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4章 方平,你还嫩了点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几位小友,数日不见,愈加风姿卓越了!”

  当看到方平的那一刻,徐丙笑声爽朗,极为热情。

  方平也面带笑容,可身后众人,依旧是煞气沸腾,毫无热情之意。

  徐丙不动声色,其他人却是都有些恼火。

  这一次出山,真的有些憋屈了。

  索甲这时候也是气势展露,也是煞气沸腾!

  人间武者居然要震慑他们!

  真以为吾等当年不曾厮杀?

  方平见状笑道:“都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混人,诸位前辈莫怪!”

  说着,方平笑道:“这次诸位前辈出山相助,方某还是极为感激的!吴部长,你们有事的话,可以先回去了!”

  方平朝吴奎山几人说了一句,吴奎山看了他一眼,林龙欲言又止。

  他们在这,还可以震慑一番。

  走了……

  就在场众人的情况,九品境就陈七和北宫鋆在,几头妖兽此刻都没过来,虽然方平他们实力不弱,可徐丙也是顶级强者。

  吴奎山尽管心中想了很多,不过还是笑道:“那我们就不久留了!刚好部里还有事要处理,方部长,招待好诸位前辈!”

  “放心!”

  “诸位前辈,那吴某就送到这了!”

  吴奎山也是干脆,既然方平有了决定,那他也不继续待了。

  很快,一行人离去。

  这一次没坐船,纷纷踏空而行,转瞬间消失。

  ……

  他们一走,场中只剩下徐丙和方平两方人了。

  方平直奔主题道:“诸位前辈随我来!这次前辈们出山,政府的安排便是让诸位进入天部,以后诸位要听从天部指挥……”

  “天部?”

  索甲沉声道:“就是你所在的部?”

  “不错!”

  “吾等需要听从你的调遣?”

  “不错!”

  索甲眉头皱起,徐丙也是心中无奈。

  伪皇如何想的?

  居然让他们进入天部!

  之前吴奎山他们虽然大概提了一下,可也没说就让他们加入天部。

  “小友……”

  方平正色,打断道:“前辈,人间界有人间界的规矩,前辈们出山相助,方平感激不尽!不过以后在这,起码在这片海岛上,诸位要叫我部长!”

  所有人熄声。

  部长?

  虽然他们不知道部长到底意味着什么,可还是明白,这也许是类似于大帝的尊称。

  比如伪皇,在这也是被称为部长。

  方平不过是金身境武者!

  此刻的意思,显然是要收编他们为麾下。

  这和之前的预期不同!

  徐丙笑道:“小友……”

  方平再次打断,笑道:“前辈们要是现在不适应,那也没什么,过些天自然就明白了。这几天,大家初来乍到,主要是学习!学习华国的一些基础知识,起码知道该如何在现在的地球生存。”

  这个徐丙他们没意见,不过要不要留在天部,徐丙决定还是再问问。

  “小……那如果吾等留在天部,需要做什么?”

  “简单,战斗!”

  方平一边说着,一边带着人朝第一军校走去,边走边道:“天部的主要任务就是战斗,和地窟强者战斗!以后,我们会常年留在地窟,常年进行战斗,对手几乎都是本源境。”

  “那除此之外……”

  “没有除此之外!”

  方平笑道:“诸位,如今的地球,最大的任务就是战斗、厮杀!诸位放心,死伤比例还算可以接受。”

  此话一出,众人再次皱眉。

  唯一的任务就是战斗?

  那他们哪来的时间去完成大帝的任务!

  “吾等不会在人间界久留吗?”

  “不会。”

  方平摇头道:“我说了,天部的任务就是作战!”

  “玄明天之人,全都要加入天部?”

  徐丙笑道:“不如老朽入天部,让索甲和条葵进入其他地方?老朽听闻,如今华国有四部四府,让他们加入其他三部四府如何?”

  “那不行!”

  方平笑容满面,却是拒绝的干脆道:“诸位前辈,非是方某非要如此,可其他各部现在都不缺人手,唯有天部初创,人手紧张,不得不如此!”

  索甲闻言插话,声音不快道:“吾等出玄明天相助,并非不愿出战,非要留在天部不可?”

  吴奎山一走,他感觉没什么威胁了。

  此刻,方平强行让他们留在天部,这也让他极为不满!

  主要任务就是战斗?

  那他们出来,难不成就是为了和人厮杀的?

  这和他们的想法截然不同!

  出来之前,想着好歹也是天外天之人,初次出山,人间界再如何,应该也会给他们一段时间去适应,而不是马上让他们出战。

  现在倒好,还真的是马上要出战!

  方平就当没听见,继续道:“几位前辈尽快适应,三日后,我们就有行动!这也是诸位第一次参与现代武者之战,诸位多加小心,以免造成损失!”

  “三日后参战?”

  这时候,徐丙也忍不住了,轻咳一声道:“小友,是否太快了?”

  “武者的时间极为宝贵!”

  方平解释道:“三天不算少了,要是诸位这次没来,也许不用三日后,现在我们就该发起战斗了!之所以等三日,也是为了给诸位一个适应的时间。”

  这几句话一出,算是定下了基调。

  玄明天众人脸色都有些异样。

  出了天外天,人间界就是这么安排他们的?

  三天后就开始参与战斗!

  其他什么都没提!

  这算什么?

  谈话间,众人已经进了第一军校。

  方平一进学校,便道:“诸位,你们生活的年代和我们不同,战斗方式、战法也都不同!为了诸位的安全,我觉得有必要测试一下诸位的实力。

  另外,诸位的战法、功法,希望能为我们提供一份……”

  “不可能!”

  这一刻,索甲忍不住了!

  徐丙也是脸色难看道:“小友,此事不可如此!之前,大帝邀请小友进入万法楼,其中已经有大帝的一些心得和收集的功法。

  可吾等之功法,乃是吾等自创,涉及根本,不可轻易示人!”

  方平点头道:“这个我可以理解,不用招式、能量组合之类的战法。我们想要一观诸位的基本法,如何淬骨、淬体的基本法。

  另外,人类的基本法也会教授给诸位。”

  “人间界的基本功法能和大帝相比吗?”

  索甲不快,言辞不善!

  基本法,人类其实不算太看重,不过那是相对于现在而言。

  《淬体法》就是人类的基础法!

  战法是战斗的东西,修炼则是还靠《淬体法》来修炼,哪怕到了方平这境界,他修炼起来,淬炼肉身、淬炼金身,那也是按照《淬炼法》来修炼的。

  方平侧头看向索甲,郑重道:“基本法而已,并非要诸位的战法!人类武者,别说基本法,就是战法,哪怕一些本源战法,也不是秘密!

  如今人类势弱,就是靠这些,大家才有了现在!

  基本法不涉及诸位的本源大道,诸位是我人类先祖,如今局势到了这地步,区区基本法,很珍贵吗?”

  徐丙沉吟道:“小友,并非不传授,可法不可轻传,这是诸天共识。”

  “之前万法楼中,难道没有基本法?”

  方平忽然问了一句,说实话,他还真没去看。

  按照这意思……没有?

  徐丙沉默,是没有。

  万法楼中有的只是玄明天收集的一些战法,一些其他灭亡诸天的残破基本法,或者是一些人间武者的战法。

  至于如何淬体、淬骨,这些各家各派是不一样的。

  有些地方,那是一起淬炼,有些地方是先淬炼胸骨之类的,而现代的武者,都是先淬炼四肢骨。

  功法的不同,其实也会影响到一些修炼速度的。

  方平此刻已经彻底没了希望,最后问道:“基本法而已,到了我们这等境界,影响已经不大!只是参考一番,诸位连这个都无法传授?”

  “小友要是想观摩上古功法,老朽倒是知道一些其他各天的基本功法……”

  “玄明天的不传?”

  索甲冷冷道:“无大帝允许,绝不可传!”

  方平微微点头,忽然笑问道:“方某也不强人所难!基本法而已,不传便不传吧!不过,索甲前辈既然说了,非大帝允许,一些事做不得。

  那接下来,在天部,诸位能服从命令吗?

  在各部,服从命令是天职!

  这一点,诸位可以做到吗?”

  徐丙沉吟片刻道:“小友说的服从命令,具体所指为何?”

  “比如送死!”

  方平说的干脆,淡淡道:“如果遭遇了一些危机,需要牺牲一些人殿后抵挡强敌,那必须要有人留下!当然,这是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发生的事。

  可这些年,华国没少发生这些事。

  到了关键时刻,咱们当中,目前就是徐前辈实力最强,那按照华国的规矩,就是强者殿后,弱者撤离!

  这一点,我提前说清楚。

  一旦遭遇危机,不可抵挡,那徐前辈就要留下殿后,如果不够,那索甲也要留下,以此类推!”

  索甲冷冷道:“那若是必死呢?”

  “那就必死!”

  方平回答的依旧干脆,“哪怕遭遇了真神,强者也要为弱者争取时间逃生!当然,如果真遭遇了真神,那其实也很难逃生,真到了那时候,大家大概率是一起死。”

  众人沉默。

  人群中,一些年轻人有人憋不住了,开口道:“哪有强者为弱者殿后的道理!”

  “在华国,这就是道理!”

  方平看向说话的年轻人,正色道:“此事,非方平针对谁,都是如此!不信,诸位可以看看,可以问问!华国抵御地窟多年,真神都在御海山之外!

  真神不死,华国就无需担心敌方真神入境一步!

  同理,镇守地窟的九品不死,那对方的九品,也别想踏入人类世界一步!

  这就是华国!”

  “荒谬!”

  索甲低喝一声!

  太荒谬了!

  居然要强者为弱者挡死,这算什么?

  向来只有弱者为强者马前卒,哪有反过来的道理。

  “荒谬?”

  这时候,一旁的李老头冰寒道:“这可不荒谬!这就是现状!这位朋友慎言,一句简单的话,就否定了我人类数十绝巅,数千高品强者的努力和坚守!诸位可以不认同,但是绝不能诋毁!”

  荒谬吗?

  不荒谬!

  索甲的一句话,让在场众人眼神都有些不善了。

  你可以不认同,但是你不能说出来,说出来,那就是在说众人愚蠢。

  而这种愚蠢,却是新武时代能走出辉煌的根本!

  徐丙看到这一幕,脸色微变,瞪了一眼索甲。

  不要乱说!

  虽然他也觉得荒谬,可当着这些人的面,说出这话,这不是明摆着自找麻烦吗?

  被众人瞪着的索甲,只觉得憋屈的要爆炸!

  人间界武者这一次真的太过分了!

  一位金身武者插话他们和方平的谈话不说,他随口说了一句,居然被一位金身武者呵斥了!

  非但如此,其他人也在瞪着他。

  这算什么?

  索甲也是九品强者,哪能忍得住这个,此刻看向方平,脸色阴沉道:“方平,吾等此次出玄明天相助,从来开始,尔等便处处针对,这就是而今人间界的待客之道?”

  “相助?”

  方平想了想,问道:“其实方平只想问一句,今日这一切,到底谁造成的?”

  索甲冷冷道:“你想说什么?”

  “地窟也就是你们说的地界,一门心思要入侵人类世界,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他们主动入侵,还是有人在算计什么,故意让他们入侵?

  地窟和地球的通道,原本是封闭的,现在却是被打开了,真的是地窟的武者去打开的?

  而不是一些人,故意说了些什么,透露出什么,引诱他们打开了通道?

  至于是谁,方平不知道!”

  方平说着,再次道:“可诸位说这一次是为了相助人类……这么说来,诸位觉得这一切,其实是我们自己造成的?”

  索甲冷冷看着他,一言不发。

  “还有,诸位其实没把自己当人类,对吗?”

  “……”

  众人还是无言。

  “也是,你们是仙神,和人类自然无关!”

  方平笑道:“那好,既然如此,敞开了说也许更好!我不拐弯抹角,我不管玄明天有什么目的,那都无所谓。

  如今,双方既然合作,那接下来,诸位就得听从我的安排,我说怎么做就怎么做!

  这一点能做到,今晚我便为诸位前辈摆酒迎客,招待诸位前辈远道而来!”

  “小友不用误会,若是真需要用到老朽众人,自会出力……”

  “不是出力,是服从命令!”

  方平纠正道:“诸位难道还是不明白我的意思吗?既然出了玄明天,进入了地球,那现在,大家都是有人管的,有约束的,不可能再随你们心意行事。”

  “小友……”

  徐丙叹道:“何必咄咄逼人,此次吾等出玄明天,确是真心实意,可小友一再露出敌意……”

  “敌意?”

  方平笑道:“有一点点,但是不算多。我说服从命令,那是真的规矩!也是发自内心的想法,我希望和诸位合作共赢,可前提是,天部只有一个声音!”

  “在天部,你们需要服从玄明天帝一样,服从我的命令!这就是人间界的规矩!”

  “你也敢和大帝并立?”

  索甲勃然大怒,何止索甲,在场众人都有些愤怒。

  这时候,李老头忽然叹道:“早说了,行不通的!食古不化,早就深入骨髓了!这种人,吃硬不吃软,习惯了弱肉强食,你说再多,其实都是废话。”

  方平好笑道:“还不是您老让我确定再三?”

  “我那是之前没见到……”

  李老头也是无奈道:“谁知道真的这么古板!不,都不是古板了,人家压根就是来过个场,这没办法一点点磨下去的。”

  “那您说该怎么办?”

  方平问了一句。

  两人自顾自地谈着话,无视了其他人,此刻索甲已经觉得自己要爆发了。

  李老头则是考虑了一会,忽然看向他们道:“这样,你们到了玄明天,怎么着随便你们!可到了地球,到了天部,那就得听方平的!

  至于私生活方面,我们不干涉,只要你们不犯法,那一切都没问题。

  平时该作战作战,该给的待遇也给诸位,你们看如何?”

  徐丙笑道:“作为本源武者,老朽觉得,我们还是有自己的见解的,昔年,我等也曾参与过一些大战,何时出手,何时援助,吾等也不会真的不知……”

  “徐前辈的意思是,你们会酌情出手?”

  方平翻译了一下,徐丙笑了笑没说什么,这正是他要说的。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条葵也清冷道:“昔年,各方也曾广邀四方强者助战,何时出战,从无命令一说,全凭我等自己做主!”

  换句话说,人间界还没这个资格命令他们。

  李老头叹气,看向方平,摇摇头。

  没法谈!

  之前的话,你当我放屁算了,这些人想要的是最大限度的自由,至于出战,全凭心意。

  可不出战,不教授功法,还得防着他们作乱……

  那干嘛要他们出来!

  人类强者本就不多,防着地窟都不够了,还得防着这些人,那不是乱上加乱吗?

  就在李老头摇头的时候,人群后方,有人冷哼一声,低喝道:“当断则断!优柔寡断,如何统领一部?”

  “田司令!”

  “将军!”

  “……”

  这时候,不少人面色激动,纷纷呼喝。

  田牧龙行虎步,踏步而来,无视了玄明天众人,看向方平,冷喝道:“你可有决议?”

  “有!”

  “既然有,何必费事?”

  田牧冷厉道:“这就是天部的执掌者?天部主战,这不是外交部,用不着考虑那么多!一群食古不化的家伙,甚至可能会威胁到人类安全,这种人该如何处理,还需要如此废话?”

  田牧冷声道:“你总觉得你可以把事情做到最完美的状态!可事情哪能如此,十全十美,处处让人满意!当断则断,你既然有了决断,何必拖延不行!”

  方平苦笑道:“我是觉得,有些事其实还是要表个态的……”

  “表态?”

  田牧哼道:“表态,那不是你的任务!你的任务是什么?你的任务就是组建一支强大的高品战队,征战四方,用不着你来表态,你也没这个资格!”

  “那您老的意思是……”

  “不服,不听话,新兵蛋子很多都如此!可最终,这些人都老实了,都听话了!还不服气的,想当逃兵的,那都逃不过一个死字!”

  田牧此刻看向玄明天众人,冷哼道:“不服气,不听话,以为这是什么地方?遇到这种人,就三点!

  第一,打!

  第二,狠狠打!

  第三,再不听话,杀了了事,免得祸害人!”

  “放肆!”

  索甲怒喝一声!

  话音刚落,田牧不怒自威,眼神瞬间爆发出厉芒!

  “本将军乃是天部副部长,以下犯上,不服军令,战时犯禁者,斩!”

  “斩!”

  最后一字暴喝出声,田牧已然出手!

  一拳轰出,虚空洞破,转眼间出现在索甲面前!

  就在这时候,方平叹道:“我说了,我不是当大将军的料,我就该当军师的!算了算了,好好的说理变成了动手了……动手吧!”

  慢条斯理地说了几句,方平陡然出现在条葵面前,笑道:“空间战场玩一圈!”

  这话一出,方平一拳洞开虚空,眨眼间拖着条葵进了战场。

  李老头骂骂咧咧道:“就他么知道挑弱的打!北宫、陈前辈,咱们和这位玩玩!”

  话落,李老头也是瞬间拦住了徐丙,一掌拍碎空间,在徐丙愤怒不敢置信的眼神中,带着他冲入了空间战场。

  北宫鋆和陈七笑了一声,两人同时冲了进去。

  玄明天的那些七八品武者,刚想动弹,四面八方,近百强者瞬间围了上来。

  刘破虏淡笑道:“诸位稍安勿躁,让他们这些九品境强者切磋一番,我们还是别掺和了!”

  话落,空中,一头凤凰妖兽破空而来。

  地下,一头巨大的老鼠从洞中钻出。

  两头妖兽,眼露凶芒,一副随时要击杀他们的样子,让不少人惊惧。

  有人怒喝道:“尔等竟敢如此!吾等来自玄明天……”

  刘破虏叹道:“出了玄明天,就是地球了!哪怕没出,玄明天……那也归我们管!算了,说了你们也不懂,不用懂,你们就踏踏实实地在天部待着就行,该卖命卖命!

  哪天等你们真的明白了,真的和人类融入了一体,那时候……你们便是宗师!

  而今,你们只是一群敌我不分的高品罢了!”

  刘破虏说了一阵他们听不懂的话,最后笑道:“等结果吧!有些时候,还是觉得老田做事干脆,天部嘛,直说就是,就是镇压诸天,谈什么大道理,和一群食古不化的老家伙谈这些,明摆着自取其辱。”

  一旁,有人高声笑道:“方平还是太嫩了!他比张部长他们差的还有点远,当年宗派不肯出力,强行搬迁宗派,强行让那些宗派强者进入通道,防守通道……结果这些年下来,还不是好的很!”

  这事当年有过!

  一群食古不化的老家伙不愿意出力,张涛他们怎么做的?

  干脆直接,直接让他们搬迁到地窟入口处!

  去还是不去?

  不去,今日覆灭宗派!

  就是这么霸道!

  大战将起,谁还有闲工夫慢慢去劝说?

  而今,宗派虽然还是不太强,也很少主动出战,可也成为了华国抵御地窟的中流砥柱!

  如赵兴武这些人,未入地窟之前,征战地窟无数年,哪一次不是杀敌无数!

  之前方平和玄明天众人谈大道理,他们都听的不耐烦了。

  还是田牧爽快!

  服从军令,不听也得听,一回打,二回杀,这就是对待这些人的方式!

  下一刻,众人顾不得谈笑了,纷纷看向那些裂缝。

  此刻,三处战场,裂缝全部呈现出来。

  显然,方平他们不知是故意展露,还是无法控制,让空间战场的情况透露了出来。

  不远处,屋顶上,一只大猫趴在屋顶上,懒洋洋地看着几处裂缝,舔了舔猫毛,真无聊。

  就知道打架打架,就不能和它一样,没事睡睡觉?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