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3章 随笔录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莫问剑!”

  “本帝一定要杀了你!”

  “杀!杀!杀!”

  “……”

  众人刚入寝宫,外面还没动静,里面却是冷厉的喊杀声回荡不断。

  空旷的屋中,喊杀声不断。

  众人感觉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

  怨毒,愤恨,不甘,绝望……

  种种情绪,在这些声音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房间中,好像有虚影呈现,瞬间崩灭,眨眼间又浮现出来。

  几道头戴帝皇冕冠的虚影,不断在房间中呈现出来。

  怨毒声,也是来自这些人。

  当方平众人入内的时候,对方好像看到了他们,一道较为凝实的虚影,忽然看向帝岳,接着疯狂大笑起来。

  “帝岳!放本帝出去!放了本帝,助你成真神之位!”

  “帝岳,快放了本帝!”

  “……”

  虚影有些歇斯底里的意味。

  方平几人警惕至极,这是那些大帝,他们没死透!

  尸身上,多年后一些残存的灵识真的复苏了。

  而此刻,帝岳也是精神力波动道:“这些陨落帝尊,前些年根本无法让灵识在外具现的,看来主人不在,封禁越来越弱了。”

  它说话,方平却是示意李老头看好它,这些大帝如此疯狂,居然还认识帝岳,也许双方之前有过沟通。

  仿佛感受到了方平他们的警惕,帝岳解释道:“吾等吸收帝血成长,当年这些大帝灵识复苏,吾等也曾见过几次。”

  虚影却是不管他们说什么,继续咆哮道:“放了本帝!莫问剑胆敢逆天,一定要死!一定要死!”

  方平被吵的有些头疼,有心一拳轰碎这些家伙算了。

  虚影总共有3道,前面的那道最清晰,后面的两道有些虚幻。

  方平感应了一番,虚影应该只是一抹精神力投影出来的玩意,不具备太强的杀伤力。

  想了想,方平开口道:“几位帝尊,稍安勿躁!我们这次来,就是为了解救几位帝尊的!不过俗话说的好,无利不起早,看你们的样子,一些神智还是有的,我要求不高,帝尊将绝学交出来,我就放了你们。”

  “放肆!”

  “尔等凡人,胆敢威胁帝尊!”

  “罪不可赦,当诛!速速打开封印,放本帝出去!”

  “……”

  三道虚影都是勃然大怒,在他们眼中,不入真神,那都是凡人。

  凡人也敢要挟帝尊?

  “算了,懒得和你们废话!”

  方平一听这疯狂的语气,也懒得再说什么了,一拳轰出,将领头的虚影直接轰碎!

  铁头田牧也是纷纷出手,一眨眼,三道帝尊虚影都被彻底轰碎。

  “大胆!”

  “放肆!”

  几位陨落帝尊的精神力破碎之际,又愤怒声传出,怒不可遏,杀意冲天。

  这些凡人,竟敢轰击他们的灵识,大逆不道!

  帝岳也是有些惊讶地看着这几人,不过也没说什么,毕竟只是陨落帝尊,现在更是一缕精神力投影罢了,也没实力,方平这些人自然没什么顾忌。

  轰碎了这些精神力,方平掏了掏耳朵,轻松道:“总算不那么聒噪了,轻松多了。”

  说着,看向老王道:“感应到了心脏在哪吗?”

  王金洋微微点头,指着深处一个封闭的屋子道:“就在那边!应该在地下。”

  方平点头,接着又道:“你的事先缓缓,先看看莫问剑在这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别贸然闯进去了,容易出事。”

  “好!”

  莫问剑的寝宫,地方也不小。

  众人此刻所在的地方,好像是他平时接待外人的会客厅,另外还有一些房间。

  众人在会客厅看了看,倒是没看到什么好东西。

  很快,沿着会客厅朝前走了一截,一间开放式的房间呈现在众人眼前。

  “书房!”

  看到这间屋子,众人都知道这是什么了。

  书房!

  界域之地的那种水晶书,方平看到了好多本。

  不止是水晶书,还有不少兽皮书籍。

  众人一涌而入,帝岳精神力微微波动了一下,却是没开口。

  方平直奔书桌而去。

  书桌很朴素,好像也是普通木质。

  桌上,也有一本水晶书。

  方平对这种很有兴趣,主人一般是常看一本书,才会放在书桌上,他倒是想知道莫问剑喜欢看什么。

  拿起水晶书,方平精神力涌入,脑海中瞬间呈现出无数文字。

  看了一会,方平一把拉过铁头,开口道:“翻译!”

  “……”

  全场皆寂!

  众人一脸诡异地看着他,李老头忍不住道:“你就不能学点这些?”

  方平无奈道:“我哪有这精力,再说了,这些古文字,各个时期的都不同,学了也白学。”

  李老头都懒得吐槽了,校风不正!

  这是魔武的问题!

  没能好好教导方平爱学习,只知道打打杀杀,把他培养成了一个莽夫,这是魔武家门不幸。

  铁头咧嘴笑了一阵,这才开口道:“这本书是……《随笔录》?好像是这个!”

  铁头辨认了一下,缓缓道:“这好像是一位强者随手留下的一些日常记录,你们当日记就行。”

  “莫问剑的?”

  “不知道,看看就知道了。”

  铁头看了一会,继续道:“今日见人皇……”

  这一句话一出,众人瞬间意识到,这不是莫问剑的!

  莫问剑所在的时期,没有皇者存在了。

  “人皇言,三界分离,人修人道,仙修仙道。我认为三界众生,大道一致,无人仙之分,武道修身修己,殊途同归,无需分离。”

  “人皇不赞同我的说法,谈及仙道之事,欲要建立仙族,彻底区分人仙之别……”

  “这是皇者的事,可建立仙族,舍本逐末,我还是不赞同,人皇有些不快……”

  “原准备辨道一番,屋外,那只猫又来偷吃人皇家的菜果,人皇出门驱赶,恐不愿多说,只是告知我一声罢了……”

  方平听到这,一脸呆滞!

  那只猫?

  哪只猫!

  不会是苍猫吧?

  好像……只能是它了!

  铁头也是说的咧嘴笑,开口道:“好像是说苍猫,这猫行啊,居然在上古年间去偷皇者家的菜园,难怪吃的肥的流油,皇者种的菜,再差也不会太差吧?”

  众人都是失笑,也确认一件事,苍猫活的是真长。

  一句“又来偷吃”说明不是第一次干了,连这位记录笔记的强者,应该也是知道苍猫的。

  铁头打趣了一句,又继续道:“今日,诸皇议事,未邀请我。恐与三界有关,仙道之事,诸皇好像都很上心,有意彻底区分人仙之别……”

  “诸皇欲要改变三界局势,彻底封闭人间界,建立仙源……”

  “诸皇到底想做什么?今日听东皇说,地皇几位,有意联手,改换大道之径,建立规矩……规矩?吾辈修者,岂能如此束缚?”

  “东皇好像也同意了,这些道友,已经不再询问与我,也罢,我本就不愿多事,可封锁大道,后世人岂能答应?”

  “……”

  说到这,所有人都清醒了!

  封锁大道!

  田牧沉声道:“这就是皇者道被堵的原因吗?诸皇为了建立规矩,区分人仙,所以封锁了所有人大道?”

  方平倒是不太在意这个,笑道:“我更关心笔记是谁写的!诸皇居然还找他商议,他一句诸皇,显然自身不是皇者,战天帝?”

  铁头好像在翻书,很快道:“这里有点其他的事情记载,好像不是老王写的,哦,不是战天帝写的。”

  铁头继续念叨道:“仙源剥夺人间界灵气,我不赞同,去找战问询,战说,诸皇如此行事,恐引发大乱,战说,必要时刻,他会箭破仙源,破碎天人界壁,不会让人间界末法。”

  众人面面相觑,纷纷看向老王。

  战?

  战天帝到底只叫战,还是叫战天?

  甭管叫什么,都很牛的感觉。

  说的好像很简单,可破碎天人界壁,如今大家都知道天人界壁是什么,这是人力可以破碎的吗?

  可战天帝说起来,好像很轻松一般。

  仙源?

  仙源又是什么?

  方平微微凝眉,若有所思。

  铁头继续道:“战已经答应出山,不再坐视。我原想联络各方……可恨,那个傻大粗,又来找我切磋,这蠢货,除了武道,难道不能关心其他事宜?”

  “蠢货非说肉身之道,人之本道,肉身强大,万物不可破……”

  念到这,铁头声音好像小了点,面色变幻不定道:“蠢货……的铠甲今日被我击破,让这蠢货回去修补一番,免得他碍事……”

  “……”

  “咳咳咳!”

  “噗嗤!”

  众人都是憋笑的厉害!

  这人口中的“蠢货”,难道是铁头?

  铁头一脸漆黑!

  不是吧?

  我这随便读读,也能牵连上我?

  方平则是看向老姚,笑道;“老姚,这不会是你写的吧?”

  姚成军苦笑道:“你问我,我可不清楚。不过我知道,蠢货十有八九说的是铁头。”

  “你才是蠢货!”

  铁头骂了一句,恼火道:“跟我有什么关系?”

  众人失笑,方平道:“继续念!这本《随笔录》有意思了,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了不起的秘密!天界破碎,诸皇消失,你们复生……我好像都知道了点什么。”

  铁头继续念道:“今日,仙源建成。诸皇欣喜,召见诸方大帝,战来了……战平日平和,未想到今日当庭发怒,箭指诸皇,诸皇颜面尽失,地皇、人皇皆怒,东皇劝阻,不欢而散……”

  “战好像出事了……”

  “有人围杀战!”

  “可恨!到底是谁?诸皇?战呢?”

  “蠢货来了,我和蠢货忧心战之现状,决定去天庭看看……”

  “该死!天狗这白痴,纠结诸强,围攻蠢货,碍事的蠢狗,亏我昔日夸它有皇者之姿,误了大事!战的气息不见了!”

  “……”

  随着铁头翻译,方平眼神变了,开口道:“没想到天狗也出现了!围攻蠢货……铁头,和王若冰说的那件事倒是对上了!”

  铁头吓走了天狗,天狗叫嚣着喊人帮忙。

  果然,真的喊人去了!

  好像误了大事!

  《随笔录》的主人,和铁头好像准备去找战天帝,结果半道上被天狗围攻了,导致没能找到战天帝,战天帝消失了。

  方平深吸一口气道:“后面呢?”

  “后面……”

  铁头好像还在翻看,摇头道:“后面好像没记载了!天狗围攻他们,应该就是最后一次记录了,再之后,可能是太忙了,或者局势紧张,他没再记载。”

  《随笔录》不长,如同日记一般。

  可这短短的一些文字,记录了太多的东西。

  方平忽然道:“天界时期的文字,你看的懂?”

  铁头一愣!

  半晌,挠头道:“不是天界的文字,是界域之地时期的文字!”

  方平沉声道:“那就是说,这其实是……莫问剑翻译的!他故意翻译了这份《随笔录》,原本可能被他销毁了,可能记载了更多的东西!

  可他没有全部翻译,只是留下了一部分。

  诸位,有没有感觉到一点……”

  众人对视一眼,蒋超点头道:“我都听出来了,好像有点要我们……敌视诸皇的意思?话里话外,透露的信息,都是在说诸皇在幕后操控一切。

  要区分人仙,建立仙源,让人间界末法,围杀了战,堵住了大道……

  从这些来看,诸皇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为了巩固统治,为了建立规矩,灭杀了这些反抗的强者,导致了天界大战的爆发。”

  蒋超都听出来了,众人当然也听出来了。

  铁头却是不管这个,笑呵呵道;“诸位,这些再说!你们听见了吗?他和蠢……蠢货,要去天庭看看,天庭啊!”

  铁头咧嘴笑道:“居然真的有天庭!天界的统治机构吗?方平,你说你不是天帝,那都说不过去了!不过天帝是天狗啊!难道说,天庭的统治者不是叫天帝?也是,诸皇都在,那这么说,可能是天皇了?”

  铁头好像发现了什么大秘密一样!

  方平吐槽道:“不用说了,那个蠢货就是说你的!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听这意思,好像是你吓唬天狗,天狗找人报复你来了,导致误了大事,战天帝消失,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怎么了……”

  李寒松无辜道:“就算是我,那也和我无关吧!这事应该怪天狗,这狗心眼也太小了吧,为了这点破事,还真找人来报复。”

  之前王若冰说的那些,他们其实没太在意。

  可现在看来……也许这事就是大事!

  可能也因为这事,导致了后面一系列的变故发生。

  方平摸着下巴道:“东皇……王若冰说你去找东皇助战,难道就是为了对付《随笔录》的主人?我暂且认为是老姚,那就是说,你去找东皇对付老姚,这么说,你不是老姚对手,也要报复他了?

  你和天狗倒是如出一辙啊!

  不过你说是去找仇人的,也未必就是老姚,看这意思,你和老姚后期还联手去找战天帝,也就是老王的。”

  方平摇头道:“算了,你们那个时代的事,太复杂。谁知道你是说真仇人,还是口头上叫嚣几句。《随笔录》主人说,曾赞过天狗有皇者之姿,这和苍猫说的倒是有些对上了。

  苍猫说,大黑脸说它不如天狗,差不多也是这意思吧。”

  方平说了一阵,又道:“莫问剑这本书……好像是故意留在这的!事关上古天界的一些秘闻,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李老头打断道:“先不管这些了,战天帝可能真的被人杀了!王金洋很有可能就是他的转世,那这么说,战天帝的心脏被剥离了,杀他的人,这么大的敌意吗?

  还是说,他的心脏不一般,很重要,所以没有被毁?”

  “还是去看看吧!对了,有关于这些帝尸封印的介绍吗?”

  方平问了一句,人群中,蒋昊拿着一本书,开口道:“有一些!封印诸位帝尊的尸体,以他们的尸身蕴藏力量,维持整个帝坟的运转,这是封印诸位帝尊尸身的一点。

  还有一点……好像是说,为了维持心脏的活性。”

  蒋昊凝眉道:“应该是这意思,诸帝的尸身,主要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让心脏复苏,之前战天帝的心脏好像处于一个死寂期,魔帝用诸帝的血去蕴养心脏……”

  “那就下去看看!”

  方平迈步就要朝修炼室走,那边是莫问剑封印诸位帝尊的地方。

  这时候,一直没说话的帝岳忽然道:“不可贸然打破封印,几位帝尊灵识残存,一旦打破封印,他们可能会复苏,到时候就麻烦了。”

  方平扭头看向它,似笑非笑道:“之前你让我们进来,说魔帝给我们留了东西!可现在,没看到什么东西,显然,说的东西很可能就是心脏!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得不打破封禁,进入封印帝尸的地方。

  这事,好像是不得不去做。

  我倒是好奇,魔帝到底知不知道,打破封印,可能会让帝尸复苏?

  既然有这个可能,那为何不弄的简单一点,还是说,不得不如此,也算是给我们的一个考验?”

  “这个……”

  帝岳有些踌躇,方平再次哂笑道:“所以说,你们的本意其实就是让我们打破封印!不管是你,还是魔帝,好像都是这意思!既然如此,何必假惺惺的来劝诫!

  我其实只好奇一点,打破封印,放这些帝尸出来,有好处吗?

  为什么要放了他们?”

  帝岳好像想解释,方平摆了摆手,笑道:“只问一句,帝尸复苏,有多强?”

  “帝尸被抽取力量多年,恐怕已无多少残存,可帝尸毕竟是帝尊之尸,哪怕无力量残存,恐也不弱于一些本源境强者。”

  “那就好!三具会复苏的帝尸是吧?”

  方平看向田牧和李老头,开口道:“我们三,一人一具!真要不是对手,夺了心脏就走,至于其他的,我们不管,又不是我们弄出来的麻烦!”

  何况这还是在地窟,在界域之地,方平压根不在乎这些帝尸出来了怎么样。

  如果只是具备本源境实力,他也不惧对方。

  这时候,老王淡淡道:“诛天剑在哪?”

  “应该也在封禁内。”

  老王微微点头,也不再问。

  这话却是提醒了方平,诛天剑还在封禁内,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变故。

  方平不再多言,迈步朝修炼室走去。

  今日,该结束一切了。

  莫问剑不管有何算计,到了这地步,他都不在乎,吃干抹净,有了实力,那一切都好说。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