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5章 吕宗师别客气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黄金屋中。

  方平正在和两头妖兽大战。

  另一个被隔绝的小房间,黑漆漆的一片。

  吕振此刻也清醒了许多,新武时代的武者,没什么禁锢的手段,至于废了武功一说,也不存在。

  金身成就,除非毁了他的精神力,要不然到了九品境,也很难有昏迷一说。

  刚刚他也是被打懵了,这时候清醒了过来,吕振心中一震,睁眼看去,眼前一片黑暗。

  “谁对我出手的?”

  “我在哪?”

  吕振想动弹,却是发现自己待的地方,好像是个棺材,空间小的吓人。

  挤压了一阵,吕振忽然心中一动,这好像不是现实空间!

  具现空间?

  “我被人抓进了具现空间!”

  “是谁做的?”

  “为何要攻击我!”

  吕振觉得自己很冤枉,我刚从界域之地出来,居然没察觉到对方存在,一眨眼,被人掐住了脖子一阵狂揍,打的他都懵圈了。

  关键在于,吕振觉得自己很安全才对。

  一位顶级强者,送自己出来,就在家门口,这也能被人打了闷棍?

  “放我出去!”

  “兄台是人类武者对吗?我也是人类武者,来自华国,吕某并非坏人!”

  “……”

  另一边,方平一刀劈的狼妖金骨破碎,闻言心中一颤。

  吕某?

  我去!

  哪个吕某?

  好在在某一天,有人告诉他,某人的父亲……也许在界域之地走丢了。

  “不……不会吧?”

  “吕某来自华国,此地是魔都地窟,兄台想必也是来自华国?吕某在华国也略有薄名,兄台认识吕振吗?”

  “……”

  方平一声不吭,疯狂劈砍狼妖和狐狸妖兽。

  下一刻,方平声音尖锐道:“吕宗师?宗师放心,方平来救你了!好胆,你们居然胆敢袭杀吕宗师!”

  方平声音那叫一个尖锐!

  出大乌龙了。

  老子把自己师公打成狗了!

  我去,吕振怎么在这出现了?

  不,他在这出现……好像也很正常啊。

  关键是,方平以为他死了。

  是真的以为吕振已经死了。

  他怎么进去的?

  刚刚那一顿好揍,这下有点麻烦,欺师灭祖啊。

  现代虽然不讲过去那一套了,可吕凤柔是他导师,就是师父。

  吕凤柔的老爹被自己打的那叫一个凄惨,拖死狗似的丢进了黄金屋,这要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方平不敢想了,暴吼道:“吕宗师可是魔武吕凤柔导师之父?”

  听到有人回应,吕振也是松了口气,急忙道:“不错,兄台是……”

  “方平乃是魔武副校长,久仰大名!贼人强大,吕宗师先等待片刻,等我解决了贼人,再来解救宗师!”

  方平口中喊着,心里却是狂骂。

  我该怎么办?

  好着急!

  把吕振打成脑震荡,还把他关起来了,这不好办啊。

  “不对!又不是我打的!”

  方平忽然想到了这,马上怒吼道:“你们好大的胆子,邪教徒,今日一个别想跑!胆敢袭杀吕宗师,你们必死!”

  面前的两头妖兽都惊呆了!

  我们……是什么玩意?

  还有,刚刚那人我们没袭杀啊!

  狼妖和狐狸妖兽很懵,懵中带着憋屈,我们一直被你狂攻,都快被干掉了,你在干什么?

  方平可不管它们,再次凄厉嘶吼道:“纳命来!今日方某必杀你们,吕宗师可是方某……你们居然敢袭杀他!!”

  “方……方校长……”

  另一边,吕振听到吼声,也是意外至极。

  魔武副校长?

  不认识啊!

  这才几年,魔武变化很大啊。

  他被隔离了,感应不到什么,可能感受到强者交战的动静。

  连他都被瞬间制服了,这位方校长和敌人厮杀,岂不是说最少也是九品境?

  魔武来了一位九品境的副校长?

  是政府派来的吗?

  “方校长,吕某现在震破了空间,助你一臂之力!”

  “不用,跳梁小丑罢了,待我斩杀他们,具现空间自破!”

  方平再次大吼,吼完了,身上金光爆发到了极致,对面的狼妖瞳孔剧缩。

  它早就消耗殆尽,此刻看到这个疯子忽然爆发出强大至极的攻击,那还不知道这次死定了。

  狼妖凄厉嘶吼起来,事到如今,妖族唯一的选择就是自爆了!

  狼妖刚要自爆,方平忽然脸色一变,侧头朝屋顶看去。

  狼妖见他忽然停下,呆滞了一下,也下意识地看向屋顶。

  “真蠢!”

  方平简直无言以对,你他么这也信?

  我看屋顶,你也看?

  你有病吧!

  嗡!

  长刀瞬间斩落,一刀将狼妖巨大的脑袋斩下。

  脑袋被斩下,狼妖还没死去,这一刻怒不可遏,高声尖叫起来,准备再次自爆。

  一旁,狐狸妖兽看到狼妖恐怕必死无疑,也是绝望至极,刚准备自爆……下一秒狐狸妖兽呆滞了,它居然出来了!

  方平一瞬间把它丢出去了!

  这一出来,狐狸妖兽哪还愿意自爆。

  二话不说,疯狂遁逃。

  方平高声吼道:“邪教徒,哪里跑!吕宗师稍后片刻,待方平斩杀他们!”

  ……

  小黑屋中,吕振意外至极。

  顶级强者!

  他已经感受到了,好像有一道强大的气息泯灭了。

  妖族?

  逃跑的是邪教徒?

  感觉……也有点像妖族啊。

  不过他现在被封禁在具现空间中,感受的不算太明显,被隔绝了。

  这位魔武副校长的确强大,一对二之下,居然斩杀了一位九品,追杀另外一位九品。

  不过自己所在的具现空间是谁的?

  吕振微微凝眉,记下了具现空间的气息,自己好像没见过这样的具现空间,而且感觉很坚固,他未必可以攻破!

  “华国怎么多出好几位陌生的九品武者?”

  “邪教徒怎么来了界域之地?”

  “魔武副校长来此,说明魔武还存在,没被覆灭,凤柔应该没事吧?”

  ……

  小黑屋中,吕振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该不该轰击具现空间。

  自己好歹也是九品强者,内外夹击的话,应该更轻松一些吧?

  不过一位陌生的九品在战斗,这时候自己轰击空间,出去了,也许会引出一些麻烦,毕竟大家不熟悉。

  想了想,这位应该可以解决战斗,吕振觉得还是稍安勿躁为好。

  ……

  另一边。

  方平将狐狸妖兽丢了出去,迅速斩杀了已经是强弩之末的狼妖。

  斩杀了狼妖,方平直接出了空间。

  黄金屋,他也不收回去,而是迅速封闭了整个黄金屋。

  吕振先在里面待一会再说吧!

  方平一出空间,迅速喝道:“诸位,还不杀敌!杀了这头敢逆主的妖兽,要不然,老祖一旦出境,你们全部都要死!”

  方平说话间,不顾那些还在惊惧的妖族,迅速朝狐狸妖兽追杀了过去。

  一边追杀着,方平一边给小黑屋打开声音通道,大声吼道:“快放了吕宗师,要不然,今日碎尸万段!”

  “好胆,你还敢逃!”

  “杀!”

  “……”

  方平一个人吼的起劲,声音尖锐无比。

  前方逃窜的狐狸妖兽,此刻都快崩溃了。

  什么意思?

  要自己放了谁?

  本王没抓人!

  这家伙是不是认错妖了?

  不是我抓的,你非要追杀我做什么!

  狐狸妖兽尖锐地叫了起来,方平干脆直接,再次封闭了小黑屋,我得杀妖灭口!

  然后丢出黑锅给这些家伙,吕振不是自己打的。

  是这些家伙干的!

  可恨!

  这些妖族,居然联手邪教徒,袭击了刚从界域之地出来的吕振,那就是不给我方平面子,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杀了这头妖兽。

  方平怒不可遏,脚下九品战靴爆发光芒,不灭物质肆意爆发,已经精疲力尽的狐狸妖兽,没有外来能量补充,哪有方平快。

  没多久,狐狸妖兽就被方平给追上了。

  “杀!”

  方平再次暴吼,长刀爆发金芒,劈砍的这头妖兽不断尖叫。

  后方,那些妖兽也小心翼翼地跟来,一个个胆战心惊。

  今天到底怎么了?

  这人到底是什么人?

  那个从内围出来的人,又是什么人?

  那人不是被先来的那位打了一顿吗?

  先来的这个可怕人物,又要妖族交出吕宗师……吕宗师又是谁?

  妖族们感觉自己脑子不够用了!

  妖群中,唯一有点清明的狡,此刻也是有些茫然。

  厨子好像……好像打错人是吗?

  他在……甩锅,对吗?

  这事它也干过,有点经验。

  关键是,它一般都是在别人不知道的情况下甩锅,厨子好像当着这个被打错的家伙的面,开始让妖族背黑锅了。

  这样真的合适吗?

  算了,不管了,反正和我无关。

  狡晃着大脑袋,懒得去管了。

  跟我无关!

  至于厨子想干什么,那是厨子的事。

  不过这家伙到底把谁给打了啊?

  狡有些疑惑,厨子好歹也有真王老祖,用得着怕别人吗?

  打了就打了,这有什么!

  ……

  “可恶,快放了吕宗师!”

  “方平,得饶人处且饶人,不要逼我自爆了具现空间,让吕振给我陪葬!”

  “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他在我具现空间内,他跑不了的!你想他一起死吗?”

  “……”

  黄金屋外,方平打的狐狸妖兽疯狂遁逃,自己却是改变声音,自我对话了一阵。

  对完话,方平迅速封闭小黑屋。

  而吕振,再次惊叹。

  这个叫方平的,很强大啊。

  这个抓了自己的强者,几乎没给自己反应的机会,就把自己打懵了,别说,他还真的很难攻破对方的具现空间。

  而现在,这位魔武校长居然打的对方不惜自爆来威胁,着实恐怖!

  “几年没出去,看来外界又有新强者出现了!来自宗派界还是来自镇星城?”

  吕振倒是知道镇星城,他年轻的时候,也和镇星城的李默打过交道。

  不过了解的很少,不算多。

  他吕振实力虽然一般,不过他是老牌宗师,结交广泛,华国的宗师强者,他认识九成九。

  这位方平宗师,还真不熟悉。

  听声音,武者声音分辨不出什么。

  不过感觉挺年轻的。

  难道是哪位隐居的老古董,还是新生代的强者?

  吕振这时候也只好等待着结果,方平让他稍安勿躁,不过这具现空间,通话不方便,他也不知道这时候该不该全力出手,一时间有些为难起来。

  ……

  外面。

  方平已经打的狐狸妖兽快崩溃了。

  不过眼看着狐狸妖兽身上气机越来越浓烈,方平也有些无奈,这是要自爆了?

  他现在,还不具备一击斩杀九品妖兽的实力。

  刚刚杀了狼妖,那也是对方消耗太大,又傻乎乎的被他忽悠了一下。

  现在狐狸妖兽要自爆,他还真没太好的办法。

  “可惜了,恐怕要少一柄九品神兵了!”

  方平也是无奈,可这时候,恐怕留不下对方的脑核和心核了。

  “算了,那就先杀了对方再说,把麻烦先处理了!”

  方平再次爆发全力,很快,狐狸妖兽再也无法忍受了,怒吼一声,一声剧烈到极致的爆鸣声响起!

  后方,4位九品妖族都是惊惧万分。

  怎么办?

  它们也想过要一起围杀这人,可它们刚靠近,附近的空间裂缝就出现了!

  现在两位妖王被斩杀了,它们该如何办?

  正当这些妖族,有些无措的时候。

  后方的狡,忽然大吼一声。

  “吼!”

  方平此刻身上血迹斑斑,不会迅速恢复了过来,扭头看了一眼,好像才发现狡,一脸意外道:“狡兄?”

  狡大吼一声,腾空而起,迅速嘶吼起来。

  “你……你怎么在这?”

  方平意外万分,惊讶道:“你要为它们求情?”

  “吼!”

  “那不行,这些妖族,逆主之人,借住我们魔武的地盘,却是不听魔武号令,当斩尽杀绝才行!”

  “吼!”

  “狡兄,你我虽然关系莫逆,可此事不行……”

  正说着,狡的大眼睛中忽然露出水光,一副要哭的模样。

  方平心中狂骂!

  卧槽,你什么情况?

  你居然还会演悲情戏?

  我都服了!

  狡凄厉嘶吼起来,不断回头看那些妖族,明显是在为它们求情。

  它们妖族想继续在这生存下去!

  外面待不下去了,百兽林和万蚁沙漠,已经形成了固定的势力,不会让它们去抢夺地盘的。

  禁忌海危险万分,对它们这些界域之地的原生妖族而言,也是危险万分。

  它们在这生活了一辈子,也唯有继续留在这了。

  方平皱着眉头,听着狡大吼,凝眉道:“此事很麻烦,狡兄,妖族桀骜不驯,今日不斩杀,我杀了两头九品妖族,恐怕也会让它们记恨!

  与其如此,不如斩草除根!”

  “吼!”

  “你的意思是,它们不会这样做?”

  方平一脸不信任,环顾一圈,冷漠道:“那可未必!狡兄,你的承诺,我自然信得过!可这些妖族,不行!它们和我不熟,我凭什么要放过它们?”

  “吼!”

  “你承诺?”

  方平无奈道:“狡兄,你才八品境,不是妖王!就算是妖王,也只能代表自己,你能代表它们?如果狡兄开口,说要留在这,那没问题,我不会这点面子都不给!

  可它们真的不行……”

  狡继续嘶吼,方平有些不耐烦道:“狡兄,不要再说了!你代表不了这些妖族……罢了,你我在这都能相遇,也是缘分。

  刚好,刚刚斩杀了这头狼妖,我看狡兄晋级只差一点了,那我今日助你一臂之力!”

  方平手中忽然出现一具断成两截的狼妖尸体,方平取下了心核和脑核,将尸体丢给了狡。

  狡见状也不含糊,一口吞下,开始吸收消化。

  方平笑道:“狡兄,你先吸收着,我和这些妖族谈谈!”

  说着,方平再次将一团不灭物质也丢给了狡。

  没能保留狐狸妖兽的尸体,狡未必可以晋级,方平送出了近千元的不灭物质,应该不比一头九品妖族的尸体差,也许更好。

  狡要是本源道没问题,差不多可以晋级。

  没再管狡,方平看向那些妖族,迅速道:“反抗是没用的!别看你们这边有4位九品妖族,可那只是我不愿意斩杀你们罢了,否则……”

  方平冷笑一声,虚空中,黑色裂缝陡然再现。

  对面的上百头妖族,都是满眼的惊惧。

  它们怕的也是这个!

  这个人类,操控禁制,手到擒来,这也是它们不敢上前助阵的主要原因。

  很快,一头斑斓猛虎,精神力波动了起来,传音方平。

  精神力传音,还是有语言隔阂的。

  不过大体上,方平可以理解意思。

  “大人……是……此地主人?”

  方平冷笑道:“不信?如果不是,你们觉得我可以操纵这里的一切?刚刚老祖爆发威压,已然生气!我不愿大开杀戒,却也不会心慈手软!

  诸位迅速离去,否则,今日你们都别想活!”

  说着,方平再次弄出了裂缝。

  ……

  界域之地内。

  虚幻人影身形颤动,他想冲出去,杀了外面的混蛋。

  还来?

  有种你再来一次,再来一次,今日拼了封禁不存,也要干掉这些混蛋!

  还有吕振那个蠢货,出去了,难道就这么被杀了?

  连个水花都没冒出来的!

  虚幻人影有些恼火,现在外界这么危险了吗?

  假神境虽然对他而言不算什么,可哪怕在当年,也不算无名之辈吧?

  封禁屡屡波动,没有九品,都难以让封禁波动。

  这是杀了多少了?

  ……

  此刻的方平,还不知道情况,也不知道他再弄下去,对方真要杀出来了。

  这时候的方平,恐吓了一阵妖族。

  想了想,又道:“我和狡……也就是你们口中的金角兽王是朋友,它既然为你们求情,我可以不杀你们,可不能留下你们!

  虽然你们在这生存,也没什么,可我魔武这次需要统一南七域,不能让你们这些妖族在这惹是生非。”

  他说的话,这些妖族未必听的明白。

  可大体上知道一点,这人和金角兽是认识的,关系不错。

  一时间,所有妖族纷纷看向还在消化狼妖尸体的狡。

  至于狡吞噬了狼妖的尸体,妖族也不在意。

  狼王已死,死了的妖王不值钱,它们遇到了这样的机会,也会选择吞噬。

  关键它们不在乎这个,而是想着,金角兽能不能说服眼前之人,让它们继续在界域之地生存下去。

  现在走,能去哪?

  去界域之地外吗?

  可外面不熟悉,还有其他妖族在,妖族领地意识浓郁,去了别的地方,可能会爆发大战的。

  去禁忌海,那更危险。

  它们等待狡,方平却是有些急切,吕振还被关着呢。

  此刻的方平,可以感受到黄金屋中的情况。

  吕振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正在凝聚力量,准备杀出来。

  “这老头居然还活着,而且突破到了九品……虽然弱九品不算什么,可速度还真够快的,我记得老师之前说过,他才七品巅峰。

  这才没几年吧,就九品了?

  他在界域之地获得了什么机缘?”

  “界域之地的人没杀他,给了他好处?”

  “关键他怎么进去的?”

  方平有些疑惑,至今进来,方平不算意外,如果在能量潮汐爆发的时候,吕振过禁忌海支流,也许可以平安过来。

  当初秦凤青他们就是这么进来的。

  吕振运气好,可能也会遇到。

  关键是,界壁怎么进去的?

  “难道吕振和括苍山有关系?”

  方平有些怀疑,吕振应该是没令牌的,没有令牌,直接进去了,难不成还是复生武者不成?

  还是括苍山的复生武者?

  又或者,干脆是里面的人,故意放他进去的,这也不是不可能。

  想了一阵,方平不想了,回头问问就知道了。

  现在的关键是,自己打了他……他应该不知道是自己打的吧?

  “我打他的时候,收敛了气息的,不过我说话了,他能听出我声音吧?这事麻烦啊!”

  方平叹息,这要是简单的冒犯,那没啥。

  差点把人打爆了,不太好意思啊。

  “罢了罢了,先瞒着,真要被发现了……再说吧!大不了被他揍回来就是了!”

  方平摇摇头,不就是一顿揍吗?

  我不在乎!

  大不了被你打一顿好了!

  关键在于……你才弱九品,我这要是防御的话,你未必可以打破我的防御啊。

  “也不对……他女婿是老吴啊!我把老吴岳父打了,老吴为了复婚,不会对我下黑手吧?”

  方平胡思乱想了起来,而这时候,身后的狡,身上气息波动的厉害。

  八品巅峰的狡,吞噬了一头九品妖兽的金身,又吞噬了大量的不灭物质,九品境,快了!

  方平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妖族晋级,第一次遇到狡,狡好像也在晋级。

  这家伙,晋级够快的。

  妖族三年不到的时间,从初入八品,到九品境,真的算是妖中天才了。

  狡还是个天才?

  一边看着狡晋级,方平一边传音到小黑屋中,迅速道:“吕宗师稍等片刻,我已经斩杀了对手,不过他的具现空间有些特殊,死亡后没有消失,我想完整夺取研究一二,尽量不破坏,吕宗师能否给我一点时间。”

  这话,传到吕振耳中,吕振也意识到这的确是个好东西,急忙道:“好,方校长实力强大,居然如此迅速斩杀敌人,还救了吕某一命,多谢方校长了!”

  “吕宗师千万别客气,你我渊源极深!早知道吕宗师就在此地,方平早就该来救援了……”

  方平客套了一阵,那是极为谦虚。

  客套完了,哗啦一下,继续封闭小黑屋,吕振先待着吧,自己暂时没时间搭理他。

  等处理完了妖族的事,再放他出来也不迟,免得徒生事端。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