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6章 留在人间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镇的实力很强啊!”

  一处荒地中,书童停了下来,他已经感应到了镇的追踪。

  主人的墓地,他好像也感应到了。

  为了不让镇打扰主人沉眠,他决定还是会一会镇天王。

  毕竟,接下来他可能要在这待一段时日。

  想瞒过镇天王,很难。

  正想着,虚空一颤,下一刻,一道人影浮现。

  镇天王出现了!

  看到进入地球的强者,镇天王愣了一下,接着忍不住道:“你没死?”

  他认识书童!

  这家伙居然没死?

  书童轻笑道:“我没死很奇怪吗?”

  “不奇怪吗?”

  镇天王疑惑道:“当年大战的时候,你没被袭击?你居然还活着?”

  战的书童!

  战孑然一身,也没收徒,开了个学堂,总要有人打理一下,所以收了个书童带在了身边,书童不算太出色。

  当然,毕竟是战唯一带在身边的人,镇天王曾拜访过战,自然记得这家伙。

  然而,没想到多年不见,书童居然如此强悍了!

  太出乎他的预料了!

  镇天王意外之下,忽然道:“你在秘境中?”

  如此一来,才能解释这家伙为何这么强悍!

  第一,时间很长。

  第二,秘境中好处很多。

  第三,战天帝一直言传身教,这家伙就是头猪,也该强大起来了。

  和其他人不同,他是真身,真身进入,还有一位无敌强者教导,怎么着也能变强许多。

  破九,这就不算稀奇了。

  而且破九,动静其实不小。

  也只有在秘境中,没有破碎虚门,才会不被人所知。

  要不然,上次镇天王在外界破九,不会那么大动静。

  到现在,镇天王其实也没去破碎第三道虚门,没那个必要,第三道虚门破碎,他精神力也许会得到一些增长,不过动静太大,而且可能被人算计。

  书童实力极强,却是没人发现,必然是在秘境中破境的!

  书童看着镇天王,笑道:“镇大人果然才思敏捷,居然这么快就发现了……”

  镇天王暗骂一声,废话,我又不是白痴!

  总觉得这小矮子在嘲讽自己!

  “你来人间做什么?”

  “守墓。”

  镇天王微微蹙眉,很快道:“我知道你的心思,可让战安安静静沉眠在此不是更好?那一战你没参与,显然,战应该对你有嘱咐……

  你现在来人间,可能会招惹一些麻烦。”

  说罢,镇天王又道:“你毕竟和人族不熟,人族也有强者,陌生强者来人间,也会让我们感到压力。”

  破九的强者!

  的确有压力。

  哪怕镇天王,都觉得有些不安心,这样的强者,不算太熟悉,也不是太了解,谁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种子?

  还是守墓?

  这不好说。

  镇天王正想着,虚空微微一颤,两人脸色都是微微一变,他们直到人靠近了,居然才发现了异常。

  下一刻,方平肩膀扛着猫,从虚空中走出。

  看了一眼书童,方平眼神微动,他好像看到过此人。

  在哪看到的?

  强者,记忆力都不会差。

  方平想了一会,眼神再动,他好像在之前的通道中,惊鸿一瞥,看到战天帝身后,站着一位矮个书童。

  当然,那时候方平没太在意。

  他还以为是投影。

  可现在……不是?

  破九的强者?

  什么时候破九都不值钱了,随意冒出来?

  苍猫好像也认出了书童,不过也不是太熟悉,有些好奇地看着书童,忽然嘀咕道:“你身上有二猫的味道呢!”

  书童看着苍猫,也是有些感慨,笑道:“人王和苍猫来的出乎预料的快,我还以为不会引起你们注意,我和二猫一起生活了数万年,自然有二猫的味道……”

  “哦。”

  苍猫敷衍了一声,你又不是二猫,不太想理你。

  书童也不在意,看了一眼方平,扫视了一番,不过有苍猫在,他感应的也不是太明显。

  方平来的好快!

  的确比他预期的要快的多。

  他还以为,人间唯一能发现自己的,唯有镇天王。

  哪知道,眨眼间,方平和苍猫就跟来了。

  方平没放松警惕,战的书童?

  破九?

  忽然来人间干嘛?

  虽然战天帝是在人间消散的,可他不觉得一位破九强者来这,只是为了悼念一下战天帝。

  方平看着对方,隐约间,和镇天王互成掎角之势,将书童前后围堵了。

  书童看出来了,也不在意,只是有些无奈,缓缓道:“书香并无和人族为敌之意。”

  书香?

  方平有些呆滞,就这名?

  破九的强者,过去都算皇者了,这名字也太跌份了吧!

  不过一想,这位昔年只是书童,好像也不奇怪。

  可书童成皇了,方平还是有些震撼。

  战天帝教人这么厉害的吗?

  皇者门下,破九的也就道树,当然,阳神教出了镇天王,天帝也教出了不少人。

  可战天帝成极道帝尊最晚……

  再一想,在秘境中时间流速快,好像也过得去。

  此刻的方平,心中种种念头浮现。

  忽然多了一位破九强者!

  这让他有些想法,可一时间,却是不知对方是友是敌。

  方平这时候忽然道:“不对……风云榜上,怎么没你名字?”

  连天帝,阳神,地皇都出现了。

  方平觉得,风云道人可能有办法监察三界。

  为何书童没入榜?

  还是说,风云道人故意的?

  书童听闻此言,看了一眼镇天王,又看了看方平,片刻后才道:“风云道人,监察的并非三界,而是大道!或者说,如今的虚道。

  可能是在仙源之上,有些布置,或者在虚门之上有些布置。

  至于初武,初武的人一直就那些,所以他知道谁强谁弱……

  而我,很久以前就去了秘境,也不曾在仙源之下留下痕迹,更不曾在虚门之上留下痕迹……”

  方平皱眉,看向镇天王,“仙源有人可以不留下痕迹,那你怎么留下了?”

  镇天王倒是不意外,随意道:“破虚门的时候留下的,仙源出现之后,就有了虚道,这家伙那几年可能没修炼,后来就直接去了秘境中。”

  书童微微点头,“那时候,我无心修炼,所以我并不在仙源监察之中,何况,那时我还弱小,也不受重视……后来,我在秘境中破九,此刻再出来,仙源也无法锁定我。”

  方平有些挑眉,一位不在仙源监察中的破九强者。

  或者说,一位修真道的本源皇者!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皇者其实也不知道此人的存在?

  那道树呢?

  道树,死后可是仙源爆发血雨的,这意味着道树其实是在监察中的,那是不是代表,其实皇者早就知道道树破九了?

  方平有些迷糊,可能道树在秘境破九,皇者也未必知道,没有反馈?

  懒得多想这个,方平再次看向书童,他现在不在乎对方受不受监控,现在的方平,只想弄清楚敌我之分。

  “书香前辈,不知前辈这次来地球,有何目的?”

  方平也是开门见山,是朋友,那多个破九,人族实力暴涨。

  是敌人……也许今天就该围杀了这家伙!

  这杀机,一闪而逝。

  然而,书童却是好像感应到了,何止他,镇天王也有些感应,眼神微变。

  这小子,现在好猖狂!

  一位破九,哪怕他也不敢说百分百可以留下对方,搞不好还有大危险。

  方平倒好,居然动了杀机!

  书童看了一眼方平,好像没在意,再次道:“并无其他目的,只是来看看故土,看看主人的沉眠之地,为主人守墓一段时日……

  若是有闲暇,可能会在人间,开设一间学堂,届时还请人王方便一二。”

  “开学堂?”

  方平愣了一下,一位破九还有闲工夫去开学堂?

  这家伙对战天帝,到底够不够忠诚?

  想了想,能在秘境中陪战天帝这么多年,可能还是忠诚的。

  要不然,战天帝看似好说话,也未必就好说话。

  方平心中微动,很快道:“开学堂倒是没问题,不过前辈可知,战天帝临终前,已经交代过王金洋,让他等三界和平了,在地球开个学堂。

  前辈现在也要开……当然,也无所谓了,多一个少一个没关系。”

  “王金洋……”

  书童呢喃一声,缓缓道:“是和主人合一的那位?”

  “是他。”

  “……”

  书童陷入了沉思,有些恍惚。

  那人,不算是主人。

  然而,传承了主人的生命本源,也能算一人。

  他也分不清到底是不是一人!

  之前主人临走的时候,告诉他,可以去人间找他,看他是否爱读书……

  书童很快回神,朝两人微微欠身道:“若是此人愿开学堂,书香便不开设了,可否在这学堂中,给书香留下一席之地?”

  方平挑眉道:“这倒是没什么,我就是好奇,前辈难道准备在地球养老了?”

  书香沉默一会,很快笑道:“若是人王不介意,其实也很不错。”

  “前辈难道不知,三界大战很快要爆发?”

  方平沉声道:“我也不废话,前辈这样的破九强者,在地球停留,说实话,我不放心!大战一起,前辈一人就可屠灭地球人族!

  前辈这样的强者,威胁太大!

  而且,我也不相信,前辈没有任何目的,难道前辈要等死?

  又或者觉得皇者不会对前辈下手?”

  书童有些无奈,再次沉默一会,这才道:“人王不用误会,书香并无此意。”

  “人间大战爆发……”

  书童迟疑了一下,还是道:“原本,主人不希望我为他报仇,主人道消,已经不在意这些。可书香还是有些不甘……真要爆发大战,书香愿和人王几位一起出战……”

  说着,又补充道:“书香若是出战,只会对人皇几人出手,其他人……并未主人仇敌,书香不会动手。”

  还几人!

  方平无语,你能匹敌一位皇者,那都算烧高香了。

  谁指望你对付几人了。

  方平有些怀疑地看着他,为战天帝报仇?

  破九的强者,大战爆发,继续躲着,还真未必会被人击杀。

  书香并未入仙源监察,说实话,九皇都未必知道他还活着。

  现在忽然冒出来,其实还是很危险的。

  这家伙不好好的藏着,现在冒出来,就不怕死在了接下来的大战中?

  方平有些不好取舍,看了一眼镇天王。

  镇天王想了想,传音道:“这家伙,以前就是战的书童,一直带在身边,很多年了!他还小的时候,就在战那边,老夫也曾见过几次……

  若说给战报仇,应该还是有可能的。

  小子,你的意思呢?”

  是驱逐,还是留下对方?

  留在地球,要承担一定的风险。

  驱逐的话,也有可能得罪了书童。

  破九,那也不是弱者,顶级强者!

  得罪了,未必是好事。

  方平也有些迟疑,他对任何人都带有怀疑之心,强者们的自私,他都看在眼中。

  岁月的流逝,让这些人都变了。

  书童能否保持初心,方平不敢确定。

  谁知道书童是不是故意留在地球,想在关键时刻,夺取种子,或者干脆就是灭杀人族牵引种子出来?

  内部有强者出手,挡都挡不住。

  这是要承担极大的风险的!

  可一位破九强者,助力太大了,方平也舍不得放弃。

  想到这,方平笑道:“前辈既然愿意留在地球,也想为战天帝报仇,那倒是和我们一个目的,目标一致!我当然欢迎前辈留下来……

  不过……晚辈也不说虚话,前辈在地球停留,晚辈也担心出问题。

  这样吧……前辈若是不介意的话,我让王金洋和前辈比邻而居如何?”

  镇天王看着他,这是让王金洋监察这位?

  就不怕王金洋出事?

  这位真要有别的心思,那自然也不在乎王金洋和战天帝是否有关系,危险还是很大的。

  方平却是深吸一口气,现在谁不危险?

  都危险!

  皇者真要出手,老王也挡不住。

  多一位破九帮助,那作用极大。

  这位,跟着战天帝多年,又破了九,那也不是一般人,方平说着继续道:“如今的王金洋,战力也只是堪堪破八,前辈既然是战天帝的传人,必然也传承了战天帝的很多东西。

  我想让前辈指点一下王金洋,看看能否让他早日破九。”

  书童倒是没什么意见,闻言笑道:“人王此意,甚合我意。主人的意思,也是让我帮衬小主人一二……只是担心人王误会,所以也不便强求。”

  小主人!

  方平挑眉,这位还真敢叫。

  好歹也是破九的强者,这是自认为仆了?

  这人,要不极其能忍,要不就是真的感恩战天帝。

  不能忍,你让一位皇者自认为仆,那也是不可能的事。

  书童是类似于槐王那样的人物,还是真的念旧之辈?

  方平不太敢确定,不过感觉上还是倾向于第二种。

  真要是皇者的安排,其实没这个必要。

  起码从现在看来,人族完全无力抵挡皇者。

  书童哪怕自己有心思,想吞噬种子,也要看皇者答应不答应,方平又不傻,真被书童阴了,也不会帮他挡皇者的。

  何况,大战的时候,还准备让这位上前线抵挡皇者呢。

  说到了这份上,方平也不再说什么了,笑道:“那前辈留下,方平也是求之不得!另外,再冒昧问一句,前辈可以匹敌皇者吗?”

  书童摇头,“我并未破真门,入源地,实力虽破九,可决然不是皇者对手。我之实力,和道树相当。

  不过,若是大战一起,我可破门入源地,实力也会有些提升。

  纵然不敌皇者,阻拦一下,还是可以做到的。”

  “入源地……”

  破九入了源地,才能继续提升实力。

  提升大道,强化自身。

  源地,也有很多机缘。

  真血,本源星辰碎片,甚至破门的时候,也会有一次提升,这都是机缘。

  可不入源地,这些机缘都是没有的。

  方平眼神微动,破九想入源地,其实也不是不行,不见得非要走门的。

  偷渡啊!

  方平摸着下巴,忽然道:“前辈,破九也算皇者了,皇者既然可以在本源宇宙中行走,那前辈也是可以的?”

  “不可。”

  书童否定道:“除非入了源地,找到一些昔年破碎的本源星辰碎片,用来镇压本源,才有可能在本源宇宙中行走。

  否则,入了本源宇宙,极其容易迷失。”

  镇天王也道:“小子,肉身入本源,没那么简单的!我们的话,本源体倒是勉强可以在本源宇宙中行走,可肉身进入,太难了。”

  “当然,三界归一之后,规则变化,那时候就没问题了。”

  方平了然,又想到了李老头。

  没有问李老头的事,方平奇怪道:“本源星辰碎片,你们说的是天帝破碎的那颗星辰碎片吗?这么多年了,难道还有遗留?没被皇者全部收走?”

  “源地复杂,皇者也不敢贸然进入。”

  镇天王倒是不太在意,笑道:“本源星辰碎片,散落在源地,源地你看似不大,却是分为多重空间,没那么容易找到的。

  何况,昔年碎片很多,哪怕皇者收走一些,恐怕也拿不走全部。”

  说罢,忽然传音道:“王若冰的本源世界,可能就是碎片打造的!”

  方平眼神微动。

  本源星辰碎片打造的,难怪可以放在源地,而不受源地影响。

  看来,这源地自己真的要去一趟了。

  看看能不能弄到一些碎片,扩充本源,另外就是让自己可以肉身入本源。

  肉身不入本源,哪怕方平破九,本源体在本源宇宙中,能发挥破八的实力就算厉害。

  如此一来,他如何和那些皇者匹敌。

  方平可不是等死之辈!

  说是三界归一,皇者才会降临。

  可是……若是能提前进入本源宇宙,有机会的话,方平不介意提前干掉皇者。

  谁说我非要等着你们杀来?

  老子杀过去不服吗?

  若是带上镇天王,苍猫,以及书童,四位破九,找到一位皇者的沉眠之地,就没希望屠皇?

  希望,还是有的。

  到时候,皇者若是不知道谁杀了一人,也许还会起内讧,互相怀疑,这就更好了!

  想到这些,方平不再管书童了。

  先让老王盯着!

  哪怕书童有目的,也不会现在出手,老王安全还是有保障的,自己倒是要先去初武大陆和源地一趟才行。

  “那前辈自便,我还有事,先告辞了!我马上通知王金洋,来陪前辈转转,看看如今的人间!”

  方平丢下这话,直接离开!

  他一走,书童眼神有些异样,看向镇天王,略显奇怪道:“镇大人,人王而今到底是何实力?”

  “破八啊!”

  镇天王随意回着。

  书童却是微微皱眉道:“破八……的确感觉是破八,可我入人间,他很快便发现了……”

  “可能是苍猫闻到了味道!”

  镇天王懒得说这些,摸着下巴,看着他道:“你说风云是监察仙源和虚门才得知了我们的实力,心里有怀疑吗?这家伙是谁?”

  不等书童回答,镇天王又道:“别不是地皇吧?”

  书童想了想,不太确定道:“仙源上当年被人动过手脚,主人昔年也发现了一些端倪。地皇、人皇,以及天帝几位都可能动过手脚。

  不过应该不是天帝,否则,应该可以感应到我的存在。

  应该是斗天帝、东皇、人皇、地皇四人中的一人,东皇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昊……”

  镇天王嘀咕一声,是东皇?

  这老家伙,想干什么?

  风云是他的分身还是真身?

  镇天王都有些糊涂了,这些家伙,一个个的,也不知道在干嘛。

  弄的神秘兮兮的,有必要吗?

  没再纠结这个,镇天王瞥了他一眼道:“你最好老实一点,老夫可懒得吓唬你!人族现在这几位领头的,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狠角色!

  别觉得你破九就无敌了,说实话……他们能不能杀破九,之前我不知道,现在我知道,可以!

  道树被杀就是明证!

  惹急了他们,方平和张涛联手,斩了你还是没问题的,何况老夫还在这。”

  镇天王也不算吓唬他。

  道树被杀,他不信书童不知道。

  方平和张涛联手,张涛提供大道,方平斩了书童不是没希望。

  不过那样一来,损失惨重,人族也不愿意。

  镇天王还是威慑了几句,免得书童乱来。

  书童苦笑道:“自然不敢!何况……镇大人双身合一,我也不是大人对手。”

  镇天王撇撇嘴,不双身合一,本源身也不怕你!

  不过,现在知道自己双身的人可不少。

  这倒是有些让人头疼!

  书童见他不说话,又道:“大人的初武身,还没破九?”

  镇天王眼神不善,啥意思?

  书童笑道:“昔日,主人曾提及过大人,大人初武之道,走的极远!本源之道,更是一日千里!不过初武破九,比本源更难……

  主人曾说过,大人若是修初武,继续下去,想破九,也唯有一道可走。”

  “说!”

  镇天王倒是想听听,战是如何说的。

  书童笑道:“其实之前就是机会,大人若是吞噬了那颗种子投影,可能就能强行破九……”

  镇天王自己也知道这个,摇头道:“是有机会,不过都在盯着,方平丢到了地球还好,我若是吞了,你信不信神皇这几位,哪怕被反噬,也要一直追杀我?”

  冥神当日想吞噬都被阻拦了,那还是初武破九。

  他虽然也是初武破九,可有双身,哪怕神皇这些人,也不敢让他双身都破九。

  书童也懂这个道理,又道:“那就只能原力爆发,走平衡之道,大人的气血之力足够,灵识之力稍微欠缺一些,无法完成初武身平衡……”

  “这个我知道。”

  镇天王翻白眼,废话,我用你说这个,我能不知道吗?

  书童也不生气,依旧和声静气道:“其实也不是没办法,主人说,大人若是够胆魄,自碎脑核,灵识之力破开壁垒,和气血之力维持平衡,瞬间融合原力,破开初武九重天!

  如此一来,便是破九了……”

  “废话,我当然知道,可那不是找死吗?”

  镇天王翻着白眼,书童笑道:“之前主人也就是随意一说,并不知道大人还保留了初武身,不过现在……大人还是要双身合一的,既然如此,需要的不是两条命,而是一条!

  那在破九的巅峰期,融合,大人并不会死亡,而是会继续活下去,真正完成双身合一。”

  镇天王一愣。

  自己……好像有些走进死胡同了。

  之前,他不是没想过这个,可这是死路,你让他送死,他当然不干。

  可现在……

  镇天王凝眉,喃喃道:“难度很大,脑核破碎,虽然可以爆发,可就是瞬间,我就会死亡!在这瞬间,我还要转换成原力,全部转换成功,进行破九,可能我还没破九,初武身就陨落了……”

  晃了晃脑袋,难度极大!

  那么一瞬间,自己能完成原力融合吗?

  他自己都不敢保证!

  一旦如此,初武身可就真的死定了!

  “别想忽悠老子,老子才不干!”

  镇天王骂骂咧咧的,骂了书童几句,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才不干!

  多危险啊!

  书童失笑,也不在意,随便镇天王吧,他就是这么一说而已。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