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0章 不寻常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仙源之下。

  方平观察着仙源,距离有点远,并未靠近,那边灵皇很警惕,但是也没有此刻驱赶方平。

  方平没兴趣现在和灵皇交手。

  杀了她,其他人也不会给自己机会破坏仙源,何况……还没机会杀灵皇,天帝那几位不会坐视的。

  现在实力不够,方平也懒得做无用功。

  “系统的能量很多,气血之力,精神力,破灭之力,本源之力……”

  方平心中盘算,系统可以给自己提供很多能量。

  各种各样的!

  其他的好说,三帝可以提供,本源之力,其实三帝也能提供。

  那突袭大道呢?

  不,突袭大道一开始不是这么用的,而是为了让方平观摩大道。

  只要财富值足够,任何人的大道都可以观摩,都可以观看。

  可死人的大道,那显然是不行的。

  大道那么多,强者那么多,系统如何突入的?

  仙源!

  走仙源之上,那就可以百无禁忌,只要受困于仙源的强者,都可以被突入大道了。

  皇者的大道,方平没突破过。

  当初对付灵皇分身,方平都没能突破对方的大道。

  对付人皇的时候,方平也试过,最终是直接进入了本源宇宙。

  当时以为自己实力不够强,如今再想……不是不够强,而是系统没办法提供这样的能力。

  因为那些大道,不在仙源之上。

  “系统,就在仙源这!”

  方平这时候几乎彻底确定了。

  盯着仙源看了一阵,没看出什么异样。

  方平眼神微动,面前忽然出现了战天宫,灵皇微微蹙眉,不太明白他要干嘛。

  方平懒得理她,忽然进入了战天宫。

  再次出现在战当初经常出现的地方。

  仰着头,看着天。

  此刻,方平发现了不同!

  战天宫,果然有些特殊。

  这时候的方平,站在战天宫战的寝宫之上,再去看仙源,忽然发现,有些异样。

  巨大的仙源上,好像附着一样东西。

  可方平之前明明没看到这东西的存在!

  而在战天宫,以那样的角度,却是可以看到。

  “战弄的?”

  方平心中喃喃一声,是战当年弄的手脚?

  所以其他人根本无法发现?

  可是……方平心中忍不住暗骂!

  在仙源上,那自己去取,必然会引起灵皇攻击的。

  自己说是拿东西,拿到了就走,灵皇会信?

  肯定会想着方平是去破坏仙源的!

  方平头疼,这是拿不到了?

  方平继续看着,看着看着,忽然有些异样。

  在这,他居然还看到了一些东西。

  他看到仙源之上,好像不止有系统。

  “那是……”

  方平在凸起的那一块区域,发现了一点异常,那些血管下方,好像都有一根丝线,连接着什么。

  通向上空,通向未知之处!

  “那是人族的大道……气血大道……那是……气血种子!”

  方平忽然醒悟!

  战天宫到底什么情况?

  居然可以观察到这些东西!

  这是气血种子在盗取力量,盗取控制权,截取了一些气血大道的控制权,那丝线通往的应该就是王若冰的本源世界。

  “这到底是谁弄的手脚?”

  其他的一些大道之下,也有一些丝线存在的痕迹,不过此刻都好像断裂了。

  那是三颗种子碎了导致的。

  “战天宫就是个显微镜!”

  这时候,方平有些明白了。

  自己看不到,其他人看不到,站在战天宫中却是可以看到,战天帝行啊,他把战天宫弄成了显微镜了。

  这是微观的世界!

  方平继续观察仙源,这时候,越看越有趣。

  那一条条大道,蔓延而上,最终通向上空的黑暗。

  “那是天帝所在?”

  “天帝其实控制着整个仙源?”

  “不对……”

  这一刻,方平眼神微变。

  “不对劲……”

  方平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按照之前的想法,仙源就是天帝拿去补坑的!

  可是……可是不对!

  方平调整战天宫的角度,继续往上看,还特意凑近了一些仙源,灵皇皱眉,却是没说话,而是有些奇怪地看着方平。

  他在干什么?

  “不对……”

  “不对劲!”

  方平喃喃一声,不对劲!

  分流了!

  仙源最上空看似是一团血管插入了源地,可是,分流了!

  分成了几条道!

  气血之道,生命之道,能量之道,精神之道!

  四个小小的分叉出现了!

  这就意味着,这四条大道,是通往不同方向的!

  “三焦之门!”

  方平心中微微一动!

  仙源……仙源不是用来补坑的?

  怎么可能!

  补门?

  封门?

  不对……

  方平有些头疼,忽然轰隆一声,震碎了四周虚空,没给其他人观看的机会,看向灵皇道:“我问一个问题,你们被困源地,为何不走三门离开?难道不能?”

  灵皇凝眉不语。

  方平也是凝眉,“你要逼我现在和你交手?这些问题,你不说,我找几个老古董问问也能问到!”

  “三门似真似假,并非真实存在,道果根本无法走三门离开。”

  灵皇凝眉道:“若是能,辰之前就彻底脱困了!”

  方平再次道:“铸神使说他只铸造了仙源,三门却不是他铸造的,那三门谁铸造的?”

  “天帝!”

  灵皇冷声道。

  “入源地,必须要走三门?”

  “必须!”

  “那仙源上的大道,和三门之间有联系?”

  灵皇再次皱眉,“仙源上的大道,辗转之下,还是要走三门过,才能破道证道!”

  “源地一开始没三门,那代表四面其实是开放的?”

  “是。”

  “天帝想封闭源地,所以铸造了三门?”

  灵皇凝眉道:“无论铸造不铸造三门,我们都无法从三门所在离开,最少道果无法离开!”

  方平微微点头,很快道:“我再问一个问题,三门是半虚半实的存在,那三门若是彻底封闭,会发生什么?”

  这话一出,灵皇迟疑了一下,想了想才道:“三界无人可证道皇者!而三门封闭,意味着你们的三焦之门也彻底封闭,无法再开启,那就代表你们无法再修炼本源道。”

  灵皇说着,微微扬眉,看向方平,略显疑惑。

  方平喃喃一声,“彻底封闭了三门,无人可证皇,无人可修本源……”

  方平陡然看向灵皇,“三门封闭之后,我是说彻底封闭,天帝还需要再填坑吗?”

  “嗯?”

  灵皇扬眉,“三门是无法封闭的,就是半虚半实的存在,若是可以,早些年就封闭了!何况,真要能封闭,其他人也不会答应,那意味着皇者再也无法离开源地……”

  她说着,愣了一下,接着好像想到了什么,冷声道:“无人修本源,源地会渐渐萎缩!”

  方平舔了舔嘴唇,笑了起来,笑的阴阳怪气。

  灵皇脸色再次变幻了一下,低沉道:“三门的存在,当年是为了减少武者自爆的概率,因为古武者修炼混乱,精神力、气血之力混杂……

  三门并非为了堵道,而是为了让武者更安全!”

  方平桀桀笑道:“是吗?天帝说的?你们觉得没问题,和天帝说的差不多,所以就铸造了三门?”

  灵皇再次凝眉,半晌才道;“还有一个原因,三门没铸造,源地一直在外泄能量,铸造之后,可以让力量只进不出,源地更稳固!

  这也是当年我们答应的一个重要原因,否则,源地力量外泄,容易更快塌陷。”

  方平笑的阴险,“我不问这个,我只问一句,若是三门从半虚半实,彻底凝固,无人可证道皇者,皇者也不可外出,甚至被困被杀,天帝是不是就不用补坑了?”

  “我说了,那会导致源地萎缩。”

  “是啊……”

  方平也是微微凝眉,“彻底封闭之后,会导致源地萎缩的……”

  方平揉着额头,缓缓想着。

  想着想着……方平喃喃自语道:“三门彻底封闭,那源地是不是会重聚?”

  灵皇看着他,没有出声。

  而方平联想到了自己!

  彻底封闭了本源之后,是不是就不再受源地影响了?

  而现在的源地,若是彻底封闭之后,会发生什么?

  重聚?

  恢复成当年本源星辰的样子?

  “三界灭武……源地重聚……力量回归,归于源地……源地有个主人……天帝!”

  “三界恢复到了三万年前的样子……不,不同,没有了武者,没有了强者,只有一个天帝,一个种子,阳神……阳神?”

  方平继续呓语。

  “源地封闭,力量回归,阳神还能控制那些能量吗?”

  “吞噬的要还回去,实力削弱,阳神是天帝和种子的对手吗?”

  方平继续晃着脑袋!

  天帝……种子……

  这两位,在他印象中一直是最敌对的!

  天帝是种子的最大敌人!

  而种子,最想杀的其实也是天帝,也是种子引诱天帝进了本源的坑。

  可如果说……这两位合作了呢?

  目的……灭武!

  坑杀三界所有强者,包括阳神这些强者!

  之后,天帝成为天地之间,唯一的武者,唯一的强者!

  秦凤青说他们是新世界的打手……为何非要是他们?

  不能是天帝吗?

  而天帝呢?

  天帝在这个三界,有齐名的阳神,有差他一丢丢的神皇和斗,有巨大的本源之坑囚禁他。

  若是弄死了其他人,换来他成为新世界的守护者,他答应吗?

  或者说……三万年前的传道,到底是真的无意,还是假的无意造成了无数人入坑?

  方平揉了揉额头,再次看向灵皇,忽然笑道:“我问一个问题,源地破碎的时候,一开始有这三门这么大的裂缝吗?”

  灵皇皱眉看着她。

  “不对……你应该不知道,有人知道,阳神!”

  方平忽然笑道:“阳神吸收了源地的很多力量,他吸收的是哪的力量?不会是原本三门所在的区域,就是被他吸出来的吧?”

  想到这,方平忽然不再看九重天的仙源了!

  哗啦一声,撕裂虚空,方平不见了。

  灵皇皱眉,没有吭声。

  继续闭眼盘坐。

  不远处……石破和乱一脸呆滞,走了?

  关键是……你走了,我们怎么离开九重天?

  两人没办法打破九重天啊!

  “那个……那个……胖灵,送我们下去怎么样?”

  轰!

  一掌将石破拍飞,灵皇懒得理他们。

  两人都是满脸悲哀,接着,忍不住破口大骂,骂的当然是方平!

  完了,方平不来,他俩被困在这了!

  ……

  阳城。

  方平迅速赶到,急忙道:“前辈,有一事相询!不是别的,就是想问问,三万年前前辈吸收源地力量的时候,源地破碎,是彻底破碎了,还是四周残留着大量能量,随时准备再次封闭?”

  阳神原本不准备搭理他的,这时候,忽然虚空一颤,下一刻方平再次出现在了之前的小世界。

  不过这次不是海滩了,而是一处冰雪之山。

  山峰上,阳神还是穿着大裤衩,脚下却是多了个滑雪橇,好像正准备滑板,此刻有些好奇道:“你问这个干嘛?”

  方平也顾不得他这造型了,连忙道:“前辈可否和我说说,三万年前,前辈到底怎么吸收的能量,当时源地的布局又是怎么样的?”

  阳神皱眉,一边往山下滑,一边回忆道:“我想想……三万年前,三万年前,我追逐种子到处跑,就想多吸点力量!

  有天,忽然天地震动了一下,震动的动静不大。

  那时候本源宇宙还没人发现,不过老子很强大,其他人没发现什么,我是发现了不同之处,就撕裂了天地,进入了如今的本源宇宙。”

  阳神继续滑雪,动作娴熟,继续道:“然后我就发现了那块破碎的源地,我一看,感觉力量很强,就跑去查看情况了。

  那时候,天帝大概刚走,反正我好像看到一个人刚离开……

  当时也没在意,去了一看,哟呵,好强的力量,我一看,觉得没什么危险,就开始吸收了。”

  “怎么吸收的?”

  方平连忙问。

  阳神笑眯眯道:“怎么吸收的?中心的力量好像被天帝弄走了,空荡荡的,我当然是沿着四周吸收,沿着四周吸了一圈,吸的吸不动了,我就跑路了。”

  方平舔了舔嘴唇道:“您老吸收的那些能量,造成的空荡地带,是不是就是今天的门户所在?”

  “是门户所在,也是那些断道所在。”

  阳神笑呵呵道:“我吸的多,把四周吸空了,所以断了道,出现了门户所在的空洞区域……”

  方平继续道:“若是前辈不吸收那些能量,会造成什么?”

  “造成什么?”

  阳神考虑了一下,笑道:“应该很多人能踏上本源大道,轻松证道,进入源地,成为皇者。我想想,我不吸收,其实初武者几乎都能,排斥力应该没那么大。

  所以我才说我是救世主,没我,他们不是早就踏入了源地成为皇者了?

  拳,冥,这些家伙都能证道!

  刀神,剑神,武神都是如此……”

  方平觉得有些口干舌燥,看着眼前的老人,忽然低声道:“前辈,那若是大家进入了源地,然后前辈没吸收走那些能量,那些能量能不能把整个源地给重新包裹?”

  “能吧?”

  阳神想了想道:“应该是可以的,当时那些能量很强的,中心区域没有,四周能量很丰厚,若不是如此,我也没办法和天帝抗衡。”

  说着,阳神微微凝眉,陡然看向方平,皱眉道:“什么意思?”

  “前辈,您有没有想过……三万年前源地出现,那颗星辰出现,其实天帝并非无意中发现的?”

  “嗯?”

  阳神微微蹙眉。

  “三万年前,前辈一直追逐种子,前辈却是没发现源地,而是被天帝发现了……”

  方平想了想又道:“当年的初武者,到底谁最强?天帝还是前辈你?”

  阳神嗤笑道:“天帝?他有我强?开什么玩笑!当年若说强大,老子排名第一,这世界差点成了阳间,可不是什么三界!”

  这话不是第一次说了!

  不是阳神说的,而是几位强者说的,这世界差点成了阳间,而不是三界!

  阳神继续道:“天帝那家伙,当年也很强,当年若是有个风云榜,排名前十的话,我、天帝、穹、昊、斗、武……大概都能进入前十,天帝这家伙和其他几个人差距不算太大,和我还有些差距。”

  阳神自傲道:“我可是追逐种子的人,天帝敢吗?这三界,也就我敢!可惜啊,被这鸟人第一个发现了源地,吞噬的力量比我多,所以才给他后来追上了。”

  方平眼神变幻道:“那要是前辈不是无意中发现了源地,任由天帝传道,前辈会走上本源道吗?”

  “当然!”

  阳神笑道:“谁还怕力量不够强的?”

  “那前辈走上了本源道,其他初武强者也陆续走上了本源道,那四周的力量将源地一封,会造成什么?”

  阳神挑眉,继续滑雪,思考一会才道:“我们被困源地,道果扎根源地,就和现在的皇者一样,不,更难!

  因为那时候,我们是真的出不来了。

  而本源,占据了大部分力量……”

  方平继续道:“我再问一个问题,前辈,当年初武的强者总共有多少,我说的强者,是说天王境以上的,而且还是那种最少有破八之力的那种!”

  “这个……”

  时间太久远,阳神都快忘记了,此刻开始回想起来。

  方平提醒道:“就是源地破碎前后,不超过三年,破八之力的强者到底有多少?”

  “你小子别一直问,都几万年了,老子想想!”

  “天帝,斗,昊……”

  他一个个地盘算,这些年死了很多人。

  当年就有破八之力的至强者,到底有多少来着?

  初武的至强者不少,后期陆续被杀了。

  比如火神,武神,刀神,剑神,以及前不久被杀拳神……

  “35……36……37?”

  阳神回忆了一下,喃喃道:“算上镇那个小子,应该是37个吧?那小子当年破七巅峰,差一点破八,不过也算顶级强者了,和破八也可一战……那就是37个!”

  “对,应该是37个!”

  方平幽幽道:“除去天帝,还有多少?”

  “废话……”

  阳神骂了一句,接着,腮帮子动了动,龇牙道:“36个!”

  “源地呢?”

  方平声音幽幽。

  阳神挑眉,闷闷道:“三十六重天!”

  “天帝当年可有能力灭武?”

  “废话,当然不能!他敢提,打不死他,他哪来的能力干这事!”

  “那要是本源盛行,36位顶级强者全部入瓮呢?”

  “一网打尽!”

  阳神眼神忽然冷了下来!

  陡然,侧头看向方平,眯眼道:“你小子是说……那家伙想坑杀了三界全部强者,然后灭武……他为什么要……”

  说着,阳神喃喃道:“都是当老二,在三界不如我,还不如种子,其实是老三,灭了其他人,种子不管事,他反而能当老大……”

  方平凝声道:“若是前辈不是无意中发现了那地方,吸收了那些力量,导致源地无法封闭,之后意外频发,那其他人都顺利踏上本源道,成为皇者,之后受困于源地!

  三界强者被一网打尽!

  那又是什么样的结果?”

  “源地,那是种子弄出来的,为什么前辈一直追逐种子没发现,反而是天帝发现了?”

  “引诱谁上钩难道不是一样的?非要是天帝,为何不能是前辈?前辈可是三界第一强者,按理说,引诱前辈更合适!”

  阳神嘴角抽了抽,讪讪道:“这个……其实吧……那个……老子比较那个啥……不太喜欢传道,所以就镇这么一个弟子,天帝那家伙比较喜欢传道,反正比我热心一点……所以……”

  方平笑道:“理解,前辈比较自私,吞了力量就跑的那种,对吧?”

  “放屁,什么叫自私!”

  阳神不服了,怒道:“会不会说话,不会就少说点!”

  方平懒得接话,此刻,轻笑道:“所以,三万年前根本不是意外!天帝早就和种子达成了一致,要把初武强者一网打尽!包括前辈!

  哪曾想……出了大意外,之前拿来困人的力量,被前辈给一口气全部吸收了!

  哪怕种子,想制造出这源地,给出这么多力量,恐怕也是消耗巨大,未必能来第二次了。

  于是,源地出现了一些漏洞。

  于是,一些人无法踏上本源,成皇的数量大减,而难度也大增,导致最终只有九人证道成皇,其中有几位还不是初武强者,而是后来崛起的强者。”

  “源地无法封锁,像前辈这样的强者,其实还是能跑掉的,包括神皇这几位,真要狠下心跑路,放弃一些东西,是不是也能跑掉?”

  “之前困杀三界强者的计划破灭,怎么办?那就发动大道之争吧,死一个算一个,于是,初武败落!”

  “强者,死了很多很多,剩下的大部分都走了本源了!”

  “可是还不行啊!”

  “万年前,天帝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三界灭武难度很大,他一个人也未必能收拾您老和九皇,所以呢,再次想到了当年的困杀计划。”

  “源地,还是要彻底封闭的,干掉九皇再说,之后,再封闭源地,他更强大了,前辈当年吸收的能量可能在源地重聚之后,力量被抽离!

  到时候,前辈是天帝对手吗?”

  方平笑道:“那时候,前辈会不会死?”

  阳神挑眉,“你小子到底发现了什么?”

  “仙源的问题!”

  方平凝眉道:“仙源的力量,好像没通往天帝镇压的裂缝,而是三门!或者说四门!我觉得,仙源成熟,不像是镇压裂缝,而是巩固门户,彻底将门户封死!”

  “嗯?”

  阳神凝眉,“怎么会,裂缝我看过,很大,他需要消耗大量的力量去镇压……”

  “若是种子愿意帮他镇压呢?”

  “……”

  阳神挑眉,“那种子直接帮他封门好了!”

  “那动静就太大了,前辈会发现不了?前辈会不会像现在这样继续看戏?”

  “废话,当然不会,种子敢封门,老子早就发现不对劲了,还不劈死天帝……”

  “那不就得了,可种子帮天帝镇压裂缝,或者说压根就没天帝所在的裂缝,就是虚幻,毕竟这是种子自己弄出来的,天帝只是故意在那镇压所谓的裂缝……”

  阳神脸色变了,“你是说,他其实早就和种子联手了,三万年前!他和种子就达成了一致,要灭武,要杀光那些强者,可惜被我破坏了,导致计划失败,所以才有了今日这一幕!

  仙源,是为了巩固当年被我破坏的门户用的。

  而不是为了填他自己的坑用的?”

  方平笑眯眯道:“我不知道,我只想问前辈,有没有这个可能?”

  阳神不再滑雪了!

  此刻,一脚踏地,地方变了,变成了一处火山!

  阳神凝眉,穿着大裤衩,忽然跳入火山中游泳了起来,边游边骂道:“不会吧?这家伙感觉不像这种人啊,三万年前,他可是大好人,传道先锋,这家伙会这么毒?”

  他和天帝,似敌似友,其实他也没针对过天帝。

  这些年来,倒是天帝破坏了他几次计划。

  当年蕴养小世界,还被天帝给破坏了。

  阳神游着岩浆,皱着眉头,“三万年前……三万年前有些乱,他所在的天部,被人无意中交战弄的毁灭了,他很生气,那时候他出去了,不在天部。

  回来后,天部没剩下几个人了。

  他虽然生气,可也没说什么,当年谁弄灭了天部来着……”

  阳神回想了起来,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他都快忘了。

  “谁……武神?”

  阳神喃喃道:“是武神吗?武神和谁交手?剑神?是吗?大概是的吧……这俩都死了,怎么死的……一个是穹吸收了力量,后来自己回去之后死了。

  一个是和昊交手,然后……忽然被杀了,昊被三界强者忌惮的不行,要不是证道了,都要杀他了。”

  而方平,眼神微动道:“东皇说,他杀剑神,只是意外,他没想杀剑神,当然,没人相信就是了!”

  阳神眼神彻底变了!

  “玛德,不会吧,这老家伙难道暗地里下的黑手?让这俩背锅了?”

  “还真有可能!”

  这一刻,阳神再也不淡然了!

  他眼中的老朋友,好像完全不是他想象的那样!

  这些年来,大家似敌似友,他还真没想过对付那家伙,可现在呢?

  现在……好像不对劲啊!

  很多事,以前他没去想过,也没在意。

  可现在被人挑起,一件件串联起来,无数线索集中起来,忽然让他升起了不寻常的念头!

  天帝……他么的真和种子合作了?


  • 上一篇:第1399章 再上九重天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1401章 拽上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