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0章 记性有点差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北方。

  老人一出现,以无敌之势,瞬杀三大九品。

  下方正在交战的那些九品境,此刻都无心再战,暴吼连连,爆发大招,想要摆脱对手。

  可这些人的对手,都来自天命军。

  此刻,天命军真正的领袖到了,姬瑶带来的人也疯狂了!

  姬鸿不管事,王庭战争,都是老人在主导。

  他才是真正的军部第一人!

  老人一到,其他人岂会在这时候放走对手,各个都在拼命。

  方平则是神色凝重,麻烦了。

  这人一到,他唯一的一个想法就是……老张的分身绝对干不掉对方!

  “可惜啊,可惜!”

  老人也是闲庭阔步,手持长枪,缀着最后一位逃遁的强者,叹息道:“老夫本想去天植王庭,找赵兴武和古越一战!没想到古越闭关,赵兴武也不愿出手……”

  “比起这两位,其他人还差了点,张卫雨……差的还多。”

  老人很张狂,他的眼中,张卫雨四人联手,也就堪堪可和他一战罢了。

  倒是赵兴武和古越,别看名气未必有张卫雨大,可实力应该比张卫雨强。

  不过古越闭关,听闻好像在准备晋级真王境。

  而赵兴武,那个来自复生之地的武者,现在也是蛰伏不出,不愿出手。

  对方是天植军左部统帅,他强行出手,那就是挑衅天植王庭了。

  “至于你,方平对吗?”

  老人完全无视了那个遁逃的九品,长枪心随意动,随手一击,打的对方止步不前,如同逗弄孩子一般,随手扎枪,毫无章法,却是打的对方在方寸之地无路可逃。

  “方平,合作,那也要建立在有实力的基础上!你没有实力……光阴谋诡计,这样的合作,不要也罢!”

  老人说罢,一枪扎穿了最后一人的头颅。

  对方并未出现爆裂的迹象,直接气息泯灭,坠落在地。

  老人踏空而来,看都没看其他地方的交战,落入方平百米之外,看向他,淡然道:“你……不够格!老夫不知,瑶儿为何要选择你来合作,也许你和复生真王有关联,那又如何?

  天命王庭实力在这,想找复生真王合作,无需任何中间人!

  武王,合作还是不合作?”

  此话一出,方平怀中水晶书微微颤动,片刻后,有人淡笑道:“祁幻羽?还没死呢?老家伙活了多久了?你这一生,恐怕无法成就真王了。”

  “谁能说的清。”

  老人淡笑道:“天命王庭侵吞天下之日,统一神陆之日,大概就是老夫成就真王的时候了,那时候,武王可愿一战?”

  “你要和我一战?”

  声音带着浓浓的笑意,“你不行,太弱了,入不了我的眼!长生剑晋级九品本源道之日,可与你一战。”

  “长生剑?”

  老人忽然侧头看向远处,那里,一位铠甲战士,剑破虚空,杀戮无数,强大无比。

  “不弱!他入本源道,的确可和老夫一战,没想到,万万没想到你复生之地,还有这样的天才!”

  “祁幻羽,你要参战??”

  张涛的声音再次传来。

  老人盯着方平怀中看,半晌才道:“有意思!武王果然强大,你的分身……有点问题,是所有,还是这一道,你打通了复生通道在观战?”

  “那倒没有,你来,受刺激复苏罢了。”

  “原来如此!”

  老人淡笑道:“瑶儿想杀百山王,百山王也的确麻烦,武王可有兴趣?”

  “有,不过你们要付出代价。”

  “武王请说。”

  “斩杀域内所有神陆九品!”

  “只是如此?”

  “当然还有……去逼迫张卫雨几人,助他们成就绝巅!”

  “武王不怕老夫杀了他们?”

  “他们死,你死,姬家所有人都要死,哪怕命王!张某的话,就在这,祁幻羽,你觉得如何?”

  老人脸色微变,沉声道:“武王是强,可想击杀命王大人,还差了点!”

  “坐井观天之辈,也配和我说这些?你祁幻羽九品无敌,也只是自封罢了,昔年你我未能一战,否则……你这样的武者,我一打三!”

  “呵呵!”

  老人嗤笑一声,张涛却是淡然道:“方平,踏入九品之日,斩杀这个老东西!他是个好的磨刀石,你的,李长生的,甚至是王金洋他们的!

  当然,被你杀了,那就磨不成了,随意吧。

  此人本源道宽广,距离千米,一线之隔,可惜,还是摆脱不了一些世俗,命王不死,他难成真王,不用管他。”

  方平却是一脸呆滞道:“部长……您……这个……”

  这不是程序的问题了!

  老张好像……好像可以和他的主体联通!

  “小把戏罢了。”

  张涛没多说,有些无奈,有些可惜。

  这道分身,不是为了祁幻羽准备的,而是为了界域之地的那位老鬼准备的,有特殊之处,可代价也不小。

  现在祁幻羽现身,实力强大,分身受刺激复苏。

  如此一来,也快要消散了。

  张涛却是不继续这个话题,再次道:“让其他人停手,所有人交给祁幻羽!作为代价,百山王可杀!不过需要你们配合,姬家野心不小,居然还真想一门三真王甚至四真王……命王实力不行,野心倒是挺大。”

  张涛笑声淡漠,姬家要杀百山王,恐怕不单纯是姬瑶的意思。

  而是整个姬家都想!

  看样子,在对付二王之前,姬家想把这些不稳定因素都给解决了。

  百山王一死,命王就有足够的精力对付二王了。

  也好!

  不杀百山王,命王未必会全力出手,那个老东西也奸滑的很。

  他们俩在说话,对面,祁幻羽却是脸色一变再变,片刻后,开口道:“老夫入域,真王皆知!斩杀这些人,恐怕会被真王怀疑……”

  “废物!和真王一战便是,不死,你也有希望成就真王了!你成真王,要不杀了命王,要不和其他真王殊死一战,要不就等天命王庭统一地窟,你作为主帅,有望晋级。

  在张某看来,和真王殊死一战,才是你最大的机会,比如槐王那种弱小者,和他一战便是,怕什么?”

  张涛语带玩味道:“要不然,你迟早会死在人类手上,除非你一辈子不和人类为敌!祁幻羽,自己考虑吧,半小时后,张某入境,半小时内,解决一切!”

  话落,方平怀中水晶书陡然崩碎。

  方平脸色变了变,悄悄退后了一截。

  大爷的!

  老张不靠谱啊!

  分身破碎了!

  这老家伙强的有些过分,老张对槐王都是鄙视的很,对这老家伙却是有点郑重的意思。

  而且也没否定对方的话,张卫雨几人不是他的对手,唯有李老头踏入本源道才有希望和对方一战。

  可李老头进入本源道的话,可能是以20万卡气血晋级的那种!

  金身九锻!

  晋级之后,很有可能达到这个数字的。

  而且李老头本身气血强度就高,双倍于其他人,到时候,哪怕本源道没踏出几步,也堪比一般九品的40万卡气血了。

  这样的强者,才能和这老家伙一战?

  那岂不是说,这祁幻羽,基础气血起码在20万卡,力量增幅一倍,也快到绝巅的地步了,所以也能达到40万卡气血的破坏?

  “难怪杀九品很轻松!那些爆发力不到10万卡气血的武者,岂是他的对手!”

  “张卫雨他们,应该也差距他不小吧?可这家伙,居然没成真王?”

  “……”

  方平心中升起一个个念头,这一次,南七域真的意外频出。

  这样的老古董都出来了!

  听老张的口气,恐怕这家伙的资历,不比一些真王差。

  就在这时候,祁幻羽忽然出手。

  目标不是别人,正是方平!

  方平脚下一动,手中长刀呈现,一刀斩出虚空裂缝!

  可裂缝直接被对方击穿,对方长枪下一刻瞬间出现在方平额头处。

  “你入神将,也敢说和老夫一战?”

  祁幻羽一脸的淡漠,轻轻摇头道:“武王高估你了!哪怕那位长生剑,也未必可以!老夫倒是有些期待,无敌于神将境,太寂寞了!”

  方平心中狂骂,装什么犊子!

  这也就是地窟强者,换成人类的,方平得告诉他,老子才20岁,活成了老乌龟都没成绝巅,废物一个!

  神将无敌?

  老张这些人都真王无敌了!

  双方差距不是一般的大,一口气吹死你,也有脸哔哔?

  还入了真王,挑战老张!

  方平毫不怀疑,这家伙就算进了真王境,遇到了老张,三拳打不死,30拳也能活活打死他!

  就这还嚣张?

  祁幻羽淡笑一声,长枪消失,不再管方平,又看了看还在战斗的众人,淡淡道:“杀了他们!老夫去别的地方一观,回来之前,不希望看到这些人还活着!”

  丢下这话这家伙眨眼间消失在了原地。

  方平脸色变幻一阵,看了一眼有些得意的姬瑶,没出声,心中冷笑一声,蠢货!

  ……

  与此同时。

  通道口。

  张涛精神力波动的厉害,下一刻,通道对面,一个猫脑袋浮现。

  苍猫爪子上又多了几个串串,一边吃着,一边问道:“那个谁,你喊本猫干嘛?”

  张涛精神力拂过,有些无奈。

  这一次……方平几人等着哭吧。

  九品妖兽,都被吃了!

  没了!

  这只猫,跟着大战的人群,掉下去的九品妖族,几乎都被它吃了,方平事后想回收战利品,做梦吧!

  不过这只猫吃的多,干活也利索。

  别的不说,戳死12个九品,这就是大功。

  老张心里安慰了一下自己,很快精神力波动道:“进了一个强者,感应到了吗?”

  “感应到了,要戳死他吗?不是真神……”

  “暂时不用!”

  祁幻羽是天命王庭的三军主帅,杀了他,那就和天命王庭彻底翻脸了,对方不比真王重要。

  关键是,他是姬家的人。

  杀了百山王,姬家的人不会报复,撑死了吼几句。

  可杀了祁幻羽,命王都得报复。

  那家伙是命王的嫡传大弟子,老张一度怀疑,应该是命王的私生子,概率不小,虽然不知道地窟真王干嘛不承认。

  宰了他,容易引起大麻烦。

  不过老张还是迅速道:“盯着他,他一旦对人类动手,你就戳死他……”

  苍猫歪着大脑袋,咕哝道:“你让我盯着就盯着,本猫不干了……”

  老张急忙道:“猫粮!”

  “你欠我70袋了,本猫要尝尝味道再说,现在不干!”

  “你戳不死他,对不对?”

  “你才戳不死他!”

  苍猫顿时不满了起来,晃悠着大脑袋,辩解道:“你别看你很强,你根本不知道本猫有多厉害!当年本猫戳死了好几个真神……算了,说了你也不知道是谁。”

  说到这,苍猫忽然道:“对了,那个谁……刚刚有个穿铠甲的,本猫好像很眼熟啊!你们把谁挖出来了?”

  张涛心中一动,笑道:“你认识?没骗人?他可是当年的……”

  “你才胡说!就是不太记得了,本猫睡觉睡的有些迷糊了……反正觉得眼熟!那个铠甲……好像是……是什么……帝铠?反正差不多吧,就是这个!”

  苍猫再次晃了晃脑袋,睡迷糊了。

  活了太久,睡的太久,一睡千年,早就遗忘了很多过往。

  不太熟悉的人和事,都差不多遗忘了。

  苍猫继续道:“帝铠、灭神枪、战神弓、天王印、诛天剑……好像还有几件神器,本猫都见过的!本猫也有的,不过不给你看,那个谁,你说本猫不知道,我都知道!”

  张涛心中微动,又笑道:“神器很强吗?再强,也强不过人!”

  “你很强啊,所以你才不在乎的!可其他真神又没你这么强,不过你强也没神器,神器你拿到了,可以更强的!”

  “你说的天王印,什么样子的?”老张忽然问了一句。

  “什么样子?”

  苍猫陷入了回忆,咕哝道:“谁还记得,又不能吃,看到了才眼熟。还有,别套本猫话啊,不告诉你!对了,猫粮好吃吗?”

  “好吃!”

  老张心累,谈正事呢,你别惦记猫粮啊。

  “帮我盯着那家伙,还有,待会我要去御海山了……对了,你喜欢吃不灭物质吗?”

  “不灭物质……味道一般般嘛!洞天那边,泡着公涓子的肉身,不能吃的,恶心。”

  老张再次无语,恶心?

  好吧!

  又知道了一点东西,还真泡着那些老古董的肉身,看来这些老古董到现在都没恢复啊。

  “精神力吃吗?”

  “那个谁,本猫不吃人,你老是问这个干嘛!”

  苍猫不满了!

  它不太吃这些东西的,又没味道,还是人身上的,恶心,不吃!

  本猫又不是大狗,什么都吃的。

  老张略显遗憾,方平那小子勾搭不上这只猫了。

  遇到一只蠢猫不容易,还是个贪吃的,要是吃那些东西,让方平去喂食,也许可以勾搭来的。

  真遗憾!

  遗憾归遗憾,老张再次道:“不喜欢就算了,人类现在美味很多,有空都给你尝尝。另外,我叫张涛,可以喊我名字。

  最后问个问题,不介意的话,可以告诉我吗?”

  “啥?”

  “紫盖山莫问剑,你认识吗?”

  “咦,你也知道小剑?”

  通道那边,苍猫忽然兴奋道:“你也认识他呀?小剑可好了,以前老是给我钓鱼吃,可惜……可惜他后来走了,不给我钓鱼吃了。”

  “走了,去哪了?”

  “不知道呀,公涓子说他后来出现了,然后又跑了,可是那时候我在睡觉,不知道他回来了。”

  “出来又跑了?你是说王战之地一战?”

  “王战之地?什么王战之地?不知道哎!反正出来了,居然没来看我,也没给我带吃的,下次遇到不理他了,亏我还把诛天剑给了他,以后不给他好东西了……”

  “诛天剑?”

  老张脸色再动,这只猫给魔帝的兵器?

  这只猫啥来头?

  听这语气,这神器,恐怕都是绝巅境的兵器了,说给人就给人了?

  这只猫自己也有神器?

  老张还想再问,苍猫却是不耐烦了,“你问题好多,好烦!算了算了,本猫帮你盯着那个新来的好了,下次再喊我,要先给我猫粮了!对了对了,遇到小剑记得告诉他,路被人堵死了,打不破的,现在也不行的,别再开辟新道玩了,没用的,到最后太多了,就杂了。”

  张涛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路被堵死了?

  本源路?

  别开辟新道玩?

  玩?

  路多了,就杂了……这是说,开辟多条大道真的不可行?

  “老子现在就一个想法!”

  这一刻,老张心中忽然升起一个念头,这只猫,老子想抓回来!

  活化石啊!

  什么事都知道!

  “那个……”

  “好烦,我走了!”

  苍猫才懒得听他说什么,特烦人,一个劲地问,问的头都大了。

  我都说睡着了,睡忘了,还要问。

  公涓子都不问的,你老是问,和你又不是很熟!

  要不是想尝尝猫粮,给你一个猫尾巴,谁搭理你。

  它跑了,老张却是深吸一口气,“诛天剑,帝铠,天王印……天王印!”

  下意识地扫了一眼后方的王金洋和姚成军,他们的是战神弓和灭神枪吗?

  没觉得特别强大,在他看来,也就九品顶级的那种神兵,可现在看来,可能小觑了这些神兵,也许有特殊的封印在。

  ……

  同一时间。

  已经赶到张卫雨他们战场的祁幻羽,忽然背后一凉。

  好像……有人在盯着自己!

  隐隐约约间有点感受。

  谁在盯着自己?

  武王?

  不,武王没入域,不会给自己带来那么大的威胁!

  而就在他身后大概1000米的地方,苍猫吃着串串,咕哝道:“道被人走了,走不下去了哎!谁干的,好坏啊,走别人的道干嘛!”

  “不过他先走的,戳死那个走他道的,就可以继续走了!”

  “要不然,那就只能转道了,转道好难的!”

  苍猫评价了一番,转头就忘,管他呢,又不是本猫走的,算了,不管他了。

  接着又看了看警惕万分的陈耀祖几人,继续嘀咕道:“不行的,精气神不够了,走不到最后的。除非……除非怎么干才行?”

  苍猫又有些忘了,盯着上空的大太阳想了想,忽然想了起来:“除非用真神的精气神补充!对,本猫想起来了!戳死一个真神,精气神溢散……他们可以刺激一下的!”

  苍猫总算是记起来了。

  这几个好像不行了,耗空一切了,这么下去,别说这次不行,下次都悬。

  一次失败,第一次也是机会最大的一次,下次,道路搞不好要萎缩坍塌的。

  “得戳死一个真神,那个谁……好笨的!让假神刺激没用的!”

  苍猫继续嘀咕,这些人真无聊啊。

  打来打去的,打了也白打。

  没再管这些人,苍猫又看了看御海山方向,那个谁要去那边战斗了吗?

  可那边没人打的过他的,没意思。

  难道那个谁想戳死一个真神,给这几个补充一下消耗?

  想了半天,苍猫继续吃着串串,再次看起了大太阳,本猫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没干?

  等猫粮,等大狗,等看戏……

  还有啥来着?

  “忘了!”

  ……

  与此同时。

  界域之地。

  虚影颤动的厉害。

  “苍猫!”

  公涓子快疯了,猫呢?

  再不回来,界壁要崩溃了,他得马上封锁界壁了!

  “这只蠢猫,难道睡着了?不会吧!”

  公涓子都快崩溃了!

  出去找点吃的罢了,以苍猫的实力,随随便便也能弄点吃的回来了,可现在猫在哪?

  界壁一旦封锁,恐怕无法再次开启了。

  再开启,要崩溃了。

  虚影颤动不已,最多一盏茶工夫,苍猫不回来……那这次自己恐怕就要丢了这只猫了!

  “应该快回来了,应该快了!它才睡醒没多久,不至于马上又要睡!”

  公涓子自我安慰了一阵,快了。

  才睡了这么多年,哪可能出去就睡着了,这时候精力旺盛才对。

  而苍猫,精力的确很旺盛,就是记性有点不太好。

  此刻的苍猫,压根不记得要回去的事了。

  事情太多,要盯梢,要等狗,还得等那个谁付给它报酬,它很忙的,谁还记得要回洞天的事。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