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4章 抓个真王杀着补!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虚空还在涌动。

  苍猫撅着猫屁股,哼哧哼哧道:“真累!你们……你们几个……帮我拽一下呀!”

  大猫好像真的有些累了,拽着鱼竿,有些吃力的样子。

  方平几人早已呆滞,此刻,方平急忙道:“猫爷,那个……那个松王现在……”

  “他还要跑呢!”

  苍猫扭头看了他一眼,有些不乐意了,猫尾巴拍了拍方平的脸颊,“快帮忙拽过来……拽过来他就跑不掉了。”

  几人虽然懵,可此刻还是二话不说,纷纷上前,开始拖拽鱼竿。

  方平一触碰到鱼竿,顿时感觉手中一凉。

  看似竹竿的鱼竿,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打造而成的。

  方平迅速动用不灭物质,爆发破灭之力,可这时候,爆发再强,好像鱼竿都是纹丝不动,毫不受影响。

  不止方平,此刻,在场的其他人也纷纷上前助力。

  张卫雨几人也都赶了回来,一个个面色凝重,又不知如何是好。

  李老头一边帮忙拖拽,一边喘息道:“苍猫前辈,松王被拖过来了……如何收拾他?”

  听苍猫这语气,好像要把松王从空间中拖到这。

  可一位真王就算被拖到了这,又能如何?

  苍猫好奇地看了他一眼,看傻子似的看着他,奇怪道:“拖过来了,他的力量就在空间通道中被耗空了呀!到时候,本猫就可以随便戳死他了。”

  这些人好笨呀!

  钓鱼,当然要把对方钓到空间裂缝里,可以消磨对方力量的。

  而且空间裂缝内部,是无法恢复能量的。

  拖到它面前,那个什么王的,就成了只有肉身强大的武者,肉身也会受损,实力锐减八成都不止。

  一下子就戳死了,这些人居然还问它,笨不笨?

  李老头被看的脸红,被一只猫鄙视了。

  可惜,在这只猫面前,老李头都不敢乱说话。

  这只猫看起来好说话,可对方一鱼钩把一位真王给钩住了,他还真不敢放肆。

  太强了!

  谁对付真王是这样的?

  战王杀一个真王,差点被人活活打死,养伤都养了很久。

  可这只猫呢?

  正说着,方平众人眼前,虚空开始涌动。

  苍猫有些高兴道:“要钓到了呢,那个谁……那个谁……站过来,本猫戳死他,他精气神溢散,你们可以吸一点呢!”

  苍猫大尾巴摆动,有些高兴。

  好久没钓鱼了,技术还在。

  一下子就把这个真神钩住了,这个真神也好傻,钩住了也很容易,都没怎么出力的。

  苍猫说着话,虚空中,已经有裂缝呈现,好像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人影了。

  “是谁?”

  “放了本王!”

  “……”

  一阵咆哮声从空间中传荡而来,有些虚弱,有些惊惧。

  松王害怕了,恐惧了!

  他不知道自己被什么东西钩住了鼻子,怎么弄都弄不掉,哪怕破碎了金身也没用,金钩钩住的好像不仅仅是肉身,还有他的精神力。

  一路拖拽,空间裂缝不断磨灭他的力量,消耗他的底蕴。

  等感受到外界的气息,松王已经恐惧了!

  未知的强者!

  很强很强!

  他不知道是谁,他只知道,此刻的他,实力十不存一,出去……也许就是死!

  他不想死!

  松王恨的发狂!

  进入外域而已,为何会出现如此恐怖的强者?

  不止是强者的问题,金钩到底是什么?居然可以禁锢他这位无敌真王?

  松王恐惧万分,此刻再度挣扎起来,他不出去!

  他不出来,外界,苍猫则是好像习惯了这种情况,忽然拿起鱼竿往虚空中捅了捅。

  噗嗤!

  空间如同水波,被一捅而破,之前几米长的鱼竿,此刻陡然放大了无数倍,变成了一根巨大无比的棍子,苍猫爪子抓着鱼竿,一下下地敲着松王的脑袋。

  “出来呀!”

  “不出来,死在里面了,就没了。”

  “快出来呀!”

  “……”

  砰砰砰!

  鱼竿敲打的松王脑袋都快爆裂了,堂堂真王,这一刻居然好像有被敲晕的趋势,这也是难以置信的一件事!

  鱼竿……有震慑精神力的作用!

  松王感觉自己晕乎乎的,晕乎乎的……

  晕乎着,抵抗力一松,下一刻,一道残破的身影出现在方平众人面前。

  所有人呆滞!

  一位真王,活着的,就在他们三米外,如同上岸的鱼,身体抽动了几下,却是没法动弹。

  眼睛都翻白了!

  苍猫这时候还在用鱼竿敲打着他的脑袋,猫脸上露出大大的笑脸,笑的舌头都快伸出来了。

  钓到了!

  它在笑,方平众人是真的呆滞到了极致。

  活捉了一位真王!

  杀真王,有人可以做到。

  镇天王、张涛、李振、战王……

  这些人,都做到了!

  他们杀了真王,杀了绝巅妖兽,都有过这样的战绩。

  可活生生的捕捉一位真王,没人做到过。

  方平余光扫了一眼大猫的鱼竿,宝贝!

  真正的宝物!

  他就没见过这么强的神兵!

  鱼钩可以钩住真王,鱼竿可以敲打真王,敲晕了对方……这个……太适合自己了啊!

  自己要是带着鱼竿,收敛了气息,暗中去敲打真王,能把人敲晕吗?

  要是可以的话,自己也能杀真王了!

  方平有些想咽口水,可不敢露出任何觊觎之心,这只大猫太强了。

  而且对方这次还帮他们抓住了一位真王,算是伙伴,可不能把这只猫得罪了。

  苍猫却是不在意这个,敲打了一会松王,看向张卫雨几人,露出大笑脸道:“戳死他吗?戳死了,你们就可以吸收精气神,让自己饱满了。

  不戳死,你们可以炖了吃的……对了,你们吃吗?

  本猫不吃的,好恶心……大狗以前吃,也好恶心……”

  苍猫忽然有些嫌弃,大尾巴忽然鞭抽狡!

  大狗真恶心!

  它吃真神的!

  想它苍猫,只吃串串,只吃烤鱼,从喝琼浆玉露,有时为了打打牙祭,才吃点杂食。

  大狗就不一样了,啥都吃,不挑食。

  “呜呜……”

  狡被打的头晕目眩,无辜的想哭。

  本王招惹你了?

  这只猫太可恶了!

  狡在呜咽,方平众人再次惊呆,炖了真王吃?

  这话……他们听的头晕。

  方平急忙道:“戳死他!对了,戳死他,他的本源道……”

  方平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这家伙死了,他的本源道呢?

  这可是一位被活捉的真王!

  苍猫听到这话,一脸的意外,爪子挠了挠耳朵,奇怪道:“要他的本源道干嘛?他的大道又短又窄,一点点长,走了没用的,你们可以走自己的道呀!”

  它这么说,张卫雨却是激动的有些颤栗,急忙道:“前辈……可以保留他的本源道吗?”

  如同之前玄玉真王的本源绝学,化为本源大道一样。

  吴奎山受益无穷!

  这还是一位死去真王,在后裔那边留下的本源绝学化成的。

  而这,可是一位活着的真王强者!

  “不行的呀……”

  苍猫摇晃着脑袋,“戳死他,可以保留一点本源道,可就算走了,也不会超过他的……你们要这个吗?”

  “要!”

  所有人异口同声!

  开什么玩笑,哪怕他们不用,让一位九品境强者去走,又不是人人都有望绝巅。

  哪怕只是堪比松王,甚至不如,那也是绝巅境!

  方平这一刻甚至有心想要窥探一下真王的本源道,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真王的本源道消耗太大,他现在财富值不多了。

  而且现在的他,不需要看这么强的强者的道路,容易受到对方意志的影响。

  之前走出一两百米的两位,对他都有点影响,等他真的走出了自己的本源道再说。

  “好麻烦的!”

  苍猫有些烦恼,这些人要求好多。

  以前钓鱼钓到了,烤了吃,炖了吃,不想吃的就戳死就行了。

  现在这些人还要自己剥离本源道,真的麻烦呀。

  “猫粮……猫粮……猫宫……”

  苍猫嘀咕了一阵,算是安慰自己了,算了算了,自己回不去了,自己又不想自己干活,那就让这些人类给自己干活吧。

  它要住猫宫,不要当流浪猫。

  它和大狗可不一样,大狗四海为家,地为床,天为被,走哪都能睡,它才不是。

  苍猫使劲用鱼竿敲打着松王,打着打着,松王浑身颤抖,下一刻,一道如同水晶门一般的东西从对方身上漂浮了出来。

  苍猫也累的够呛,咕哝道:“就这个了,他死了,你们就可以看一下了,看完了就毁了……”

  说着,苍猫怕他们还要提条件,马上道:“本猫要戳死他了,你们不要说话!”

  说完,苍猫并未对松王动手,大眼睛中露出一抹诡异色彩,接着猫爪对着虚空戳了起来!

  戳!

  戳一下,松王肉身颤抖一下,戳一下,颤抖一下。

  苍猫好像也挺累,呼哧呼哧喘着气。

  过了一会,松王忽然闷哼一声。

  一瞬间,一股强烈至极的能量从对方身上溢散出来。

  天地再变色!

  轰隆隆!

  大道崩裂,天空再次化为血红色。

  一位真王,如此轻易陨落!

  而此刻,张卫雨几人则是神情激动,当那股真王陨落的能量,冲击着他们的时候,众人只觉得神清气爽,之前耗空的一切,好像都在恢复!

  抓个真王杀着补!

  这是开天辟地头一次!

  ……

  与此同时。

  御海山方向。

  黑色裂缝中,数十真王交战,这一刻,忽然纷纷停手!

  下一刻,不远处,一道裂缝爆开。

  镇天王和万妖王同时出现,万妖王略显狼狈,不过还算镇定,可镇定不过三秒,陡然看向南七域,眼神爆射出两道骇人的精芒!

  “谁?”

  “无声无息,斩杀了松王!”

  “到底是谁?”

  “南七域有什么?”

  “界域之地的主人出来了?”

  “不,哪怕主人出来了,未必如本王……怎么会如此!”

  万妖王难以置信,怎么可能!

  哪怕界域之地的主人真的出来了,也许可以杀真王,可绝没有这般让人惊骇,无声无息间,松王就陨落了!

  一旁,镇天王好像在沉思,半晌,微微皱眉。

  南七域,括苍山!

  苍猫出来了吗?

  那只猫……居然又出世了!

  不过这只猫,向来不喜欢杀人,懒的让人发指!

  你就是在它头顶开战,不打扰它睡觉,它也懒得搭理。

  怎么会杀了松王?

  “苍猫动用了那玩意……”

  镇天王眼神微动,这只猫,出世可不是好事。

  苍猫天狗,这俩货色都不是好货色。

  天狗……好像已经泯灭了。

  可苍猫,天地变幻了一次又一次,它依旧是苍天的宠儿,杀不死,灭不掉,逢凶化吉,无灾无难!

  不管怎样的大战,几乎都牵连不到它。

  遇到危险……它就睡着了。

  睡着了,比它强大的都被它一觉睡死了。

  这片天地的主人,换了一次又一次,可唯独这只猫,活了一世又一世。

  “苍猫出,为谁而出?”

  这一刻,镇天王心中再起波涛。

  果然,大世要到了吗?

  苍猫一出,每一次都面临大变,每一次跟随的人,都是那个时代的风云人物。

  两千年前,苍猫跟随的并非公涓子,而是莫问剑!

  两千年后,它又是为谁而出?

  镇天王陡然看向张涛,接着,忽然眼中神光爆发,好像穿透了数千里,看到了南七域内部,看到了方平他们。

  是谁?

  谁才是苍猫要跟随的对象?

  ……

  镇天王心中起了波涛。

  张涛也是有些震撼,那只猫怎么做到的?

  他都没什么感应,也没感觉到大战的气息。

  在他感应中,就是松王入域,接着气息消失了一会,再接着……死了!

  一位真王就这么陨落了!

  哪怕张涛,也是震动。

  苍猫的实力,他入域的时候其实已经观察到了一些,不算太强,起码没他强,甚至未必有李振他们强。

  可这只猫如何杀了松王的?

  连张涛都震撼,何况其他人。

  枫王眼神凝重的吓人,冷冷道:“南七域有变!诸位,速速击杀武王众人,以防南七域再生变故!”

  此刻,他们也不敢派人去探查南七域。

  那里,安静的诡异。

  此刻,最好的选择还是击杀武王这些人,到时候,众人可以一起入南七域探查!

  “杀!”

  这些真王心中惊惧,可也不傻,此刻也是击杀武王他们的最佳时机!

  此地,这时候聚集了足足10位华国绝巅!

  镇天王、武王、冥王、战王、剑王,姜、沈、刘、郑、孟五家老祖,此刻也全部赶到。

  10位人类强者,他们的对手也是强者无数。

  万妖王、命王、枫王、百山王、桦王……这些人,都是进入张涛战力榜的强大真王。

  接近30位真王强者!

  这时候厮杀起来,那也是强大无比,打的人类节节败退。

  哪怕这时候已经有三大真王陨落,可到了这地步,也没人愿意再退了!

  命王单独对付李振,刚踏入第二条大道的李振,战力不如命王是事实。

  李振哪怕走出了两条大道,战力增幅也就在1.6倍左右,不过李振也是金身七锻成就的九品,基础雄厚,虽不如命王,也没到被彻底击溃的地步。

  尽管如此,之前为了斩杀地葵王,李振已经受伤不轻,此刻被命王盯住了,一身军装早已被打的四分五裂,几乎裸身。

  不过战到这地步,绝巅分生死,谁也不在乎这些。

  “破空!”

  众人顾不得南七域发生的事了,空间内,9位人类强者被接近30位强者围杀,哪还有时间多考虑!

  张涛此刻也是战力无双,这时候对手不断轮换。

  张涛此刻一人对付枫王、百山王、桦王三位至强者!

  虽然落入下风,可依旧战的有声有色,这让不少真王震撼!

  枫王第一条道走的不算太远,第二条道刚起步不久。

  可无论如何,枫王绝不会比踏入第二条道的李振弱!

  可这时候,三人联手,依旧没能在张涛这占据绝对优势。

  黑色空间无限扩张,除了几位强大的绝巅,其他人类绝巅,此刻已经有人受伤,金色血液遍洒虚空。

  几位老人,须发皆白,战力尽管不算强大,依旧以一敌二甚至以一敌三,死死和敌人纠缠在一起!

  沈家老祖,开创了新武时代的绝巅强者,此刻那是笑声撼天!

  “值了!”

  新武时代开创的值了!

  区区90年,居然涌现出了武王、冥王这样的绝顶强者,真的值了!

  哪怕今日战死,也不憋屈。

  “张涛、李振!多杀几个!90年前,老夫不甘心,败的不甘心,输的不甘心,一辈子就没这么窝囊过!今日爽了!”

  北方镇守使,沈浩天!

  90年前,一场大战,他和陈家老祖被人重创,不甘心!

  憋屈!

  岁岁年年,日复一日,备受欺辱,无力反抗,无力反击!

  镇天王虽强,却也无法改变这一切。

  那一年,战败后,他和陈谷阳决定,大浪淘沙,沧海寻遗珠,总有一天会有新人出,会有新人起。

  而今,做到了!

  新武时代,开创不到百年,涌现了一位位至强者,杀真王如屠狗!

  一战之下,三大真王陨落!

  可喜!可贺!

  武王张涛,战力无双,一己之力,匹敌三大强者,这就是他毕生最大的成就,最大的骄傲!

  新武时代开启,也许也是他沈浩天一生做的最正确的决定。

  “老陈,可惜了,你没看到!不过迟早可以看到,哈哈哈!”

  老人独战两大真王,金身被打的崩裂,血液溅射,击破虚空。

  可老人依旧大笑!

  畅快,不憋屈!

  老子哪怕战死在这,也提前看到了地窟真王被杀,这就是荣耀!

  “砰!”

  一声巨响传出,老人右臂陡然炸裂,怒吼一声,左臂挥拳,一拳把一位真王砸了个对穿,对方却是脸色冷漠,无视了这样的创伤,再次联手另一人准备格杀沈浩天。

  “沈老祖!”

  正在和命王交手的李振,陡然怒吼一声,这一刻,剑气破云霄,苍天为之变色。

  一道惊天剑芒爆发,瞬间杀向沈浩天的对手。

  那位真王急忙避退,依旧被剑芒荡过,血肉瞬间被切割无数,也是怒吼一声,爆发全力,震碎了剑芒。

  与此同时,命王一掌拍向李振,打的李振胸骨爆碎,倒飞而出。

  外面,镇天王看到这一幕,轻叹一声,叹道:“时机未到啊!”

  叹息结束,镇天王掌破虚空,陡然间,命王出现在黑色裂缝外。

  镇天王看了一眼万妖王,再看看命王,轻笑道:“罢了罢了,你们一起,倒也有几分实力,和老夫试试拳脚吧!”

  话落,三人同时跌入裂缝,眨眼间消失。

  镇天王以一敌二,带走了万妖王和命王这两位强者。

  人群中,张涛面色冷凝,哪怕这两人走了,这里还有数十真王强者。

  “罢了,看来是不愿意现身了!”

  张涛自嘲一笑。

  好一群老乌龟!

  还是觉得,镇天王到了,不用再出手了?

  “既然都不愿出手,都不愿现身……南七域苍猫出手,那便罢了,其他地方……”

  这一刻,张涛陡然喝道:“杀去北湖地窟!”

  这一声怒喝,让人群中的战王也为之变色!

  这家伙要干什么?

  不过很快,战王也是咬牙道:“走!”

  数位强者,都是边战边退,退往北湖地窟!

  紫盖山在那!

  张涛恐怕有心打入界域之地,将这片天捅破!

  原本,若是苍猫不出手,这一刻,张涛是准备战入括苍山,将括苍山的公涓子拖下水。

  这才是他的算计!

  可苍猫从括苍山出来了,斩杀了松王,那他张涛心虽黑,也不愿这时候再在南七域掀起腥风血雨。

  可9人,面对数十真王,哪有那么容易撤离。

  枫王也是暴怒道:“就地击杀他们!”

  界域之地的存在,他们也知道。

  南七域界域之地,到现在无人出,说明恐怕不会有人出现了,或者南七域内部那位,可能就是界域之地的主人。

  不管如何,现在对方没出来,那就是无视了此战。

  可去了别的地方,难说会不会又出现一些变故。

  双方厮杀不断,荡平了附近的一切,数十真王之战,哪怕90年前也没有今日激烈。

  90年前,无人陨落。

  而今日……已经陨落了三位真王强者!

  ……

  同一时间。

  南七域。

  当看到沈家老祖映射的虚影颤动,有消散的趋势,陈耀祖脸色瞬间涨红,怒吼一声,不甘而又愤怒!

  沈浩天!

  父亲的生死之交,即将陨落了!

  “绝不!”

  陈耀祖身上气机越来越强,不甘,愤怒,种种情绪冲击着他!

  陈沈两家,最为交好,沈浩天比他父亲还要强一些,当年却是为了救援他父亲被人重伤,差点一起陨落在90年前那一战。

  这些事,陈耀祖都知道。

  今日父亲没来,自己在这,父亲来不及救援,自己可以!

  “三百年不成绝巅,还要等下个三百年吗?”

  陈耀祖怒吼一声,这一刻,一条巨龙呈现,眨眼间,从800米开始延伸!

  900米,950米,990米……

  下一刻,却是停滞了下来。

  陈耀祖却是眼神冷厉,陡然畅笑一声,大声道:“老夫先去了!”

  话落,一步千米,眨眼间消失在众人眼前。

  当战!

  绝巅是战出来的!

  战一个绝巅出来!

  与此同时,张卫雨也是无奈摇头,叹道:“不如三部部长,还是差了点啊!”

  一声叹息,带着浓浓的遗憾。

  我不如三部部长!

  张、李、南三人,道路圆满,战九品而破境,而他们……差了点。

  既然如此,那就去战真王吧!

  张卫雨也是畅笑一声,踏空而去。

  方平却是急忙丢出一大团不灭物质,张卫雨却是随手打回,笑道:“真王遗留,足够了!”

  他们现在缺的,不是这个。

  “小心!”

  方平大吼一声!

  有些不甘,有些担忧,陈、张二人未破绝巅,此刻前去参战,危险万分,哪怕距离绝巅,只是一步之遥,可贸然参战,也许会瞬间身死道消。

  吴川和吴奎山刚要迈步,苍猫懒洋洋道:“你俩去了没用,啪嗒一下,打死了,他俩可以撑几招,迅速晋级。”

  陈、张二人此刻虽未晋级,可也达到了一个极致,去战真王,有望在瞬间晋级。

  二吴却是不行,还有个酝酿期,眨眼间会被杀。

  苍猫说了一句,见两人不甘,咕哝道:“那边还有个差点真神的假神,你俩去打他啊!打死了他,你俩也有希望的。”

  这话刚出,两人眨眼间破空而去,差点忘了祁幻羽了!

  陈、张用真王当磨刀石,那他俩就去拿祁幻羽当磨刀石!

  而苍猫则是不再管这些,见方平偷偷摸摸地把松王的储物戒指捡走了,好奇道:“那个谁……你刚刚的不灭物质,凭空来的?”

  方平身体一僵,苍猫却是又道:“你这不灭物质……好像不是你的,是偷的!那个谁,有人好像……好像……好像什么来着?”

  苍猫仰着脑袋看天,本猫忘了。

  最近记忆力下降的厉害,本猫老了吗?

  可我感觉还很年轻啊!

  本猫的猫生,也就睡了几次觉,没咋度过啊。

  不是说真神不死不灭吗?

  为什么会记忆力下降呢?

  苍猫思考了一下猫生,三秒热度过去了,不再纠结,忽然看向铁头,开口道:“那个谁……你有点眼熟……以前见过?咋变弱了?”

  “……”

  李寒松不知道该怎么说,没等他说话,苍猫又道:“算了,不管了,本猫又不是太熟,你肯定没给我喂过吃的,不然肯定记得你!”

  众人呆滞,合着只有给你喂过吃的,你才记得?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