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3章 被坑了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石破和乱恍惚,方平可不恍惚。

  方平一直盯着本源境在看,面色变幻不定。

  按照他的想法,自然是斩草除根!

  天辰大概率是天帝的棋子,非要杀三帝转世,不,天辰没说杀,只是说断了他们的道,不过在方平看来都一样。

  他断三帝的道是因为什么?

  而且天辰毕竟是破八巅峰强者,哪怕真的换了绝巅的道,不代表他只有绝巅的实力,他换道,人不会死。

  所以说,他肉身强度还是一样的,只是本源增幅少了。

  到了破八,都在归一,本源增幅其实是在削弱的,强化自身。

  但是,这种削弱,只是将本源的增幅隐藏了而已,实际上还是在增幅。

  哪怕剥离了大道,天辰肉身之力,怎么着500万卡气血还是有的。

  加上绝巅道,天辰应该也会压断一些,可不管如何,50%的增幅有吧?

  最弱,天辰也会有破六巅峰的实力。

  甚至是破七!

  这不符合方平的预期。

  就算天辰破六巅峰,他这位老牌破八强者,战破七也没难度。

  苍猫觉得,天辰只要不是破八就没什么,可方平却是觉得,依旧不放心!

  破七的强者……

  人族才几人?

  是,对老王,对方平,对张涛,甚至对铁头威胁都不大了,可其他人呢?

  天辰,会对其他人出手吗?

  方平不知道!

  天辰看似光明磊落,哪怕方平给他机会,他也不愿意放弃,可谁知道现在他心里怎么想的。

  剥离他的大道,他能甘心?

  哪怕苍猫是在救他,他就真的甘心了?

  方平眼中凶光闪烁,苍猫不在,天狗却是在,它看到了。

  这一看,天狗就知道,方平肯定还想杀天辰。

  “方平……”

  天狗有些恼怒,低声咆哮道:“天辰没走,就说明他不是自愿的,你还要如何?现在蠢猫断他大道,你可知,吾等修炼数万载,断其道,断了他证道成皇的路,是何等的残忍?

  喂猫的跟着蠢猫进去了,你以为他是真的怕死?

  他也不是怕了你!”

  天狗恼怒!

  你以为天辰是怕死吗?

  是怕了你方平吗?

  到了他们这等境界,真的会那么贪生怕死吗?

  大家都有自己的目标而已!

  成皇!

  现在,方平断了天辰成皇的希望,生不如死,你以为天辰会觉得自己逃过死劫而开心?

  不会的!

  天狗双眼赤红,有些愤怒地瞪着方平。

  天辰愿意和苍猫进本源境,恐怕是为了苍猫,因为苍猫不想他死。

  方平居然此刻还动杀机,天狗极为恼怒。

  方平看着天狗,冷冷道:“那又如何?我方平就是这性子,和我为敌,我必杀之!今日是他,明日可能也是你!”

  “我本为魔,魔,杀人为魔!”

  我就是魔!

  遇到敌人,就是斩尽杀绝!

  天狗站在天辰的角度去想,方平不怪它,可他也不会任由天狗抱怨,怨愤。

  话就在这,不管谁和我为敌,杀之!

  天狗瞪着他,怒道:“那若是有朝一日,蠢猫要杀你,你又如何?”

  方平冷冷道:“斩之!”

  “你……”

  天狗暴怒道:“它救过你!救了你很多次!若不是蠢猫,你觉得当日你在神教,本帝会放过你?若不是蠢猫,你觉得鲲鹏当日会帮你杀天魁?

  你现在实力强大了,破九了,是不是觉得全都是你自己的功劳?”

  天狗怒道:“没有蠢猫,你什么都不是!你早就死了!”

  方平看着它,平静道:“苍猫若是要杀你,你给它杀吗?”

  “它不会杀我!”

  “那自然也不会杀我!”

  方平淡淡道:“它若是要杀我,那它就不再是苍猫,我斩之,有何不可!”

  “你……”

  天狗辩不过方平,何况,它也没兴趣和方平争论这些,只是依旧怒道:“喂猫的,喂了蠢猫数万年,为它迎战火神,战死在初武大陆!

  今日之事,也是本帝主动告知你!

  喂猫的若是有心,早就对他们下手了,你以为他没机会吗?

  而今,断其大道,你还要杀他,方平,你比魔还要魔!”

  方平不语,也不反驳。

  魔?

  也许吧!

  没理会它,分身合一,方平气机滑落,扫了一眼石破和乱身后那些呆滞的混乱神国中人,方平淡淡道:“石破,乱,这些人你们看好了,短时间内不许离开你们身边!”

  乱刚想反驳,一想到方平之前遮掩实力,有些讪讪,这家伙不会是准备阴人吧?

  现在实力暴露,不过刚刚几人战斗极快,而且这还是禁忌海,本就有遮掩气机之效,其他人未必感应到多少。

  方平这是怕他的人泄密。

  一想到可能要坑杀皇者,乱也不敢再胡说,有些讪讪道:“放心吧,这都是我兄弟!靠谱的很!你没暴露,他们不会走的……”

  说着,又有些无奈道:“你要多久才能暴露?”

  多久?

  方平不知道!

  他觉得自己要低调,结果……这才来禁忌海呢,就给暴露了。

  石破问他要多久,他怎么知道。

  他不知道,受伤的李老头一边疗伤,一边幽幽道:“急什么,撑死了一个月,搞不好就是明天,个把月你们还等不了?”

  “……”

  方平瞪了他一眼!

  谁说的?

  扯淡!

  李老头也懒得再说,乱和石破对视一眼,很快点头,一脸的理所当然。

  对,的确不用太久。

  就方平这家伙,啥时候消停过?

  在人间还好,这次既然出来了,他们不信方平忍得住,撑死了一个月!

  对他们而言,个把月还是能等的。

  到时候,方平破九,三界皆知。

  方平懒得说什么,天狗还是虎视眈眈地看着他,方平嗤笑一声,“你看我有什么用?你挡得住我?”

  “……”

  天狗无言以对。

  挡得住吗?

  当然挡不住!

  天狗此刻有些悲哀,打不过方平,算了,狗不和人计较。

  可是……蠢猫为什么比自己强大啊!

  它不服啊!

  睡觉吃饭三万年,这都能比它强,没天理了。

  天狗越想越悲哀,这一刻,有些恍惚起来。

  四周安静一片。

  此刻,所有人都没心思说话了。

  众人一会看看方平,一会看看漂浮的本源境。

  天辰还没出来,众人不知道此刻的天辰是何想法,可石破几人多少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觉。

  的确有些。

  破八巅峰的强者,今日也不过如此,被迫自断大道,皇道之路算是断绝了。

  是,换了道依旧可以走。

  可换了绝巅道,还是外人的道,真的能走下去吗?

  再说了,方平会放过天辰吗?

  难说!

  苍猫今日从中说和,方平没斩天辰,可今日过后,天辰何去何从?

  众人都没心思说话,默默等待着。

  过了不知道多久,虚空一颤。

  苍猫和天辰从本源境中走出。

  此刻的天辰,因为重伤,血肉刚恢复,脸色有些发白,却是极其平静,谁也不知道这时候的他在想什么。

  苍猫……

  苍猫这时候好像也有些沮丧和郁闷,看着方平,将天辰护在了身后,可怜兮兮道:“他换了大道了……”

  苍猫护着天辰,它也知道方平的性格。

  斩尽杀绝!

  这就是方平!

  失去了破八大道的天辰,战力大损,现在的方平杀他轻而易举。

  苍猫也不敢保证,方平之前没出手,是不是故意让天辰换下大道之后再杀他。

  所以苍猫要拦着!

  因为是它想到的办法,可以保住护猫队长的性命。

  方平没说话,李老头不再疗伤,此刻,睁眼踏空走来,开口道:“天辰就算替换大道,本身便是破八巅峰强者,此刻还具备破六甚至破七实力!”

  李老头没给方平说话的机会。

  苍猫破九了!

  方平是杀天辰,还是不杀?

  杀,苍猫难道不会不满?

  为了天辰,将方平交好的苍猫得罪了,苍猫可不是一位,天狗这几位和苍猫关系都很好。

  不杀,方平未必会甘心。

  既然如此,李老头就不给方平说话的机会,恶人,就由他来做。

  就算翻脸,方平和苍猫还有转圜余地。

  果然,此话一出,苍猫有些不开心,天狗也是凶光闪烁,瞪着李老头。

  李老头并不在意,继续道:“他要杀三帝转世,意志坚定,哪怕现在不出手,不代表以后不会出手!到时候出手,他便是死!

  若是不想他死……”

  李老头看向苍猫,缓缓道:“他必须要被人族管控!天辰前辈此次受伤不轻,那不如请前辈去万源殿中疗伤,苍猫你也知道,万源殿本就是神器,是修炼之地。

  之前方平得到种子,也是从万源殿中带出,那边生命力极其浓郁,对疗伤有好处。

  前辈在那疗伤,有助于伤势恢复!”

  说的好听,就是要关押天辰到万源殿中。

  神器,现在的天辰打不破。

  而且在镇星城,那边还有镇天王和铸神使两位绝顶强者在,天辰就算想做什么,也做不了。

  囚禁天辰!

  方平若是要囚禁天辰,苍猫未必会高兴,李老头替他说出来。

  苍猫要恨,那就恨我好了!

  天辰不语。

  天狗恼怒道:“你们要囚禁他?”

  它昔年也在坤王殿中被镇多年,它知道那种感受。

  天狗不答应!

  天辰自断大道,在天狗看来已经够耻辱了,现在还要被人族囚禁,这还不如杀了天辰算了!

  对他们这等强者而言,死了也比这个痛快!

  李老头低沉道:“是去疗伤!天辰前辈仇人也不少,初武也想杀前辈,难道天狗前辈要一直保护天辰前辈?既然无法一直保护,现在的他,很容易被人发现异常,从而被杀!

  去了万源殿,镇天王和铸神使都在,三位老友,还能多聊聊!”

  “混账……”

  天狗大怒,真当它傻吗?

  “方平,你别欺人太甚!”

  天狗发怒,回头看向苍猫,怒道:“你也是破九境,莫非怕了他不成?”

  真要交手,他们不怕方平。

  方平交给苍猫,方平的分身和李老头、铁头三人也不是它对手。

  苍猫一脸沮丧,有些纠结。

  “骗子……”

  苍猫看向方平,它之前没想过囚禁天辰,想的只是换了道,天辰杀不了他们三个了,骗子就会放天辰走了。

  可现在……

  方平笑了笑,“大猫,论实力,我可是不如你,你何必求我,你带着他走,我也不会说什么,更不会阻拦。”

  苍猫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方平叹息一声,忽然笑了,看向天辰,淡淡道:“罢了,我仇人多的是!铁头他们的仇人也多的是,不缺一个断了破八道的武者……

  你真要继续杀他们,那就让他们自己去扛!

  你能杀,算你厉害,他们废物,死就死了。

  你被反杀,那就是活该!”

  李老头看了方平一眼,方平抬手没给他说话。

  他想通了。

  现在的天辰,撑死了破七实力,老姚现在也是天王境武者,若是真遭遇了他,未必会被杀,反杀他也不是不可能!

  自己的仇家多了去了,破八的一大堆。

  既如此,就没必要这时候再翻脸了。

  再翻脸,翻的不是天辰的脸,苍猫,天狗,甚至石破和乱都可能会觉得他赶尽杀绝的厉害,兔死狐悲之下,也许会疏远人族。

  天辰看着他,又看了看苍猫,也忽然笑了一声,不知是自嘲的笑,还是别的。

  天辰,那也是至强者,顶级至强者!

  昔年,甚至斩杀过初武至强者,在那个年代,唯有皇者做到过。

  今日,也许的确该自嘲。

  他被苍猫救下了,断了大道,侥幸逃生。

  苍猫也许是想救他一命,可天辰真的在乎这条命吗?

  “我败了……”

  天辰喃喃一声,抬头看向方平,又看向苍猫,有些苦涩道:“败了,就是死!”

  方平皱眉。

  苍猫也有些不安,安慰道:“骗子太厉害了,你不要自爆呀……”

  天辰失笑,轻声道:“真要自爆,刚刚就自爆了。我这条命……你救下的!”

  他看着苍猫,眼神愈加复杂,轻声道:“昔年的天辰……已经死过一次了,不,死过两次了。”

  “也许……我已经还回去了……”

  他说着众人不懂的话,有些痛苦,又有些解脱感,看向苍猫,苦涩道:“我这条命……现在是你救的,那便是你的……你不让我死,那我便不死。”

  苍猫茫然地看着他,它心里忽然有些难受,它不知道,自己刚刚让护猫队长换了大道,是不是对的?

  天辰再次看向方平,低沉道:“不要再问我什么,我也不会说!我可以去万源殿……可是,你不要再带苍猫行走在三界……”

  方平凝眉。

  “它破九了……”

  天辰看着苍猫,眼神愈加复杂,“破九的苍猫……也许很快就成了真正的皇!我不能死,你……最好也不要死,天狗也不要死……”

  方平心中一震!

  天辰选择了不死!

  他真的怕死吗?

  之前的天辰,多坚定,哪怕不是方平对手,他也不愿逃。

  可自从苍猫展露了破九实力,天辰忽然就彻底放弃了,苍猫要他替换大道,他就替换了大道,对强者而言,真的比死还难受。

  可他还是这么做了!

  李老头说囚禁他,方平说了放他走,他却是没选择离开。

  天辰喃喃道:“如今的我,实力骤降,若是遭遇昔日仇敌,也许……便会死在这片海域!去人间也好,镇和造都是强者,除非三界破灭,否则……我也死不了。”

  天辰自嘲一笑,很快道:“方平,不要死的太早,好好活着,总有机会的,不是吗?你死了,大家都死了,也许……真的没机会了。”

  这一刻,方平想到了苍猫,想到了苍猫本源世界中的黑泥潭!

  天辰他知道!

  他知道一些东西!

  他不能死,方平不能死,天狗不能死!

  下一刻,天辰又道:“灵皇照顾苍猫多年,看在苍猫的情分上,不要对灵皇下杀手……灵皇也是苦命人,若是真的遇到了危险……重伤她,囚禁她……不要杀她……”

  方平已经彻底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不愿意死,是因为不愿意苍猫绝望伤心。

  苍猫会伤心吗?

  会的!

  昔年他战死的时候,苍猫很悲伤,甚至遗忘了一些记忆,关于他的记忆,之后他复苏了,苍猫才想起了这些东西。

  方平脸色凝重,深深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天辰又叹道:“你破九之力,最好迟一些再暴露,太早了……太快了……他们不会给你再去成长的。你还带着苍猫一起……”

  天辰苦涩的不行,苍猫居然也破九了!

  苍猫不是不修炼的吗?

  为何会这么快!

  破九的苍猫,实力强大的苍猫就是好事吗?

  那可未必!

  天辰不再说了,看着茫然的苍猫,忽然上前一步,揉了揉苍猫的脑袋,苦涩道:“猫,不打架的!这不是你自己说的吗?

  以后,别打架了。

  猫,就是吃喝睡觉的,吃好喝好,睡好,这才是猫,知道吗?

  之前,你铸玉骨,我就知道,你实力已经超乎我预期,我以为你不修炼,最多也就破八之力。

  可是……哪曾想……哎!”

  苍猫看着他,有些迷糊,又好像有些明白……

  天辰却是不再说了,轻揉着苍猫的脑袋,又看向天狗道:“照顾好苍猫!你这没用的东西,若不是你实力太弱,何至于在天坟被杀,何至于让它流落四方!”

  天辰忽然有些恼火,有些愤怒!

  “若不是耽误了数千年,也许这次你出关,便是破九!”

  “若不是你废物,它何必自己求存,想要更强,保护自己!你这没用的家伙!”

  天狗耷拉着脑袋,这时候也没了之前的霸气,好像也有些沮丧。

  “照顾好它!”

  天辰再次说了一句,天狗点着脑袋,也没说话。

  天辰吐了口气,看向方平,“不要再让苍猫去战斗了,它只是一只猫?不是吗?方平,你既然自信可以解决九皇,那就自己去!

  你说我仗着苍猫,活了一命,你比我好吗?”

  方平皱眉,并未说话。

  他知道天辰在担心什么。

  许久,方平沉声道:“很危险?”

  “很危险!”

  天辰语气森冷,看向方平,很快,恢复平静,“我自己去人间,若是不放心,你可以陪我一起去!这一次你出人间,必有目的,但是……我还是要说,你自己的事,自己去解决!”

  方平沉声道:“我有破九之力,自然可以解决!”

  “希望如此!”

  天辰不管这些,又看向天狗,“你陪他一起去,记住了,有危险……你保护苍猫!”

  他不放心方平,方平到底是不是在利用苍猫……也就方平清楚。

  他要让天狗跟着他们一起行动。

  天狗瞥了一眼方平,点点头。

  “尽快破三门!”

  天辰再次嘱咐天狗,“你气血之门、生命之门都已经破开,灵识之门……你可以去找……”

  后面的话,方平没听到。

  天辰在传音。

  方平也没偷听,微微凝眉,看了天狗和天辰一眼,天辰好像让天狗去找谁,可以帮助它破开灵识之门。

  找谁?

  方平不知道,不过迟早会知道。

  说完了这些,天辰再次看向方平,淡淡道:“你要押送我去人间吗?”

  方平轻哼一声,却是没大意,直接捏碎了一片玉佩。

  等待了片刻,很快,虚空被撕裂。

  镇天王一冒头就骂骂咧咧道:“没强敌,你捏个锤子捏!真以为老子闲着没事干了?动不动就捏……”

  “……”

  声音戛然而止!

  镇天王奇怪地看了一眼方平,又忽然看向天辰,有些迷糊。

  什么情况?

  天辰这家伙实力怎么感觉下滑了许多。

  方平这小子……怎么也看起来云里雾里的。

  怎么了这是?

  方平也不废话,直接道:“送天辰前辈去万源殿修养!前辈大道出了问题,无法离开万源殿,干爹好好照顾他,免得他出去乱跑,自己崩了肉身!”

  镇天王又不傻,一听就明白了方平的意思。

  囚禁天辰!

  镇天王眼神微微闪烁一下。

  方平居然镇压了天辰!

  哪怕同为破八巅峰,他也不觉得方平可以轻易镇压天辰。

  可现在,方平好像没任何伤势,而天辰却是伤势极重,气机不稳,到了天辰这地步,连气机稳固都无法保证,伤势的确不轻。

  谁干的?

  当然是方平!

  何况,一旁的天狗,现在身上也带伤,除了方平,恐怕也没人会干这事吧。

  天狗和天辰联手,被方平镇压了!

  镇天王眯着眼,看着方平。

  之前方平很轻松地感应到了他和书童的追逐,之前他想的是苍猫,现在……他想的是方平。

  这小子,不声不响的破九了?

  藏的够紧的啊!

  方平不动声色,任由他看,你随便看,我就是不说。

  镇天王笑了一声,也不问,看向天辰,笑道:“也好,老朋友了!三界老朋友越来越少,天辰,那就去镇星城坐坐如何?”

  天辰也没说什么,微微点头。

  镇天王撕裂虚空,刚要带着他离开,天辰忽然止步,看向方平,叹息一声,缓缓道:“不要带苍猫随意进入源地,源地比你想象的复杂,也更危险!

  三帝连接的通道,是源地通往外界,唯一的安全通道!

  这是三帝自己开辟的通道,而非固定的通道!

  三门是固定的通道,九皇证道都是走的三门而入,走三门,不是绝对安全……

  不要轻易打开通道,被人发现,那便是少了一次逃生机会。

  三条通道,就算知道在哪,也不要告诉其他人……”

  天辰有些意兴阑珊,摆摆手,不再说话,也不再看苍猫他们,踏入虚空通道,跟着镇天王一起离去。

  方平眼神闪烁不定,还在想着什么,耳边,响起镇天王的声音:“源地可能就是个囚笼,三帝开辟的通道,也许的确如他所言,就是安全通道!

  小子,不要轻易开启,不要被人发现。

  之前我有些猜测,不过不确定,现在我有些明白了……小心一些,还有,那三个家伙,让他们低调点,免得被人干掉了。

  皇者也许也有猜测,可能会抓捕他们。

  天辰是不是想对他们三人动手?

  若是,那就可能是为了断了这通道,让源地成为真正的囚笼,小子,悠着点吧!”

  镇天王之前是不知道这些的,此刻,忽然有些醒悟。

  天辰是天帝的门徒,知道的一些事情,可能比他还多。

  如此一来,他也想的更多,此刻有些后悔,忽然传音骂道:“老子可能上当了!当日神皇他们离开三门,也许是故意给我制造机会!

  我已破了二门,将大道扎根源地,若不是战最后出手,我可能已经深陷源地!

  我本以为是为了道树……玛德,现在一想,极其可能是为了诱惑我进入!

  道树本就破九,那些家伙未必就不知道,倒是我……艹,老子应该是被坑了!”

  这一刻的镇天王,有些失态。

  他可能被人算计了!

  终日打雁,今天算是被雁啄瞎了眼!

  当日的机会,哪是什么机会,明明就是陷阱,那些家伙知道他谨慎,不敢在他们在的时候贸然破门入源地。

  可那个时候,神皇他们为了道树而来,他机会来了,镇天王自然也不会放弃。

  心中叹息一声,镇天王有些烦躁,传音骂了一阵,瞬间离去。

  被坑了!

  若不是天辰刚刚那段话,他都没意识到自己被坑了,果然,老阴货很多,自己还不算最阴险的。

  PS:两更一万四,稍微缓缓,大家见谅。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