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1章 压力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绚丽的火光,在空中爆发。

  那是一只美丽的凤凰!

  格外的美!

  那稚嫩的童声,听起来如同邻家孩童。

  姬家父女战死,数十万天命军战死,无一人送终,最终……一只凤凰,一头妖兽来为他们送终了。

  燃烧了自己,告诉三界,还有人记得姬家!

  悲壮吗?

  也许吧!

  然而,那是敌人。

  种族之战!

  怀中,姬瑶好像睡着了。

  方平看着上空的火光,看着凤雀,看着姬瑶,忽然笑道:“小凤雀,下来,陪姬瑶一起走吧。”

  “锵锵……”

  欢快声响起,下一刻,一抹火光,一根艳丽的羽毛,带着火焰,如同发簪,落下瞬间,帮姬瑶盘起了散落的头发。

  方平一拳轰爆了虚空,抱起姬瑶,挥手一招,虚空中,姬鸿留下的半截长枪落入手中,方平将长枪放在姬瑶一旁,看着眼前黑漆漆的虚空,轻声道:“你父,你,凤雀,一起上路吧!”

  将姬瑶放入虚空,方平合拢了虚空。

  姬瑶身上散发出淡淡的光芒,那是方平的力量,可以让她在虚空中不被虚空裂缝切割。

  裂缝合拢。

  烟消云散!

  “战争……”

  方平忽然看向天空,冷冷道:“战争从何而来!”

  “天帝阳神,九皇一帝,以苍生为棋子,以三界为棋盘,你们不死,天理难容,我方平不容!”

  这就是战争!

  你爱也好,不爱也好,就是如此残酷。

  方平冷喝一声,迅速压下一切,看着四方渐渐消散的厮杀声,暴喝道:“今日,斩强敌,当贺!所谓天庭,狗屎不如,黎渚,你等睁开你们的狗眼看好了!

  三界,不会永远如此,希望你们能等到那一日!

  能看到那一日!”

  方平声音冰寒,发出一声冷笑,撕裂了虚空,下一刻,人族诸强出现在了地窟通道口。

  “回家!”

  “庆功!”

  “我方平一日不死,地窟一日不乱!鸿宇,尔等听好了,乱了,你们死!”

  方平入通道,回归地球。

  大军还在外域,方平却是没管。

  你们,敢出手吗!

  就是如此霸道!

  就在你们眼皮子底下,杀戮四方,连一位天王都没有,你们敢动手吗?

  不敢!

  ……

  这一日的魔王,魔威盖世!

  这一日的地窟,被杀武者数以百万计。

  武者!

  不包括那些遭受牵连的地窟普通人。

  死了太多人!

  血流成河!

  地窟外域,武者为之一空,大量武者逃遁,有人冒险前往禁忌海,有人遁逃进入御海山,有人冲击禁区内域,乱!

  地窟彻底乱了!

  天命军全军覆没,姬家从上到下,全部战死。

  天命王庭也乱了!

  而天庭,就在方平离去不久,一柄长刀降临,新建起的天庭,瞬间粉碎,数万天庭军,几乎没有任何反击之力,全部爆碎!

  黎渚和鸿宇这些人的计划彻底破灭,地窟,已经不再和平,更无法一统。

  无数人,对这些王者失望透顶。

  这就是地窟的王者!

  姬家,也是才算是真正的王!

  起码命王活着的时候,地窟无大乱。

  ……

  地窟之战,种族之战,上百年的战争,这一日算是落幕了。

  和人族征战的外域,这一次几乎全灭。

  还有一些人没死,方平也不在意,大战只是开始,还没结束,这些人,能活到最后吗?

  他觉得不可能!

  都会死!

  ……

  杀戮,没有停歇过。

  地球,办起了庆功宴。

  说是庆功,还不如说痛哭发泄的一次机会。

  这一次,无数人在痛哭流涕。

  在悲伤,在放声大哭。

  这三年,方平和张涛他们,算是竭尽全力地保护人族了,在守护人族,镇天王这些人,也在出力。

  可这三年下来……一统计,光是华国,战死的军人和武者就有数十万之多!

  全球,各大圣地和各国加在一起,居然超过了百万人!

  战争,在这三年太频繁了。

  哪怕方平他们顶在最前面,可依旧阻挡不了死伤发生,百万人,百万家庭,这只是这三年。

  新武初期,死伤也很惨重。

  真正死伤少的,是中期,双方试探,保持了一个短暂的和平期,那时候,死伤倒是不太大。

  百年不到,战死千万人。

  这样的仇恨,方平无法去化解。

  百年不到,还不足以让人去忘却这些仇恨。

  ……

  魔武。

  方平躺在校史馆天台上,喝着小酒,看着天空,枕着苍猫,看起来有些惬意。

  “哥?”

  一声贼兮兮的笑声响起,方平头也不回,翘起二郎腿,仰望星空,笑道:“你来干嘛?不是让你在家待着吗?”

  “哥,你又打胜仗了,爸妈让我来看看你!”

  方圆笑的开心,走到方平身边,一屁股坐到苍猫脑袋上,苍猫翻着白眼,骗子枕着自己就很过分了,小胖脸更过分!

  懒得理会她,苍猫将脖子变的长了一点,脑袋钻了出来,继续吃自己的小鱼干。

  答应了二猫和三猫,要帮它们吃回来,现在苍猫一天得吃12顿才行。

  否则不算三只猫一起吃!

  方圆笑嘻嘻的,也不在意,挤了挤方平,笑嘻嘻道:“哥,你怎么喝酒了啊?以前你不喝酒的。”

  “对我而言,酒和水没区别,嘴巴没味道,喝点酒,味道更好一些。”

  方圆又笑道:“不开心吗?哥,你好厉害的,这次连皇者都被你杀了好多,又打了大胜仗……”

  见方平不说话,方圆贼兮兮道:“是因为那个姬瑶吗?”

  “你这丫头!”

  方平失笑,“和她无关,只是有些悲哀!”

  是的,悲哀。

  他都不知道自己为谁悲哀。

  三界乱了这么多年,死了太多的人,他悲哀不过来。

  可这一次,的确有些伤感了。

  地窟……是敌人吗?

  当然是!

  可地窟是最终敌人吗?

  不是!

  是皇者!

  他们才是罪魁祸首!

  不杀了他们,三界岂能太平。

  “我还以为你是因为她不开心呢……”

  方圆嘀咕一句,方平轻笑道:“别胡思乱想,地窟是我们的大敌……你以为你哥我会因为一个女人就如何?别说和她只是有些交情,说起来,想杀她又不是第一次了……

  只是有些惋惜……”

  是的,有些惋惜,谈不上太伤心,只是觉得可惜了。

  可惜,大家都生在这乱世。

  若不然,彼此也许可以做个朋友。

  没再说这个,方平笑道:“最近爸妈还好吧?”

  “还好,可你老是不回去……”

  方圆有些不乐意道:“你都到家门口了,怎么也不回家?”

  都在这喝酒了,还是一个人,却是不回家,她不开心了。

  方平笑了笑,没有说话。

  回家?

  不太想回去。

  不是不想见,就是怕见了面,更不舍。

  这人啊,时间长了不见,感情也就淡了。

  天天见面,哪天……二老没了儿子,岂不是伤心欲绝?

  现在挺好,方圆在家,二老也有人陪伴,挺好的。

  哪天自己没了,也不会太过伤心。

  心中想着这些,方平却是笑道:“你以为我很闲?我是喝酒吗?我是在考虑事情,在修炼,哪有那么多空闲时间。

  和爸妈说,让他们不用担心我,现在三界强者谁不怕我?

  我能有什么事?

  不过我现在事情太多,等敌人被我干掉了,我就一直在家待着了……”

  “在家好!”

  苍猫忽然插话,嘟哝道:“在家饮食规律,可以一到饭点就吃饭,现在根本不规律,本猫觉得要伤肠胃……”

  砰!

  方平一巴掌拍在它脑袋上,你再说这话,我锤死你!

  谁家破九的猫能伤肠胃?

  谁家破九,一天要吃12顿?

  别人一千年都未必能吃12顿,你一天要吃12顿,服了你了!

  方圆也是喜笑颜开,抓着猫尾巴玩弄了起来。

  “哥,那你打得过那些皇者吗?”

  “当然!”

  “真的?”

  “废话,你哥我吹过牛吗?”

  方平没好气道:“你哥我,哪次不是逢战必胜!你说说,这三年多来,你哥我输过吗?”

  方圆急忙点头,是的呢。

  百战百胜,这就是方平。

  这就是人王!

  相信归相信,方圆还是有些忧愁,声音都轻了不少,小声道:“哥,你说……”

  方平等了半天,没等到后面的话,侧头,奇怪道:“说什么?”

  “……”

  方圆揪着脸,有些踌躇,有些不安,半晌,还是低声道:“哥,你说,能和皇者谈判吗?你之前说,张部长……”

  “混账!”

  方平一声冷喝,有些恼怒道:“再敢瞎说,别怪哥揍你!”

  方圆咬着嘴唇,咬的都见血了,眼泪哗啦啦地滴落。

  “我……我怕!”

  “爸妈也怕!”

  “他们……他们经常夜里落泪……你每一次离开,他们都会哭,都会失眠……”

  “哥,我知道……我知道我好自私……”

  “可我不想没了你,爸妈也不想!”

  “哥……你知道吗?”

  方圆哽咽道:“小雅她……她爸走了……”

  方平脸色一黯,他知道方圆说的是谁。

  宋雅,方圆的同学。

  宋雅的父亲……宋盈吉!

  方平嘴唇微微颤动,宋盈吉!

  是的,那个当初因为方平退了修炼室,对方非要收他1学分手续费,两人由此闹腾了很久的老师。

  方平比他强了的时候,会转换气息的时候,还冒充秦凤青,去敲了他脑袋。

  打那以后,方平一直找他要账,威胁他,不还钱就让他去扫厕所……

  宋盈吉气急,一赌气,干脆钻进地窟不出来了。

  方平脑海中浮现出昔日的一幕幕,很快,压下悲戚,喝道:“哪有不战死的武者!何况,我比宋老师强无数倍!

  你成天想些什么!”

  “哥……”

  方圆泪流如注,哽咽道:“我知道,我知道不该这么想,可我真的好怕……以前我不怕,可宋老师走了,白老师残废了,我就怕了。

  我怕……我怕下一次……下次再听到你的消息……是……

  哥……我真的好怕。

  我不想练武了,我后悔了,后悔你要练武的时候,没拦着你……哥,我想回阳城了。

  回老房子,一天几块钱的饭钱,回到那时候,回到你天天骗我饭钱的时候……

  哥,我都给你好不好,我不偷吃零食了,咱们一家人,就在阳城待着……”

  方平有些恍惚。

  很久吗?

  不久。

  也就三年多而已!

  骗她饭钱……好像有过吧?

  为了上网,方平经常骗走这丫头饭钱的,然后两人一起在家随便弄点白米饭都能填饱肚子。

  小财迷很财迷,可也很傻,方平每次都能骗到。

  每次都能成功!

  每次这丫头都是后来才反应过来,找爸妈告状,说方平又骗了她。

  方平好像给这丫头打了很多欠条,每次都说还,每次都忘了……

  记得第一次给这丫头钱,她全拿去买零食了,还偷偷分了自己一大半,让自己不要告状。

  那时候,日子苦,可好像很快乐。

  没吃过麦当劳,没买过肯德基,总觉得那些地方不是他们兄妹该去的,太浪费,太奢侈。

  方平沉默了。

  方圆哽咽道:“我知道的……知道你不会答应的!可我就是想说……哥,他们干嘛非要让你去打啊,你……才修炼3年多,你才21岁,你都没有娶妻生子……

  还记得那时候过年,邪教要杀你吗?

  那时候,我就怕了,我怕再也看不到你了!

  哥,爸妈要来魔都,我也要来魔都,就是不想你连家都找不到了……

  可现在……”

  方平平静道:“国破家亡,哪怕回到了阳城,也不能享受太平!丫头,太平是杀出来的!你哥我既然有这能力,那就该杀出一片太平来!

  我不去,你不去,那这盛世,能维持几天?

  你已经长大了,别再那么幼稚了。

  老张……我把他送给皇者又能如何?

  还是要战,还是要杀!

  老张其实不关键,关键是你哥我,我不死,皇者不会安心的!”

  “我知道……我知道……呜呜……”

  方圆知道。

  她不傻!

  她知道自己大哥有多厉害,多让人害怕,可她也知道,越是如此,大战一起,大哥越是要死。

  都要杀他!

  可她真的太害怕了,她不想方平去死。

  杀皇者?

  要是一个人,方圆也许不会太恐惧,可好多好多人!

  九皇活着,天帝活着,阳神活着,斗天帝活着……

  大哥才一个人,怎么杀啊!

  气血上亿!

  她都不敢想象!

  方圆哽咽,苍猫尾巴拂过她的脸颊,好像在安慰她。

  天台一侧,张涛不知何时来的,坐在天台边,轻笑一声,打趣道:“胖丫头,你要卖了我,良心不痛吗?”

  方圆一脸羞红,可是还是忍不住道:“可我哥他还年轻……他从18岁征战地窟到现在……从没有停过!他没有享受过什么……

  哪怕是您,我听人说,征战地窟,也是20多岁以后的事……

  我哥呢?

  他比您孙子都小……您还儿女双全,孙子都有许多……”

  张涛一滞,笑容渐渐收敛,轻叹一声,无言以对。

  是啊!

  太年轻了!

  年轻的……他快遗忘了。

  方平瞥了他一眼,没好气道:“现在知道叹气了?当初你算计我的时候,我可没见你心软!”

  “谁算计你了?”

  张涛不承认!

  方平哼道:“得了吧,魔都之战,若不是你捣乱,黄院长不死,我怎么会接过魔武指挥权,怎么会那时候发动魔都之战,就这一次,我彻底入了套,想走都走不了!”

  “你可别冤枉我!”

  张涛郁闷道:“那次可是真的失策,怎么就是我算计你了!凭空污蔑我,我不要脸的?你这话这里说说就算了,出去说,别人还以为我故意坑死了老黄……”

  “呸,你要脸?”

  方平鄙夷道:“你要什么脸?得了吧!算了,懒得跟你计较这些,你就算不是故意的,也是存了心想让我吃个大亏,然后老实一点,接过你的大棒,继承你那个部长位置……

  反正你打了这主意之后,我就倒了霉,逃都逃不掉了。”

  “说的好像我不准备让你接棒,你就不惹事似的?”

  张涛无语,接着又笑道:“不过你家胖丫头说的也对,你太年轻了……要不这样,趁着大战还没爆发,赶快结婚,看看能不能弄个孩子出来……

  我想办法把人送走,给你留个血脉。

  皇者就算杀人,还真能灭了三界?

  不行的话,就送到地窟去,你看怎么样?”

  “滚!”

  方平恼羞成怒,瞪了他一眼。

  一旁,方圆则是眼睛一亮,眼神灼灼地看着方平。

  方平黑着脸,忽然伸手,将她的脸颊拉成了一条长线!

  大人说话,小孩子看什么看!

  张涛看到这一幕,失笑不已,打趣道:“胖丫头,你胖,都是你哥拉胖的,要是我,绝对不能忍,赶快修炼到皇者境,一天打他三顿!”

  方圆朝他吐了吐舌头,含糊道:“我才不胖!刚刚我说了你坏话,你一直喊我胖丫头……我们就算打平了,你不许记仇,不许报复我哥,不然我就去学校揍张雪张安!”

  “……”

  “哈哈哈!”

  老张哈哈大笑,“你和你哥,倒是一个模子出来的!这混蛋玩意,以前没少报复他们!”

  说着,笑道:“不记仇,不报复,放心吧,想报复也报复不了啊!真要杀了我,能换来人族太平……哎!”

  摇摇头,老张叹气。

  不可能的事!

  否则,用自己换人族,划算啊。

  方圆不想方平出事,他自然理解,至于之前的话,还不是听了方平这小子在三界宣传的那番话,要不然,这丫头恐怕也不会提。

  方平这时候也放过了方圆,拍着她脑袋,笑道:“快点回家,早点休息!有空就去揍揍张雪他们,别跟着那些老家伙闲扯淡。

  再过一些时日,干掉了那些皇者,我闲下来了,好好督促你习武,现在都成什么样了!”

  “哥……”

  方圆鼓着嘴,“我已经很努力了,可肥猫不知道教了我什么功法,到现在我还没出现本源道……”

  方平失笑,什么功法?

  初武功法!

  你到哪修本源道去!

  方平自然知道,不过他不管这个,挺好的,本源缺陷严重,修初武其实挺好。

  至于被提到的苍猫,此刻装死中。

  不是本猫!

  本猫不识字,怎么教人功法?

  污蔑!

  猫是不会教人的!

  “回家好好修炼,别担心我,我能有什么事,放心,真有危险,我把肥猫丢前面,打死了它才能打死我,放心吧!”

  “……”

  “喵呜!”

  苍猫委屈巴巴的,又欺负猫。

  ……

  方平送走了方圆,这才看向老张,笑道:“说吧,什么事,您这听墙角的爱好怎么还没改呢。”

  老张无语道:“我是来找你办事,谁听墙角了?”

  说着,迅速道:“第一,神皇的分身血肉,我要了!”

  “第二,神皇和斗天帝的兵器,我要一件。”

  “第三,你要去源地的话,带我一起,我也要过去!”

  “第四,安排一下,你妹……”

  “你妹!”

  方平翻白眼,骂谁呢!

  “滚蛋!”

  张涛骂道:“插什么话!你妹妹,还有一些年轻人,都聚集一下,当年的星空跑路计划失败了,现在我和镇老鬼商量了一下,铸神使有件神器,可以和天外天一样,在空间夹缝中生存。

  回头把这神器拿到手,把人送进去,割裂虚空,流放他们……

  活一年算一年吧,虚空裂缝太多,哪怕皇者,难道还能一个个裂缝撕开去找?

  我们太强,藏不住,你妹妹他们还是可以的。

  人不用太多,千人左右就行,留个种吧。”

  方平闭目,许久,睁眼道:“听你的!”

  两人对视一眼,都没再说话。

  留种计划启动……也代表两人都没信心度过这一关。

  同样,也代表,大战真的快来了。

  此刻,之前的大胜,已成过去。

  地窟,皇者分身,都不是关键。

  关键还是皇者本尊!

  那才是威胁!

  大战的压力,压的两人都有些喘不过气,老张要走了几乎所有东西,所有战利品,方平知道他的意思。

  大战到来,武王不会是看客!

  他要参战!

  方平没拒绝,老张不参战,当看客,那才奇了怪。

  哪怕没这些东西,他也一定会参战,参与皇者之战,那还不如让他更强一些。


  • 上一篇:第1370章 地窟之王!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1372章 人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