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8章 再次出发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吃吃喝喝,谈笑风生。

  这顿饭,众人没怎么谈大势。

  也轮不到他们来谈。

  绝巅都不是,谈皇者入侵,有用吗?

  无用!

  有些事,心里清楚就好。

  天塌了高个子撑着,而方平就是这个高个子,大战降临,最危险的不是他们,而是方平。

  ……

  酒足饭饱。

  方平陪众人聊了片刻,走出了食堂。

  走出食堂,方平轻吐一口气。

  身后,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

  “累吗?”

  带着些许颤栗的柔声响起。

  明知道问的是废话,还是忍不住去问。

  累吗?

  当然累!

  撑起人族这片天,方平几人如何不累?

  战天王,战皇者,岂能不累?

  “还好。”

  方平笑了一声,还好。

  永远都是这个回答。

  哪怕疲惫,哪怕厌倦,也不会和其他人说,以免他们担心。

  “去坐坐吗?”

  身侧,声音再起,陈云曦面带笑容,指了指不远处的校史馆大楼。

  去坐坐?

  去哪坐坐?

  去校史馆天台坐坐!

  方平有些恍惚,又有些失笑,那地方,好久没去了呢。

  以前,有大事发生,境界突破,方平都会去校史馆天台,那地方,也是学校最高的地方。

  还真有些怀念呢。

  ……

  校史馆,天台。

  坐在天台边缘,两人都没怎么说话。

  安静。

  天色渐黑,晚风拂过。

  那只不太识趣的猫,一直不肯走,好在,吹着晚风,这猫趴在地上,趴着趴着居然睡着了,好像还有些小鼾声传来。

  以前的陈云曦,不太敢接触苍猫,因为这猫很厉害。

  今日,却是忍不住摸了摸大猫的脑袋,脸上洋溢着笑容,轻声道:“这猫好肥。”

  好肥的猫,好顺的毛,摸起来真舒服。

  苍猫啧吧啧吧嘴,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稍微翻了一个身,身上肥肉颤动,毛发荡漾。

  陈云曦窃笑,又偷偷摸了摸苍猫的下巴磕,只觉得肉呼呼的,软乎乎的。

  方平也笑了,轻声道:“最近在外域怎么样?”

  “还好。”

  同样的说辞。

  方平也不细问什么,陈云曦回了一句,想了想才有些不太乐意道:“就是敌人更强了,听说这一次姬瑶出关,好像要突破到帝级了。”

  方平笑道:“还真较上劲了?”

  “没,就是不服气。”

  陈云曦嬉笑道:“之前我和老师可是压制住了她,几次差点击杀了她呢。现在我还是九品,她都快帝级了。”

  “你若不是非要自己突破,我可以帮你突破绝巅……”

  “不要,我觉得快了,应该就在这几日,再战斗一次,我就可以突破了。”

  陈云曦拒绝了,她觉得自己这几日再去战斗一次,来一次酣畅淋漓的战斗,自己就可以突破了。

  这一次在虚天界修炼,骨骼更强大了,肉身也更强大。

  这一次突破之后,也许可以走的更远一些。

  方平也不劝什么,继续闲聊着。

  问问陈耀庭的情况,这位当年的七品第一,前些时日也证道了绝巅境,倒是比预期的更快一些。

  最近正在镇守外域,这一次没回来。

  聊聊日常,没谈外域的凶险,也没说未来的艰难。

  本不想说什么煞风景的话,不过因为方平提及,陈云曦接下来的一句话,还是让方平有些唏嘘。

  “白老师本源道被击溃了。”

  白老师。

  白若溪!

  那个昔日断臂的女子,那个断臂之后,依旧淡然自若的女子。

  背着方平,派方圆去执行任务,被方平知道,差点翻脸的老师。

  第一次知道地窟,就是白若溪给他们上的课。

  方平之前在魔武没看到白若溪,还以为她在外执行任务,此刻闻言,有些恍惚,很快道:“人还在?”

  “嗯。”

  方平吐了口气,不幸中的大幸。

  陈云曦知道方平现在很忙,有些事他未必知道,尤其是绝巅之下的事,白若溪一直没能突破到绝巅,在九品境的时候被敌人击溃了大道。

  “不止白老师,好几位老师,在之前几次战斗中,都受伤极重,现在有人在养伤,有人……恐怕无法再上战场。”

  到了无法上战场的地步,那就不是轻伤,大多都是本源道被击溃,侥幸没死的。

  本源道被击溃,运气差的,直接炸裂。

  运气好点的,可能会成为废人,如同当初的田牧。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医疗,击杀一位地窟绝巅,替换一下大道,还是可以继续征战的。

  然而,这一次方平却是没提。

  既然重伤了,那就休息休息吧。

  一次次的受伤,一次次的征战,这些人也累了,若是现在治疗好了,这些人很快又会奔赴前线。

  还不如受伤一些时日,过几天太平日子。

  也许,这不是他们想要的生活,也许,他们会过的压抑。

  可方平,还是选择了自私一下。

  没死,就是运气。

  哪怕过的没那么开心,还是该享受享受太平时光,哪怕只有一段时日,也比一直征战的强。

  方平没再问其他人,没再问这一次在魔武没看到的人。

  之前问白若溪,也只是因为她是陈云曦的老师。

  这一次,不少熟悉的面孔没看到。

  方平怕,再问下去,会听到那些不幸的消息。

  总有人战死!

  魔武也不例外。

  哪怕明知道不可避免,哪怕知道自己不问,不代表事实没发生,方平还是选择了不问。

  不问,心中才有一些期待。

  也许,他们去执行任务了。

  也许,他们这次没来得及赶回来。

  借口很多,理由很多。

  心中多一些期待,好过多一些悲哀。

  两人话不多,都是看着下方怔怔出神。

  夜色下,魔武依旧喧闹,师生们都是忙碌一片,谈笑风生,没什么悲观情绪。

  校园外,灯火阑珊。

  魔都,依旧繁华。

  大战连天,然而,人族依旧繁华,依旧昌盛,好像没太受到战争的影响,每每看到这一幕,强者们唯一的感受便是满足。

  是的,满足。

  在外征战,哪怕付出无数鲜血,都要将战场拖在外域,不就是为了看到这盛世,看到这繁华吗?

  孩童们欢声笑语,老人们幸福安康,社会秩序稳定……

  在这乱世中,何其难得!

  地窟,海外,初武……

  可以说,三界没有任何一处,比人族更繁荣,更昌盛,更幸福!

  哪怕大家心中知道,这样的日子,未必可以维持多久。

  哪怕大家眼底深处,都藏着忧虑。

  可事实证明,在强者们还没战死的时候,地球固若金汤!

  一位位武者,走出家门,踏出通道,进入地窟,与强敌厮杀,或战死沙场,或继续征战四方……

  这一切,都是用鲜血换来的。

  陈云曦也在看着这盛世的繁华,轻声道:“爷爷说,这盛世,是你们带来的,若是没有部长,没有你,没有镇天王,也没有如今的盛世繁华……”

  方平咧嘴笑道:“错了!这盛世,是一代代先烈带来的,是陈校长这样一位位无私奉献的前辈们带来的!”

  “我很荣幸,我能生在人族,成为一个人!”

  “我很荣幸,我能生在新武,强者战死而不后退,强,所以守边疆,御敌在外!”

  “默默无闻,镇守御海山数百年。”

  “明知危险,依旧守御在御海山下,只为强敌来袭,能报最后一声强敌来犯……”

  “镇守地窟,数十年如一日,不死绝,不退却……”

  方平脑海中闪过很多人影。

  坐镇御海山的战王他们,镇守御海山的马姓道士,守护通道的范老他们……

  这些人,在地窟,一坐就是几十年,上百年!

  有人活着,有人已经战死。

  镇守魔都地窟的范老,早已战死,可方平却是无法忘却他们。

  方平自私吗?

  很自私!

  若是在地窟,他可能会成为一方霸主,或者成为闲云野鹤的强者,却是绝对不会成为一位为了地窟征战四方的英雄!

  不是他伟大,而是他不得不伟大。

  多少人为他付出?

  太多太多了!

  不是为他,而是为了这个种族。

  人是群居动物,太受环境影响了。

  在这个强者皆是英雄的时代,你是强者,你就是英雄!

  哪怕你不是,你也要装成是!

  装着装着,你就是英雄了。

  薪火相传,英雄,也是可以传承的。

  方平有秘密吗?

  有!

  系统的秘密,让他在弱小的时候,展露锋芒,异常很多。

  没人知道吗?

  有!

  很多人知道!

  弱小时期,吕凤柔在保护他,李老头在保护他,魔武的老师们,强者们,都在保护他。

  对上地窟的时候,张涛在保护他,战王在保护他,也是很多人在保护他,让他去成长。

  有人想过挖掘方平身上的秘密吗?

  也有!

  不过,哪怕心中有了这样的念头,这些人最终还是放弃了这样的心思,因为方平强大了,其实也一样,他也可以回馈人族。

  这就是很多强者的心思!

  为了保护方平,方平在地窟招惹了大量强敌,冒着人族覆灭的危机,人族的绝巅也不顾一切,发起了战争。

  很多战争,其实是因为方平而提前开启的。

  然而,没人有怨言。

  甚至为此战死了很多强者,比方平更强的强者。

  因为为黄景报仇,方平开启了魔都之战,张涛这些人答应了他,最终,演化成了华国绝巅齐上阵的大战,张涛动用倾国之力,支持方平,打赢了那一战!

  换成在地窟,在海外,有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吗?

  不可能的!

  所以,张涛说他拉方平走上了这条路,还不如说,方平心甘情愿地被他算计了。

  是的,方平不明白吗?

  他太明白了!

  舍小家为大家……他没那么伟大。

  可他不得不伟大!

  ……

  天台上,方平脸上带笑,说出了一番掷地有声的话语。

  我很荣幸!

  真的很荣幸!

  在这乱世之中,居然生在了人族,不值得荣幸吗?

  百年来,新武强者,代代相传,都给他做出了榜样。

  上一代的三部部长,全部战死在了地窟。

  这些人是谁?

  昔日华国的最高领袖!

  而他们,却是都战死在了地窟,没人后退一步。

  危难时刻,张涛、李振这些人顶上,也没人退后,在外域征战不休。

  战成了那样,华国居然还是盛世太平,这样的太平,太震撼了,也太畸形了,这根本不可能发生,而在人族,发生了。

  方平岂能不觉得荣幸?

  若是人族强者人人自私,他岂会有今日?

  岂会在这时刻,为人族在外征战?

  他不冒头,真有几个人会关注他吗?

  想到这些,方平脸上洋溢着笑容,人族的未来是绝望的,是悲观的,可现在,人族强者,却是人人带着一些憧憬,并非因为真的有希望,而是因为一代代薪火相传,让他们心中还充斥着一些光明。

  前方,有强者在打破黑暗。

  黑暗,无法让他们彻底绝望,每当黑暗降临,都有人挺身而出,击碎这黑暗,让人心中依旧充斥光明,看到希望。

  陈云曦也是轻轻点头。

  正是这些人的影响,包括她的爷爷,这些前辈们慷慨赴死,一直抵御在前线,才有了如今新生代武者,也是浑身铁胆,不惧死亡。

  方平觉得荣幸,她也是。

  希望未来的人族也会如此觉得!

  再难,人族的强者也不曾后退过。

  昔日,那些人为他们遮风挡雨,而今,方平已经站了出来,为这些先辈们遮风挡雨。

  “方平,你说,这样的盛世会一直持续下去吗?”

  “会的。”

  方平笑道:“当然会!九皇不足为惧!别看九皇那些人好像强大的很,可他们根本不懂,团结才是力量!”

  “九皇他们,一人一个心思,实力虽强,可内部却是混乱无比,你算计我,我算计你……”

  “地窟、神教、海外诸岛,都是如此!”

  “所以他们都败了!”

  “大战爆发,九皇也许自己都会内讧,谁也信不过谁,甚至恨不得坑死其他人,你说,这样的人能赢吗?”

  方平斗志昂扬,意气风发,“他们根本不可能赢的!虽然很强很强,可依旧注定是失败者!这样的结果,从一开始就注定了!

  人心不齐,你恨不得我死,我恨不得你死,如何能胜?

  只要有屠皇之力,人族就立于不败之地!

  怕死,你怕,我也怕!

  哪怕无数前车之鉴在眼前,告诉他们,不合作,必败无疑,他们依旧不会合作的。

  不死几个皇者,他们会联手?

  不可能的!

  这就是他们的劣根性,哪怕明知道合作才是最好的结果,可不吃个大亏,依旧不可能合作的。

  就如现在的鸿宇他们,之前谁不是轻易覆灭人族?

  结果,你不愿意出力,我不愿意他人占了便宜……

  直到现在,实在没办法了,知道再不合作就要覆灭了,才勉强合作,纵然如此,几方势力也是各有盘算。

  我人族真要开战,只要击杀一位破八,你信不信这几方马上会溃败?”

  方平说的理所当然!

  只要他击杀了一位破八,局势有朝人类倾斜的趋势,地窟那边,绝对会出现有人溃逃的一幕。

  死道友不死贫道,你死了,我活着,那就是我赢了。

  对他们这些家伙的心思,方平看多了,见多了,也就看透了。

  他们很蠢吗?

  不蠢!

  可数万年的岁月,让这些人都自私了起来。

  你有你的小算盘,我有我的小算盘。

  拼命可能会死,不拼命,有可能能逃过一劫,那干嘛非要拼命?

  当然是跑路为妙!

  陈云曦眼神中露出一抹崇拜之色,笑容满面,点头道:“嗯,所以我们一定能赢的!”

  “那当然!”

  方平说的那是掷地有声,笑道:“九皇天帝这些人,也一样!只要我斩杀了一位皇者,这些人就不敢轻举妄动,生怕下一个死的就是他!

  明知道联手可以杀我,可他们会想,谁冲在最前面?

  出力最大的,可能会被我临死之际,一起带走,所以,这些人不敢,也不愿意出力。

  这就是他们的心思!

  一群废物罢了,不足为惧,人族不会灭!”

  “嗯嗯!”

  陈云曦再次点头,应和方平。

  是的,方平会赢的。

  方平见状,也是朗声大笑,就是这样的感觉!

  美滋滋的!

  就是笃定我能赢!

  哪怕现在随便一位皇者,都有可能轻易打死他,可那又如何!

  没有花前月下,没有甜言蜜语……

  此时此刻,只有方平的吹嘘声。

  皇者算什么?

  大战算什么?

  都不算什么!

  男人在说,女人在应和,对,方平说的都是对的。

  她相信方平!

  是真的相信,而不是敷衍的相信。

  这下子,倒是激发了方平的谈性,吹牛,就怕没人相信你,就怕别人不当回事。

  现在,有人相信你,觉得你没问题,一定可以……

  那就有了继续吹嘘下去的欲望了!

  “皇者,也就前面几个难对付一些,后面几个,哪怕现在来了,我也有把握收拾他们,只是现在不好打草惊蛇而已。”

  “天帝、阳神这些人,别看藏的深,心里想什么,我一清二楚,这种人迟早也会被我斩落马下!”

  “……”

  女人在点头,一只猫悄悄睁眼,打了个哈欠,继续睡觉。

  还吹上瘾了!

  打死皇者,一拳一个,你以为你战力十亿?

  苍猫懒得听,耳朵忽然耷拉下来,遮住了声音来源,你继续吹,本猫继续睡,等你吹完了再醒。

  ……

  聊到最后,都是方平在说,陈云曦在听。

  聊到最后,方平都谈到了灭了天帝、阳神这些人之后,如何恢复三界秩序,如何让三界运转的事了。

  “打死了天帝他们,我就该退休了!”

  “老张大概还要继续干一段时间,他不干到一百岁,恐怕没希望退休。”

  “我呢,25岁之前,那是必须要退休的,以后都是文职的事,我们这些武夫,就不管这些了,太麻烦。”

  “……”

  陈云曦双手托着下巴,认真倾听,很是憧憬。

  25岁就可以退休了吗?

  看来,也没几年啊。

  至于打死天帝,打死阳神,打死九皇……方平说行,那应该没问题的。

  方平都不知道自己聊了多久,眼看着天都快亮了,才有些恍然,谈了这么久了?

  该干正事了!

  ……

  没和陈云曦继续聊下去,方平走的也很洒脱,他自己都被自己骗到了。

  打死九皇难吗?

  不难!

  这都不算事!

  他现在头疼的是,自己打死了这些人之后,老张他们不给自己退休怎么办?

  方平觉得,这些事还是有些麻烦的。

  拖着大猫离开的时候,方平还在想这些。

  甚至忍不住问起了苍猫,“大猫,你说打死了那些人,三界非要我当老大,我怎么办?我要是不当,这些人天天缠着我,那我还过不过日子了?”

  “难不成找个地方躲起来?可躲起来,那弄的我心虚似的,你说有没有好办法解决?”

  这一刻,苍猫都恍惚了。

  是吗?

  需要考虑这些吗?

  你都开始算计着退休的事了,为何本猫觉得有些恍如梦中。

  看着方平皱眉,好像真的为这事头疼,苍猫都有些呆滞,忍不住看天,是本猫没睡醒,还是骗子把自己骗到了,现在深信不疑,都已经产生了自我幻觉?

  这一刻,苍猫有些不自信,因为骗子说的跟真的似的,难不成昨晚它其实不是睡了一会,而是睡了几十年?

  或者几百年?

  晃着猫脑袋,苍猫不想去想了,让本猫安静一会,有些脑壳疼。

  ……

  第一缕阳光照射地球的时刻,方平回家看了一趟。

  没有惊醒父母,也没有惊醒方圆。

  留下了一些宝物,留下了一些战法,方平潇洒离去,这一次,他要走遍全球,看看能不能再融合一些城市,融合结束,他就该启程去初武大陆了。

  肥猫原本都不想走了,非要吃过早饭再说,硬是被方平拖走了。

  吃什么早饭!

  不知道自己有多胖吗?

  哪有破九的猫,等着吃早饭的,丢不起这猫。

  ……

  这一次,方平走遍全球,没花太长时间。

  走走停停,两天后,方平回归魔都,带上铁头和李老头,一起出了地球,再次踏入地界。

  而方平走出地球的那一刻,三界诸强,几乎是顷刻间收到了消息。

  魔王出笼了!

  这是斩破九后,方平第一次走出人间,四方震动。

  这次……谁倒霉?

  反正,每一次这家伙出地球,就没有人不倒霉。

  PS:就两更了,稍微调整一下状态。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