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4章 铁头的缘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战斗,眨眼间爆发。

  天外天那位八品境青年,也不是好脾气。

  蒋昊如此挑衅,岂能无动于衷。

  双方都有强者坐镇,吴川既然没开口,对方也不含糊,持枪便杀了过来。

  蒋昊平时笑脸迎人,可厮杀起来那也是疯狂无比,若不是如此,当初在王战之地,他一个七品境武者也杀不出那么大的名头。

  七品巅峰的蒋昊,距离八品一步之遥罢了。

  金身虽未成就,不过作为战王后裔,肉身强度也不弱于寻常八品一二锻。

  ……

  两人在空中厮杀,蒋昊是真的疯狂,肉身不如人的情况下,持剑贴身厮杀,瞬间肉身崩裂,血流如注。

  方平正在观战,这时忽然侧头看了一眼。

  不远处,一行人好像也想退到这边来观战。

  田牧也感应到了,侧头看了一眼道:“我们要退吗?”

  这一次他们进地窟,是秘密前来。

  虽然田牧想现身厮杀一番了事,可方平才是这次的主导人,田牧也没倚老卖老的意思。

  方平沉默片刻,摇摇头没说话。

  就这么片刻功夫,对方赶到了这边。

  来人总共有5位。

  三女两男。

  其中九品境两人,八品境两人,七品境一人。

  这群人赶到小山林,也是脸色一变。

  领头的王晗月,脸色那是剧变,她没感应到此地有人!

  可这里,居然聚集了这么多人!

  她无法感应对方的气息,也就无法判断他们的实力。

  可王晗月依旧感应到了危机!

  危险!

  她是九品境中的绝顶强者,龙变梵度天当中,她是真神之下第一人,本源道走出了900米!

  然而,这一刻在这,她感受到了致命危机。

  给她带来危机的,不是一人。

  好几人!

  最前方的青年,青年两侧的一老一中。

  老人是李长生,李老头六品境之时苍老无比,哪怕到现在也不曾改变样貌。

  中年是田牧,田牧年纪虽然在众人中最大,可这位铁血将军一直都是以中年样貌示人,以证明他还没老,还能战斗到底。

  之前重伤之下,苍老无比的田牧,这时候再度恢复了昔日的模样。

  王晗月警惕,脚步瞬间停滞。

  人群中,少女却是有些好奇地看着他们,奇怪道:“师姐,他们是普通人吗?”

  她也没感受到武者的气机。

  难道是地界的普通人?

  王晗月轻轻摇头,而听到此话的方平,侧头看了一眼少女,面露淡笑。

  普通人?

  这位七品少女,不是真傻就是装傻。

  普通人看到了你们这群飞天遁地的强者,还这么淡定?

  普通人会在这待着,观看强者大战?

  王晗月声音凝重,沉声道:“几位是人间武者?”

  区分是不是人间界武者,很简单,看发饰。

  方平几人虽然稍有掩藏,可并没有太过遮掩,方平现在留着精悍的短发,穿着不伦不类的地窟铠甲,实际上是他自己那套八品铠甲变幻而成的。

  留着短发的强者,几乎只有人间界武者才会这么做。

  方平面露笑容,缓缓道:“你们是……龙变梵度天之人?”

  老王之前介绍过,虽然没有照片,可大致上一些特征说过。

  长发女子,气机强大,给方平的感觉不会弱于吴川。

  配合上人数,装饰,应该是龙变梵度天的人了。

  长发女子王晗月,也就是老王说的天外天两大强者之一。

  “你是谁?”

  王晗月觉得自己应该听说过此人!

  她才出山不久,一些情报也是道听途说。

  不过很快,王晗月脸色一变!

  方平!

  是他!

  错不了!

  她现在想起来了,之前传闻中,方平好像可以收敛气息,可那时候她还以为是一些特殊技法,可以隐瞒一些弱者,谁知道这一次她自己见到了,连她都被隐瞒了!

  “方平?”

  王晗月脸色微变,如今人人都在找方平,等方平。

  可谁知道,方平居然就在众人眼皮子底下。

  王晗月身边,王若冰一脸好奇,看向方平几人,轻声道:“你就是方平吗?魔帝的转世?”

  方平淡笑道:“魔帝?莫问剑?你们觉得是就是吧!王晗月,既然遇到了,聊几句如何?”

  王晗月警惕不已!

  她不怕方平他们,可身边还带着小师妹呢。

  正准备离去,王若冰却是忽然看向李寒松,看了李寒松一会,王若冰忽然微微有些奇怪道:“我好像见过你……”

  她看的是李寒松。

  方平也看向李寒松,失笑,挤眉弄眼,不会是你前世的小情人来了吧?

  李寒松一脸讪讪,看向前方的少女,说是少女,其实也是老妖婆了。

  不会真的和我有关系吧?

  李寒松有些不敢确定,他是复生武者,龙变梵度天在神话中是四梵天之一,历史悠久。

  龙度天帝,也是老牌大帝级强者。

  要说可能认识,那还真说不准。

  李寒松不吭声,方平则是笑道:“你认识他?你知道他是谁吗?”

  “样子不一样……”

  王若冰好像在回忆什么,轻声道:“可那种感觉,好像是见过的。”

  她连气机都没感应到,可她还是觉得有些眼熟。

  李寒松这时候忍不住了,问道:“那我是谁?”

  “你自己不知道吗?”

  王若冰忽然展颜笑了起来,接着踏空朝他们走来,王晗月脸色大变,见状就要拉扯,王若冰却是微微摇头,笑道:“师姐,我认识他,没关系的。”

  说着,已经踏空落地,落到了众人面前。

  再次看了李寒松一眼,王若冰想了想又笑道:“你是不是有一件很漂亮的铠甲?”

  李寒松脸色变幻不定!

  这事,几乎没老古董知道。

  可这少女,却是一口道破。

  王若冰见他这副表情,再次笑了起来,欢喜道:“那我就没认错了!我见过你的,你还记得吗?很久以前,我还小的时候,嗯,很小很小的时候……

  我身体不好,父亲一直让我沉眠,有一次,我清醒了,想去天界玩。

  那次,有一条大狗想抢我吃的,我被吓到了,大狗追着我跑,我好害怕,父亲又不在,然后就遇到你了,你忘了吗?”

  李寒松嘴角抽动,方平憋笑道:“你说的大狗……是天狗吗?”

  “好像是吧。”

  王若冰笑道:“我也不清楚,后来告诉父亲,父亲说不要理大狗,父亲好像怕大狗,以前有人欺负我,父亲都会去打他们的!”

  那一次,龙变天帝眼神复杂,息事宁人。

  算了,不就是吃的吗?

  别说没抢走,抢了就抢了吧。

  那条狗无耻到了连小孩子的零食都抢,他龙度天帝也是要脸的人,能为了这事和天狗计较吗?

  方平哭笑不得,天狗抢小孩子的棒棒糖?

  这条狗,真的不是好东西啊!

  苍猫说天狗经常抢它吃的,现在看来是真的了。

  不过这么说……

  方平忽然看向王若冰,笑道:“你去过天界?”

  天界毁灭,起码有五六千年以上了!

  这是保守估计!

  这么说,这少女模样的女人,真的是超级老妖怪了?

  “嗯,小时候去过几次。”

  “那你知道他是谁吗?”

  方平指了指李寒松,王若冰摇头,又点头,眼睛笑成了月牙状,“不知道,可我认识他!我和父亲说过,父亲好像也认识他,不过说他们是异道,不要去接触。

  那一次,他帮我吓走了大狗,大狗好像很生气,让他不要多管闲事,还说要喊兄弟帮忙来揍他……

  后来我走了,你被大狗揍了吗?”

  李寒松尴尬,我认识天狗?

  不知道啊!

  我被天狗揍过?

  不至于吧!

  方平却是听出了不同,笑道:“你是说,天狗被他吓跑了?然后放狠话?”

  “嗯。”

  “他住在天界?”

  “应该是吧……”王若冰轻笑道:“那次是父亲去拜见东皇,我们是在东皇府邸遇到的大狗,他也在东皇府邸……”

  方平几人面面相觑,又冒出一位皇者了?

  东皇?

  东皇又是谁?

  王若冰还想再说,身后,王晗月警惕到了极致,陡然轻喝道:“若冰!”

  有些事,不能说。

  如今的一些强者,对天界之事都极为忌讳,不会说的。

  王晗月没去过天界,她记事的时候,天界已经被毁。

  王若冰其实比她大,可从小就身体不好,一直被龙变天帝封印,恢复一些时日才会解封,让她出来头透口气,所以王若冰去过天界,她小时候,天界还没被毁。

  可这些事,不能乱说。

  天界的往事,已经成了一个忌讳。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已经无人知晓,只知强大的天界,朝夕间覆灭,连带着皇者,天界诸强,纷纷消失。

  方平看了一眼王晗月,又看向王若冰,笑道:“你叫若冰?是龙变天帝的女儿?”

  “嗯。”

  “龙变天帝很古老,这么说,他也是天界之前的帝尊了……”

  方平微微沉吟,“东皇是谁?”

  “若冰……”

  王晗月正要继续阻拦,方平眼神冷厉,看向她道:“废话什么!能吃了她?她救命恩人在这,问几个问题都不行?龙变天就是这么忘恩负义的?

  若不是铁……李寒松,你们这位大小姐,就被天狗给吃了,救她一命,问问情况,这样的恩情都不报答了?”

  王晗月差点气吐血!

  救命之恩?

  天狗,也就是天帝,抢师妹的零食……开玩笑的成分居多。

  怎么就成救命之恩了?

  王晗月眼神不善,一副随时要出手的模样。

  方平瞥了她一眼,懒得理会。

  王晗月实力是强,可李老头和田牧联手,足以锤死她。

  对方虽然还有一位九品,也是本源道,可自己弄死对方也没问题,他压根不怕这几人。

  此刻的方平,更感兴趣的还是一些八卦。

  尤其是这一次!

  这一次,事关莫问剑,虽然和天界无关,可问问,也许可以串联出一些东西。

  王若冰好像也不是太在意这些,嬉笑道:“东皇就是东皇啊!天界的一位皇者,当年天界的皇者,东皇和我父亲最为交好,所以我认识的。”

  “对了……”

  王若冰想了想补充道:“铠甲大叔,你的仇人被打死了吗?”

  李寒松愣了一下,疑惑道:“仇人?谁?”

  “你忘了吗?”

  王若冰奇怪道:“那天你说要去找仇家算账,我喊你,你让我别跟着你,说很危险的……我问了父亲,父亲说你是去找东皇助战的,东皇后来去了吗?”

  方平众人愣住了。

  助战?

  邀请一位皇者去助战?

  这什么排面?

  仇人……

  方平忽然看向姚成军,不会是说你吧?

  姚成军冷漠,别看我,我又不记得。

  王若冰不管这个,又笑嘻嘻道:“这次铠甲大叔来地界,也是为了魔帝的帝坟吗?听我父亲说,这次可能诛天剑会出世,诛天剑以前在天界就有很大名气的。

  铠甲大叔有铠甲,再拿到诛天剑,那就很厉害了!”

  这话一出,方平心中陡然一动,忽然看向王若冰!

  这女的是真的单纯,还是别有用心?

  诛天剑!

  她居然在怂恿铁头拿诛天剑!

  不,诛天剑居然在帝坟中,方平这还是真的第一次知道。

  “诛天剑在帝坟?”

  “是啊。”

  王若冰点头道:“我父亲说的,他说魔帝死的时候,整个帝坟都被封闭了,魔帝自爆,自爆威力形成了帝坟,帝坟多年没开启,诛天剑应该还在帝坟内的。

  魔帝就算自爆,神器也不会被毁的。有了诛天剑,铠甲大叔就很厉害了!”

  李寒松也不是傻子,见状看向她,笑呵呵道:“我有了诛天剑就很厉害?那这位小姐……”

  “我叫王若冰,大叔叫我若冰就行了。”

  “若冰?”

  李寒松轻咳一声,笑道:“那既然如此,不如若冰这次帮我们夺取诛天剑如何?毕竟你小时候我帮你赶走过天狗,这次你帮我,以后我帮你……”

  “不行啊!”

  王若冰有些纠结,摇头道:“我父亲说,不能沾惹神器的。神器有主,主人一旦没死,迟早会拿回神器的,那就结下恩怨了。

  父亲可以拿,我不可以的,铠甲大叔你可以的,你很厉害,拿了也没关系的……”

  一旁,王晗月冷冷看了几人一眼,淡漠道:“没想到……没想到你们当中还有昔年天界之人复苏!既然如此,那我奉劝诸位一句,帝坟之事,你们最好别参与!”

  方平淡笑道:“这话什么意思?”

  “帝坟本就是一个巨大的诱饵!原本的诱饵,也许只是一人,可现在,居然有天界旧人掺和在其中,一旦暴露……”

  说着,沉声道:“师妹既然认识这位,我想这位昔年也许也是天界的大人物!可如今毕竟已经不同以往,很多人都在寻找那些天界线索!

  此事,待我回归龙变天,必定会禀报师尊!

  不过念在师妹的情分上,此次本座不会对外泄漏,可有些事,瞒不住的!”

  王晗月此刻还是很意外的!

  上古年间,东皇的客人复生了!

  能被一位皇者当客人的,那最少也是帝尊,还是强大的那种!

  龙变天帝这样的大帝,才有资格去拜访。

  而对方不是拜访,而是邀请东皇助战,也许比龙变大帝都强。

  这样的人物,居然复生了!

  铠甲大叔……

  王晗月忽然看向李寒松,眼神有些异样,铠甲大叔……漂亮的铠甲,东皇的客人……帝铠?

  王晗月眼神波动的厉害!

  此人上辈子用的难道是帝铠?

  帝铠……谁用帝铠来着?

  大帝应该知道吧?

  上古年间的事,现在知道的人没几个了,可终归还是有知情者的。

  难道帝铠这件神器就在此人手中?

  她眼神变幻,方平一直盯着她看,好像猜到了什么,笑道:“若冰小姐,你真的确定李寒松是你认识的那位铠甲大叔?气息都没展露,你就认出来了,你们……不会是故意想干点什么吧?”

  方平笑眯眯道:“看上铁头了,故意套近乎?我说小姐,这套路过时了。”

  王若冰有些不解地看着他,解释道:“是真的有些熟悉……”

  方平笑道:“样子吗?”

  “不是。”

  “气息?”

  “也不是,可是……”

  “别可是了!”

  方平打断道:“行了,别没事找我们碰瓷!想打李寒松的主意,你自己多学学,也许他一动心,就真的看上你了呢?

  还熟悉……多少年前的事,随便编造一段,谁知道真假?

  李寒松才20多岁,哪来的上古熟人?”

  说罢,方平嗤笑一声,迅速腾空而起,眨眼间离去。

  “可是……”

  王若冰看到他们走了,有些委屈,“可是真的很像铠甲大叔的!”

  王晗月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师妹,你说的铠甲大叔,到底是何人?”

  “我真的不知道。”

  王若冰摇头,“我就见过他一次,可大叔人很好的……”

  “他穿的是帝铠吗?”

  “帝铠?”

  王若冰想了想,许久才道:“不太清楚,父亲没说,师姐……就算是,我们也用不上,父亲伤势才愈没多久,不要再去争了。”

  王若冰也不是真的傻,当王晗月说起这个,马上想到了什么,急忙摇头。

  神器虽好,可每次神器之争,都会造成大乱的。

  ……

  同一时间。

  方平打趣道:“铁头,你行啊,一个活了万年的老古董,都快成你小迷妹了!这都隔着万古,这都能认出来,这感情也太深厚了。”

  李寒松郁闷道:“谁知道她说的真的假的?”

  “大概率真的。”

  方平想了想道:“说起铠甲,知道的人虽然不少,你是强者复生,知道的也有不少,可能把你联系到上古的,真的不多。

  当然,不排除她事先知道点什么,故意来碰瓷咱们。

  可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铁头,你麻烦来了!”

  “嗯!”

  李寒松沉声道:“看出来了,这女的好像藏不住话!她这么一说,龙变天帝也许真的认识我,知道我有神兵铠甲在。

  这神铠到底是不是帝铠我不知道,可的确很强大!

  一般的神兵,这些强者不会动心,可神器呢?”

  “神器……”

  方平叹道:“之前在观明天,我看了一下有关神器的记载,太引人在乎了!

  窥天镜,可窥天道!

  就这么一句话,我大概就猜到窥天镜的作用了,苍猫拿着窥天镜,大概也就是损毁了,要不然没那么容易保存到现在。

  天王印,可镇三界!

  一印镇三界,怎么镇?

  虽然不知道,可这描述,也足以说明这玩意多强。

  帝铠,万物不可破。

  诛天剑,万物皆可破。

  这两者其实是冲突的,我其实在想,谁写的这玩意,帝铠是不是被诛天剑给破了,还是给战神弓、灭神枪给破了?”

  方平在说着,又看向铁头,笑道:“有空可以去找那个王若冰聊聊!我看她好像是真的记得当年的事,当年的赶狗之恩,人家可能真的还惦记着。

  话说回来,铁头行啊,当年连天狗都给赶走了。

  不知道是天狗年轻的时候,还是强大的时候,这要是强大时期,天狗还得喊帮手来找你算账,啧啧,这实力,不弱!”

  “那当然!”

  李寒松笑呵呵道:“我可是镇北大帝,太弱了能行吗?”

  “镇北大帝?”

  众人奇怪地看着他,你恢复记忆了?

  李寒松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我和方平商量着改的名号,你们不知道吧?

  他们聊着,蒋超却是欲哭无泪,期期艾艾道:“诸位,我家变态……快被人打死了!”

  说好的关键时刻就冲上去呢?

  结果为了和人家女的聊天,你们关注大战了吗?

  我家变态被人骑着打了,别提多凄惨了!

  众人闻言,纷纷朝那边看去。

  真惨!

  蒋昊之前一副翩翩公子哥的模样,现在都快被打成乞丐了,浑身浴血,显然是吃了大亏。

  而他的对手,此刻只是有些轻微伤势,等级差距太大,蒋昊再逆天,也没办法逆伐对方,之前的豪言壮语都成空话了。

  一旁,吴川蠢蠢欲动,看样子是有心插手这事了。

  而另一边,几位九品强者,也在虎视眈眈,盯着吴川。

  王金洋看了方平一眼,方平轻声道:“都在盯着我!诛天剑居然在帝坟中,我又可能是莫问剑……我躲不住的,很多人看似不在乎我,恐怕都在等我呢!”

  方平说着,笑了笑道:“既然躲不了……那就由暗转明吧!”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