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1章 心脏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众人踏步上前,高大的殿门紧闭。

  血树此刻看向王金洋,开口道:“尊客可上前推动,主人既然为尊客留下物件,尊客定可开启此门。”

  方平没理它,直接走上前推动了一下。

  大门纹丝不动!

  方平想了想,力量加大,低喝一声,再次推动。

  还是纹丝不动!

  方平见状有些想转换气息试试,这时候王金洋上前一步,微微摇头,探手朝大门推去。

  之前纹丝不动的大门,在他伸手之际,微微颤动。

  接着,传出一阵轰鸣声。

  大门开启了!

  同样落地的血树,此刻躯干变小,苍老的脸颊再次浮现,有些异样地扫了一眼王金洋。

  帝宫开启了!

  ……

  就在帝宫开启的一刹那。

  界域之地内围。

  公羽子陡然看向帝坟方向。

  “战天帝……真的来了!”

  公羽子喃喃,战天宫被开启了!

  之前那群人中,真的有战天帝的转世身吗?

  就在此刻,公羽子忽然皱眉,看向御海山方向,身影一动,下一刻,公羽子出现在天宫尽头,眼前,已经可以看到御海山。

  御海山中,战王收敛了气机,此刻正在钻洞!

  公羽子眉头紧蹙!

  紫盖山和御海山之间,是有个洞口的。

  这一点,战王之前就发现了,甚至和方平他们说过。

  上次战王钻洞,就差点钻到了帝坟那边。

  这个洞口,说起来和妖剑客还有点关系。

  公羽子好像看穿了对面,看到了战王在撅着屁股钻洞,面前,界壁微微颤动,很快化为透明状。

  “师弟,真神之姿……钻洞,是否不妥?”

  “关你屁事!”

  战王同样传音,他和公羽子虽然没怎么交流过,不过双方好像也不陌生。

  战王一边钻洞,一边传音道:“我去看看我家俩小子,你别给我添乱!我警告你,你惹毛了我没关系,你惹毛了那几个家伙,等死吧你!大帝有个屁用?莫问剑那小子现在来了,也小心点,别偷鸡不成蚀把米,最后被人给弄死了。”

  “你恢复记忆了?”

  公羽子有些意外。

  “没!”

  战王继续往山壁内钻,骂骂咧咧道:“不过有点印象了!我这记忆怎么回事,我也懒得追究!你们这群玩意,把我们弄成失忆丢出去,必然有所图!

  不出意外,也许和一些人的身份有关!

  你们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我们也许也知道,不过你们把我们弄成失忆,大概是不想让我们提前说出来,破坏了你们的计划。

  老不死的东西,居然泯灭了老子的记忆!

  要不然,老子说不定也成帝了,用得着白白修炼几百年?

  你们这群老不死的,自己等着后悔吧!”

  “师弟骂我们,岂不是骂你自己?”

  公羽子淡淡回应。

  “老子乐意!老不死的玩意!弄个口子出来,这口子被堵住了,他么的,不给老子进来吗?紫盖山指不定还是老子的,现在你鸠占鹊巢,还不给老子进来,什么意思?”

  “师弟,多年未见,你还是如此目无尊卑……”

  “得了吧!”

  战王一拳轰出,轰的御海山都微微颤动,打出了一道口子,边走边道:“尊卑?老子失忆了,认识你是谁?你说你是我师兄你就是了?我还说你是我儿子呢,你是吗?”

  “放肆!”

  公羽子有些愤怒,蒋天明越发放肆了!

  “少废话!快让我进去!我感觉有点玄,你们这些家伙,好像想算计方平他们……我警告你,我不是替他们出头,可你们算计他们……迟早要出大事!

  你现在应该恢复了实力,有帝级实力,可你这帝级,我看也就那样!

  这几个小子,投资的人可不少!

  张涛、李振、苍猫……都在投资他们!

  你们现在想掺和一手,等死吧你们!那几个小子都是凶残无比,不吹牛,能活活打死你,你信不信?”

  “帝坟不可入!”

  公羽子见他还在继续前行,御海山那条通道,是直通帝坟所在的。

  见状低喝道:“问剑在那边布下了绝杀之阵!这些年,从无真神、帝尊敢入,你以为真的是因为顾忌我?你擅闯,必死无疑!”

  “少废话,莫问剑死哪去了?让他出来!现在出来,咱们谈谈,说不定可以合作!现在不出来,躲着想当幕后黑手……我告诉你,这种人都没好下场!

  根据我多年的经验,这种想当幕后黑手的家伙,最后都死的特别惨!

  我给莫问剑算了一卦,现在出来,还有机会报仇,有机会达成他的目标。

  现在不出来……最后出来,不是被张涛打死就是被方平打死,你爱信不信!”

  “你……”

  公羽子有些无语,“你记忆都泯灭了,你还算卦?”

  一句“还算卦”,证明了很多东西。

  显然,哪怕记忆没泯灭,战王也有这爱好。

  战王随意道:“这不是算卦,这是根据一些线索,去做推断,这个是很科学的计算模式!我分析了方平、张涛……很多人的性格,把他们的言行举止、性格、习惯都做了一个统计。

  之后,再根据他们以往的行为,去推算和他们作对的下场。

  算来算去……莫问剑除非成皇了,要不然,等死吧!”

  “蒋天明……当年你和问剑关系莫逆,如今为何会帮着外人?”

  “关系莫逆?”

  战王意外道:“有吗?”

  “问剑当年和你关系最好,若不是如此,你如何能和苍帝结交,而今,你记忆泯灭,却还活着,昔年大战未死,你以为是你实力强大吗?

  当年若不是问剑暗中助你,天植、天命那一战,你已经彻底陨落……”

  战王再次一拳轰出一条裂缝,笑道:“这样吗?我还真不清楚!那这么说,我更要拯救他了,让莫问剑出来和老子谈谈,我这是救他!公羽子,或者你跟我说说莫问剑的目的!”

  “问剑并无恶意……”

  “你觉得我信?”

  战王鄙夷道:“老古董就是老古董!智商都降低了!弄了个帝坟出来,摆明了就是有恶意的!要不然,他闲的没事干,弄这玩意出来?

  少废话,你不说,那我就去闯!

  顺手宰了里面的那些树,我上次看到了一点,结出的果子都是好东西,我家俩小子吃了,很快就八品了。对了,那个妖树,耍剑的那个,你养的?”

  战王不等他回话,迅速道:“别否认!我上次来这,好像感应到了那棵树的气息,好像直通你那边,进了紫盖山,说明那棵树跟你有联系!”

  公羽子不出声。

  战王又道:“装死了?我说老家伙,按理说,咱俩应该是一伙的!有些事,你和别人说不了,和我还是可以说说的。

  我劝你,现在该收手就收手,不然真的有大麻烦!”

  “老夫并无恶意!”

  “是吗?再问你一句,当年张涛的那棵树,谁丢给他的?”

  “意外而已。”

  “意外?”

  战王嗤笑,一边轰击山洞,一边叹道:“反正你们迟早要出事!张涛不是个善茬,要说方平,他还年轻,现在说麻烦,那也是以后的麻烦。

  张涛,那是真的现在的麻烦,你应该认识张涛,他其实也来过北湖地窟好几次,在御海山这边也待了好几次,你可能隔空发现过他。

  你们送的那棵树,没问题就算了,好歹惦个人情。

  有问题……麻烦大了!

  这次我来之前,他好像猜到了什么,知道老子和你能碰上,说的神神道道的,比我还玄乎。

  无外乎那棵树有点问题,不过他早就解决了,你们想靠这个辖制他,痴人说梦!

  别人说了我不信,他说了……我觉得问题不大,大概真的解决了,你们现在别想太多!”

  公羽子轻叹道:“并无问题,只是一些灵识牵引罢了!你失忆了,不知晓这些,当年各派常用的手段罢了,只是用灵识引导他对紫盖山多一些善意,这也是各派对门人弟子常用的手段。

  到了帝级,自然毫无影响,此事他也该知晓,这并非恶意。”

  “你承认了?是你干的了?”

  战王哈哈笑道:“刚刚不是死鸭子嘴硬不承认吗?牵引?我看是精神力催眠才对吧?你们搞的跟邪教似的,有意思吗?卖人情,那就好好卖,话说回来,怎么想到卖他人情?

  他那时候才四品境,不算太出色吧?”

  “机缘巧合罢了。”

  战王忽然道:“他是莫问剑吗?”

  “为何有此想法?”

  战王笑道:“你投资他……他就生在北湖,注定要来北湖地窟,我寻思着吧,他是莫问剑的概率还是有的!也许他自己都不知道,也许当年他决定转世,封印,所以成了现在的张涛,我觉得很合理。”

  说罢,战王又道:“我一直觉得这小子妖孽的过分了!也没太大的奇遇,怎么就能强成这样?要说他是莫问剑,那问题就解决了!他其实也是在恢复实力。”

  “你觉得是便是吧!”

  战王笑呵呵道:“别说,你这么一说,我觉得又不是了!你故意说的云里雾里的,想让我确定他是莫问剑?别傻了,我有那么好忽悠吗?其实我猜到了一点,可能知道谁是莫问剑……不过算了,有些事不好说,没证据的事,麻烦。

  好了,废话就说这么多了,开个口子,让我进去,不然我待会直接轰碎了紫盖山,你别怪我没提前打招呼!”

  “你非帝级,贸然闯入,必死无疑!”

  “是吗?真以为我泥捏的?我距离帝级不远,战斗了几百年,别说死物,你现在出来,咱俩单挑,你信不信我活活打爆你?”

  战王一脸挑衅,又是一拳轰出。

  就在这时候,战王已经看到了前方的一片血红色。

  帝坟!

  不过前方,也有大量的黑色裂缝,以及一道道透明色的封禁。

  他好像看穿了裂缝和封禁,看到了那座帝宫。

  扫了一眼,战王忽然叹道:“进去了啊!这座宫殿有点问题,进去了恐怕有点麻烦了!公羽子,最好他们没事,有事……你们麻烦大了!”

  “蒋天明,有些事比你想象的要复杂……”

  “得了吧,我不想听这些!我家俩小子有事,我就找你麻烦,就这么简单!别以为有个乌龟壳子就了不起……”

  说话间,战王忽然举拳朝上方轰去!

  轰隆隆!

  整个紫盖山都好像在颤动,一股股强大无比的精神力反击着战王,四周,空间裂缝频现。

  战王任由裂缝切割,肉身之上,被切出一道道血印。

  精神力反击,也在虚空中爆发出一阵阵潮汐。

  可战王依旧不停,一连轰击了上百拳,上方陡然传来一声轻微的咔擦声。

  战王这才收手,面色微微有些发白,嗤笑道:“乌龟壳子也就这样!懒得拆了紫盖山罢了,也许还是老子的家,指望这个真的以为可以保护你们?”

  界域之地内。

  公羽子轻叹道:“何必呢。”

  “爽!你不服吗?”

  战王嗤笑,接着转身退去,没再前行。

  公羽子再次叹道:“轰碎了封禁也没意义,你灵识受创不轻,不用强装,回去疗伤吧。”

  “我受伤?我强装?”

  战王陡然愤怒起来,转身,又是一连轰出数十拳!

  咔擦!

  这时候,整个紫盖山不断颤动,透明的封禁也龟裂声不断!

  战王骂了几句,冷哼道:“再敢废话,弄死你个老不死的!”

  丢下这话,战王迅速退去。

  直到他走了,公羽子才微微摇头,死要面子活受罪,蒋天明这次出去,不疗伤数月都难以痊愈。

  “不过……的确变强了!”

  公羽子有些感慨,大道走的更远了!

  昔年出去之时,还没这么强,现在强了很多,看来这些年,师弟进步不小。

  “距离帝级,也不是太远了。”

  战王的大道,按照现在的算法,走了起码8000米了!

  虽然只有一条道,可也是极强的那种,真较真起来,枫王真未必是他对手。

  不过纵然如此,距离帝级还是有些差距的。

  ……

  远去的战王,自然没心情管他说什么,出了通道,二话不说,找了个没人的地方闭关去了。

  冲动了!

  刚刚数百拳轰出去,差点没把他精神力给撞爆了。

  紫盖山的封禁,比他想象的更强。

  不过输人不输阵,哪怕受伤,也得让人看看他战王也不是好惹的,公羽子那个老东西还敢嘲笑他,这次饶他一命,下次直接打爆了他的龟壳!

  离开紫盖山的战王,临走的时候,好像在禁忌海支流上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不过一闪而逝,哪怕他这样的强者,也没看清楚,再看,已经什么都没了。

  战王扫了一眼也不多管,禁忌海神秘的很,他也懒得管禁忌海的事。

  ……

  就在战王离开不久。

  禁忌海支流上,狡的身影缓缓从水中浮起。

  苍猫护着自己的小桌子,继续吃着,奇怪道:“小胖子受伤了呀!”

  方圆懵懵地看着它,哪个小胖子?

  苍猫见她好奇,解释道:“就是你的上一任,也是给本猫刷毛的!”

  方圆脸黑!

  刷毛……还有传承的?

  苍猫也不管她,这时候看向界域之地,海中,原本妖兽很多,此刻此地却是一头也没,苍猫也乐得清闲,懒得去管。

  看了一会界域之地,苍猫又看向界域之地内部的帝坟,猫脸严肃至极。

  就在方圆想问的时候,苍猫皱着猫脸道:“小胖脸,给本猫挠挠,不舒服,本猫要想事情!”

  “……”

  方圆差点吐血,你这么严肃,就是想让人给你挠痒?

  一只猫,装什么严肃吓人!

  别说,刚刚猫脸绷起来还挺可爱,如果忽略这只猫的强大。

  方圆无语归无语,不过也挺喜欢挠猫的,上前给苍猫挠起了痒痒。

  苍猫一脸享受,继续吃着,懒洋洋道:“诛天剑要出来了,待会收了咱们就可以回去了!不过诛天剑好像被小剑拿来压什么东西了……弄脏了我的剑,真讨厌!”

  苍猫嘀咕一阵,又半睁着眼看向帝坟,看了一会,不知道想些什么,忽然看向界域之地。

  好像是看到了公羽子,苍猫忽然竖起了猫爪子,给了个大大的中指!

  小剑的师父,真讨厌!

  每次看到他,都想挠他,心眼特多,老是想赚便宜!

  苍猫鄙夷了一阵!

  公羽子特烦,塞了小剑来了,又塞小胖子,塞完了还想塞别人,才不让你得逞!

  它这一动作,看呆了方圆。

  这猫……在哪学的?

  别说,有模有样的,中爪竖起来特明显。

  ……

  界域之地内。

  一个高高竖起的猫爪子,好像呈现在了界域之地内部。

  公羽子好像是看到了,好像又没看到,看向外围的禁忌海,微微蹙眉,又是谁来了?

  ……

  与此同时。

  帝坟内。

  战天宫。

  众人刚进入,老王一口鲜血喷出,呼吸急促,咬着牙根道:“心……心跳……心跳的厉害!心脏要爆裂了!”

  “好胆!”

  方平一声低喝,长刀呈现,直接劈向帝岳。

  李老头也是一剑斩出,田牧铁拳更是早就挡住去路!

  三人二话不说,直接朝帝岳出手!

  帝岳精神力剧烈波动道:“误会,贵客们误会了!”

  三人却是一声不吭,打定了主意先拿下它再说!

  就在他们进入的一瞬间,战天宫大门忽然自动封闭,方平担心有诈,哪怕没这回事,也不会让帝岳这样的九品强者就这个跟在他们身边!

  有备无患!

  防人之心不可无,先控制住了,事后真是误会,那到时候再说。

  现在,这样的强者在身边,方平他们还得防着它随时反戈一击。

  三人联手,实力也是极为强悍。

  帝岳好像不敢乱动,枝丫横扫,仿佛不敢破坏那些建筑物,有些束手束脚。

  如此一来,三人实力都不会比它弱,一瞬间,几条枝丫直接被打的四分五裂!

  帝岳树干上露出苍老脸颊,有些愤怒,“贵客们何意?小妖诚心待你等……”

  “先投降!老王为什么会出事?你敢算计我们,找死!”

  方平低喝一声,再次长刀横扫,虚空炸裂。

  这一刀扫出,直接将对方一根粗壮的枝丫切断!

  帝岳也彻底怒了,不再顾忌,如同长出了无数手掌,纷纷朝方平杀来。

  李老头趁机一剑斩出,将对方几根枝丫斩断。

  田牧铁拳直轰对方主干!

  一旁,李寒松铠甲呈现,护住了老王几人。

  方平几人一出手,他就知道这几个家伙准备拿下对方再说了。

  指望这几个家伙老实守规矩,那是真的高估他们了。

  帝岳跟着进来,大门一关,这几位就没准备守规矩。

  李寒松见三人占据了绝对优势,这才松了口气,看向老王,沉声道:“没事吧?”

  “心脏……”

  老王还在喘息着,看向宫殿深处,喘息道:“我……我好像知道是什么了!心脏!心脏……我的心脏!莫问剑……拿到了我前世的心脏!”

  这话一出,哪怕正在交战的方平几人,也是脸色一变!

  心脏?

  老王的心脏在这?

  不,前世的老王的心脏在这?

  到底怎么回事?

  莫问剑从哪弄到的?

  帝岳也听到了这话,它也懂人类语言,方平他们不意外,莫问剑既然是他们的主人,会这些不奇怪。

  而这时候,帝岳也是忍不住看向老王!

  心脏?

  此人的心脏在帝宫!

  那这么说……

  帝岳心中泛起无数念头,急忙传音道:“诸位暂且住手!小妖并无恶意……”

  方平他们哪管这些,方平一边出手,一边喝道:“束手就擒,不杀你!若是你真无恶意,事后方某自会道歉赔偿损失,若不然,杀了你也白杀!”

  “束手就擒!”

  田牧和李老头也是暴喝!

  一位本源六七段的强者,他们不会允许这样的威胁就在身边,太容易出事了!

  帝岳见三人无停手之意,也是无奈。

  片刻后,精神力叹息道:“罢了,小妖不再反抗便是!诸位贵客……真是……”

  它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方平几人却是不管它。

  见它停手,三人迅速上前,擒拿枝干,禁锢它行动。

  方平手中出现一个水晶环,二话不说,直接将水晶环放大,套到了血树上。

  帝岳看到水晶环,先是茫然,等水晶环把它套住,它这才意外道:“括苍山御兽环?”

  方平也不解释,感应了一番,这才道:“八品境的神兵,禁锢你很难!不过你想挣脱,也需要一点时间,到时候别怪我们直接下手击杀你!”

  “小妖并无恶意……”

  方平却是懒得听,四处看了一眼,他们现在处于宫殿大门后的一个院落中,院落前方才是正殿,也有几间偏殿。

  接着方平也看向老王,开口道:“心脏在哪?”

  “深处……”

  “那是主人寝宫……”

  帝岳解释了一句,方平则是扶起老王,迅速朝深处走去。

  先把老王的事情解决了再说!

  这次也许可以知道一些老王的往事,这家伙心脏居然都被人拿到了,难不成上辈子的心脏还活着不成?

  要不然,不至于对他影响这么大。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