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4章 黎渚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大殿中。www.ranwena`com

  天榆走了,王主走了。

  方平没走!

  方平忽然道:“无神叔父,荆竹几位叔父,这几日王祖未归,你们几位受累,一起至枫王府休憩几日!”

  这话一出,几人脸色剧变!

  场中一些真王后裔,脸色也是变了。

  枫灭生什么意思?

  方平环顾一圈,一脸玩味道:“我怕王祖没回来,死在这了!皇城现在太危险,要不是还没抓到方平,没确定方平是否在这,都都准备离开了!”

  说完,方平看向姬瑶道:“姬瑶,你最好随我一起!等王祖归来,再离开也不迟。现在离开,半道上出了事,死在了这……呵呵,枫王府可不会承担任何责任!

  那时候,也许又是方平做的好事!”

  姬瑶脸色铁青道:“你们天植王庭的事,最好不要往我们这边牵引!枫灭生,本宫不管你们做什么,此次王庭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本宫出了事,你们谁也跑不了!”

  姬瑶这时候也是又惊又怒!

  这些人难道还敢对他们动手不成?

  天植王庭疯了吧!

  可他们连玄玉真王都敢算计死了,还有什么不敢的?

  方平淡笑一声,玩味道:“那些都和我无关,姬瑶,去不去枫王府随你,不过我说了,等王祖回来再走,你会更安全。

  枫王府可不希望你们出事,毕竟你我可是有希望成为一家人的!”

  “闭嘴!”

  姬瑶大怒!

  她已经受够了这群人!

  早知道如此,她该邀请一位真王级强者随同,何至于现在连回归王庭都不敢。

  她的确不敢!

  这时候回归王庭,半道上会有人截杀他们吗?

  姬楠、玄桐都是神道强者,可只要来一位右神将那样的人物,他们就有可能被击杀的!

  杀了他们,有什么好处?

  难道这也想栽赃给方平,那也太小觑父王他们了吧?

  还是说,借刀杀人,黎王主和枫王一系,准备借助天命王庭,剿灭了另外一方?

  如今,明眼人都看出来了。

  枫王一系和王主一脉已经撕破了脸!

  黎王主到底有何后手?

  和天植王庭真王殿殿主有关?

  黎王主背后站的是谁?

  一个个疑惑,在很多人脑海中闪烁,至于皇城的这些事,更像是一出闹剧!

  ……

  方平缓步往外走着,依旧警惕万分!

  还处于危险中!

  拿到圣果,没有财富值增加。

  这代表他现在很危险,随时都有可能丧命。

  “王主吗?”

  “还是天榆?”

  方平心中确定,绝对是这两位,有人在怀疑他。

  要不然,按照现在的局面,几乎没人再怀疑他了,他是没危险的。

  可财富值不增加,代表他危险至极。

  “必须要尽快走!”

  “老王,你们搞事能力不行啊!”

  方平很是无奈,老王几人真的不行,进王战之地不少天了吧?

  这么多天了,怎么就没闹出点大动静来呢?

  怎么混的!

  ……

  同一时间。

  王金洋几人被人追杀的疯狂逃窜。

  李寒松都快撑不住了,边飞边吼道:“还追?再追老子出绝招了!引爆本源,一起完蛋!”

  说着,手中出现一个亮晶晶的玩意,吼道:“想一起死吗?你们不过是一群走狗罢了,凭你们也配杀我们?”

  后方,正追逐的一些人,慢慢停下了步伐。

  有人传音询问道:“到底是不是真王本源?”

  众人不敢确定!

  他们都不算什么大人物,还真没几个人见过真王本源的。

  有人传音道:“不太好辨别,我们不熟这些,恐怕只有殿下们知道。”

  “该死的,难道就这么算了?”

  “那你想和他们同归于尽?”

  “……”

  这些人彼此交流着,有些不甘,又有些愤怒。

  很快,有人道:“殿下们很快会来,封锁出口,不许他们离开!界壁处,多派一些人巡查,不给他们机会进入战将域!

  如今,唯有如此,才能防止他们逃离!

  要不然……来几位去试探一番,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王本源!”

  人群瞬间哑火!

  开什么玩笑!

  真要是真王本源,那试探的人还不得全军覆没。

  而且对方4人,这边想逼迫他们使用真王本源,没有10个都不够,大家都是七品,谁能让10人以上的七品武者去送死?

  众人默默无言,动作慢了下来。

  前方,李寒松众人跑的飞快。

  跑了一阵,秦凤青脸色发白,惨白道:“还好,这些人怕死的很,要是真来了,那就完蛋了!”

  说罢,又道:“铁头,你这混蛋能不能每次都用这玩意装绝巅本源,就不能换一个?”

  李寒松诧异道:“装?没装啊,这就是绝巅本源!”

  “滚蛋!”

  秦凤青骂骂咧咧的,你逗我呢!

  李寒松一脸认真道:“真的是!这是我们的杀手锏,最后绝招,打不过就吓唬他们,当然,不到万不得已,我肯定不会释放的。

  不过真到了最后关头,我就放出去,一起死!”

  秦凤青一脸呆滞,半晌,咬牙道:“真的?”

  “当然!”

  “混蛋!”

  秦凤青破口大骂道:“合着你们说的杀手锏,就是这玩意?同归于尽用的?”

  这时候,老王传音给李寒松,笑道:“看他吓的,别吓唬他了!”

  李寒松再次认真无比,开口道:“老王……我没吓人啊!”

  李寒松很认真,也不传音,开口道:“你……你以为我吓唬你们的?真的是绝巅本源,哪天我释放了,大家记得一定要好好跑,未必一定会死的!

  到时候我用神铠护住你们,不对,老王,你和姚成军的兵器也可以转变形态,护住自己试试。

  至于秦凤青……那我没办法了。”

  王金洋都呆住了,忍不住道:“真的?”

  “废话!”

  “你……你哪来的这玩意?”

  王金洋呆滞了!

  他也以为是假的!

  怎么他么的就变成真的了?

  不是吓唬地窟这些人用的吗?

  李寒松随口道:“部长给的。”

  “嗯?”

  几人一脸意外,啥时候给你的?

  我们怎么不知道?

  李寒松一边狂奔,一边说道:“就来之前,部长说我们要去王战之地,得弄点东西防身,就给了这个。”

  “不对啊……”

  姚成军脸色略显僵硬道:“我们来王战之地……部长不知道吧?”

  其他三人纷纷鄙夷地看着他!

  别逗了!

  你怎么就这么老实?

  自己几人来王战之地,老张会不知道?

  怎么可能!

  王金洋也不说什么了,只是叹道:“下次有些事就别说了,眼神示意,现在是怎么交流都不安全,搞不好上次我们在网络上谈这事,被人偷听了。”

  众人哭笑不得,李寒松可不管这个,又道:“对了,部长说了,要是我们到了九品域,把这玩意丢出去看看,也许有大场面可以看。”

  “还说什么了?”

  “还说……”

  李寒松想了想才道:“还说,最好方平在再丢,可以躲一躲,要不然完蛋的概率九成九!”

  王金洋身半晌才道:“部长倒是什么都清楚,他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这事再说吧。我们现在七品域都出不去,别说九品域了。”

  说完,王金洋又道:“最近有人出了七品域,是不是喊人去了?”

  “不清楚。”

  几人说着,秦凤青喘息连连道:“几位,我真扛不住了!再这么下去,真要死在这了,咱们到底有没有退路?”

  几人对视一眼,半晌,李寒松干巴巴道:“有的吧?”

  “嗯?”

  秦凤青先是疑惑,接着就是绝望!

  有的吧?

  这话……好不自信啊!

  李寒松讪讪道:“放心吧,车到山前必有路!应该不会有事的,不行的话,我们找个遗迹躲躲,说不定一天就八品了,到时候还怕这些人?”

  秦凤青已经彻底绝望!

  许久,悲愤道:“下次再也不和你们这群混蛋一起了!”

  几人嗤之以鼻,让你别来,你非要来的。

  这能怪我们?

  现在怂了吧!

  李寒松也不管他,看了看后方,见没人追来了,松了口气道:“甭管这些了,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待会再找机会突袭他们!”

  秦凤青已经认命了,这次方平不来,他们真要完蛋了。

  这几个家伙,一点不靠谱!

  所谓的杀手锏,居然就是个同归于尽的炸弹!

  ……

  天植城。

  枫王府。

  方平依旧一动不动,四周,几位神将都警惕万分,守着他不动弹。

  方平也不说话。

  危险,还在!

  哪怕到了枫王府,还有人在盯着他!

  他现在百分百确定了,自己可能真的被人盯上了,王主和天榆,有一人或者两位都在盯着他。

  财富值哪怕到了现在,居然都没增长。

  “看来把水搅浑了,还是有必要的!要不然,这次指不定就要出事!”

  方平心里想着,手中出现了那枚绿色的果子。

  “这玩意效果究竟如何?”

  “价值多少?”

  方平也不清楚圣果到底有多大作用,不过可以感受到一缕缕的神韵在果子上流转。

  方平也不急着服用这个,财富值没增加不说,这种果子,服用的时候最好是处于一个安静的地方,以及安全的地方,免得修炼之时,暴露了气息。

  就在这时候,方平眼神微动。

  身边,柳无神也开口道:“枫济回来了,他不是在王战之地吗?”

  方平心中忽然松了口气!

  希望是好消息来了。

  不过这个枫济,自己不认识,还是等别人先接触了再说。

  方平开口道:“无神叔父,劳烦您去问问情况,现在这些人……我都信不过!”

  柳无神也不多说,很快朝外走去。

  片刻后,柳无神带着一个青年武者进了门,开口道:“王战之地出事了!有几个复生武者,在王战之地四处袭杀武者,好像……和方平有点关联!”

  方平脸色一动,顿时喝道:“说,谁在王战之地生事?”

  被称为枫济的男子,急忙道:“总共有4人……不,5人!蒋家蒋昊,还有一个好像是方平的兄弟,秦凤青。

  另外还有三个人,李寒松……”

  方平急忙喝道:“有没有一个战斗起来,浑身被气血包裹的武者?”

  “有,对了,他好像叫王金洋……另外一人则是……”

  方平已经不理他了,陡然大笑道:“天赐良机!王金洋居然在王战之地!”

  方平大喜过望,毫不遮掩,直接走出大厅,御空而起,大喝道:“姬瑶!”

  下一刻,不远处,一处府邸中,姬瑶抬头看了一眼枫王府上空的枫灭生,冷哼一声没搭理。

  方平再次喝道:“速来!王战之地,王金洋出现在了王战之地,不止王金洋,上次袭杀我们的方平同党,都在王战之地!”

  这话一出,姬瑶也不顾王庭的规矩了,直接御空而起,清冷喝道:“此言当真?”

  “枫济,你说!”

  方平轻喝一声,枫济还有些茫然,方平还没来,殿下怎么这么激动?

  不过此刻他也没机会询问了,急忙道:“回禀殿下,一切属实!不止是属下回来了,各位殿下那边,都有人归来。

  天命王庭那边,姬瑶殿下也有人回去天命王庭禀报了,没想到姬瑶殿下在这边……”

  方平不管他了,大笑道:“刚想逼迫方平现身,没想到机会就来了!在外域,长生剑他们可能会跑回复生之地,未必可以击杀他!

  可王战之地……只要堵住入口,他们逃无可逃!

  枫济,入口还在我们手中吗?”

  “在!”

  枫济急忙道:“入口处,我们和天命王庭都派了人镇守,他们出不来。不过他们狡猾多端,而且可能携带了真王本源气,几次用此物威胁我们……

  另外,天命王庭那边……”

  枫济看了一眼姬瑶,方平冷笑道:“还用说,肯定是不愿配合!”

  方平一脸嗤笑,也不继续,又道:“这么说,方平的同党,现在都被困在了王战之地?”

  方平看了一眼姬瑶,姬瑶脸色变幻一阵,开口道:“你准备怎么做?”

  “还用问!”

  方平面色冷凝道:“杀了他们!尤其是王金洋,能活捉最好,不能的话,那就杀了!将消息传出去,逼迫方平露面!

  只要确定了方平不在复生之地,那皇城这边……”

  方平深吸一口气,缓缓道:“也许……真的是方平!不到最后,谁也无法肯定!”

  姬瑶微微凝眉道:“想在王战之地,杀了他们,也没那么容易。虽然他们人不多,可那边地域很大,存心躲着的话……”

  方平开口道:“再怎么躲,他们迟早也要出来!只要守住了入口,他们跑不掉的!”

  “不过……”

  方平看了一眼皇城,缓缓道:“皇城不能一直被封锁,所以要尽快斩杀了王金洋,确定方平的行踪再说!”

  方平有些咬牙切齿,缓缓道:“姬瑶,让你的人出来几个,跟我一起去王战之地!到了王战之地,让你的人听从我的命令!

  这一次,本统领亲自带人剿灭他们!”

  “你去?”

  姬瑶哼道:“你去,还想让天命王庭的人听你的?到时候,还有几个活人都难说!不如把你们的人交给本宫,本宫去围杀他们!”

  方平嗤笑道:“你?你除了放走他们,你还能做什么?上次若不是你,在王战之地,方平就死了!”

  “混账!”

  “姬瑶,我可不是你的属下,少和我大呼小叫!”

  姬瑶脸色难看,方平不管她,开口喝道:“府中诸统领,随我一起前往王战之地!”

  枫王府中,统领境强者纷纷御空而起。

  柳无神几人也赶了过来,见状,柳无神皱眉道:“殿下,不用你亲自过去犯险,我带一些人过去即可。”

  方平摇头道:“无神叔父,我若不去,这些人未必会尽心尽力!”

  说着,方平又道:“当然,灭生还有一事相求!”

  “殿下请说。”

  “诸位长辈府中,凡是有资格进入王战之地的统领武者,全部随我一同前往!”

  方平咬牙道:“这一次,我要万无一失!不止是统领境,尊者境也是如此!让人进入尊者域,寻找界壁薄弱处,跨界击杀那些人!

  人越多越好,我就不信,这些人真的杀不了!”

  见他坚持,柳无神沉吟道:“那我陪你一起过去……”

  方平环顾一圈,开口道:“好!另外,荆竹几位叔父不用跟着过去了,继续封锁皇城!等我确定了方平虚实,王祖也该到了。

  到了那时候,方平还没现身,那就让王祖决策!”

  他这边说着,姬瑶忽然道:“王叔,我们也去王战之地!”

  一旁,赶来的姬楠微微蹙眉。

  姬瑶哼道:“本宫也想看看,方平是会出现在王战之地,还是会出现在天植城!他这次若是敢来王战之地,一定要留下他!

  他要是没出现,那就提着王金洋的人头,去南七域,再不出现,那他就可能在天植城!”

  方平闻言笑道:“姬瑶,你也一起?”

  “笑话,王战之地难道是你的府邸?本宫去不得?”

  “自然不是!”

  方平笑道:“这样也好,这次你我联手……姬瑶,这次……可别再被人生擒了!”

  “哼!”

  姬瑶一听这话,脸色瞬间难看起来,看向他道:“你该祈祷,这次不要再全军覆没!上次,被杀光了属从的可不是本宫!”

  方平也不多说,看向诸人道:“那现在就征召武者,前去王战之地!”

  说罢,方平忽然凝眉道:“速度快点,动静小点!防止方平得知消息,混入这些人当中!诸位叔父带来的人,待会都要仔细检查!

  沿途,无神叔父也要多加注意,以免方平混入!”

  众人纷纷点头,也不多说。

  纷纷回去征召有王战之地资格的武者聚集!

  几个人罢了,他们也不觉得杀不了。

  ……

  这边方平他们还在忙碌着。

  很快,右帅直接御空而来,落入枫王府门前,看到四处有人集合而来,再看看已经走出王府的方平,皱眉道:“殿下要去王战之地?”

  “右帅既然知晓,还问什么?”

  “殿下不能去!”

  右帅凝眉道:“现在方平还没找到……”

  方平陡然喝道:“不能去?放过王金洋几人?到时候,等王金洋他们走了,暴露了方平还在复生之地的事实?

  右帅,你真觉得本统领是傻子?

  我要去击杀方平的救命恩人,你居然阻拦我,到底是何用心?”

  右神将脸色铁青!

  阻拦你去杀方平的救命恩人?

  右神将压下心中的火气,喝道:“现在方平行踪未定,现在离开,也许会让方平混迹在其中!”

  “反正也找不到,有没有都难说!”

  方平说罢,忽然道:“几位叔父,再彻查一遍,看看有无异常!右帅不放心的话,也查验一遍,免得说方平被我枫灭生带走了!”

  右神将再次皱眉,看到周围此刻已经汇聚了30多位七八品强者,缓缓道:“那殿下稍等,本座去皇庭一趟!”

  “右帅自便!”

  右神将不再多说,御空而起,直接前往皇庭。

  ……

  片刻后。

  皇宫大殿。

  黎渚靠在座椅上,轻声道:“枫灭生要带人去王战之地?”

  “是。”

  “王战之地那边,王金洋真的出现了?”

  “是,不止是枫王府,其他各府,也有一些人回来,汇报消息,王战之地,王金洋此刻的确在那边。”

  “还真是巧啊!”

  王主轻笑一声,闭目沉思。

  许久,王主喃喃道:“方平……恐怕要出现在王战之地了!”

  “不,也许会出现在复生之地!”

  王主呓语般地说了几句,忽然笑道:“方平出现在复生之地,那皇城中就确实不存在方平了,这样的话,封城也没必要了,更没必要再去查验什么了……”

  右神将微微蹙眉,低沉道:“黎兄,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一刻,他没再尊称。

  黎渚,到底想说什么!

  想做什么!

  黎渚轻叹道:“枫王归来,以现在的情况,也许……真的会灭了皇城的!而且枫灭生既然质疑本王,那枫王定然也会借机查验本王……他暗中下手,可能会置我于死地,其心可诛啊!”

  黎渚自嘲道:“我有伤在身,岂能经受真王级强者暗害,那时候,不管本王是不是方平……那可能都会变成方平了!

  死去的王主,就不值一提了。”

  “他敢!”

  右神将勃然大怒,接着心中凛然,不是敢不敢,而是可能性高达九成以上!

  真要到了那时候,黎渚一个废人,和真王级强者比起来,那是稍动念头,绝对死路一条!

  枫王敢吗?

  绝对敢!

  想到这,右神将忽然凝声道:“黎兄,你真的只是担心枫王暗害你?如果你还有些实力在身,枫王想暗中取你性命,也没那么容易!”

  右神将说罢,深吸一口气,又道:“还是说……怕被窥探出你的神道?”

  黎渚笑道:“古兄此言何意?”

  右神将直视他片刻,缓缓道:“如果黎兄真的实力尽失,如今枫王一系已经迫不及待,希望改朝换代,取而代之。

  如此下去,黎兄危矣!

  不若趁此机会,再邀几位真王,共同查验黎兄,之后黎兄入真王殿自禁,虽然没有如今权势,却也可以安享余生!”

  黎渚苦涩道:“真能安享余生吗?我一旦退位,恐怕也是我的死期,黎家的死期……”

  右神将正色道:“红月几位真王大人,虽无法再支持黎兄担任王主,可护住黎兄性命,绝无难处!枫王一系要的只是王主之位,黎家无威胁,岂会为了黎家,恶了几位真王!”

  右神将又道:“黎兄,你我相交多年,难道到了现在,黎兄还用这些借口糊弄古某?”

  黎渚没再开口,闭目靠在椅子上不说话。

  右神将脸色不太好看,缓缓道:“当年,你我三人,同进同出!同生共死!一起进入天植军,一起修炼,一起征战外域,一起征战天命王庭……

  最终,你以平凡身,击败枫九城诸人,成为王庭之主,多位真王看重。

  我和花兄也成为天植军左右二帅,那时候,黎花古三神将之名,一些人甚至以为是一人,一位堪比真王的强者!

  而今,花兄陨落,黎兄也不复当年,古某也许也该隐退了!”

  右神将低沉道:“当年一战之后,我虽被重创,可近些年来,也有所获,其实古某早该离开皇城,去找个无人之地,慢慢参悟,也许再过一些年,古某便能真正成就真王之位!

  而这些年,古某留在皇城,所为何事,黎兄当知!

  人人都道王者无情,古某非王者,还有情!

  可这点情分,今日之后,也许便散了,黎兄,十多年了,古某欠你的,也算还清了!”

  黎渚缓缓睁眼,语气复杂道:“古兄护佑之意,黎渚岂能不知。可有些事……”

  黎渚沉默了片刻,缓缓道:“黎渚起于微末,哪怕成为王主,也是寄人篱下,任人驱使。当年,黎渚有心变革,眼看着成功在即,却是一朝前功尽弃!

  连累的花兄陨落,古兄重伤!

  雄主?”

  黎渚满脸的苦涩和不甘,自嘲道:“可笑!棋子罢了,弃子罢了!当年那一战,你我三人就是弃子!枫王一系……枫王一系算计我等,其他人呢?”

  “真王殿中真王数十,可曾有人管你我死活?”

  “一个崛起于微末的王主,想要压下真王殿,重现当年二王时代……这些真王,早已习惯了高高在上,早已习惯了真王主宰一切!黎渚当年也是年轻气盛,居然妄图推翻这一切,岂能豁免?”

  黎渚淡笑道:“一个气焰嚣张,实力即将晋级真王境,甚至还有两位兄弟也即将晋级真王的王主!

  一位统帅着千万大军,上万高品的王主!

  一位可能要覆灭复生之地,立下不世之功的王主!

  古兄,他该不该死?”

  “王权……神权……”

  黎渚喃喃道:“王权神授,王主只是傀儡,真王殿才是诸神!妄图推翻神权的王主,那就该死!”

  右神将脸色一变再变,声音发涩道:“当年……当年那一战……其他真王难道也……”

  黎渚冷笑一声,淡淡道:“李振会不会踏出第二条道,你我不知,那些高高在上的诸神,难道也一无所知?

  枫王不知,红月诸王不知,那位呢?”

  “可是……”

  “可是他在我受伤之后,依旧扶持我当这个王主?”

  黎渚面露玩味之色,淡淡道:“因为我废了啊!与其再麻烦,扶持一位王主,扶持一位可能是其他诸王后裔的王主,扶持我继续当王主,岂不是更好?

  刚好,黎渚可以活到大战开启之日,多好的选择。”

  右神将脸色已经彻底变了!

  黎渚则是笑的意味深长,遥看远方,一时间殿中无言。

  

  


  • 上一篇:第743章 人心最难测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745章 我有很多大秘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