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7章 灵皇,陨!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方平想干什么?
 
    没人知道他到底怎么想的!
 
    反正,他把三位影帝都给揭露了!
 
    揭露之后,他就跑了。
 
    而此刻,神皇真的有些恼怒了,喝道:“方平,想杀他,现在联手!”
 
    都到了这地步了,你还想车轮战不成?
 
    那不是送菜吗?
 
    真的,他现在无法理解方平的选择。
 
    也无法理解方平为何要这么做!
 
    车轮战,你当天帝好惹的?
 
    现在,既然暴露了,那就联手杀了天帝!
 
    三人此刻迅速合一,正在抢夺源地的控制权,方平这时候再对付天帝,会轻松许多的。
 
    他到底在想什么!
 
    几人真要疯了!
 
    活了四万年,今天被一个小年轻给耍了。
 
    而方平,面色冷漠,真的去稳固源地了。
 
    “你们去死好了,死了,他这源地多少会崩溃一部分,我等他源地崩溃了再战!”
 
    “混蛋,仙源快成熟了!”
 
    神皇气的想吐血,你还等?
 
    等你妹!
 
    你既然要等,你干脆别揭穿我们啊!
 
    这混蛋东西……
 
    无法理解方平的脑回路,可到了这一刻,几人却是不得不争了!
 
    他们抢夺天帝的控制权,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此刻,天帝正在震动本源,想要将他们镇压,三人原本不是等这个时候出手的,可现在,不得不出手了,一时间,却是被天帝压制的有些无法抬头。
 
    三大强者联手,在这源地,都被天帝彻底压制!
 
    东皇也是无奈,叹息道:“吸纳仙源的那一刻,源地防御最为松懈,方平,你真的坏了大事了!”
 
    方平冷哼一声。
 
    吸纳仙源?
 
    吸纳仙源的时候,人族都死的差不多了,我干嘛为你们拼命!
 
    正因为猜到了他们等待的时机,方平才毫不吝啬地拆穿了他们!
 
    我干嘛要给你们制造机会?
 
    仙源被吸纳,哪怕干掉了天帝,人族也毁灭的差不多了,那我干嘛还为你们拼命!
 
    这些家伙,就没一个好东西。
 
    都没把人族当回事!
 
    死了就死了,反正是蝼蚁。
 
    可方平不愿意!
 
    这就是他和这三人最大的不同。
 
    东皇三人无奈,此刻,三人合一,气息再涨,三十六重天都在剧烈颤动!
 
    天帝面色冷漠,也有些意外地看着方平。
 
    方平,居然不出手了!
 
    真的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方平,为何不出手了?
 
    ……
 
    实际上,方平是真的源地不稳了。
 
    这时候,他的源地正在疯狂吸纳地球上的城市投影,在这灭世的一刻,整个人族都在祈祷方平能胜利,都在担心方平他们的安危。
 
    都在感恩,方平这些强者,为他们遮风挡雨,挡住了大乱,享受这盛世辉煌!
 
    之前不懂,今日真的懂了。
 
    地窟在大乱,血雨倾盆。
 
    初武在大乱,死伤无数。
 
    唯独人间,还是一片祥和。
 
    这就是人王,这就是武王,他们这些强者,为他们遮风避雨,没有哪一刻,人族对这些强者的认可度,高到了这个地步。
 
    方平的源地在吸纳这些城市投影,几乎是整个地球大陆,都在投影进入源地。
 
    方平,现在的确有些无力出手,停止投影也不是不行,可他不干,就让那三个混蛋顶着!
 
    爱死不死!
 
    反正这些人没把人族当回事,他也不会真把这三位当救世主!
 
    方平盘坐,那边,老王三人迅速赶来,看向方平,老王传音道:“方平,趁着这机会,我们三人三道合一,一头扎根在你的源地,一头扎根天帝的源地,继续为你吸纳力量,提供源泉,顺便抢夺天帝对源地的控制权!”
 
    “三道合一?”
 
    方平凝眉道:“会出事吗?”
 
    “有什么不同吗?”
 
    老王平静道:“你输了,大家都要死,你赢了,我们才有机会,才能少死一些人,我们会不会出事,结果没什么不同,何况……未必就会死,大道崩了,我们也不一定会死。
 
    在必死和不一定的情况下,你选哪种?
 
    你真的能对付天帝吗?”
 
    方平心中轻叹,不能。
 
    不是天帝真的比他强太多,而是天帝经验老道,而且源地远比他想象的要稳固,哪怕动荡成这样都没破碎,没有扰乱天帝,可见这家伙镇压的裂缝真的是假的。
 
    这样的波动,对他影响不算太大。
 
    方平看向三人,叹息一声,接着脸色阴沉道:“那就试试三道合一,那三个家伙的三道合一,我看就是从你们这得到的借鉴,你们三个,大概真的是他们的试验品……”
 
    到了今日,他也看明白了。
 
    老王三人,可能就是神皇他们的试验品,也许就是为了尝试三道合一。
 
    神皇,斗天帝,东皇,合作应该不是一时兴起,早些年恐怕就合作了,三万年前大道出现,这几个家伙大概就察觉到了被人算计了。
 
    所以,那时候起,几人就有了盘算。
 
    三人闻言,不再犹豫。
 
    至于是不是试验品,无所谓。
 
    神皇他们也许不安好心,可大家的目的都一样,击杀天帝!
 
    目的一样,管他们怎么安排,怎么去想。
 
    当务之急,还是杀天帝!
 
    轰!
 
    天空中,三道开始呈现,接着,迅速开始合一!
 
    而老王三人,此刻,气息也开始不断转换,渐渐地,调整到了一个微妙的程度,有些类似,又不太相同,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而现在,却是变成了可能!
 
    三人和那边的东皇几人也一样,开始渐渐融合!
 
    融合过程中,方平看着他们痛苦的表情,本来有些悲伤,可下一刻,悲伤被破了。
 
    肩膀上,铁头的脑袋冒出,忽然骂道:“别压我脑袋,脑袋太硬,被压的生疼!”
 
    “……”
 
    方平忽然失笑,这混蛋!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惦记你这脑袋呢。
 
    轰隆隆!
 
    天空中,三道开始合一,渐渐地,三个口子忽然融合,化为一个大一些的大洞口。
 
    而老王这边,三焦之门呈现,接着,三焦之门也开始合一,化为一道门户!
 
    “方平,开源地!”
 
    老王低喝一声,说是老王,其实不合适,现在这三人化为了三头六臂的怪人,不过开口的的确是老王。
 
    方平迅速开启源地,开了一个门户。
 
    下一刻,空中的大道口子消失,瞬间扎根进入第一源地。
 
    而三焦之门的门户,则是朝方平的源地那个口子蔓延而去。
 
    轰隆一声!
 
    这道门户,和方平的源地贴合了起来。
 
    源源不断的力量,朝方平的源地中涌去!
 
    就在此刻,天帝一拳打飞了神皇三人合一的怪人,冷冷看向方平这边,接着,忽然笑了。
 
    “三道合一……好,三道合一了!”
 
    “你们,自己主动剥离了三道,倒是省去了我不少事,我还担心,哪怕找到了三道所在,也不能无损破碎三道,封闭源地,现在……你们自己放弃了!”
 
    天帝真的笑了!
 
    “穹,你们也很好,说实话,这些年,我还真无心管你们,在我眼中,敌人只有阳,只有种子,你们……只是笑话罢了!”
 
    “今日,你们倒是让我刮目相看!”
 
    天帝笑了,笑的灿烂!
 
    “我一直担心,源地会出问题,会破碎,会无法融合,会无法闭合,今日……你们倒是帮我省去了很多麻烦!”
 
    天帝看着众人,笑声越来越大!
 
    “看来,今日的确可以大功告成了!三万年,源地之乱,今日便可彻底结束了!”
 
    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原本,双方在抢夺源地的控制权。
 
    可这时候,方平和神皇几人都察觉到了不对劲!
 
    忽然,虚空中,出现了大量裂缝!
 
    无数的裂缝!
 
    天帝和他们都处于源地中间,而上空,却是越来越光明,那是天帝所在的区域,下方,却是出现了无数裂缝,裂缝大的惊人!
 
    那裂缝中传来的切割之力,吸收之力,也强大的惊人!
 
    天帝笑了,笑的灿烂无比。
 
    “既然你们要争,那就给你们!源地,毕竟还是我掌控,你们,想要,那就拿去!”
 
    而这一刻,神皇脸色剧变,暴喝道:“放!”
 
    三位强者没有丝毫犹豫,瞬间放弃那些天地的控制权,包括方平,此刻都在放弃吸收源地之力。
 
    可放弃不了!
 
    天帝笑的格外灿烂,“放弃?”
 
    “不可能的!”
 
    “之前我还在想,回头我要收拾烂摊子,很麻烦,倒是麻烦你们自己来收拾这烂摊子了!”
 
    话落,神皇三人肉身剧烈颤动!
 
    一道道裂缝呈现在肉身之上!
 
    “源地的垃圾,污秽,就送给你们了!”
 
    天帝笑容满面,哪怕损失一些力量,那也无妨!
 
    这一刻,所有人都看出了天帝要做什么,他要将源地切割,一切为二!
 
    将所有的裂缝,所有的污秽,所有的黑暗,全部切割到神皇和方平他们这边,包括其中的一些力量,他不在乎。
 
    方平见状,迅速封闭自己的源地,轰隆一声,源地封闭!
 
    那边,老王三人咳血,倒飞而出,三头六臂的怪人,瞬间分解,三人都是脸色惨白,看向方平,看向天帝。
 
    他们,好像做错事了!
 
    而神皇三人,此刻也是剧烈挣扎,他们也做错了!
 
    神皇怒吼道:“你早就知道我们要如此?”
 
    “不,我不知道。”
 
    天帝轻笑道:“我的确不知道,我只是没想到,你们居然会和我抢夺源地的控制权,你们……让我出乎预料,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们……
 
    我既然敢让你们在源地扎根,就不怕你们失控。
 
    你们再如何算计,我也不曾在意,因为……这源地,本就是我的!”
 
    天帝叹息道:“你们问问方平便知,他能控制他的源地吗?他在源地中,是否是神?是否有外来者,可以抢夺源地的控制权?你们……太天真了!”
 
    方平有些无辜,将三位强者看来,耸肩道:“我又没试过,没人抢夺过,我可不知道能不能抢夺……”
 
    他是不知道,他这源地才形成不久,方平哪会去考虑这些。
 
    神皇三人,此刻都是目眦欲裂!
 
    该死!
 
    麻烦大了!
 
    此刻,三人四周,都是裂缝,无数的裂缝将三人包裹了!
 
    天地之间,出现了一道明显的分割线。
 
    上方,光明一片。
 
    下方,黑暗一片,以及布满了虚空裂缝,裂缝中传出巨大的吸引力,那是裂缝在吸收众人的力量,让众人归还力量!
 
    此刻,方平忽然道:“天帝,你既然将这些裂缝给他们吸收了,那就不需要吸收仙源修补源地了……”
 
    他觉得可以谈谈。
 
    天帝却是失笑道:“方平,你是不是太天真了?我只是将裂缝污秽归一,更方便修补罢了,让这三人来补,可不够,还需要仙源来修补的更完美,仙源,才能彻底封闭源地!”
 
    两人对话间,神皇三人,之前还有些绝望,此刻,却是身影陡然消失,胁裹着无数裂缝,瞬间杀向天帝!
 
    轰隆一声!
 
    三人联手,爆发出强大无比的一击,黑色,开始侵染光明!
 
    天帝倒退一截,冷笑道:“垂死挣扎吗?你们的道果,本就源于源地,真以为可以摆脱源地?裂缝,会渐渐侵入你们的道果,这是你们自己找死,我便送你们一程!”
 
    说着,那些黑色裂缝渐渐开始消失,好像侵入了几人体内。
 
    方平看着双方大战,并未出手。
 
    此刻的他,微微蹙眉。
 
    脸色变幻不定。
 
    下方,仙源还在迅速成熟,而灵皇,此刻很是凄惨,被众人围杀在中央,眼看着撑不住了!
 
    方平皱眉看着灵皇,灵皇这边,他真的看不透。
 
    这女人,居然真的愿意为了天帝赴死?
 
    他还以为这女人有什么算计,合着还真没有?
 
    这么下去,不出片刻,灵皇必死!
 
    上空,天帝也是微微凝眉。
 
    看向灵皇,片刻后,低喝道:“灵,退去!”
 
    他好像没准备让灵皇赴死!
 
    而灵皇,此刻却是退不走了!
 
    武王和镇天王几人,此刻哪会给她机会,既然灵皇冥顽不灵,那就击杀了灵皇,众人不会给她机会的!
 
    而灵皇,好像也不怕死,此刻,仰头看向天帝,面色冷清,低沉道:“放过苍猫吧,为我留一些念想,就当我为你效力三万年的报酬!”
 
    天帝凝眉,刚想说什么,灵皇看向镇天王几人,脸色发寒,“我这一生,不欠谁,也不欠你们的,更不欠天帝的,起码,现在不欠了!”
 
    “退!”
 
    镇天王暴喝一声,下一刻,众人纷纷避退!
 
    轰隆!
 
    一声惊天巨鸣响起,灵皇居然自爆了!
 
    自爆了!
 
    “大胖子……”
 
    那边,还在追逐秦凤青的苍猫,呆滞了一下,扭头看向那一团灿烂的光辉,真的呆滞了,哗啦啦的,眼泪从猫眼中流出。
 
    方平也愣了一下,她自爆了?
 
    怎么会!
 
    他觉得灵皇应该有什么算计的,哪知道……她自爆了!
 
    “把大胖子道果还给我!”
 
    就在这时候,苍猫忽然不哭了,唰地一声,朝天帝冲去!
 
    大胖子的道果还在,在天帝那边!
 
    她还有机会复生!
 
    上空,天帝凝眉,看向那一团光辉,探手一招,虚空中,一柄小剑出现在他手中,白色小剑,通体如玉。
 
    小剑已经死寂。
 
    这便是灵皇道果!
 
    灵皇,真的自爆了。
 
    若是捏碎这道果,灵皇便彻底死亡。
 
    天帝微微蹙眉,一边横击神皇他们化形的怪人,一边看向方平众人。
 
    而此刻,仙源无人阻挡,铸神使迅速冲了过去,准备解析,如何破解仙源和三界的联系。
 
    “还清了?”
 
    天帝喃喃一声,灵皇说她还清了一切,不欠谁。
 
    天帝忽然轻笑一声,“还清了?你……还的清吗?”
 
    这一刻,天帝身上忽然涌现出大量的生命力,涌入道果之中,他要复苏灵皇!
 
    苍猫瞬间止步,大猫可怜兮兮地看着方平,希望方平此刻不要出手打断,复苏大胖子。
 
    方平凝眉,他原本倒是准备这时候出手的。
 
    灵皇实力不弱,被复苏了!
 
    刚刚自爆,炸的老张几人差点重伤,这要是再来几次,麻烦很大,天帝能复苏这些强者,这很可怕!
 
    可看到苍猫的样子,方平挣扎了一下。
 
    就在此刻,神皇怒吼道:“还不出手,一起联手杀了他,快!”
 
    轰!
 
    方平还是选择了出手!
 
    就在此刻,方平一刀劈出,想要打断天帝的复生过程。
 
    天帝却是笑了一声,迅速倒退,笑道:“你们不弱,不过……本帝更强,本帝想要做的,无人可以阻拦,不管是仙源成熟,还是源地封闭,或是复苏灵……”
 
    很霸道!
 
    这一刻的天帝,极其霸道!
 
    我想做的,没有做不成的!
 
    灵皇自爆了,说她不再欠自己的了,他决定要复苏灵皇,告诉她,你欠我的,还不完!
 
    这一刻,灵皇的样子渐渐呈现出来。
 
    方平几人脸色铁青,疯狂朝天帝攻杀了过去!
 
    几人脸色都很难看,这么下去,很麻烦。
 
    天帝居然真的可以复苏灵皇,而且好像没怎么出力。
 
    灵皇的身影开始浮现,渐渐地,开始睁眼。
 
    先是有些茫然,接着,好像想起了刚刚的一切,看向众人,看向天帝,轻叹道:“为何……还要救我?”
 
    天帝淡笑道:“因为,我要让你一直欠我的……”
 
    灵皇看着他,有些悲哀,“你……真以为我不知吗?”
 
    “嗯?”
 
    灵皇语气愈加悲哀,“三万年前,父亲劝我不要再争皇道,没过多久,部落遭受袭击,父亲和族人全部陨落,我为了报仇,为了斩杀强敌……不得不再次加入皇道之争!
 
    我成功了,我斩杀了敌人,证道了皇者,我赢了,成为了三界唯一女皇……
 
    而你,昔年救过我父亲,救过我的部落,救过我的族人,还是我的师父,帮我踏入了本源道……”
 
    天帝看着她,微微凝眉。
 
    “三万年来,我什么都听你的,你让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我曾想过,是否要原谅你……原谅你……灭我族人,逼我再次加入大道之争之仇……可我……做不到……”
 
    “于是,这三万年来,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去做,倾尽全力去做,我还了你的人情,可你……欠我的!”
 
    灵皇凄笑一声,“你……欠我的!三万年前,你若是告诉我,希望我去证道,希望我去成皇,我会做的,你……为何要灭我族人,杀我父亲?”
 
    天帝脸色阴沉下来,看着她,没吭声。
 
    灵皇还在复苏中,此刻,却是笑的愈加凄凉,“我把你当恩师,当父亲,当兄长,哪怕父亲劝我,其实我也不曾放弃过……
 
    我知道你想要人证道成皇,所以我早就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我一定会争的!”
 
    天帝冷冷道:“你如何知晓?”
 
    “如何知晓?”
 
    灵皇凄笑道:“师父……我没你想象的那么残忍,那么冷酷……三万年前,我杀雷尊的时候,我留下了他一缕精神力……我想我证道后,帮他再次复活,再次复苏。
 
    我不想杀他,可为了证道,我不得不杀他!
 
    徒儿太天真了,徒儿想着,现在借用他的力量,等以后强大了,证道了,再还给他,让他再活过来……”
 
    雷尊,灵皇证道时,斩杀的初武至强者!
 
    这一刻,哪怕镇天王都有些发愣,喃喃道:“你还保留了雷尊的精神力……”
 
    九皇证道,就是九位至强者死亡!
 
    都死了!
 
    雷尊也死了!
 
    斩杀敌人,夺取对方力量,你还保留他的精神力,这不是白痴吗?
 
    就不怕对方翻盘杀了你报仇?
 
    哪怕不想杀,那也得杀!
 
    杀了,才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好,这些不说,关键大家都知道,雷尊是灭她部落的仇人,这女人……她居然要放过仇人,疯了吧?
 
    这才是大家完全无法理解的地方!
 
    她居然没彻底没杀她的仇人,杀父之仇,灭族之仇,你居然……不杀雷尊?
 
     可灵皇居然没杀雷尊,还想帮他复苏……这……镇天王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那边,东皇三人也是微微一怔,灵当年没杀雷尊?
 
    那……雷尊呢?
 
    天帝微微凝眉,灵皇愈加苦涩,“徒儿,履行承诺了!我证道之后,偷偷复苏了雷尊,我想,我证道成功了,窃取一些源地力量,帮助他复苏,他还能继续活下去,至于灭族之仇,杀父之仇,我想他一定不是故意的……
 
    当日,部落被灭,也只是他和人交手,无意中波及。
 
    我想到了师父,师父的天部被武神和剑神交手波及,师父也不曾因为这些,去斩杀他们,师父能原谅他们,徒儿也能。
 
    大陆混乱,大战不断,强者交手,波及无辜,也时常有之,我杀他一次,也算报仇雪恨了……”
 
    “幼稚!”
 
    天帝有些不可思议,也有些难以置信,冷哼一声,有些无言以对!
 
     “难怪,难怪以你的天赋,居然迟迟没能突破关卡,一直不如鸿这几人!”
 
    灵皇很强,起码天赋很强!
 
    若说,阳神的徒弟是镇天王,神皇的徒弟是战,都是天之骄子,他的徒弟便是灵皇!
 
    而灵皇,却是迟迟没能突破一亿的关卡!
 
    此刻,他懂了。
 
    这徒弟证道之后,居然没自己吸收源地的力量,而是拿来复苏雷尊了,这一点,连他都不清楚,他以为灵皇自己吸收了,却不想,这白痴,居然复苏了她斩杀的敌人!
 
    灵皇并非窃取源地力量,而是将自己的那份,让给了雷尊。
 
    灵皇苦涩道:“是啊,徒儿太幼稚了,在我心中,师父,便是唯一的标杆,为了学习师父,我甚至连灭族的仇人……都不愿意去杀!
 
    我太幼稚了,幼稚的,居然将师父当成了唯一……
 
    若是当年不复苏雷尊,徒儿便不会明白,灭族之仇,仇人不是他!也不会知晓,这一切,都是师尊安排的!
 
    雷尊说,当日他精神力动荡,整个人都陷入了狂躁中,是他灭了我的部落……是他杀了我的父亲,可他,当时根本就没有任何灵智可言……
 
    死了一次,他才清醒了!
 
    而他告诉我……这一切,一定是师父做的……”
 
    “你相信他?”
 
    天帝冷冷道:“你相信他,而不相信我?”
 
    “不,我相信师父……”
 
    灵皇愈加凄苦,“我岂会轻信他,我原想着,已经原谅他了,连灭族之仇,杀父之仇,我都原谅了,他居然还敢污蔑师父,我恨不得再次杀了他……”
 
    灵皇苦涩无比,有些悲哀道:“可是……师父,你可知,雷尊为了证明这一切,自杀了!他说,他不是你对手,永远也不会是你对手,你已经疯魔,你杀了剑神,杀了武神,他哪怕再次活下去,你也会杀了他,甚至是杀了我……
 
    当日他疯癫,你对他出手,选择他成为我的铺路人,就是因为他已经知晓你的真面目……
 
    他自杀了……师父,你可知,那一刻,我有多难以置信!
 
    雷尊,可是破八的至强者,差一些就能破九了……他居然为了证明他说的是真的,自杀了……
 
    师父,我不想去相信……可那一天,我动摇了……”
 
    众人也是呆滞,一位至强者,自杀了?
 
    灵皇愈加苦涩了,“所以,我有些相信了……我花了近万年时间,去还原当日那一切,去观察师父,去查询真相,我知道……他说的是真的……”
 
    天帝冷冷道:“那又如何?”
 
    是的,那又如何!
 
    到了今日,还提那些,有意义吗?
 
    灵皇笑了,笑的灿烂,“师尊,你可知……伤了心的女人……比男人更可怕!”
 
    天帝皱眉。
 
    “三万年的不离不弃,三万年的忠诚,三万年的爱恋……师父,你还是相信了我……”
 
    天帝脸色微变。
 
    “师父,三万年来,我总算知晓你为何如此自信,如此笃信你一定能赢了……”
 
    天帝脸色彻底变了!
 
    “因为……你真的是天命之子……种子的代言人……”
 
    灵皇笑的灿烂,“你,可以连接种子的!你,可以一次次的复苏的!一位可以借助种子能量,无限复苏的天帝……师父,你太强大了,强大到,哪怕阳神,可以杀你一次,也杀不了你第二次,杀不了你第三次……
 
    徒儿想啊想啊,怎么能杀师父呢?
 
    杀不了啊!
 
    杀了你一次,师父还可以再次复苏啊,种子的力量太强大了,生命力几乎无穷无尽,如何能杀师父?
 
    杀不了的……谁也不行!
 
    阳神不行,方平不行,他们都不行……
 
    所以,徒儿觉得,我需要去死……”
 
    天帝此刻彻底变色,如同触电一般,迅速甩落手中的玉剑。
 
    灵皇却是不慌不忙,再次展颜笑道:“师尊,徒儿怕你永生不死,太孤单了!三万年,徒儿只为了博这一次,博这一次……师尊会救我!
 
    哪怕所有人都不理解,都觉得我疯了……可徒儿还是要告诉师父……徒儿,真的太爱师父了……”
 
    天帝变色,此刻,不复从容,暴怒道:“你敢!”
 
    “师父,我敢!”
 
    灵皇笑了,这一刻,她的肉身慢慢呈现,而肉身之上,连接着一根丝线,白色丝线,很淡薄,不注意没人会在意这个。
 
    可灵皇却是此刻手持玉剑,笑道:“师尊,这便是您和种子之间的生命通道吧?谢谢师尊救我……三万年……我赌赢了!”
 
    “混账!你找死!”
 
    话落,天帝一掌拍向灵皇!
 
    他变色了!
 
    有些惊恐了!
 
    他自信无比,他霸道无边,他没把阳神和方平他们放在眼里,他不怕任何人,哪怕三皇合一,哪怕三道合一,哪怕方平创建了第二源地……
 
    他不怕!
 
    真的不怕!
 
    他自信到,任由这些人变强也不怕!
 
    因为,这些人杀不了他。
 
    就算杀了他一次,这些人能杀第二次吗?
 
    第三次呢?
 
    能杀他三次,再强的强者,也被他耗死了!
 
    因为,他关联种子,可以复苏,借种子的力量复苏,一次又一次,除非种子没了能量。
 
    可这一刻,他真的有些惶恐了!
 
    三万年来,第一次惶恐了!
 
    灵皇,一个女人,他的徒弟,今日……算计了他三万年!
 
    只为了,死一次,让他接连种子的生命通道,救她一次,她在赌,赌的太大太大,天帝一定会救她吗?
 
    可能性很低!
 
    可她还是赌了,就凭她三万年来,忠贞不渝!
 
    灵皇……赌赢了!
 
    这一刻,方平和神皇几人都惊呆了,这一点,他们不知道,完全不知道!
 
    天帝……是杀不死的!
 
    杀了一次,还有第二次!
 
    当他们费尽千辛万苦,杀了天帝,天帝再次复苏的时候,可想而知,他们是何表情,是何下场!
 
    可这一刻,天帝却是输了。
 
    三万年的努力,让灵皇获得了天帝的信任,他要救她!
 
    “师尊,徒儿等你……徒儿爱你,等你一起……”
 
    灵皇笑的灿烂,笑的凄苦,玉剑,毫不留情,轰隆一声斩向那条白线!
 
    唯有此刻,唯有现在,唯有她复苏成功的这刹那,这生命通道才会呈现,才会一直留在她体内,灵皇笑的不知所以!
 
    “方平,昊,你们……杀了他……我在等他,我怕孤单……”
 
    灵皇轻笑一声,在天帝怒喝,暴吼,愤怒到失态的情况下,一剑斩出!
 
    轰隆!
 
    玉剑破碎,白色丝线,嘎嘣一声,如同玻璃,喀嚓……碎裂了!
 
    世界安静了!
 
    天地震动,也无人关心了!
 
    所有人,都看向那破碎的灵皇,面孔开始劈碎,刚复苏的肉身开始破碎。
 
    灵皇却是笑的灿烂,笑着看向那落泪的大猫,挥挥破碎的手掌,温柔地笑着,“蠢猫,我真的走了,这一次,真的走了,走的好远好远……”
 
    “我这一次,看到你哭了,看到你为我哭了……”
 
    “让我……再摸一次……”
 
    “喵呜!”
 
    凄厉的猫叫声响起,下一刻,一只猫,疯狂无比地冲入了那即将破碎的人影中。
 
    “摸摸,不哭,乖一些,走了,别想我……”
 
    轰隆!
 
    人影破碎,天地变色!
 
    灵皇,陨!
 
     “喵呜……”
 
    凄厉的猫叫声再起,泪水大滴大滴滚落,源地颤动,这猫,疯了!
 
    “喵呜!”
 
    凄叫声,愈加尖锐,响彻天地。
 
    那个宠爱它的大胖子,还是那么宠爱它……今日,死了!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