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5章 盘点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10月10号,方平突破至八品。

  当然,这是明面上的突破,尽管比实际晚几天,方平的突破依旧轰动一时。

  方平突破当天,有邪教强者来捣乱,被方平众人斩杀……

  这也是对外界公布的一些讯息。

  当日大战,华国强者感应到大战威势的人不少。

  不过具体内情却是没透露!

  没说邪教来了多少强者,没说斩杀了多少人,也没说邪教强者有哪些人。

  有些人的身份,公布出来也许会掀起轩然大波。

  古佛圣地的瓦尔那,华国宗派界的盟主赵兴武,安第斯山的摩尔塔,这都没算林龙和诸神国度的扎立卡罗。

  这些人的身份,太特殊了。

  一旦曝光,也许会造成极大的影响。

  ……

  邪教来袭的事,仿佛无足轻重,被一笔带过。

  众人看到的只有方平突破的风光,可不会在意邪教的事,这是普通人的心思。

  10月11号,宗师榜单再次更新。

  近期,榜单频繁更新。

  9月底,方平回魔武的时候,榜单就更新过一次,宗师榜按理说更新速度极慢,可10月份却是再次变动。

  八品榜单,原本106人。

  星落军战死的李越,并非榜单中人,如今刘破虏和方平先后突破到八品,榜单变成了108人。

  之前邪教战死的5位八品,也并非华国武者,都是来自世界各国。

  108人,这一次,方平尝到了李长生当初的滋味。

  八品榜单,方平,108名!

  最后!

  刘破虏,107名,比方平稍微好一点。

  ……

  魔武。

  刚休息一天的方平,看到榜单,几次拿起电话,最终还是放下了。

  算了,武道协会的两位会长,他都懒得威胁了。

  他一个完成了八品二锻,进入八品三锻的八品武者,还有九品神兵在手,八品神兵主攻,武道协会居然给他排到了最后一名?

  方平都不想说什么了!

  这俩老家伙迟早要打一顿!

  方平这边挂榜单末位,那边,七品榜单,也有人挂了末位,刚突破的秦凤青,排名七品榜单403名,最后一位!

  原本七品榜单402人,方平和刘破虏突破,罗一川和张建红补上,加上秦凤青,刚好403人,秦凤青最后!

  方平刚看着榜单,耳边有人出声道:“来大厅!”

  方平一听声音,听到是吴奎山回来了,微微松了口气,很快朝议事大厅飞去。

  之前吴奎山和李长生去了中州地窟和北湖地窟,方平还担心两人出事。

  现在两人安全归来,倒是让他轻松了不少。

  ……

  议事大厅。

  方平刚进门,秦凤青就哼道:“七品倒数第一,真够看得起我的!”

  方平没好气道:“行了,我八品最后都没抱怨,你有什么好抱怨的!”

  秦凤青耸耸肩,算了,不和武道协会一般计较。

  他向来也不太在意这些,就是感觉最后一位丢人而已。

  大厅中,李老头有些疲惫,等两人说完,笑道:“挂末位就挂末位吧,也好,树大招风,方平之前太过招摇,如今刚突破到八品,本就战力不怎么样,挂末位还能低调一些。”

  一旁,吴奎山好笑道:“低调?还怎么低调?突破的动静那么大就不说了,7月末刚突破到七品,10月中旬八品,3个月不到,全世界的记录都被打破了!

  现在全球谁人不知方平?

  20岁的八品,还低调,地窟都通缉到了108域……”

  方平有些讪讪,成天拿这些说事,被通缉又不是我想要的。

  吴奎山也没继续,招呼几人坐下,等最后的吕凤柔赶到,吴奎山盯着她看了一会,松了口气道:“下次小心点!”

  昨天吕凤柔差点死在了那边,吴奎山没少担惊受怕。

  吕凤柔也不说什么,自顾自地坐下。

  等人到齐了,吴奎山开口道:“昨日,海蒂地窟被攻破,海蒂地窟中的地窟武者,里应外合,接应了赵兴武两人。

  两人闯入地窟,直奔御海山而去,那边没有绝巅镇守通道,镇守通道的九品被两人击溃,两人进入了禁区!

  这一次邪教和地窟已经安排好了所有计划,赵兴武这个叛徒没能授首……”

  吴奎山摇摇头,说起赵兴武,有些惋惜。

  没多说他的事,吴奎山继续道:“中州地窟那边,赵兴武离去,并未造成混乱,对面城池也没有强者来袭,看样子赵兴武和地窟早有勾结,对方帮他遮掩行踪!

  也许日后,我们就能在战场上相遇了!”

  李老头阴沉道:“下次遇到了,我必杀他!当日在南江地窟,赵兴武缠住了巨柳城主,才给了方平机会,给了我机会,没想到他会背叛!”

  下方,方平也没说什么。

  有些事,猜测就是猜测,老张让他闭嘴,他也不想多说。

  说罢,李老头又道:“北湖地窟那边,有地窟真王入境,不过一闪即逝,没和李司令继续交手,昨日多个地窟爆发大战,伤亡不大……

  不过这一次,妖命一脉的确和妖植一脉彻底联手了,到处都有妖命一脉的人出手。

  以后,各地的压力更大了!”

  两人分别将当前形势说了一遍,李老头看向方平,忽然笑道:“昨日在魔都地窟,枫灭生可是极为想念你,比那个姬瑶还热情。

  喊了一遍又一遍,说是一定要宰了你,以后还准备常驻魔都地窟……

  可惜那家伙不顶用,老子一剑还没斩出去,就吓得屁滚尿流跑的不见踪影了。

  方平,你去禁区一趟,男女通吃啊,都这么念叨你……”

  方平无力,都什么时候了,李老头还有心思开玩笑。

  懒得说什么,方平询问道:“听说张部长昨天在魔都这边,击溃了两大真王,打的两大真王屁股尿流,真的假的?”

  李老头笑呵呵道:“不太清楚,毕竟距离太远了。

  不过老张说话,八成假两成真。

  打没打的对方屁滚尿流我不知道,不过御海山方向,青狼王好像笑的挺猖狂,可能是占了便宜……”

  他这边还没说完,一旁,秦凤青打着哈欠道:“这事我知道,战王不是回去养伤了吗?蒋胖子去探望的时候,战王说张涛真废物,被两人打的狼狈不堪,关键时刻还往镇天王那边跑,丢尽了脸面,他不屑和张涛齐名。”

  “……”

  方平一脸呆滞!

  这也行?

  老张昨天怎么说的?

  他不是打的两位真王叫爹吗?

  结果自己被人打的叫爹了?

  居然还有脸往镇天王那边跑……方平考虑了半晌,这打不过人,找强者撑腰,这套路好熟悉。

  李老头和吴奎山几人也是失笑,不过吴奎山还是正色道:“张部长战力还是极强的,这次不敌两位真王,方平,这事和你也有关。

  要不是接连分出多道精神力分化体,张部长在绝巅当中战力算是顶级的那种,不至于如此。”

  方平点头,接着又笑道:“难说,装的也不一定。我就不信老张真的没把握匹敌两位真王,战王都能击杀一人,老张十有**也有这样的实力。

  哪怕分出了几道分化体,对他实力未必有多大影响。

  我看他是想阴人,不信等着瞧,大战真要爆发的时候,老张指不定能宰一个真王中的强者……”

  “不至于吧?”

  “难说。”

  ……

  魔武这边,方平众人正在讨论当前的形式。

  京都。

  教育部。

  李振三人再聚。

  此刻,南云月也是一脸鄙夷道:“张涛,丢人不丢人!亏你还叫嚣着无敌于绝巅,结果被人打的居然去找镇天王求援……我都替你害臊。”

  张涛嗤之以鼻,淡淡道:“妇人之见!昨日战王逞威,已经足够了。李振也以一敌二,我再表现出无敌的姿态,比这两人更强,你觉得昨日大战会那么快结束?

  我真要表现出无敌的实力,指不定两位殿主就要出手了,毕竟我已经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威胁!

  战王还差点,威胁不到他们。

  可我不一样,我能威胁到这俩老东西,你们说,感受到压力,两人还能像现在一样稳坐钓鱼台?”

  张涛说完,笑呵呵道:“别急,等到大战全面爆发,我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无敌强者!一条大道走出来的至强者!”

  李振懒得多说,很快皱眉道:“赵兴武进入禁区,这消息一旦传出去,那就麻烦了!张涛,宗派界这边不是你一直在接触吗?

  赵兴武怎么会背叛?”

  张涛淡淡道:“我怎么知道,绝望,不甘,想进入绝巅……理由多了。

  不过他毕竟不是绝巅,影响有限。

  宗派界如今势弱,他也做不到振臂一呼,应者云集。

  赵兴武的事不急,他敢出现在外域,必杀他!

  绝巅不在外域出手的规矩都没用,他不在这个行列,他也不敢在外域露面!

  还是说说大教宗的事,李振,昨天你先出来的,感应到了大教宗的存在吗?”

  李振闻言顿时蹙眉,冷着脸道:“没有!这老鼠藏的很深,距离我极远,他不敢靠近我太近,起码距离我500里以上!

  不过昨日多地爆发了大战,可以排除一些人。

  华国这边,我们仨不是,我家老祖、战王、陈镇守、沈镇守……都在昨日爆发了气息,如果大教宗是华国的绝巅,那就只有那几位了。

  不过可能性不大,我觉得还是来自其他圣地。

  昨日就华国这边大战最激烈,那时候绝巅离去,随时可能会被发现……你去我家老祖那边,大概也是为了探查其他人在不在。

  大家都知道你阴险,大教宗真要是华国绝巅,昨日就不会现身!

  因为你这家伙,随时可能会去探查,大家又不傻,岂能不防着你。”

  张涛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夸我?还是贬我?”

  李振淡淡道:“当然是夸你,你无耻的德性,谁都知道,用得着贬低你?”

  张涛轻哼一声,笑了笑道:“你说的也有道理,昨日气息没爆发的几位,我的确想去探查一番,可惜,战王那边动静太大,有引发了镇天王他们出手……

  不过也不能彻底排除他们的嫌疑,算了,现在不去追究,心里有数就行。

  总之,都小心点!

  别像昨天玄玉真王那傻子一样就行,玛德,我都不敢相信,这白痴居然会一点不防着妖植一脉……”

  张涛都有些同情那位陨落的真王,摇头道:“别说不是同一脉,不是一个王庭,之前还是宿敌,就算是同盟,也不能一点不防吧?

  就那么被人算计了?

  这不是白痴是什么……”

  “算计?”

  李振意外道:“张涛,你什么意思?”

  张涛看了他一眼,心累道:“你也是白痴吗?昨天你不是在现场吗?我没去都知道这家伙被人算计了,你居然没看出来?

  战王什么实力,我还能不清楚?

  以一敌二是可以,可也做不到以一敌二还能斩杀一人的地步!

  这事,也就我和镇天王可以做到,战王还差了点!

  可他居然做到了,你信?

  不用说,被人算计了,我都能猜到,那家伙临死的时候,肯定不甘至极,攻击了算计了他的妖植一脉真王……”

  如果此刻方平在这,绝对会黑脸。

  昨天张涛说的好像现场看到了一样,说陨落的那位真王攻击了妖植一脉的真王。

  可现在,听张涛话中的意思,他根本就没去那边,昨天显然就是在猜测!

  李振,才是真正的目击者。

  此刻李振也是一脸回忆,半晌才道:“有吗?我没什么印象,当时玄玉真王陨落的太过突兀,很短暂,泯灭的时候……无差别攻击吧?

  李振这位现场目击者都没太大的印象,张涛却是信誓旦旦道:“我说的不会有假,不出意外的话……昨天攻击战王的妖植一脉真王,应该是红梅、青月、杏王三人中的一人。”

  李振再次凝眉,半晌才道:“是青月。”

  张涛笑呵呵道:“猜到了,那家伙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卖笑的货色,勾搭女性真王有一手,真王殿中的女性真王,大部分和他有一腿。

  如今他废了,恐怕也就这几位还会支持他。

  他让青月算计了玄玉……不足为奇。

  那家伙又想拖妖命一脉下水,又怕他们势大,还想打压枫王这几位真王……

  这一次,枫王和槐王几位领头干的这事,青月在真王殿也靠近枫王一脉……

  呵呵,出了事,那当然是枫王的责任。

  命王就算发怒,那也是找枫王一脉算账,可找不到他头上,他一个废人,连真王都不是,谁会相信是他的手笔?

  不,命王那蠢货就算怀疑,大概都未必敢相信玄玉是真的被人算计了。

  你这家伙在现场都没看出来,命王那些人恐怕也没什么感触。”

  李振忍不住看着他道:“你说的跟真的似的,那家伙现在还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你又不是他,你怎么知道他在想什么?”

  张涛心累道:“你就不能聪明点?他这种人甘心等死吗?

  不把水搅浑了,他怎么浑水摸鱼?

  说来说去,还是你废物!

  当年我给你造势到了巅峰,说你突破之后,就是第二个镇天王,威胁巨大无比……

  这才引的他亲自出手,来击杀你!

  结果你这家伙,居然没能杀了他,李振,说起这事,我是真看不起你,亏外界还吹捧的跟真的似的,你多厉害,击溃了妖植王庭的王主本源道……

  老子为了引诱他出来,甚至甘心给你当配角,给你当绿叶,一直让你当老大,你呢?

  现在提起这事,我还一肚子火气……”

  张涛骂骂咧咧的,李振有些没脸。

  玛德,那家伙真的很强,我没能宰了他,可好歹也击溃了他的本源道好不好。

  南云月听着两人谈话,头大道:“你们够了!成天说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有意义吗?说说接下来怎么办,现在局势彻底恶化了,妖命一脉已经不再遮掩。

  玄玉陨落,也彻底激怒了他们,接下来各地恐怕会压力大增……”

  张涛轻轻敲了敲桌子,沉吟片刻道:“虽然早有预料,可比我预料的还要早一点,都是方平这小混蛋打乱了我的计划,我原本想着大战彻底开启,妖命一脉才会加入战争的。

  现在却是提前了两年……这小王八蛋要不是贡献了一点好处,我一巴掌拍死他拉倒!”

  张涛骂了一句,李振淡淡道:“你押注押的那么大,舍得拍死他?”

  张涛笑呵呵道:“赌一赌也无妨,拍不拍死他再看,这小子当个备胎,说不定能起到效果。真要在大战前成了绝巅,那今日付出一点也没什么。

  分化体而已,我再分他个三五十道也没大事……”

  南云月和李振都是嗤之以鼻,几十年了,还这德行!

  你不吹能死?

  张涛笑呵呵的,也不管他们,又道:“这事,也许还得靠方平来解决才行。不过这小子实力弱了点,再等等吧。”

  “他?”

  南云月迟疑道:“你想怎么做?”

  “简单!”

  张涛笑道:“等他九品了,我把他丢王战之地去!”

  “嗯?”

  两人疑惑,丢方平去王战之地有什么用?

  张涛笑道:“二王大概率没死,很大概率就在王战之地深处!要是一点把握都没,地窟不会一直在王战之地探索。

  方平……我觉得和王战之地还是有关联的。

  丢进去,让他搅动一下风雨,最好让他把二王提前给弄醒了,弄出来!

  二位,你们觉得,二王真要出来了,首先要干什么?”

  张涛笑呵呵道:“第一,二王没恢复实力,躲在王战之地不会出去,这时候,你信不信,地窟四大王庭,大量的强者会进入王战之地。

  围杀二王也好,投靠二王也好,总之不会太平的。

  这时候,他们顾不上我们这边。

  第二,二王实力恢复了。

  恢复了实力,你们觉得,命王这几位,甘心让出王庭?

  二王甘心给他们俯首称臣?

  什么一致对外,扯淡呢!

  我们在他们眼中,威胁不大,反而是他们自己,内讧的概率能高达九成!

  命王这几个老家伙,觊觎二王的本源道不是一天两天了,到时候,瞧着吧,二王出现,绝不是地窟实力暴涨,而是地窟大乱!

  几千年前的王者归来,几千年后的王者会俯首称臣吗?

  就地窟那群人的德行,别指望了!”

  李振凝眉道:“张涛,你别乱来!他们真要联手了,二王出现,那会让地窟实力暴增!”

  张涛笑道:“李振,别傻了!你觉得现在我们不是在赌吗?没有二王,我们是地窟的对手吗?

  一样不是!

  有了二王,那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其实结果都一样的。

  但是,二王一旦和现在的真王殿闹腾了起来,这时候,才会给我们一线生机!

  一个是必败的结果!

  一个是可能会一线生机的结果,你说,选择哪个?”

  张涛眼神深邃道:“就是赌他们不和!人类的命运,就是在赌!反正结果再坏,也坏不到哪去,大不了二王和他们联手,我们少杀几个真王就是了。

  可到了那时候,真的还在乎杀多少吗?”

  李振深吸一口气,沉声道:“你觉得方平可以做到?要知道,地窟和我们,都探索王战之地多年,却是始终找不到二王所在……”

  “废话,这还用找?”

  张涛嗤笑道:“深处的那处王宫,当年有绝巅活死人出手的那个宫殿,百分百就是他们沉睡的地方!”

  “那地方极其危险,十死无生!”

  “我知道。”

  “那你还让方平去送死?”

  张涛笑道:“怎么能说是送死?别不信,这小子去了,大概率死不了,反而把二王弄出来的概率更大!当然,赌命嘛,现在不急。

  他还弱了点,等他九品再说吧。

  他不去,那就让姚成军去,姚成军执掌万源殿……搞不好就和当年王战之地那批人有关!

  怕什么,到时候你喊上镇天王去接应,也就千里之地,只要没死在里面,跑出来了,那就没大事。”

  李振深深看了他一眼,轻叹道:“有时候,觉得你心比我狠的多……”

  张涛轻声道:“狠?也许吧!可是李振,你大概忘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亡国灭种了!

  方平还是有希望绝巅的,他不去没事,姚成军……你关注点,他来自军校,关键时候你说话比我管用,让他进去探索!

  他要是二王的敌人,也许也可以刺激的二王复苏!

  我不想让人去送死……可真到了必要的时候,总要有人去赴死的!

  今日是他们,翌日也是我们……抛弃地球,流浪太空?

  可笑!

  固守地窟一域,更是可笑!

  若干年后,我们是地窟人类还是地球人类?

  何况,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到了那时候,地窟会放任我们打下一域之地固守,等待反击的机会?

  有些人啊,太过天真了,几百岁的人了,想什么呢。”

  张涛摇头,自嘲笑道:“不知道到了那一天,有没有人恨我,恨我的人大概不少……不过没事,老子也不在乎就是了!”

  张涛脑海中闪过一道道人影,许久,忽然笑道:“有时候觉得当年不突破绝巅,也许更好一些。”

  南云月两人沉默。

  张涛又笑道:“和你们俩聊天没意思,俩老货都不知道说话的,回头抽空找方平聊聊,这玩意还想接我的班来着,我倒想让他接班,不过他现在还不够狠……嫩了点。”

  张涛笑呵呵道:“要不给他来点狠的,吃点大亏?”

  李振懒得理他,半晌才道:“少发疯,我们先走了,你压力别太大,老祖还在呢。”

  张涛笑了笑,靠在椅子上也不说什么。

  南云月和李振也不久留,很快离去。

  他们一走,张涛轻叹一声,压力别太大,我又不是你们俩憨货,不乐观啊!

  战王这老家伙,膨胀过头了!

  非要杀玄玉做什么!

  白痴家伙,换成我,救玄玉一命多好。

  “玛德,我都提前叮嘱了,老东西非要逞能,迟早锤死他!”

  张涛低骂一声,战王这老货搞什么鬼!

  这臭脾气,就不能改改,还他么好意思骂我?

  坏了我大事!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