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0章 就是要面子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时间,一晃眼到了8月8号。

  8号,魔武再办宗师宴!

  这一日,魔武大门洞开,红布高挂,喜气洋洋。

  门口处,还是和上次一样,学生们列队迎客。

  可上次和这次比,虽然时间间隔没多久,然而质量却是有了天壤之别!

  中品学员,接近300人!

  这一次,全是中品学员列队迎接,身着统一制式的战甲,战甲外身披红色披风……

  隔着老远,那些宗师们就看到了这一幕。

  不少人都无奈摇头,哭笑不得。

  好大的阵仗!

  好大的排场!

  数百中品武者当门童,何等的张扬,何等的狂放!

  中品武者,武大的学生,到了军部都是都统,到了地方都是提督一级。

  除了三部四府,其他各方,能拿出这样阵仗的,真的没了。

  哪怕京武这样的名校,除非让导师齐上阵。

  “狂将军!这个称号好,够狂!”

  “只有取错的名,哪有取错的外号。”

  “哈哈哈……”

  “年轻人张扬一些,那才叫年轻人,都跟我们似的,一点热血冲劲都没了,还叫年轻人吗?”

  “……”

  老辈们也不生气,都是付之一笑。

  什么年龄,什么地位,做什么样的事。

  “这才是年轻人啊!”

  有人感慨一声。

  年轻人啊!

  年轻的方平,可以肆意张扬,可以上一秒装大爷,下一秒装孙子,大家只会付出一笑,也不会太在意。

  可换成别人,换成年纪大的。

  就方平这张扬的姿态,那张邀请函再珍贵,被丢出去的可能性都不小。

  他要是有吴奎山的年纪,送那样的邀请函给张涛,张涛会觉得他是傻叉,故意挑衅。

  可因为他年轻,他的张扬在张涛眼中,真的和孩子炫耀自己的棒棒糖没差别,只觉得好玩,可笑,还有点可爱。

  虽然这家伙很不可爱!

  ……

  半空中。

  有强者并未落地,也没下去。

  此刻,半空中的张涛,扫了一眼下方,看了一眼方平,轻笑道:“这小子,欠揍!大家来参加他的宗师宴,他还要故意扎人心,迟早挨收拾!”

  一旁,南云月淡淡道:“再过几年,恐怕难收拾了,要不趁着现在,收拾他一顿。张部长,你没意见吧?”

  张涛笑道:“我能有什么意见,不过你考虑清楚了……这小子现在家底厚实,底气十足。吴奎山、李长生,对了,还有吴镇守、田司令,南部长,你得想清楚。”

  南云月嗤之以鼻,淡然道:“4个一起来!”

  一旁,吴川看了她一眼,轻笑道:“南部长,这小子要是愿意出10柄神兵,我还真不介意试试。”

  南云月嗤笑道:“拿到了九品神兵,觉得可以赢我了?”

  “没那想法,南部长要收拾这小子,我没意见,绝对赞同。可南部长刚刚那话的意思,明显没把我们放眼里啊……”

  一旁,田牧大大咧咧道:“跟娘们计较干嘛!”

  昔日,八品境的田牧,就喜欢挑衅这个挑衅那个。

  如今,到了九品境,田牧那是胆子更大了。

  今天没口误,就是挑衅你,你还一个打四个,能的你!

  三部四府,此刻都到了。

  两部部长亲自来的,吴川这位镇守使也亲自到了,李德勇代表军部,其他三府,张卫雨处理事务没来,也派了一位八品金身强者在一旁待着,另外两府都来了一位七品。

  除了这些代表,像教育部的王部长,军部的田牧,都是以私人身份来的。

  一旁,另外一处,北枪王王宇,代表的中央政府直属部门来道贺,面子也是给的十足。

  此时此刻,此地聚集了5位九品,一位绝巅!

  而另外一边,半空中,苏浩然带着几位镇星城的小辈朝张涛微微点头,这也是九品。

  除了苏浩然,还有一位帅气的黑发男子,看起来年轻无比,却也是九品强者。

  张涛看了一眼,笑了笑点头回应,微微有些意外道:“蒋家主居然也来了,倒是稀奇。”

  镇星城来人,他意外也不意外。

  可一来来了两位九品,就真的有些让人意外了。

  至于八品的李默和郑宇也来了,张涛没太在意这个,李默和郑宇来是应该的。

  他们俩能活着,还是方平救回来的。

  之前双方关系闹的不太融洽,他俩又有伤在身,没表示什么也就算了。

  现在方平突破,邀请函都送到镇星城了,这时候两人不来,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镇星城一下子来了两位九品,两位八品,这样的阵容可不弱了。

  此时此刻,空中有7位九品,外加一位绝巅。

  张涛又四处看了一眼,轻笑道:“宗派界都来了不少人,他什么时候连宗派武者都搭上关系了?”

  他已经看到了不少宗派界的强者。

  如今的宗派界,九品目前就赵兴武一人。

  不过赵兴武要坐镇中州地窟,这次没来。

  可八品境的,在宗派界也不多见,这次却是来了好几位。

  青田山的青衣女子,当初差点成为李老头的师娘,两人后来大打出手过。

  王屋派这边,赵兴武的嫡传大弟子,唯一的一位八品金身强者,这次也来了。

  这样的阵势,够看得起方平的。

  吴川闻言笑道:“青田山本就和魔武有交情,钟掌门……”

  说起这女人,吴川倒是不好说什么,他是老校长的学生,对方比他还高一辈。

  “至于王屋山,赵盟主上次和方平见过,倒也谈的不错,如今方平破境,来了也不稀奇。”

  张涛笑了笑,方平倒是交游广阔。

  几人也不急着下去,张涛又扫了一眼下方的魔武,缓缓道:“魔武实力的确越来越强,中品境武者大幅度增长,打天门城还是有希望的。

  不过……真要打了,死伤不会低。

  方平这小子,一心想着给魔武积累实力,损失惨重,他就不担心魔武再次败落了?”

  吴川沉声道:“军部答应魔武开战,还是有些出乎我的预料的。如果真要战,吴奎山和李长生出手,能拿下天门城主和天门树吗?

  李长生这情况……真要一场大战打下去,指不定就要耗空生命力陨落。”

  一旁,田牧冷声道:“要不让我顶替李长生……”

  “那不行!”

  张涛否定道:“如果真要战,只能是魔武!你是军部的人,吴镇守是镇守府的人,你们真以为地窟一无所知?

  我们的九品战力,他们都有记录。

  如果你们出手,那意味着全面开战,和现在就截然不同了。”

  “可是天门城那边,还有一位八品境……”

  如今的天门城,九品两位,八品一位,七品则是少多了,现在还有3位。

  如果吴奎山一人顶住两位九品,李老头收拾八品,其他人围攻3位七品,那高品这边必赢。

  可要是吴奎山顶不住……

  田牧刚说完,张涛就平静道:“真要战,不会是这样。九品就这样了,八品境……妖葵城也许要来一位八品,七品境,妖葵城也会来几位。

  所以,到底是战还是不战,待会我会和魔武众人说清楚。

  如今军部和各部都不会为了魔武的事,出动大量的兵力。

  强者,也是一个萝卜一个坑……”

  张涛说到这,忽然失笑道:“这小子故意的吧?”

  众人闻言纷纷朝下方看去,下一刻,各个哭笑不得。

  ……

  魔武。

  方平正在热情欢迎那些宗师。

  宗师宴,原本他这个刚突破的宗师,不来迎接也没多大问题。

  可方平来了!

  满脸笑容,一脸谦虚,极为友善。

  这样的行为,原本值得夸赞。

  可此刻,众人忽然觉得,这家伙现在滚蛋最好。

  就在方平迎接众人的时候,又有人来了,并非强者。

  隔着老远,来人就喜笑颜开,大声笑道:“哥,我来了!”

  方圆来了!

  方平成为宗师,家人来,那是应该的。

  可是……下一刻,大家就有些不是滋味了。

  小丫头蹦蹦跳跳地来给自己哥哥道贺,多暖心的场景。

  可这丫头,给方平套了个生日帽,这是啥意思?

  生日帽没什么!

  关键是上面那一行显著的大字——祝哥哥20岁生日快乐!

  用得着在生日帽上写的这么清楚吗?

  谁家过生日在帽子写字的?

  20岁还给标红了!

  谁家的孩子这么讨嫌!

  那行字后面还画了个圆圆的笑脸,这是在笑话咱们?

  讨厌的熊孩子!

  我们没失忆!

  方圆可没想那么多,笑嘻嘻地给方平戴上了生日帽,欢喜道:“哥,祝你生日快乐,祝你今天七品,明天八品,后天九品!”

  门口的几位老宗师,愈发不是滋味了。

  扎心啊!

  可人家妹妹给哥哥过生日,能说啥呢?

  而方平,也是喜笑颜开,笑呵呵地捏了捏方圆的脸颊,滚滚啊滚滚,哥没白疼你!

  至于那些宾客们的眼神,方平觉得自己很无辜,我妹妹送我的生日帽,我戴上了,没毛病吧?

  20岁了啊,及冠之年了!

  代表我成人了,从今往后,我就是个大人了,不是孩子了。

  这时候,自家妹妹一片心意,亲手为我制作的生日帽,我总不能丢在一边不管吧?

  一旁,方圆则是没想那么多。

  自家大哥说他20岁了,希望自己送他一顶生日帽,标注一下他的年纪,方圆觉得大哥很会为自己着想,要不然一时半会的,她还真不知道送什么。

  现在大哥就要一顶帽子,外加生日蛋糕,方圆觉得方平可会为自己着想了。

  于是,站在方平身边的方圆,这一刻也笑的跟傻子似的。

  ……

  半空中。

  张涛好笑道:“你说……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故意的。”

  吴川想都不想,这小子蔫坏,要说无意的……谁信啊!

  张扬的小子!

  可人家是妹妹送来的,一个十多岁的小姑娘,你能怎么样?

  都多大人了,要是因为孩子的举动而感觉不快,那还当什么宗师?

  这时候,田牧忽然笑道:“别人是倚老卖老,这小子非要装嫩,我先下去,你们随意!”

  丢下这话,田牧从天而降。

  下一刻,田牧大笑道:“方平!20岁了,我要是有重孙子,跟你应该差不多大,恭喜了!”

  这话一出,方平脸色一滞。

  下一刻,人群中有须发皆白的老者笑道:“是啊,跟我玄孙差不多大,成就不可限量啊!”

  “我孙子比方平还要大几岁……”

  “我重孙和他差不多……”

  “天骄不愧是天骄,孙子辈的都成就七品了,我们真老了。”

  “……”

  这些老头老太太,此刻都恢复了笑容,一个个笑的开怀。

  看方平的眼神,那是真的看孙子的眼神。

  孙子,你不是装嫩吗?

  不是要扎心吗?

  我们都多大年纪了,就这点还能扎到我们?

  你继续炫!

  有本事你变成10岁,看看我们会不会被扎心?

  一位位宗师带着自家后代或者弟子从门前进入,一个个都笑容满面,有几位看起来慈祥的老太太,还摸了摸方平的脑袋,那眼神,那姿态……

  方平满脸郁闷,是啊,我干嘛非要装年轻啊!

  大家都是同等实力,按理说,这时候我该拿出宗师气度来,高调一些才是。

  结果……都这态度,我都没法说理去。

  等看到第一个喊出来这话的田牧,方平一脸委屈,老头子坏的很啊,刚来就要压我的气势,恶客登门啊!

  田牧笑呵呵地看着他,探手摸了摸方平的脑袋,感慨道:“年轻就是好啊,脸皮丢地下被踩了个稀烂,也没人会在意。

  等你到了我这年纪,让你装你都装不出来了。”

  这话,那是真的充满了无限的感慨。

  这种事,也就适合方平干了。

  当然,喊“孙子”的事,也就适合现在的方平。

  方平真要七老八十了,田牧来这么一句,那得结成死仇。

  田牧第一个下来,很快,其他人也陆续落下。

  吴川看了方平一眼,笑道:“什么年纪干什么事,什么地位做什么事。今天你是学生,是20岁的年轻人,过了今天,你就是宗师了!

  一代宗师,可不是嘴上说说的,要不然只能称得上高品,而不是宗师,明白我的意思吗?”

  方平连忙点头,笑呵呵道:“吴师兄放心,就是趁着今天,我才放浪形骸。从今往后,我方平也是宗师了,自然不会辱没了宗师的荣耀。”

  宗师宴一办,不管他多大,不管他多年轻,宗师就要有宗师的气度。

  那时候,再乱来,大家也不会真的再把他当孩子对待。

  再如现在这般张狂,有人可以接受,有人就要记恨了。

  这边正说着,空中有人大声笑道:“恭喜方宗师!方宗师无敌,横扫七品……”

  方平脸颊一抽!

  我去,这胖子故意坑我吧?

  胖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活生生掐断了!

  是的,掐断了!

  胖子身边那位帅气的年轻武者,如同掐鸡脖子似的,掐住了胖子的脖子,提溜着落地。

  胖子都开始翻白眼了!

  老爷子这是要真掐死我的节奏?

  我不就这么一说嘛,习惯了而已,何必呢。

  蒋超的爷爷也不给胖子开口的机会,笑着朝方平点点头道:“之前的事,给你们添麻烦了。”

  方平急忙道:“蒋大宗师见笑了,是我给您添麻烦了。”

  “小胖子能活着就是好事,其他的不重要。”

  蒋元华也不是太在意,蒋超没死,蒋昊没死,那就够了。

  如果因为方平的缘故,导致蒋超死了,那此刻蒋元华就不是这姿态了。

  人没死,一切好说。

  方平连忙客套了几句,蒋元华也不给胖子开口,掐着他就直接跟着魔武的人去了宴会场。

  蒋超很悲愤,老爷子过分了啊!

  一点面子不给自己留!

  这就算了,反正大部分人不认识自己,关键是……玛德,光头那家伙看热闹似的,跟在他后面看着,就差嗑瓜子了!

  此刻,秦凤青的确跟在他后面看热闹!

  他不是学生,也不用再干接客的事。

  闲着也是闲着,听到之前胖子的吼声,他跑出来看看情况,结果看到了胖子被他爷爷拖死狗似的往里拖,秦凤青看的都想捧腹大笑了。

  这死胖子,拍马屁的功夫倒是不错!

  怪不得最近拍方平马屁用处不大了,这死胖子不会是把自己要拍的都给拍完了吧?

  很有可能啊!

  现在看蒋超被他爷爷拖着走,秦凤青幸灾乐祸至极。

  ……

  秦凤青和蒋超的事,方平懒得管。

  此刻的方平,继续接待宾客。

  一般人好办,等到陈耀庭来的时候,老头子张口一句:“七品了,20岁成人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修身都修炼到金身了,也该齐家了!”

  方平一脸懵。

  修身……是这么理解的?

  好吧,老头子非要这么解释,他也无言以对。

  关键你说话的时候,一边看看我,一边看看你孙女,陈云曦还一副羞怯的样子,这让我压力很大啊。

  我才20岁呢!

  偏偏身边刚刚还被他夸懂事的方圆,现在接过陈云曦给的一颗能量果,笑嘻嘻地小声叫“嫂子”是什么鬼?

  你为了一颗能量果就把你哥卖了?

  我好歹也是宗师的人了!

  你就算卖……不给你几百斤生命精华,你能就这么卖了?

  这丫头怎么就这么好糊弄呢!

  难怪傻乎乎的,让干啥就干啥,让送生日帽就给送了生日帽,说她天赋低,别人纠正了,都能说别人不懂。

  哎!

  这么傻,以后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方平也不说啥,也跟着满脸傻笑,笑的跟真傻子似的,弄的陈耀庭都不知道要不要继续说了。

  哭笑不得之下,陈耀庭也不再说。

  他提这茬,那是方平和陈云曦好像有些这兆头,他才会提一句。

  方平不接话茬,他也不想多说什么。

  陈耀庭之后,其他人陆续进入。

  苏浩然带着镇星城的小辈们一起落空,这位之前说再也不带队出门的九品大宗师,自食其言,也没人知道他当初发下的毒誓。

  想当初,他可是发誓再带队出门,自己弄死自己的。

  可惜,方平不知道这茬,要不然他自己不开口,也得忽悠胖子去刺激一下这位大宗师。

  苏浩然之后,便是李德勇这些人。

  直到最后,张涛和南云月才一起落空。

  大人物,那都是最后到场的,哪怕提前来了,那也得最后。

  不过看着这两位一起落空……方平心里忍不住腹诽。

  老张和南云月……不会那啥吧?

  不知道绝巅是不是能看透人心,还是老张从他眼神中看出了什么,也没多说什么,就是进门的时候,不小心踩了方平一脚!

  是的,一位绝巅,走路不小心踩到人了!

  就和上次不小心撞到了那位地窟九品一样,反正方平这一刻没感觉到自己的脚在哪。

  直到老张走了,方平看了一眼已经跟面团似的脚,有些无奈。

  绝巅原来这么小心眼!

  自己又没开口说什么!

  老张一到,人算是到齐了。

  这一次,来的宗师极多,方平数了一下,差不多有150位左右。

  这么多宗师,灭一窟都够了。

  华国闲散的宗师,暂时不需要去地窟的宗师,能来的差不多都来了。

  而等宗师们都去宴会场了,方平没急着去。

  一旁,放礼物的地方,方平精神力探查了一圈,许久,忍不住低骂道:“一群老头老太太,混吃混喝来了,好意思吗?”

  这么大的排场,这么大的阵仗!

  原以为收礼物能收到手抽筋,数钱数到流口水。

  结果倒好!

  居然收了一堆的字画!

  关键还不是古董,是这些老头老太太自己写的画的。

  尽管宗师写出来的字画,那都是抢手货,可这些玩意,他能卖吗?

  明显不能啊!

  ……

  与此同时。

  宴会场。

  一群宗师说说笑笑,满意至极!

  今日的宴会,肉食都是妖兽肉,现场,能量浓郁到了快雾化的地步,某位财大气粗的主,把能源石的设备搬来了,直接在燃烧能源石释放能量,偌大的宴会厅,如同仙境!

  水果,那都是能量果,要不是顾忌颜面,宗师们都准备大口吃他个几十盘了!

  一些年轻武者,包括镇星城的那些人都有些呆滞,方平真够豪气的!

  而这些宗师们,对自己送出去的礼物,也觉得很满意。

  有人笑道:“听闻方平说喜欢收集高品武者的一些字画,这次大家准备的不会也是这个吧?”

  “你们准备的也是这些?”

  “是啊,方平既然喜欢,一般的东西我们也拿不出手,他喜欢就好。”

  “……”

  宗师们笑的开心,这是方平自己说的。

  当日在天南地窟,很多宗师都听到了,这话不会有假,他喜欢收集,大家投其所好,方平应该也很满意。

  人群中,吴奎山也笑,笑的都快哭了。

  小子,让你浪!

  亏大了吧!

  这小子哪是喜欢收集什么高品武者的字画,那是喜欢收集欠条。

  现在欠条没有,字画一堆,倒是可以开个展览馆了。

  至于方平铺张浪费,好东西砸出来无数,吴奎山也懒得说他,这些东西,撑死了价值一柄神兵。

  以往觉得神兵难得,价值连城……现在,也就那样嘛!

  现在大家吃进去的,吸进去的,回头还得还给那小子。

  关键是,今天魔武的确够面子!

  以往一些老家伙觉得武大抠搜搜的,现在还这么想吗?

  咱魔武啥都缺,就不缺钱!

  眼红死你们,羡慕死你们!

  吴奎山笑的开心,不过很快开心的情绪低落了三分,玛德,为什么都在议论那小子,魔武校长还在这呢!


  • 上一篇:第599章 刀没了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601章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