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6章 三界第一智者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方平脸色变幻。
 
    地皇却是继续道:“本皇想看你灭世,可是……恐怕没机会了!”
 
    此刻的地皇,眼神灼灼,一边轰击方平,一边传音道:“这次,便是本皇对你的考核,你若是能让本皇满意,我送你一份大礼,若是不能通过,你就去死,废物……没资格让本皇另眼相看!”
 
    “你想杀穹他们吗?想杀天帝吗?想杀种子吗?”
 
    “想的话……先杀了我,让本皇看看你的成色,若是能行,本皇就助你灭世!”
 
    方平眼神闪烁地看着他,你助我?
 
    你如何助我?
 
    地皇好像看懂了他的意思,嘿嘿笑道:“你以为……本皇真的一点没准备?想灭世,没准备可不行,可我……被禁锢了,被限制了,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你……有希望!
 
    有希望的……哈哈哈,方平,杀了我,让我验验货,要不然,你还是陪老子一起死吧!”
 
    地皇语气疯狂,可人却是极为冷静。
 
    这时候,战力不断上涨。
 
    方平哪怕本源世界扩充,实力壮大了。
 
    可此刻,依旧被他压制。
 
    这家伙,绝对有1亿5000万的战力!
 
    方平没说话,继续和地皇鏖战!
 
    镇天王在后面听不到两人说话,却是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
 
    今日的地皇不对劲,方平也不对劲。
 
    这俩……在说什么?
 
    ……
 
    三十六重天。
 
    神皇看着地皇虚影,一直不说话,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中。
 
    而斗天帝,也是盯着虚影在看。
 
    好一会,斗天帝轻声道:“有趣,他好像在故意帮方平打磨力量,鸿到底想做什么?”
 
    神皇没吭声,很快,视线投向第五重天。
 
    那是其他人的战场!
 
    “宇……天庭证道……可视为天界破碎之后的天皇……”
 
    “黎渚,地界之皇,地皇之道证道。”
 
    “坤……”
 
    神皇凝眉,喃喃道:“坤,坤的道,你看过吗?”
 
    斗天帝微微一震,“能量之道……不,不是,他……”
 
    这一刻,斗天帝有些恍惚,鸿坤,是什么道?
 
    下一刻,斗天帝脸色微变,喃喃道:“鸿坤……鸿坤他研究了天狗三千年,困住了天木八千年……不对劲,不对劲,两次,他都失败了,并无任何收获。”
 
    “可鸿,一直都在神教!”
 
    斗天帝呓语一声,脸色渐渐变幻起来。
 
    神皇也是侧头看向他,一字一顿道:“让天木证道,让它和龙变融合,看看能否融合出妖族道果!”
 
    斗天帝脸色变幻,没急着做这事,而是轻声道:“天界之皇,地界之皇,妖族之皇……还有个人族之皇,鸿,他……在……在做什么?”
 
    这一刻,他和穹隐约间都有了些想法。
 
    两人对视一眼,神皇低沉道:“第二源地!”
 
    斗天帝脸色彻底变了!
 
    “他……要……谋夺源地之力!再开源地……”
 
    “是!”
 
    神皇也是深吸一口气,有些艰难道:“第二源地,方平!天地人三皇!还有妖皇……妖皇不是鸿宇,是鸿坤,真正的妖皇!天木的道,天狗的道……都被他窃取了!”
 
    “不,天狗它,它算妖族吗?”
 
    斗天帝喃喃道:“天狗算妖族吗?”
 
    “算!”
 
    神皇沉声道:“苍猫也许不算,天狗算妖族!只是这狗,没把自己当妖族看待,所以不得妖族人心,可鸿坤,若是窃取了它的道,融合了天木的道……那就算妖皇!”
 
    斗天帝脸色一变再变!
 
    这一刻,他彻底明白了!
 
    地皇,布下了好大一个局!
 
    他居然要重建源地,可他如何知道,方平会锻造出第二源地,这不是一定会出现的。
 
    除非……他算计到了,或者说,这是必然?
 
    战……
 
    “他和战……有协议?”
 
    斗天帝轻声道:“他和战,一定有协议!方平,不是战一人的棋子,是他和战,一起布下的!”
 
    两人对视一眼,神皇看向他,吐气道:“方平的第二源地,模仿的是苍猫,苍猫……苍猫在地界待了许多年,它遇到方平……巧合?”
 
    斗天帝苦笑,“巧合?不是巧合!怎么可能是巧合,方平身上有三帝的力量,苍猫必然会发现一些端倪,它是源地的污秽组成,三帝开辟的通道,可以释放一些污秽,它……应该是感受到了什么,觉得方平可以带给它一些安全感……”
 
    神皇点头,很快,沉声道:“方平断道,彻底走上第二源地之道,是因为在灵皇道场遭遇了危机,差点被杀,不得不断道……”
 
    斗天帝再次苦笑道:“那一次,鸿坤、鸿宇、黎渚都在其中!也是这几人联合各方,逼迫的他们不得不断道自保!”
 
    两人对视一眼,这一刻,所有线索都串联起来了!
 
    方平走上这道,不算是意外。
 
    有人在逼迫他一步步走向这条道!
 
    遇不到苍猫,方平不会知道还可以这样。
 
    在灵皇道场不断道,方平也不会走上这条道。
 
    苍猫一直生存在地界,而灵皇道场,方平他们被逼上绝路,可以说,完全是地皇三个儿子逼迫的。
 
    鸿宇倒是没参与,可鸿宇加入其中,本就是威胁。
 
    黎渚和鸿坤,可是主谋,串联各方,逼迫人族的主谋!
 
    没有他们,其他人也不会围杀人族,逼的方平不得不断道成全张涛,以求自保!
 
    这一切,都不是意外!
 
    有人故意安排的!
 
    鸿!
 
    他故意的!
 
    天地人三界之皇道,妖族之道,鸿,他要开启第二源地,让方平可以和天帝分庭抗礼!
 
    好大的魄力!
 
    好大的野心!
 
    鸿,这八千多年来,并没有闲着。
 
    看懂了一切的两人,对视一眼,下一刻,神皇忽然笑道:“下面这位……看出来了吗?”
 
    斗天帝看向他,笑了笑,过了一会,缓缓道:“可能看出来了,可能没有……你觉得……要阻拦吗?”
 
    要阻拦吗?
 
    神皇想了想,忽然道:“我疑惑一件事……方平哪怕开辟了第二源地,如何脱离这源地?”
 
    这下子,斗也疑惑了。
 
    很快,沉声道:“鸿……要成全他?”
 
    地皇,要用自己的道果成全方平?
 
    这一刻,两人想到了这一点!
 
    下一刻,两人视线瞬间投向了二十二重天!
 
    那是地皇的地盘!
 
    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力量降临二十二重天,直接封锁了那片天地,天帝的力量!
 
    非但如此,下方,有人传来声音,声音淡漠:“不可让他继续下去了!”
 
    显然,两人猜到一切的同时,有人也猜到了。
 
    封锁了地皇的天地!
 
    让道果无法遁逃!
 
    哪怕地皇死亡,道果也不会落入他人之手。
 
    “为何不继续?”
 
    神皇淡漠道;“我们也想看看,结果如何,何况……这也是机会,方平就算真的拿到了道果,他也会被道果之力,禁锢在这片天地,你担心什么?”
 
    “你们……小心玩火自焚!”
 
    天帝声音也很冷漠,这已经不是点火了,这是在自焚!
 
    就不怕,真的出了意外?
 
    斗天帝笑道:“一切只是猜测而已,何必担忧,何况,他们真的可以成功吗?”
 
    “天,不如看看如何?”
 
    天帝声音冷漠:“既然你们要看戏,那我陪你们,就怕……你们死的更快!”
 
    斗天帝笑呵呵道:“一场游戏而已,谁先死,谁后死,何必计较。”
 
    “随你们!”
 
    天帝轻笑一声,声音消失。
 
    而这一刻,两位强者,再次看向地皇他们那边。
 
    ……
 
    “好像被发现了呢?”
 
    第七重天。
 
    这一刻,地皇忽然笑了,“这几个家伙……不蠢嘛,好像发现了……呵呵,挺快!我就知道瞒不住他们。”
 
    方平也感应到了,感应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锁定了二十二重天,地皇的地盘。
 
    地皇这一刻忽然看向方平,有些恶趣味地笑道:“方平,要不要猜猜,是我厉害,还是天帝他们厉害?”
 
    “实力?”
 
    “不,智商!”
 
    地皇笑的灿烂,“我……三界第一智者,你觉得呢?”
 
    方平一刀劈碎了他的拳劲,也笑道:“你自己觉得呢?”
 
    “我觉得我应该算是,因为我见识的太多,比这几个蠢货要多,他们那是闭门造车,而我……游历三界八千年,见识的太多了!”
 
    “方平,你说,这世界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地皇笑的轻松,“真的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你若是真的舍不得灭人族,不如尝试将他们转入你的源地试试,看看能否割裂和种子的联系,若是能……那就灭了所有人。
 
    若是不能……你们迟早还是要死的,不如也试试灭世如何?”
 
    方平不语。
 
    “你啊,还是太心软了,这可不好,我担心,我的计划会失败呢。那岂不是搭上了我鸿家一门的性命,没落个好处……”
 
    “也不对,起码……摆脱这囚笼了!”
 
    地皇喃喃道:“囚笼,其实不止是源地,还有这三界,这三界都是囚笼!”
 
    方平不语,此刻,他的脑核继续朝其他重天飞去,继续吸收力量。
 
    他发现地皇好像在帮他打磨力量。
 
    这家伙,好像想要帮他迅速完成力量的积累。
 
    ……
 
    而这一刻的地皇,没再管方平吸收力量,继续絮叨道:“方平,你知道当年战死的时候,做了什么吗?”
 
    “太多,你说的是什么?”
 
    “算了,说了你也不懂……”地皇忽然笑道:“战在九皇当中有三位老师,有一位兄弟,你猜是谁?”
 
    “你?”
 
    “恭喜,答对了!”
 
    地皇笑呵呵道:“我是他兄弟,最好的兄弟,比灭和那个铁脑袋和他关系更好,相信吗?”
 
    “不太信。”
 
    “愚蠢,那是因为世人四帝四帝的叫习惯了,实际上,战和我关系最好……”
 
    地皇此刻好像孩童一般,炫耀着,自夸道:“我和战,那是天才惜天才,你不懂,对我们而言,天才都是骄傲的,都是其他人不能懂,不能理解的!
 
    所以,战只会和我聊聊人生,你说,他和灭有什么好聊的?
 
    和铁脑袋那个蠢货能聊什么?
 
    他不相信我这兄弟,他敢独自来天庭找我,就没想过我会找人围杀他?”
 
    地皇笑眯眯道:“因为……我是他兄弟!小子,你是真不懂!万年前,我和他谈过,一起干一次大的,他不愿意,最后你知道结果如何了?”
 
    地皇叹道:“所以啊,当年我们说过,看谁最后会成功!我呢,原本没想靠他的后手做什么,而是自己在谋划……可惜,可惜啊,三界这囚笼,还是把我限制住了。”
 
    “可你……却是能打破这囚笼,打破这限制,打破这禁忌……”
 
    地皇摇头,“战还是技高一筹,他居然想到了跳出三界的办法……”
 
    “方平,三年多修炼到你这境界,你就不觉得奇怪吗?”
 
    “你就不觉得,你提升的太简单了吗?”
 
    “你就不觉得,你根本没限制吗?要知道,任何人都是有限制,有瓶颈的,若不是如此,岂不是人人都可成为天帝阳神?”
 
    方平再次凝眉,地皇笑道:“因为你不是三界之人,岂会有三界的禁锢!”
 
    “所以,老夫今日也想试一试,看一看,你是否真的能成功……现在看来,好像有希望……”
 
    方平沉声道:“你既然这么想,那不如我们联手……”
 
    “蠢!”
 
    地皇冷笑道:“联手?你觉得你我联手有用吗?你觉得两个书香,就能杀了你?这就是你我联手的后果,你觉得可以杀天帝,杀阳神?”
 
    “何况……你真以为我还能活?”
 
    地皇冷笑道:“他们现在已经怀疑了,我就算能活下去……也没机会再做什么了!”
 
    “我要让他们知道,他们才是最愚蠢的一群家伙,而我……是智者!”
 
    方平没说话,此刻心中想着别的。
 
    而地皇,再次笑道:“你好像不相信?”
 
    地皇笑呵呵的,没再说这个,忽然问道:“如何了?吸收的力量足够维持多久?”
 
    方平看着他,过了一会才道:“天帝好像封锁了源地,我现在吸收力量很少……”
 
    “肯定的,早就料到了。”
 
    地皇倒是不急,“天帝其实也就仗着活的长而已,不用太在乎他,他没我和战聪明,他能想到的,我们早就想到了!”
 
    “那个蠢货,一直想做点什么,可惜,有我们捣乱,他如何能成功?”
 
    地皇笑了起来,“不过,今日你们想走,有点难度,还得靠我才行,叫一声爷爷,爷爷想办法送你走,你觉得如何?”
 
    “你叫一声爷爷如何?”
 
    方平冷哼一声,再次一刀劈出,这老家伙到了这时候,居然还要占他便宜!
 
    “爷爷都不叫,你还真对不起我鸿家的付出……”
 
    地皇笑了,笑的灿烂,“我那三个儿子,为了今日,可是付出了许多,而我,就懒得谈付出了,因为我需要你帮我做我完成不了的事,可那三个小子……还是很无辜的……”
 
    地皇笑着笑着,笑的有些悲伤。
 
    “可我……也不想他们再生活在这囚笼之中了,和我一样,当这三界的囚徒……”
 
    方平看着他,一时间无言。
 
    “小子,风云宝鉴收好了,当三界这囚笼破了,若是再有下一个三界出现,记住了,别忘了我鸿家,雁过留声,还是留点传奇为好,记得,帮我鸿家书写一段历史,智者之家……”
 
    地皇此刻忽然大笑一声,哈哈大笑道:“儿子们,别闹腾了,该干正事了!”
 
    这一刻,第五重天。
 
    三位皇者,身体微微一震。
 
    鸿坤脸色变幻一阵,一掌拍飞了天狗,轻声道:“父皇,不多玩一会了?”
 
    “玩够了!”
 
    地皇大笑道:“再玩下去,没得玩了,咱们父子……该解脱了,离开这囚笼,去开启下一段风云岁月,哈哈哈!”
 
    鸿坤叹息一声,“那就随父皇吧!”
 
    那边,黎渚喘息着,有些苦涩,有些无奈,“老家伙,我可没受你多少庇护,你见我几次,留下的只有任务,亲情更是无从谈起,真好意思让我陪你陪葬吗?”
 
    “为什么不好意思?”
 
    地皇大声笑道:“你是我鸿的儿子,那就不用不好意思,你爹我要做,你就跟着,废话什么,要不然……你找天帝当你爹去!”
 
    “那还是算了……”
 
    黎渚苦笑道:“那个废物,要脑子没脑子,要胆子没胆子,要魄力没魄力……还不如你这老东西。”
 
    “哈哈哈!”
 
    地皇好像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话语,大笑出声!
 
    而另一边,鸿宇此刻已经被苍猫困住了,面露一抹挣扎之色,很快,叹息一声,忽然将一颗水晶珠子抛出,丢给了苍猫,轻笑道:“帮我收留她,好吗?”
 
    苍猫睁大了眼睛,看着珠子中那个人影,有些奇怪。
 
    “喵呜,她不是在下界吗?”
 
    月灵!
 
    “刚刚北皇死的时候,我偷偷去封印了她……”
 
    鸿宇笑的阳光,“让她睡一觉吧,好好睡一觉,八千年了,都没好好休息过。苍猫,帮我一次好吗?以前你和天狗偷窥我们的事,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你败坏我名声的事,我也不找你算账了。”
 
    苍猫看着他,爪子接过了珠子,呆滞道:“可是……可是……”
 
    “别可是了,若是这三界灭了,就让她安安静静的在这睡梦中陨落吧……若是没灭,那就让她遗忘过去,再活下去……”
 
    鸿宇笑的灿烂,“我本想着,八千年了,她该忘了我了,可是……可是她忘不了,真让人头疼!”
 
    “……”
 
    苍猫呆呆地看着他,一时间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该走了,我那个爹,不靠谱,就知道鸿家的荣耀……哪来的荣耀可言……”
 
    鸿宇摇头,好像有些无奈。
 
    而这一刻,地皇笑声再起,“都还磨蹭什么,再磨蹭,天帝那几个废物就要杀来了,咱们一家子,整整齐齐闯地狱去,也不知道种子那废物,有没有开辟地狱……上路了!”
 
    第五重天,天狗这些强者都有些呆滞,地皇到底要干什么?
 
    ……
 
    与此同时。
 
    地皇看向方平,无奈道:“他们看出来的太快了,没时间继续验货了,差不多就行了。你这家伙,我也观察了一段时日,还算可以……
 
    别废话了,开启你的本源世界,开个口子……”
 
    方平皱眉,地皇忽然冷哼道:“怕死?”
 
    方平深吸一口气,忽然手中出现一个圆球,脑核!
 
    此刻,脑核上裂开了一道缝隙。
 
    地皇这才满意一笑,下一刻,暴喝一声,“上路!一起,你们仨快点,都是兄弟,黎渚虽是风流的产物,那也是你们弟弟,带上他,别丢了,待会爹去找你们!”
 
    此刻,方平也是低喝一声,“放他们走!”
 
    第五重天,铸神使这些人都是有些意外,却是没再攻击!
 
    下一刻,鸿坤破碎了天地,进入了第六重天。
 
    看了一眼方平,又看了看地皇,略显无奈,轻声道:“父皇,我看这家伙一直不太顺眼……”
 
    “不顺眼才好,越讨嫌越好,恶心人是个好手,你不爽,其他人更不爽!”
 
    鸿坤失笑,再次笑了一声!
 
    “也罢……都到了这地步,也不想再后悔了……”
 
    鸿坤笑了一声,下一刻,一重天地震动!
 
    轰隆一声,一枚道果破空而出!
 
    就在此刻,虚空中出现一张大手,好像要擒拿这枚道果!
 
     然而地皇却是嗤笑一声,大手渗透的太远,天帝距离这边还远着呢,地皇一剑抛出,地皇剑直接在虚空中炸裂!
 
    轰隆!
 
    一声巨响,炸裂了那张大手!
 
    鸿坤的道果,直接飞入鸿坤手中。
 
    鸿坤看了一眼方平,微微摇头,忽然燃烧起来,带着火光,笑道:“我父说,我们也许会诞生在新的世界中,希望那时候,可以再见到你!”
 
    话落,鸿坤已经成为了火炬!
 
    他一步步朝方平走来,朝脑核走来!
 
    “我鸿坤,今日为你凝妖族道果,未来,若是再有妖族,当我为始祖……”
 
    鸿坤面带笑容,一步步踏入脑核中的本源世界。
 
    方平面色凝重,看着他没说话,也没阻止他进入其中。
 
    那边,鸿宇刚凝聚的道果,一直被他带着,此刻也是浑身冒火,有些留恋道:“舍不得……可惜了……我凝天界道果,再有天界,我为天界之祖!”
 
    燃烧了自己,鸿宇跟着鸿坤,一步步踏上前路。
 
    最后的黎渚,探手一招,第五重天,一枚道果飞出,黎渚看向方平,看向已经再度出现的张涛,笑道:“二位,这几年,很精彩!很有趣!”
 
    “三界风云起落,看的很有滋味。”
 
    “不过……若有来世,方平,你最好还是别和我打招呼,我……讨厌你说话!”
 
    黎渚带着笑容,笑呵呵地朝前走去,朝方平的本源世界走去,朗声道:“姬家,地界之王!我黎渚,地界之皇……可惜,不是这地界了,我去下个世界,等你们!”
 
    三位皇者,这一刻燃烧了自己,燃烧了道果!
 
    三人纷纷进入了方平的本源世界,如同三尊耀阳,在方平的本源世界中迅速燃烧!
 
    一切的能量,力量,通通都带入了这个新世界!
 
    地皇眼神复杂,看着三人踏入,看着方平他们,扭头看向其他人,看向那边眼神复杂的东皇和人皇,笑了笑,忽然竖起了中指!
 
    东皇微微一滞,地皇笑眯眯道:“老子先走一步,你们……乖乖等死,死的卑微,看我鸿家,今日,三界留名!哈哈哈!”
 
    伴随着这一声大笑,方平耳中传来一阵话语。
 
    “快走,脱困,我帮你们杀纪,镇和你们一起走,其他人……自求多福!方平,要成功,老子这次赌大了,还记得那三件宝物吗?
 
    不是留给我儿子的,就是留给你这个孙子的,纪不会死,有人会保他,我死后,你用玉剑杀他!
 
    二十二重天无我道果,八千年前,我就解脱了,假死脱身,走战的大道脱身了,他是我兄弟,岂会不帮我,他死,大半力量都帮我修补了源地裂缝……
 
    我的道果,是那个水晶球,那是我的道果,破碎我的道果,让你自己脱身,杀了纪,让镇离开!
 
    还有那枚玉佩……”
 
    昔日,在秘境中,地皇那一关,方平得到了三件宝物,一直没找到其中的秘密所在。
 
    今日,方平却是有些恍惚起来。
 
    那剑,是杀招!
 
    那水晶球,是道果……地皇……他八千年前就悄无声息地脱离了源地!
 
    那玉佩……
 
    方平还在震动中,地皇忽然笑道:“那玉佩,没啥,自己捏碎了就知道是什么了,走了,小子,老子……要成三界第一人!”
 
    “哈哈哈!”
 
    带着无边狂笑,地皇大喝道:“仨娃娃,爹来了,别急着走!”
 
    这一刻,地皇直接燃烧了自己,瞬间突破天地,眨眼间,降临到了东皇他们这边!
 
    “纪,好兄弟,一起聊聊天,人皇道还没补全,就差你了,武王,怕那家伙舍不得呢!”
 
    “哈哈哈!”
 
    无边狂笑,震荡源地,震荡三界!
 
    轰!
 
    惊天巨响再起,三界光明无边!
 
    爆炸声中,传来了人皇气急败坏的吼声,怒喝声,惨叫声!
 
    疯子!
 
     这一家,都是疯子。
 
    一门四皇,今日齐赴死!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