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6章 为武王贺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源地外。

  方平真身具现,站在门外,朗声道:“书香前辈,晚辈前来拜访!”

  方平声音震荡源地。

  这一刻,源地中强者几乎都听到了他的吼声。

  这家伙怎么又来了?

  当然,这次不是直接闯入,而是在门外等着。

  人皇几人更是奇怪,这家伙不是刚答应了要袭杀东皇吗?

  怎么跟着秦凤青后面就来了!

  特意联系书香他们的?

  那也应该找镇天王才对。

  众人不解,不过也没人管方平。

  他不进来就行!

  出了源地,这些皇者一部分力量要在源地镇压,哪怕人皇几人,现在出了源地也不见得是方平对手。

  这家伙下黑手的专业户,搂草打兔子,顺手干掉一位皇者一点也不用惊讶。

  ……

  方平吼声传出。

  过了一阵,门户震动了一下,书香从门户中走了出来。

  不过出门和不出门,书香的气息变化很大。

  在源地内部,虽然也要镇压裂缝,不过难度低很多,出了源地,隔着门户,隔空传递力量镇压,消耗极大,书香气机瞬间下降了一大截。

  “人王!”

  书香面带笑容,朝方平拱手施礼,个头还是孩童大小。

  方平轻笑道:“前辈近日可好?”

  “还好还好!”

  书香笑容满面,“镇大人和造大人他们都在,其他人也不敢妄动。”

  他称呼这些人为大人,也是习惯。

  昔年的他只是书童,比起这些皇者极道的座上宾,地位差距很大。

  哪怕到今日,书香也不没改变这些称呼。

  方平愈加笑容灿烂,这是好事。

  就怕书香证道成功,会产生不一样的心思。

  书香本就破九多年,这一次证道之后,这些时日提升还是很快的,现在的书香,方平无法精准判断,不过感觉上去,极限应该有6000万左右。

  这时候,也是他们这些新晋皇者的高速提升期,再过一些时日,达到了极限,再提升就难了。

  “晚辈今日前来,有一事相询。”

  “人王请言!”

  书香有些意外,方平不找镇天王他们,而是找自己,想问什么?

  “前辈,你对人族是何看法?”

  书香微微一怔,这算什么问题?

  尽管不解,书香想了想还是道:“你我皆人族,三界除了妖族,不管是地界人族,还是上古人族,包括现在的新武人族,其实都是源于同源!”

  “同源?”

  方平淡笑道:“现在那些老古董,把自己当人族的可没几个了!几乎都是觉得自己已经成为仙神,哪还有什么人族之说!

  前辈说是同源,他们可不会认可。”

  书香正色道:“不管力量多强大,大家都来自人族,这一点,主人在之时也常常提及,力量是力量,哪怕吾等进化的更强大,种族不会变化。”

  方平笑了起来,这小老头还挺可爱啊!

  就喜欢听这种话,事情应该好办的多。

  “前辈,那您觉得当代人皇,我说的是武王,而非纪,前辈觉得武王如何?”

  “武王……”

  书香也不是傻子,此刻好像明白了什么,微微凝眉。

  方平想让自己认可武王!

  或者说,认可这位王者,人族的王者,真心去认可。

  书香迟疑片刻,缓缓道:“武王我虽然了解不多,不过通过只言片语,也知武王是人族四万年来,少有之贤王!”

  说着,顿了顿道:“不过我上古之时就追随主人,到如今,已经快要三万年了!武王虽贤,虽强,可比之主人……”

  后面的话他没说,可他觉得武王远不如战天帝。

  既如此,他觉得自己无法认可武王当自己的领袖,不是他看不起武王,而是珠玉在前,他不想将武王和战天帝等同。

  方平并不意外,笑道:“那王金洋算是战的后裔或者生命传承吗?”

  书香微微凝眉,很快,点头道:“算!”

  “那既然算,王金洋认可武王,前辈觉得,是否能代表战天帝其实也认可武王!”

  这是偷换概念。

  书香知道他的意思,此刻面露为难之色。

  方平又笑道:“前辈,武王实力也许不如战天帝,可要说其他方面……”

  方平正色,低沉道:“我觉得,人族四万年历史,比得上武王的……不说一个没有,绝对是凤毛麟角,战天帝也不如!”

  书香脸色微变。

  方平遥指本源宇宙之外,沉声道:“人族覆灭在即,危机四伏,乱世呈现,武王什么实力?哪怕不知皇者存在,不知天王存在!

  以他绝巅实力,地窟绝巅数以百计,他壮大新武,让人族安居乐业,人人吃饱喝足,不用为生计发愁!

  四万年来,哪个时代,没人饿死,没人冻死?

  新武没有!

  新武之人,生老病死皆有,战死地窟者数以千万计!

  可新武中兴之年,人族面临大敌,三界皆敌,却是安居乐业,开创了人族盛世!

  老有所依,幼有所养,权利之争,内部之患,新武最少!”

  方平语气激昂,“他开创了盛世!中兴了人族!没有他,哪来的魔王方平,哪来的三帝转世,哪来的人族诸强!”

  方平语气从激昂到平静,“前辈也许觉得,武王实力不够强,没有战天帝那般洒脱,一人镇三界!可我还是要说一句,前辈,战天帝毕生所想是什么?

  传道三界?

  当个教书先生?

  三界人人都成为强者?

  还是别的?

  那我告诉前辈,武王做的比战天帝要强,战天帝的战堂走出了几人?

  武王执掌武大,让华国亿万民众,人人有书读,有武学,有道传!

  全国布武,全民布武!

  武大,走出了一位位人族英雄,是英雄,也许不是强者,可他们为人族而战,战死异乡,却是不曾有一人后退!”

  “战天帝能做到吗?”

  “武王做到了!”

  “他能让我这般桀骜之人,为人族慷慨赴死!”

  “战天帝能吗?”

  方平低沉道:“晚辈并非贬低战天帝,战天帝很强,强的可怕,甚至晚辈觉得,论天赋,论实力,论人品,三界无人能及!

  可他强在一人!

  哪怕战天帝用战堂传道,武道绝学,丝毫不做隐藏,也是气魄惊绝之辈!

  可比起武王,晚辈觉得,还是差了一些。

  也许,这就是他们常说的大家和小家之分。

  战天帝想的,终究还是自己的小家,自己的小圈子,而武王,晚辈却是真的觉得,他才是真正的王者!

  战天帝可为霸主,绝世强者,却是做不到一族之王!

  我也不能!”

  方平诚恳道:“王者未必需要多强,他们靠他们的魅力,魄力,能力,眼力,去发掘那些人,去让那些强者,能人,各司其职!”

  “所以,武王当人王,当人皇,人族没有不服的!不管是我,还是镇天王,或者其他人,都服他!”

  “我们这些人,可以开疆拓土,可以杀敌,可以镇压三界,却是无法让民众过上想要过的日子,盛世!”

  方平一脸诚恳,“前辈,认可,并非是为奴!只是认可他人族之王的地位,认可他对人族的统帅,调度,认可他对人族的奉献。

  前辈,武王对人族的奉献,难道还不够吗?

  我觉得,他已经做到了极致,三界四万年,哪怕上古时期的神皇,天帝,对部落的奉献、真诚、热血也不如武王!”

  书香微微有些恍惚。

  他没想到,魔王方平,居然如此推崇武王。

  是真的有些意外!

  他在人间待过几天,那段时日,武王只是在幕后做一些事,人间大事其实是方平和镇天王做主。

  以他对方平的了解,以及方平的跋扈,书香觉得,方平哪怕不夺权武王,其实也没把武王太当回事。

  可今日,他发现自己好像错了。

  方平很认可武王对人族的统领!

  甚至他自己,都把自己定义为打手、先锋。

  人族之王,自始至终,都是那位武王。

  不算太霸道,不算太圣道,书香觉得很是寻常,当然,也有些不寻常。

  魔王,居然是真心认可,他真的有些意外。

  “武王……”

  书香呢喃一声,这个不算太熟悉,记忆也不算太深刻的武者,这一次忽然让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想获得一位皇者的认可,哪有那么简单。

  此刻的书香,还是没有认可那位非皇。

  不过,书香还是有些动容,半晌,缓缓道:“人王,之前在人间那些时日,我并未游历过人间,主人一生都在传业授道,最是重视传传道授业。

  武大之名,我也有所耳闻。

  人王,今日书香可否游历一遍武大?

  不止武大,包括人间的一些学堂、私塾。”

  “可以!”

  方平哈哈笑道:“就现在,择日不如撞日!免得前辈觉得我们装模作样,我也想让前辈看看,在这战乱之时,在这灭族之危前夕,人族到底如何?

  盛世……永存!

  强者不灭,武王不灭,人族便是盛世!”

  书香动容!

  好大的口气,好强的自信!

  书香不再说什么,也没有分身降临,直接真身离去,虽然降临人间的他,实力会大损,最多留下三成,可他不在乎。

  人间强者真想对他如何,真身降临也没用。

  三成实力,足够了!

  ……

  地球。

  随着大战不断爆发,上古隐秘渐渐传出,灭族之危就在眼前,人心微微有些动荡。

  然而,强大的人王方平,坦然自若的武王张涛,一位位依旧在奋斗征战的人族强者还在前面撑着,虽有人心动荡,却是依旧保持了和平安定。

  新武百年,带给人族最深刻的一个印象不是别的,而是天塌了,强者顶着!

  天还没塌,强者还在!

  那人族就不会灭亡!

  盛世依存!

  如今,已是7月。

  往年这时候,已是暑假。

  不过如今战乱即将到来,假期已经被取消,一所所武大依旧在开学。

  一批批新生涌入,一位位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带着向往,带着激动,带着兴奋,带着一些恐惧和害怕,却是依旧坚定了进入了武大。

  哪怕,他们还弱小,未必有机会参与那最后一战,最巅峰的一战,他们依旧在奋斗!

  为了传承,并非武道的传承,而是新武精神的传承!

  武道必争,武者不退!

  强者战死,他们补上,哪怕亡国灭种,也要在战斗中灭亡,绝不会在屈服中跪地死亡!

  ……

  “杀!”

  喊杀声冲天,这是一所普通武大,大操场上,一位位年轻武者,彼此切磋,招招见血!

  虚空中,书香和方平都在观看。

  书香并未多看,这种切磋对他而言,太过弱小。

  他在意的并非这个,而是在这喧嚣的喊杀声中,教学楼中,一位位老师,一位位学生,还在继续上着课。

  讲解地窟,讲解古文明,讲解初武,讲解本源。

  传道,授业!

  武者,并非纯粹的屠夫,莽夫,杀才!

  他们是武者!

  窗外的喊杀声,并未让那些还在上课的学生们受到太大的干扰,他们在汲取着各种知识,为未来更加强大做准备。

  他们一个个问题提出,老师们不厌其烦,一次次地指点着,教导着。

  “武大……”

  书香有些恍惚,这就是武大?

  类似于战堂的存在?

  是,都很弱,不像战堂,去的人,最少也有绝巅境。

  在这,都是一群年轻人,都是弱者,可他们对知识的渴望,对武道的渴望,却是比那些去战堂的强者还要浓郁!

  老师们兢兢业业,学生们认真听讲,传道授业解惑。

  “这……”

  书香有些震撼,有些动容。

  他之前没来过这些地方,此刻忽然来到这地方,忽然觉得,主人一生追求的……好像就是这些吧?

  比战堂更纯粹!

  方平看他傻眼了,笑道:“前辈,这只是其中一所武大,我带前辈看看其他的武大!”

  “好!”

  书香点头,他想看看,这是特殊情况,还是普遍情况。

  ……

  一所武大,两所武大,三所……

  渐渐地,书香沉默了。

  太多了!

  一个华国就这么多,世界各地,都有类似于武大的机构,此刻,都处于这种状态。

  很快,书香没再管方平,自顾自地破空到了一地。

  这不是武大,只是一所偏远的小学。

  而现在,一群还懵懂的孩童,在认真听课,没有受到外界的影响,他们在读书,在识字……

  书香呓语般道:“要灭族了……这些孩童,此刻教授他们知识,还有用吗?”

  都要亡国灭种了啊!

  此刻,不该全民备战吗?

  不该专注于提升强者实力吗?

  哪还有精力管这些孩童!

  战乱之时,普通人颠沛流离,惶惶不可终日才是常态!

  哪有这样的!

  他侧头看去,远处,一座城市,一座不算优雅的小花园中,一群老人,居然还在谈天说地,畅谈未来。

  谈自己的孩子,在征战的孩子!

  谈自己的朋友,已经战死的朋友。

  谈未来,谈和平,谈养老……

  好像……这还是盛世!

  皇者?

  皇者又如何!

  皇者来了,强者去斩杀,强者杀不了,前赴后继,一代代武者都会去厮杀,直到亡国,直到灭种!

  子孙战死他乡,那是荣耀!

  会悲伤,会流泪,会哭泣,却是不会跪下!

  他们这些老人,最后时刻,也能提刀再战,哪怕伤不到敌人丝毫!

  书香愈加震撼!

  他来过人间,待了几日,可他要不在战的墓地外待着,要不就去镇星城,他没有在人间细细游历,更没有关注普通人的生活。

  今日……他看到了!

  书香侧头看向方平,有些难以置信道:“如何做到的?”

  哪怕天庭最辉煌的时期,也做不到这一点!

  安居乐业!

  开民智,传文道,传武道,各司其职,好一个盛世!

  “一代代新武人,用他们的鲜血浇灌出来的!”

  方平平静道:“这盛世,并非武王一日之功,是整个新武人族自己创造出来的!我弱小之时,在校内,师长庇护,在校外,陌生人族前辈庇护!

  我入地窟,闯祸不断,没人苛责我,那些前辈,只会默默承担起一切,迎击强敌,斩强敌在地球之外!

  我强大之时,受前辈们激励,哪怕自私,哪怕怕死,也愿为这盛世添砖加瓦!

  我方平,若是生在地窟,那就是魔!

  真正的魔!

  内外皆是魔!

  可我……生在了这盛世,生在了新武,生在了这片让我又爱又恨的土地上……

  我被他们束缚了,心甘心愿,连我这样的魔头都可感化,这些人,才是真正的魔!

  所以这人间,其实是可怕的魔界!”

  方平轻笑道:“蛊惑人心的魔界!让一位位天才,一位位强者,甘愿赴死!这不是魔界吗?这不是魔道吗?哪怕死,都觉得自己死的值!”

  书香沉默不语,半晌,忽然道:“人王,若是人族最终只剩下你一人,你是要继续死战到底,还是……逃离这战争,找个无人之地……”

  方平平静道:“不会只剩下我一人的,因为……要死,那也是我先死!不是我伟大,而是不得不如此,人族之心齐聚,就在于此!

  强者战于前,强者战死,弱者再战,前赴后继,一代代传承至今!

  强者没死完,其他人如何死?

  我不想死,可我说了,这就是新武,你不想死,你也要去战,并未他人约束,而是你自己要去战,不得不战,这就是武道!”

  “这才是武道?”

  书香喃喃。

  这才是武道吗?

  这……是主人追寻的武道吗?

  书香不知道,不懂,可他忽然觉得,也许,这才是主人真正追求的!

  所以,最后一刻,主人来了人间,不单单是故土难离,还有,他想葬在这片他喜欢的武道世界中。

  “难怪……”

  书香呓语般道:“难怪镇喜欢这里,难怪阳神不离开人间,难怪短短数十年,人族发展到了如此地步,哪怕明知皇者强大,依旧愿战!”

  这一刻,他有些懂了。

  他倾听着四周的声音,他听到了。

  听到了牙牙学语的孩童,在告诉父母,告诉长辈,长大了要当人王,当武王,杀敌于外,愿战死他乡,也要让这人间和平……

  伟大的梦想,幼稚的说法,也许若干年后,这些孩童会觉得今日之话很羞耻。

  可书香忽然觉得,若干年后,若是人族再次遭遇危机,这些孩童,也许真的便是下一个人王,下一个武王!

  这种感觉,来的那么强烈!

  书香吐了口气,忽然笑了起来。

  笑的旁若无人!

  “主人……书香好像明白了……”

  好像明白了什么,可又不是太明白。

  既然如此,那不如让书香在这片世界,多待一段时日,多了解一些时日,甚至是,融入这个世界!

  “武王大人,书香想在人间停留一段时日……”

  “前辈叫我张涛便可!”

  远处,张涛踏空而行,笑道:“人族也有地位之分,也有强弱之分,不过只要你遵纪守法,你就是自己的皇,无需叫我大人,我也当不起前辈如此称呼!”

  “人人都是自己的皇?”

  书香再次笑了起来!

  好大的野心,好大的口气,好大的魄力!

  换在之前,他会笑,嘲笑。

  可现在,他忽然觉得,不该去嘲笑,而是该去高兴!

  下方,有人听到了“武王”二字,有人昂头看天,下一刻,下方,山呼海啸般的呼声响起!

  “武王无敌,人王无敌!”

  “……”

  喝声传遍这个小城,喝声此起彼伏,传荡人间。

  没人匍匐跪地,只有兴奋,只有激动,只有热血!

  这就是人间!

  这一刻,书香也是热血沸腾,忽然躬身,朝张涛行礼,低声笑道:“书香,愿这盛世……永存!”

  盛世!

  轰!

  天现大道,张涛哈哈大笑,踏空而行,轰隆一声,精神之门破!

  气血之门已破,精神之门再破,此刻,第三道门户近在眼前!

  生命之门!

  破门,便是破九!

  张涛继续前行,很快,走到了第三道门户之下,哈哈大笑道:“今日,张某破虚门,诸位皇者,张某失礼了!”

  轰隆!

  第三道门户再破,已经锻造玉骨的张涛,破三门,需要的只是大道前行。

  而今,一位强大的皇者,认可了他的统治,认可了他的理念。

  一日间,张涛踏破三门!

  比起黎渚,他在人间要更得人心!

  源地颤动,武王虽没跨越断道,破真门证道成皇,可今日,武王破三门,还是让源地震颤,这一刻,哪怕天帝和阳神,都不由投来了视线关注!

  武王,当代人皇,也许是第一位,也许也是最后一位!

  “为武王贺!”

  一声暴喝,从方平口中传出,三界震动!

  “为武王贺,为人族贺!”

  吼声四起!

  不远处,书香有些别扭,却是笑了一声,低声道:“为武王贺,为人族贺!”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