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2章 就是不走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第九重天。

    北皇已经彻底绝望。

    无人来援!

    武王和方平两人彻底压制了他,他实力不弱,可是对上二人,根本无法逃脱!

     北皇几次想杀出重围,可惜,两人都能压制他。

    此刻,镇天王几人虽然被天帝影响,无法迅速赶到,可这么下去,他还是活不了。

    肉身被方平一刀又一刀,斩断了几次。

    靠着强大的生命力恢复了一次又一次,可每一次每一刀,都带走了他大量生命力!

    要死了吗?

    北皇微微有些恍神。

    这一刻,忽然有些想回忆过去,回忆那死去的道侣,回忆那可爱的女儿。

    北皇忽然笑了一声,轻声道:“皇者……囚徒也!天帝,你太狠了……”

    他说天帝太狠了!

    狠吗?

    三万年的本源之苦,万年的囚禁之苦,这些皇者早就被折磨的疯狂了。

    北皇再次笑了起来!

    方平面无表情,再次一刀劈出,噗嗤一声,北皇臂膀断开,这次他没有恢复,也无力恢复了。

    那边,老张也是竹鞭抽出,噗嗤一声,北皇整个肉身都在龟裂。

    北皇笑的灿烂,忽然道:“诸位,见过皇者自爆吗?”

    方平凝眉,老张也是面色凝重,迅速开始强化大道书!

    “放心,拉你们同归于尽,没兴趣!”

    北皇这一刻笑的很开心,很灿烂,“我还想让其他人也尝尝这滋味,岂会杀你们!二位,我一直在想,皇者自爆,直接炸塌了一重天地,这源地……会如何?”

    “可惜啊,我不想死,不想去尝试,所以一直没机会。”

    “听闻方平喜欢看烟花,今日……不如让我给你们上演一场最灿烂的烟花之夜?”

    北皇笑的灿烂,喃喃道:“炸塌了这九重天,破了我的十重天,天帝,穹,你们自己玩吧!这三界,我不奉陪了!”

    “哈哈哈!”

    “月灵,你父早就死了,既然不是你父,那就不送什么给你了,好好看一场烟花,开心一些,哈哈哈!”

    北皇疯狂大笑!

    这一刻,有人叹息,有人欲言又止。

    方平和张涛一时间有些犹豫,要走吗?

    走的话,北皇可能会逃的!

    不走,真要皇者自爆,还是北皇这种带着道果一起自爆的皇者,真有可能会重伤他们!

    方平看着北皇疯狂的样子,看着他忽然燃烧起来,脸色微变,喝道:“走!”

    他不再停留!

    张涛也不废话,迅速朝八重天钻去。

    北皇没逃!

    方平敢走,那也是因为这疯狂的家伙,这一刻居然直接点燃了道果!

    北皇畅怀大笑!

    俯瞰源地,没再管方平他们,看着距离他并不算遥远的地皇等人,北皇视线掠过了他们,很快,投向更下方!

    “天帝,穹,斗……”

    北皇面带笑容,“你们继续斗下去,别死的太早了!可惜,看不到那一场大戏了,穹,你和斗不是怕吗?担心天帝出手,你们联手也无法匹敌吗?

    今日,我帮你们削弱他一些实力,让你们更有胆子去找他算账!

    真想看看你们斗的你死我活的那一天,可惜……可惜看不到了啊!”

    “哈哈哈!”

    他好像早就看明白了一些东西,神皇和斗天帝忌惮天帝,所以哪怕一直想找天帝交战,也不敢很快付诸行动。

    现在他们看到了机会!

    诸皇道果破碎,源地动荡,而今,第七、第六两重天都需要强者镇压,今日,他炸毁第九重天,第十重天无人镇压,足足四重天破碎。

    他倒想看看,到了那时候,神皇他们还敢不敢出手!

    “这三界……从无皇者,只有囚徒!”

    一声大喝,震荡三界!

    接下来一幕,震撼了整个三界!

    轰!

    天亮了!

    雪亮!

    天地之间,此时此刻,只看到一个巨大的光团升起,甚至盖过了仙源,仿佛太阳在爆炸!

    嗡!

    三界震荡,天翻地覆,无数武者纷纷开始镇压地动,镇压苍穹!

    轰隆隆!

    这一刻,甚至有大量的界壁破碎。

    地窟和人间的通道,此刻都出现了一些动荡,不少条通道开始龟裂破碎,天人界壁,居然被炸的龟裂起来。

    三界有九重天。

    源地有三十六重天。

    而今日,三界的九重天,忽然有宇宙空间崩裂!

    轰隆隆!

    一重天,二重天,三重天这一刻直接崩溃,从此以后,三界只有六重天,而不再是九重天!

    动荡!

    震动!

    火山爆发,天翻地覆,苦海咆哮,这一刻,苦海再次侵袭三界,海水剧烈波动,大浪滔天!

    自爆?

    是的,自爆!

    这是迄今为止,三界死亡的最强者,还是自爆而死!

    北皇比兽皇、南皇几人要强不少,此刻直接携带道果自爆,威力简直骇人!

    ……

    源地之中。

    第九重天直接崩溃,这一重天无人入驻,这一刻,依旧是出现了一条巨大无比的裂缝,直接贯穿了第九重天,接着,第九重天直接崩溃!

    而第十重天,也是出现一条巨大的裂缝,两条裂缝连接!

    两重天地,融合到了一起,产生了一条更大的裂缝,席卷第十一重天和第八重天。

    “卧槽……”

    这一刻,有人大骂一声,出人预料,不是参战的任何一位强者,而是西皇的声音!

    西皇声音从遥远之地传来,吼道:“疯了吧,要破灭第八重天吗?快镇压啊,老子道果还在那边呢!别逼我啊,再不镇压,老子也自爆道果,炸了第八重天和第七重天!”

    西皇都快气急败坏了!

    祸从天降啊!

    这要是把第八重天给炸了,他哪怕逃出了源地,道果崩碎,他也得完蛋。

    何况,他也不想就这么完蛋了,太冤枉了吧!

    玄死就死好了,干嘛要自爆,自爆就算了,干嘛这么大威力,在第十重天自爆不好吗?

    非要跑第九重天去自爆,这不是牵连自己吗?

    太可耻了!

    ……

    “北皇,陨!”

    机械式的声音再起!

    三界先是光亮一片,接着便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哪怕仙源也无法照亮三界。

    今日,第二尊皇者陨落!

    九位古皇,短短时间内,已经接连死了三位!

    ……

    海域。

    一座海中大山之上,巨浪袭来,月灵却是没管,仰头看着天空,面无表情,不曾言语。

    北皇死了!

    也许……是解脱了。

    八千年前,从皇者沦落为囚徒,自己的父皇大概就心死了,他也许知道根本逃不过这一劫,所以,那一日的北皇刀飞回来了。

    今日,死的是囚徒北皇,而非自己的父皇。

    可是……为何还是有些抑制不住的悲伤。

    月灵仰着头,看着黑暗的天空,看着那黑暗中爆发的耀芒,一直不曾开口。

    北皇没有和兽皇一样,临死的时候成全谁。

    因为他说了,皇者只是囚徒!

    既然如此,人都死了,何必去再制造一个囚徒!

    ……

    源地。

    两重天破碎,巨大的源地开始颤动,剧烈颤动起来!

    “穹,斗!”

    此刻,有人开口,声动源地!

    神皇和斗天帝都没开口。

    那是天帝的声音。

    天帝笑了,“二位,真的不愿再镇源地?”

    还是无声。

    “呵……”

    一声轻笑传出,下一刻,一股强大的力量溢散而出,轰隆隆!

    第九重天和第十重天融合到了一起,那巨大的裂缝在撞击整个源地,这一刻忽然有强大无比的力量席卷而来,轰隆一声,天地安静了!

    两重天地被镇压!

    非但如此,第六重天那边,也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将第六重天镇压!

    这一刻的天帝,强大的骇人。

    一人独镇三地,不止,还有灵皇所在的天地。

    神皇和斗天帝都是无声。

    第八重天,方平微微凝眉,冷笑一声,“智障!”

    他在嘲讽这些人,至于到底是嘲讽谁,不得而知。

    一旁,老张也是微微凝眉,奇怪道:“天帝既然还有力量镇压这些地方,为何之前不……”

    不救援!

    方平却是没太在意,嘲讽道:“人没死,那两位不给他来救,人死了,那两位巴不得他多出点力来镇压,这都不懂,你怎么当的部长?”

    老张无语,“老子是好奇这个吗?老子是奇怪,他明知道这俩要削弱他,干嘛不现在出手,直接和他们干一场算了,非要等着被人削弱?”

    方平传音道:“傻啊,仙源还没成熟,现在他大概封闭不了整个源地,真干起来了,这俩跑了怎么办?忍一忍,回头一网打尽不好?”

    “关键是,这俩大概知道他要干什么了吧?现在都防着他呢,真能让仙源成熟了?”

    方平耸肩,我怎么知道天帝怎么想的。

    关键天帝是真的能忍。

    哪怕到了这地步,哪怕知道斗天帝他们在削弱他,居然还忍着,万年老乌龟,名不虚传!

    天地清静了!

    一重重天地被镇压,源地也不再动荡。

    可少了两位皇者!

    第十二重天,一位位强者踏空而行,虚影投射,映射四方。

    东皇,地皇,人皇,鸿坤,黎渚,秦凤青。

    这些人,此刻隔空相望,看向方平他们,并未继续前行。

    而方平这边,很快,书香、苍猫、镇天王、铸神使都赶到了,没多久,一只狼狈不堪的大狗也钻了过来,气息萎靡,却是昂着脑袋,得意洋洋!

    本帝回来了!

    虽然受伤很重,可是大道摆脱了控制,爽!

    还有一位皇者并未动弹。

    龙变!

    这位新证道的皇者,这时候处于十八重天之下,并未赶来,赶来了,现在帮谁也不好说。

    除了灵皇在仙源,西皇躲藏了起来,此刻,三界的皇道强者都在这了。

    铸神使懒得管他们,此刻喜笑颜开道:“方平,让那几个家伙开一下大道,让我先走怎么样?”

    方平无语,转头看了他一眼,很快道:“之前我都以为你真死了,果然是祸害活的久。”

    铸神使懒得理他。

    方平笑道:“有没有办法,把第八重天也给弄毁了?西皇的道果在这,这家伙人不在,不如把他的源地给毁了,搞不好道果也毁了。”

    铸神使无语道:“哪有那么简单,除非和之前北皇一样,炸了第八重天……”

    “那就去!”

    说着,方平就要动身,老张扯了他一眼,有些无语,你好端端的要毁了西皇的道果干嘛!

    方平玩味道:“那就算了,走,去第五重天,把黎渚的源地给毁了!”

    此话一出,铸神使顿时眼神放光,迅速破开天地壁垒,大笑道:“走,老子刚想这么干,让那家伙敢偷袭老子!”

    老张也是嘿嘿一笑,几人都不废话,迅速朝第五重天飞去。

    ……

    黎渚看向地皇,他听到了声音,这几人也没隐藏,就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第五重天,是他道果所在地。

    并未挪移走道果!

    一旦真被毁灭了,哪怕道果隐藏的很深,也会被找到的。

    平时,没人会这么做。

    可今日到了这地步,这些人会顾忌吗?

    地皇却是不慌不忙,看着那些人纷纷朝第五重天飞去,笑了笑,轻声道:“没事,咱家皇者多,弄死了你,咱鸿家还不得和他们死战到底,那得死多少人?

    这死多了,都爆了道果,天帝也承受不起啊,是吧?”

    此话一出,果然,就在此刻,第六重天,忽然一股力量席卷天地!

    天帝声音再度传来,“今日够了!”

    够了!

    上次也是杀了南皇之后,天帝这几位出面说够了,可以休战了。

    仿佛在他们看来,这只是一场游戏。

    双方各自投入棋子,死了就死了,差不多就可以结束了。

    修养生息,等待再战。

    方平却是嗤笑一声,一拳轰爆天地,压根没管他,直接朝第五重天突破!

    老张几人看向方平,微微凝眉。

    不撤吗?

    现在几位强者还没出手呢。

    而且现在活着的都很强大!

    除了鸿坤这几位,其他的都是战力过亿的强者,这时候在源地僵持下去,用处不大的。

    ……

    三十六重天。

    神皇忽然道:“鸿这些年到底在做什么?”

    斗天帝轻笑道:“谁知道呢,不用这么看我,我昔年的确和他交好,也有合作,可鸿这种人,岂会为你我卖命,只是合作罢了,到底想什么,谁又能真的清楚?”

    到了地皇他们这地步,没有卖命的说法。

    都有各自的目的。

    包括黎渚的事,其实斗天帝也不清楚,是真的不清楚,若不是今日黎渚差点被杀了,他也不知道这会是地皇的儿子。

    神皇微微凝眉,“鸿无缘无故地和方平他们为敌,又是为何?”

    地皇很精明!

    当年的地皇霸道,桀骜,狂妄。

    可不代表不聪明!

    今日的地皇,看似和蔼,实际上只是更隐晦了,更懂的伪装自己了。

    要说地皇改变了性子,那不可能。

    这么聪明的人,为何会让黎渚去伏杀铸神使?

    对他有好处吗?

    没有吧!

    就算真的杀了铸神使,破了他道果,黎渚还是无法脱困,就不怕方平这些人恼怒之下,连地皇和鸿坤一起收拾?

    神皇忽然笑了笑,这场游戏,越来越有趣了。

    人人都想做这个棋手!

    哪怕棋子,也不甘心一直为棋子,都在谋划着什么。

    可这也好,这才是乐趣所在。

    否则,一早就确定了结果,岂不是无味?

    神皇轻吐一口气,“兽走了,玄也走了,老家伙剩下的越来越少了,这场游戏,差不多也快结束了。”

    游戏!

    也许便是如此!

    本源出现的那一日,三界诸强,就被人当成了棋子,困顿万年,生生死死,在他们眼中的确就是一场游戏,没那么复杂。

    谁是最后的大赢家?

    也许,都不是。

    天帝赢了又如何?

    他们赢了又如何?

    只是带着一些不甘心,一些不情愿,这场持续三万年的游戏,让他们都没得到什么好下场。

    斗天帝也是笑道:“还是小家伙们热情高,劲头足!他们这些人,倒是让我想到了当年的战他们……”

    说着,斗天帝笑道:“三道合一真的有希望破开这囚笼吗?”

    神皇摇头,“没试过,岂能知道。你的能量道,当年若是不入源地,可能有希望的……”

    斗天帝笑呵呵道:“没那么简单,而且太过明显了!那位防着我呢,三个小家伙倒是没事,一开始那家伙也没在意,后来在意到了,也迟了。

    我这边,他一直盯着呢。

    我不入源地,我可不是阳,没他强,躲不过他的追杀,躲不过种子的追杀……”

    斗天帝说着,忍不住感慨道:“战那个小子,出乎我预料。他大道的力量好像被他自己抽离了许多,包括灭和铁脑袋的,好像都被抽离了许多力量。”

    “方平的力量来源,应该便是源自于他们。”

    神皇端起了茶杯,笑道:“这小子,选传人的本事倒也不弱,方平和他年轻的时候倒是有些相似。”

    斗天帝失笑道:“没有吧?战年轻的时候,还算规矩……”

    “你不是他老师,你不知道,战年轻的时候,也是离经叛道,有热血,有冲动……真正改变,大概是他破开源地的时候了,应该是发现了你我的算计,有些心冷了。”

    此话一出,斗天帝也是轻声叹息,“昔年,只是想试验一下,未曾想三人都走到了那一步,战走的更远,要是早知如此,如实相告,也许便不会有后来之事了。”

    神皇也略显惋惜,“他死的时候,看着我,笑的开怀,笑的解脱,我便知,他已知晓一切!那时候,哪怕如实相告,他也不会和我们联手的。”

    神皇说着,又轻声道:“不过他也不愿意让我们痛快,临来之前,已经剥离了不少大道能量,这家伙……不知该如何去说他。”

    斗天帝看着神皇,一时间也是无言。

    微微有些走神,过了一会斗天帝才道:“他太出色了,出乎你我预料,也出乎天帝预料,他死,也是他明白,他不得不死。

    那日,灭和铁脑袋倒是想去救援,天狗忽然挡道,不是那家伙的手笔吗?”

    斗天帝轻笑道:“其实他也怕了,怕战真的破开了源地,哎,可惜了!”

    神皇也是微微恍惚一阵,很快笑道:“他也没占到便宜,若不是战,你我也没现在这么轻松。”

    斗天帝微微点头,轻声道:“要说布局,战这小子也不差,那年修补了你们几人大半裂缝,让你们几人摆脱了一些控制……这小子故意的吧?”

    战临死的时候,修本源,镇苦海。

    修的本源,可不是天帝的本源,而是三位老师的,东皇,神皇,人皇!

    至此,将天帝的压制打破。

    还了三位老师的情,破了天帝的压制,留下了系统,镇压了苦海……

    如今,两人回想一番,都是有些恍惚。

    谁能想到,昔年只是随意落子,结果效果好的惊人!

    斗天帝没再去想这个,又道:“战和鸿关系不错,当年特意死在鸿面前,我一直觉得,战和鸿说过什么,你觉得鸿是不是战留下的另一个棋子?”

    “不清楚。”

    神皇摇头,的确不好说,而且也不想去猜,九皇四帝就没一位真的简单。

    战死了多年,而今后续各种手段却是不断出现,给他们,给天帝,都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至于战这几人的出现,强大,最后的选择,其实也出乎他预料。

    原本只是想找个出路,不曾想这几人会出乎他预料的强大,天赋也是惊人。

    神皇再次轻吐一口气,往事已矣,他也不想再去想这些。

    看着面前的棋盘,神皇有些走神。

    昔年的自己,可不是这样的。

    可惜,回不到过去了。

    天帝……呵呵!

    神皇眼中露出一抹讥嘲之色,若不是这家伙,岂会走到今日?

     三万年前,入瓮的那一日,穹便察觉到了不对劲。

    不是天帝目的太明显,而是……武神真的不是他杀的!

    神皇击败武神证道!

    神皇心中嗤笑一声,他和武神关系很好,那日真的只是切磋,结果武神溢散了一些能量,他察觉到断了的道居然可以延续。

    武神也好奇,主动帮着试验了一番,力量损失虽然巨大,可也没到死亡的地步。

    临走的时候,武神也还保持不弱的战力。

    回去没多久就死了?

    伤势太重!

    外人不知道,穹还不知道吗?

    武神……被人暗杀了!

    谁杀的?

    再加上那日吸收大量能量证道皇者,自己进入了源地,之后,剑神忽然被昊杀了……更出人预料了!

    剑神也死了?

    这两位都死了,外人不清楚,他们心中还不清楚?

    两人的确都没想杀那两位,可他们就是死了。

    武神被暗杀了,穹没什么证据,也无法判断什么,可剑神被杀,那是当着很多人的面被杀的,昊当日说只是切磋,并非他杀的……

    可是没人相信,因为剑神就在他战斗的过程中被杀了,死亡了!

    这三界,有谁有这能力?

    神皇眼中露出一抹讥嘲,除了那位,还有阳神!

    可阳神那家伙,那时候一心去追逐种子,哪有时间管这些闲事。

    是谁,不言而喻。

    剑神和武神一死,那时候他就想明白了!

    ……

    脑海中回想着这些,神皇忽然微微蹙眉,“这些家伙还不走?真要和鸿他们交手?”

    他们在闲谈中,方平这些人居然真没走!

    好像真要去破了第五重天!

    神皇此刻有些奇怪,这是不要命了?

    真觉得天帝会让你们继续杀下去?

    何况……你们是鸿的对手吗?


  • 上一篇:第1411章 变化多端的战场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1413章 方平和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