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4章 新武人的时代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尊客稍作休憩,若有疑惑,可问询巫辛。”

  方平一番自吹,引得此地主人都震撼。

  震撼之后,巫丁带着众人到了一处巨大的藏书楼中,便准备先离开了。

  方平知道,巫丁恐怕是要去见他的主人,也不说什么,朝巫丁口中的巫辛看去,这是万法楼的看守者。

  对方体格壮硕,和巫丁老朽的模样不同,对方看起来还是正当年的中年人。

  巫辛留着长发,长发用不知名绳索简单扎起,身着窄袖织纹衣,脚蹬皮靴,看起来是用妖兽皮毛打造,一股混搭风。

  巫辛也是八品实力,不过方平感应了一番,对方大概只有八品四五锻的实力,而巫丁起码八品六锻境。

  “前辈随意,我们在这暂留片刻不用管我们。”

  方平笑了一声,任由巫丁离去。

  ……

  巫丁一走,中年壮汉巫辛便朝几人施礼道:“巫辛见过几位帝子。”

  壮汉很是客气,比巫丁更客气。

  方平却是面带笑容道:“帝子?巫辛前辈可以说说吗?如今外界和当年不同,一些称谓也有些变化。”

  巫辛急忙道:“大帝后裔、嫡传,都为帝子。”

  子,并非儿子孙子。

  帝子,也不是大帝的儿孙专属,这是一种尊称。

  “大帝……”

  方平不慌不忙,迈步进入巨大的万法楼,一边环顾,一边笑道:“大帝……就是苍猫说的封号真神是吗?”

  巫辛虽是八品境强者,可这时候也恭敬地跟在他身后,闻言马上道:“帝子说的封号真神,就是大帝!”

  “你们那个时代,大帝强者多吗?”

  方平状若无意,随口问了一句。

  “这个……”

  巫辛憨笑道:“巫辛只是玄明天门徒,对大帝知晓不多,不过……当年也有一些大帝和主人是好友,也曾来过玄明天,巫辛知道的只有五位大帝。”

  “贵主人也是帝级强者?”

  巫辛略显自傲,微微躬身道:“主人也是帝级至强者。”

  “我发现帝级好像不是太值钱。”

  方平这话刚说完,巫辛脸色一变,好像有些想说话,可硬是憋住了。

  方平不管他,继续道:“我认识的封号真神好像有点多,华国现在有八大洞天,洞天之主都是封号真神。人皇也是,镇天王也是。

  另外,地窟那边,天植王、天命王、乾王、万妖王、天妖王,禁忌海的一只大乌鸦都是!

  哪怕命王,虽没达到这个地步,可有些手段,好像也能达到这地步。”

  方平板着手指头一数,笑道:“超过双手之数了!我认识都有这么多,还有不少人认识的,没见过的,比如贵主人这种老前辈。

  这么一算,我说大帝有点多了,是不是没说错?”

  方平笑的淡然,仿佛大帝也不过如此。

  而实际上,他说的这些人,其实是数千年来,两界最优秀的一批人,最顶级的一批人。

  这不是千年的积累,而是无数年月,甚至无法往前推了。

  一个又一个时代,最强者都残存了下来,这才造成了这个时代封号级强者不少的缘故。

  可巫辛却是脸色微变,眼前这人,居然见过这么多帝级强者?

  要知道,哪怕在封神时代,帝级强者也是最顶级的那种,很少见的。

  真神,在那个时代其实不算少。

  洞天之地,一家都有**位真神,这很正常。

  而洞天福地,其实还是在封神时代之后。

  所以封神时代,真神其实还是不少的,可达到了帝级,有了帝号,这就没多少了。

  方平见他不说话,再次笑了一声。

  此地的主人,还真未必有封号级实力了,方平觉得可能是实力没达到巅峰。

  真要有封号级实力,老张不会这么嚣张的。

  其实不止是这地方的老古董,如今复苏的那些老古董,几乎都没达到一个巅峰,好像都在恢复期。

  这才是老张嚣张的主要原因,他有把握拿下对方。

  对方真要有镇天王那样的实力,那这次老张来,态度绝不会是现在这样,该套近乎套近乎,该认怂认怂,这是必然的。

  方平没再继续这个话题,看了一眼通向楼上的巨大阶梯,笑道:“此地有一些奇闻异事有关的书籍吗?功法之类的,我看的太多,兴趣不大,倒是对那些有些兴趣。”

  “有的。”

  巫辛马上道:“几位帝子随我来……”

  说着,开始带路往前走。

  方平一边走着,再次问道:“巫辛前辈认识莫问剑吗?”

  巫辛面露疑色,微微沉吟片刻道:“不知。”

  “李宣泄认识吗?”

  “不知。”

  “那镇天王、魔帝呢?”

  巫辛再次摇头,有些尴尬,急忙道:“巫辛在玄明天生活了很多年,很少会外出,对外界之事了解不多。如果不是名号极大的强者,巫辛很难知晓。”

  “那公涓子这些人,认识吗?”

  这次巫辛没说不认识了,很快应声道:“知晓,北海大帝,未成帝之前,为北海仙公。”

  说到这,巫辛好像有些替方平尴尬的意思,轻咳一声道:“北海大帝真名已经无从知晓,并非公涓子,他自称‘涓子’,之前又为北海仙公,这么称呼北海大帝的……咳咳,好像只有几位至强者。”

  他没细说,称呼公涓子为“公涓子”的其实就是个别人,这可不是对方的真名和称号。

  方平如此称呼,他总觉得有些异样。

  方平一脸淡然,毫不在意,笑道:“这么说,公涓子和你们是一个时代的前辈了?”

  “不敢和北海大帝并列。”

  巫辛连忙躬身,崇敬道:“大帝非吾等可比,巫辛沉眠之前,北海大帝已经名震三界。”

  “北海大帝……”

  方平想了想问道:“冒昧问一句,贵主人如何称呼?”

  巫辛恭声道:“主人名讳巫辛不敢胡言,帝子称玄明天帝便可。”

  此话一出,李寒松眉心跳动。

  “天帝?”

  他对这个还是比较敏感的,一听这称呼就觉得不好。

  巫辛轻声道:“主人乃是玄明天之主,其他各天之主,皆为天帝。”

  这解释一出来,李寒松顿时撇嘴。

  方平的天帝逼格一下子就降低了!

  看看,听听,是个人都是天帝了!

  合着你之前说的天帝,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嘛。

  方平也瞥了一眼李寒松,铁头这家伙想什么呢?

  懒得理会他,方平再次道:“当年你们沉眠的时候,宗派出现了吗?就是现在的洞天福地。”

  “未曾出现。”

  巫辛摇头道:“不过当年也有一些征兆,北海大帝几位帝尊,曾来过玄明天,和主人谈过此事,最终如何巫辛不知,不过主人未曾开创洞天。”

  公涓子昔年是来过此地的,这样的大人物到来,玄明天的人可以记住一辈子。

  巫辛又道:“之后如何,巫辛就不知了。”

  “那当年公涓子他们为何要开创洞天?”

  “这个……”

  “你们为何要沉眠?”

  方平见他犹豫,再次笑道:“总不至于好端端的就要沉眠几千年吧?”

  巫辛却是再次摇头,躬身道:“帝子所问,巫辛确实不知,沉眠之事,也是主人安排,吾等并不知情。”

  有些事,他们是真的不知道。

  八品境不算弱,哪怕在封神时代,金身强者也是威慑一方的存在。

  可事关真神、大帝这些强者,他们是不具备任何知情权的。

  一问三不知!

  方平原本还想套点信息,此刻却是没了兴致,迈步踏上了白玉阶梯,径直朝藏书阁走去,问了也白问。

  不知道那位玄明天帝,待会会不会出现?

  还有,方平在思考一个问题,这个家伙……认识李寒松他们吗?

  界域之地的那些老古董好像有些熟悉,可方平到现在也没真正意义上接触过这些老古董,未曾问过。

  不过从当日玄德洞天主人的举动来看,可能是知道李寒松他们身份的。

  至于此地主人,会不会知道,方平也难判断。

  这位玄明天帝好像在界域之地出现之前就沉眠了,未必知道这些。

  ……

  就在方平进入万法楼的同时。

  玄明天高空中。

  白云之上。

  一处如同天宫的建筑物悬浮于空。

  大帝之身,自然不会和寻常武者一般,群居于地下,哪怕玄明天本就是很多人眼中的神仙之地。

  此刻,帝宫前。

  御道之上,巫丁躬身等候着。

  片刻后,威严声传出:“进来!”

  巫丁也不敢耽误,马上踏步往帝殿中走去。

  一进入大殿,大殿正中央,一位头戴帝王冠冕的中年男子呈现在巫丁眼前,男子并未坐着,而是站在高台之上,背负双手,俯瞰玄明天。

  男子两侧,还有一些强者也在。

  看到巫丁进入,不等玄明天帝问话,马上有耄耋老者询问道:“巫丁,可有收获?”

  巫丁躬身道:“巫丁看不出什么,只知几人年岁极小……”

  他还在说着,大殿之中,有强者手持战斧,凶神恶煞,站出一步,大声道:“大帝,岂可让这些凡夫俗子,玷污玄明天!

  万法楼乃是帝藏,不可轻易对外开启……”

  他说这话的时候,巫丁低头,一言不发。

  这位……恐怕没听到下面的谈话吧?

  帝藏?

  这些后代人,根本不在乎……不,是看不起!

  送他们去万法楼的时候,别说激动,领头那人,甚至有些无聊的感觉,一副也就随便看看的姿态。

  就这,还帝藏?

  巫丁心中虽然这么想,可也不敢开口说什么。

  此地乃是玄明天中枢之地,他这样的金身强者没有太大的话语权。

  玄明天,玄明天帝为尊。

  昔年天帝还统领几位真神,不过后来真神战死,天帝重伤而归,如今已无真神,唯有几位当年未曾出战的本源境强者了。

  刚刚说话的几人,都是本源境。

  高台之上,玄明天帝好像没听到这些话,继续沉默。

  人群前方,之前刚说话的那位耄耋老者,缓缓道:“大帝,当代人皇实力真的已达帝级?”

  玄明天帝为何会开启玄明天,让那些人进入?

  还不是因为人皇在外威胁!

  之前的一些话语,哪怕他们都听见了,张涛语震空间,这边还是能感知到的。

  此话一出,持斧的强者怒骂道:“竖子!人皇?人皇早已寂灭!伪皇罢了!纵然是人皇,也只是人间界的皇,岂可凌驾于大帝之上!”

  持斧强者的话,好像引起了另外几人的共鸣,一位清秀女子也是轻声道:“大帝,玄明天超脱于外,不受三界约束,此代人皇好像并非真正的人皇强者,岂能与玄明天并立……”

  一个走了类似于人皇道的强者,不代表就是人皇。

  就算是真的人皇,那也是人间的皇,有何资格管他们的事?

  可现在,当代人皇出言不逊,强行逼迫大帝开启玄明天,这让这些人都是极为不满。

  众人不满,玄明天帝却是环顾一圈,眼中有些无奈。

  不开启如何?

  而今,不是当年了。

  天地大变,沧海桑田,昔年的一些真神强者,纷纷寂灭。

  当年,玄明恭华天也是一方霸主势力。

  超脱天地,无拘无束,谁敢来此撒野?

  可是……麾下真神纷纷寂灭,他也刚出关不久,数千年下来,本源大道难走,几无寸进。

  外界的人皇,却是突飞猛进,实力暴增。

  这样的情况下,如何应对?

  玄明天帝语带威严之意,缓缓道:“此代人皇,确是伪皇。昔年,大道有变,三界无皇!皇者寂灭之前曾言,天地归一,大道续接,再续皇者路……”

  玄明天帝轻声道:“外界伪皇虽是伪道,可而今我等出世,却是需此人相助。”

  玄明天帝先是说了这么一句,接着话音一转,语气森然道:“可伪皇如此欺辱吾等,当诛!本帝若非伤势未能痊愈,岂会受此威胁!”

  堂堂大帝级强者,居然被人打上门了!

  耻辱!

  哪怕在封神时代,他玄明天帝也是一等一的大人物,统管玄明天,不受任何人管辖。

  别说伪皇,就是真皇还未寂灭,那些皇者也不会对他们这些帝级强者指手画脚。

  可现在,沧海桑田,人间界后进之辈,居然如此欺辱一位帝级强者,这是莫大的羞辱!

  狠话归狠话,玄明天帝很快恢复了正常,语气沧桑道:“且容伪皇威风一时,不过想让本帝给出机缘,缘不可轻授……”

  玄明天帝淡淡道:“伪皇自以为一切皆在掌控之中,可笑。”

  说罢,缓缓道:“来人,取出本帝当年珍藏的本源甲、玄明神丹、天界残图!”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变色。

  下方,持斧强者面露愤慨之色,连忙道:“大帝……岂可如此……”

  这些东西,都太珍贵了!

  自从玄明天封锁,其实好东西已经不多了。

  而这三样,都是大帝的珍藏。

  能让一位帝级强者珍藏数千年,可想而知有多珍贵。

  可现在,大帝居然全都拿出来了。

  玄明天帝淡然道:“无妨!这些对本帝皆已无用,另,缘法缘法,皆是有缘者得之!宝物只有三样,来人却是有四人,巫丁,下去问询他们,是否愿意接受考验。”

  “四人……只有三人可获宝!”

  玄明天帝面带笑容,三人获机缘,一人却是一无所获。

  而原本……这一切本该是他的!

  如今,却是全都被别人拿走了,什么都没拿到。

  这些宝物,连他当年都极为重视,一位通神境武者却是眼睁睁地看着宝物旁落,如何作想?

  伪皇想要东西,自己给他便是!

  三样宝物,足够了。

  巫丁闻言连忙躬身道:“遵命!”

  见巫丁要走,玄明天帝想了想又道:“另,再问,可否携带一些臣民出玄明天!”

  此话一出,众人再次意外。

  “大帝……这是……”

  “天地即将归一!本帝已经感受到了先兆。”

  玄明天帝淡然道:“一些当年的老朋友,而今恐怕都要出世了。伪皇既来,是祸患,也是机缘。而今外界一切,变化太快,吾等出世,恐有不便。

  让一些人出玄明天,收集本帝需要的讯息……”

  他出去,那不太方便。

  何况,堂堂帝级强者,收集一些情报还要自己动手,那岂不是让人笑话?

  刚好,趁着现在,让一些人出世,为他接下来的出山做准备。

  不出则已,出山,他依旧还是当年的大帝!

  人群最前方,那位耄耋老者想了想开口道:“大帝,伪皇恐对当年之事极有兴致,一旦问询……吾等该如何自处?”

  此话之意,显然是说他这次要出玄明天。

  玄明天帝也没否认,老者乃是他如今麾下第一强者,昔年就有望真神境,可当年大战爆发的太快,老者最终没有机会晋级,陷入了沉眠。

  现在出世,等大变到来,自己出玄明天,也许还会出现一位真神附从。

  “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用说。”

  玄明天帝淡漠道:“后世人,如何知晓当年一切。真真假假,又能如何验证?本帝未出,料想伪皇也不会对你们如何。

  人间再强,区区十几年,也不至于翻天覆地之变……

  尔等出玄明天,不可妄自菲薄。”

  老者点头。

  持斧强者见状也道:“大帝,末将也愿出界,为大帝扫清一切!”

  “可!”

  玄明天帝应了一声,眨眼间消失在了大殿中。

  伪皇还在探查玄明天所在,他得做点准备了,之前诱惑那位通神武者再次进入,原以为是秘密,这样的机缘,料想对方也不会告知其他人。

  殊料到竟惹得伪皇赶至,有些失策。

  好在如今也不错,借机正式出世,有伪皇在,也许更方便一些。

  ……

  万法楼中。

  方平看着空了一大半的书架,此地的书架和界域之地的差不多,一部分是水晶书,一部分则是一种特殊竹简。

  可此刻,却是空了许多,剩下的寥寥无几。

  方平随手拿起一本水晶书,看了一会,微微蹙眉。

  对方好像把一些关键的东西都搬走了!

  此地留下的都是一些无用的东西!

  哪怕是奇闻杂事,也都是一些看起来无用的玩意。

  不过……方平还是看到了一些比较有用的东西,当然,只是看起来。

  方平再次成了文盲了!

  这次不止是他,连老王几人都有些文盲的样子,没怎么看懂。

  水晶书中的文字包括竹简上的文字,众人都不是太认识。

  方平手中拿着一本水晶书,他之所以觉得这本有意思,那是因为上面有图画,方平看向跟在身后的巫辛,笑道:“巫辛前辈,这本书是关于神器的记录吗?”

  巫辛看了一眼,很快开口道:“是,当年有些神器名震三界,主人有所收录。”

  “三界……”

  方平瞥了他一眼,笑道:“三界是虚指,还是真的有三界?”

  方平不等他说话,补充道:“地球你们视为人间界,地窟呢?”

  巫辛尴尬一笑,没出声。

  方平又笑道:“再问一句,禁忌海和御海山,你们知道吗?你们沉眠的时候,这些出现了吗?”

  巫辛开口道:“已经出现。”

  “如何造成的?地窟二王,你们知道吗?”

  巫辛再次沉默。

  方平眼神有些不善!

  还是如此!

  这些人都是这样!

  这些老古董,问什么都是一问三不知,知道也不会告诉你,一副你知道了没用,或者没资格知道的态度。

  凭什么?

  新武时代,人类数十亿人口,为了抵御地窟入侵,奋战上百年!

  死伤无数!

  一代代武者慷慨赴死,而今却是连真相都没资格知道,凭什么!

  这些人一个个藏着躲着,一个个不愿意出山,一个个知道内幕就是不告诉你!

  你死你的,我躲我的,你死了再多人,对他们而言也没任何想法。

  绝巅无情!

  以前,方平觉得绝巅无情,可这一刻,方平忽然明白,错了!

  绝巅有情,真王无情,真神无情,大帝无情!

  虽然都是一个境界的代名词,可方平这一刻忽然觉得,就该区分开。

  绝巅是绝巅,真神是真神!

  一个个活了千万年,活成了活化石,哪还有情可言!

  大道无情,这些人早已不把自己当人类了。

  也许在他们眼中,什么地窟人类,什么地球人类,都没区别!

  不成真神,都是蝼蚁,管你们死活。

  “我早该明白的!”

  方平心中呓语,其实就不该抱有任何希望。

  很久之前,他就在想,到了金身境,几乎和人类完全不同了,还有必要把自己视为人类吗?

  可新武时代的武者,都有牵挂。

  生活在这个时代,大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早已经和这个时代割舍不开,无法真正的把自己当做神佛,彻底脱离一切。

  可这些老古董呢?

  当年的熟人早就死的差不多了!

  沧海桑田,连世界都不一样了,还有必要把自己视为同一种族吗?

  “什么人类老古董,地窟老古董……其实都差不多!他们眼中,也许只有实力的区别,而无种族的区别!”

  这个认知,让方平心寒。

  可事实证明,也许这才是对的。

  在地窟那些老古董眼中,在人类老古董眼中,他们在意的并非两界的战争,而是强者的实力强弱如何。

  也许在他们看来,唯有同阶强者才是真正的同一类人!

  区分种族……那是弱者才会做的事。

  这一刻,方平忽然感受到了当日在御海山,张涛的愤怒和悲哀!

  什么种族大战,什么人类存亡……和他们何干!

  张涛不知道这些人都是人类幸存的强者吗?

  他当然知道!

  可那一刻,他最恨的反而不是地窟真王,而是这些家伙,这些躲在阴暗处,一个个不愿意冒头,只想在最后时刻操控一切的老家伙。

  他们不在乎他们眼中凡人的死活!

  甚至比地窟真王都要冷漠!

  地窟的一些真王强者,对人类残忍,有些真王,对自己的子民还是比较亲和的。

  而这些老古董,一视同仁,都可死,唯有他们不可死!

  “早晚有一天……把你们的乌龟壳全部打破!把你们拖出去游街示众!让你们知道,当幕后黑手,那也要看我们愿不愿意!”

  “让所有人都知道,神话都是骗人的,什么神佛,都是无情无义之辈!”

  这一刻,方平陡然坚定了一个信念。

  这个时代,唯有新武人可靠!

  新武时代的人类,唯有靠自己!

  指望一些外在的力量,都是不靠谱的。

  包括玄德洞天那边也是!

  有些老古董也许对人类看起来亲善,也许也只是为了布局,不过这种人也要区别对待。

  对人类无恶行的,可以饶恕,可以合作。

  可有些人,绝不能饶恕!

  方平心中思绪起伏,当感应到外面来了不少人的时候,眼角忽然微微上扬起来。

  好戏要开幕了!

  玄明天是恶是善,这次也许就可以彻底分辨出来了。

  不过……一群封闭了无数年的家伙,早已被时代抛弃了,真的能算计到谁吗?

  方平摇头,一群自大狂。

  封闭,闭关?

  真以为活的长就比别人聪明了?

  乌龟倒是活的长,也没见比人类聪明,夺取了世界。

  方平随手将水晶书收入储物空间,笑道:“巫丁前辈来了,我们出去吧!”

  “……”

  巫辛欲言又止,却是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

  帝子……拿走了一本书,这个需要提醒一下吗?


  • 上一篇:第843章 所谓神佛,不过如此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845章 这个武者好嚣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