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2章 打包带走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方平搀扶着老王,一路前行。

  宫殿看起来诡异,实际上如同居家小院,很是朴素。

  道路两侧,好像有树坑,方平看了一眼,看向被禁锢的帝岳。

  帝岳传音道:“不错,当年吾等就扎根此地!”

  这些妖树,当年就在这扎根。

  方平想了想问道:“你们是从上古扎根,还是后来莫问剑栽种的你们?”

  “不知。”

  帝岳解释道:“吾等有灵智,是在千年前,之前小妖只是普通树木。”

  它们到底是谁栽种的,说不清。

  莫问剑也不会解释这个。

  方平没再问,也没管四周的一些房屋偏殿,直奔主殿而去。

  主殿并非老王感应到的地方,不过莫问剑的寝宫,就在主殿后面。

  ……

  吱呀。

  一声嘎吱声传来,多年未开启的主殿,在老王推动下,缓缓打开了殿门。

  和印象中的辉煌完全不同。

  主殿中,简简单单的几张石质椅子,有些凌乱地摆放着。

  上方的主人座椅,也只是和其他座椅一样,都是石质的。

  到底是什么石头,方平摸了一下,没能分辨出来。

  可以想象到,当年此地主人,邀请三五好友,在大殿中畅聊武道,看风格,主人的性格较为闲散,并非那种霸道之人。

  战天宫,有些名不副实。

  “大殿有名字吗?”

  “没有。”

  帝岳想了想补充道:“主人曾说,战天宫之主,在上古年间强大无比,却也低调无比。三界之内,知晓战天宫之主的人并不多,他也是机缘巧合之下,在天界有所发现。

  这才知晓,上古年间还有战天帝这样的强者。”

  “战天帝?”

  方平有些疑惑地看了看老王,这地方是老王的吗?

  应该不是吧?

  要是的话,他心脏怎么会在自己家里?

  可要不是,老王刚刚推开了战天宫,要说是魔帝安排的,这也未必吧?

  方平有些可惜,苍猫不在。

  苍猫在的话,也许知道一些。

  那只猫虽然不靠谱,不过有时候随口几句,都能给人带来一些启发。

  “莫问剑给我们留下了什么?”

  “小妖不知,贵客既然感应到了,那应该就是主人留下的物件。”

  方平没再说什么,想了想,想搬动一张椅子,却是无法搬动,顿时蹙眉。

  帝岳有些无奈道:“此地之物,昔年被无上强者长年累月使用,已经产生了变化,主人曾说,这些物件,昔年只是普通石头,后来被战天帝长年使用,已经浸透帝威,堪比高等神武。”

  “一般情况下,也是无法搬动的,和整个战天宫融为了一体。”

  方平摸了摸下巴,笑道:“这是老王的东西,回头物归原主,一起搬走!”

  王金洋笑了笑也不接话,方平不再管这些,大殿有通向住宅的通道,方平搀扶着老王往后走去。

  ……

  就在他们去寝宫的时候。

  战天宫之外。

  一群人浴血厮杀,斩杀了全部血妖!

  此刻,战天宫之外,18位帝血树全部抵达,联手挡住了战天宫大门。

  帝血树一方,最前方,一位高大无比的血树,精神力波动道:“剑一,你还敢回来!”

  人群中,妖剑客剑气冲霄,精神力回应道:“为何不敢!帝血,打开战天宫!”

  “战天宫乃是主人之物……”

  “帝血,到现在你还要装吗?”

  妖剑客的躯干上也浮现出一道中年人面孔,面色冷峻,“方平他们进去了?你们帝血树一族,想释放那些大帝,其心可诛!”

  “诸位!击杀帝血树一族,进入战天宫,趁着封禁还没破碎,灭杀那些大帝意志,不要让这些充满怨念的大帝复生!”

  妖剑客精神力暴喝,看样子有心马上杀将起来。

  帝血树一方,高大的帝血却是怒道:“剑一,这些年了,你还妖言惑众!那些大帝,早已死去,此刻只有残识存留,主人帝宫,外人不得踏入!

  你引入这些人入帝宫,真以为本座不知你的目的!”

  “可笑!”

  “……”

  两株妖植,你一言我一语。

  人群中,祁幻羽有些不耐烦,长枪呈现,嘭地一声扎入地面,整个帝坟好像都微微颤动了一下。

  “你们闭嘴!”

  祁幻羽面色冷厉,喝道:“让开!老夫要入帝宫!”

  赵兴武背负着长刀,也是冷漠道:“你们的恩怨,赵某不在乎!谁是叛徒,和我们无关!让开,打开帝宫,不然今日你们都要死!”

  他们压根就不在乎到底谁是叛徒,这和他们有何关系?

  大家的目的,都是帝宫!

  这次来了这么多人,也死了很多人。

  在外面,不少人死在了空间裂缝中。

  在里面,血妖杀了不少人。

  进来的时候,人类和妖族有一百多号,现在却是只剩下四十多位。

  若不是祁幻羽这些人强大,斩杀血妖众多,可能会死更多的人。

  不过眼前的妖植,也有18位,8位九品境,也是一股不弱的势力。

  众人之所以没有直接动手,也是担心再有人陨落,得不偿失。

  他们在争论,人群后方,王若冰传音道:“师姐,这是战天宫。”

  王晗月有些意外,问道:“师妹认识?”

  她是不知道战天宫的。

  王若冰想了想才道:“好像听说过,昔年天界除诸皇之外,也有一些特殊的强者,隐世不出,隐居在天界。

  除了诸皇门人弟子,这些人也在天界雄霸一方,开创道场。

  战天宫……战天帝……我好像听人提过一次。

  父亲当年也曾说过,战天帝是帝尊当中绝强者之一,不过时间太过久远,我也不记得是不是说的战天帝了。”

  王若冰若有所思,又道:“父亲这次让我来,也许就是为了战天宫内的宝物!战天帝强大无比,可能有能治愈我的宝物。”

  王晗月没听说过战天帝,不由道:“战天宫好像被魔帝霸占了,真的还有东西残留吗?”

  “魔帝那样的强者,就算占据了战天帝的居所,也不会胡乱改动,一些宝物,魔帝也未必看得上。”

  王若冰倒是淡然,魔帝那样的强者,一般的宝物恐怕都不会多看。

  哪怕是好东西,该放在那还是会放在那的。

  这就是强者的骄傲!

  他就算拿走了战天宫,也不会破坏的。

  王晗月点头,迅速道:“那必须要进入才行!方平他们已经进去了,东西一旦被他们拿走了,再想拿回来,难了!”

  前方,祁幻羽几人已经不满至极,两位强者这时候也是再次出手,直接闯入了帝血树的阵营中交战起来。

  王晗月看了一会,再看向妖剑客,微微蹙眉,这株剑树,这时候反而没出手,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它没出手,吴川却是不声不响,持剑杀了出去。

  方平他们都进去了,现在谁知道什么情况!

  ……

  外面厮杀的激烈,方平几人却是毫无察觉。

  进了战天宫,外界的一切好像都听不到了,感应不到了。

  主殿之后,是一个宁静的小院。

  院落中,栽种着一些花草。

  方平这一次没注意这些花草,而是第一时间看向院子中那个箭靶!

  是的,箭靶!

  好像是主人随手制造的,很是粗糙,被随意挂在了后院的围墙上。

  箭靶上,好像有些射箭的痕迹。

  当年,主人也许无聊,随手弄了个箭靶,随意试试箭。

  帝岳见他看向箭靶,传音道:“主人说过,战天帝战法已至巅峰,箭法无双。巅峰之时,也许可战皇者,真正的极道强者,已经另辟蹊径,走出了自己的道,开创了自己的道,不再是沿着陈旧之道前行。

  可惜,最终还是命陨天界,再也不复战天之威。”

  方平看向老王,铁头也看着老王,一脸呆滞。

  啥意思?

  老王是战天帝吗?

  可战皇者?

  那这么说……我也是啊!

  铁头摸着下巴,这么说来,我当年也很牛了?

  那咱们到底怎么死的?

  还是说,并非死亡,自我寂灭,选择了转世……

  不对!

  老王心脏还在这呢!

  铁头忽然面色凝重起来,真要是自我封印,用得着对自己这么残忍吗?把心脏都给切割了出来?

  谁把老王的心脏挖了出来?

  这一刻,铁头忽然有些不好的预感,谁能把他的心脏挖出来?

  挖出来了,为何又被魔帝得到了?

  老王没说话,步履阑珊地朝前走了几步,走到围墙边,摸了摸那个有些破损的箭靶,半晌才轻笑道:“就是普通石头,和之前的座椅差不多……”

  田牧也上前看了看,嗟叹道:“这才可怕!到了我们这等境界,普通石头做的箭靶,随意一击就是粉碎,我看箭痕入石三分,却是只有箭痕,没有任何扩散,连裂缝都没有……到了那等境界,还有这样的控制力度,战天帝……恐怕对力量的掌控度高达百分百!”

  这是他们认知的第一位可能对力量百分百掌控的强者!

  大帝级强者!

  余波扩散,毁天灭地。

  可对方一箭射出,别说余波了,石头箭靶上,连一点点龟裂纹路都没有。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对方的力量,是完完全全就凝聚在那小小的箭头中,没有丝毫的溢散。

  这事,方平他们都做不到。

  这样的箭靶,让方平来射,射穿射爆那都是轻松至极,可只留下箭痕,再无其他,难!

  方平看了老王一眼,笑道:“现在怎么样?”

  “稍微好一些。”

  王金洋笑道:“刚刚心脏有炸裂的征兆,现在好像平静了许多,这地方……待了一会,有点安心。”

  眼中,露出些许怅然。

  也许,这地方真的是他的。

  他其实也喜欢这种布置!

  居家的小院,闲暇时,种种花养养草,想练武了,过过手瘾,劈上几刀,射上几箭。

  是他心仪的住所。

  当年的战天帝,从这些住所布局来看,并不是那种气焰嚣张之人,也不是那种追求霸道之人。

  可这又如何?

  最终,对方还是泯灭了!

  王金洋眼神黯然,这世道,你淡然,隐世,根本都是不可能的事。

  你到了那个地步,你不争,有人逼着你争!

  小院中,环境优雅,一如当年,好像从未变过。

  这里,也没有大战的痕迹。

  他们在说话间,方平已经看向那些花草,这些花草好像不是后来移植的,而是一直生存在这的。

  多少年了?

  多少岁月了?

  居然还没枯萎,不可思议!

  按理说,真要是那个岁月的花草树木,哪怕不枯萎,这时候也成精了,为何没有成为妖族?

  “帝岳,这些花草是谁种的?”

  “一直就有!”

  帝岳看向那些花草树木,好像有些贪婪。

  方平瞥了它一眼,淡笑道:“奇怪,这些花草居然没成妖族……”

  帝岳解释道:“此地乃是战天帝常年居住之地,帝威浓郁,抑制了妖族诞生灵智,大帝级强者,身边的妖植几乎都不会成妖,除非特意培育。

  吾等昔年也是种植在外院,加上吸收了帝血,才会诞生灵智。”

  换句话说,大帝身边无妖族。

  只要大帝级强者不是特意去做,那这些妖族就永远不会真正的成妖。

  这些花草树木,也是如此。

  先是战天帝在这居住,接着魔帝也搬来了……

  想到这,方平忽然有些诧异地看向前方的两栋屋子,后面一栋好像和环境有些格格不入,好像后来添加的。

  帝岳也是有眼力劲的,见状再次解释道:“右边那是主人的居所!主人说不鸠占鹊巢,与战天帝为邻即可,左边那栋帝所是战天帝昔年所住之地,右边是主人后来搭建的寝宫。”

  “矫情!”

  方平可没什么惺惺相惜的意思,撇嘴道:“战天宫都抢了,还不鸠占鹊巢?”

  这不是矫情是什么?

  有能耐,你别要战天宫啊。

  他对魔帝没什么好感,以前还好点,这次搞的云里雾里的,他很恼火。

  尤其是老王的心脏……老王前世身的心脏居然在这,方平知道,和魔帝关系大概不大,魔帝不是那个时期的人物,可用心脏当诱饵,还是让人不舒服。

  “战天帝……”

  方平看向老王,老王真的是此地主人吗?

  战天帝?

  魔帝都钦佩的存在?

  魔帝有多强?

  以前不清楚,现在清楚了,一人独战十多位大帝,击杀了多人,自己居然没死,这就是魔帝!

  老张这些人,恐怕低估魔帝了。

  老张给的战力榜,镇天王才是第一,镇天王有这实力?

  方平严重怀疑!

  10多位大帝级强者,一位帝级强者,对付两三位普通真王没问题吧?

  战王也接近帝级的地步,还不是真正的帝级,他对付两位真王那是没问题的。

  到了帝级,对付三四位也许都行。

  这岂不是说,魔帝一人可以对付四五十位真王强者?

  因为帝级还没质变,没到那种拉开巨大无比差距的时候,真王级强者还是能围杀对方的,哪怕老张,现在有十多位真王围杀他,他也悬了,很可能被击杀。

  那魔帝呢?

  对付的可是十多位大帝!

  堪比四五十的真王!

  老王前世这么强的吗?

  不,也许更强!

  魔帝说也许可战皇者,听帝岳的口气,魔帝说这话,恐怕是自愧不如的感觉,这么说,还要更强大?

  就在方平想着这些的时候,一旁,蒋超忽然惊叫道:“谁!”

  众人纷纷一惊!

  之前众人都没发现,此刻,大家沿着蒋超的视线看去,只见左边寝宫之上,好像有道人影站立,仰头看天。

  方平众人如临大敌!

  谁在那?

  毫无任何感应!

  众人都是惊惧不已,这地方出来人,难道是魔帝?

  就当众人惊惧的时候,人影好像深深叹息了一声。

  没有声音!

  众人脑海中却是自然出现那副场景,有人在叹息!

  人影一声叹息,眨眼间溃散,消失的无影无踪。

  李老头忽然道:“不是人!好像是投影!”

  田牧也道:“不错!可能是当年有强者在这停留……不,也许是常年在这停留,留下的一道投影!”

  众人纷纷看向老王!

  这是战天帝的寝宫,有人在屋顶上仰头看天,孑然长叹。

  不是战天帝还是谁?

  或者是魔帝?

  方平看向帝岳,沉声道:“这人影,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帝岳比他还惊讶,急忙传音道:“小妖不知,后院小妖也很少来过!不过并非主人……”

  人影很虚幻,看不出具体模样,具体服饰。

  不过帝岳认识莫问剑,自然不会错认。

  那不是莫问剑!

  铁头忍不住道:“老王,那是你吧?没事上屋顶叹气干嘛?被人甩了?”

  王金洋瞥了他一眼,脸色惨白,懒得理会。

  铁头却是又道:“方平不是说,战神是女的吗?刚刚那个是男的吧?”

  姚成军都忍不住了,低喝道:“闭嘴!”

  方平的话你也信!

  他说什么你信什么?

  现在众人也不确定战天帝是不是老王,不过概率不小。

  不过是不是,已经不重要了。

  前面的两座寝宫,此刻还在等着大家呢。

  方平看了看,又看向老王,老王开口道:“右边,魔帝的寝宫……心脏应该在那!”

  “莫问剑真变态!”

  方平骂了一句!

  你拿人家心脏放在房子里,什么意思?

  还是寝宫!

  这大半夜的,欣赏心脏玩?

  “那就先进莫问剑的地方……”

  他刚要迈步,王金洋忽然道:“那些帝尸在哪?”

  帝岳沉默片刻,缓缓道:“应该在主人寝宫,主人修炼室有个地下封禁,平日里主人在此修炼,镇压这些帝尸。”

  方平确定了,莫问剑的确变态。

  连那些大帝的尸身都给藏到自己的寝宫下了,这是睡觉也去欣赏?

  越了解,越觉得此人有病,变态。

  “帝尸在寝宫……”

  王金洋皱眉,看向方平道:“那我的心脏可能也在帝尸那边,之前的血妖,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太强了,可能不止是帝血,还有心脏的影响……”

  “进去再说!”

  “小心点!”

  王金洋还是说了一句,莫问剑的寝宫,也许才是真正的危险地!

  几人刚要迈步,后方,蒋超诧异道:“诸位,这些花花草草,都是宝物……”

  居然不拿!

  太出乎他的预料了!

  哪怕他感应的不明显,也能感应到这些花草能量浓郁的有些骇人。

  比帝血树的那些果子都要惊人,至宝啊!

  这都不拿?

  方平边走边道:“不急,待会一起打包带走,别挖的乱七八糟的,整体搬走好看点。”

  “……”

  蒋超龇牙咧嘴,好吧,我高估你们了!

  我就说,这么多好东西,这次方平怎么看都不看的。

  合着早就打定了主意,要把这座宫殿打包带走了!

  蒋超也懒得说了,不过还是看了一眼帝岳,方平没摘它的果子,这也不正常。

  不会也准备打包带走吧?

  也是啊,光要果子多不符合方平的风格,指不定回头连树干都给一起带走了,顺手打造一柄九品神兵。

  蒋超有些同情地看向帝岳,你最好没算计方平。

  没算计,方平大概也不会拿它如何。

  可要是有算计,这株树等着变神兵吧。

  跟着往前飘的帝岳,忽然觉得有些发寒,苍老面颊从后面浮现,看了一眼蒋超。

  蒋超低骂一句,妖植真难看,居然前后都能当脸来用。

  http:///txt/7900/

  。_手机版阅读网址:


  • 上一篇:第881章 心脏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883章 随笔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