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3章 方平和鸿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接连屠了两尊皇,方平还没走。
 
    而是继续前往第五重天。
 
    说实话,这也出乎老张他们的预料,按照之前的说法,杀了两人就该离开的。
 
    方平……真要继续杀下去吗?
 
    再杀下去,还能杀谁?
 
    除了鸿坤、黎渚,剩下的不是自己人,就是战力破亿的绝顶强者,能杀的了吗?
 
    杀了两尊皇,他们这边便宜其实也没捡到许多。
 
    除了铸神使摆脱了裂缝,其他人都没有。
 
    其他几位,恐怕也差不多。
 
    就算杀了,也不一定能保留下道果,方平怎么想的?
 
    ……
 
    方平一路前行,破开天地。
 
    很快,进入了第五重天。
 
    其他人也陆续进入。
 
    一群人杀了过来,后方,黎渚微微蹙眉。
 
    方平到底想什么?
 
    自己并不算强,起码对方平而言是如此,又没真的杀了铸神使,方平有必要为了这个,这时候得罪他们吗?
 
    地皇的态度也很明显,你们打你们的,我们看我们的,不相干。
 
    之前的事当个误会,现在真厮杀起来,方平他们就能赢?
 
    ……
 
    第五重天。
 
    方平不急着破坏这片天地,看向下方追来的诸皇,眼神闪烁不定。
 
    东皇、地皇、人皇、鸿坤、黎渚、秦凤青,六个人。
 
    他们这边,方平、武王、镇天王、铸神使、书香、天狗、苍猫,真要比起人数,还要更多,当然,战力不是看人数。
 
    那边破亿的有三位!
 
    方平悬浮在空中,淡漠道:“如今,人越死越多,皇者越来越少,算计什么的都没必要了!我只是还有些好奇,有些疑惑,不知诸位可否为我解惑?”
 
    东皇踏空而行,闻言笑道:“你想问什么?”
 
    “简单,你们几位,是独行客,还是和谁合作了?”
 
    方平平静道:“都到了这地步,我对三界诸皇的态度,还是有些模糊不清,诸位可否为我解惑一二?挡路的都死了,没死的西皇现在不知道在哪躲着,剩下的都是态度明确,不知你们几位到底想做什么?”
 
    东皇闻言露出一些笑容道:“重要吗?你不是说了要杀光老古董吗?那就杀光,这不就不用考虑这些了?”
 
    “东皇倒是说的不错!”
 
    方平也笑道:“可还是有些好奇,其他人,包括斗和神皇,其实我大概也知道他们联手对抗天帝的事了,可你们这三位老家伙……说实话,我搞不懂你们到底站在谁那边。
 
    态度模糊到根本无法分辨,我不得不好奇。
 
    在你们死之前,问个明白,免得成为三界一大悬案。”
 
    几人失笑,东皇轻声道:“都是为自己而活,何来站谁一边的说法,你们新武说求存,我们也是,都在求存,都在挣扎而已。争渡争渡,谁能度过这一劫,谁便解脱了。”
 
    东皇有些感慨,看向方平,轻笑道:“穹和斗联手,也只是因为天帝太强,不得不联手,一起抵抗天帝。至于我们……”
 
    东皇笑道:“勉强抱团,免得都成了替死鬼罢了。”
 
    “你们是一伙的?”
 
    方平挑眉道:“你们当中还有天帝的人吧?”
 
    东皇笑道:“你是说,之前劝说玄交出道果的人?”
 
    “嗯?”
 
    方平愣了一下,你好干脆!
 
    东皇笑道:“是我的投影,我算是天帝的人吧?也许算吧!”
 
    东皇轻笑道:“我和种子有些合作,充当种子和天帝的中间人,所以玄这边,能交出道果就交,不交对我而言也没什么损失,算是完成一些承诺吧。
 
    当然,不妨碍我们抱团取暖,他们有他们的活法,我们也有我们的活法。”
 
    东皇说的太干脆了!
 
    都直接自爆了!
 
    可东皇不在意,人皇不在意,地皇也不在意!
 
    人皇笑呵呵道:“这三界,诸位皇者,谁还没和种子合作过?大家揣着明白装糊涂罢了,真正糊涂的都死了,不糊涂的……那也懒得挑明。
 
    天帝觉得种子和他合作,那是秘密,可种子那家伙,见一个人说一个。
 
    说它和天帝合作了,问我们要不要和它合作,因为它不喜欢天帝,天帝太强,太阴沉,野心太大,不好控制……”
 
    人皇失笑道:“这话,我们几位大概都听过,听听就算了,还真能放在心上?”
 
    “……”
 
    方平呆滞。
 
    人皇再次笑道:“在种子眼中,谁活到最后都无所谓,所以它并非特定就要天帝活着,谁活着,谁死了,对它而言其实没损失。
 
    穹和斗若是能杀了天帝,那种子也不会觉得有何不妥。
 
    我说了,对它而言,死一个少一个。
 
    种子最终的目的,还是收回三界所有赋予的力量,这一点大家心知肚明……”
 
    方平皱眉,他没想到这些人居然都揣着明白装糊涂!
 
    当然,也有真糊涂的,可真糊涂的都死了。
 
    还有阳神那老家伙,这老家伙大概不是糊涂,只是懒得去和种子废话而已,每次遇到了大概就开打,种子也觉得这家伙难收拾,所以没理会他,一直勾搭着他到处跑。
 
    人皇此刻说出这话,方平的确有些意外。
 
    不过还是微微凝眉道:“灭了人族,种子失去了智慧,它自己也危险,难道它就不担心你们联手,先对付它?”
 
    种子在到处挑拨,这些家伙都知道,为何不联手先灭人族?
 
    这一点,方平也没想通。
 
    “说的倒是简单,灭人族,收了种子……”
 
    人皇忽然笑出声,其他人也都笑了。
 
    好像在看傻子,纷纷看向方平!
 
    方平脸色漆黑,东皇轻笑道:“方平,知道我们为何不灭人族吗?”
 
    “知道为何哪怕知道种子的挑拨,我们还在自相残杀吗?”
 
    “恨不得杀光了其他人,杀光了所有人,成为最后一位生存者!”
 
    东皇轻笑道:“包括天帝,他弄出仙源,说是为了灭人族,抓捕种子,可是……他想做什么,我们清楚,种子,是其次,灭杀我们,灭杀三界所有人,其实才是关键。”
 
    方平仿佛抓住了什么头绪,却是有些恍惚,不是太明白。
 
    地皇见他不懂,接话道:“方平,其实没人骗你们,灭杀了人族,种子真的会失去智慧的!可种子不怕……”
 
    方平继续皱眉。
 
    “你啊……”
 
    地皇叹息道:“一叶障目了!人族,人族啊!”
 
    地皇笑了,笑的有些无奈,“人族,懂了吗?三界人族,可不止你们那么一小撮,不止你们新武人族,我们……不是人族吗?”
 
    轰!
 
    方平这次真的明白了,一脸的震惊!
 
    地皇笑道:“明白了吧?所以啊,灭杀人族,消灭种子智慧,抓捕种子,都是水中捞月而已,说给自己听的,安慰自己罢了!
 
    人族?
 
    我们也是啊!”
 
    我们也是!
 
    这话一出,方平这次彻底明白了!
 
    种子根本不怕!
 
    人族不止在人间,初武是人族,皇者也是人族,阳神天帝都是人族!
 
    你灭杀人族?
 
    杀谁?
 
    杀光了自己!
 
    这才是灭了人族,断了种子的智慧!
 
    所以,打从一开始,这些皇者知道了这一切,就没把主意打到种子头上,不现实。
 
    太矛盾了!
 
    要不人族灭,种子没了智慧,可人族都灭了,三界还剩下什么?
 
    妖族?
 
    让妖族再次成为三界主宰?
 
    可三界人族不死光,种子就是有智慧的,力量强大无比,你根本奈何不得它!
 
    它有恃无恐!
 
    方平脸色变幻起来,地皇笑道:“所以啊,我们只是求存,求生!种子的主意,没法打,修补源地,或者毁了源地,看各自手段。
 
    谁死了,谁活着,也看手段。
 
    彻底解决源地的问题,恐怕根本没办法,缝缝补补的过着吧!”
 
    “天帝想灭了我们,我们还想把天帝给塞进源地补补坑呢!”
 
    地皇笑呵呵道:“大家都是这想法,都是这心思,杀一个少一个,少一个就少一分竞争,少一分压力,多一分生存的希望。”
 
    这一刻,地皇真的好像是隔壁的邻居大爷,笑的灿烂,“谁死了,对别人而言都是好事!穹和斗死了,补补源地也不错,天帝死了,也能修补一下。
 
    我们死了,也一样,当然,道果还是别爆了,爆了,便宜了种子,它回收这些力量。
 
    当然,爆了也是好事,压制一下天帝,他太强了,我们斗不过他,这么下去,迟早死的是我们。”
 
    地皇也懒得再装糊涂,笑道:“所以,你说谁和谁一伙的,那不准确!有机会,我还希望纪和昊也死了算了,补补源地,看看能不能凑合个几万年。
 
    几万年后,寿元也许就到大限了,也不在乎这些了。
 
    种子其实也不急,你现在不死,迟早还是要死的,都死了也是好事,不过我们活的长,这家伙大概有些不耐烦了,一个劲地挑拨我们杀一场!”
 
    地皇笑眯眯道:“这下明白了吗?”
 
    方平凝眉,冷冷道:“所以我出手,杀一些人,你们乐见其成?”
 
    “算是吧!”
 
    地皇笑道:“左右都不亏,杀一个少一个,自爆了道果是好事,压制一下天帝。不自爆也是好事,修补一下源地。
 
    左右都是好事,那不如送他们一程!”
 
    地皇说着,感慨道:“就是一场游戏罢了,种子的游戏,但是大家还得当真,不当真,那就和那些初武一样,你入瓮也得入,不入瓮也得入,不然就提前死!”
 
    地皇说着说着,又笑道:“听到那声音吗?兽皇陨,北皇陨……人家闲着也是闲着,看一场戏也不错,你知道它在看乐子,可你能怎么办?”
 
    地皇懒洋洋道:“所以啊,最后只能认命了!真要有个狠人,灭了三界,最后自己自杀,让种子也彻底成为无灵智的家伙,如此一来,倒是可以解决了!”
 
    这些话语,让方平脸色难看起来。
 
    镇天王这些人,也是彼此对视,个个面色凝重。
 
    灭人族……这个人族居然包括这些上古强者!
 
    难怪!
 
    难怪这些家伙,对灭杀人族,捕捉种子的兴趣并不大,更大的兴趣反而在内斗!
 
    之前他们觉得是阳神和镇天王在人间,所以这些人不敢。
 
    可是……都到了彼此厮杀的地步,恨不得干掉所有人的地步,真的就怕了阳神他们?
 
    灭人族!
 
    全部人族,不管你是上古人族还是现在的人族!
 
    东皇幽幽道:“人族……太广泛了!所以,昔年有人连人族都不想成了,宁愿成为仙族,神族!可改个名,又能如何?
 
    地界,其实算是试验品!
 
    想试验一下,改造一下人族,能否避开这一点。”
 
    东皇说着,摇头道:“结果发现……是,地界的人族和人间的人族不同了,可实际上,还是有些无法摆脱种子的控制!
 
    到了这地步,还能如何?”
 
    东皇笑道:“没办法了,只能将办法放在源地上,解决源地的问题,让三界恢复太平,让源地可以持续的时间更久一些!”
 
    方平面色凝重,“既然如此,种子的智慧无法消灭,你们也没办法脱困,那为何不和平一些,平静接受寿元大限的到来!”
 
    东皇轻笑道:“你也说了,无法逃避,无法解决,那自然是过的愉快一些更好!如今,大家你算计我,我算计你,恨不得今日杀你补一补,后天杀他补一补,如何和平?
 
    而且,源地缺陷越来越严重,万年前达到了巅峰,我们彻底成了囚徒!
 
    三万年前还好,我们还能在外活动一二,后来连真身都无法出去了,分身……分身再真实,那也只是分身,你连看看这个世界的权利都没,你愿意吗?”
 
    “等待寿元大限到来?”
 
    东皇摇头,叹道:“苦海你没看到吗?你不修补漏洞,漏洞就越来越大,谁给你机会等待寿元大限到来,就算给你机会,你乐意一辈子当个囚徒?
 
    还是无法放风的那种,这太憋屈了,那还不如想办法弄死其他人,自己出去逍遥一段时日。
 
    哪怕最后还是毁灭,也不会毁灭在这黑暗无边的源地之中!”
 
    方平无言。
 
    东皇看着他,笑道:“你觉得你能逃过这一劫?不可能的!你还没摆脱源地的控制,如今只是还没到那时候,真到了那时候,你……也会成为我们一样的囚徒!”
 
    方平不语。
 
    这一刻,心中有些苦涩,都是一群囚徒!
 
    所谓的彻底解决源地之患,根本只是个笑话!
 
    当然,很快方平摆脱了一切。
 
    对东皇他们而言,这很绝望。
 
    可对自己而言……没什么太大的区别,这些人之前就要灭人族灭种子智慧,现在他们自己都包括在内,其实反而是好事。
 
    这大概也是这么多年,人族还存在的原因。
 
    因为他们知道,灭杀人族用处不大,人族的作用,现在其实在于培养武者,壮大仙源,修补漏洞!
 
    东皇见他沉思,笑道:“其实,上次还有个办法我没说!”
 
    “天帝想弄死我们全部,但是我们未必都要和他一样,地窟这边,其实是斗的试验场,修能量之道,养熟了就收割一波,补补他的漏洞,他日子过的可是相当逍遥。”
 
    “我们和穹,那是因为战当年修补了一些裂缝,我们受益,自由一些,斗后来才证道,也能摆脱源地,就在于他不断收割地窟那些武者。”
 
    东皇笑道:“人间这边,其实也可以用作如此,一代代的收割……方平,建造仙源之初,我们的计划其实就是如此。
 
    仙源,修补缺陷。
 
    再培养一代武者,再收割,再修补。
 
    再培养,再收割,再修补!”
 
    东皇轻声道:“这才是仙源的目的,结果……天帝非要出幺蛾子,弄的大家都难做,哪怕我,也不得不反对天帝,虽说还有合作,可当年是真的和天帝站在一边的……现在,那就没那么坚定了。”
 
    “收割?”
 
    方平眼神冰寒,武王更是冷冷道:“圈养人族,收割人族?”
 
    这些人知道灭杀人族无法解决问题,居然动了这样的心思!
 
    收割,再豢养,再收割!
 
    东皇笑道:“这可不是我一人的心思,昔年,大家都有了这心思,若不然,万年前仙源计划如何会展开?当然,天帝有私心,否则,这次就是真的收割了。”
 
    天帝不是用仙源补坑,而是为了困杀他们,这才是仙源计划频频出问题的原因。
 
    若是天帝真的用来补坑,那还真未必会出现现在这一幕。
 
    天帝培养仙源成熟的计划,一直被这些人破坏。
 
    方平没再理会东皇,也没看人皇,而是看向地皇。
 
    此刻,地皇也看着他。
 
    见方平看来,笑道:“看老夫做什么?方平,别乱来,我鸿家人多,你真破了黎渚的源地,我们可不会客气,老夫现在虽然没了当年的暴脾气,可也不是好惹的!”
 
    方平却是依旧看着他,眼神闪烁不定!
 
    地皇笑眯眯道:“都说别看了,你还看,再看也没用,老夫当年那是真的暴脾气,宁玉碎不瓦全!”
 
    地皇一脸感慨,“现在老了,享受一下天伦之乐,搁在当年……呵呵,老子有实力的话,当年实力若是足够,直接灭了三界,灭了自己,我他么让种子玩游戏去,一起玩完!”
 
    地皇撇嘴,“当年我就是这心思,这不,这几位都拦着我,还要杀我,可惜了,当年战那个笨蛋,不肯和我合作,灭了三界,一起去死算了!”
 
    地皇很是惋惜,“那时候,真有希望成功的!结果战这个王八蛋,死活不听我的,非说我的想法太极端,太霸道,霸道他娘个腿!”
 
    地皇骂了一句,“这蠢货,害的老子受了多少苦,还好,现在年纪大了,想想,逍遥了八千年,反而赚到了!”
 
    方平凝眉看着他,还是不语。
 
    过了一会,方平忽然皱眉道:“你和战关系很好吗?”
 
    地皇笑道:“当然好,要不然你觉得他非要来劝我?他实力比我强,直接弄死我算了,有必要劝我吗?就是关系太好了,老子反对他的计划,他才恼羞成怒,百帝宴上对我发飙……
 
    你看看,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居然对我发飙,没有过吧?”
 
    地皇笑呵呵道:“可他那愚蠢的计划,老子肯定是不会答应的!”
 
    此刻,方平身边,书香脸色铁青,怒斥道:“主人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三界!你要灭世,主人自然不会答应你,若是按照主人说的去做,三界最少还能太平数万年……”
 
    地皇诧异道:“老子过的不舒坦,干嘛要让三界舒坦数万年?”
 
    地皇诧异之余,又好笑道:“何况,没了力量,都等死好了,干脆弄死我们算了,他那是放屁的计划,老夫能同意才有鬼了!”
 
    对战的计划,他是极度不屑的。
 
    说罢,又道:“方平,赶快回家,别闹腾!差不多就行了,强大了一点,再来杀几个就得了,现在还在这待着,非要和老夫较量一番?”
 
    他一副训孙子的态度,听的众人都是凝眉不已。
 
    见方平还不动弹,他有些不耐烦了,“真以为我鸿家无人?”
 
    “一门四皇见过吗?”
 
    方平微微一震,下一刻,地皇吼道:“宇小子,还愣着干嘛,让别人看看我鸿家多强大!”
 
    就在这一刻,下方,地窟大陆。
 
    鸿宇微微蹙眉,从天庭中飞出!
 
    之前他已经寂灭,被地皇弄到了这边,都没几个人知道他回来了。
 
    此刻,鸿宇皱着眉头,看着天空,不知想些什么,听到地皇的声音,轻叹一声,踏空而行!
 
    他本就是接近三门的强者,在吸收了那颗生命星辰之后,此刻,距离三门只是一步之遥。
 
    他比黎渚和张涛这些人底蕴可要深厚多了!
 
    轰隆!
 
    一声巨响,第三门破碎,鸿宇瞬间破碎了三门!
 
    而就在此刻,地皇嘿嘿笑了一声,看向方平,呵呵笑道:“方平,你是不知我鸿的强大,才敢得罪我,否则,你该夹着尾巴逃跑了……”
 
    说着,地皇哼了一声,随手抛出一物!
 
    那是一座宫殿!
 
    宫殿越来越大,越来越大,轰隆一声,砸破了三门,瞬间落入断道悬崖之上,轰隆!
 
    一座巨大无比,金碧辉煌的宫殿出现了!
 
    “天庭!”
 
    有人皱眉说了一句,这是昔年的天庭,没想到还没彻底破碎,而是被地皇收走了。
 
    “儿子,来,过来,证道,咱们鸿家证道就是这么简单,随随便便,一门四皇!哈哈哈!”
 
    地皇很嚣张,很张扬!
 
    那边,鸿宇眼神有些复杂,最后还是叹息一声,踏上了宫殿,一步步走过,轰隆一声,破碎三门,进入了源地!
 
    源地之中,一方无人之天,迅速有道果凝聚!
 
    地皇一脸的满意,探手一招,没多久,鸿宇被他接引而来。
 
    “看到了吗?老子,三个儿子,都是皇者!”
 
    此刻的地皇,那是嚣张无比,比人头是吗?
 
    咱们家也不少!
 
    你方平,服不服?
 
    一门四皇!
 
    开天辟地,除了他地皇一家,还能有谁?
 
    其他人都是有些皱眉,东皇此刻也是微微凝眉,人皇更是看了鸿一次又一次,又看看鸿宇三人,不知想些什么,并未开口。
 
    而方平,依旧在看着地皇,眼神闪烁,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源地,安静了!
 
    天地间,好像只有地皇的笑声,笑的那么肆意,那么张扬!
 
    霸道,桀骜,嚣张,猖狂……
 
    有人曾说,方平像地皇!
 
    一样的霸道,一样的嚣张,一样的……不愿低头!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