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9章 做人要低调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地窟。

  方平三人一出来,地窟如临大敌!

  御海山区域,隐约间感受到了破八的气息,不过并未露面,气机微弱,不知道是哪位破八在监察方平。

  不止这位在近距离监察,其他破八,其实也是警惕万分,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铁头和李老头没感应到,方平却是察觉到了。

  朝御海山方向看了一眼,方平咧嘴一笑。

  下一刻,虚空中,出现一根巨大无比的中指!

  鄙视你!

  “看什么看,老子去禁忌海撒泡尿,你要不要跟着?”

  方平也不知道哪位破八在那边,气机极其微弱,不过他知道有人在。

  此刻,那是嚣张无比,他本就如此嚣张,何况现在的他,也有资格嚣张。

  “我出门几天,最近给我老实点!否则……小心我打爆了你们!”

  “对了,我要去初武大陆,和初武谈谈联盟的事,你们要是有兴趣,一起去也行,或者找个地方围杀我,放心,我没坑你们,没带镇天王一起……”

  方平朗声笑着,很嚣张,也很镇定。

  我没带镇天王!

  真的!

  镇天王还在地球呢,你们可以查,要不要去围杀我?

  一旁,铁头的李老头都是无奈。

  挑衅地窟干嘛?

  对方怎么说也有多位破八强者,其中破二门的都有多位,方平虽然也是破八,不过现在也只是破二门的水准。

  至于燃烧大道破九……

  方平手中还有强大的大道吗?

  未必吧!

  这一点,哪怕李老头他们也不清楚。

  不过看方平这嚣张的样子,可能还是有的,他们现在也看不透方平。

  中指巨大,方平挑衅了一句,带着两人踏空离去,好像丝毫不担心地窟的这些破八围杀他。

  如今的地窟,破八强者不少。

  鸿宇、鸿坤、封、妖帝这些强者,更是破八排名前十的顶级强者。

  这些人,甚至可以短暂地缠住两位破九,如同皇者分身那样的破九。

  然而,哪怕方平挑衅,此刻也没人露面,更没人出手。

  ……

  方平几人气机也是移动迅速,很快,进入了禁忌海区域,感应的不再明显。

  直到他们离去,御海山之巅,一道人影闪现,任由高空中裂缝切割,伤不到丝毫,甚至裂缝无法近身。

  人影刚出现不久,又是几道人影闪现。

  “宇兄。”

  黎渚看向山巅的鸿宇,招呼了一声,凝眉道:“方平去海外了?”

  “嗯。”

  之前暗中监察的便是鸿宇,他精神力强大,可以距离方平远一点监控。

  鸿宇看着方平离去的方向,微微蹙眉。

  很快,又有几人赶到。

  乾王一到,迫不及待道:“方平要去初武之地?”

  鸿宇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他是这么说的。”

  “那……”

  乾王话都没说完,鸿坤平静道:“你想围杀他?”

  乾王沉声道:“现在吾等都是胆战心惊,甚至不敢分开,就怕方平忽然出手对我们下毒手!可若是镇天王真的没跟上方平……”

  乾王深吸一口气道:“他身边跟的是李寒松和长生剑,这两人道路都比较诡异,哪怕方平想借道,也未必能借!

  人族这边,只要镇天王没跟着,武王不在他身边,方平再强,那也只是破八!”

  说罢,乾王迅速道:“探查一下镇天王所在,自然可以知晓有没有跟着方平。”

  坤王微微皱眉。

  他不太想和方平交手。

  可关键是,方平对他们有敌意,而且随时可能会对他们出手,将他们逐一击破。

  方平若是和镇天王一样,没事就自己去闭关修炼,他们也不会一直盯着方平不放。

  如今的方平,实力强大,加上皇者这边有威胁,若是能和平共处,那自然是最好。

  可是……

  方平给大家的心理压力太大!

  这就不是安分的主!

  坤王遥看苦海方向,陷入了沉思,要对方平出手吗?

  方平说他去初武大陆那边谈合作,鸿坤觉得,方平恐怕真的要去初武大陆,至于是合作,还是别的,现在倒是不好说。

  一旁,封淡笑道:“他去初武谈合作……老夫倒是觉得,武王去了没问题,他去了……要不马上谈成了,要不很快会爆发大战。

  拳神几位脾气也不是很好,他更是。

  一言不合,双方很快就会斗起来。

  何况……他去初武,他居然带着苍猫……”

  封不知道该说方平是太自信,还是太自大!

  初武要杀苍猫的!

  很久之前就是如此。

  为了杀苍猫,当年强大的火神都死了,火神可是还有传人呢,圣武神之前和方平他们也战过。

  别看双方合作了两次,可不代表什么的。

  鸿宇笑道:“混乱神国也在海域,方平也许是去那边,纵然不是,他也可能会联合天辰几人,哪怕他不联合,天辰和天狗也不会坐视苍猫被杀……

  所以,方平纵然是独自动身,也不代表只有他一人。”

  众人都是微微点头,这倒是真的。

  所以杀方平,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

  黎渚这时候也不提围杀方平的事,看着苦海方向,缓缓道:“原本,方平冲在前面,抵挡皇者的压力,是我们都想看到的。

  可方平……对我们的压力,实际上比皇者更大!”

  让方平冲在前面,和皇者为敌,让皇者不再注意他们。

  这一点,是之前大家的心思。

  可哪知道,方平眨眼间强大的可怕,甚至他们多位破八在一起,都没人敢提杀方平的事。

  这么下去,也许皇者还没降临,他们就被方平给干掉了。

  黎渚环顾一圈,笑道:“不过方平这一次,也彻底将皇者得罪死了,也让皇者们看到了他的威胁,如今皇者虽然被困源地,可不代表一点无法动弹。

  分身没有了吗?

  之前降临的可不是全部皇者。

  没人想杀方平吗?

  可镇天王在,这些皇者也担心分身再次被斩,锻造一具强大的分身也不容易。

  可现在,方平离开了人间,独自前往初武大陆,还带上了苍猫……”

  他话说到这,众人岂能不明白他的意思。

  鸿坤嗤笑一声,淡淡道:“想借皇者之手杀了方平?就怕不会如你所愿……”

  黎渚叹道:“他若是不一直想杀吾等,他不死,其实才是最好的!”

  “可是……”

  黎渚摇头。

  这个时间点,方平不死,其实还是有好处的。

  皇者们的视线,都聚焦在了人间。

  可方平这家伙喜怒无常,比皇者们都危险,之前差点就杀了黎渚,他岂能不怕?

  何止他,乾王不怕吗?

  艮王不怕吗?

  包括鸿宇、鸿坤这几位,心里不担心吗?

  真要不担心,何必联手,何必全部聚集到了地窟,不就是怕方平对他们出手吗?

  喜怒无常的方平,实力强大的方平,也许不等皇者出来,就会对他们下死手。

  黎渚再次叹道:“他一直以来,都是搅局者必死!他若是担心我们在皇者降临的时候,成为威胁,他定会对我们下手!

  哪怕损失惨重,方平也是在所不惜!

  现在,他可能觉得我们会成为他对付皇者的帮手,可一旦……他觉得我们成为威胁的可能比成为帮手可能更大,那他必然会出手斩杀我们!”

  “我们和皇者……”

  坤王刚想说话,忽然停顿了下来,不再出声。

  他们会成为对付皇者的帮手吗?

  恐怕方平不太相信。

  鸿宇之前就是巡察使,他和鸿宇还都是地皇的儿子,而地皇现在据说没死。

  掌印使和九皇的信任之人,昔年甚至算是军师的那种,是帮方平还是帮皇者?

  至于妖帝,虽和兽皇不和,可同为妖族,昔年争霸,兽皇都没杀它,现在呢?

  方平不见得会一直维持现在的想法。

  这家伙想法一天一个样,真到了关键时刻,也许觉得他们是阻碍,会对他们出手,斩杀他们,以防他们坏事。

  这不是凭空猜测,而是方平这几年来每一次的战斗习惯和性格决定的。

  封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鸿宇,轻笑道:“谁能联系皇者,那就去联系好了,借刀杀人,哪怕方平知道是我们暗中联系的……

  输了,他死了,自然无妨。

  赢了,该如何还是如何,本就为敌,我们只要抱团,他也没那么容易对我们下手。”

  总结下来一句话,借刀杀人可以,自己不去。

  哪怕方平接下来要去海外,孤身一人,他也不去。

  皇者分身若是能杀了方平,那无所谓,两败俱伤,人族这边也不会善罢甘休。

  杀不了,方平未必都有时间管他们,恐怕一门心思要找皇者报仇了。

  那家伙,可是睚眦必报的厉害。

  妖帝冷笑道:“鸿宇,你不是和那边联系紧密吗?既如此,此事你去做便是!皇者想杀方平,方平也想斩杀皇者分身削弱他们实力,既如此,你成全他们,也许方平还会感谢你!”

  鸿宇冷冷看着他,轻哼道:“谁和皇者联系更频繁,现在还不好说呢!”

  在场这几位,可不见得只有他和皇者有联系。

  别看大家表面上都是和皇者不死不休,围杀人皇,围杀东皇分身……他们都很出力。

  可那不代表,他们和皇者就是不死不休。

  三界强者当中,有人是皇者的棋子,有人是暗子,皇者不可能一点布置都没。

  鸿宇之所以反驳,也是因为妖帝居心不良。

  真要失败了,方平这疯子非要找个人来出气,妖帝这些人很可能将事情推到鸿宇头上。

  谁能保证,皇者分身就一定可以杀方平?

  杀不了怎么办?

  当然,若是要杀方平,皇者这次也不会小觑他,方平之前斩杀了道树,这一次真要有皇者出手,实力不会比道树弱,这是肯定的。

  否则,那就是送死了。

  然而,方平屡战屡胜,越战越强,鸿宇这些人也不敢保证方平就一定会被杀。

  他们议论着,那边,艮王有些急切道:“若是能杀了方平自然最好!诸位想让方平成为对抗皇者的先锋,可方平是那种任我们驱使的性格吗?

  他恨不得杀光了我们,再去找皇者们开战……”

  众人理解他的急切。

  大家又不傻,方平燃烧大道斩道树,燃烧大道也不是第一次了。

  现在的方平,手中有天王道吗?

  未必有!

  羿天王死的时候,本源星辰炸裂的极快,而且方平也未必有能力剥夺破七的天王道,所以恐怕手中是没有破七天王道的。

  而方平实力越强,要用的天王大道越强,这一点大家也都看出来了。

  天极跑那么快,不就是为了避免方平对他下手吗?

  艮王怕死,自然恨不得方平马上完蛋。

  众人对视一眼,黎渚笑道:“诸位,能联系就联系,联系不上,那便罢了!至于去海域围杀方平就算了吧,初武态度不明,混乱神国强者也多,镇天王随时可能会出现……

  到时候,哪怕能杀了方平,我们恐怕也要死不少。”

  反正自己不上就对了!

  大家都是这心思。

  你方平和初武厮杀也好,和皇者分身厮杀也好,反正他们不上,就等着看结果。

  谁死了都不心疼!

  “怕就怕方平和初武真的达成了一致……”

  坤王还是有些头疼的,“那边,拳神、冥神这几位,都是破八巅峰实力……”

  “达成一致,我们也无法阻拦。”

  黎渚倒是不太在意,很快又笑道:“何况,也没那么容易!初武那批人,性格何其高傲,就算真的达成一致,恐怕也是想主导人族,而不是人族命令他们。

  方平什么性格,诸位还不清楚吗?”

  黎渚说了几句,沉吟片刻道:“倒是那位风云道人,坤王,你真没法联系对方?对方恐怕是排名靠前几位皇者的分身,甚至……是地皇真身!

  若是他也愿出手,杀方平,还是有希望的。”

  坤王皱眉,轻哼道:“本王可不知他身份!”

  风云道人在他麾下八千年,几乎没展露过有何异常,结果呢?

  结果风云榜一出,大家谁不知道问题很严重。

  黎渚也不再说,鸿宇笑道:“那诸位都散了吧!”

  各回各家,至于谁去联系皇者,联系还是不联系,都看大家自己。

  鸿宇刚准备走人,封忽然笑道:“诸位,如今皇者沉眠,或者已经进入源地,那诸位觉得,现在去破碎三门,或者真门如何?”

  “……”

  几人瞬间止步!

  “封,你什么意思?”

  封天王轻笑道:“没什么意思,只是在想,这也许也是我们的机会。若是真门难去,那就去九重天……”

  封幽幽道:“九重天上,仙源困道!诸位就真的甘心如此吗?趁着现在,也许可以摆脱困境!”

  众人眼神闪烁,却是没人再说什么,很快,各自散去。

  封没走,站在原地,笑了一声,喃喃道:“也许……方平还能为我们牵制一些人呢。”

  皇者哪怕沉眠了,或者被困源地了,三门之外和仙源之地,会不留人吗?

  虽然这两地方,都很难去,可不是去不了。

  那分身就是镇守这些地方的最佳选择!

  封倒是有些期待,皇者们若是真的去击杀方平……这些地方,会不会成为他们的机会?

  扫了一眼四方,人都走了。

  可封却是笑了起来,他相信会有人心动的。

  纵然有人和皇者有合作,可自己的实力才是真实力!

  仙源,控制他们的大道,这是威胁。

  源地,破门可以提升实力,这是提升实力的好地方。

  无论去哪,对他们都有巨大的帮助。

  一人之力难破九重天,可如今,破八巅峰的都有好几位,联手的情况下,可不是没办法破开九重天通道。

  倒是源地,有些麻烦,他们未必可以过去。

  ……

  禁忌海。

  李老头无奈道:“你这么大张旗鼓的干嘛!”

  “我就算低调,那也没用。”

  方平耸肩,“太优秀了,我到哪都是光芒四射,何况还带着你们俩位,也避不开他们,既然如此,虚虚实实的,吓唬一下他们也好。”

  李老头无语,铁头也是哼哧哼哧憋笑道:“方平,有没有发现,你到哪都是人嫌狗弃……”

  “呵!”

  方平鄙夷道:“有这实力才有这能力,你有这实力吗?你出去,小心破八干掉你,夺了你帝铠!”

  铁头郁闷,被打击了。

  算了,言语上刺激方平没用的,每次都是输,还是闭嘴为妙。

  “现在去哪?”

  李老头也懒得和他说这些,看向茫茫大海,迟疑道:“是先去混乱神国,还是去初武?”

  “先去混乱神国!”

  方平笑眯眯道:“我还没见过天辰呢,倒是要见一面,看看这位护猫队长的态度!天帝投影被我斩杀,这点已经传遍三界,我去看看他,对我是什么态度。”

  天帝是天辰的老师,天辰相当于嫡传的那种,可不是九皇这种只是传道的门徒。

  天辰见了方平,会有什么反应?

  “去了混乱神国,再去找西皇宫!”

  方平哼道:“天极那家伙,跑的倒是快!可他老子答应的一柄神器和一枚玉骨丹还在他那边呢!”

  玉骨丹,方平用不上。

  可他用不上,不代表没人能用。

  玉骨丹他问了镇天王,是好东西,三界当年极少极少。

  对锻造玉骨有极大的帮助,不比方平的那些生命力差,效果也许更好,因为主要针对的就是锻玉骨。

  老张这些人,都能用上。

  还有神器,细剑给了老张,老张现在也算是有神器的人了,可多一柄不好吗?

  天极那家伙,跑这么快干嘛,方平又没说要杀他。

  西皇宫的实力,其实不算弱。

  天极破七,盛宏破六第一!

  还有,盛楠也破六了。

  三位天王境强者。

  盛宏也是唯一一位,没死在秘境中的巡察使。

  当初那么多巡察使,天王一大把,破七的好几位,现在都死光了,反而是盛宏活下来了。

  包括南皇首席尹飞,北皇首席柳山,这些人都死了。

  盛宏能活下来,和天极其实有些关系的。

  两人好歹是一方的,天极遇到了危险,跑的比兔子都快,盛楠是盛宏的师弟,看到了盛宏,那也是急忙招呼,一起跑路。

  盛宏几次避开了危险,那得感谢盛楠。

  现在,盛宏也消失了,应该是和天极一起跑了,这三位现在不知道挪移西皇宫到哪去了。

  李老头闻言失笑,“天极倒是运气好……”

  “未必是运气好!”

  方平幽幽道:“这家伙,谁知道什么情况!一开始出山,装疯卖傻,到后来发现强者多了,马上开始退却,比月灵还能忍!

  不止他,天王当中,有秘密的可不止他一个。”

  “不说别人,就说鸿坤……”

  方平缓缓道:“还记得灵皇道场的事吗?当时,三界天王几乎都进去了,封、鸿宇没去,大概是知道那是假的。

  鸿坤呢?

  他进去的比谁都快,他不知道那是假的吗?

  他真的不知道皇者还活着吗?

  乾王这些人,我倒是觉得,恐怕真的被瞒在鼓里,可鸿坤……那就未必了,可他还是进去了!”

  皇者活着,乾王这些家伙大概是真的后来才知道的。

  然而,坤王难说的很。

  他是后来才知道的?

  方平甚至怀疑,这家伙早就知道巡察使的存在,知道皇者在背后,否则,这些年低调成那样,怕谁?

  至于妖帝……难说的很。

  李老头眼神微动道:“你是说,他故意的?”

  “很可能!”

  方平说了一句,又道:“还有,鸿坤为何一直盯着天木!之前我以为他想锻玉骨,可实际上,吸收了天木,也未必可以锻玉骨!

  天木是天地之间第一棵树,道树不提,天木其实是有希望证道妖植之皇的……

  而且鸿坤的目的,是融合天木,并未斩杀天木。

  他耗费了八千年时光,就是为了一位圣人?

  天帝想让道树证道,成为妖植之皇,那鸿坤呢?

  另外,他收取了本源境,带走了天狗的尸体,他要天狗尸体干嘛?

  他之前夺走了窥天镜,制造了映射之门,就是为了那些绝巅的大道?

  不是吧?”

  此刻的方平,随着了解的东西变多,也推测出了很多东西。

  “映射之门,我看只是他的试验品!”

  “他有映射之门,有本源境,如此一来,他便可以尝试剥夺大道!天狗算是妖族的话,天木便是妖植,这两位恐怕是当时最有希望证道皇者的妖族!

  一位妖兽,一位妖植……

  鸿坤是不是想剥离它们的大道?”

  以前有些事情没想明白,现在转头再想,方平却是有些明白了。

  鸿坤在乎那些绝巅、帝级的大道吗?

  他不在乎的!

  那他在乎天木的那些能量吗?

  也不在乎!

  他在乎的是什么?

  是大道!

  一位最强妖植,和一位最强妖兽的大道,至于天狗说它不是妖族……那倒没有,天狗和苍猫一直都说自己是妖族,还和兽皇拉关系来着。

  映射之门、本源境当时都在鸿坤手中。

  鸿坤在神教躲了那么多年,方平怀疑,这家伙也许是在研究妖族大道的事。

  “妖植、妖兽……兽皇在研究,神皇在研究。”

  方平喃喃道:“难道说,妖植和妖兽的道,若是融合,会有不同之处?连天帝都在研究,想要让道树证道,看来,事情也许比我想象的更有意思!”

  方平一边说着,一边御空飞行。

  李老头头疼,一把扯住他,“不是要去混乱神国吗?方向飞错了,那边是直接去初武大陆的……”

  方平淡定从容道:“我当然知道,绕个圈,看看有没有人暗中埋伏而已。”

  李老头嗤笑一声,铁头也是奇怪道:“你都这实力了,怎么还迷路?”

  方平眼神不善,“祸从口出,懂不懂?我说了,引诱敌人而已!”

  “切!”

  铁头撇嘴,算了,你强你说了算。

  方平暗骂一声,却是没放松警惕。

  他这次,真的有可能被人围杀。

  还是小心点为妙!

  有些头疼,被人围杀,自己要不要暴露破九的实力?

  还是说,直接让分身被杀算了,制造自己陨落的假象?

  反正自己没大道,死了没天变也是正常的。

  “说好了要低调的……要坑杀皇者的,我就这么暴露破九实力,不太好吧?”

  方平心中嘀咕,做人要低调的。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