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0章 不信也得信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魔都。

  战王提着方平和吕振,刚抵达魔都,忽然眼神一动,笑道:“吴奎山醒了!”

  “校长醒了?”

  方平面露惊喜之色,吕振则是有些茫然,醒了?

  他还真不知道吴奎山一直在昏迷,方平也没提这茬,只是说吴奎山要突破到绝巅了而已。

  就在这时候,吕振眼神也变了。

  好多强者!

  ……

  地下大厅中,原本漂浮的吴奎山,陡然睁眼。

  下一刻,吴奎山身上气势爆发到了最强!

  大厅中,魔武的强者已经全部赶到,此刻一些七八品武者,都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

  数位九品强者,也纷纷爆发气势抵挡。

  郭圣泉三人,王庆海,李老头……

  这些人气势都极为强大!

  人群中,三位绝巅强者倒是没爆发威压,一脸的无所谓。

  八品强者中,李寒松也一脸淡然,身上神铠泛现,毫无压力。

  秦凤青躲在他身后,让他抵挡威压,冒出脑袋,搭在铁头的肩膀上,看着前面的吴奎山,有些好奇道:“校长变强了啊,这睡一觉就变强的事,怎么感觉那么熟悉呢?”

  铁头抖了抖肩膀,这家伙很烦人,这两天方平不在,这家伙老是粘着自己,特烦。

  不过很快,不用铁头烦心了。

  秦凤青刚说完,接着一动不动,眼神陷入了呆滞,好像失了魂。

  李老头几人瞥了一眼看都没看秦凤青的张涛,心中无语。

  人家秦凤青说句大实话,你也欺负人?

  这睡一觉就变强,那是有传统的。

  某人一觉到绝巅,这可是超级大新闻。

  张涛禁锢了秦凤青,也没理会他,看了一眼还有些茫然的吴奎山,很快眼神微动,笑道:“刚好,方平也回来了……咦……”

  张涛微微一愣,忽然看向吕凤柔,又看了看吴奎山,失笑道:“今天算是多喜临门!方平应该有些收获,你们俩口子今天一个实力大增,另一位也是喜事上门……”

  这话一出,他都没说完,李老头几人忽然看向吕凤柔的肚子。

  李老头有些惊讶,有些震撼。

  这是要添丁了?

  张涛正准备说完,这时候也愣了一下,看向李老头,一脸的懵。

  你……为什么会盯着人家的肚子看?

  喜事临门,自己都没说完,你好端端地看吕凤柔的肚子干嘛?

  吕凤柔也很懵,刚刚还欣喜的很,现在看到李长生盯着自己看,顿时恼怒道:“李长生,你想死吗?”

  李老头干笑一声,就是下意识地想到了这茬。

  现在想想,应该不是,真要添丁,那也能感应到的。

  刚想问问,很快,李老头眼神微动,不再问了,而是惊奇道:“我是不是感应错了?”

  一旁,王庆海面带笑容,开口道:“应该没感应错,真是他。”

  此刻,吴奎山也睁开了眼睛,脸上忽然露出惊喜之色,陡然看向吕凤柔,开口道:“走,快上去!”

  话落,吴奎山一把拉住吕凤柔,速度极快,眨眼间消失在地下大厅。

  张涛见状也跟了上去,边走边笑道:“吕振居然和方平一起回来了,这是在界域之地遇到了?看来这次有点意外收获,一起去看看。”

  “吕老回来了?”

  这时候,罗一川众人也才知道是吕振回来了,都很意外。

  吕振消失三年,大家都以为他已经死了。

  没想到居然活着回来了!

  众人又惊又喜,也顾不得许多了,纷纷朝外面走去。

  ……

  远处,距离魔武已经很近了。

  吕振眼神很复杂,他也是九品强者,精神力不弱,此刻已经感应到了许多情况。

  “这是魔武?”

  他都不敢相信,这是魔武!

  三年前,他时常来魔武。

  那时候,魔武高品没几个,中品境武者也不多。

  可现在呢?

  高品数十!

  中品境武者……他一下子没数过来,好几千吧?

  整个魔武境内,居然好像没有低于三品的武者,哪怕有,也是少的可以忽略不计。

  这真的是魔武?

  吕振还在震撼中,远处,两道身影迅速腾空。

  当看到空中的人,吕振顾不得震撼于魔武的变化了。

  三年了,女儿和女婿都还活着,这就是最大的幸运!

  “爸!”

  数百米外,吕凤柔也是一脸呆滞,父亲回来了?

  父亲居然还活着!

  下一秒,吕凤柔再也忍不住了,破空而出,直奔吕振而来,人还未至,眼睛已经通红。

  这几年,这几日,她有太多想说的话无人诉说。

  女儿死了,父亲失踪了,和丈夫冷战,自己武道一直停滞不前……

  前几日,丈夫也昏迷不醒,虽然都说没事,可她怎么能放心。

  今日丈夫清醒了,更让她欣喜的是,父亲居然活着,而且回来了!

  “凤柔!”

  吕振也是一脸唏嘘,看着女儿飞来,也是面露笑容,欢喜的很。

  ……

  方平见吕振和吕凤柔这父女俩见上面了,也不打扰,和战王一起落下。

  不远处,吴奎山也没上前打扰妻子和岳父的重逢。

  见方平落下,吴奎山也身影一动,在方平二人面前落下,看向空中的妻子,轻笑道:“方平,这次做的不错,居然把吕老带回来了。”

  方平有些诧异地看着他,你叫啥?

  这不是你岳父吗?

  吴奎山懒得解释,他叫习惯了而已,再说他和吕振的关系……不算太好。

  这老头子当年是反对他和吕凤柔的,吕振是学者型的武者,要是不习武,大概也是个书呆子型的,看不上吴奎山这阴险小人,没少说他坏话。

  吴奎山也不多说什么,看了一会,又笑道:“这次我这边,也多亏你了!”

  “应该的!”

  方平也没再纠结他怎么叫,看到吴奎山清醒了,也是欣喜,连忙道:“校长,您现在如何了?没成绝巅?距离绝巅还远吗?”

  吴奎山摇头,一旁,战王则是多看了吴奎山几眼,笑呵呵道:“你小子可以,双道合一?”

  “没有合一。”

  吴奎山摇头道:“毕竟是不同的两条道,其实玄玉真王的道,我只是借鉴,并非借用。不过现在他的道路明确,可以先走着,不过也不能太压制我自己的道路。

  所以这一次,我没借助他的道突破……”

  “魄力不小!”

  战王笑道:“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抵挡的诱惑,你自己的本源道,未必可以走出未来,玄玉的道虽弱,可也是真王道,道路明确。

  换成别人,有机会的话,肯定会走下去,你倒是敢做取舍。”

  吴奎山笑了笑,轻声道:“如今这局势,其实多一位最弱的绝巅,未必有多大用处。反过来,我要是走出了自己的道,走的长远,也许更有用一些。

  如果现在已经爆发了大战,那我就不等了。

  可目前还没有,那我再等等看。

  而且绝巅有限制,未必比现在更好。”

  “这倒也是。”

  两人正说着,张涛众人也都赶到了。

  方平这才发现,李振和南云月也在。

  四大绝巅强者,居然都在魔武,看来吴奎山的事,这些绝巅也相当重视。

  张涛一到,也没谈别的,开口便道:“吕振从界域之地出来的?”

  “嗯。”

  张涛若有所思,很快道:“我们去魔武待客大厅等着,先让他们父女聊聊,待会我有事要问!”

  几位绝巅都很重视,吕振从界域之地回来了。

  这么说,他在那边待了好几年?

  方平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

  与此同时。

  半空中,吕振父女也落地了。

  两人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吕振看着女儿,一脸的感慨。

  “一晃眼,就是三年。这三年,变化太大了,凤柔你都七品中段,快要高段了……”

  “爸!”

  吕凤柔难得露出小女儿姿态,有些不乐意,父亲数年不见,一见面就谈实力,让她很不满意。

  吕振笑了起来,性格有些古板的他,这时候却是忽然开玩笑道:“爸这是松了口气,看到方平的时候,他说他是你的学生……爸吓了一跳。

  这回来的路上,爸一直在想,他都九品了,你几品了?

  你要是比爸还强,那我这三年岂不是白过了,还好,总算是给爸留了点颜面。”

  “他是妖孽,不一样的。”

  见父亲提起方平,吕凤柔也是无奈至极道:“他入学才两年多,三年不到。我也没想到他会进步这么快,不过他没到九品,八品七锻金身,和九品也差不多了。”

  “原来如此,八品七锻……北派的路子。”

  吕振微微点头,吕凤柔面露疑惑,吕振笑道:“这个回头说,你和奎山现在如何了?”

  “就那样。”

  “我看刚刚你们一起出来的,看来关系缓和了。”

  吕振笑道:“年纪也不小了,别耍小孩子脾气。方平说了,天门城主已经被杀了,朵朵的事,就让他过去吧。”

  “我知道了。”

  “对了,这次魔武准备反攻魔都地窟,算我一个吧。”

  吕振说了一句,忽然又道:“另外邪教这边,还是要注意一点,别让他们混进去了,这要是战斗到中途,有邪教武者出现,那就麻烦了。”

  “邪教?”

  吕凤柔诧异道:“邪教都覆灭了,现在除了大教宗不露踪迹,其他长老几乎都死了……”

  吕振呆滞了一下,片刻后,缓缓道:“邪教覆灭了?”

  “差不多吧。”

  “魔都地窟没有邪教武者?”

  “肯定没,要是有,早就被发现了。”

  “凤柔见过一个可以困人的具现空间吗?”

  “困人?方平的就行,这小子的具现物很特殊……”

  吕振了然,不动声色地朝远处看了看,此刻的方平还在和几位强者谈笑风生,吕振若有所思道:“凤柔,你这个学生,可是了不得。”

  吕振夸了一句,接着脸色一黑,低声道:“你爸我刚从界域之地出来,被人打了一顿,打的后脑勺到现在都痛,接着还被丢进了具现空间,困了好半天……”

  吕凤柔差点笑出声,强忍着笑意,憋笑道:“他干的?”

  “你说呢?那小子还自己演了一场大戏,说是邪教武者做的,还帮我杀了邪教武者,我就说有点不对劲……”

  吕振也是哭笑不得,摇头道:“算了,好歹不是真的邪教武者,要不然,这次没死在界域之地,反而刚出来就死在了别人手上,那才是憋屈。

  现在爸活着回来了,也是运气。”

  吕凤柔失笑道:“我回头帮您教训他,他自从实力超过我,我也管不到他了,也没借口找他算账。这次刚好,揍这小子一顿,让他成天嚣张。”

  和父亲絮叨了几句,见吕振一直往那边看,吕凤柔知道父亲有事要说,虽然觉得没必要这么着急,不过也没再耽误父亲,两人一起朝那边走去。

  ……

  待客厅。

  三部部长都在,战王也在,吴奎山也清醒了。

  这时候的方平,可没上次的待遇,坐主位。

  此刻的他,乖乖地坐在下方。

  上方,四位绝巅随意坐着,吴奎山没坐,而是站在门口等着。

  张涛一边喝着茶,一边笑道:“小子,你好像有点麻烦了。”

  方平翻了个白眼,无奈道:“部长,能不能别偷听?我知道您说的是什么,我又不是故意打他的,您这偷听的爱好真要戒了,侵犯人隐私的。”

  这话一出,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鸣。

  南云月也道:“张涛,你这恶趣味真要改改!”

  张涛笑而不语,一旁,战王懒洋洋道:“他不是偷听,他那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这家伙力量增长的太快,快抑制不住了。

  不过超过10里范围,他要是还在听,那就是故意的了。

  没超过这范围,他精神力自动溢散,也怪不到他。”

  张涛笑了笑没否认,南云月却是有些意外道:“你抑制不住自己的力量?怎么会?”

  李振淡淡道:“正常,他力量一直超过他的界限,当初在本源道巅峰期,也没能控制住,这才导致一觉睡醒进入了绝巅。

  这家伙有点问题,力量涨幅太快,不太正常。”

  张涛好笑道:“行了,你就别猜了。力量超过界限,那是因为涨幅太快,最近武道昌盛,新武时期进入繁荣期,别的不说,这天下万民之道,还是有点意思的。

  最近我隔三差五地领悟一道,融入了归一道,力量涨幅太大,一时间控制不住而已。”

  这话一出,几位绝巅瞬间闭嘴。

  方平却是来了兴趣,急忙道:“部长,这万民之道,不是只有帝王才能修炼吗?”

  张涛笑道:“那也不见得,帝王的道……说是万民之道,其实走的还是霸道!新武时代的万民之道,可以说成是一种众生之道。

  总之,两者有些区别,但是还是可以走的。

  当然,我不走这些道,就是稍微旁观一下,最终还是万道归一。”

  张涛看着他道:“方平,你准备接下来怎么走?到了这地步,也该考虑考虑了。”

  方平想了想才道:“看看再说吧,先把金身锻造上去,到了金身九锻,我再去考虑怎么走。”

  “金身九锻,难!”

  张涛说话间,吕振已经和吕凤柔走了过来。

  听到方平的话,吕振很快便道:“金身九锻,没那么容易。精神力不够,无法支撑金身继续锻造下去。九锻金身,哪怕在古武时代,也是极其少见的。”

  吕振说着,朝三位部长拱手,笑道:“三位部长,久违了!”

  “三年没见,你也九品了。”

  张涛笑了起来,招呼他坐下,开口道:“这次能回来,倒是让我有些意外。三年前你进入魔都地窟,消失在魔都地窟,我就猜你进了界域之地。

  不过原本以为你恐怕无法生还,这次能出来,也算是意外之喜。”

  吕振点点头,感慨道:“的确,我也以为我无法活着出来了。”

  “里面那家伙,确定是活人?”

  张涛也不含糊,直接发问。

  吕振沉吟片刻,开口道:“是活人,但是状态不对!精神力和肉身好像分割了!我一直看到的,大概是他的精神力具现体,而非本尊。

  我在不灭湖修炼的时候,有些感应,下方……可能藏着他的肉身!

  这些人,可能有点问题……”

  吕振这时候比和方平说话的时候,要直接干脆许多,沉声道:“我怀疑,当年的古武道路有问题!这些人修炼到了这个境界,可能出现了瑕疵!

  按照括苍山那位前辈的话说,宗派时期,人类古修,分为南北二派。

  南派修精神力,北派修肉身。

  具体的内情,他没说,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当年两派之间有些矛盾,甚至因此爆发过战争。

  南派修精神力,一直到绝巅境,我觉得问题都不大。

  可一旦想更进一步,可能存在一些大的弊端,他精神力和肉身分离,我怀疑是想重铸他的肉身。

  南派强者,修精神力,肉身强度不算太强大,一般都是以五六锻金身进入九品境。

  可能到了后期,精神力太过强大,肉身已经无法容纳他们的精神力,产生了脱离……”

  吕振虽然在界域之地什么都没说,这时候却是极为睿智,分析道:“修精神力功法,会产生一个问题,容易走极端!

  金身提升的太慢太慢,到了后期,甚至有股冲动,抛弃肉身,干脆以精神力具现体为本尊,不用再受金身桎梏。

  这是南派的问题所在!

  而北派,也过于极端了,走肉身之道,放弃了精神力的修炼,我怀疑后期也会存在一些严重问题。

  界域之地的存在,这些人的沉眠,可能都是为了寻找解决弊端的方法。”

  方平有些意外地看了吕振一眼,这老头子好像知道不少东西。

  之前什么都没说,看来是未必信任自己。

  到了这,看到了张涛他们,倒是一股脑地吐露出来了。

  张涛微微沉吟道:“你这么说,我倒是有些头绪了。古武时代的功法没有传承下来,是不是……有些人故意这么做的?

  有些路,其实走错了,所以希望后人重新走出新的道路?”

  方平插话道:“南派修精神力,北派修肉身,那干脆合而为一好了。肉身的功法和精神力的功法,一起双修……”

  张涛没好气道:“你想的倒是简单!《金身九锻法》你也看了,那不是双修的问题,《金身九锻法》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放弃精神力的修炼,主修肉身。

  其中是有限制的,我猜测可能无法和精神力修炼法门兼修。”

  张涛说了一阵,看向吕振道:“你得到了精神力修炼功法?”

  “不错,不过那位前辈说,一旦传承,可能会失败……”

  “这个我知道。”

  张涛一脸无所谓,笑呵呵道:“就是精神力强大者,留下的一些引子罢了。一旦精神力触及到功法的问题,可能会引爆你的精神力。

  没什么大事,回头告诉我,我帮你压制,这位括苍山的强者,精神力倒是不弱……”

  张涛好像发现了什么,扫了吕振一眼,笑道:“是有点意思,和方平那小子上次拿回来的那个水晶环有点异曲同工之妙,好像可以禁制武者的精神力。”

  说着,张涛摸着胡子,轻笑道:“也许可以借机判断一下对方的实力,他肉身不行的话,那就是精神力为主,可以顺势摸摸他的底子。”

  张涛相当自信,也没太在意对方的精神力禁制。

  很快发问道:“界域之地中,还有其他人存在吗?”

  “还有一头绝巅妖兽。”

  “除了南北派的分别,还有其他的收获吗?”

  “……”

  吕振一一回答,事无巨细。

  方平听了一会,有些意外地看着吕振,你真的是意外之下进入了界域之地?

  而不是……老张派你去的?

  这两人一问一答,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吕振好像对张涛信任的无以复加,而且好像早就带着收集情报的意思在里面,他观察到的一切情况,都被他说出来了。

  方平看了看战王,战王打着哈欠,也不管他。

  是不是张涛派去的,他不在意。

  张涛这家伙布局很多,谁知道是不是他指使的。

  禁区,界域之地,包括外域……

  甚至包括一些国外的圣地,老张都在插手。

  这家伙插手的事情多着呢。

  镇星城那边,都有他的手笔,镇星城别看封闭性的,可里面出点事,不出一会,就能传到张涛耳中。

  ……

  吕振还在说着,铁头却是捅了一下方平。

  眼神有些异样。

  方平微微点头,他知道铁头的意思。

  南派北派之分,恐怕让铁头有些联想了。

  他和姚成军,两人其实特征相当突出。

  一个天生的颅骨金骨化,一个精神力在五品就可以具现。

  这两人,走的都是一个极端。

  当然,那也许是上辈子残留下来的印记。

  这辈子,或者说新武时代的武者,其实都是在均衡发展,不过好像也发展的有些畸形,精神力和金身都显得有些平庸了。

  不过没有古武者那么极端,类属于万道合一这样的道路,那是直接完全摒弃了发展精神力的心思。

  “回头再说!”

  方平传音了一句。

  铁头想了想,也传音道:“方平,南派北派有区分的话……那你是什么情况?”

  方平瞥了他一眼,传音道:“我?你说我什么情况?你们的功法,那是我传承下去的,我一人传承了一门,没传全,我这么说,你相信吗?”

  李寒松挣扎了一下,点了点头。

  方平一脸无语,你信个鬼!

  我看你是在自己安慰自己吧!

  都相信了这么久了,现在不信也得信了,反正我怎么说也没用。

  PS:再次欠一更,最近强行更新,越写越崩溃,不能再为了更新强行写了,对不住,给我点时间调整一下,从腊月开始就在崩溃中了……

  

  


  • 上一篇:第789章 风动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791章 压力很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