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4章 人皇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系统给了老张,方平也不是太在意。

  现在的他,拿着系统用到的地方不多,倒是对老张他们更有效果。

  至于老张嚣张跋扈,方平懒得管。

  你先超过了我再说!

  “我去地球各地转一圈,再融合点城市。”

  方平也不耽误时间,现在的他还需要继续提升实力,不到一亿的战力,对付北皇、兽皇还行,对付人皇、地皇他们可就不够了。

  老张随意地摆摆手,现在的他急着研究系统,进行转换,也没时间搭理方平。

  ……

  方平再次去地球各地展露神威了!

  融合城市,壮大城市中的居民,互相反馈彼此,彼此强大。

  对如今的方平而言,哪怕没有系统,那点回馈之力也不算什么。

  没有了系统的方平,微微有些别扭,不过更多的还是轻松。

  哪怕知道战天帝已经挂了,方平也有些别扭,系统没主人就算了,有个主人,他总觉得自己被人控制了。

  现在挺好的!

  何况,到了他这实力,对自己的实力也能感应的清楚,没系统,一样可以察觉到自己的实力变化。

  本源世界9999米,随着方平融合七八座城市,还是9999米。

  并未出现变化!

  显然,这个关卡需要更多的力量去冲击才行。

  ……

  方平在变强,张涛在变强。

  地球所有人都在变强!

  这个阶段,也是最容易提升的阶段,本源道方向明确,只要有足够的力量,就能一直往前走,本源的力量,越来越容易感悟。

  他们都在变强……

  方平忽然发现,苍猫好像也有些变化了。

  ……

  融合了20多座城市之后,方平忍不住看向肩膀上的苍猫。

  这猫,之前火红色的毛发,现在好像有些泛现幽芒。

  方平脸色微变,“大猫,你怎么了?”

  苍猫打着哈欠,好像有些想睡觉,听到方平问话,睁眼打着哈欠道:“垃圾桶又产生垃圾了呀,好多人变厉害了。”

  方平脸色再次变幻了一下,“那个黑泥潭变大了?”

  苍猫诞生于本源星辰,是本源星辰的产物,意外的产物,收集本源道一些污秽和负面情绪的东西。

  每次大战爆发之前,本源道强者负面情绪浓郁,苍猫都会沉眠。

  而本源道强者增多,变强,它也会受到一些影响。

  收集更多的负面情绪!

  当然,现在源地还在,天帝他们还在镇压,这猫又不在源地,受到的影响要小一些,可还是有些受到影响了。

  方平凝眉道:“变大了吗?”

  苍猫有些提不起精神道:“有点吧。”

  那个黑泥潭,好像的确变大了。

  当日东皇说需要人镇压黑泥潭,也不是无的放矢,苍猫自己强大可以镇压一些,可随着本源道产生的垃圾变多,苍猫还是需要别人辅助镇压的。

  现在的苍猫可以镇压,接下来未必就可以了。

  “泥潭……”

  方平呢喃一声,这泥潭是隐患,不解决这个泥潭,苍猫的猫世界迟早会被黑暗覆盖!

  三界武者,没有心魔一说。

  也没真正的魔道一说!

  因为大部分负面情绪,都通过本源道进入了源地,由源地进入苍猫的猫世界中进行覆盖,苍猫进行镇压。

  “这泥潭,其实也类似于九皇产生的大道裂缝,不,比这裂缝还要严重,裂缝需要力量镇压,或者能量填补,苍猫的黑泥潭,恐怕不单单是能量填补的问题!”

  苍猫的黑泥潭,可能需要更多的东西去修补。

  方平心中想着,苍猫嘀咕道:“骗子,不用管这个啦,不行的话,最后本猫就去找天帝呀,当固定的苍猫牌垃圾桶,留在源地不走了,他就会帮本猫镇压了呀。”

  天帝想恢复源地,而恢复了之后,源地其实还是存在一些缺陷的,这些缺陷天帝都会送到苍猫体内。

  到时候,自然会帮苍猫解决这个问题。

  如何解决?

  永世镇压!

  方平都可以想到这个结果,脸色变幻不定,看向苍猫,低沉道:“你愿意被人永世镇压在源地?”

  苍猫懒洋洋道:“有吃的就行啊。”

  方平轻哼一声!

  谁不向往自由?

  谁希望自己永生永世的被镇压在一地?

  苍猫不死不灭,源地不灭,它不死。

  源地存在一日,它就可能会被镇压一日,成为固定的垃圾收集站。

  这是苍猫想要的结果?

  它若是不在乎,何必把猫世界弄的阳光明媚,将那个黑泥潭弄的远远的,从不去靠近。

  猫,也向往阳光,向往美好。

  而源地,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方平陷入了沉思,源地破灭,苍猫也可能会死,它和源地牵扯太深。

  不止苍猫,源地破灭,那些皇者都会死。

  本源道也会彻底覆灭,不知道多少人会受到断道反噬死亡。

  “灭源地,那会造成无数人死亡。”

  “不灭源地,皇者难死,天帝难灭……”

  “所以,最好的办法居然是修补源地……”

  方平心中有些无奈,到头来,最好的办法其实还是修补好源地,当然,不是天帝那种封闭,而是修补好现在的源地缺陷。

  让源地不会出现力量的枯竭,本源道不会再被镇压。

  “种子!”

  到头来,种子好像真的成为了唯一的出路。

  可偏偏,种子有智慧,要灭武。

  “源地,种子……”

  此刻,方平开始犹豫,是先去找种子,还是再去源地一趟?

  去源地,主要是为了破了气血种子,免得气血种子成熟,被人用了,那气血大道的武者会死很多。

  找种子,那是为了获得一些真血,或者找种子谈谈,哪怕没法谈,也要知己知彼才行。

  “气血种子到底是谁的?”

  方平心中寻思起来,不是人皇的,这是肯定的!

  “不是人皇的,不是北皇和兽皇的!”

  这点方平之所以确定,那是因为这俩实力不如人皇,当日气血种子的主人,却是和人皇互相厮杀,都是投影,人皇还用了自己的手指,最终也只是同归于尽。

  显然,那人实力也许比人皇还要强一些。

  “也就那几个家伙了……可那几个家伙,光是气血种子,恐怕也没办法脱困吧?难道顺带着还想杀几个皇,凑个量?”

  “斗、穹、昊、鸿。”

  气血种子只可能是这四人的,除非人皇自己演戏,不过可能性不大,人皇没必要演这么一出戏。

  真要自导自演,当日最好的选择其实是灭了方平这个知情者。

  种子只可能是这四个家伙的,而这几个家伙,还不知道当日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方平去过,拿到了真血,因为人皇的分身和那家伙的分身同归于尽了。

  “能量种子是斗天帝弄的吗?不是他就是地皇,感觉好像就是为了成全鸿坤一样,这两个家伙,好像根本没指望这个脱困……”

  “那弄这个种子干嘛?”

  “……”

  方平陷入了沉思中,能量种子完全没体现出任何效果,斗天帝和地皇这两人当日也根本没任何举动。

  地皇还好说,若是斗天帝弄的,这家伙当天居然完全没什么反应的。

  “鸿坤成皇,对斗天帝可没有什么好处可言,除了增加了源地的负担,本源的负担……”

  方平微微一愣,增加本源负担?

  “四颗种子,分流仙源……”

  “鸿坤借助种子证道,源地愈加不堪重负。”

  方平吸了口气,斗天帝不会是故意的吧?

  故意弄了颗种子,一方面让仙源力量缺失,一方面助鸿坤证道,让本源负担更严重?

  “这样对他也没什么好处,不过对源地的主人天帝而言,倒是加大了一些负担……”

  “他想对抗天帝?”

  方平倒是不意外这些,九皇中的神皇和斗天帝这几人,都知道天帝可能要杀他们,所以万年前就开始对抗天帝,给天帝拖后腿,也不是不可能。

  “可这些家伙就不怕天帝不堪重负,源地不堪重负,真的崩溃了?”

  方平喃喃自语,除非这几个家伙知道天帝很强,压不垮他,所以才不会在意。

  天帝会被压垮吗?

  不会的!

  方平现在怀疑天帝根本没镇压源地裂缝,而是种子在出力镇压。

  “他们知道吗?”

  方平心中猜测,很快微微摇头,不再去想,知道还是不知道,这几个家伙现在都不敢找天帝的。

  自己再去源地,气血种子的主人应该会防范不少。

  可能会发现自己去了源地!

  ……

  想着这些,方平又侧头看了看打瞌睡的苍猫。

  这猫,现在越来越懒散了。

  可能是近期真的被泥潭冲击了。

  “大猫……”

  “喵呜?”

  苍猫半睡半醒,睁眼看着方平。

  方平迟疑一会才道:“你的本源世界有问题,问题太严重!我觉得若是没办法彻底解决,那还不如干脆利落一些……”

  方平顿了顿,这才继续道:“毁了这个!毁灭之后,猫世界的污浊回归源地,让源地受到冲击,不过我担心,一旦毁了猫世界,你可能会死。”

  本源世界被毁灭,这比斩断了大道都严重。

  几乎没有存活的案例!

  苍猫眨眼看着他,嘀咕道:“死了,是不是就吃不了好东西了?”

  方平平静道:“别想着吃了,不想死的话,要不回源地老实当垃圾站,要不……”

  “啥?”

  苍猫看着他,等着他继续说。

  “想办法转移切割!”

  方平沉声道:“本源世界能切割吗?这个我不知道,也许可以帮你切割掉一部分,将那些污浊的区域,也就是黑泥潭切割掉,再送回源地,至于送回去后产生什么后果,就不关我们的事了。”

  “切割?”

  苍猫瞪大了眼睛,“做手术?”

  “本猫不要!”

  这可是大手术,切割本源世界,这比普通人切割脑子都严重,会痛死猫的!

  方平不理它,自顾自道:“切割恐怕也没那么简单,一旦崩溃,你还是得死。”

  方平其实也头疼,这个问题很难解决掉。

  本源的隐患,哪怕没有武者,都是存在的。

  苍猫诞生的太早,可不是后来才诞生的。

  除非本源灭,才会让这些消失。

  可本源灭,苍猫也就死了。

  苍猫也很绝望,可怜兮兮道:“那还是算了吧,不死的话,去当垃圾桶,也许还能吃点东西呢,死了就没得吃了。”

  方平微微一震,没再说什么。

  也许……苍猫说的是对的。

  自己做事都考虑着你不让我好过,我不让你好过,大不了一起死。

  可苍猫,也许就这么点爱好了。

  老实去源地当垃圾桶,它可能还可以吃点东西,寂寞,黑暗,孤独,也许它都可以承受。

  可是……

  方平心中叹息,这要镇压多少年才行?

  源地不灭,都需要一直镇压,苍猫真的可以承受吗?

  也许,那时候会轻松一些,就如现在一般,也是可以出来的?

  ……

  源地。

  一处黑暗地。

  秦凤青扛着刀,不耐烦道:“喊我干什么?”

  不远处,人皇悬浮在空,笑了笑,轻声道:“仙源快成熟了,一旦成熟,就是本源道强者灭绝之日,也是天帝脱困的时候。”

  “那又怎么了?”

  秦凤青不以为然,和我有什么关系。

  “种子……好像没让我们做什么……”

  人皇喃喃道:“按理说,此刻的我们,应该去阻止这一切了,不能让仙源成熟,否则人族灭绝,种子就麻烦了。”

  秦凤青挑眉道:“种子这边,就算人族遭受重创,不是灭族,它灵智受到一些影响,也不会太严重吧?”

  “可天帝摆明了要灭人族,拿它来填坑。”

  人皇眼神闪烁道:“既然如此,种子岂能让天帝脱困!”

  “是啊,怎么了?”

  秦凤青奇怪道:“不是在阻止吗?我们在阻止,方平他们也在阻止……”

  “不是说这个!”

  人皇摇头道:“种子这么多年,一直在和阳神纠缠,却是很少管天帝……”

  “不是说,阳神和种子纠缠吗?”

  秦凤青诧异道:“阳神这家伙,一直在追逐种子,种子也没办法,只好和他纠缠了。”

  “你不了解阳神……”

  人皇轻笑道:“阳神这人,很怕麻烦,前期他是在追逐种子,想要获取更强的力量!后来,他吸收了源地的力量,已经极强,这时候,他其实已经懒得再去追逐了。

  是种子……一直逗留人间……”

  秦凤青眨眼,“逗留人间?种子不是本来就在人间吗?”

  “那源地怎么来的?秘境如何来的?”

  人皇眼神闪烁道:“它不是非要逗留人间,只是这些年一直在人间待着而已。”

  秦凤青眉头皱起,“你的意思是……”

  “种子好像不是太着急,任由天帝在制造仙源,等待仙源成熟。”

  “它没办法阻止吧?”

  “有!”

  人皇笑道:“你还年轻,自然不懂!真想阻止,其实还是有办法的。比如当年人间无能量,种子不再溢散能量,人皇剑吸收了所有能量。

  这时候,人族还存在,但是武道不会兴盛!

  只要稍微溢散一些能量,维持人族不灭就行,可种子溢散的能量,却是能让一些人继续习武,传承武道,而非彻底灭武。”

  秦凤青挑眉,看着他,不知道想些什么。

  人皇幽幽道:“种子到底在等什么?等天帝灭武吗?可一个不慎,它自己也会成为其中的永动机。”

  秦凤青舔了舔嘴唇,笑道:“管它在干嘛,不让我们出手更好,我可是刚证道,不是神皇、天帝他们的对手。”

  “你不懂……”

  人皇见秦凤青一脸的无所谓,一副我不懂就不懂,随便你们的态度,不由失笑。

  “种子其实也不是什么都没做,它应该和昊达成了什么一致,昊可能就是它的布置,阻止天帝。方平他们能成长到这地步,有他们自己的原因,也有几位皇者暗中放任的原因。”

  秦凤青点头,他也怀疑东皇是种子的合作伙伴。

  再次看向人皇,“那不就得了?”

  “所以昊,当年指使初武杀苍猫,应该就是想要让本源乱一乱。”

  “对啊,这不就符合种子的目的吗?”

  “可是苍猫没死……”

  秦凤青不耐烦道:“多正常,不是有天帝、灵皇他们保护它吗?”

  “然而,这也造成了天帝对昊多了许多防范,后来他们可能查到了幕后之人是昊,所以昊和天帝看似师徒情深,实际上已经翻脸。”

  秦凤青凝眉道:“你的意思是,他若是种子的合作伙伴,其实应该低调一些?他其实很低调了吧?”

  “不是这个……我是想说,昊有些奇怪,天帝也有些奇怪。”

  人皇幽幽道:“他们翻脸了,其实心里都有数,可很多时候,感觉又不像翻脸了,更像是……演戏!”

  “演戏?”

  秦凤青皱眉,沉声道:“你到底什么意思?你是说,东皇人在曹营心在汉,其实根本没背叛天帝,只是故意糊弄种子?”

  “有点这意思……”人皇笑道:“可种子并非傻子,反而智慧很高,昊岂能那么容易糊弄它?”

  “被你说的迷糊了,到底什么意思?”

  人皇叹息道:“我不怕昊和天帝在演戏,是怕……昊、天帝、种子一起演戏!”

  “嗯?”

  秦凤青一愣。

  “那我们……才是真正被抛出来的弃子!”

  人皇幽冷道:“人人都知道了我们是种子的狗,想要消灭种子,那就要消灭我们,我们其实比方平他们处境更危险!

  我们死了,方平他们死了,那种子就无力反抗了。

  方平他们还需要等待仙源成熟再去收割,而我们……其实不需要等待!”

  “你的意思是……有人要对我们下手?”

  秦凤青凝眉道:“神皇他们?”

  “对!”

  “甚至是天帝和昊他们!为了让这场戏更逼真,我们可能已经被放弃了!”

  人皇看向秦凤青,笑道:“想活吗?”

  “当然!”

  “想就好!”

  人皇眼神幽深,看向无尽黑暗,半晌才道:“想活,那就要争!自己不争,怎么活?如今的局势,复杂的超乎你想象!

  有些人揣着明白装糊涂,有些人揣着糊涂装明白。

  有些人,真的不懂。

  有些人,其实什么都懂。

  种子不止我们两位后手,若是如此,那我倒是小觑种子了,真要如此,它早就被阳神吞了!”

  “不想死,那就不能成为弃子,而是成为关键棋子!”

  “而此刻,我们有了竞争对手!”

  秦凤青眼神闪烁,“东皇?”

  “是!”

  人皇冷冷道:“不管是真的合作,还是假的,他都是种子的棋子,很重要,起码比我们重要!不杀了昊,你我便是弃子,接下来种子可以随意抛弃我们!”

  “你想做什么?”

  “杀他!”

  “嗯?”

  秦凤青凝眉道:“他可没那么好杀,神皇都说了,他是仅次于他们四人的最强者!”

  “是难杀,不过不是没希望!”

  人皇幽冷道:“你,我,镇,方平……我想办法拉上鸿,我们一起对他出手,他岂能不死?”

  秦凤青凝眉道:“可现在的东皇存在,其实是减轻了人族的压力,方平会答应合作杀东皇?”

  “你还是不够了解方平!”

  人皇轻笑道:“减轻压力?在方平眼中,我们都可杀!死一个,少一个,算计少一分,清静一分!东皇那么强,他岂会信任他?

  杀了昊,也许还能帮镇解脱,他会答应的。

  人死的越多,强者越少,其实局面越简单。

  不用担心背叛,不用担心算计,你觉得他会不答应?”

  秦凤青想想也是,不过还是沉重道:“东皇太强了,按照我们的算法,战力恐怕有亿2000万以上,有吗?”

  “有!”

  人皇倒是没否认,轻笑道:“绝对有!甚至可能超过这个数据,亿5000万也不见得没可能,至于神皇和斗,恐怕都接近天帝了!

  而天帝和阳神,我们给出的估算是2亿!”

  “你呢?”

  秦凤青挑眉道:“人族壮大,我知道,对你其实还是有帮助的,我不信你没破亿。”

  “堪堪破亿。”

  人皇也不否认,笑道:“我和鸿差距不大,镇最近在巩固道果,寻找星辰石,此刻,他也有个短暂的提升期,很快,也会接近一亿!

  我们三人为主,方平能力压灵,也开始接近这个层次了。

  再加上其他人辅助,包括书香,书香早年证道破九,这次也在强大自己,哪怕不如镇,也快接近荒那个层次了。”

  秦凤青沉吟一会,又道:“我们杀了东皇,动静不会小,种子也必然知道……”

  “知道又如何?”

  人皇笑道:“种子说过昊是我们的人吗?不能杀吗?我们只是自己猜测而已!昊是天帝的走狗,我们是种子的走狗,那杀他,不是顺理成章吗?

  杀完了人,还要去找种子讨要好处,巩固自己的地位,顺便告诉种子,我们才是它唯二能信任的人!

  这才能为我们争取更大的利益!”

  秦凤青看着他,笑眯眯道:“你找我干嘛?我实力又不怎么样,虽然之前破九,这次又有提升,可撑死了5000万卡,你是怕方平不相信你,让我去找他们谈?”

  “是也不是,你去谈,更让他们放心一些。”

  人皇笑道:“另外便是……我希望你能去找王金洋他们谈一谈。”

  “嗯?”

  秦凤青一愣,接着脸色微变,“你要引出东皇的道果?让老王他们几个开启通道?”

  “是!”

  秦凤青沉声道:“他们不会答应的!方平也不会,一旦暴露通道所在,他们三个都危险了,你真以为我不懂?”

  “所以只能让你去说服他们!”

  人皇笑道:“我是不行的,方平不会信任我的,可你可以……你和三帝转世都有交情,杀了昊,我保证,昊的道果我不会去要,由你们分配。”

  秦凤青盯着他看,皱眉不语。

  过了一会,龇牙道:“好,我去!不过我要星辰石,很多,锻造一具分身去地球,顺手送方平一点,展示诚意,这家伙胃口大,不给好处你和他谈合作,他能一口喷死你!”

  人皇笑了一声,也不意外,随手丢出5颗星辰石,笑道:“就这么多了,我这些年也只剩下这些,秦凤青,合作双赢,至于杀了昊的同时,还想对我下手,最好不要去想,我没那么愚蠢,会完全信任你们。”

  秦凤青哼了一声,嗤笑道:“东皇也没那么蠢,这个计划未必行得通,而且还要在源地下手,更危险……”

  “也未必要源地……源地之外也行的。”

  人皇幽幽道:“三帝转世若是愿意,可以先帮昊脱困,在外面杀他!”

  “呵,再说吧!”

  秦凤青懒得接话,这可能性不大。

  不过,回地球一趟也好。

  人皇今日忽然找自己,要杀东皇,秦凤青觉得,其中有些事自己可能不知道,回去问问看。

  人皇这家伙,也不简单。

  道果都不要,非要杀东皇,这家伙又有什么目的?

  真的是为了巩固他们的地位?

  不想被种子抛弃?

  秦凤青头疼,这些事,越想越麻烦,自己了解的线索有限,问问方平那个家伙,也许知道的会更多一些。

  那家伙,奸滑奸滑的。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