反正我不去他那啦,他那也没什么好吃的,要是抓了本猫罚本猫读书……喵呜,太惨了!血红红的家伙是战天帝吗?不太熟哎,听说过他……对了,战神弓就是战天帝的,诛天箭……喵呜,是我的!”

  苍猫忽然消失了!

  它想起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捡来的诛天箭好像是别人的!

  不行啊,要完了,战天帝死了呀,怎么又活了!

  要找本猫拿回去吗?

  不行的!

  本猫捡来的,不给,又和他不熟,干嘛要给他。

  苍猫这次跑的飞快,方平也感应到了诛天剑在震颤,好像苍猫要拿走了。

  这只猫现在担心血红红的家伙醒了,抢走了它的剑。

  当然,也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

  本猫没偷,真的是捡来的。

  ……

  苍猫消失的快,方平哭笑不得。

  而此刻,李老头已经杀出,一剑劈向一具帝尸,劈的对方不断倒退。

  就这么一会功夫,李老头实力暴涨了许多。

  方平看着已经快彻底消失的心脏,再看看老王,又看了看王若冰,忽然叹息一声。

  自己不能再吸了!

  这一刻,他的金身有些动静了,可好像还没蜕变到极致。

  可方平,还是强行终止了继续吸收能量。

  财富:40亿1000万点

  气血:141000卡(141000卡)

  精神:9499赫(9499赫)

  破灭之力:70元(70元)

  储物空间:10000立方米(+)

  能量屏障:1点/分钟(+)

  气息模拟:10点/分钟(+)

  本源详析:1000万-1亿点/次

  “壁垒好像被打破了,可好像还差了点感觉……我的气血强度,没能达到一般八品的两倍。”

  方平隐约有点感觉,还差了点东西!

  想了一会,也许……是精神力还差了点,不够蜕变的标准。

  “精神力过万,我的气血强度就能真正达到寻常八品的两倍!”

  方平陡然有了清晰的概念!

  不过就算如此,此刻的他,气血之力强度,也堪比寻常八九品的1.8倍了。

  这都相当于本源道走了800米了!

  “金身九锻,还是极为划算的!”

  方平心中感慨,接着眼神微动,“万道合一,本源道能给气血再增幅吗?而我……我觉得我好像可以!”

  都是气血双倍,如果李老头在本源道境界,本源道无法增幅的话,他战力虽强,可也没到逆天的地步。

  哪怕他到九品境,气血达到了40万卡这样的可怕地步。

  也许可战最弱的绝巅,可40万卡,那也是难如登天。

  可自己呢?

  自己在金身九锻,要是气血强度翻倍,走本源道,再翻倍……

  方平咽了咽口水,不会这么逆天吧?

  真要如此,自己到了九品巅峰,要是基础气血达到30万卡左右,岂不是说,本源道增幅后就有60万卡了,气血本质堪比绝巅,那就相当于绝巅境的60万卡,寻常九品的120万卡?

  “本源道还会增幅吗?应该会的吧!”

  方平再次咽口水,李老头会不会增幅真的难说,可能只是境界提升,未必会再有增幅了。

  方平怀疑,这就是万道合一的最大缺陷。

  可自己……增幅的概率是极大的!

  他锻造九锻金身,比李老头难的多。

  深吸一口气,方平没再去想这个。

  14万卡气血出头的他,气血堪比一般人的1.8倍,那就是25万卡左右了。

  方平稍微挥拳了一下,眼神微动,力量掌控度还是不低的。

  这么说,现在的他,配合上战法,哪怕以气血战斗,爆发出的力量也许也能达到20万卡了。

  “70元的破灭之力,增幅也不少!爆发50元的话,那就代表我具备25万卡气血的爆发度了!”

  这已经超过了一些顶级九品!

  常山启这些人,极限30万。

  力量掌控度90%左右。

  算下来,和方平爆发度差距不大。

  而方平,这只是初入九锻,都没彻底完成蜕变的。

  方平眼神雪亮!

  这么说,自己沉淀一段时间,也许能在八品境,成为绝巅之下第一人?

  “想完成彻底蜕变,还差点东西……不过已经大体上完成了。”

  “也许,我会成为第一个本源道战绝巅的强者!”

  李老头都差点,他基础气血能达到40万卡吗,几乎没希望的!

  本源道不给他增幅的话,他也许可以在九品境成为超越祁幻羽的强者,却是依旧难以抗衡绝巅。

  方平看了一眼还在吸收能量的老王和王若冰,深吸一口气,起身,直接出了黄金屋。

  与此同时,诛天剑颤动了一下,接着迅速消失!

  而剩下的那点心脏,几乎是眨眼间,能量彻底溢散,被老王和王若冰吸收了。

  心脏没了!

  田牧和吴川都没得到这个机会,方平有些遗憾,不过这两人也未必需要这些,他们已经到了这地步,没有这次收获也不影响什么。

  一脚踩在异世界地面的方平,忽然感觉地面微微下陷了一些。

  有些失笑,力量太强了,重量都变大多了。

  扫了一眼铁头他们在交手的地方,方平刚想去帮忙,忽然心中升起一股暴虐之意,都杀了算了!

  碍事!

  方平眼神陡然一变!

  该死的!

  他居然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都杀了?

  杀了谁?

  “莫问剑!”

  方平咬牙!

  这玩意还是被很多人分了,就算如此,他都产生了这样的心思,一旦被老王一个人给吸收了,那老王也许真的会彻底疯狂。

  脑海中,还是充斥着这样的暴虐之意。

  方平看了一眼众人,他吸收的比较多,待会还真未必克制的住。

  捏了捏拳头,方平喘了口气,那算了,这边现在不算太危险。

  心脏没了,这些帝尸好像失去了能量来源,实力已经彻底停滞,吴川他们能应付。

  倒是上面……方平哼了一声!

  桦禹拿自己的不灭物质还没给呢,既然他先翻脸,那自己就不客气了!

  姬瑶也是,武王绝学……那是真的。

  不过老张的绝学,可不是谁都能学的,拿到了也未必有用,可这玩意也不是白送的,祁幻羽居然敢反水,那自己也不客气了。

  还有其他人,也都是如此。

  战天宫是老王的,心脏是老张的,那这么说来,这里的一切都是老王的。

  而老王的就是自己的,这点没毛病。

  这些人,现在在自己家抢自己的东西,还杀自己的仆人……

  帝血树那些妖植,虽然是莫问剑的仆人,可这些树木,也许当年是老王种植的,说不定算起来还是老王的树。

  这么一算,又是自己的!

  方平算来算去,都觉得这些人可恨,抢劫自己的家,还要杀人,不可原谅!

  “我的金身,现在哪怕没彻底蜕变,也强大无比!也是,这次总算到老子表现的时候了,宰几个九品,给老子庆贺一下!”

  方平咧嘴一笑,接着踏地而起,轰隆一声,地面都在颤动。

  方平如同炮弹,激射而出,下一刻,出现在了修炼室中。

  此刻,修炼室外,大战不断。

  祁幻羽已经快要杀来这边!

  帝血树一族,居然只剩下帝岳还没死,此刻正在抵挡祁幻羽。

  看到祁幻羽,方平眼睛微微发红,咧嘴笑道:“老东西,真以为你无敌了?老子的地方,你也敢撒野?”

  此话一出,不少人都有些惊讶。

  方平,愈发猖狂了!

  之前还只是挑衅寻常九品,了不起挑衅一下常山启几人,而今连祁幻羽都敢挑衅了!

  “看你大爷看!”

  方平叫骂一声,指着胸口,笑道:“来,给我一枪试试,看看能不能扎死我?”

  “你找死!”

  祁幻羽冷哼一声,方平好大的胆子!

  “试试,来!”

  方平大笑,老子要试试这还没彻底成就的九锻金身,看看防御力到底如何!

  “嘎吱!”

  “轰隆!”

  一声尖锐的响声传出,接着,方平倒飞而出,砸在了墙壁上,缓缓滑落。

  可所有人,这一刻都为之一滞。

  方平的胸口,留下了一个不大的血点。

  祁幻羽这样的强者,一枪之下,居然只是在方平的胸口留下了一个血点!

  要知道,哪怕是吴川这样的强者,被他一枪扎中,那也得被扎个通透!

  方平虽然被击飞,此刻却是咧着嘴,金黄色的牙齿展露出来,笑的灿烂,笑的癫狂!

  九锻金身!

  祁幻羽……打不死自己!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绝巅之下,无人可以杀自己了!

  当然,刚刚祁幻羽只是一枪之力,若是连续击中一处几百次,方平也会被扎穿,可自己又不是死人,能被对方扎中几百次吗?

  “哈哈哈!九品……我无敌!”

  方平猖狂大笑,哪怕此刻的他刚从墙壁上滑落!

  祁幻羽脸色阴沉,一字一顿道:“金身……九锻!”

  全场皆寂!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