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4章 嘴炮杀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猫呢?”

  此刻,方平还不知道那边发生的详情,只知道大战爆发了。

  可他没找到那只猫,这让方平很无奈。

  追杀他们的九品,足足15人!

  没有大猫帮忙,他和李老头再怎么爆发,也不可能是15位九品的对手。

  这边还在想着,下一刻,方平脸色剧变!

  “该死,又有九品入域了!”

  那边,40人,如此强大的气机,传荡千里。

  个别人入域,方平此刻未必可以感应到。

  可数十人,他感受的到威胁和压力!

  “又有人入域了,老张让我引诱数百九品……现在真超过100人了!”

  方平都不敢相信,这一战从原本计划中的18位九品,战到现在,进入的九品差不多140人了!

  而魔都这边,人类也是从一开始的几位九品,到现在的几十位。

  大战已经完全脱离了方平的预期!

  “这些家伙……来我这边了!”

  方平脸色再次剧变!

  一旁,李老头回头看了一眼后方的追兵,此刻的他,直接拽着方平的胳膊,自己不飞,而是让方平带着飞,可以节省一点气血。

  而且方平有九品战靴,速度更快一点,本源道都难以追上他。

  可这么下去不是办法!

  他也感应到了御海山方向,一群强者朝这边移动。

  “怎么办?”

  李老头问了一句。

  方平气急败坏道:“您是老师,我是学生,该我问您怎么办!”

  话落,补充道:“我才20岁,我见识少!”

  李老头差点拍死他,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哔哔这个?

  20岁怎么了?

  他么的,这次这场大战,还不是你组织策划的,现在打到了这地步,你得负责。

  “我只有一道老张的分化体,实力不弱,老张的分化体干掉一个本源道或者两位弱九品是没问题的……”

  方平想了想,忽然道:“也许……可以试试本源道弱点攻击!不过我不知道行不行,老李头,本源道的弱点到底是什么?”

  他真的不太懂。

  大家一直都在说,武道存在缺陷,而本源道缺陷,那就是最致命的威胁,所以大家都怕被人知道本源道缺陷在哪。

  可武者,在方平看来,到了九品境,金身都大成,肉身无缺陷。

  哪来的缺陷可言!

  如何有弱点攻击一说?

  李老头迅速道:“所谓本源道缺陷,其实是精神上和意志上的一种缺陷!比如你,你其实有缺陷存在,如果这时候有人当着你的面击杀了你的家人,你会不会疯狂,甚至失去意志?”

  “这个……这个算自己的弱点吧,可这应该不至于影响我的战力,也许我会爆发的更强!”

  李老头尽管不知道他有什么办法,可大概知道他可能会发现对方的本源道缺陷所在,继续道:“这些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本源道其实是额外地掌控一批力量的存在!

  本源道是大道,也是钥匙,开启额外力量的钥匙!

  它所带来的增福,其实是另外一种力量的馈赠,你发现本源道的弱点,可以想办法封锁他的力量来源。

  小子,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本源道的力量来源,无形无质,我们不知道究竟从何而来。

  可你一旦发现了对手的本源道缺陷,也许可以封锁住这股力量的来源,甚至是搅乱这一切,让他自身被这股力量反噬!

  到时候,对方动用本源道,非但不会出现力量增幅状态,反而还会被那股力量冲击。

  如果原本增幅5万卡气血,也许这时候你得拿出5万卡气血去抵挡这股增幅……”

  方平眼神一亮道:“这么说,一旦发现了缺陷,搅乱了这股力量来源,他们还得靠自己去额外压制这股力量暴动?”

  “不错!”

  李老头严肃道:“现在你明白为何大家不敢轻易暴露自己的本源道了吧?大道有缺,武者或多或少存在一些缺陷,多少而已。

  有些人大道宽广,缺陷少,你知道了缺陷用处也不大,因为你无法去撼动!

  有些人缺陷明显,一旦被你发现,轻易撼动这一切,到时候他们麻烦就大了!”

  “武道缺陷……力量反噬!”

  方平忽然道:“那武者不能弥补这种缺陷吗?”

  “可以!这就是本源道强者在走的路,他们一边在走本源道,一边也在填补这些缺陷。相当于一边铺路,一边修路。

  我说的明白一点,一开始,大家铺的路,都是坑坑洼洼的泥土路,可能哪里就有个大坑,有个断沟。

  后期,他们会不断去填补这一切,将本源道修成水泥道路,修成柏油马路,知道了吗?”

  “越强,缺陷越少?”

  “可以这么说!”

  “明白了!”

  方平忽然道:“老师,您带着我飞,距离他们千米左右,别被他们追上了,我试试看!后面这15个家伙……5个本源道吧?”

  “差不多。”

  “这5个本源道要是出了问题,被我们干掉了,那剩下的10位弱九品……老师,您能干掉几个?”

  “老子战力无双,堪比顶级本源道,一砍五都行!”

  “别吹,老师,这时候不能吹,会死人的!”

  “咳咳,放心,一砍四绝对可以!”

  方平狂翻白眼,好,算你打4个,还有6个呢。

  这都不算那些本源道了,自己可打不过6个弱九品,这些人一起爆发,6个打他,那也是绝对可以打死他的。

  方平撑死了对付两位弱九品,当然,真要拼消耗,缠住3位也许也是可以的。

  不过还差了点!

  可惜黄金屋炸了,要不然,现在困住两个弱九品没难度,剩下的8个,勉强也能打。

  “再说吧,老张的分化体还在呢。”

  方平管不了那么多了,下一刻,一把拉住了李老头,大声道:“别把我弄丢了,我去他们的本源道中探探情况……”

  “……”

  李老头如同听天书。

  啥意思?

  你去他们的本源道中看看情况?

  他们的本源道你都可以进去看看?

  方平却是懒得说什么,迅速看了一眼自己的数据,看看财富值还够不够多。

  财富:3亿8000万点

  气血:00卡)

  精神:赫)

  破灭之力:60元

  储物空间:10000立方米

  能量屏障:1点/分钟

  气息模拟:10点/分钟

  本源详析:亿点/次

  想当初,他从禁区刚出来,那可是十几亿的财富点,方平觉得,自己修炼到绝巅都够了。

  现在……

  方平都快哭了,这一战还没打结束,又要破产了!

  这一次,打的消耗太大了。

  没办法,参战的强者太多,他光是不灭物质,那都是万元万元地往外给。

  没他这样不计代价地供给,老张还想打这样的大战,做梦吧!

  前前后后,投入多少了?

  起码投入了6万元的不灭物质进去!

  对九品强者而言,没死的话,撑死了花个1000元不灭物质可以恢复伤势,相当于60位九品境的性命。

  这真的是拿钱换命!

  没有大量的不灭物质,谁敢那样用破灭之力战斗?

  早就耗空了一切,别人没打死你,你自己把自己给耗死了。

  “我太重要了,我可不能死,我死了,别的不说,这一战下去,华国这些九品,都得完犊子!”

  方平确定无比,无他,这些家伙这次都是不计一切代价,消耗不灭物质在战斗。

  他死了,没人提供不灭物质,战后就是个大问题。

  金身不存,这些人都会和魔武老校长一个样。

  除非老张去打劫界域之地,要不然,九品境恐怕有一个算一个,接下来都没办法晋级了。

  所以方平其实也肯定,他真要危险了,老张也许会马上入域救他。

  可最好不要!

  人类现在其实也是两头怕,老张心里发狠要砸桌子干一次,可他又很挣扎,这时候砸了盘子,那接下来人类就麻烦了。

  华国武者,再也别想去其他地窟了。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绝路的时候,老张其实不想打破绝巅不对绝巅之下出手的约定,哪怕地窟真王其实也没这方面的想法。

  双方都有些顾忌,担心一旦彻底打破规矩,那绝巅之下的人,都会随时面临死亡。

  一个只剩下绝巅的世界,是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

  此刻,方平也不愿意老张这时候入域,那代表以后华国武者只能困守一地,无法再出战了,这会造成其他武者无法再提升境界。

  “所以还得自救!”

  方平没再多说,他得靠近对方千米,才能做到窥探,这一点他大概有数。

  “5位,要是都是最弱的那种,那就是5000万点消耗,要是强大一点,那可能会很高。不过看样子也就一般,应该要不了1亿点。”

  方平不觉得这些人会消耗太多少财富值,1亿点撑死了。

  “试试看!”

  方平也不再废话,陡然看向后方的一位本源道强者,很容易看到,没办法,人家强大,速度快,就在前面。

  ……

  “我去!”

  下一刻,方平忽然骂了一句,“辣鸡!”

  此刻的他,好像进入了一个新世界。

  眼前,是一条破破烂烂的羊肠小道。

  “200多米长,有1米宽吗?这什么破玩意!”

  看着眼前的泥巴路,方平无限的吐槽。

  这是本源道?

  别开玩笑了!

  方平唯一看过的就是老张,那条万米长,无限延伸,无限宽旷,无限光明的通天大道,那才符合他的想法。

  那才是本源道!

  可面前呢?

  昏暗的天地,仿佛在混沌中开辟了一条勉强可以通人的小道出来,寒酸的无比。

  而且是越来越窄!

  一开始,还有一米宽,等到后期……方平看到200米外,路都堵死了!

  两侧如同墙壁汇合一般,直接把路给堵死了,无路了!

  “这也配叫本源道?这也配叫通天大道?路都走死了啊,一辈子恐怕也就这成就了,除非继续开辟出来,可这情况,越走越窄,能开辟的出来吗?”

  方平严重怀疑!

  不过这时候,他也没兴趣管这家伙了。

  一个走出200米本源道的家伙,实力算不上弱,还算可以,可本源道真的太匮乏了。

  方平没再废话,迅速张望起来。

  四周,一片黑暗。

  唯有脚下,有条泥泞小道。

  方平此刻就站在起始点,想了想,方平踏出了第一步,正式踏上本源道。

  这一刻,方平眼前一花,好像看到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看到。

  “本座要成就真王!”

  “槐王都能成就真王,本座也可以!”

  “……”

  各种各样杂七杂八的念头,开始冲击方平的脑海,方平晃着脑袋,实际上此刻在这的并非他的真人,只是一股意志力罢了。

  不过方平还是有些受到了冲击。

  难怪老张说,当你开辟本源道的时候,四面八方会有一切乱七八糟的念头引诱你。

  “成为真王!”

  “一定要成为真王!”

  “唯有真王至高无上!”

  “……”

  这家伙的信念,方平觉得还是不错的,不算太杂乱,毕竟能踏入本源道的,肯定都算意志坚定之辈。

  就一个念头,想成为真王强者,顺带着鄙视了一下槐王。

  一边走着,方平好像看到了一位武者,在黑暗的虚空中,混沌中,挥舞着斧子,开辟一条道路。

  也就是脚下的本源之道!

  那道开辟道路的武者,也就是方平观察的这位武者,他正在黑暗中开辟道路,这就是本源道的由来。

  “很简单的意志……变强?这么说,很多强者,都是这种想法,所以意志足够坚定的话,就可以开辟自己的本源道路了?”

  方平心中存疑,没感受到什么特殊的地方。

  是这家伙的道路太简单了吗?

  方平继续走着,忽然,方平眼神一动,前方100米左右,道路好像有个缺口。

  “太难了……绕过去吧。”

  当方平走到缺口附近的时候,一股念头冲击着脑海。

  那位本源道强者,好像在虚空中喃喃自语。

  昔日,开辟到此地的时候,这人好像动摇了。

  100米左右,对方动摇了,之前还是1米宽的路,从这个缺口开始,就越来越狭小了。

  缺口之后的道路,在方平看来,陡然缩小了一半都不止。

  “我不如槐王,不如其他真王,我不行的。太难了,我没办法继续走下去了。”

  “绕过去……再开辟一点吧,变强一点就行,真王太难了……”

  “变强真难啊!”

  “真王道路,走不到尽头了!不是我弱,是真的不行了……”

  方平脑海中一阵阵声音响起,都是那位强者在自言自语,并非真实存在,而是一种意志残存。

  昔日,此人道路开辟到了这,开始动摇,否定了自己变强的决心,得过且过,自我满足,再也不愿意再走下去了。

  只要强一点点就行,不需要太强大。

  而方平发现了一点,当这人说出“真的不行了”的时候,泥泞小道上,那个缺口,出现了力量的溢散,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力量,无形无质,可的确有溢散的感觉。

  通过那个坑洞,在不断蒸发。

  “有点意思了!”

  方平有些意外,力量蒸发了?

  此人自我否定了自己的道路,所以力量增幅削弱,他虽然走了200米,可还真未必可以达到0.2倍的增幅,因为他的力量溢散了很多。

  “那我又该怎么样才能让他的力量反噬呢?”

  方平有些疑惑起来,他现在唯一发现的就是对方的本源道到了100米左右,出现了力量溢散,源于对方对自我道路的否定和放弃。

  可缺陷就是这个吗?

  “难道我出去大吼一句,你是个懦夫,他就废了?不至于吧?这也太简单了。”

  “另外,本源道开辟,好像不难嘛。这家伙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就是一心想变强,于是,踏上了本源道,可之后自我否定,又断了自己的道路……”

  “不对!”

  方平忽然倒退了几步,接着喃喃道:“本源道……本源道可不是路!铺路的这些泥土,好像是一种特殊的积淀,岁月?经历?意志?底蕴?”

  方平忽然一脚踩了踩泥土路,接着,虚空中出现了一些画面。

  一位少年,挥舞着长刀,在习武。

  面色坚毅,酷似之前的那位开辟道路的强者。

  “真的蕴含了对方的记忆,这是他年轻的时候,习武时期的经历!本源道……原来是一种底蕴的积累吗?”

  方平若有所思,少年在挥舞长刀,面色坚定,而此刻,方平也发现了,地下的道路,相当凝实。

  “年少时,意志坚定,所以才有了如今本源道的成就。从少年时期,就一心变强,前半截的道路还算开阔,直到年老时,岁月流逝,再也没了当年的坚定意志,动摇了本心,本源道从那时候起就有了变化。”

  “……”

  方平观看了一阵,觉得有点收获,可又觉得没有收获。

  这家伙的本源道太普通了,感觉不到什么。

  不过那个大缺口,真的是存在的。

  “自我否定了自己的道路……那我该如何做,才能让他出现本源道混乱?”

  方平有些不解,就在这时候,方平眼前一黑,下一刻,方平发现自己还在被李老头拖着跑。

  “这么快?”

  方平心中暗骂,太快了吧,我都没看到什么!

  这就完了?

  接着方平急忙看向自己的财富值消耗,一看,有些无语了,1500万点财富值消耗。

  就这么个玩意,还要消耗自己1500万点财富值,感觉亏大了啊!

  不过后面追杀的那家伙,好像一点没察觉到,还在追杀中。

  方平马上传音道:“老师,我去看了对方的本源道,好像没看到什么,就是知道他走到100米的时候,自我否定了自己的道路,出现了力量溢散,这有什么用?”

  “嗯?”

  李老头差点惊掉了下巴,差点从空中掉下去。

  开什么玩笑?

  这小子真跑去看了?

  这他么是什么逆天能力?

  “自我否定,意志不坚,道路有缺。”李老头说了几句,迅速道:“简单,针对这种情况,那就让他自我再次质疑!一旦质疑自己,他马上会出现力量的反噬!”

  “这么简单?”

  “不算简单。”

  李老头解释道:“其实发现了对方的缺陷,那也要针对性地去布局,如何让他自我否定自己,自我质疑自己?这其实也是一种能力,不是说你发下了缺陷,就可以简单把他给弄死了的。”

  方平沉吟道:“自我质疑……自我否定,这个可不容易。他好像是槐王的属下,他现在坚信什么?”

  “坚信槐王很信任他吗?”

  方平不知道,不过不介意一试,很快,方平忽然看向后方那人,大笑道:“前面那个家伙,说你呢,槐王的属下!”

  后方,那位本源道强者面色冷漠,冷酷异常。

  方平哈哈大笑道:“老家伙,还追杀我呢?真杀了我,信不信槐王拔了你的皮?”

  “嗯?”

  这人脸色瞬间难看起来,有些愤怒,有些恼火和疑惑。

  “这一次,所有来南七域的神将都是弃子!这是绝巅之间的协议,为了完成一次大计划!老家伙,你可别再追了,再追我就不客气了!”

  “还有,你这老东西,暗地里再敢说槐王坏话,等死吧!”

  “……”

  “胡言乱语!”

  这人厉喝一声,方平却是笑道:“得了吧,你真以为槐王不知道?上次你说槐王算什么,他也能成真王,你却不行,这话你以为槐王不知道?笑话,怎么可能不知道!之前槐王和武王聊天的时候,说过这事,说你这家伙不是个好东西,野心不小,能力却是废物的很。

  还说你原本本源道可以走的更远,可到了中途,居然嫌难,一下子自我放弃了,就你这种废物也配成就真王?

  要不是现在槐王缺人手,能让你这种逆主的玩意留在身边?

  我可提醒你,这次是我们和槐王联手布下的局,你可别捣乱,赶快滚蛋,听到了没?”

  而后方,此刻那位本源道强者已经惊呆了!

  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怎么可能!

  我从未诉之于口,槐王怎会知道?

  不会的!

  不可能的!

  本座对槐王向来恭敬,也是槐王麾下目前仅存的神道强者,槐王对自己也是极为看重,怎么可能?

  槐王和复生之地有合作?

  方平在骗自己!

  可是……可是他说的这一切,为何让自己如何忐忑不安,总觉得有种被揭穿了一切的心凉感。

  这人还在想着,身边有人怒斥道:“一派胡言!方平,你们这次迟早会死!现在停下来,被我们当场斩杀,留你全尸!”

  “一派胡言?”

  方平哈哈大笑道:“你问他,是不是一派胡言?这家伙背后诽谤槐王,说槐王这种人都能成就真王,他为何不行?这话说了不止一遍,若不是槐王自己说出口,我岂能知道?

  我都不认识他!

  不过感觉有点熟悉,好像槐王提过这次会让他麾下这人进入南七域,不知道是不是他,当然,可能认错人了,槐王那家伙手底下还有几个神将吧。”

  “槐王真的提我了……”

  这一刻,那位强者眼神剧变。

  槐王真的和复生武者有关系,还提了自己,这话……不是胡编乱造的。

  他真的说过,不,他忘了自己有没有说过了,可他心里这么想过,不是一次两次!

  这可是蔑视真王强者!

  槐王真的知道了吗?

  那自己……那为何不杀自己?

  对,自己现在还有用,槐王麾下强者死伤惨重,自己是神道强者,可以帮槐王办事,所以槐王不杀自己?

  “槐王原来一直知道这些!”

  这人心思有些乱了,有些慌了。

  这时候,李老头却是传音道:“你小子干嘛?没让你嘴炮!武者比斗,哪有嘴炮的时间!小子,用精神力诱导,就是你很弱,你很弱,你很弱这种!

  你小子到底在搞啥?”

  李老头都惊呆了!

  我不是让你去嘴炮干他,是告诉你,发现了他的缺陷,可以用精神力去诱导他,让他自我质疑。

  方平倒好,在嘴炮对方,难道还想嘴炮杀?

  他正想着,下一刻,目瞪口呆的事发生了!

  “不会的,你胡说,本座从未质疑过槐王大人!”

  此人双眼血红,陡然气势爆发,怒吼道:“从未有过!你敢胡说八道!”

  话落,对方速度飙升,下一刻,陡然爆发出极限速度,突破了虚空,肉身都开始龟裂,却是不管不顾,疯狂朝方平杀来!

  杀人灭口!

  这一刻,对方居然有点癫狂的迹象,想要杀人灭口!

  可后方,有强者却是大惊失色,大吼道:“停下!”

  该死,这家伙疯了吗?

  速度突破了极限,造成了肉身崩溃,此刻居然还敢一人冲上前去,截杀李长生他们,这不是送死吗?

  这人却是不管不顾,不是这样的!

  方平胡说八道!

  不是这样的!

  ……

  方平却是一脸震撼,连忙传音道:“不至于吧?这也太可怕了,他疯了!一个本源道强者,就这么几句话,刺激的他疯了!老李头,是不是有问题?”

  李老头也是呆滞无比,却是毫不犹豫道:“甭管那么多,他好像有些混乱了!我们加速,这家伙有点疯魔了,速度突破肉身的极限,拖一会,他自己肉身都要崩溃!”

  方平已经呆滞无比,这也行?

  本源道缺陷,真的这么严重吗?

  他就是随便说几句,试试效果,可对方好像真的发疯了。

  “大道有缺……一些最深层的秘密被挖掘了出来,失控了?”

  方平心中忽然惊惧万分!

  武者很强大,武者一直在提升力量,武者其实也没什么心境可言,一到八品淬炼金身,九品感悟大道。

  至于力量强大了,会不会导致一些异样心思浮现,现在人类很少出现。

  大家太忙,太危险了,都在挣扎求存呢。

  可地窟强者……是不是已经出现了一些不好的征兆?

  这位本源道强者,居然三言两语的,又自我崩溃的征兆,这也太可怕了吧!

  而就在这时候,对方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靠近方平两人。

  李老头忽然低喝一声,手中长剑陡然倒飞而出。

  方平也是精神力瞬间自爆,震颤虚空!

  对方动作一滞,下一秒,长生剑洞穿了对方的头颅,粉碎了他的头颅,这人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没死,气息消散,直接掉落了下去。

  全场皆寂!

  这一刻,真的安静的吓人。

  方平和李老头一声不吭,继续狂奔,后方追杀的14位强者,却是心冷的颤抖。

  纪木怎么了?

  好端端的,忽然发疯,居然无视了一切,无视了防御,去追杀两位有斩杀本源道实力的强者,这不是送死吗?

  “为什么啊!”

  这个问题,在14人心中回荡!

  太难以置信了!

  送死?

  纪木可是神道强者,修炼到这地步,多不容易,数百年的岁月,难道连方平这点小小的语言之激都受不了?……

  他们呆滞,李老头其实也崩溃。

  “小子,你嘴炮杀,杀了一个本源道!”

  方平脸色僵硬,哭笑不得,“这……这不会吧?他是不是意志太薄弱了?几句话一出,居然自我崩溃了,老李头,我好害怕!”

  “嗯?”

  “我不敢走本源道了!”

  方平真的有些惊恐了,他么的,这也太玄乎了吧!

  别人刺激你几句,你就自己送死,哪有这样的?

  这一刻,方平对本源道真的有些畏惧的感觉了,要不我还是继续锻金身算了,走啥本源道啊!

  李老头无语,半晌才道:“可能不止如此,也许是恐惧战胜了一些东西,他恐惧槐王,他害怕你刚刚的话,他本就自我质疑中,这种人最怕心底的秘密被人拆穿……总之原因很多,回头可以问问老张。

  不过本源道,哪怕被发现了缺陷,应该也没这么好杀,这是意外!”

  说着,李老头再次提醒道:“不管是不是意外,你开创了先河,靠语言击杀了一位本源道,小子,你可以名留青史了,这次回去,改称号‘嘴王’算了!”

  方平一脸漆黑,还有空开玩笑呢。

  没看前方人都快追来了,两边夹击,麻烦大了,老头子也不看看地方就瞎说,你才是嘴王!

  ps:推本书,《我们的电影时代》,新书上架,大家支持一下……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