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1章 两头为难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办公室中。

  方平和战王聊的相当投机,聊着聊着,方平感慨道:“前辈比部长靠谱多了,还是前辈有大将之风,部长好歹也是堂堂人类最高领袖之一,小家子气十足……”

  “那是!”

  战王当仁不让,接着还是笑道:“行了,别捧老头子我了。张涛这小子,怎么说呢……承担的责任更大吧。

  他算是人类的军师之一,我们这些人算是先锋。

  我们只管打杀就行,他得考虑全局。

  这人想的一多,其实心思就复杂了,还有,你小子少叽歪这些,那家伙指不定还在听着呢,迟早找你算账。”

  “前辈过誉了,我……”

  “咔擦!”

  沙发爆炸!

  战王脸色铁青,破口大骂道:“玛德,你他么还真在?你欺负老子精神力没你强大是吧?来,咱们练练!居然还偷听老子说话!”

  毫无生息!

  方平也是仰天无语!

  老张疯了吧?

  你偷听就偷听好了,非要在战王面前炫耀,真以为别人没好友的?

  哪天联手镇星城绝巅,打的你叫爹喊娘,看你还嘚瑟不嘚瑟了!

  他还在想着老张被人暴揍的一幕,下一刻,战王忽然微微挑眉,看向方平道:“张涛那小子让我多找你要点好处,说是你忽悠了我,真的假的?”

  方平一脸无语,无奈道:“当然假的!我这几天没给他面子,他早就憋着一肚子火,又不好收拾我,现在前辈来了,故意挑拨呢。

  部长这种人,耍心眼太多了,时时刻刻不忘这个,前辈,我用得着忽悠您吗?

  您觉得制造几万枚百王币,换取几枚枫果,哪个更轻松?

  他是恼怒我没找他,故意想搅黄了这买卖,心特黑……”

  “有道理!”

  战王微微点头,张涛的确不是个好东西。

  方平找自己做生意,没找他,他大概不爽了,故意显示自己的存在感呢。

  懒得搭理他!

  这一次,战王精神力爆发,扫描了好几次,哼道:“他再出现,那我就算他厉害!不过他再出现的话,他就不是张涛,这家伙有问题!

  哪有那么强大的精神力,精神力难修,哪怕绝巅也不意外。

  这家伙比我强一点我认了,精神力隔着上千里,还能接连避开我的探测,那这家伙问题很大。

  再探测试试!”

  战王一脸不善,现在张涛在不在,那都无所谓,你再说句话试试!

  再说句话,老子就要栽赃你,说你是魔帝复生,不然就是别的老鬼复生。

  果然,这下子没声音了。

  战王也不管张涛在不在这,那家伙在更好,憋死他!

  战王没再说界域之地的事,也没再说别的,又看了看蒋超,略显犹豫,想了想还是道:“王战之地小胖子现在是最好别去了。

  可一点不战斗……这精神力松散,不凝练,那也不行。

  不止他,方平你也是,多战斗,精神力被太松散了,松散了就是筛子,你强行提升的精神力,不是太稳固。

  小胖子……老夫现在考虑要不要留在魔武参与几场战斗……”

  这话一出,蒋超脸色狂变,悲伤欲绝道:“不要!老祖,我不干!魔武好危险!天天战斗,死了好多人了,您还要我和方平他们一起,您不是说他们就是灾星扫把星吗?”

  “……”

  方平脸色漆黑,很快恢复笑容,看了一眼蒋超,笑的蒋超后背发凉。

  可他不干!

  他不留在魔武,蒋超急忙堆笑道:“老祖,我去别的地方也一样,比如西山地窟,比如紫禁地窟……”

  战王一脸不善!

  紫禁地窟被打灭了!

  高品的全走了,你要去?

  西山地窟……好多年没发生战斗了,不过……也许很快就要爆发战斗了。

  想想,魔武的确危险,方平这些家伙还准备打回去,那就是九品的大战。

  想到这,战王笑道:“行,去西山地窟!刚好,李振那个孙子也在那边,你去做个伴。”

  这话,方平听着觉得有些歧义。

  是李振的孙子李逸铭,还是“李振那个孙子”?

  不过一想,都一样,李振好像都不止是战王的孙子辈,战王怎么说都不算错。

  蒋超倒是不知道这茬,一听去西山地窟,喜笑颜开。

  西山好,西山好!

  他才不来魔武,魔武这边命运之子好几个,他来这……等死啊!

  看看魔武被克的?

  这才多久,克死多少人了。

  别的地方怎么没死这么多人?

  魔武那么多年,也就死了上千人,结果方平他们来魔武,一两年死了七八百了。

  老校长都被克死了!

  新任校长吴奎山屁股都没坐热,差点也被克死了,现在死不死的都难说。

  这说明什么?

  说明位置不能比方平高啊!

  高的就得克死!

  蒋超心中盘算着,刘破虏是名誉校长,没实权,这个很难克死。

  黄景是真正的第一副校长,这个克死了……方平刚好上位。

  吴奎山这边,大概是方平一步到位有点快了,缓缓。

  所以吴奎山再不卸任,迟早还得被克死,绝巅了都不行。

  想到这,蒋超觉得自己有必要写封匿名信给吴奎山,得相信,得认命,尽快辞职,这次运气好,下次就未必了。

  再不卸任,方平到了九品,真能克死你!

  “也是,命运之子嘛,没事也得找点事出来!大战天天有,小战不间断,听说老张他们这群人,当年走哪克哪,遇谁克谁……老张一路克上去的,把前任教育部长都给克死了。

  方平这家伙,不会把老张也给克死吧?

  前任教育部长九品境而已,克死了那是命不够硬,老张好歹也是顶级绝巅……还是上一代的命运之子,克不死的吧?

  还是互克,克死一个为止?”

  蒋超一时间眼神涣散,这个问题好复杂。

  张涛、李振、南云月算是上一代的天命之子,三个人。

  方平、李寒松、王金洋、姚成军算是这一代的,不,也许还得加个秦凤青,五个人!

  五对三,人数占优。

  不过方平他们这边实力弱点,这到底谁克谁?

  还有,王金洋已经把南武比他强的克死完了,姚成军这边不对劲啊,自己要不要再写封匿名信给南云萍,别看你突破到了九品,还是最好悠着点。

  第一军校好像没怎么死人啊!

  魔都地窟这次丢了,方平应该会打回去的,第一军校就在魔都,方平会邀请第一军校吧?

  南云萍九品了,应该也会被邀请吧?

  这刚突破九品……一旦上了战场,陨落的概率很大!

  不过对方有妹妹南云月的气运加成,也未必会死。

  蒋超纠结了。

  ……

  他在纠结,方平和战王纷纷看向蒋超,这胖子在想什么呢?

  一副挣扎的样子,难道知道西山地窟可能要爆发战争?

  战王见他还在思索,随手一巴掌拍了过去,打的蒋超头晕目眩。

  没再管这个家伙,战王笑道:“那我就先走了……不对,张涛这混蛋玩意,把魔都交给我了,算了,那我再停留几天。

  刚好,小胖子,这几天你就在魔武修炼,这边能量充足,你吃了天金莲,争取早点进七品巅峰,淬炼颅骨……”

  蒋超闻言马上满脸期待道:“到了八品,那我不就可以迅速金身五锻六锻了……”

  这话一出,方平一愣。

  哪来的自信?

  战王轻咳一声,二话不说,拖着胖子眨眼间消失在了原地。

  方平却是脸色微动,有秘密啊!

  战王有秘密!

  胖子到了八品,迅速金身五锻六锻?

  要知道,金身提升,不但需要天量的不灭物质,还需要提升精神力的,胖子怎么能迅速五锻六锻的?

  “这事我得记着!也许有好处!”

  他还在想着,一直没说话的陈云曦有些异样道:“这就是战王?”

  方平点了点头,笑道:“就是他。”

  “活了几百年,在御海山坐镇了几百年?”

  “嗯。”

  陈云曦眼神复杂道:“我还以为在御海山坐镇几百年的前辈,肯定是冷冰冰的那种,高大无比,严肃无比……”

  说着,陈云曦想了想就道:“就和李司令一样,冷酷又神秘!”

  方平撇嘴道:“绝巅的形象,早就在我心目中崩塌了!自从第一次被绝巅坑,我就觉得绝巅没啥形象可言,至于李司令……接触不多,倒是的确比较冷酷神秘……”

  ……

  “张涛,付钱!”

  就在方平和陈云曦讨论着李振的同时。

  李振一脸坚定,怒道:“2000斤……不,最少3000斤!这些天你没回来,我也不好去找你!现在回来了,该付钱了!

  这次追杀我的真王,四个!

  古佛圣地的老和尚差点气疯了,差点没把我赶出去!

  说好的两个2000斤,多了两个,最少加1000斤!”

  张涛皱眉道:“有点形象!你是军部司令,不是菜市场小贩,不是要债的!2000斤、3000斤的,你以为我们是在做生意?

  好歹也是华国军部领袖,就这么统领军部的?”

  张涛严肃无比,李振却是骂道:“别跟我来这套!我警告你,以前我一个人说不过你,我也懒得跟你去辩。

  现在我不跟你辩,你快点付钱,不然我和南云月一起收拾你!”

  张涛无语,半晌才道:“你2000斤,南云月1000斤,够了吧?好了,我还有事要忙,别没事就来找我……”

  “还有事!”

  李振不动声色道:“这样的,最近军部战役较多,我准备多征召一批武者入军!主力就是武大学生,可武大这边归属教育部,命令传达不通畅,所以我准备把部分武大划归……”

  “免谈!”

  张涛不等他说完,一脸嗤笑道:“想划归魔武到军部?李振,你也和我耍小心思?想的倒美!”

  “那个……你和方平最近不是闹翻了吗?我去缓和一下,等情况好转了,我再……”

  “免谈!”

  张涛不动声色道:“别提这些,提了也没用!这小子不就恼火我这次没救援魔武吗?狗脾气,转不过弯,我懒得说什么。

  回头他再惹祸……你瞧着吧,保管还得哭着来求我。

  指望你们,能有用吗?

  到时候,老子让他看看,为了他,老子付出了多少,下次再有真王追杀他,老子不跑了,找个真王大战三百回合,受伤惨重……

  就这小子,能是我对手?

  我堂堂武王,为了一个小家伙,差点被地窟真王打死了……他还不得感动的五体投地,哭天抹地。”

  张涛笑呵呵道:“小问题罢了,算不得什么。这次魔武反攻,大概就差不多了,到时候青狼王他们大概都得来,记住了,配合一下,你们都到一边打去,我去战他们。

  被人打成了重伤,记得表现的要到位……”

  李振目瞪口呆,半晌才无奈道:“用得着吗?”

  “说你蠢……”

  “算了!”

  张涛摇头,这蠢货,还真以为自己是为了和方平缓和关系装受伤?

  张涛深吸一口气,沉声道:“装受伤,那是为了让地窟真王,有足够的精力去应付王战之地!不止我,你也装,装的惨一点!

  这一次,真要爆发一次绝巅之战!

  让他们觉得他们打痛了我们,打的我们不敢吭声!

  唯有如此,他们才会心安。

  要不然,我们虎视眈眈,他们敢和二王开战吗?

  就不怕我们渔翁获利?

  当然,不能太弱,不能太惨……总之,要闹大一点,三大地窟同时开战,绝巅同时开战,最好爆发数十位绝巅的战斗!

  总之,我们要打怕了他们,但是同时也要打残了我们自己!

  打的他们觉得这时候最好不要进攻人类世界,打的他们也要觉得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还是可以击杀的!在我们和二王之间,让他们去选择二王……”

  李振沉声道:“又要演戏?这个度掌握的可有点难,太弱了,他们不信。一般弱,他们说不定转头就要打人类世界,觉得我们都是样子货。

  太强了,他们不敢对二王出手,反而联合二王……”

  张涛沉吟道:“是有点难,当然,是对你而言如此!你不用演戏,你真受伤!这次,你拼了老命,干掉一个真王,自身受伤严重的那种,让对方怕,又不至于怕到死!

  总之,他们死亡,我们重伤!

  让他们觉得,兑子是可以兑掉我们的,这样差不多就足够了!

  这场大戏演好了,我们就可以坐等看戏了!

  之前命王试探王战之地,二王暴露了一些秘密,命王大概已经知晓一些虚实。”

  说起这个,李振坐了下来,沉声道:“你觉得如果地窟真王和二王开战,谁能赢?还有,地窟这边真要有顶级强者,夺取了二王的本源道。

  二王最少也是踏出三条道的强者,到了那时候……张涛,那你就作茧自缚了!

  三条大道,虽然其他人领悟,未必可以走出多远。

  可如命王这般人物,一旦真的走出了五条道,哪怕其他三条走的很短,实力也会暴增!

  而命王这些人经营多年,比二王根基更深厚,那时候大战开启,我们就真的麻烦大了!”

  张涛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死里求生,这是无奈之举!比起这个,我们没有更好的选择!其实我也希望两败俱伤,死伤惨重,要是死个七八十真王,咱们还用怕地窟的?

  可这不现实,真要死了三五位真王,也许大战就停止了。

  所以我倒是更希望双方僵持,都受伤惨重……”

  张涛说了几句,又叹道:“看运气吧!不可能一切都按照我们的想法来!另外,你让星落军进入西山地窟,等待大战!

  让张卫雨去西疆地窟,这一次……让张卫雨兑子几位地窟强力九品,让张卫雨活着出来,但是要重伤垂死,不要在地窟突破,不,最好让人觉得他被打断了突破的希望!

  如同当年的孔令圆,让他去闭关!

  在闭关中突破……这样可以隐藏一位绝巅起来!”

  李振头疼道:“你说的简单!伤而不死,让人觉得没了突破的希望,这说说倒是简单的很,一个不慎……张卫雨就栽了!”

  “没有十全十美的计划!如果不可行,那就逃生为主!”

  张涛笑道:“试试无妨!人类不能再有绝巅突破了,接二连三地有人突破,地窟真的还能等下去?杀几个九品,不划算。

  不止是张卫雨,包括吴奎山!”

  张涛凝眉道:“这两人,如果突破,都最好在地面给我突破,而且要隐藏起来!特别是这时候,万万不能让地窟发现,我们华国又多了两位绝巅的信息!

  要不然,那就不是地窟内讧,是联手一致对我们了!”

  李振沉吟道:“隐瞒……比较难!”

  “我知道,回头你我、南云月几人联手,制造一个封禁出来,让他们突破了进去避一避,等待大战开启,他们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突然多出两位绝巅,也许可以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干掉一两位真王强者!”

  “知道了。”

  李振微微点头,若有所思。

  张涛见状又道:“还愣着做什么?去安排啊!我这边也有事要安排,你别老是来我这,军部不忙吗?京都这边的战果不统计吗?

  紫禁地窟那边,你弄的怎么样了?

  人口迁移多少了?

  还有,禁忌海那边,你最好去看看,别让禁忌海出了问题。

  还有,现在资金地窟是我们的,不用一直在御海山守着,让南云月有时间去禁地威慑一下……

  还有,军部说要征兵百万,事情做了吗?

  李振,你没事的吗?

  很清闲?”

  李振无奈,不过也知道自己事情还有很多,不再废话,迅速离去。

  临走的时候却是想着,我好像忘了什么。

  对啊,我忘了什么呢?

  张涛则是不管他,他不会告诉李振,这家伙来是要能源石的,结果临走这家伙已经忘了。

  他也不提醒李振,等李振走了,喃喃道:“这一次……还得借魔都之战,大打出手才行!如此一来,才能推动地窟和二王敌对!

  可无缘无故地大战……这太刻意了!

  得是无意中的那种,连我们人类也没想到会爆发大战的……

  这么说来,关键还在魔都!”

  张涛遥看远方,看向魔武方向。

  这事,也许还要看方平的。

  他惹事……这次得让他惹事,惹出大事,惹怒真王,让真王甚至破戒跨越御海山要杀他,激怒对方。

  惹出什么样的事,才能让真王如此愤怒呢?

  “让真王愤怒的不顾一切……我们顺势被动应战!借机爆发绝巅全面大战,而又不是生死大战……”

  张涛一遍遍地重复着,沉思着,考虑着。

  这事,很难办。

  还得小心人类绝巅真的陨落了!

  而且还得掌握一个度,不要让全面大战真的彻底到来。

  一时间,张涛也有点头疼了。

  另外关键点还在魔都那边,方平那小子应该做点什么?

  自己要不要去指点指点?

  可自己这一指点,告诉他希望爆发绝巅大战……就这小子的尿性,一旦过了火,那就真的可能会爆发死战。

  “度!”

  “难啊!”

  “说不说呢?”

  “说了,麻烦,他肆无忌惮。不说,也麻烦,他未必能挑起大战……”

  ……

  张涛在考虑这个。

  而方平,这时候和陈云曦聊完,也在考虑一件事。

  我这次要是惹下了大麻烦,老张不会坐视吧?

  不过之前两人翻脸了,自己再惹出麻烦,这老头子也许真会坐视的,到时候一句“你自己惹下的麻烦自己负责”,方平就郁闷了。

  “难啊!”

  “控制这个度,不能激怒真王太过,要不然战王未必撑得住。”

  “可大战一起,如何控制这个度?还有,我是两大王庭都要击杀的目标,我出现在地窟,本就是一个麻烦,可我不去,那麻烦更大,没有我的反攻之战,那才是让魔武众人去送死!”

  一时间,方平也有些头疼了!

  这个度不好衡量,按照以前的习惯,这事要交给张涛去考虑,可现在,大家翻脸了,方平都不搭理他的,哪愿意去商量。

  可不商量妥当了,这一战难打啊!

  “还有,大战就是烧钱,我这次恐怕要付出无数财富值才行,得回本啊,不然坐吃山空也得完蛋,想回本,那也是麻烦。”

  “去不去找他商量呢?”

  “再说吧!”

  方平头大,准备等自己去了界域之地,回来了再说。

  他准备先进去看看狡这个大兄弟,看完了,有了结果再考虑接下来的部署。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