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3章 谁坑谁?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黎渚顺势证道了。

  地界归心,天帝相助!

  不得不说,黎渚这次能成功,成功超越鸿宇、封、妖帝这些人,不单纯是运气,还有他的狠。

  有些人,往往就是如此,机会来了,挡也挡不住!

  黎渚消失,去了苦海。

  这下子,九重天的气势其实也泄了。

  之前,因为黎渚的狠,众人虽然看不惯,可不得不承认,正因为有黎渚,他们才有了底气。

  现在黎渚跑了,一下子,九重天那边,很多人瞬间没了底气。

  加上鸿宇不在,月灵被镇压,天狗去了源地……

  这短短瞬间,九重天这边沉寂了。

  而源地,其实也沉寂了。

  到了这地步,其实很多人觉得,可以暂时休战了。

  还有一些时间,让大家去谋划!

  今日证道,是大家的机会,也是机缘!

  起码安全证道了!

  不用再等三界归一的时候证道,不用等其他皇者对他们下手,今日一战之后,证道的人多,旧皇想下手,也要考虑一二。

  好像都赢了!

  好像都赚了!

  亏了的好像只有几位旧皇!

  可是……方平却是忽然笑了。

  赢了吗?

  赚了吗?

  今日这么一闹,三界的底牌全部都出了!

  证道的证道,潜伏的也都出现了。

  地皇回归了!

  秦凤青出现了!

  镇天王这些人纷纷证道了!

  黎渚后手被逼出来了,也成皇了,归顺了。

  南皇死了,西皇走了,精神种子、能量种子、生命种子都毁了。

  天帝现身了,阳神出现了,人皇暴露了……

  他方平的实力,也暴露了。

  书香也出现了!

  三界的底牌,后手,埋伏……全部都出现了!

  方平笑了,笑的冷漠!

  “干的真漂亮!”

  他在夸神皇,夸斗天帝,夸那些棋手!

  干的太漂亮了!

  死了一个南皇而已,和他们有很大关系吗?

  现在,三界的一切实力全部暴露!

  其实,他们什么损失都没有,反而将三界这么多年的一些阴谋算计全部强行摆弄到了台面上。

  是故意的吗?

  还是无意的?

  方平嗤笑,恐怕不是无意的,大概也是顺势而为,神皇忽然发飙,逼迫的三界强者不得不插手其中,逼迫的三界诸强不得不这时候出手。

  方平几人一旦被杀,那就真的成空了。

  现在,三界没后手了,没刺头了!

  刺头都入了源地了!

  方平、武王虽然还没入源地,可三界知道他们的一切了。

  埋伏,伏杀,全部成了虚妄。

  都知道你们有哪些人了,还能让你伏杀了?

  三界归一的时候,盯着方平几人就行。

  而在这之前,需要盯着很多人!

  哪怕皇者,其实也盯不过来,现在好了,可以就盯着方平这几位了。

  方平心中轻哼一声,神皇几人倒是和自己有些相似。

  将所有阴暗全部摆在明面上!

  他们有实力去镇压这一切,只要你们不搞小动作。

  搞小动作,他们也怕最后阴沟里翻了船。

  现在没有小动作了,那翻船的概率就不大了。

  皇者不愧是皇者!

  斗天帝和神皇,也是配合默契,一个红脸,一个白脸。

  时机还没到!

  哪怕神皇,也不会觉得现在就是时机,仙源还没成熟呢!

  现在杀了方平他们,可以解决一切吗?

  不能!

  如今,是三界强者进步最快的一段时间,等到三界合一的时候,三界还有大量强者诞生,那时候的仙源才有足够的力量去拯救一切。

  ……

  不远处,老张嘴巴张了张,忽然有些苦涩。

  看向方平。

  好像……没什么值得欣喜的。

  这一次,暴露了书香,搭进去了镇天王、铸神使、天狗,好像……真的没什么值得欣喜的。

  杀了一个南皇,也只是成全了西皇。

  方平赚了吗?

  人族赚了吗?

  张涛看向鸿坤,看向地皇,心中悲哀,这两位会继续帮人族吗?

  不会的!

  之前只是为了保命,现在呢?

  现在成皇了,他们也许开始算计着杀谁让他们解脱了!

  也许开始算计着,仙源何时成熟,让他们有机会摆脱源地之困了!

  黎渚更不用说,狠人一个,他岂会在乎人族!

  天狗呢?

  只要不用苍猫来填坑,它也许也觉得灭了人族比较合适。

  灭了人族,自然不用苍猫去填坑了。

  铸神使,镇天王……不好说。

  书香……书香可能不会妥协,他的目的是报仇,战天帝的仇人都在这呢。

  张涛再次看向方平,忽然有些孤独。

  盟友们被拉走了!

  接下来,没人再给方平分散注意力了,没人再给方平打掩护了。

  怎么办?

  三界的目光都在方平身上,都在人族身上!

  这一刻,他忽然觉得亏了。

  明明是大赚的事,可他真的觉得亏了。

  远处,镇天王也是眼神闪烁了一下,微微蹙眉。

  之前大家情绪激动,也许没多想。

  如今,回头一想,方平和张涛他们接下来麻烦大了。

  镇天王轻哼一声,低喝道:“源地,还有我们存在!”

  他不准备离开!

  他,书香,天狗这些人联手,才能防止被其他皇者斩杀,所以他无法分心三界了,要在这抵御皇者。

  接下来的事,他也没办法参与了。

  一切全看方平他们的了!

  方平笑了笑,不再颓然,懒洋洋地抻了个腰,看向斗天帝,又看了看其他人,淡笑道:“没什么,等就是了,三界归一,挺好的……

  你们自己小心,有空我就来看你们。

  源地是个好地方,下次我再来!”

  斗天帝叹道:“三门那边,你们恐怕进不来了。”

  换言之,三门无法进源地,除非走三帝的道。

  或者走王若冰的道!

  可是,王若冰的道有人知道在哪。

  除非王若冰的本源,是南皇布局,否则,那人一定还在,而且这次没暴露!

  气血种子,也许是最重要的一颗!

  毕竟人族修炼气血的太多,而这次的目标就是人族。

  人族接下来,也会出现大量强者,气血种子一定会成熟的。

  谁会来收割?

  方平其实也好奇,笑问道:“既然都敞开了说,那我真有些好奇,王若冰真的不是穹的布局?”

  斗天帝笑了笑,也不接话。

  神皇更是没声音传出。

  是神皇吗?

  现在,恐怕真的无法确定。

  其他皇者,哪怕心里有数,此刻也没人会承认和否认。

  “你该走了!”

  斗天帝赶人了!

  方平笑了一声,“急什么!现在杀我也不合适吧?等一会不行吗?”

  现在杀方平合适吗?

  不合适!

  新皇还没完全放心呢,现在杀他,只是逼迫的这些人联手对敌,还不如放一放,再去谋划。

  阳神、人皇、地皇这几位,现在都态度不明确。

  不出意外,接下来源地这边还会上演一场大戏。

  合纵连横,承诺,利益联盟,分化拉拢……

  这些事,都会上演的!

  新皇,可不都是方平的人。

  ……

  方平没管其他人,突破一重重天地。

  眨眼间,降临一处混沌之地。

  此地,有人扛刀而立。

  方平一拳轰爆了四周虚空,虚空混沌,挡住了其他人的窥探。

  对面,秦凤青挑眉。

  方平看着他,他也在看方平。

  “恭喜秦皇!”

  方平语带讥嘲,“秦皇倒是藏的深!”

  秦凤青再次扬眉,“刺我?”

  “是又如何?”

  方平冷冷道:“我问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种子的事?”

  “为什么要告诉你?”

  秦凤青懒洋洋道:“我干嘛要告诉你,又不是你儿子!”

  “你是觉得你现在有了点实力,可以和我分庭抗礼了?”

  “怎么着,你要对付我?”

  秦凤青嗤笑,接着骂道:“老子招惹你了?你遇到了麻烦,老子还来救你了,怎么着,恩将仇报?”

  “老子用你来救?”

  方平冷哼一声,“少跟我来这套,你爱出手不出手,真以为人族是我的?我管他们死活!倒是你,应该更在意,人族灭了,种子就得遭殃!

  你这种子的儿子,不怕你老子出事?”

  “滚蛋!”

  秦凤青骂道:“那是你老子!”

  “我倒是想认,关键没门路,你介绍一下?”

  秦凤青哼道:“在这等着我呢?想知道种子在哪?想打它主意?”

  如今的方平,没了其他提升实力的手段,将主意打到种子身上很正常。

  方平淡淡道:“你这废物都能在种子那成皇,我去找种子,明天就是天帝这一级!”

  秦凤青瞥了他一眼,半晌才哼哧笑道:“你真以为你能对付种子?笑话!没听阳神说,他去找种子,都是受伤而归!

  种子那么好收拾,早就被人收拾了!

  只是限于一些东西,不得不培养几条狗而已!

  我这条狗,可不算什么!

  天帝其实也是它养的狗,养的太强,差点反噬了它,之后它就有数了,不再养太强的狗,没看人皇这么多年,还是这实力。”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方平再次刺他,秦凤青不以为然,冷笑道:“我当然有自知之明,要说没有,你大概是没有自知之明的!急着去送死?

  想送死,我很乐意告诉你,怎么去找种子,怎么去送死!”

  方平懒得接话,淡漠道:“问你一件事,种子内部是不是有个新世界?”

  “大概有!”

  秦凤青懒洋洋道:“种子大概后悔弄出了这么个世界,强者强的过分,差点反噬了它,可能在重造世界!当年没什么智慧,凭借本能制造了三界。

  之后,大概就后悔了,想收回一切力量!

  源地……你以为真的是意外?

  十有八九种子弄出来的,就是为了收回三界的力量,将天帝和九皇这些人都给困住了,都给弄死了!

  你以为呢?

  种子,现在可不是当年灵智初开的混沌之物了,现在那是精怪!”

  方平心中一震!

  源地……种子!

  本源星辰……可能是种子弄出来的!

  它要收回三界的力量!

  天帝这些自由初武者,最终都入了瓮,成为了阶下囚!

  若是按照当年的情况发展,三界可能会出现一些破九的初武者,可能会出现大批初武天王,大量的初武者!

  这些人,都是不受控制的!

  之后,源地出现,天帝发现了变强的机会,从而让整个三界都陷入了本源之中!

  而本源……是枷锁,是囚笼!

  这是种子做的?

  方平忽然又有些释然!

  也是,三界除了种子,谁还能制造出那颗本源星辰?

  源地,之前就有传闻,种子在源地出现过,还留下了投影,真血就在源地,那种子必然来过这!

  “收回三界的力量……”

  方平忽然自嘲一笑!

  种子!

  它懵懂的时候,制造了初武,后来发现初武不受控制,而且还有很多人在追逐它,想吞噬它。

  它感觉到了危机,于是,制造了本源星辰!

  引诱了天帝入瓮!

  之后,一发不可收拾,整个三界都陷入了这个局,强者都成了囚徒!

  种子居然还在制造世界!

  灭武的世界!

  它发现了问题,所以不想武道再次诞生,所以制造了世界!

  而自己……可能就是来自那个世界!

  方平深吸一口气,我……也是种子养的狗吗?

  可从斗他们这些人的态度来看,又不太像。

  方平之前也猜测,他可能是九皇四帝中一人的布局。

  为何又和种子牵扯上了?

  可九皇四帝,好像又制造不出系统这样的东西。

  包括那个世界!

  “所以种子是想灭武?”

  方平凝眉道:“你们就是它的狗,让三界灭武?”

  秦凤青懒洋洋道:“灭武不灭武的,我可管不着!我们存在的目的,很简单,让三界乱一乱,别没事就盯着种子。”

  “你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

  方平嗤笑道:“你可不是那么听话的狗!”

  “废话,谁那么听话当狗?”

  秦凤青打着哈欠道:“人皇是吗?人皇也不是!可是,你得听话才行!知道什么叫天命之子吗?第一代的他天帝,那时候种子还没什么意识,控制力不强。

  后面的几代,控制力可比你想象的强大!

  天命之子,谁是天命?

  种子啊!

  我们都是它儿子,你敢不听话,打不死你!

  我怕死啊,怕死当然要听话了!

  当然,也还行,只要是阻止其他人对它出手的事,我们都很自由,比如现在你说对付阳神,我和人皇会帮你的!”

  秦凤青笑眯眯道:“阳神那老家伙,一直盯着种子呢,所以对付他,那是使命!

  至于天帝、九皇这些人,杀一个少一个,其实也没事,对付谁都行。

  不过……你对付人皇,对付我,那就不行了!”

  秦凤青哈哈笑道:“还算比较自由,就是上面有个爹,不忤逆那个傻子爹,就没人找麻烦,就这么简单!”

  “什么时候的事?”

  方平问了一句。

  秦凤青笑呵呵道:“我怎么知道!大概很早了吧,可能没出生的时候?鬼知道什么时候!我小时候,人皇好像就选择了我,人皇之后一代的狗!

  不过……好像出了点岔子!

  按照天命……就是大势,其实不是这样的。

  老张算是明子,也可以说弃子,也算种子弄出来的吧,就是吸引各方火力的存在。

  我算暗子,实际上才是真正的天命之子,等老张这明子挂了,我顺势接管一切。

  人皇和我,其实和你的目标还是一致的,护佑人族嘛!”

  秦凤青懒洋洋道:“我们也是守护者,守护人族!免得人族被灭了,种子出了事!至于你这家伙,搅屎棍一个,当然,现在其实也算种子这边的。

  你别问我你是不是种子安排的,我不知道,我就是个护道者,可不知道你的屁事!

  感觉不太像,种子要是安排了人,多少有点限制,你好像没有。

  所以我说你是搅屎棍,乱糟糟的,谁知道你站哪边的!”

  “人皇说你是变数,倒是没说错,你就是变数!”

  秦凤青笑眯眯道:“对了,你别不是天帝弄出来的吧?很早之前就你自称天帝,有时候这人,随口一言,可能就是一种潜意识!

  之前以为你是天狗,现在可能就和真天帝有关。

  天帝想摆脱一切,想打破种子的算计,他其实能明白一些,能制造出源地的,其实也就种子。

  要不是如此,阳神不会一直在追逐种子。

  所以,我还真怀疑你就是天帝弄出来的,想要打破种子的统治!”

  “天帝?”

  方平冷笑道:“就算是,那也没用,你以为我会甘心当狗?狗急了还会咬人,小心咬死他们!少废话,种子到底在哪?”

  秦凤青摸了摸下巴,想了想道:“在地球,到底在哪……不好说。”

  “你不知道?”

  “切,我又不是种子它爹,我是它儿子,是它的狗,还能什么都被我知道?”

  秦凤青不耐烦道:“少问这些没用的!第一,在阳城!

  第二,在魔都!

  第三,在京都!

  另外,老张的老家,老姚的老家,铁头的老家,都有可能是。

  就这几个地方了……不对,还有镇星城所在的地方。

  就这些地方,自己慢慢找去,到底在哪不确定,不过应该就在这几个地方。”

  “它可以移动?”

  “废话,不能移动,它怎么制造秘境,怎么去源地,怎么逃离阳神追踪?”

  秦凤青不客气道:“移动是肯定可以的,但是可能不是无限制的移动,也许有些限制,或者干脆现在不想搬家了,你要知道,搬家也累人的。”

  “对了,它可能不能主动攻击谁,但是谁对它出手,或者有恶意,它可能会反击!”

  秦凤青笑呵呵道:“这家伙是开天辟地的存在,是武道的起源,是三界的创世神,可能创世的时候就只有博爱这规则。

  大概率是不能主动出手的,不过能反击,是一定的!

  自保手段,那是肯定有的。

  培养一些打手,大概也在规则之内。

  总之,你要是去找它,找到了,乖乖当孙子最好,想对它下手……自己送死而已。”

  “再问一个问题,三界灭武了,你和人皇什么下场?”

  秦凤青懒洋洋道:“我怎么知道!要不回去给新世界当打手,要不就跟着一起灭武,跟着完蛋,谁知道什么下场。

  大概率是继续回去当打手!

  开辟了新世界,总得有人维持秩序吧?

  我们这些养熟的狗,维持秩序不就挺合适的?

  若干年后,也许也能捞一个神的称呼!

  新世界没武道,可架不住人类想继续变强,要不出现武道,要不就出现高科技杀伤性武器……

  这不,我们这些打手就能派上用场了?

  你要不生个儿子,回头我帮你弄到新世界去,给他个皇帝当当,之前欠你的债,算是两清了!

  至于你就算了,你这么张扬,都盯着你,你死定了,自己乖乖等死吧,大概没人救得了你了。”

  方平冷笑一声,“那就用不着了!谁胜谁负可不好说,逼急了我,我主动灭了人族,先把种子弄出来打死,之后再和天帝他们算账!

  种子真以为我是老张?

  想屁吃呢!

  你们还真以为我方平是圣人?

  笑话!

  人族灭不灭的,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就是不服气有人骑在我头上,拿我当棋子,还真以为吃定我了?”

  方平不屑,陡然,一拳轰破虚空,哈哈笑道:“天帝,有机会再谈合作,灭了人族,弄死种子,前提是给我足够的好处……我这人……没立场!”

  对面,秦凤青也懒洋洋的,好像不意外,也没意见。

  随便你!

  你爱咋样咋样!

  方平不等天帝吭声,再次一拳轰的虚空混乱,问道:“东皇和斗什么情况?”

  “什么什么情况?”

  秦凤青不耐烦道:“没立场的人多了!东皇和斗就不能这样?想自己超脱,不就这么简单!天帝、阳神、穹、种子斗去,斗个你死我活,他们实力也不弱,下场捡个便宜不行?

  不过……东皇可能和种子有什么联系,不见得是什么狗,可能是合作者!”

  秦凤青忽然笑道:“别以为种子傻,东皇可能就是合作者!拉拢分化这一套,种子也懂,三界全部强者联手,种子肯定要吃亏。

  所以拉拢一些人,分化一些人,它可是创世神,还是有一些好处给人的,天帝给不了。

  东皇当年坑了天帝,要不然,万年前仙源就应该被补入源地了,结果却是出了大岔子。

  天帝当年还是有几把刷子的,人设卖的特别好,九皇还是很信任他的,结果忽然仙源计划出了大问题!

  战忽然反对……可能是东皇怂恿的,暗中告知了他一些东西。

  要不然,就战那个书呆子,他能知道什么?

  结果,被战这么一闹,好吧,出大事了,大家都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了,都知道天帝可能想坑死他们了,所以才出了后面的大乱!”

  “你怎么知道的?”

  秦凤青笑呵呵道:“废话,天命之子啊!想变强,总得有人教导一下吧?难道就一根筋地吸收能量就行了?那边有个人皇,和我聊的可起劲了,闲着也是闲着,同在种子手下当狗,聊聊这些上古往事多正常!”

  “感觉你当狗当的很开心?”

  “开心怎么了?”

  秦凤青撇嘴道:“我成皇了,干嘛不开心!难道你让我现在还当个九品,在下面等着你们随时开战,随时拿自己献祭?”

  方平盯着他看了一眼,半晌才道:“你能脱离种子掌控吗?”

  “可以啊,你弄死种子就行!”

  “除了这个呢?”

  “除了这个……”

  秦凤青摸着下巴想了想,笑呵呵道:“那就自废啊!种子现在控制人很简单,一身力量都来自它,随时剥离你能量,不想当狗,自己废了自己好了,那时候它也不在乎一个废人。”

  “你既然是天命之子,那时候为何天赋那么差?”

  秦凤青鄙夷道:“废话,废材崛起啊!难道一开始我就是天纵之资?那还算什么暗子?一开始我就是废材,然后废材崛起,然后被人重视,然后收获无数机缘,然后成为人族大英雄!

  老张一驾崩,我就接掌人族了,顺理成章的事,你懂什么!

  废材崛起,更容易让人认同,我一步步走上去,比一步登天强吧?

  可惜啊,被你这混蛋破坏了……要不然,现在我就该在地球当霸主了!”

  秦凤青一脸遗憾地摇头!

  方平懒得接话茬,想了想道:“平时种子是不管你们的?”

  “怎么了?”

  “没什么,关键时刻,给我倾尽全力劈人一刀,之后自废也不迟……”

  “凭什么?”

  方平瞥了他一眼,“就凭我护住你老娘,没让她饿死!就凭老子之前借了你那么多钱,你没还!凭什么?凭这个够不够?

  不够的话,凭我现在懒得弄死你,要不然,信不信现在弄死你?

  还凭什么!”

  方平不跟他讲理,又道:“之前去初武大陆干什么?”

  “……”

  秦凤青哼了一声,没好气道:“找东西。”

  “什么东西?”

  “你猜……”

  “猜你妹!”

  他都没说完,方平就知道他要说什么,直接开骂!

  秦凤青脸黑,咬牙道:“找人,没死的人,第一批初武没死的人!这些人,当年吸收了种子的力量,大部分都死了,还有一些没死,那时候出现的不是种子虚影,是真的种子,那些力量,种子可能要回收。

  清点一下人数,看看哪天去收割,当然,自然死亡最好,免得被你们在意。”

  方平挑眉,低骂道:“玛德,之前不说!”

  “小事,有什么好说的……”

  “所以说你蠢材,你也配当天命之子!”

  方平哼了一声,种子要回收,那就是大事,还小事,小你祖宗,蠢材!

  打手的命!

  秦凤青也是冷哼一声,“你以为我没想过有问题?不过的确没什么异常,当年吸收种子力量的人多了,天帝他们都是,也没见有什么不同……”

  “懒得跟你废话!”

  方平懒得理他,探手一招,抓破了虚空,直接将老张抓入手中。

  声音宏大,朗声道:“先回去了,干爹,你们自己抱团取暖,这些家伙对付你们我再来,找到星辰石,别自己吸收了,留点给我!

  还有,秦凤青和人皇是种子的狗,别太相信他们,有机会就杀,杀了就填坑,解脱一个算一个!”

  丢下这话,方平破空而出,很快抵达门户,轰破门户,直接消失在源地!

  走的干脆!

  一时间,镇天王这些人面面相觑,有些恍惚。

  这就走了?

  我们……这就被困住了?

  怎么觉得这次证道,就是个陷阱呢?

  还是被方平和皇者一起坑了的那种!

  http:///txt/7900/

  。_手机版阅读网址: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