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无敌的长生剑客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西方。

  当感受到两位八品强者气息消散,天门城主不再暴怒。

  而是一声不吭,巨斧融合具现物,一斧劈出。

  砰!

  狡的金角都差点被斩断了,痛的嗷呜直叫。

  扛不住了!

  我想跑了!

  “吼吼……”

  狡大吼,色厉内荏,你不能杀我,杀我,百兽林不会罢休的。

  它真有些顶不住了。

  三大妖兽是很强,在八品当中算是极强的那一批,天门城和妖葵城的三位八品对上它们,大概得留下一两人。

  原以为,它可以缠住木王的。

  真等干上了,狡发现自己高估自己了。

  这家伙太凶残了!

  厨子的属下也不给力,一位手持神兵的强者,到现在都没能拿下对手,而且看样子……干掉傻木头的希望不大。

  狡想跑了!

  狡急了,其实吴奎山和李老头也急。

  吴奎山虽然压制了天门树,可同阶对战,天门树还是妖植强者,本就战力更强,突破九品多年。

  这种情况下,吴奎山纵然手持九品神兵,也没办法斩杀它。

  再这么下去,看到远方几头妖兽已经且战且退,吴奎山眼中不甘之色浓郁!

  到了这时候,他没办法重创天门树,李长生虽然一直在找机会,可斩杀天门树的希望不大。

  至于方平他们那边的情况,他也感受到了。

  可方平他们赢了,自己未必能留下这两位九品,也许一位都无法留下!

  吴奎山不甘心!

  和他对战的天门树也不甘心!

  它也感受到了强者的陨落。

  妖木城……也许毁了!

  数百年的心血,付之一炬!

  两位九品都不甘心,厮杀起来,也是愈加惨烈。

  一旁,李老头出工不出力,磨磨洋工,也很无奈。

  老吴不给力,牵制不住对手,让他怎么办?

  他就算现在全力以赴,一剑斩出……人家跑掉的概率更大。

  九品又不是傻子,他气机外露的瞬间,天门树就可以感受到。

  到时候跑了,那可就没办法了。

  只能等吴奎山重创天门树,或者牵制住它,如同之前方平斩杀八品一般,直接让人把那位八品困住,跑都没法跑。

  这时候,他就有用武之地了。

  “还是不如真正的九品啊!”

  李老头心中叹息一声,他气血强度还没达到九品的强度,要不然,如果有九品强者的气血强度。

  他根本不怕对方能逃过他的一剑!

  看到远处的狡好像要撤离,李老头忽然喝道:“狡,方平他们快到了!”

  虽然方平只是七品,可李老头觉得,说几句,也许可以让狡留下来。

  狡一走,那就真的没机会了。

  少了三头八品妖兽,哪怕方平他们来了,也没用的。

  根本杀不了两位九品!

  狡下意识地看了李老头一眼,厨子要来了吗?

  可厨子才统领境啊!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狡犹豫了一下,低吼一声,再坚持一会!

  厨子狡诈的很,来了也许有办法。

  如果厨子没办法……那它就真走了。

  打不过!

  三头妖兽没再退却,李老头和吴奎山都松了口气。

  松了口气的同时,愈加凄凉。

  自己两人,一个九品,一个堪比九品,居然还没一个七品顶用。

  看看,连妖兽都相信方平!

  这滋味……无以言表。

  人家妖兽看他们没办法收拾天门树,都准备跑路了。

  等知道方平要来了,居然不跑了,简直扎心到爆炸。

  吴奎山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感觉,这滋味……又痛苦又快乐。

  方平这小子,把这头妖兽都给忽悠瘸了。

  “金角兽,你果然和复生武者有勾结!”

  天门城主冷喝一声,再次挥舞巨斧,一斧劈的狡皮开肉裂。

  这三头妖兽,他恨极了金角兽,主要就是在攻击它。

  狡被打的金甲都黯淡了许多,皮开肉裂,一直嗷呜直叫,就是不肯走。

  再等等看……等厨子来了,没办法再跑!

  这边距离天门城挺远,方平众人赶来还需要一段时间。

  狡再次坚持了一阵,等感受到不灭物质耗空大半,那是真的急了。

  再这么下去,它可能会死在这的!

  它的两位兄弟,现在也有些不想继续了。

  狡只好继续大吼,允诺了无数好处。

  拿下巨矿,二一添作五,我一半,你俩一妖一小半。

  想成王境,不冒险怎么行。

  等老子成了真正的兽王,你俩也成了兽王,三大兽王立禁地,称霸南七域……

  总之,这一刻的狡那是好处疯狂往外丢。

  再坚持一会就行!

  不远处,吴奎山也是发了狂了。

  再这么下去,真的没希望了。

  对于方平他们到来,未必有多大用,反而还要让他们尽量避免九品战斗,这些七品武者,虽然可以短暂和九品交手片刻。

  可只要被九品击中,不死也残。

  说的人多力量大,七品多了可以缠住九品,可那是在付出很多七品武者死亡的代价下才能做到的。

  真到了那时候,吴奎山宁愿不报仇了。

  ……

  大概过了5分钟左右。

  方平和陈耀庭两人先到了。

  至于其他人,速度太慢,带着他们也是累赘,方平和陈耀庭没管他们。

  方平一到,狡大吼一声。

  干不过!

  方平也不废话,见它金光暗淡,大声道:“我家老祖赠予我的不灭物质,送你了,狡大王,必须干掉他们!”

  话落,方平丢出了一个巨大的金球。

  狡倒飞而出,一口吞下。

  接着巨眼中喜色爆发!

  不灭物质!

  真王后裔太富有了!

  眨眼间,它身上的伤势就恢复的七七八八了。

  天门城主见状眼中冷厉之色泛现,方平却是大笑道:“老狗!你的城池被灭了,老子屠光了你的人马!忘了告诉你了,你不是有什么后裔在槐王门下吗?

  上次在王战之地,被老子杀了!

  啧啧,杀他的感觉真爽!

  你以为槐王真的在乎你?

  你只是弃子罢了!

  你知道这一战的目的是什么吗?

  槐王答应了我家老祖,让魔武杀了你,我们就放过槐王麾下的另外一域!

  槐王的地盘是南十八域,之前和我家老祖打赌,输掉了南十八域,为了能保住自己的地盘,所以选择了放弃你!

  至于是不是撒谎,你一问便知!

  禁区无人不知!

  哈哈哈,亏你这老狗还以为去了禁区,就能享受荣华富贵,可笑!”

  说话间,方平疯狂倒退,大吼道:“陈老,去帮校长!”

  陈耀庭也不多说,很快朝天门树杀去。

  而方平刚说完,他刚刚待的地方,虚空炸裂开了。

  方平嗤笑一声,退出了两千米之外。

  这个距离,天门城主就算打中了他,也打不死他。

  保命重要!

  “恼羞成怒了?你这次无论如何,都死定了!你敢去御海山,我家老祖就会击杀你!禁忌海,你敢去吗?南七域再无你容身之所!”

  方平说着,又大喝道:“狡大王,别怕,耗死他!我家老祖在禁区杀了十几个九品,提取了他们的不灭物质,我不灭物质多着,耗死他!”

  说罢,方平手中再次凝聚出一团团金色物质,狡兴奋的狂吼!

  好多的不灭物质!

  哪怕抢不到巨矿……能在厨子中多弄点不灭物质,那也赚大了。

  下一刻,狡倒飞而出,瞬间冲到了方平跟前。

  方平丢出了不灭光团,狡一口吞下,再次杀了上去。

  杀上去的同时,狡又低吼了几声。

  片刻后,巨象兽倒飞而出,方平一脸黑线,再次丢出一团不灭物质光团。

  不到3秒,羬羊兽倒飞而出……

  方平肺都快气炸了!

  哪有那么快的!

  三位八品妖兽和天门城主交战到现在都行,就他来的这么一会功夫,被打飞了七八次了!

  玛德,奸诈的妖兽!

  还是狡指使的,那两头妖兽没它那么奸诈。

  三头妖兽,乐此不彼,此刻,动力十足,和天门城主那是杀的吼声震天!

  不怕!

  木王这家伙,一招又打不死它们,打不死就往厨子那飞,飞了就要好处,不但可以恢复伤势,还能强化肉身,提升境界。

  这种好事,哪能不干。

  它们知道这道理,天门城主自然也知道,此刻,他也盯上了方平,眼中冷芒闪烁,不断朝方平这边移动。

  方平低骂一声,大声道:“狡大王,他杀了我,你们可就完了,一定要死死缠住他!缠住他,回头我让我家老祖斩杀一个真王,送你们真王本源!”

  狡忽然扭头看了他一眼,大眼中不是兴奋,而是恼怒,你骗我?

  真王本源……

  方平大声道:“真王本源不算什么,我家老祖强大无比,曾杀过真王!当然,这个有点难,到时候再说,不过也不是没机会,前提是我不死,你们要拖死这老狗!

  这家伙现在没什么好畏惧的,槐王放弃了他,天门城被灭了,又有神兵在手,背叛了竹王……反正迟早都是死路……”

  话未落,方平疯狂逃遁,大吼道:“缠住他啊!”

  这三头妖兽光拿好处不干活,玛德,差点让天门城主冲出来了。

  他现在遭遇九品,人家一斧头十有八九能砍死他的。

  方平一边跑,一边回身隔空轰击天门城主。

  虽然隔着这么远,跟挠痒痒似的,也刺激的天门城主不断低吼,朝方平这边追杀而来。

  方平则是继续跑,和天门树那边拉开距离。

  之前吴奎山虽然也将天门树逼迫的离开了天门城主,可距离还不够远。

  方平一边刺激着,一边大吼道:“狡大王,拼命爆发,受伤再重也没关系!巨矿就在等着你,等你到了九品,真王有望!

  要不然,你到九品,恐怕要数百年!”

  下一刻,一道宏大的精神力降临。

  精神力扫过方平,冷哼一声,接着扫过狡,喝道:“金角兽,速速离去,否则本王屠尽你金角一族!”

  狡好像有些迟疑,方平则是大喝道:“老祖,有人欺负我!”

  话落,两道更强大的精神力降临。

  三道精神力在虚空中交织,片刻后,槐王的精神力覆灭。

  方平一点也不在意这个,笑呵呵道:“狡大王,看到了吗?我家老祖是真王,另外一位也是我的长辈,跟我关系极好。

  槐王就是个垃圾,垃圾懂吗?

  就他还想威胁谁?

  故意说给老狗听的,怕他跑了,他跑了,可换不回南十八域了。”

  此刻,天门城主开口了,冷厉道:“你就是方平?金角兽,蠢货!你真以为槐王不会杀你?他满口胡言,槐王真要杀我,还用让这些人动手?

  还需要让你参战?

  金角兽,现在退去还不迟!

  否则,你死定了!

  不止是你,还有你的族群!”

  方平说的那些话,他信三分,七分不信。

  之所以信三分,那是因为槐王这次让他和魔武决战,没给理由。

  现在方平说的一些话,可能是对的。

  可要说槐王想故意牺牲他,天门城主根本不信。

  方平不以为然,大声道:“狡大王不用理会,槐王又来不了外域,怎么杀你?哪怕真的怒了,不用怕,我人类世界任由你们出入!

  我方平的话,那就是真理!

  我家老祖是真王中的顶级强者,你看到了,槐王的精神力,瞬间被剿灭!

  你可以来往两界,想去哪去哪,南七域待的腻了,去南八域,南九域,随便去!

  等你到了九品,我直接送你去万妖王庭都行!

  万妖王庭临近北十六域,我直接送你去御海山,走北十六域过去,槐王敢去万妖王庭撒野?

  狡大王,我不帮你的话……你这辈子恐怕只能待在南七域了!

  御海山被我人类强者封锁,你可去不了,去了,那就被杀了做成神兵了。

  而且南七域过去,是妖命王庭所在。

  你去了妖命王庭,禁区的那些真王可是很凶残的,直接干掉你。

  所以,你只有干掉这老狗,才有最大的好处和自由,以后天高地阔,想去哪就去哪!”

  狡晃着脑袋。

  越听越迷糊!

  那我到底会不会被干掉啊?

  之前不是说,不会有真王干掉我的吗?

  御海山、禁区、万妖王庭……

  厨子的这些话,让狡有些混乱了。

  可以去万妖王庭吗?

  走复生世界过去?

  好牛的样子!

  妖族……可以进入复生世界,然后想去哪个域就去哪个域吗?

  想归想,不耽误狡倒飞而出,继续吞服不灭物质,接着再冲上去干。

  方平心中都在滴血!

  我这是真的下了血本了!

  此刻的他,财富值……就剩下5000万了!

  这一次真的出血出到他吐血了。

  而且狡这个混蛋东西,还在不断倒飞,你他么之前打了那么久,现在怎么弱成这样,真以为我白痴吗?

  要不是想让你继续干下去,我直接弄死你!

  方平没再说话,侧头看了一眼远处,那边,吴奎山还在继续。

  哪怕加上了八品境的老陈,三人联手,居然一时半会的也拿不下天门树。

  “都太废了!”

  “怎么就不能强大点呢!”

  “我都能斩八品,你们九品斩一个九品,还是两位九品战力,打成这鬼样子……丢人啊!”

  “老吴号称八品就能战胜弱九品,李老头号称八品斩九品……都吹的上天了!”

  “就不能给力点吗?老吴当年不是八品斩断了它一截主干吗?现在都九品了,还带着神兵,老吴越修炼越回去了!”

  方平心中腹诽了无数次,不过不耽误继续跑路。

  三头八品妖兽老是往他这飞,很危险的,天门城主几次都差点冲了过来,吓得方平脸都白了。

  和妖族一起干活,真的不靠谱。

  “狡大王,别往我这飞了!干掉了他,我送你刚刚那样的不灭物质团1000团都行!我死了,你就真的无路可退了!”

  方平嘴上吼了一声,心里狂骂。

  1000团……一团都别想!

  不但别想,你有本事真到人类世界,我就让老张在通道口守着,干掉你们仨,多三柄八品神兵,吃了我的,都给我吐出来!

  至于在南七域,倒是不好出手杀了这仨妖兽。

  “八品的金身皮甲,八品妖兽血肉,三柄八品神兵……勉强能弥补我的损失!”

  “话说回来,真有必要诓骗一些妖兽进入人类世界,让老张守在外面,一杀一个准!”

  方平觉得,这事老张大概乐得干。

  大不了分赃就是了!

  以往地窟这边强者冲出来,那都是强行冲出,绝巅都被牵制了。

  可主动出来的妖兽……绝巅应该有闲着的,杀几头主动出来送神兵的妖兽,大赚啊!

  ……

  就在方平还在给三头妖兽当拉拉队和奶妈的同时。

  吴奎山眼神不断闪烁。

  妖植,真的太难杀了!

  李长生虽然在浑水,可此刻也发挥出八品顶级的实力,加上三人都有神兵在手,居然还是无法重创天门树。

  方平那边,还不知道能牵制多久。

  方平做到这个地步,真的已经出乎他的预料了。

  将一位九品妖植,单独留给了他们,所有的外在因素,都被他解决了。

  如果这都没办法斩杀天门树,他这个九品真的白混了!

  这次大战……说起来,他好像寸功未立!

  连下三品武者都不如!

  看着手中的九品神兵,吴奎山忽然心中一狠!

  要这玩意何用!

  真要能斩杀天门树,并且能拿到完整的心核、脑核,照样可以重铸九品神兵,比现在的更好!

  现在的这柄九品神兵,毕竟只是八品神兵强行提升来的。

  而且蕴养时间也不是太长!

  下一刻,吴奎山开始传音。

  “长生!待会我自爆神兵,瞬间重创对方,你抓住机会!”

  李老头面不改色,微不可见地点点头。

  如今之际,他们虽然可以压着天门树打。

  可不来点狠的,很难干掉它。

  吴奎山自爆神兵,这时候吴奎山自己精神力也会被重创,无力追杀。

  如果没有人补刀,那也没办法干掉天门树。

  可他在这,那就有机会了!

  用一柄九品神兵,换一株九品妖植的命,值了!

  战争,就是烧钱。

  不止老吴要烧掉一柄九品神兵,他出手,也会耗空剩下的生命精华。

  李老头有些无奈,这就是战争。

  没钱,打不起啊!

  也就方平那小子有能耐,这两年给魔武弄了大一堆好东西,他们才有钱烧,有钱打这一场大战。

  要不然,就算打,恐怕也要死人无数。

  战果还未必有多大!

  就在李老头脑海中闪过这样念头的时候,下一刻,三人忽然倒退一步。

  天门树隐隐察觉到不对,刚想追来,忽然枝干颤动,腾空而起,就要往天门城主那边跑。

  结果刚腾空,吴奎山厉吼一声,脸色瞬间惨白。

  神兵之上,涌现出无数金色不灭物质!

  他现在也大方了,反正自己还有一大团,这一刻,他精神力和不灭物质纷纷涌入神兵,九品神兵瞬间化为一头猛兽!

  这头猛兽长相奇特,脑袋上还长着一株小树苗,那是天门树当年被斩断的树干融入其中行成的。

  因为融入了天门树的主干,此刻也带着天门树的气息,神兵主动朝天门树飞去。

  破空而出,如同瞬移。

  一眨眼,神兵追上了空中的天门树,下一刻,一声震天爆鸣响起。

  大地瞬间消失!

  众人都是凌空漂浮,地下已经成为一个黑漆漆的巨坑。

  无声无息间,大地消失,尘土飞扬的场景都没有。

  而空中,一声尖锐的叫声传来。

  神兵自爆,瞬间重创了天门树。

  就在这一刻,一道通天剑芒升起!

  李老头出手,那阵势比方平要大的多。

  李老头瞬间苍老无比,白发苍苍,金身溃散。

  这一次,他比上次更狠,几乎就给自己留了半口气。

  虚空中,黑色裂缝再现,比上次更多,裂缝更加明显。

  这一幕,看的吴奎山都震撼!

  李长生这家伙,剑道简直修炼到了极致。

  若不是每次拔剑都消耗生命力,这家伙连续斩出这样的十剑,南云月都有可能被他给斩了!

  论起单招爆发力,他恐怕都比不上李长生……不是恐怕,是一定。

  吴奎山心中再次失落!

  论爆发力,不如李长生,论生财之道,不如方平。

  论领导力……算了,不提也罢。

  自己这校长,真的白当了啊!

  这些念头,此刻升起,显得有些可笑,可吴奎山真的有些无奈了。

  这魔武,要我何用?

  “今日剑斩九品!”

  这一刻,李老头拔剑斩出的同时,也不忘狂吼一声!

  哪怕剩下半口气,也得吼。

  并非为了装,而是震慑四方!

  是的,震慑四方!

  “破!”

  轰隆!

  虚空裂缝爆发,半空中,天门树被瞬间切割开。

  远处,方平大吼道:“别斩成灰了啊!”

  这一刻,他想起来了,上次李老头把人斩成粉末了。

  这次再这样,他要吐血了。

  好歹给我回点本啊!

  李老头可没时间理会他,方平吼声还没传来,一切结束了。

  天门树被切割成了几十断,精神力都被瞬间剿灭。

  一切安静了!

  李老头顾不上那么多,急忙吞服大量的生命精华,开始恢复。

  剑斩九品,就是这么简单。

  一剑的事罢了!

  至于烧钱,至于斩杀敌人之前花了多久,至于吴奎山自爆神兵……那也不是决定性因素。

  决定因素,还是他的一剑!

  “长生剑客斩长生!哈哈哈!”

  李老头白发转黑,大笑一声,声传四方。

  今日剑斩九品,魔都地窟,谁堪一战!

  下一秒,吞服了复神丹和方平赠予的不灭金团的吴奎山暴喝道:“快追!”

  就在李老头斩杀天门树的瞬间,那边,天门城主果决到让人震撼。

  二话不说,这位九品都没等待看天门树是不是还能救活,一斧劈飞狡,御空就逃!

  谁的命,也没自己的命重要!


  • 上一篇:第618章 老陈也要斩八品!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620章 恶人先告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