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6章 智商碾压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和铸神使闲扯了一阵,方平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问道:“老造,你说最后仙源的下场是什么?”

  老造?

  铸神使有些无奈,心累。

  每次当方平实力超越一些人的时候,一些人都要经历心累的历程。

  “仙源最大的作用,现在就是那些道!”

  铸神使沉声道:“最后……最后的下场就是,修大道的武者,都会被仙源控制,直接被拉扯进入源地,进行填坑!”

  “当然,其中一些人的替代品,会破九,扎根源地,被那些皇者拉扯过去,填他们自己的坑。”

  “源地,按照我们的想法,此刻有九皇一帝的坑洞,有天帝那个最大的坑洞……”

  “这么一来,就有11个坑洞。”

  “仙源是为了填补最大的坑洞,剩下的10个,就要靠皇者自己。”

  “三界的本源武者,最终恐怕都没什么好下场,皇者自己不愿意去填补这些,只能让其他人替代。”

  方平挑眉道:“那王若冰这些人,是后手?”

  “是,上次我查看了一下仙源,其中问题很多,和我当年制造的样子,有很大差别。”

  铸神使解释道:“有人对仙源进行了分流!王若冰几人,并未控制全部本源武者的道,你看到的,其实只是一部分,他们窃取了仙源的控制权,但不是全部。”

  “他们也怕天帝只补自己的窟窿,不管他们,所以他们也安排了后手,窃取力量,关键时刻,让王若冰几人成为他们补洞的物品。”

  方平冷笑道:“这些家伙,玩起这些倒是一套一套的!”

  “各有各路。”铸神使倒是没怎么说这些,叹道:“拥有了强大的力量之后,让他们放弃,他们不甘心也很正常。既然如此,当然要找生路。”

  方平点头,又道:“可我听说,初武其实也窃取了一些力量……”

  “是有这事,应该是阳神做的,其实穹几人都算,不过现在已经进入瓮中,阳神却是逃脱了。”

  铸神使解释道:“很久以前的事了,比九皇证道更早!这么说吧,九皇杀初武,其实有一部分原因就在这,杀了他们,让初武的力量融入本源……

  不单纯是为了让九皇跨过断道,还有用初武的力量来填坑的意思。”

  方平冷笑道:“这么说,阳神也不算什么好东西?”

  “那要看你怎么定义。”

  铸神使笑道:“按照阳神的想法,东西我夺的,你有能耐你抢走,抢不走,那就是我的!你杀人泄愤,杀初武填坑,和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杀的!”

  铸神使笑呵呵道:“你说,在阳神看来,初武至强之死,和他有关吗?”

  “还有,阳神窃取的力量不少,这也是本源武者,肉身弱小的原因,因为生命力被窃取了太多,这也导致本源武者,强化肉身没有初武快,不单纯是因为本源压制的问题。”

  铸神使叹道:“阳神也谈不上好坏,他也是为了自己强大,不算主观上的去害人,可他的确导致初武大量强者被杀,导致本源武者肉身衰弱。”

  “您老知道的倒是多。”

  “算不上,其实早些年就有耳闻,后来传的人不多而已。”

  铸神使笑道:“阳神早些年还在活跃,天帝也是,他俩争锋,那是他俩的事,我们也不好插嘴说什么,也没那个资格。

  九皇证道之后,这俩活跃的时间才少了。

  其实……其实说起来,本源道还是很强的,很完善,若是缺陷解决,阳神盗取的力量也能归还,那本源道是截然不同的!”

  铸神使有些惋惜道:“本源道,其实本该和初武一样,都是强化自身为主,不是本源增幅为主!只是用增幅,让你提前感受到更强的力量,再去超脱!

  你想想,你是本源武者,你可以提前感受到强大几倍的力量,适应这种力量,本源对肉身和精神力又没有任何压制,那你觉得,你是不是很快可以提升到这个境界?

  本源道,是辅助的大道,但是的确有大用!

  可后来,却是舍本逐末,反而是以本源增幅为主了,这其中天帝和阳神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铸神使看着方平,笑道:“你若是能解决本源的问题,将本源道彻底修复,甚至能提供力量补充,那本源道就是世间最强的道!”

  “我都替你想好了……”

  铸神使笑眯眯道:“先补好缺陷,然后,将种子给丢进去,弄成永动机,不,还要制造冥界,不算冥界,而是力量的一种回收。”

  铸神使侃侃而谈道:“三界强者死亡,力量回归种子,种子再来提供本源力量,不至于出现力量流逝就导致本源出现漏洞。

  这样其实还有一个问题,强者太多了怎么办?

  人人都可以活万年,活十万年,那本源也不一定可以承担。”

  “怎么办?”

  “仙侠小说看过没?渡劫!”

  铸神使笑呵呵道:“让强者渡劫,比如九品强者,想证道绝巅,那就渡劫,百中存一!如此一来,那就可以让强者数量减少,弱者想变强,那就要考虑好死亡的危机。

  不像现在,哪怕突破失败,损失也不大。

  这也让很多人,肆无忌惮地去吸收能量,让自己变强,三界的能量越来越薄弱,和强者太多也有关系。”

  “你既然不满这三界秩序,那就需要自己去制定规则!”

  铸神使认真道:“不是说,你杀了九皇他们,废了本源道,那就万事大吉了!不是这样的,要是这样,最后可能会引发更大的麻烦!

  规则这东西,你不去制定,总有人会去制定!

  所以,就算大战真的赢了,你还有很多事要去做。”

  方平苦笑道:“您老看得起我,这就开始帮我想善后的事了。”

  “不是看的起你,是未雨绸缪!”

  铸神使笑道:“得趁着大战之后,三界强者最少的时候制定这些规则,否则,你就可能和当年的天帝一样,面临困难,强者太多,你很多东西不好去制定的!

  天帝他们不知道问题吗?

  知道!

  可那时候,强者太多,难道都给杀了不成?

  后来倒是都给杀了,可你看看,三界出现了多大的麻烦!”

  铸神使笑眯眯道:“小子,这些事以后可以交给老夫,我可是喜欢制定这些规则!雷劫我都替你想好了,用神器侦查,当力量提升到一个界限,直接降临雷劫,劈死他们!

  还有,我最近看了不少书,以后,修炼应该也要出现一些限制。

  比如说,没有天赋的武者,是无法修炼的,算是灵根……”

  方平翻着白眼,这老头子现在在看什么书?

  你是要制造修真的世界?

  又是雷劫,又是灵根的,想什么呢!

  “别不以为然。”

  铸神使笑道:“真的很有必要去考虑,未雨绸缪总是好的,三界大战结束,百废待兴,这时候其实是最合适的时候!”

  铸神使说着,又叹道:“我知道你和武王他们想的是全民强大,可是……小子,再这么下去,三界承受不起了!”

  “嗯?”

  “人族这边,现在武者数亿了,高品武者现在突破了100万!”

  铸神使忧心忡忡道:“现在,他们每天吸收的能量,你知道有多恐怖吗?恐怖的吓人!这也就是之前的能量复苏,加上种子投影溢散,才能满足大家的修炼。

  可是长此以往,当高品武者千万,一亿,十亿,百亿……那怎么办?

  这么下去,等到最后,你会发现,地球上再次没了能量!

  失去了能量支持,新生的人族无法再修炼,老一辈的强者命太长,但是又没了能量修炼,到时候他们会做什么?”

  “什么?”

  “厮杀!”

  铸神使吐气道:“杀死别人,夺取他们的能量,满足自己的修炼!所以,最终三界会化为魔地!真正的魔地,人吃人的世界!

  你和武王难道渴望这样的世界诞生?”

  “不希望!”

  “那不就得了。”

  “所以……”方平淡淡道:“最好灭武,彻底灭武,不要再出现武道,都是平凡人,百年后生老病死,挺好的。”

  铸神使忍不住笑道:“怎么可能,当有了武道,可以长生不死,谁会放弃自己的力量,你能吗?”

  “我能!”

  方平平静道:“我厌倦了这样的生活,我厌倦了杀戮,我不想让我的子孙后代再杀戮下去,也许我没有子孙后代了,可我不想三界继续杀戮下去。

  我若是说,我渴望的是一个无武的世界,您老会不会觉得很可笑?

  会不会觉得,不可思议?

  可我要告诉你,我希望看到的,就是世界和平,武道不再,杀戮不再!

  哪怕没有武道,可能也会有战争,平凡人的战争,可不会再出现如今这样的局面……

  一人可灭三界!”

  三界何其大!

  生灵数以百亿计,可皇者一人便可覆灭三界。

  铸神使愣了一下,认真道:“你说认真的?”

  “为何不认真?”

  方平平静道:“我觉得那样挺好,起码不用担心,一个不小心,一位顶级强者生气了,威压爆发,轰隆一声,国家覆灭,数亿人丧命!”

  “现如今,人族还没出现这样的问题,可现在是因为大战在即,可一旦没了生存压力,以后呢?”

  方平摇头道:“与其修武,那还不如无武!”

  “你这心思……”

  铸神使摇头道:“现在也许这样,可当你真的登顶三界,三界都在你掌控之下,你未必还会这样想。”

  “再看吧!”

  方平不多说什么,现在一切都是空谈而已。

  铸神使却是笑道:“和平的世界,无武的世界……想法倒是美好,可惜啊,应该是行不通的。我记得当年好像有谁提过这事,最终却是不了了之……”

  “提过无武的世界?”

  方平眼神一动,“谁说的?”

  “谁说的?”

  铸神使愣了一下,回想道:“谁说的……我还真不记得了!当年当笑话来听的,应该是一位强者,可能就是九皇四帝中的一人,当然,好像只是闲暇之余提了一句……”

  方平却是眼神闪烁。

  无武的世界!

  这一点,在强者看来都是笑话,怎么可能。

  武道传承四万年,怎么可能会消亡!

  哪怕没了本源,还有初武。

  哪怕没了初武,还有其他。

  如何能灭武?

  灭不尽的!

  可是,居然有人提过。

  那么说……自己的来历,可能和此人有关!

  谁?

  谁提出了无武的世界?

  方平眼神闪烁不停,若是有人提出这个概念,那可能就是系统的制造者,而自己……因为经历过那样的和平,所以那人希望自己来实现这样的梦想!

  因为其他人,是不可能去做的。

  哪怕张涛!

  张涛是人族不错,也希望战争可以停止,可他生活的时代,就是一个充满武力的时代,充满武道的时代。

  在张涛看来,很多事,就是需要强大才可以解决。

  那张涛可能会灭武吗?

  大概率不会!

  因为他不知道灭武之后,会发生什么,会不会再次让人族面临危机。

  “九皇四帝中的一人?”

  方平很是意外,他觉得,天帝、阳神、种子是最有可能制造系统的,现在看来,也许没自己想象的那么复杂。

  就是九皇四帝中一人做的!

  到底是谁?

  “自己已经破九,系统还一直在反馈数据,自己巅峰实力都超过了7000万卡,依旧没人来收割……难道说,这人都知道,却是暗中等待着自己去灭武不成?”

  方平皱眉,很快,吐了口气,不再去想。

  此刻,他也感应到了,外界,老王几人到了。

  ……

  镇星城,议事大殿。

  看到姚成军跟着一起来了,方平哈哈笑道:“老姚,好些时日不见了!”

  姚成军笑了笑,一旁,李寒松却是看了一眼方平,欲言又止。

  姚成军瞥了他一眼,铁头有些讪讪,闭嘴不言。

  方平扫了几人一眼,笑道:“怎么,还有秘密瞒着我不成?”

  “没有!”

  铁头急忙插话,表示没有秘密。

  方平嗤笑一声,也不说什么,忽然一把抓住铁头,接着,天旋地转,天地被切割。

  铁头被抓到了黑暗之地,无声无息!

  “方平!”

  “方平,你放我出去!”

  “……”

  铁头一脸悲催,快放我出去啊!

  这是哪啊?

  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一个人在这很寂寞的!

  “方平!”

  “老王!”

  “老姚……”

  铁头都不知道等了多久,越来越寂寞了,越来越恐惧了,方平这家伙干嘛去了!

  抓了自己到这,又不出现,干嘛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方平忽然出现,铁头一脸兴奋,方平却是脸色铁青!

  “好啊!”

  方平冷冷道:“我当你们是兄弟,你们居然如此对我!亏我用性命相交,你们居然瞒着我,你们……他们就算了,我没想到铁头你居然也这么对我……”

  李寒松一愣,讪讪道:“方平,你都知道了?”

  方平冷冷道:“你以为可以瞒得过我?老王那边,我不问就算了,一问他还不是什么都说!我怒了,他敢不说,你李寒松居然也这样……”

  铁头干巴巴道:“不是的,老姚说,告诉你,你平白担心,没这个必要。而且他说的也有道理,苍猫这边,未必会出卖你,怕就怕苍猫被人控制了啊!

  我们其实没什么的,借道而已,说实话,我们实力也不行,现在虽然是破八,可真的能破九吗?

  要是能换几个皇者合作,其实还是不错的。

  老姚也是为了人族,为了你着想,方平,老姚可没坏心思,我知道他的,他就是性子冷,他连死都不怕,还能怕别的?

  就是不希望你担心,我其实是想告诉你的,可老姚说的也对,多一个人知道,多一个人担心,干嘛呢。

  都怪我,刚刚我就不该表示出来……”

  说着,叹道:“这下你都知道了,那就没必要瞒着了,其实一起商量一下也不错……”

  铁头还在叙说着,方平却是消失了。

  ……

  议事大殿中。

  此刻,老王几人正在和方平聊着天,张涛却是看着快流口水的铁头,有些诧异,这傻子干嘛呢?

  一个人发呆就算了,还一副要流口水的样子。

  傻了吧?

  都破八的人了,怎么还这样?

  老王也有些诧异地看着铁头,那边,姚成军正在和方平说去灭天宫的收获,此刻也不由道:“方平,你精神力控制他干嘛?”

  李寒松精神力弱,这点大家都知道。

  你好端端的用精神力控制这傻子干嘛?

  都快流口水了!

  方平笑眯眯道:“没事,我是懒得听他聒噪,这家伙最近话很多,干脆不给他说话!”

  心里却是暗骂一声,还想瞒着老子。

  幸好你平爷手段多!

  刚刚看这憨货的态度,有些不对劲,马上去试探了一下,还以为有八卦听,没想到……还真够八卦的!

  此刻的姚成军和老王,压根不知道,他们已经被铁头卖的一干二净。

  铁头还真以为方平已经知道了,现在正在解释中。

  方平也是无语,这傻子,谁和你谈秘密,那就是自己傻!

  就你这样子,还保守秘密。

  老姚和老王和他说秘密,那也是心够大的!

  当然,这也和铁头相信方平有关,在铁头看来,反正方平知道了,那自己说说也没啥,都是自己人,说就说吧。

  下一刻,铁头眼前一阵恍惚。

  很快,抓耳挠腮道:“方平,我可都说了,你说这事怎么办?”

  “……”

  姚成军几人都诧异地看着他,说什么了?

  你说什么了?

  铁头这时候才看清四周的情况,见他们诧异地看着自己,有些郁闷道:“怎么了啊?看我干嘛?又不是我先说的,老王先说的,我可不是叛徒!”

  “……”

  老王一脸懵,我说什么了?

  我什么都没说啊!

  我和方平打了个招呼而已,说什么了?

  老姚也是呆滞,好像知道了什么,再看看方平。

  此刻,方平端着茶杯,喝着茶,一脸的优哉游哉,对付你们还不简单!

  铁头那边,稍微控制一下精神力,制造幻觉,忽悠他说几句话还不简单吗?

  也懒得揭穿他们,方平笑道:“继续谈正事,铁头,别废话了,好好听,刚刚干嘛呢?做梦去了?”

  “……”

  铁头也不是真笨,此刻,眼睛眨了眨,忽然有些恍惚起来。

  我刚刚……我刚刚是不是做梦了?

  好像不是吧!

  可是……眼前好像一切都没发生啊!

  他记得自己被方平抓走了,可现在,自己好像还在原来的位置上啊!

  铁头咽了咽口水,忽然看向方平,接着恼怒地竖起了中指!

  你大爷的,你忽悠我!

  这混蛋,居然用精神力制造幻觉,欺骗自己,无耻小人!

  方平懒得理他,笑道:“就这么说定了,你们三个,准备接引我!当然,不到关键时刻不用!老王最合适,反正快暴露了,真暴露了也没什么。

  铁头排第二,毕竟太傻,今天不暴露,以后搞不好也被人忽悠的暴露了。

  老姚第三。

  我会带一些你们的精神力附着物进去,我捏碎谁的,谁就开辟通道,随时准备好。

  我干爹这边,就在本源之门外接应我。

  铸神使前辈他们,镇守镇星城,防止这时候有人来捣乱,对了,盯紧了天辰和天狗,小心这俩家伙捣乱。

  这一次我进入,可能会帮人开辟虚门,气血之门和精神之门。”

  铁头听的恍惚,还在想着刚刚的事。

  方平却是直接起身道:“我去见王若冰和林紫,你们几个……下次少跟我来这套,就算来这套,把铁头这憨货丢下,别带他一起,免得出师未捷身先死。”

  方平鄙夷了一声,嗤笑一声,破空离去。

  而老张,也有些鄙夷地扫了一眼几人,“和李寒松一起商量秘密,那还不如喊上大家一起商量,浪费口舌,回头还得多说一次!”

  带着智商碾压的优越感,老张也潇洒离去,都懒得多问的。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可方平显然知道了,自己也就懒得问了。

  大殿中,剩下三人。

  老王和老姚都看向李寒松,李寒松面色僵硬,下一刻,忽然遁地而逃!

  我不是故意的!

  方平坑我!

  我真不是故意的!

  冤枉啊!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