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5章 故人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苍猫老年痴呆发作,不记得事情了。

  方平众人也不敢追问,此刻,御海山方向杀气冲天,方平忽然有些想去观战的冲动。

  挣扎片刻,方平开口道:“猫爷,可以带我们去御海山吗?或者其他方式观战?”

  苍猫晃着大脑袋,“不能去的!本猫必须得泡在海水里,禁忌海海水一旦离开了禁忌海就无效了,除非本猫打通了去御海山的道路。”

  “猫爷必须要隐藏吗?”

  方平疑惑,都已经出来了,何必躲躲藏藏的呢?

  苍猫咕哝道:“公涓子说的呀,不藏起来,大家都要杀本猫的。其实本猫觉得不用藏的……算了,藏起来吧,不然都要杀我怎么办。”

  它其实不是太害怕,本猫又不打架,是只好猫,干嘛要杀我。

  可公涓子这么说了,为了避免麻烦,那还是藏起来好了。

  苍猫咕哝一句,又有些遗憾道:“可惜他们都走了,要不然……不怕的!”

  昔日的靠山都不见了。

  要不然它苍猫何处去不得?

  回想当年,大狗欺负自己,自己哨子一吹,多少强者来援……虽然还是被大狗揍了。

  没再说当年的事,苍猫继续仰头看天,观战?

  看戏可是本猫的拿手本事!

  怎么看戏来着?

  想了一会,苍猫爪子中忽然出现一面镜子,猫脸带笑,喜滋滋道:“窥天镜!专门看戏的!可厉害了!”

  苍猫手中这面镜子,带着沧桑的古朴气息。

  好像是在回想这面镜子的用法,想了一会,苍猫忽然将镜子抛到空中,念念有词道:“大狗保佑,小剑保佑,那个谁保佑,快出来,快出来……”

  方平这些人都被弄的傻眼了。

  这也行?

  真行!

  这面镜子,陡然放大了数十倍,如同一堵巨墙,眨眼间,一道光芒贯穿虚空,直奔御海山而去。

  ……

  同一时间。

  镇天王忽然出现在裂缝外,而此刻,万妖王和命王却是没出现。

  镇天王好像看到了这道寻常人看不到的光芒,一脸呆滞。

  “窥天镜……怎么又出现了?”

  怎么可能!

  窥天镜不是早就破碎了吗?

  而且碎片都丢了,怎么会又出现在苍猫手上!

  而且这家伙拿来干嘛?

  窥视战场?

  “这只猫……老夫……”

  镇天王忽然有股冲动,去打劫它!

  正想着,裂缝破碎,下一刻,万妖王和命王同时出现,命王显得极其狼狈,眼神冷厉,心中却是有些憋屈。

  比起镇天王和万妖王,他的确不如两人许多。

  他虽是天命王庭真王殿殿主,却是还没达到2倍增幅的地步,基础也没这两人雄厚。

  苍猫隔着数千里,觉得他有封号真神的实力,那是他也有底牌。

  作为天命王庭第一人,敢觊觎二王,当然不会一点底牌都没。

  可真论起实力,他的确不如这二人。

  命王还在想着,万妖王却是目光投向南七域,好像也隐隐约约感受到了什么,眼神有些异样。

  南七域的强者,动用了什么宝物吗?

  上古时期的宝物?

  正想着,万妖王忽然身体微微一颤,将一道无形波动粉碎,冷哼一声没开口。

  ……

  南七域。

  巨大的镜面上,出现了三个人,若隐若现。

  陡然,其中一人冷哼一声,下一刻消失在了镜面上。

  苍猫咕哝道:“好讨厌!一条大蛇,最讨厌了!真想戳死它!不过好厉害耶……戳不死它。”

  苍猫有些失望,讨厌大蛇。

  可是很难戳死,算了,放它一马,以后召集人手,戳死大蛇吃蛇羹。

  蛇羹?

  苍猫嘀咕一句,好像想到了什么,喃喃道:“这条大蛇……本猫好像吃过它的老祖宗呀……大狗杀的……好像是吧?”

  不太记得了!

  大狗以前偷偷猎杀了一条大蛇,很强很强的,和这条大蛇有点气息相似,吃的是它祖宗吧?

  它在嘀咕,方平几人再次咽口水!

  他们好像此刻直面这几位强者,连气势好像都在镜面上模拟了出来。

  这一刻,方平忽然有股跪地的冲动。

  强大!

  三位至强者!

  他一个不认识!

  其实方平见过镇天王和命王,可没看到人,或者说,他只听到过这两人的声音,还真不知道两人长啥样子。

  现在也是如此!

  镜面上,其中一人消失,另外两人并未消失,可也看不到相貌。

  命王的投影,好像要清晰一些。

  方平看了一眼……好像看到了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猫……猫爷……这……这面镜子……干嘛用的?”

  方平再次呆滞,有些咽口水。

  其他人好像没有什么感觉,包括李德勇几人,都没意识到什么。

  可方平好像察觉到了不对劲!

  镜面中,命王的投影上,好像有两道横线贯穿身体,方平隐隐约约还看到了另外一道虚影……不太清晰,看的不清不楚的。

  苍猫理所当然道:“看戏用的呀!”

  “不是……我是说,那个……那个人身上有两道线条……”

  “线条?”

  苍猫瞪大了眼睛看了看,大尾巴抽打着狡,想了好一会,不太确定,咕哝道:“大道路?不记得了哎!窥天镜不是看戏的吗?忘了。”

  “有点像大道路……偷窥本源空间的吗?”

  “还是不记得!看的不清楚,没用的。”

  苍猫嘀咕,方平却是确定了!

  这面镜子,什么鬼!

  和自己系统新功能居然有些类似,它在映照强者的本源道!

  居然还有神兵可以映射出本源道的?

  开玩笑!

  这什么神兵?

  方平一直觉得,神兵虽然强大,可到了绝巅境,一切神兵都是虚妄,张涛这些人,随手击碎九品神兵,毫无难度。

  哪怕是绝巅神兵,那也只是相当于多了半个绝巅帮忙的战力罢了。

  对弱绝巅肯定有用,可对张涛这种强大的绝巅,绝巅神兵大概也就一般,未必有效果。

  可现在,苍猫打破了他的一切想法。

  一根鱼竿,钓死了真王。

  一面镜子,贯穿数千里,映射真王强者,甚至居然隐隐约约映射出了他的大道。

  真的太可怕了!

  方平还在震撼中,苍猫晃着脑袋道:“不记得了,窥天镜好像坏过一次……好像是的!本猫想起来了,好多年前……不记得多少年了。

  大狗还活着的时候,它非要借窥天镜,好像要去偷窥皇者?

  大概是的吧!

  记得不清楚了,应该是的。

  大狗偷窥,结果被人把镜子打碎了……喵呜,大狗欠本猫一面镜子,要还我!”

  啪啪啪!

  大尾巴把狡都快抽肿了,狡呜咽直叫!

  又怎么了?

  又怎么了啊!

  它一句话没说,这只猫动不动就抽它,为什么啊?

  狡还在呜咽,方平众人今天已经忘了自己是多少次呆滞了。

  一只狗,找一只猫借了一枚镜子,去偷窥皇者,然后被皇者发现了,镜子被打破了?

  为何自从这只猫出现,他们觉得世界观都快崩塌了。

  这是多少年前的老古董了?

  皇者境!

  古往今来,传说有皇者境实力的,其实就一人,妖皇!

  至于人类世界,传说有,可具体是谁,没人知道。

  唯一知道的就是地窟妖皇,当年是皇者境实力。

  而妖皇时期,又是什么时期?

  不知道!

  二王据说是妖皇时期的人,而二王又和宗派时期有过战争,这么说来,也许妖皇就是在宗派时代之前,甚至和宗派时期有过关联。

  不管如何,当苍猫说出皇者的时候,方平意识到,这只猫,恐怕比宗派时期更早。

  苍猫继续保持三秒热度,转瞬遗忘,看了一眼镇天王的投影,好像有些沉思,好一会才道:“这个家伙,好强,比你们那个假人皇还要强……”

  方平眼神再动,之前有些没认出来,此刻却是问道:“镇天王?”

  “不知道呀。”

  苍猫瞪着大眼睛,看着镇天王,忽然道:“老头,你认识我吗?”

  “……”

  它好像在和镜子中的镇天王对话!

  没有传音,没有精神力爆发,它就是在问镜子中的虚影。

  就在方平众人以为它老年痴呆又发作的时候,镜子中,镇天王的虚影忽然微微点头,声音低沉的几不可闻。

  “苍猫!”

  “呀,你真的认识我?”

  苍猫也好像有些兴奋起来,甩动着大尾巴,冥思苦想,有些激动道:“好像……好像看到了熟人呀!你认识小剑对不对?”

  “你好像……好像以前和小剑一起来过括苍山对不对?”

  “有次我们去钓鱼……你是不是去了?不过……又不是太熟悉……你是小剑的属下吗?”

  “好像也不是呀,你是他朋友?”

  “……”

  苍猫这时候话多了许多,许久,忽然颓然道:“本猫忘了好多东西,还有呀,你认识小剑,那干嘛还走好几条道,小剑失败了耶。你走不到尽头的,路都堵死了的。”

  镇天王好像不意外,声音愈加低沉道:“万道汇流!”

  一句“万道汇流”,方平眉头跳动起来,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镇天王,好像知道很多东西。

  他甚至知道,大道路被人堵死了。

  他也知道,路走的越多越难!

  可他还是选择了继续走下去,选择了走几条道,他是想说……道路多了,万道汇合,最终形成一条大道,冲击被堵死的道路?

  “这行得通吗?”

  方平不太了解,苍猫好像也不是太关心。

  这一刻,双方隔着数千里,没有精神力沟通,就这么交流了起来。

  苍猫深深为自己的失忆感到苦恼,好像对镇天王兴趣不大,有气无力道:“随便你吧,还有呀,假人皇出来了耶,你有麻烦了,他迟早要打你的。”

  “让他试试便是!”

  镇天王低沉一笑,转瞬间,身影消失在镜面中。

  方平却是脸色瞬间严肃起来!

  什么意思?

  “猫爷,你刚刚的话什么意思?”

  张涛和镇天王有一战?

  为何?

  苍猫奇怪道:“人皇呀!人道合流,这个有点熟的人,他没合流,人皇当然要打他了!”

  “合流?”

  苍猫再次晃着大脑袋,烦躁道:“你问题好多!好烦!本猫都烦死了,不许再问了!老是问,老是问,我怎么知道嘛,就是看到了才想起来的!”

  方平也是一脸讪讪,急忙道:“猫爷别生气,最后一个问题,他俩必须要分生死的那种?还有,谁能赢?”

  “分生死?”

  苍猫听到他问最后一个问题,觉得还是赶快说完了让他闭嘴,很快道:“不记得了,不用的吧?封号真神跳出这个界限了……不管好像也可以,可不管,人道没合流,人皇就没那么强了……

  也不对,这个熟人,要是自己也成皇了,那还可以反馈人皇的……

  也不是……到底是什么样的?”

  苍猫想哭了,我就是睡了几觉,怎么忘了这么多东西。

  还有这些人真的好烦呀!

  公涓子从来不问的,问了自己也不想回答。

  不回答,公涓子就不问了。

  可假人皇和这个大盗问题好多,还一直问,不回答,不给猫粮怎么办?

  略过了这个话题,苍猫马上回答后面的问题,防止大盗追问,急忙道:“他们打起来,现在假人皇好像还打不过他……不过假人皇还在变强,这个熟人好像走不下去了……不知道谁能赢。”

  说完了,苍猫忽然大脸板了起来,严肃道:“不许再问了!再问……再问我戳你了!”

  问题真多!

  本猫都烦了,你知道吗?

  再问,再问把你喂大狗吃了!

  苍猫不再理会他,镜子上的画面开始跳转,众人都是看的心悸!

  黑暗!

  无限的黑暗!

  御海山之外,成为了一片黑暗地带,看不到任何人和物,好像一切都不存在,只有黑暗的虚空。

  苍猫控制着镜子,很快,转移到了一处巨大的裂缝中。

  裂缝中,隐约可以看到人影。

  “在空间战场打起来了……”

  方平张嘴欲问,想了想,算了,我怕被这只猫真的喂狗了。

  踢了一下铁头,你来问。

  你也是它熟人,可以问。

  李寒松讪讪,小声道:“猫……猫爷,空间战场是什么?”

  “就是真神打架的地方,可以不破坏世界的。不过他们好多人,空间战场也残破了,所以还会影响到世界的,附近的地方都被打没了。”

  苍猫这次好说话的很,喜滋滋道:“不过这些人傻兮兮的,空间战场打架要见血的,还是本源空间好。”

  铁头也想再问,苍猫好像料到了!

  直接伸出爪子,掰开了狡的大嘴,猫脸上却是威胁之意。

  不许再问!

  问了,喂大狗!

  狡大嘴巴张大,满脸的无辜,和我无关!

  本王今日压根就是来受虐的,堂堂九品妖王,现在真的混的连狗都不如了。

  苍猫不给他们问话的机会了,继续操控着镜子观战。

  仿佛空间被穿透,很快,一片黑暗的战场出现在众人眼前。

  “武王,还不认命吗?”

  一声大笑,传入了众人耳中!

  这面镜子,具备传音的能力,之前镇天王传音而来,众人便已经知道。

  方平觉得,这玩意比地窟的那个监控器要高级多了!

  这声音,方平耳熟。

  “枫王!”

  下一刻,镜面中出现了完整的画面。

  黑暗战场中,数十真王,多位绝巅,此刻还在战斗中。

  可人类一方,明显出现了劣势。

  方平一眼扫过,9人,其中3人已经气息萎靡。

  包括李振!

  平日冷酷无比,感觉也强大无比的李振,这时候长剑拄地,金色血液随着那柄剑缓缓滴落,滴落的血液眨眼间被剑气泯灭。

  李振气息极其不稳,身边足足4位真王强者包围着他。

  距离李振不远的地方,张涛的水晶书已经彻底破碎。

  四周,枫王、百山王、桦王多位强者,将他包围。

  此刻,那根竹枝也断裂了一些。

  张涛衣衫褴褛,面上依旧带笑,轻笑道:“枫戟,你敢和我拼命吗?纵死,带你一起足够了!你们几人,谁敢杀我?”

  张涛虽然落入下风,可依旧笑的张狂!

  杀我?

  这些地窟强者,敢吗?

  以他展现出的实力,哪怕到了这地步,也有实力带走一位顶级真王强者,谁会冒死来杀他?

  枫王并不在意,淡淡道:“张涛,你的确很强,出乎我们的预料!不过,再强你也只是一人!诸位,击杀了其他复生真王,联手围杀他!”

  三五人不够,那十位二十位呢?

  再强,那也是真王,而非皇者!

  人一多,全部出手,武王再强,也难逃一死!

  到时候,他还有能力和人同归于尽吗?

  其他人也都知道如何选择!

  此刻,人类绝巅,少则两人围杀,多则如李振和张涛,足足9人围杀他们两人。

  李振4位,张涛5位。

  战王那边,也有3位强者围杀他。

  方平一眼扫过,地窟真王足足有26人!

  加上战死了3位,以及万妖王和命王,这一次,地窟出动了31位真王级强者围杀人类强者!

  90年前,并无这样的规模。

  那时候,只是天植王庭出手罢了。

  天植王庭49位真王,那一次也不过出动了20人左右。

  而这一次,不但出动的人数更多,强者也更多。

  轰隆!

  大战转瞬间爆发!

  方平身边,陈七忽然气息不稳,咬牙道:“沈老祖!”

  此刻,方平众人视线也都落在了一位老者身上。

  须发皆白,浑身浴血,红色血液!

  老者身材魁梧,可这时候,双臂粉碎,面颊上,一道裂痕贯穿面部,骨骼清晰可见。

  老人尽管伤势极重,可依旧笑的豪迈!

  “一群废物!”

  “来啊,上啊!废物,怕老子自爆吗?”

  老人声如洪钟,笑的畅快。

  围杀他的强者,足足3人!

  他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可这些人,这时候反而攻击弱了下来。

  无他,到了这地步,沈浩天自爆的可能很大!

  一位绝巅强者自爆,威力惊天动地。

  他们没有李振和张涛的实力,可以迅速斩杀对手。

  他们只能磨死沈浩天!

  而这,就给了沈浩天自爆的机会,三大真王,此刻反而比之前更慎重。

  尽管三大真王攻击放缓,可没有放弃攻击,隔空轰击之下,老人伤势是越来越重。

  ……

  “该死的混蛋!”

  此刻,方平这边,不少人都是愤慨万分!

  李德勇忽然不想看了,咬牙切齿道:“我去找祁幻羽!”

  “我也去!”

  这些人不想看下去了,再这么下去,沈浩天也许会在他们眼皮子底下陨落!

  一位守护了人类数百年的绝巅强者,一位新武时代的开创者,当着他们的面死去,众人无法接受。

  李德勇、北宫鋆这些人,纷纷御空而起,朝远处的一处战场飞去。

  杀不了真王,也不能在这看着。

  杀了祁幻羽再说!

  二吴好像暂时无法拿下祁幻羽,那位真王之下第一人,的确强的可怕,难怪张涛说他是很多人踏入绝巅境的磨刀石。

  方平众人却是没走。

  方平深吸一口气,眼神凝重,思绪万千。

  今日,绝巅之战,我只能当个旁观者……不,旁观的资格都没!

  这一次的旁观者是苍猫!

  他连旁观的资格都没,去了,那就是死。

  九品大战,一战斩杀上百九品,和本源道交手,甚至战胜了初入本源道的拳道强者。

  方平之前是满足的,是满意的。

  可这一刻,方平忽然觉得自己太过短视了!

  绝巅!

  唯有绝巅,才是真正的至高战力,才是改变人类走向的无敌强者。

  只有多出几位绝巅,人类才能在高端战力上抗衡地窟!

  人类强者很多,镇天王、武王、冥王都是!

  那又如何?

  地窟真王太多了!

  今日只是来了30多位,而两大王庭,就有足足103位绝巅,两大妖族王庭,绝巅强者,比这个数量也是只多不少。

  守护王庭也许少一些,可万妖王庭却是不少的。

  张涛再强,可以以一敌十吗?

  做不到!

  李振这种差一些的,以一敌三都难。

  绝巅战力无法平衡,那人类只能夹缝中求存!

  沈家老祖,这位第一次看到的绝巅强者,此刻就在他眼前,被地窟强者围杀,随时会陨落,这种无力感,让方平说不出的悲愤。

  就在方平沉默无言中,一声大笑传来。

  “老沈,还指望陈谷阳那家伙救你吗?到头来,还是我来救你!”

  下一刻,一道身影浮现在黑色战场中。

  陈七连忙道:“韦家老祖!”

  今日,李、沈、郑、蒋、姜、刘、苏、孟8家老祖都到了,此刻,韦家老祖也到了。

  镇星城13家,杨家老祖陨落,陈家老祖坐镇西山通道,另外两家,方平知道还有个周家。

  不过13家,他只知道12家。

  最后一家,哪怕上次去镇星城,他都没见过那家的人。

  此刻,方平不由道:“镇星城12位老祖……其他人没来吗?”

  周家老祖没到,还有一位也没来。

  陈七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周老祖应该在坐镇南二十六域,那边情况比较复杂。至于……”

  陈七摇头道:“不说了,萧家老祖当年和李家老祖闹的有些不高兴……这些年一人坐镇一域,不理外物,镇星城都上百年没回来了。”

  方平微微蹙眉,镇星城内部的问题?

  陈七既然不说,方平也不再追问。

  华国15位绝巅,今天已经到场11位,张涛说要不惜一切,开启倾国之战,这一次真的实现了。

  此刻,方平注意力都在战场上。

  韦家老祖来援,稍微缓解了一下沈浩天的压力。

  可局势,依旧恶劣。

  方平心中祈祷,老张既然主动开启了这一战……应该还有后手,一定有!

  “老张,你可别玩了!”

  方平有些着急,可又无可奈何,他不希望九品战场大胜之后,结果在绝巅战场上出现了损失,那今日的胜利就显得无足轻重了。

  斩杀上百九品,斩杀3位真王,也没人类损失一位绝巅来的惨重。

  方平着急,苍猫却是看的津津有味,想吃串串,发现没有了,扫了一眼地鼠,又扫了一眼被打断翅膀的凤凰。

  好想吃一点!

  看戏不吃串串,滋味都少了三分。

  可惜地鼠太臭,大鸟……大鸟居然也拉了,可恶!

  苍猫有些恼火,再次看向镜面,含糊道:“都有些熟悉,那个胖子……当年好像给本猫刷过毛,神神道道的,说摸了本猫可以活的长,不知道是不是他……”

  方平身体僵硬,你说战王吗?

  PS:今天写的头有点晕,争取三更,没有老鹰会说,另外月底,求月票……


  • 上一篇:第824章 抓个真王杀着补!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826章 以真王为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