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0章 灭邪教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就在这了!”

  很快,众人抵达一处白雪皑皑的大山谷。

  山谷中,有条河。

  喜马拉雅山,是很多大河的源头。

  任何生命,在没有达到八品境之前,都是离不开水源的。

  方平环顾一圈,感应了一番,摇头道:“没感应到!”

  这时候,众人抬着苍猫上前。

  苍猫懒洋洋地看了看,猫爪子指了指大河,懒洋洋道:“就在下面,铃铛挡住了。”

  “猫兄可以收回铃铛吗?”

  “可以呀。”

  苍猫光说不动,方平看着它,你收啊!

  苍猫也看着方平,对视一会,苍猫一脸无辜道:“好脏,他们把我的铃铛埋在烂泥里面了,不想要了。”

  “……”

  方平差点吐血,这就是你不收的原因?

  你别忘了,你的神器大多数都是在墓地捡来的,也没见你嫌弃。

  “猫兄先收回,回头我让人帮你清洗!”

  “那好吧。”

  苍猫听到有人要帮它洗,也就没意见了,很快,开口道:“铃铛,快回来,快回来……”

  不知道这是咒语,还是它随口说说。

  大概率只是随口说说!

  可随着苍猫说话,地动山摇。

  大峡谷开始摇晃,有山崩地裂之势。

  “谁?”

  “敌袭!”

  “……”

  河中,陡然传来一阵怒吼咆哮。

  下一刻,之前毫无感应的河面中,几道强大的气血之力陡然升腾而起。

  同一时间,一个巨大无比,仿佛可以遮天的大铜钟从河中缓缓升起。

  太大了!

  一眼看去,底部面积,起码有数百亩的大小。

  这就是苍猫说的铃铛?

  方平尽管震撼,却是顾不得这个了,当铃铛升起的那一刻,他已经感受到了大量武者的气息!

  几百亩大小的地界,隐藏的人不少!

  起码上千道气息!

  果然,这就是邪教总部。

  “一群老鼠,总算是现身了!诸位,杀敌!”

  方平一马当先,身先士卒,提刀破空而出,直奔湖面上空。

  此刻,上空已经闪现数道身影。

  “你们是何人?”

  升空的几位强者,眼中闪过惊惧之色,厉声叱喝!

  神教总部居然被人发现了!

  关键是,无敌的防御天幕居然被破了!

  在他们眼中,铃铛就是无敌的防御罩,哪怕绝巅来了,都未必可以打破。

  他们有九品强者曾尝试着轰击,结果根本无法打破铃铛。

  地底,有大教宗布下的绝巅屏障。

  在铃铛内部,他们就是最安全的。

  可今日,他们视为最安全防线的天幕忽然腾空而起,总部要暴露了!

  此刻,铃铛飞起,河水倒灌。

  河中,一些强者纷纷出手,精神力席卷,将河水掀飞,蒸发。

  原本的大河,这时候随着河水消失,露出了一个圆形场地,里面建筑齐全,居然还是现代化的那种。

  “华国武者!”

  就在此刻,有强者大声暴喝!

  “分散跑!”

  这些人反应速度也是极快,当感应到无数强者气息,一些人二话不说,御空就跑!

  “跑?”

  就在这时候,田牧一拳破空,将一位七品强者轰的肉身爆裂,暴喝道:“杀!”

  “杀!”

  齐声暴喝响起!

  近百高品强者,纷纷从四面八方杀了进去。

  这时候,前方的方平已经和一位九品强者交手,一刀劈出,劈的对方倒飞一大截。

  “方平!”

  和他对战的九品强者,好像认出了方平,暴喝一声,怒吼道:“方平,你非要与我神教为敌?”

  “可笑!”

  方平大笑一声,身影如幻影,突然破空而出,一刀将一位七品武者劈成了两半!

  遥看那位九品,环顾一圈,哈哈大笑道:“才4位九品?大教宗那个废物,这么些年,居然就藏了这么点底牌?”

  此刻,4位邪教九品纷纷聚集在了一起。

  看向方平,前方,一位中年强者,怒喝道:“方平,神教已经从华国退出!昔日袭杀你的武者,已经全部死亡,大家不过是理念不同,你要赶尽杀绝?”

  这时候,众人都是心悸。

  华国来了好多人!

  高品都有近百位!

  居然还有两头九品妖兽,一头此刻正在空中封锁四方,一头居然钻入了地下,此刻虽然还没现身,可他们已经感应到了九品妖兽的气机!

  华国居然收服了九品妖兽!

  领头之人,迅速喝道:“方平,你们想鱼死网破吗?神教强者皆在此地,一旦交手,你们也别想好过!我们纵然不敌,也要咬下你们一块肉!”

  4位九品,8位八品,十几位七品。

  这就是邪教总部的实力配备!

  很强!

  接近30位高品强者,已经极其难得。

  别说之前的九大长老,外加那些高品陨落众多,算下来,总共近百的邪教高品强者。

  这样的数量,已经极多。

  方平没理此人,看向徐丙,沉声道:“徐老,有熟人吗?”

  大教宗,很有可能是老古董。

  那今日在场的九品,有那个时代的九品吗?

  徐丙看了一眼对面的4位九品境,三男一女。

  看了一会,忽然道:“不熟,但是……好像有神魔时期的一些影子!”

  此话一出,对面,中年男子陡然厉喝道:“汝是何人?”

  “玄明天徐丙!”

  “混账!”

  中年男子怒喝一声,声音冷厉,暴喝道:“天外天居然臣服于人间武者,尔等该死!”

  “你们才该死!”

  方平一声怒斥,陡然杀出,暴喝道:“杀了其他人,生擒此人!”

  这中年,来自封神时期!

  “破空!”

  方平这一次那是实力爆发到了极致,一刀斩出,虚空破碎,裂缝呈现。

  巨大的空间战场,陡然出现。

  此时,其他人纷纷出手。

  这一次,不再是独立的空间战场。

  如同当日绝巅之战,虚空中,一个巨大的黑色裂缝呈现,一片完整的空间战场将众人包裹。

  而这短短瞬间,外围,山崩地裂!

  雪山崩塌!

  一眨眼,诸多高品强者,纷纷进入了空间裂缝。

  一些邪教七品,被席卷而入,刚进入,直接被绞杀当场。

  中年男子见状暴喝道:“金身以下不可入!”

  空间战场,也不是谁都可以进入的。

  地窟战场,九品进入都悬。

  人间战场,没有金身,一旦进入,也会被裂缝口的裂缝直接绞杀。

  话落,中年暴吼一声,身体陡然胀大,身高十多米,手中一柄巨大的长刀呈现出来,厉声道:“尔等真要赶尽杀绝!”

  “废话真多!”

  方平之前一刀斩出空间战场,此刻直接金身爆发,气血升腾,头顶上方,一道气血光柱贯穿虚空,甚至在空中凝聚出了虚影。

  如同当日绝巅凝聚的虚影一般,傲立虚空,气血澎湃。

  “杀!”

  厮杀声,转眼间升起。

  空间战场,九品境纷纷开始交手,一些八品强者也冲入战场,迅速厮杀起来。

  裂缝外,数十七品强者,开始围杀那些四处逃窜的邪教七品。

  湖底,一些中低品武者肝胆欲裂,也纷纷开始逃亡。

  张语、谢磊这几位魔武的顶级六品,见状都是眼冒凶光,手持兵器,迅速冲杀过去!

  带着中品武者前来参战,那是寄希望这些人都能在战斗中突破,成为宗师强者!

  方平的意思,大家都懂。

  天部的六品,距离七品境都不是太远。

  在这种场合下,浴血厮杀,无敌之势凝聚,精气神合一,直接破境也不是没可能。

  众人都是毫不废话,眨眼间厮杀到了一起。

  “啊!”

  惨叫声瞬间升起,有邪教武者厉声暴吼道:“自爆!我们已经无退路,杀了他们!”

  “同归于尽!”

  “大教宗会救我们的!”

  “神教不灭,死而复生!”

  一些人纷纷怒吼,双眼血红,眨眼间,几位中品武者疯狂无比,冲杀在前,轰隆一声自爆当场!

  人群中,徐丙已经被席卷进了空间战场。

  而条索却是没有,此刻,刚准备进战场的条索,看到这一幕,微微蹙眉。

  人间界,果然成了炼狱了!

  都是疯子!

  邪教的人是疯子,其他人也是!

  自爆,好像成了家常便饭。

  昔年,除非到了生命最后一刻,要不然,蝼蚁尚且偷生,何况这些武者。

  正想着,裂缝中,方平、李老头都是暴吼一声,一刀一剑,直接贯穿一位九品,将其中一人当场分尸!

  “神教永存!”

  这人哪怕被分尸当场,也是厉声暴喝,精神力瞬间凝聚,眨眼间一声轰隆巨响传出!

  黑色裂缝颤动了一下,很快恢复平静。

  那位中年男子,却是趁此机会,一刀劈飞陈七,眨眼间从裂缝中跃出。

  裂缝外,条索看了他一眼,对方也看到了条索,暴喝道:“融骨圣使,你要拦我?”

  条索一愣,这一瞬间,对方破空而出,直接朝外围遁逃。

  空中,凤灵翅膀煽动,好像有些犹豫,没有出手。

  就在此刻,方平幽冷声传来:“果然,唯有自己人靠得住!”

  外围,条索、凤灵、地鼠都在。

  可中年逃遁,三位九品,无一出手!

  虽然早有预料,方平还是心冷。

  这些人,只能利用,绝不可交心!

  “想跑?问问我!”

  “方平,你真以为你能敌我?”

  中年男子刚要遁逃,方平脚下战靴金芒闪烁,已经拦在了他身前。

  “你跑,必死!投降,给你活命之机!”

  “狂妄!”

  对方话音未落,方平已经刀破虚空,李振的破空剑诀,未必适合方平,可李振的剑诀,核心还是杀!

  杀意足够,也可发挥几分威力。

  对方也是手持大刀,暴喝一声,迅速和方平厮杀到了一起。

  对方也是本源道中的强者,两人厮杀起来,黑色裂缝呈现,飞速切割着两人的金身。

  这一次,两人都没有再进入空间战场。

  方平厉喝道:“地鼠,护住下方众人,否则送你们归西!”

  两头妖兽,不愿战九品也就算了,再敢敷衍,方平决定直接斩杀了它们制造神兵!

  此话一出,下方,一头大老鼠吱吱叫了一声,迅速释放精神力,挡住了两人交手的余波。

  空中,凤灵闪动着翅膀,将一些遁逃的武者纷纷煽了回来。

  条索见状,也没出手,一直盯着中年武者看。

  对方,认识她!

  她很少出玄明天,当然,九品境强者,哪怕在那个时代,也不是可有可无的,对方消息灵通的话,认识她不足为奇。

  不过一眼就认出了她,也许双方见过面。

  “是谁?”

  条索陷入了沉思中。

  ……

  同一时间。

  外围。

  布陀耶眼神凝重,震撼道:“好强!方平居然真的可和本源道交手!”

  对方和本源道强者交手,非但没有落入下风,反而占据了上风。

  这样的实力,甚至比他们预期的还要强大。

  比传闻中还要更强!

  ……

  何止布陀耶。

  就在双方爆发大战的这一刻,各地,都有一些异动。

  古佛圣地中,老和尚好像也在观战,若有所思。

  其他各地,一些九品强者感受到了交战的动静,一些人直接御空而来,一些人也是精神力散发,开始探查。

  ……

  就在距离他们交战地不远的地方。

  虚空中,一道微不可见的裂缝呈现。

  一股微弱的精神力的探查而出。

  就在这股微弱的精神力探查而出的同时,另外一股更微弱的精神力则是顺着裂缝渗透进去。

  高空之中,一处裂缝中。

  张涛眼神冷漠,淡淡道:“又一处天外天!好大的胆子,还真敢这时候冒头!”

  他身边,李振开口道:“实力如何?”

  “这些所谓的大帝,好像并没有多强,和玄明天那人差不多,气血强度,应该在80万卡左右。”

  “当年受伤未愈吗?”

  “有可能!当然,也有可能是隔着空间,我探查的不清楚!”

  张涛沉声道:“暂且不管这边,看看他们有何异动!这样也好,让他们都清醒过来,要不然,我还真担心到时候这些人没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没能钓出来!”

  李振看向他道:“你让天部征战四方,是不是也希望他们可以引起这些老古董注意,从而从沉眠中清醒?”

  “有一部分原因。”

  “那若是还有没发现的地方,怎么办?到时候我们真要走了,一旦出现一位帝级强者,扫了我们的后方,那才是得不偿失!”

  “无妨!我有准备!”

  张涛说着,看向下方的那只猫,笑道:“你觉得留下它如何?”

  “不靠谱!”

  李振直言不讳!

  留下一只不靠谱的猫,一旦有强者来袭,这只猫未必会出手,如此一来,那就是天大的麻烦。

  “再看!不行的话,想办法把你留下!”

  说着,张涛忽然看向远处的那个巨大铃铛,眼神微动道:“很强大!若是用此物堵住裂缝,也许真的可行,不过还要稍作改造……”

  “那是那只猫的!”

  李振提醒了一句,张涛笑道:“买!我用万袋猫粮买,你觉得可以买到吗?”

  李振想说没戏,可转头一想,未必。

  没再纠结这个,李振迅速道:“大教宗可有线索?”

  “他没出现,很有可能离开了地球,或者躲进了天外天!这里的人,未必知道什么,要不然,他也不会放弃的如此利落!”

  “大教宗到底想做什么?要说当年血祭众生,打开通道,还情有可原!可现在这时候,根本无需如此!可他还是没有解散邪教,而是继续活跃,他的目的是什么?”

  张涛沉吟片刻,缓缓道:“谁知道!这些人,现在活跃异常,和天人界壁即将破碎有关,可也有可能有别的目的。”

  张涛说着,想了想沉声道:“我其实在考虑一个问题,到底是谁……传出了消息,大乱会在这一世?让这些强者,都选择了沉眠!在我看来,哪怕受伤极重,也没道理非要这时候一起苏醒!

  恰恰相反,现在一起苏醒,不对劲!

  是有人将他们伤到了不得不此刻苏醒的地步,还是说,有人告诉他们,唯有此刻苏醒,才是最佳时机?”

  “千年前好像就要苏醒了。”李振补充了一句。

  “可还是失败了!莫问剑出手,将千年前要出世的他们,拖延到了这一世!我还在想,莫问剑为何要如此做?难道他笃定这一世有人可以解决这一切?”

  “他们都在等!”

  张涛眼神深邃道:“都在等!等什么!所有人都在等一个契机,我不觉得就是大家所谓的成皇契机!他们在等,皇者真的死了吗?他们也在等吗?

  这样的局,让所有人汇聚在这个时代,我觉得反而更像是皇者的手笔!

  非皇者,这些所谓的大帝,有这样的能耐吗?

  皇者不出,消失了!

  一消失,近万年!

  那这万年,皇者没有现身,谁在维持这样的平衡?

  谁在暗中让局面按照他们想要的一切去发展?

  还有一张大手,遮掩了一切,操控着一切,而你的老祖,镇天王……也许就是负责维持平衡的人物之一!”

  李振心中微动,沉声道:“你的意思是,老祖其实是皇者的手笔!用来维持局面按照他们所需要的去发展?”

  “难道不是?你忘了,人类为何能在镇星时代生存了!没有镇天王,人类那时候真的可以抵挡地窟吗?别说那时候,哪怕现在,若不是镇天王威慑地窟,恐怕也早就爆发大战了!”

  张涛轻笑道:“所以,镇天王很有可能是一位平衡者!平衡地窟和人类的实力,让地窟无法大规模进攻人类世界,让强者有所忌惮!

  这样的平衡者,人类有,我怀疑地窟也有!

  我其实在想……乾王,是否也是平衡者?

  你要知道,乾王一直不出,据说前往当年曾和镇天王一战,结果好像稍弱一筹,却是不分胜负,最终消失不见,多年不曾现身。

  他若是真的愿意缠住镇天王,当年也许就已经爆发了两界之战,可他没有!

  此人又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平衡者……”李振头疼道:“照你这么说,莫问剑可能也是!也许千年前,不是大乱的时候,却是眼看着要爆发大乱,所以莫问剑出手,平衡了这样的局面。”

  “有这个可能,不过我觉得莫问剑还是上当了!也许他的本意是掀翻棋盘,最终却是还是落入了别人的算计,也许,他绞杀各方强者,就是暗中人希望看到的!

  将一些不稳定因素清除,将时间继续拖延下去,拖延到了现在,而现在,就是大家希望看到的时代!”

  李振皱眉道:“谁能做到这一切?如果是皇者,为何又要做这一切?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张涛自嘲道:“这个我可不知道!另外……我在想一件事!黎渚,是否会是这其中一员?”

  “什么?”

  “你没发现,黎渚也在平衡吗?”

  张涛淡淡道:“他也在平衡各方势力!在削弱各方势力,他可能也是我说的平衡者其中的一员!”

  李振愈发头疼了,许久才道:“不管他们,也管不了。”

  张涛默默点头。

  是啊,管不了。

  自己猜测的平衡者,真的存在吗?

  镇天王这些人,非要将时间拖延到现在,到底为了什么?

  等什么呢?

  等的是人,还是物?

  王金洋这些人,这一世纷纷现身,是巧合,还是说……是必然?

  “你们复苏的契机是什么?”

  张涛遥看下方,陷入了沉思。

  ……

  “杀!”

  厮杀声更剧烈了!

  田牧一拳将一位九品强者轰的金身龟裂,北宫鋆持枪杀至,一枪洞穿了对方的头颅。

  那边,徐丙、李老头、陈七三人联手围杀一位本源道强者,也是杀的对方金身破碎,暴吼连连。

  战场外,方平和中年武者近身厮杀,双方都是身体残破,越战越烈。

  更下方,陈云曦众人浴血厮杀,杀的血流成河。

  近千邪教武者,被斩杀大半。

  此刻,尸横遍野。

  “还不投降吗?”

  方平冷喝一声,一刀劈断了对方的臂膀,任由对方一刀劈中自己的头颅,金光闪烁一阵,颅骨伤势迅速愈合。

  “投降,交代一切,饶你一命!”

  “痴心妄想!”

  中年武者大喝,转头就要破空而去,空中,一道裂缝呈现,对方眨眼间出现在几百米外。

  本源大道的妙用!

  他刚出现在几百米外,方平眨眼间缀上。

  “冥顽不灵!”

  方平低喝一声,一手抓破空间,手掌肉身分离,一眨眼,直接抓住了对方的咽喉,咔擦一声脆响!

  直接捏碎了对方的咽喉!

  中年武者脸色剧变,一刀劈落,将方平手掌劈的血肉模糊。

  可伤势,依旧眨眼间恢复。

  就在这时候,一座黄金屋镇压而下!

  这一次,并非罩人,而是直接镇压下去,雷霆万钧,空间都被撞出了裂缝。

  中年举刀欲劈!

  就在这时,忽然眼神一动,眨眼间破空而出,直奔下方众人。

  方平眼神冰寒,迅速追上,黄金屋眨眼间浮现在对方去路。

  可对方连连破空,避开了黄金屋。

  “你想杀谁?”

  方平忽然问了一句!

  中年却是冷笑一声,眨眼间冲破阻拦,直奔那些六品武者而去。

  目标……陈云曦!

  方平眼神冷厉,也不再问,暴喝道:“地鼠!”

  下方,地鼠吱吱乱叫,却是无奈,破空而出,挡住了对方。

  “谁让你杀她的?”

  方平迅速出现在他跟前,眼神不善道:“你收到了大教宗的指令?大教宗是谁?他好像很熟悉我!”

  中年一言不发,奋力和地鼠厮杀起来。

  “你惹怒我了!”

  “原本想留你一命,现在……你要死!”

  就在这一刻,原本的黄金屋,陡然变幻了起来,一眨眼,一柄金黄色巨刀呈现,方平手中长刀瞬间吸纳了黄金巨刀,化为金黄色!

  “灭!”

  一声厉喝,夹杂着强大的精神力轰击,无数不灭物质爆发,吓得地鼠仓皇而逃。

  中年也是眼神剧变,刚想遁逃,忽然发现周围空间被固定,被锁死。

  “不可能!”

  “愚蠢!”

  方平面露冷笑,真以为我闭关这些天,就学了一点《破空剑诀》的皮毛?

  “死!”

  对方举刀抵挡,方平身上金光却是耀眼无比,如同第二日,映射的整个山脉都成了金黄色。

  轰隆!

  一声爆鸣响起,对方长刀直接破碎,一声惨叫传来,眨眼间金身破碎。

  一股强大的精神力刚要遁逃,黄金屋再次呈现,一把罩住了对方。

  轰隆隆!

  精神力撞击黄金屋,想要离开,方平却是冷笑道:“自爆试试!不自爆,我会让你尝尝精神力被煅烧的痛苦!大教宗……也许我认识呢!我倒想看看,谁能瞒住我!”

  黄金屋中,精神力还在冲撞,中年男子样貌浮现,满脸苍白绝望。

  继续疯狂撞击着黄金屋,想要逃离。

  这还是方平第一次活捉一位九品境强者的精神体!

  方平不再理会,侧头看了一眼条索,面露狞笑。

  哪怕中年冲击下方六品,条索也不曾动弹。

  虽然没指望这老妖婆杀敌,可完全无动于衷……等着瞧吧,他方平可不是心眼大的人!

  条索被他盯着,忽然感觉背生凉气!

  此人好强!

  比之前好像更强!

  “杀光了他们!不用留活口!”

  方平忽然大喝一声,不用活口了!

  在场众人,也许也唯有这位中年知道一些东西。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原本下方擒拿了大量的邪教武者,此刻张语众人对视一眼,陡然面露厉色,纷纷出手,将那些投降的武者斩杀当场!

  “方平!”

  黄金屋中,中年男子也看到了这一幕,凄厉嘶吼道:“如此行事,必遭天谴!”

  “傻叉!天?这世界还有天吗?我们就是自己的天!”

  伴随着此话,空间战场中,李老头接连三剑,将一位九品彻底斩杀。

  田牧也是低吼一声,数拳轰出,将最后一位九品金身打爆。

  几人没有留下活口的意思,纷纷出手,将对方的精神力剿灭。

  几位邪教八品强者,看到这一幕,纷纷面露绝望之色,一眨眼,自爆声响彻空间战场。

  “神教不灭,浴火重生!”

  疯狂的声音,回荡在整个空间中。

  方平冷笑一声,“八九品境还如此容易被蛊惑,死不足惜!浴火重生?纵然重生了,还是废物!”

  “全部出手,斩杀所有邪教徒!荡平邪教!”

  话落,方平暴喝道:“大教宗,你也只配当一个老鼠!不,连老鼠都不如!”

  话音未落,有人淡笑道:“比老鼠厉害点,跑的快,没抓到!迟早的事,别着急。”

  “我不急!”

  方平笑了一声,视线投向苍猫,苍猫打了个冷颤,别看我,我没看到,就是感应到了一点点东西,别问我,问了也白问。

  方平再次失笑,看向下方尸横遍野,默默念叨了几句。


  • 上一篇:第859章 出战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861章 风云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