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9章 风动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地窟二王在商量着。

  同一时间,方平和战王已经再次踏上了御海山,准备回返地球。

  ……

  与此同时。

  魔都地窟,地下通道大厅。

  张涛、李振、南云月包括魔武几位强者,纷纷赶了过来。

  张涛来魔都镇压地窟,也同时把吴奎山带了回来。

  此刻,空旷的大厅中,吴奎山凌空漂浮,身上的气势却是越来越强盛。

  一旁,吕凤柔一脸的担忧和忐忑,几次看向张涛。

  张涛虽然没看她,却也知道她在想什么,淡笑道:“不用担心,好像要清醒了!”

  距离吴奎山昏迷,都快过去一个月了。

  这么长时间,吴奎山终于消化了玄玉真王的本源道,快要清醒了。

  张涛说完,李振瞥了他一眼,看着他的白胡子有些碍眼,别扭的要死,实在是没忍住,传音喝道:“把胡子给我拔了!”

  他真的看的不自在,百岁不到的绝巅境强者,真的算是年轻人。

  张涛和镇天王这些人一比,那是年轻的不能再年轻。

  以前还好,这家伙保持中年人的模样,黑发无须,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几天没见……这家伙居然弄出了长长的白胡子,李振都怀疑张涛是不是脑袋出问题了!

  张涛捋着胡须,笑容满面,同样传音道:“你喜欢,你也可以长胡子!我都快百岁的人了,长点胡子怎么了?你有意见?”

  “你……”

  李振恼火,一旁,南云月朝两人看了一眼,懒得理会他们,开口道:“吴奎山这次清醒,本源道如何?”

  这话一出,魔武不少人都看了过来。

  张涛不慌不忙,笑道:“我现在在思考一个问题!”

  “什么?”

  “本源道该做一个划分了!”

  张涛笑呵呵道:“以前,九品没几个,本源道武者也不多,大家接触的也不多。那时候,大家也懒得做什么划分,没那个必要。

  可现在,随着接触的广,强者不断涌现,是时候该做一个量化标准了。”

  武道品级之分,都是人多了,才有了等级之分。

  等级之分,不单纯是为了突出等级的差距,还是为了让武者对自身有个清晰的认知。

  气血用卡,精神力用赫,破灭之力用元,武道有九品……

  这些区分,都是为了量化武者,让武者对自身有个认知。

  就如能源石,以前用修炼能源石和非修炼能源石区分,到后期,随着能源石多了,也开始采用九品之分。

  听到张涛这么说,南云月和李振倒也没觉得他小题大做。

  将武道品级划分的细致,也是为了让武者有个期待。

  笼统的划分本源道,本源道之上就是绝巅,这对九成九的本源道强者而言,都是可望不可即的目标。

  李振这时候也顾不得他的胡子了,缓缓道:“你准备如何区分?本源道走了多远,其实我们很难观察到,一般情况下都是武者自己在衡量,哪怕武者自身,其实也不是太清晰。”

  张涛淡笑道:“这个问题简单,本源道走了多远,武者自身未必清楚。可力量爆发多少,增幅多少,武者还是知道的,这就是一个量化的标准。”

  说罢,张涛又道:“我们以最顶级的非绝巅九品为例,他们自身气血能高达15万卡,本源道走到了极致,没到1那个地步,如果按照1倍增幅来算,那他就可以爆发出接近30万卡的气血。

  30万卡气血,这是最顶级的非绝巅强者!

  其实,衡量一位武者等级,我觉得还要看爆发力,而非自身的上限能力。

  如果一位最顶级的九品,上限可以达到30万卡,可他很有可能是做不到这样的爆发力的……”

  “那你觉得该以战力为衡量标准?”

  “不错。”

  “……”

  几人谈着话,一旁,李老头翻起了白眼,看了一眼气势还在增长的吴奎山,不由道:“几位部长,现在不急着谈这些吧?老吴现在情况如何了?”

  给武道划分细致,的确有必要。

  可这时候,吴奎山还在恢复中,谈这个不好吧?

  张涛扫了他一眼,笑呵呵道:“急什么!吴奎山没大碍,清醒了就是好事,再等等便是!李长生,我现在谈的才是大事,一旦确定好了标准,你可能就可以上九品榜单了。”

  张涛笑容满面道:“弱九品,我们一般以10万卡气血,没有力量增幅为起点。有些弱九品,自身掌控力差,爆发的气血强度,可能只有五六万卡。

  未来,如果划分标准确定了,这些弱九品,也许会被淘汰的。

  从九品榜单跌落!”

  张涛再次笑道:“当然,感悟了本源道,的确是九品的象征,也不好就这么淘汰了。所以该如何确定八品金身高锻和九品的问题,都要探讨一下。

  这事还是相当重要的,下三品淬骨,为何我们会划分为三品十二段?

  就是为了让武者一步一个台阶,有个小目标,朝小目标迈进。

  现在如果将下三品划分为同一品级,那淬骨的期限就太漫长了,这时候大家一直处于同一品级,就会缺乏动力……”

  “部长用得着和我解释这些吗?”

  李老头无语,我又不是小学生,还用你手把手教的?

  他不是说不能细致划分等级,而是提醒你,现在吴奎山才是大事,老张想什么呢?

  张涛笑呵呵的,也不在意,这事先放放。

  这也是南云月提及吴奎山的事,他才想起来了这茬。

  总不能每次都是用走了零点几的本源道来说本源道强者吧?

  本源道也是个漫长的过程,绝巅都一直在走,一走就是几百年,上千年的都有。

  这个过程太漫长了,的确需要一个清晰的量化标准。

  没再说这个话题,见大家都在关注吴奎山,张涛看了一阵,开口道:“这次醒了,差不多也能进入九品前十了。

  虽未成绝巅,不过……和吴川应该差不多了吧。”

  “就这样?”

  这时候,李老头有些意外地说了一句。

  张涛三人忽然齐刷刷地看向他!

  什么意思?

  就这样?

  吴川也就不在这,要不然能活活打死你!

  三部四府,七位领袖,五位绝巅,第六位的张卫雨绝巅在即,如果张卫雨成就绝巅,那吴川就是绝巅之下第一人!

  当然,这是华国的排名,而且排名未必准。

  吴川应该比赵兴武差点,和孔令圆、陈耀祖这几位差距不大。

  可不管如何,那也是最顶级的九品强者。

  结果李长生来了一句“就这样”,这一刻,张涛都有些怔神,魔武的家伙,现在都这么膨胀了吗?

  李长生见他们看来,轻咳一声,干笑道:“我的意思是……吴师兄……战力……咳咳,就那样吧。老吴吞噬了一位真王强者的本源道,结果醒了就到这地步……总觉得亏了。”

  他以为吴奎山怎么着也有张卫雨的实力了,结果现在成了吴川。

  要知道,在方平他们眼中,老老吴很丢人的。

  三部四府七大领袖当中,方平和李老头几人还真没把吴川和那几位等同。

  无他,老老吴当初第一次参与排名,太丢人了。

  全球榜出来的时候,三部四府的领袖,其他六人几乎都在前二十,结果到了吴川……哗啦一下,掉到了90名左右。

  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而且其他人都有九品神兵,吴川当时都没有。

  可以说,吴川是混的最惨的一位领袖人物。

  方平都怀疑,南方镇守府,是不是后娘养的,怎么就那么悲催?

  方平此刻也就不在这,要是在这,听到吴奎山清醒了之后,大概和吴川差不多,大概也要惊讶,这么弱?

  不应该啊!

  张涛有些无语,半晌才道:“吴川很丢人吗?那家伙还是你同门师兄,你就这么看不起?”

  李老头干笑,别这么说,我没看不起。

  他、黄景、吴川,三人那是真正的同门师兄弟。

  都是老校长一起带出来的学生。

  另外一些人,死的死,残的残,到现在,黄景都死了,老校长的嫡传其实就他和吴川了,秦凤青算是隔代的,不过论关系,要比其他人要近一些。

  不过这么多年来,李老头还真没觉得吴川强到哪去,哪怕当年他六品,吴川已经九品了。

  想到这,李老头忽然有些好奇道:“吴师兄本源道走了多远了?这个我还不是太清楚,不过他之前战力好像……不是太强大,我觉得比张镇守还有南部长没突破的时候,要差一点。”

  之前吴川在魔都地窟参战,虽然也很强大,比吴奎山要强,可强的有限,李老头觉得没有张卫雨他们那种顶级九品的气势。

  一旁,李振见状笑了笑道:“吴川本源道走的不算太远,按照张涛1000米的说法,吴川大概走了六七百米的样子。

  不过吴川相比我们,要年轻不少,这两年进步还是很快的。

  这次从魔都地窟回去,我看他实力还会有些增长,可能会更进一步……”

  李老头想了想又道:“我一直好奇一件事,当年怎么让吴师兄当了南方镇守使?他当年刚入九品,就成了南方镇守使,比他合适的人选不少吧?”

  南云月瞥了一眼张涛,淡淡道:“这事你问张涛!”

  张涛嗤笑一声,无所谓道:“有什么好奇怪的,当年南方镇守使陨落,需要一个人顶上去。我属意的其实不是吴川,而是你老师。

  你老师当时虽然是八品境,可他进入八品巅峰多年,其实也领悟了自己的本源道。

  我的意思是,政府想办法筹集一批资源,帮他疗伤,让他晋级九品……

  不过你也知道,当时政府资源也有限,都是极其宝贵的资源,你老师不愿意浪费这些资源。

  也拒绝了南方镇守使的位置,不过他推荐了吴川,你老师在南方也是首屈一指的宗师级人物,带出来的学生,遍布南方。

  当时南方14位总督,4位来自魔武,魔武又是南方第一名校,军部也有多位魔武学生……

  考虑到这些,吴川成为南方镇守使,也足以统领整个南方。

  有你老师压阵,倒也不用担心有人不服气,这就有了吴川入九品,担任南方镇守使的事。”

  这些秘闻,李老头还是第一次知道,闻言有些惋惜道:“这么说,当年老师有机会恢复?”

  “有是有的。”

  张涛摇头道:“可你老师战斗多年,不灭物质早就耗尽,金身也受损严重,当时亏空极大。想恢复……其实换成现在,真的不算难,让方平那小子提供个千元不灭物质,保准生龙活虎。

  不过那时候,我们也刚成就绝巅不久,我提过帮他恢复的事,他没答应。

  那时候,那家伙说我们要防御御海山,不能为了他消耗力量,以免被地窟强者突袭……

  拖到最后,他其实也精疲力尽了,魔都那一战,也是他自己选择的最后一战。”

  李老头微微点头,也没再说。

  那时候,老师的确已经是强弩之末,已经有些不愿苟活了,要不然,还能再拖拖的。

  那一战,哪怕老师不参战,也是有很多理由的。

  可他还是去了!

  李老头没纠结这个,继续看向吴奎山,此刻的吴奎山,气势更强大了。

  虚空中,一条大道若隐若现。

  李老头看了一会,再次道:“这么说,这次老吴恢复的话,本源道其实也就走出了六七百米?”

  张涛点点头道:“差不多,也许稍微长一点。”

  其实吴奎山要是用玄玉真王的道,取代了他自己的道,那就算没到绝巅,差距也不是太大了。

  不过玄玉真王的本源道,吴奎山并未全部接纳。

  而且还用对方的道,蕴养他自己的道,消耗的很大。

  到现在,吴奎山自己的道走出了六七百米,玄玉真王的那条道也差不多。

  双道强者!

  如果吴奎山运用的好,应该会比吴川强一点才对,不过未必有张卫雨强大。

  “再等一会,差不多要清醒了!”

  张涛说了一句,也不再说话。

  众人都开始默默等待起来。

  ……

  就在吴奎山即将清醒的时候,方平众人已经离开了魔都地窟,战王一路疾驰,迅速赶向西山地窟。

  一边疾驰,战王一边问道:“这次去界域之地,收获如何?找到狡了吗?对了,你怎么遇到吕振了?吕振不是说在魔都地窟失踪了吗?这么说来,是进了界域之地了?”

  战王问题相当多,方平还没回话,吕振急忙道:“回前辈,我的确在界域之地待了数年,对了,邪……”

  他正要说话,方平忽然笑道:“这次收获不小,狡还在界域之地,而且答应了这次要帮忙,算是意外收获吧。”

  “那运气还算不错。”

  战王应了一声,没细问界域之地的事,回去了再说。

  吕振则是扫了方平一眼,他现在想起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方平去界域之地,那是战王护送他去的。

  那邪教武者……怎么去的?

  难道说,魔都地窟陷落,邪教武者没有离开?

  他在想着这事,方平则是直接不去想,和我无关,我又没打你,你看我也没用。

  没凭没据的,你别冤枉我。

  ……

  12号进入地窟,到了14号晚上,方平才抵达了西山地窟。

  西山地窟御海山,陈谷阳一直坐镇御海山通道,好像一直没离开,也不知道在这坐了多少年。

  这一次,方平没再遮掩相貌和气机。

  陈谷阳看了一眼方平,又看了看吕振,好像猜到了什么,看了两人一眼,微微点头,也没多说什么。

  方平则是朝陈谷阳抱拳拱手,笑道:“陈前辈,之前方平冒充蒋昊,让前辈见笑了。”

  陈谷阳淡笑道:“无碍,进入地窟,小心些为妙。之前耀祖他们的事,还没来得及道谢,多谢方校长才是。”

  “前辈客气了,上次也是耀祖前辈助我才对。”

  方平正说着,陈耀祖忽然看向外域,方向是界域之地的方向。

  战王也看向那边,很快笑道:“方平,里面的老家伙好像有点动静,要不要去看看?”

  一旁,陈谷阳微微蹙眉道:“别乱来!这边有动静好几次了,我怀疑是在复苏!这时候进入,可能会被当成敌人对待!”

  方平有些意外,忍不住道:“玄德洞天的前辈在复苏?那上次我遇到的……”

  “可能是精神力具现体,或者上次没痊愈,最近界域之地动静不少,可能现在处于复苏状态。”

  陈谷阳解释了一句,接着微微凝眉道:“这么多年来,界域之地无动静。近期,不止是玄德洞天,其他几大界域之地,好像也有些动静。

  里面的人,静极思动,也许要出来了。”

  战王瞥了他一眼,笑眯眯道:“老陈,你说里面那位,会不会是你老子?”

  “……”

  陈谷阳脸色漆黑!

  玛德,混蛋玩意。

  这里有小辈呢!

  瞎说什么玩意!

  怎么可能是自己老子?

  陈谷阳淡漠道:“应该和陈家无关,耀祖他们根本进不去。”

  “那可未必,或者你师父?”

  战王说了这话,陈谷阳却是没反驳,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

  镇星城的绝巅,都有自己的猜测。

  镇天王安排陈谷阳坐镇西山地窟,未必就是随意安排,他们这些人,可能真的和界域之地有关系。

  战王见他不说话,又道:“里面的那家伙,找你了吗?”

  “没有。”

  “没联系你?”

  陈谷阳淡淡道:“里面的人,未必可以现在出来,如何联系?更何况,我们到底什么情况,谁又清楚?而且,我们也有自己的人生,数百年下来,哪怕真的和界域之地有关,也是过往了。”

  陈谷阳说完,又看向方平,缓缓道:“不要和蒋胖子走的太近,他有点问题,我一直怀疑,他才是魔帝,别有用心!

  当年张涛在北湖地窟捡到的那株妖植,可能就是蒋胖子丢出去的。

  论起对人类的了解,他更了解。

  而且他坐镇南江地窟,距离北湖地窟很近,北湖地窟也是他巡查的地界,所以他的可能性最大。

  这家伙不知道想做什么,不要和他走太近。”

  方平一脸懵,你当着战王的面说这话,啥意思啊?

  还有……

  你刚说蒋胖子,我都以为你说蒋超了。

  方平一脸讪讪,战王也是无语,低骂道:“少扯淡,张涛那小子的妖植可不是我送的,我要送,那也是正大光明地送他,让他记个情分。

  卖人情,我可不会藏着掩着。

  藏着掩着的人,都不是好东西,谁知道谁干的!

  还有,陈老鬼,你也不用试探我,老子不是魔帝,就算老子来自紫盖山……可能和魔帝有仇。

  这家伙可是紫盖山弃徒,搞不好还是背叛紫盖山的存在,也许老子和他干过架的。

  不过紫盖山那边,的确有点问题。”

  战王沉声道:“那边不但有问题,问题也许很严重,有机会的话,还是要去看看!紫盖山那边,蒋家没人在,也没其他人类在……不过老子在御海山发现了一条通道,直接通往界域之地的,应该和紫盖山关联。

  有人可以出入紫盖山,通过御海山的通道……

  我上次去查看了一下,痕迹很古老了,地下被钻通了,有个地下通道……”

  陈谷阳陡然看向他,忽然咬牙道:“为何不早说?”

  “跟你有啥关系?”

  战王一脸的不屑,鄙夷了一声,这才看向方平道:“我是跟你小子说的,我其实怀疑你这小子是魔帝……那个洞,指不定就是你打的,我看你打洞有一手!”

  方平脸色漆黑,义正言辞道:“前辈,别污蔑我,我从不打洞!”

  瞎说什么!

  吕振在这呢,我不要面子的吗?

  谁打洞了!

  不过……紫盖山居然和御海山有通道存在?

  这么说,战王可能进入过紫盖山?

  他正想着,陈谷阳也沉声道:“你进去了?”

  “没,就是扫了一眼,通道被人封锁了,我一旦闯进去,应该会被封锁的人感应到。而且我去了,地窟的真王也许也会发现,所以一直没进去,其实发现也没多久……”

  战王说了几句,笑道:“就是提醒你,西山地窟你也查查看,小心有通道,里面的老鬼要是一下子闯出来了,西山地窟相当重要,很麻烦!”

  “我会注意的。”

  陈谷阳应了一声,相当重视这个问题,也没大意。

  战王也不再说,带着方平和吕振一起踏入了旋涡。

  。

  http:///txt/7/7900/

  。_手机版阅读网址:


  • 上一篇:第788章 都在准备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790章 不信也得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