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4章 三帝之秘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阳城。

  方平和苍猫精神力扫荡,甚至连灰尘都没放过。

  然而,依旧是毫无发现。

  阳城……方平并不是第一个来找的。

  甚至有皇者,暗中让分身来探查,有人猜测阳神就在此地。

  可是连皇者也一无所察,方平虽然也探查了许久,却是毫无所获。

  “真的没有吗?”

  “是没有,还是种子所在?”

  方平心中呢喃,他找不到,只有两种可能。

  要不没有,要不就是力量等级很高,很强,让他无法发现。

  若是后一种,那代表阳城的确存在很大的问题。

  种子,真身就在这附近。

  苍猫歪着脑袋看着方平,眨眼道:“骗子,找不到呀,还找吗?要不先回去吃饭吧?”

  “砰!”

  方平一巴掌敲了过去,有些脸黑,最近这猫一直就要吃,吃个你头!

  苍猫委屈,可怜兮兮道:“现在不吃,以后被人打死了,就没得吃了……”

  好吧,这话其实说的有道理。

  方平也知道,大战将近,之前战天帝说三个月,后来他射了一箭,这一箭能阻拦多久?

  一个月?

  两个月?

  现在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了,界壁多久会破碎?

  快了!

  方平不能在阳城浪费太多时间,既然找不到,方平只能继续上路,继续融合各地城市!

  再次回头看了一眼阳城,方平眼神闪烁片刻,破空离去!

  ……

  方平刚走不久,一道身影撕裂虚空而来。

  镇天王看着下方的阳城,喃喃道:“老师,你在这吗?”

  阳神在这吗?

  阳神这些年到底在干嘛?

  很多事情看似和阳神有关,可好像又和他无关,秦凤青和阳神有关吗?

  觉得像,可又不太像。

  方平和阳神有关吗?

  感觉是,感觉又不是。

  阳神好像一直存在,又好像根本不存在,一切都只是其他人的臆想和猜测。

  这位初武最强者,好像早就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不存在于这个世界。

  他到底去哪了?

  方平怀疑阳城有问题,镇天王岂会不怀疑?

  可是,找不到任何证据,能表明阳神在这。

  “老师,不管你在不在这,界壁即将破碎,徒儿还是希望老师能站出来……和徒儿一起作战,镇不想翌日和老师生死相搏!”

  镇天王看着阳城,脸色有些复杂。

  “八千年前,老师让徒儿坐镇人间,足足八千年,徒儿不曾离开人间,坐看风云起伏,坐看人族挣扎求存,直到新武……”

  “八千年了……”

  一声叹息,镇天王愈加复杂,在人间,待了足足八千年。

  风云起落,多少天骄人杰逝去。

  新武百年,人族征战无数次,死伤无数,他一直都在默默看着。

  而今,到了人族种族存亡之际,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老师,我等你!”

  留下这话,镇天王破空离去。

  他不知道阳神到底在不在这,可他猜测,阳神应该和阳城有关。

  阳城……

  ……

  海域。

  一处海岛之上。

  虚空震荡,下一刻,海岛之上休憩的青年男子瞬间睁眼,持枪杀出,一枪洞穿虚空,虚空炸裂。

  “灭,何必如此?”

  青年眼神冷漠,“我非灭!”

  “是也不是。”

  笑声传来,下一刻,一人出现,身影虚幻,看不清相貌。

  “藏头露尾,小人行径!”

  青年冷喝一声,长枪爆发炙芒,再次一枪杀出!

  当!

  一声清脆响声传出,虚幻人影单手握住长枪,刚想说话,长枪化为水流,如同毒蛇,枪尖瞬间刺向虚影面部。

  “砰!”

  长枪被瞬间弹飞,虚影笑道:“你不是我对手,虽已破七,可还是不够,现在可以谈谈吗?”

  姚成军收枪而回,倒退百米,冷冷道:“想谈,说说身份!”

  来人是九皇中哪一位?

  或者天帝阳神和斗?

  “知道还是不知道,并无意义。”

  虚影笑道:“这一次你找到了灭天宫,我想你知道的东西也不少,灭是当年三帝中的智者,在灭天宫中应该留下了不少东西,有些事,你应该清楚。”

  姚成军不语,也不说话。

  虚影又道:“三帝被杀,其实是必然,不是吗?”

  姚成军冷冷道:“必然?只怪三帝不够强!只怪战太心软,否则……哪来的必然!”

  “你果然知道。”

  虚影笑道:“既然如此,那你也该明白,大战一起,你、李寒松、王金洋必死。”

  “早已置之度外!”

  姚成军平静无比,“你若是只想说这些废话,可以滚了!”

  “脾气还是这么臭……”

  虚影笑道:“三帝大道,算是投机取巧,强行扎根本源。九皇若是正统,三帝便是魔道。天帝有徒弟,九皇都算,斗甚至也算,唯独三帝不算……”

  姚成军冷笑道:“不需要!”

  “三帝也不需要天帝来正名!”

  虚影笑道:“我知道你们不在乎,可天帝在乎,可九皇在乎,其他人都在乎!凭什么九皇无法超脱,被迫填坑,而三帝不需要?

  天帝暗算了九皇,却是没料到三帝走偏了道路,然而,得失有时候就在方寸之间。

  三帝不需要受本源混乱影响,大不了断道自保。

  可九皇不行!”

  虚影叹道:“这便是你们的取死之道,九皇不想你们活,天帝也不想!皇者诞生,是为了修补本源漏洞,天帝虽说出了一些偏差,可已经快要成功……

  三帝却是走了不同的道,让天帝的谋划付之一炬!

  姚成军,你觉得三帝之死,是不是必然?”

  姚成军冷漠道:“就因为你们这些人谋划万古,才会让问题越来越严重!昔年若是天帝早日告知本源缺陷,如何会出现后来漏洞越来越大的情况!

  你们既想谋取力量,窃取本源果实,又不想承担责任,哪有那么简单!

  走捷径,自然要承担后果!”

  “你们这些人,都是毫无担当之辈,三帝也不屑于你们为伍!”

  虚影轻笑道:“三帝的力量,难道不算窃取而来?”

  “然而三帝愿意归还,这便足够了!”

  姚成军冷冷道:“你想说什么?难道只是为了和我辩论三帝是对是错?”

  虚影轻声道:“天帝昔年其实是想解决这些问题的,可惜,最终还是功亏一篑,你知道其中的原因。万年来,天帝还是一直想解决本源的问题。

  无论是三帝灭,还是仙源,都是为了解决本源的问题。

  天帝从未放弃过!

  甚至包括圆满本源之道,成全道树,都是为了圆满本源之道,让本源道重新焕发生机,而非彻底灭绝。

  既如此,九皇是毒瘤……三帝更是!

  九皇已经落入瓮中,三帝却是隐藏的极深,所以三帝必死,转世身也是必死!”

  “断了我们的道?”

  姚成军冷笑道:“三帝传承下来的道,你们找不到!除非我们自己愿意,否则……你们能断吗?”

  “那也难说。”

  虚影笑道:“天辰之事,你恐怕还不知道,天辰大道被方平夺取,他可是苍猫的护道者,却是落得如此下场,不出意外,应该便是为了你们三人。”

  姚成军蹙眉。

  “你们在源地,开辟了另外的通道,源地无法闭合,漏洞缺陷一直都在……”

  虚影笑道:“天帝会放任你们继续下去?”

  “昔年九皇开辟的道,都有迹可循,之后,铸三门以封道,一切尽在天帝掌控中!”

  “三帝虽死,死而不僵,大道还在,天帝不会坐视不理的,九皇也不会,凭什么我们被困本源,三帝可以逍遥自在……”

  虚影声音发寒,“所以,便有了当年三帝之死!纪这些人,杀三帝,可不单单是因为你们要灭皇修本源,还有嫉妒!嫉妒,也是原罪!”

  嫉妒!

  皇者嫉妒极道!

  这一点,和方平他们了解的可不一样。

  在所有人看来,极道就是残缺的皇,没有皇者那么全能,极道一直想要成皇。

  可如今,虚影却是说皇者嫉妒极道。

  所以,便有了当年天界之乱,三帝之死。

  姚成军好像并不意外,冷笑道:“那又如何?三帝死了,大道依旧在,天帝若是有能耐,那就断了这三道,三道不断,只能说你们太无能!”

  虚影笑道:“是,当年是没找到机会,和九皇心不齐也有关。可如今……不会再给你们机会了!天辰之事,已经表明,天帝已经开始着手解决三帝之患。

  天辰手中,应该有探查三帝之道的宝物,否则,天帝不会将任务交给他。

  非但如此……苍猫的存在,也是祸患。

  三帝的道,其他人未必可以发现,可苍猫呢?

  遨游本源的苍猫,真的无法找到你们的真道所在?”

  姚成军嗤笑道:“你想挑拨?”

  “挑拨?”

  虚影淡淡道:“并非挑拨,事实如此!昔年,天辰养苍猫,找寻你们的道,就是其中目的之一!只是可惜,天辰半道陨落,好在之后灵继续接手,苍猫和灵关系交好,原本,那时候就该让苍猫寻道断道……”

  姚成军蹙眉,虚影又道:“天辰的把握,其实也是苍猫,不是吗?不过如今看来,苍猫好像遗忘了很多东西,天辰恐怕是觉得无把握,所以放弃了这条路。”

  “你到底想说什么?”

  姚成军有些不耐烦了,冷喝道:“你不说,我可走了!”

  “别急。”

  虚影笑道:“三帝会死的,大道也会断的,最终可能会断在苍猫手中!而苍猫,也必然是悲剧落幕,它存在的目的,便是为了解决一些问题。

  它是天帝的后手,本源的缺陷,三门的隐患,最终可能都要通过苍猫来解决。

  三帝死,苍猫死,所有人都难逃此劫……”

  姚成军看着他,脸色愈加阴沉。

  “所以……三界的最大祸患,其实不是九皇,九皇也只是和你们同病相怜!九皇也只是在求存,想活着,想活的自由……”

  虚影轻叹道:“而不是如今,如同囚犯,被囚禁在源地,成为天帝修补本源的材料!所以九皇想超脱,想脱困。

  你我之间,其实目的,都是一致的!”

  姚成军冷笑,目的一致?

  可笑!

  “你废话很多,再不说,那便别说了!”

  “简单,三帝和我们合作!”

  我们,而不是我!

  虚影不知道是不是混淆视听,此刻,笑道:“三帝之道,贯穿源地,非三门之地,天帝也无法掌控整个源地,无法探查到三帝之道所在。

  三帝之道,若是能同时贯穿,集三帝之道,可以让吾等脱困,只要有人填补空白,可以让我们大道迁移,不再受天帝掌控……

  那时候,我们帮你们对付天帝,我们脱困,也是在帮你们!

  至于本源之患,我们可以慢慢解决,并非一定要屠灭人族……”

  姚成军听懂了,冷笑道:“你是想让我们三人,为你们提供逃离的道路?”

  “可以这么说!”

  “做梦!”

  “姚成军,非要如此决绝吗?”

  虚影轻笑道:“战的道,其实已经有端倪,现在正在被人锁定,我相信很快会被发现的!你和李寒松的道,我觉得也不会隐瞒太久。

  趁着还没被人发现,现在合作,合则两利!

  若是真让天帝成功,那才是三界众生的麻烦!”

  虚影又道:“你知道很多,可有些事,也未必知道,或者不知道真相!天帝昔年破碎本源,真的是无意的?这些年来,很多东西都在证明,其实……三万年前的本源破碎,就是天帝的局!

  那时候的他,恐怕无法掌控本源。

  而三万年后的今日,天帝若是破而后立,再聚本源,三界众生,都要匍匐在天帝脚下。

  再也无法逃脱天帝掌控!”

  “三界的局,三界的危难,看似是九皇造成的,实际上都是天帝造成的!”

  “天帝才是罪魁祸首!”

  “你既传承灭的意志,难道看不出来吗?”

  姚成军冷冷道:“天帝就算是主谋,你们也是从犯!都该杀!”

  “这个世界,并非只有黑白两色,我们也是求存……你说方平当杀吗?他杀了那么多人,你可以说方平是在求存,那我们呢?”

  虚影叹道:“方平杀人,你们可以将之美化,而我们……杀的人有方平多吗?我们纵然布局落子,可真正因我们而死的人……并没有多少。

  人族之危,并非九皇造成,或者说,并非九皇全部人造成。

  种子之事,一直都是隐秘,昔年,却是被鸿宇透露,鸿宇不代表九皇!

  如此,才造成了接下来的人族危机,千万人陨落,这难道也是九皇的错?

  九皇并未想过,用这种办法,逼迫人族如何……”

  姚成军不语,撇清责任而已。

  鸿宇透露复生之种的事,难道不是皇者的命令?

  否则,鸿宇知道什么!

  虚影见状又道:“好,就算不合作,你觉得人族可以赢?你难道真的认为方平能赢?他自己都自顾不暇,背后有人在算计他,他能否活到大战之时,都很难说!

  就算可以,翌日,方平必是各方首杀目标!

  他能抵抗九皇?

  能抵御天帝?

  合作,才是双方的唯一出路……”

  “那你找方平好了!”

  姚成军不傻,对方不找方平,而是找上自己,事情没那么简单。

  “方平……他对我们的敌意太重,我们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而且苍猫就在他身边,你真觉得苍猫可信?所以这次找你,是因为你不在方平身边,若是真合作……此事也无需透露给方平……

  不是隐瞒方平,而是隐瞒苍猫!

  苍猫纵然不会泄露,可苍猫其实是天帝的棋子,天帝也许可以监察一切。

  若不是如此,天帝沉睡数万年,对三界毫无掌控之力,你觉得他会放心?

  天辰并非天帝的唯一安排,苍猫才是!”

  “你让我隐瞒方平?”

  “并非隐瞒,只是不愿被天帝所知。其他人,最好也不要告诉,仙源监察四方,除非从仙源中脱离,你,王金洋,李寒松都可以知晓。

  三帝转世,才是超脱之人!

  其他人得知,都有可能会被发现。”

  虚影诚恳道:“此事,对你们并无害处,只有利益!你们需要提供的只是三道所在,接纳我们贯通三道,让我们可以从源地脱困。

  实际上就算没有你们,我们其实也可以做到,只是更难一些。

  然而,万年来,我们也有谋划,依旧可以做到这一步,现在提及这些,只是让双方合作更顺利。”

  “……”

  姚成军想了想,半晌才道:“你们脱困之后,难道就不会对人族下手,引出种子?”

  “吾等若是从源地脱困,种子能找到最好,找不到,那一切后果也是天帝一人承担,并非九皇承担,那时候,就没有必灭人族的必要……”

  “而天帝需要如此,我们为了阻挡天帝,反而会成为你们的助力。”

  虚影轻声道:“这些,也是我们合作的基础。”

  “为什么找我?”

  姚成军冷冷道:“真要找三帝转世,王金洋和李寒松都在三界,为何不找他们?”

  “李寒松太相信方平,任何事情都会告知方平,方平知道了,还能瞒过天帝?”

  “王金洋……知道了,他想的也许是自己去承担,可我们需要的是三帝一起,而非一人,他可能连你们也瞒着,如何合作?”

  “唯有你,你最为冷静,最为清醒!”

  “你也许会猜测,到时候你们三人会不会死……我不知道,这一点,我无法保证,我们的道,太过强大,借道而行,可能会让你们死亡……但是,这也许才是最好的办法,不是吗?”

  “否则,我们被困源地,只能和天帝一体,我们脱离,才有希望分化我们和天帝……”

  “这是一场豪赌,赌赢了,九皇和天帝之间必有一战。”

  “赌输了,哪怕我们脱困之后和天帝继续联手……你们其实还是要面临一样的局面,不输什么。”

  虚影很是诚恳,连三帝转世会死的可能都说了。

  姚成军看着虚影,半晌才道:“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答应!”

  “因为你是智者。”

  “智者?”

  姚成军冷笑道:“不用给我戴高帽子!因为李寒松不会理睬你,因为王金洋比你想象的更理智,所以你觉得我是可以拉拢的,对吧?”

  “你可以这么认为。”

  “借道……借我们的道,你们真的可以脱困?那为何昔年不借道,三帝未必会拒绝。”

  “那时候不行……”

  虚影叹道:“那时候,三帝也希望解决本源的问题,可他们的目的是让九皇和天帝一起归还力量,这不可能,失去了力量,谁也不会答应的!

  借道而行,他们自然会知道我们的目的,和阳神他们一样,带走一些力量,不归还,那只会更麻烦。

  三帝会让我们这么做吗?”

  姚成军陷入了沉思,过了一阵,又道:“斗后来也走了你们的正统本源道?”

  “不错,斗其实算是被天帝算计的,他一开始想走的也是极道,开辟能量之道,不过后来天帝察觉到了极道的威胁,所以逼的他不得不走正统的本源之道,走存在的本源之门……”

  “我再考虑考虑,我要回去征询一下王金洋和李寒松的意见,我无法代表他们答应你们!”

  “可以,但我相信你是理智的,你若是不提醒他们,不要告诉方平他们,那计划可能会被泄露,那时候,合作……也便终结。

  天帝知道了我们的谋划,不会给我们机会的。

  而你们,天帝也一定会铲除,天辰失败,还有别人存在,无论是苍猫,甚至是天狗,都是天帝的棋子,你们会提前死亡的。

  你们死了,无人知道三道所在,那三道的威胁,就没有想象的那么大。”

  说着,虚影又道:“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甚至是武王!武王,可能也是天帝的布局,武王的存在,一开始最大的可能就是让人族归心,让武王成为这一代种子……

  武王,会牵引出种子,有武王存在,种子被发现的机会更大。

  这是阳神和天帝的对垒,武王其实代表了天帝,而阳神,也有自己的布局,镇便是阳神的徒弟。

  最终,镇和武王,可能会有一战,人族的命运,其实不在武王和镇身上……”

  “武王是天帝的布局?”

  姚成军看着对方,眼神闪烁。

  虚影笑道:“很可能!不要觉得我是在欺骗你,或者说,武王其实是阳神和天帝一起布的棋子,集伟力于武王一身,让种子投资,武王成为唯一可以引诱出种子的人。

  阳神杀了他,天帝便无法找到种子。

  天帝抓住了武王,可能便可以找到种子。

  将一切放在明面上,这样,双方就不需要过多的去算计,也可以让局面更明朗。

  至于方平,他的存在,其实是变数,原本出了武王,就不该有方平,可方平不知是谁投入了这场大戏中,这才导致了意外频发。”

  “你也不知道谁做的?”

  “有猜测,但是不确定。”

  虚影笑道:“姚成军,你我见面的事,无人知晓,也希望你不会透露太多。另外,我再送你一个消息,本源的缺陷,到了必须要解决的时候了!

  不是这一次失败,还会有机会,没有了!

  所以这一次,一定会都出手的,一定!

  因为……大家都没机会了,包括天帝也是,他没有下一次机会了!

  否则,我们还能等待,既然等了万年,那就可以再等万年,但是这一次,真的没有了。”

  “为什么?你们寿元还没到尽头!”

  “为什么……”

  虚影叹息道:“还不懂吗?本源便是这三界,源地便是这三界,你既是灭,那就当知道,四万年前,苦海何其的小,三万年前,苦海忽然扩张。

  万年前,苦海吞噬无数大陆,成为三界最大的隐患!

  这些年来,苦海还在不断侵蚀……

  苦海,本源之患的象征!

  天庭成立之后,天界悬空,代天帝镇压苦海,结果呢?

  万年前,三帝尸身大半融入苦海,无数本源强者死亡,也被融入苦海,你难道还不懂吗?

  苦海……便是那缺陷的投影!

  如今,三界被侵蚀的只剩下地界、人间、初武三片大陆,却是越来越小,苦海还在继续侵蚀,三帝尸身融入,倒是让苦海减缓了侵蚀速度,可是并没有保持多久。

  三帝不够!

  镇源填海,三帝做不到,我们也做不到。

  这一次再失败,苦海侵蚀三界,三界彻底化为海域,本源覆灭,一切覆灭,天地重开!

  你说,还有机会吗?”

  姚成军微微一怔!

  这事,他还真不清楚。

  “苦海……”

  姚成军环顾一圈,看向四周的海域,喃喃道:“苦海侵蚀三界,便是三界的寂灭?”

  “不错!”

  虚影叹道:“这些年,若不是我们镇压,苦海已经彻底吞噬三界了!所以,没有下一次了!只有这一次,一次不成,那便是终结!”

  “我明白了。”

  姚成军沉声道:“若是我们答应合作,该如何联系你们?”

  “不需要联系,界壁破碎的那一日,三道呈现,我们脱困即可!若是不答应合作,那也无需这么做,何去何从,全在于你们。”

  虚影说完,渐渐消散。

  姚成军忽然道:“你们背叛天帝,背叛三帝,真的从未后悔过?”

  “后悔?”

  虚影带着一些戏谑,笑了一声,迅速崩溃。

  留在原地的姚成军,脸色变幻不定。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