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7章 越乱越好!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铸神使和坤王在此刻直接证道!

  两人大笑出声,跨越断道,直奔源地。

  平日里,此刻必然是危险万分。

  可此刻……源地也乱了。

  证道,便是取死之道!

  凝聚道果之时,最危险!

  然而,这一次不同!

  方平在源地捣乱!

  镇天王在战神皇,南皇陨落,皇者力量瞬间被削弱无数倍!

  而就在这时候,方平声音再出,暴喝道:“人族,攻破九重天,灭仙源!初武,想摆脱一切,一起出手!”

  此话一出,虚空震荡!

  下一刻,王金洋踏空而行,笑道:“人族绝巅以上武者,随我破碎九重天!”

  “杀入九重天!”

  一声低喝,响彻四方!

  下一刻,数百位强者腾空而起,破碎虚空,直奔九重天!

  一人之力难破九重天,众人之力呢?

  与此同时,地窟,妖帝几人对视一眼,下一刻,妖帝厉啸一声,“妖族,真王以上,随本帝杀入九重天!”

  “杀!”

  震天的厮杀声响起!

  初武大陆,冥神眼神变幻一阵,暴喝声起!

  “天王境以上,杀!”

  轰隆隆!

  天地破碎,一位位强者腾空而起,今日,杀入九重天,破灭仙源!

  人皇走了,斗天帝和东皇分身在,两位破九。

  然而,只是分身!

  能如何?

  三界强者多了去了,破八的一堆,不是谁都能破九的。

  可现在,不破九又如何?

  虚空中,乱和石破也是哈哈大笑,乱狂吼道:“儿郎们,机会来了!魔王屠皇,吾等杀上九重天,破灭仙源,随我上!”

  轰!

  虚空破碎,一位位强者破空而出,朝九重天杀去!

  九皇?

  九皇又如何!

  今日他们也想看看,方平能做到什么地步,能逼迫九皇到什么地步!

  三界诸强,此刻证道的证道,杀入九重天的杀入九重天。

  机会就在此刻!

  主动出击!

  不等界壁破碎,不等三界归一,就在这时候,打破皇者计划,脱离皇者掌控!

  ……

  九重天上。

  斗天帝分身和东皇分身对视一眼,都是微微摇头。

  麻烦了!

  三帝破八强者太多,此刻全部杀来,两位分身可不够,哪怕斗天帝和东皇都很强,可分身毕竟只是分身。

  危机……不止如此!

  就在这一刻,第七重天,书香笑了一声,“既然都证道了,那我也凑个热闹,成皇毕竟比破九强!”

  话落,书香本源消失!

  下一刻,三门之外,出现三位书香。

  矮小的书童,此刻却是霸道无边,气机狂放,哈哈笑道:“主人,您不愿成皇,书香就替您成皇了!”

  话落,三门破碎!

  三条大道,直通三门,朝一处无人的空间扎根汇合而去!

  下一刻,这处无人的空间,凝聚出一本书。

  大道本源之物!

  聚道果!

  “谁来夺我道果?”

  书香暴喝一声!

  谁来?

  这一刻,兽皇被方平一刀斩断了尾巴,破碎了第六重天,正在疯狂镇压,哪有时间理会他。

  灵皇干脆闭关不出,哪怕战斗打响,也没任何动静。

  南皇陨落,西皇也迅速龟缩进入第八重天,守着自己的地盘,怕被波及。

  北皇、人皇、东皇、斗倒是还有余力。

  可第七重天暴动,神皇在和镇天王交战。

  斗天帝在镇压第七重天,以及他自己的地盘,甚至还包括神皇的地盘。

  强大的斗天帝,此刻一人镇三处裂缝。

  剩下的三人,人皇眼神异样,一动不动。

  东皇干脆闭目不语。

  唯有北皇,有些心动,可这时候,北皇真的有心无力了!

  鸿坤,铸神使,书香,三人开始合道!

  汇流!

  三大强者,都在凝聚道果,都在证道!

  你杀,还是不杀?

  你来得及杀吗?

  你杀的过吗?

  九重天危机,源地危机!

  这一刻,神皇眼中神光爆发,强大的骇人,暴喝道:“斗,击杀他们,吾镇源地!”

  神皇暴喝一声,气血冲霄!

  此刻,神皇头顶多位神皇虚影!

  一人镇第七重天,一人镇第三十六重天,他自己的地盘。

  一人镇二十七重天,斗的地盘。

  三道虚影,镇三重天。

  神皇一人独镇三重天,还有精力去对付镇天王,强大的简直可怕。

  镇天王也是狂吼连连,疯狂轰杀他!

  第八重天,方平也是疯狂破坏,逼迫的兽皇不得不全力镇压。

  下一刻,方平突破,进入第九重天。

  这里无人!

  无人,方平便不管,强行继续突破,疯狂朝北皇那边杀去!

  十五重天,北皇脸色变幻,彻底打消了去夺取其他人道果的心思,清喝一声,整个天地封锁,他不想方平杀来,坏了自己的好事。

  他倒是不怕方平,可一旦源地被搅乱,他接下来也许会彻底被牵制在源地。

  “昊,你要坐视?”

  神皇暴喝一声,斗天帝此刻已经前去阻拦方平。

  可东皇没动!

  东皇看了几人一眼,淡淡道:“吾去镇压仙源!”

  话落,东皇破碎虚空,眨眼间消失。

  他去镇压仙源!

  “纪,你呢?”

  人皇挑眉,看了一眼三道汇流的书童三人,笑道:“三人……还真未必能杀,罢了罢了,我去阻拦他们挡事,免得碍了你的事!”

  话落,人皇破空离去,去阻拦三强捣乱了!

  “辰,玄,兽!”

  神皇再次冷喝!

  你们三人在做什么?

  斗已经前去镇压方平,你们三人还担心什么?

  还在看什么?

  八皇一帝,死了一位南皇,那还有八人,难道连这些人都镇压不了了?

  兽皇咆哮一声,龙尾断裂的他,此刻暴怒无比!

  听闻此言,咆哮一声,迅速杀出第六重天!

  而就在此刻,忽然,天地之间出现一柄刀!

  有人嘿嘿笑道:“我也证道玩玩!”

  轰隆!

  三门破碎,三条大道直奔源地,直奔第九重天。

  眨眼间,一柄血刀凝聚!

  一人踏空而来,笑呵呵道:“兽皇,陪你玩玩!”

  “嗡!”

  刀破苍穹!

  一柄大刀,破碎了天地,斩向兽皇!

  兽皇再度咆哮一声,怒不可遏,新皇居然要斩他!

  可恶!

  今日,又有新皇诞生了!

  上次斩出九重天的那一刀!

  秦凤青!

  此刻,虚空中一人凝聚成形,嘿嘿笑道:“小龙,来来来,爷爷陪你玩玩!”

  “斩!”

  长刀再斩!

  杀气撼天!

  兽皇暴怒,两人在世界交界之处,迅速厮杀起来,血气贯穿天地。

  那边,方平哈哈大笑,“来的好,秦凤青,你若是再不来,老子就看错你了!”

  “哈哈哈,别自作多情了!”

  虚空中,人影大笑,“你以为我是为了你?你错了,我可不是为了你!我乃护道一族传人,庇护苍天之道,守护万界之道,可不是你区区方平可以指使的!”

  “去你大爷的!”

  方平大骂一声,转身一刀,杀向斗天帝。

  斗天帝隔空一拳,轰隆一声,方平长刀震荡,气血上涌,一口鲜血吐出,二话不说,迅速朝其他地方遁逃而去。

  这一刻,源地乱成了一片。

  书香三人战人皇,镇天王战神皇,方平战斗天帝,秦凤青战兽皇。

  东皇去了仙源之地,北皇和灵皇、西皇还没动弹。

  “源地乱,谁也没好处!”

  此刻,神皇再次清喝一声,“灵,你的选择呢?”

  “哼!”

  灵皇轻哼一声,虚空震荡。

  而就在这时候,一只猫破空而来。

  “喵呜!”

  一只肥猫,蹲坐在地,看着远处要破空而来的灵皇,悲伤道:“大胖子,你要杀猫?”

  灵皇皱眉,轻喝道:“退开!源地不可乱!”

  “喵呜!”

  苍猫不退!

  就在此刻,苍猫口中,一人出现。

  老张走了出来,笑道:“灵皇,你也要和人族为敌?”

  灵皇冷冷看着他!

  老张笑道:“那大概是不行的!”

  话落,本源颤动!

  这一刻,老张气机大盛,眨眼间,轰隆一声,源地三门之外,有人靠近,老张!

  本源体前来!

  “我借人道之力一用,短暂成皇,诸位勿慌!”

  人间,无数武者瘫倒在地。

  老张气机大盛,轰隆一声,破碎三门,下一刻,一重天中有道果迅速凝聚!

  战到了这地步,他也不管了。

  之前还想隐藏一下,此刻哪还在乎那么多!

  轰隆!

  苍猫面前,老张气血大盛,气机强大的骇人,看向灵皇,淡笑道:“拦你还是可以的!”

  灵皇嗤笑一声!

  有些不屑!

  而这时候,苍猫忽然迅速转换成了灰色,爪子中出现一柄柄神器,一下子跳到了老张头上,气呼呼道:“二打一,打你!”

  灵皇脸色微变,“你也要和我作对?”

  苍猫语塞,有些委屈。

  老张笑道:“苍猫,这不是和她作对,是在救她!你知道方平的性格,一旦为敌,必杀她!她是方平对手吗?阻拦她,就是救她!”

  此话一出,苍猫好像找到了依托,马上道:“是滴!大胖子,快回去,不然你会被人打死的,不回去也不行,本猫不给你走!”

  “嗷呜!”

  苍猫凶狠地吼了一声,却是听不出凶狠之意。

  老张笑了一声,也不在意。

  他的目的不是战灵皇,阻拦她就行。

  就在这时候,一只手掌破空而来,朝老张他们杀来!

  北皇!

  没了方平的威胁,北皇还是心动了。

  与此同时,地窟,一道身影凶狠无比,凶残无比,陡然一口吞下!

  这一口吞下,足足一省大的地窟地面消失!

  包括人,包括城池,包括一切生命!

  “嗷!”

  一声凄厉吼声传出,咆哮,血腥无比!

  一只狗头,呈现在三界上空!

  狰狞无比!

  “找死!”

  轰隆一声!

  无数血气凝聚,下一刻,虚空中,一条血色大道凝聚,一只霸道无比的金色大狗,踏空而行,眨眼间跨过了断道!

  天狗!

  凶残无比!

  它已破九,却是没有能量再去越过大道,直接一口吞噬了数百上千万的地窟生灵!

  强行凝聚了一条大道!

  轰!

  一声爆响,三门破碎,天狗直接进入源地,一口朝北皇咬去!

  北皇心中一震,再也顾不得杀人了,迅速回返自己的地盘,因为天狗此刻正疯狂无比地在吞噬他的扎根天地,这狗太疯狂了!

  “辰!”

  神皇再喝!

  而这一刻,西皇左看右看,有些无辜,有些无奈。

  “打成这样了?”

  西皇叹息,怎么就斗成这样了?

  太可怕了!

  要是他们来破碎自己的天地怎么办?

  此刻,西皇看了看第八重天,有些不舍道:“不会有人杀来吧?太危险了,这要是破坏了,我不是被困住了?”

  “哎,我不想的!”

  话落,在众人震撼中,西皇身上忽然冒出了大量的能量,强大的可怕,还有无边强大的本源气。

  第八重天忽然平静了下来!

  接着,虚空中呈现一条条裂缝。

  这些裂缝,却是迅速愈合。

  “是你!”

  有人暴喝!

  西皇!

  西皇笑道:“不是我,我捡来的,大家别误会,你们继续,我就是个打酱油的……”

  话落,第八重天的裂缝轰隆一声,彻底愈合。

  西皇哈哈大笑,忽然气血冲破了天地,轰隆一声,冲破了源地。

  下一刻,三界之中,一只大手擎天而来,没有杀向任何人,而是一把朝虚空捞去。

  “傻儿子,还看什么热闹,跑路了!”

  “风紧扯呼!”

  “哈哈哈!”

  一声大笑,洞穿三界,西皇一把捞出了西皇宫,眨眼间带着西皇宫消失在天地之间,声音在天地中传荡。

  “我就先走了,最后大决战结束喊我,哈哈哈!困守源地千万年,今日……老子自由了!”

  “我要自由的奔跑!”

  “这天,这地,这海,真美啊!”

  “哈哈哈!”

  西皇狂笑,老子摆脱了!

  老子赢了!

  你们去斗吧,死一个算一个,其他的和我无关!

  “辰!”

  这一刻,多位皇者怒喝!

  他们没想到,三界第一位脱困的皇者,居然是西皇!

  而此刻,西皇居然跑了!

  西皇手中,西皇宫中,一人冒出脑袋,天极震撼地看着自己的老爹,半晌说不出话来。

  弱小的老爹……居然第一个脱困了!

  “哈哈哈,傻儿子,你爹牛不牛?”

  “你爹厉害不厉害?”

  “你爹聪明不聪明?”

  “破路了,别看了,去天涯海角,去看这世界,世界这么大,我们去看看,爹陪你浪迹天涯!”

  “哈哈哈!”

  西皇大笑,机会太合适了!

  此刻,强者都被吸引了。

  要不然,他还不好跑路。

  换成平日,哪怕他有南皇的力量,可一旦爆发,也会引起其他人注意,也许会被皇者追杀。

  现在……你们来啊!

  老子才不怕!

  三界乱成了这样,也是出乎他预料,太快了,太乱了,乱的他现在跑路,居然无人有余力追他!

  “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

  “追逐雷和闪电的力量!”

  歌声起!

  西皇心情愉悦,一首歌声传荡三界,老子去追逐自由了,追逐雷和闪电了,你们自己打吧!

  反正他不参与!

  这一刻,三界都惊呆了!

  天极的爹……像极了天极!

  不,天极像极了他爹!

  这老家伙,太阴险了,也太出人预料了!

  三界多位强者,此刻都陷入了源地,而他……脱离了源地!

  第一位脱离源地的皇者!

  而且他好像早有算计,西皇若是一直修炼,一直吸收那些星辰石,也许比南皇要强大,可他没有,他宁愿送给了方平他们。

  为什么?

  不是因为他吸收不了了,而是为了和南皇保持实力平衡!

  否则,南皇太弱,他太强,他无法用南皇的力量修补大道裂缝。

  唯有平衡!

  差不多的实力!

  所以,西皇一直和南皇并列,不是真的并列,而是为了并列而并列,今日,所有人都看透了!

  ……

  海域。

  也有人惊讶无比。

  风云道人看着远去的西皇,忽然失笑!

  哑然失笑!

  说不出的佩服!

  这算什么?

  三界诸强,现在都被困住了,包括刚刚证道的几位,而此刻,一位皇者跑了!

  西皇!

  不起眼的西皇,这才是真正的厉害啊!

  南皇之死,和这家伙脱不了关系。

  今日的大乱,可以说,都是西皇导致的。

  他赢了,成功了!

  大乱爆发,他跑了,也是这么多年,唯一一位跑掉的皇者。

  风云道人失笑,一旁,地邢睁眼,目瞪口呆道:“这也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

  风云道人笑道:“他跑了,裂缝补好了,和阳神类似,带着力量跑了,除非源地彻底破碎,否则对他没什么影响,他不跑干嘛?”

  “他能跑哪去?”

  “三界这么大,找个空间裂缝,随便躲躲,不到世界末日,他不出来了,谁还能特意去找他杀他?”

  “……”

  地邢无言以对。

  说的没法反驳!

  好歹也是一位皇者,还是可以全力以赴……不,三界到处跑的皇者,你去追杀他?

  杀了他,有好处吗?

  实力相当的,不一定可以杀他。

  实力强大的,杀了他一人,未必可以补足缺陷,那杀了也白杀。

  既然如此,他人畜无害,你杀他干嘛?

  地邢无言以对,忽然道:“大人,您脱离了源地吗?”

  “没有。”

  风云道人淡笑道:“哪有那么简单,何况……我若是脱困,可没他这么简单,杀一个南皇就够了的。”

  风云道人笑着,再次看了一眼已经遁逃的无影无踪的西皇。

  再次失笑!

  笑中带着一些羡慕。

  聪明人!

  也是狠人!

  到了他们这地步,谁不怕死?

  谁不怕被人干掉了?

  谁不是努力在提升实力!

  他没有!

  西皇没有,他一直盯着南皇,南皇多强他多强,哪怕可以再次吸收星辰石,哪怕可以提升,他没有。

  他拒绝了实力的诱惑!

  老子就盯着你!

  你多强,我多强!

  你死了,刚好可以补足我留下的窟窿。

  而其他人呢?

  神皇杀南皇,可以补足窟窿吗?

  不可以!

  越强,越难脱困!

  而西皇……成功了!

  能忍人所不能忍,提升实力,所有人的梦想,西皇没在意,方平当时是不懂15块星辰石的珍贵,而今,除了几位破亿的皇者,任何人手中都拿不出这么多星辰石!

  南皇真的就两块,兽皇甚至都没南皇多。

  西皇,足足15块!

  方平和镇天王既然都能提升,西皇岂会一点无法提升?

  他不要!

  他就要和南皇一样,你这么强,我就这么强,随便其他人怎么提升。

  他成功了!

  ……

  源地的大战,因为西皇的洒脱离去,静滞了瞬间!

  这位,居然跑了!

  大摇大摆的跑了。

  临走的时候,还唱了首歌,展现自己对自由的渴望,哪怕方平,此刻也是佩服。

  你厉害!

  何止他,方平身后,斗天帝也是回头看去,有些眼神异样。

  辰,枭雄!

  是的,枭雄,盯着南皇无数年,不弄死他不罢休,可几万年来,南皇都当他是兄弟,是军师,是人生的指路明灯,这不是枭雄是什么?

  南皇到死大概都没怀疑过西皇!

  九皇一帝,死了一个,跑了一个,地皇不在,只剩下7位!

  而此刻,源地之中,三界的强者却是不少。

  方平,镇天王,苍猫,书香,鸿坤,天狗,老张,铸神使,足足八位顶级强者!

  若不是实力有差距,单看人数,甚至超过了皇者们的数量。

  可皇者需要镇本源!

  此刻,正在和人皇大战的书香,忽然笑道:“诸位,动摇本源,我们受伤陨落,也没什么!让本源震动,我想看看,师祖可否一人镇本源!”

  话落,他镇压的那重天地,本源震荡!

  轰隆隆!

  虚空裂缝爆发,书香口溢鲜血,哈哈大笑。

  “这算互相伤害吗?”

  “哈哈哈!”

  轰!

  天地震动,巨大的裂缝,贯穿了一重重天地,开始动摇源地之本。

  铸神使也是眼神一亮,哈哈大笑,“那就一起来!”

  轰隆隆!

  又是一重天震动!

  铸神使也是鲜血狂喷,不过却是依旧大笑出声,你继续啊!

  你能镇压多少重天?

  你能镇压几皇留下的缺陷?

  神皇,你不是强大吗?

  今日你试试看!

  这时候,镇天王忽然狂笑道:“我艹,书香,你有一套,果然是读书人坏水多,我居然没想到!”

  轰隆!

  这一次,巨大的轰鸣,让整个源地剧烈颤抖!

  镇天王也放弃了镇压!

  来啊!

  互相伤害啊!

  老子不打了!

  就是放弃源地镇压,一皇一窟窿,你神皇镇压不镇压?

  不镇压,那就一起玩完!

  一位位新晋皇者,放弃了镇压,任由自己遭受反噬,镇天王大吼道:“去破坏兽皇、北皇他们的源地,让源地动起来,大家一起完蛋!”

  他们不但不镇压源地之荡,还要继续捣乱!

  死,那就一起死!

  让源地破碎好了!

  看谁更怕死!

  新晋皇者,实力当然都不如那些老牌皇者,可此刻,却是不管不顾,就看谁更狠,更惜命,更在乎!

  神皇眼神阴沉!

  他可以镇压三重天,甚至更多一些,可这些人现在破碎一重重天地,甚至还要破碎其他天地,再这么下去,整个源地都要炸开了!

  说实话,这也出乎他预料!

  在他想来,哪怕三界再出几位皇者,也绝不是九皇一帝的对手。

  实际上,的确如此。

  可现在……

  现在一团糟!

  “昊,动摇造、坤他们的大道!”

  神皇低喝一声,下一刻,东皇声音远远传来,叹道:“造的大道是假的,坤的大道……也是假的!”

  假的!

  仙源,无法控制他们的大道了!

  “那动摇镇的!”

  就在这时候,仙源那边,一声轰鸣响起,有人笑呵呵道:“徒儿,为师又救了你一命,你还真不小心,大道居然没脱困,真废啊,丢师父的脸,我先走了,你们慢慢玩!”

  丢下这话,阳神消失!

  不过,他临走之时,倒是破碎了镇天王被困在仙源的大道。

  而这,便是皇者对付三界皇者的杀手锏。

  可今日,铸神使、鸿坤、镇天王几人的大道,却是都脱困了!

  神皇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

  失策了!

  不用猜了,必然是上次大乱导致的,让造这些人找到了机会,脱困了!

  难怪这些人有恃无恐!

  就在这一刻,东皇幽幽道:“天狗的道还在,也是唯一一位还在的!”

  是的,唯一一位!

  “汪!”

  一声咆哮,响彻三界,天狗急了!

  该死,自己怎么会是唯一一个?

  其他人啥时候跑的?

  该死啊!

  太坑了吧!

  源地,八位新来的强者,居然七位不在仙源控制之中,没天理了!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