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8章 对话镇天王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轰隆隆!

  人间在蜕变。

  种子在方平进入人间的第一时间,就自己飞走了,融入了地球,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是方平不留下,其实是留不下。

  然而,作为收取种子的人,也不是全无好处,种子飞走的时候,还是有不少力量馈赠给了方平。

  不过,此刻的方平,却是没心思去管这些了。

  这时候的方平,看着后方崩溃的通道,脸色冰冷。

  死了!

  哪怕知道,战天帝只是投影,可战天帝一箭射出之后,必无活路。

  老王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二猫和三猫,也都彻底消散。

  苍猫也受伤不轻,此刻极为颓废,方平好像都没看到过苍猫这么颓然。

  “皇者!”

  这两个字,从方平嘴中吐出,带着说不尽的愤恨!

  算尽苍生!

  不管当年的皇者多么伟大,为武道做出了多大的贡献,然而,现在的皇者已经变了。

  就如东皇所言,一开始,皇者还是希望补足本源缺陷的。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皇者们的目的已经变了。

  不再是为了单纯的补足缺陷!

  一个又一个局,都是皇者在布局,在设计,为他们自己,而不再是为了本源之道,为了天下苍生。

  昔年的皇者,从一些已知的线索来看,当年都是人中龙凤。

  他们无私分享大道,创建战法,传道三界,驱逐远古妖族,拯救苍生……

  他们一开始习武,就是为了拯救人族,就是为了让人族过的更好。

  他们让人族成为了三界的主宰!

  他们赶走了强敌,强大了人族,让人族开始进行文明的前进,开发了自身的潜力。

  劳苦功高!

  原本,他们是可以立在殿堂之上,受人族万世敬仰的。

  什么张涛,什么方平,岂有这些人功劳大?

  他们,延续了文明。

  他们,带来了文明的火种。

  然而……岁月流逝,人心易变。

  哪怕皇者,到了今时今日,也变了。

  他们不再是人族的功臣,而是罪人!

  ……

  方平心情复杂。

  一旁,镇天王已经双身合一,好像不曾发生过之前的事。

  其他人,尤其是通道附近的人,因为种子就在这消失,溢散,此刻,弱者都在蜕变。

  浓郁的生命力,让那些人肉身血肉都在强化。

  一缕缕的红色物质,那是一丝丝真血溢散,哪怕对天王都有好处。

  可这一切,方平都不去在意。

  此刻的他,肉身也在蜕变,种子消失,他吸收了不少真血之力,此刻,肉身好像要彻底玉化。

  可方平心情不是很好!

  这一次,他收获太大了。

  秘境之行,他肉身原本还没入天王境,现在已经是破八境,还是破二门的地步。

  几天时间,方平收获惊人。

  甚至还斩杀了道树,斩杀了几位皇者分身,可方平的确不是太开心。

  三帝,确定已经陨落。

  八皇一帝,各有算计。

  想来想去,好像没一个好人!

  天人界壁原本三月后就会破碎,现在能撑多久,方平也不清楚。

  界壁破碎的日子,也是皇者们再次降临的日子。

  人族,还是朝不保夕。

  “呵!”

  方平口中传出一声冷笑。

  一旁,镇天王见他眼神冰寒,头发还是血红色,杀气依旧撼天,干咳一声道:“小子,到地球了!收敛点,你这样子,被人看到了还以为你非主流,去染发了!”

  “……”

  方平脸色不好看,瞥了他一眼,老家伙插科打诨,没安好心!

  “你师父没来?”

  “……”

  镇天王郁闷,这语气……不善啊!

  “我怎么知道!”

  镇天王也郁闷,无语道:“小子,你可别有火朝我发,我还有火呢!”

  都快证道了!

  三门,他偷着打破了二门,就差最后一门,就可以彻底打破三门,进入源地,证道皇者境了!

  大道再无桎梏,从此天高任鸟飞。

  结果倒好……

  战天帝一箭射来,把他顺带着射爆了,明显是故意的。

  这下子,证道皇者的事情算是失败了。

  不过也好,勉强算是踏入极道了。

  破了的二门,他倒是可以继续往前走了。

  真要成了皇,三道都入源地,现在的他,也许也得被拉去源地,去补窟窿了。

  倒也说不上是坏事。

  说起来,现在三界可能他才是最强者。

  此刻,不止人间在震动,地窟,苦海,都在震动。

  方平他们也不意外,破门!

  是的,乾王这些人之前都破八了,却是没破门,现在出来了,当然都开始真正破门了。

  这一次,三界强者收获都很大。

  破八的多了很多!

  之前破八的,这一次也收获巨大,有人破了二门,有人开始接近三门,是不是有人破三门,现在还不是太确定。

  方平没管这些,看了一眼趴在脚边还在伤心的苍猫,方平蹲下身子,摸了摸大猫脑袋,安抚道:“不伤心了,二猫三猫肯定是去吃好东西去了,故意不带你,就是想吃独食呢!”

  苍猫歪着脑袋看着他,有些气鼓鼓的。

  过了一会,才沮丧道:“骗猫!才不是!本猫又不是傻猫,知道二猫三猫要死的……可是……可是它们死的好可怜……”

  苍猫也不是傻子,早有心理准备。

  可最后一刻,还是止不住的悲伤。

  三猫融入了血箭中,为灵皇开道,最终虚影都被斗天帝捏碎了。

  二猫化为长箭,箭射神皇,被神皇拍碎。

  到头来,这两只猫,都随着主人去了,没留下任何痕迹,三界好像从未有过二猫和三猫。

  苍猫很伤心,也很生气。

  “他们打死了二猫和三猫!”

  它不讨厌皇者,甚至有些喜欢。

  它在天界的时候,经常去胡闹,皇者们也没对它下毒手,所以它的口中,都是人皇老头,地皇老头……

  可这一次,他们打死了二猫和三猫,苍猫生气了。

  方平知道这猫其实很聪明,再次摸了摸它脑袋,安抚道:“报仇就是了,回头打死他们!二猫和三猫可是让你帮它们多吃一点好吃的,你以后就多吃点,以前吃一份,现在吃三份,这样它们才会开心的。”

  “嗯嗯!”

  苍猫点着大脑袋,勉强从悲伤中恢复了一些。

  方平笑了笑,看向纷纷盘坐在地强者,包括老张,此刻也在吸收消化那些生命力。

  方平没再多看,此地是在镇星城。

  这一次,镇星城收获倒是不小。

  至于其他人,包括天狗几位,此刻都离开了。

  之前这些人从通道出来之后,担心皇者杀来,都没停留,纷纷离去。

  这时候,也只有人族这边的强者在。

  不过……老王也不知道有没有事。

  战天帝射出那一箭之后,走的很快,方平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老王是不是被他弄死了。

  可那个时候,方平也没办法再停留。

  轰鸣声不绝于耳!

  大道还在颤动。

  这一次,本源出现问题,到现在,大道都在颤动。

  不过,方平感应了一下,也许也是好事,或者说,对本源一道的强者是好事。

  此刻,本源宇宙中,本源气沸腾,大道颤动。

  这和当年苍猫被人袭杀的一幕有些类似,虽然方平不曾经历过。

  不过据说,当年也就是这个时间段,坤王这些人都获得了极大的好处,大道更容易前行。

  这一次,想必也是如此。

  抓住机会,可能会一步登天。

  哪怕这道,如此的虚假。

  老张在修炼,方平也没打扰他,扫了一眼一直在瞥自己的镇天王,方平有些郁闷。

  他也看向镇天王,镇天王继续看他。

  两人大眼瞪小眼,看了好一会。

  方平越看越烦躁,“你在人间镇守八千年,到底想干嘛!想干什么就直说,天天藏着憋着,不累吗?八千年了,就不怕憋出抑郁症?”

  镇天王无语。

  扫了一眼四周的人,轻咳一声道:“走,换个地方说!”

  “哼!”

  方平哼了一声,提起大猫,破空而动。

  下一刻,两人出现在了铸神使所在的秘境。

  轰隆一声!

  铸神使正在里面修炼,镇天王却是二话不说,一拳轰出,直接将铸神使轰出了秘境,不管铸神使的破口大骂声,鸠占鹊巢,直接封锁了小天地的门户。

  方平看的嘴角都抽搐,这老家伙,越来越肆无忌惮了!

  铸神使也是倒霉透顶,昔年被人打劫了宝库不说,还被这家伙关押了多年,现在更是想打就打,也是够凄惨的。

  镇天王不管方平怎么想,笑呵呵地坐下,笑道:“苍猫,收的那些道树生命精华呢?来一点,泡杯茶喝喝,别说,老夫都没喝过皇者的生命精华。”

  苍猫却是趴着脑袋,理都不理他。

  才不给你!

  本来就没多少了,谁会给你。

  镇天王有些无奈,看向方平道:“那颗皇核呢?虽是假皇,可也算证道皇者境了,皇核也是好东西,拿出来泡杯茶喝喝。”

  “这个?”

  方平手中出现了一颗小白球,这是道树被杀后留下的东西。

  充满了生命力。

  “就是这个!”

  镇天王有些垂涎道:“好东西!道树修到破九,一身实力,包括心核脑核都融合一体了,这才形成了这玩意,兽皇也有一颗……

  昔年,他蜕体的时候展露过,差点被皇者打劫了。

  老夫都想去抢那家伙一次,可惜,不敢去抢……”

  方平懒得理他,直接收起了这圆球。

  这东西是好东西,他当然知道。

  哪怕此刻,还在源源不断地为他提供大量的生命力,帮他淬肉身。

  懒得理会镇天王,方平没好气道:“别转移话题,你这么强,本源破九,初武破八巅峰,一直在地球装绝巅,好意思吗?”

  “没装绝巅!”

  镇天王不满道:“我装的是帝级,没看我打命王他们,打孩子似的吗?也不算装,他们没那个实力,我懒得杀他们,不是没败过吗?”

  别说,镇天王好像真的没败过。

  打谁都是差不多,稍微压制对方一头。

  如此一来,众人都知道他实力高深,可多强,难以判断。

  镇天王又道:“再说了,地窟只是棋子,打死地窟的强者用处也不大!当年巡察使一方就在地窟背后站着,你以为呢?

  还有,皇者其实也在地窟那边站着。

  要不然,你以为会有地皇神朝出现?

  人间这边,各方都是在试探……”

  方平皱眉道:“人间既然这么重要,皇者怎么没亲自来监督?”

  “我杀了一些人,这些人不亲自出手,哪有那么简单安插钉子!”

  镇天王说的不以为然,又道:“他们也不想和我撕破脸,哪怕那时候,我好歹在他们眼中,也是破七的天王,除了破八出手,谁能镇压我?

  破八有几个?

  都是初武的,本源那时候一个都没,他们知道奈何不得我,自然没办法,除非他们自己亲自下场!”

  说罢,又道:“何况,我也不是真的一点不让他们插足,有些事,我还是退让了一些的。”

  “比如……和地窟的征战,我只保持大方向平衡,并未彻底插手。”

  “包括人皇剑埋藏在人间,这些事我知道,也没管他们。”

  镇天王看着方平,无奈道:“小子,你站在我这位置,不见得做的比我更好!你小子,别仗着有几分功劳,就对老子出言不逊,没老子,哪有你这小子的今日!”

  还翻天了都!

  你小子干了多少事,不是老子给你兜底,你早被人干掉了!

  方平皱眉,低沉道:“好,这些不说!我问一件事,皇者在地球有没有棋子?”

  “有当然是有的!”

  镇天王无奈道:“人间的变化,他们当然要掌握,包括寻找种子,你以为他们就不找?当然要找!这些年,地球都快被他们掀翻几十遍了。

  除此之外,每次出现一些好苗子,其实都会被监察的……”

  方平凝眉。

  镇天王随意道:“很正常的事!种子哪怕沉眠,也会青睐一些天才,天才,其实就代表着种子的青睐,不然天帝怎么会说你是此代的种子,就是因为你进步飞快。

  进步快,运气好,实力强,出现在人间……

  那这些人,就有可能和种子有更进一步的联系,通过你们这些人,可能找到种子的真身所在。

  在你之前,张涛他们都有人盯梢。”

  “谁?”

  方平想知道是谁。

  之前,他也猜测过,皇者可能有分身在人间,不见得多强,可应该会了解一些高层发生的事。

  人间,就是他们的棋盘。

  棋盘上,没有他们自己的子,怎么可能会放心。

  当然,太强的应该没有,镇天王也不是善茬,所谓的杀了一些人,可能就是一些强者,或者干脆就是皇者们强大的分身。

  “那就多了……”

  镇天王笑道:“从八千年前开始,皇者就往人间掺沙子,当年来人可不弱,天王境的都有不少,有些家伙还想自己主导,不过……都被我干掉了!

  六千年前,地皇神朝建立,其实也是有意试探一下,你以为皇者没试探过地窟?

  他们也想看看,作为三界唯一神朝,种子是否会青睐地皇神朝?

  事实证明,失败了。

  从地皇神朝覆灭之后,皇者们才彻底将心思放在了人间这边……”

  镇天王说起了不一样的往事,“三千年前,地皇神朝彻底覆灭,从那以后,皇者们的目光就聚焦在了人间,也是从那不久,彻底封闭了人间的通道。”

  人间和地窟的通道,彻底封闭,不是八千年前开始的,而是南北之战之后,才彻底封闭了通道。

  方平皱眉道:“你的意思是,南北之战,其实还有皇者的手笔?就是为了封闭人间?”

  “有一部分,不过也只是引导,并未亲自下场!”

  镇天王解释道:“神教那边,可能和皇者有些关联。”

  方平皱眉,“坤王?”

  “不错!”

  镇天王点头道:“神教一直想在地球插一手,你真以为鸿坤闲着没事干?他可能知道什么,比如种子就在人间,要不是他自己的意思,要不就是皇者们的授意。

  要不然,他损失惨重之下,也没必要一直盯着这边。

  这些年,他可是派了不少人来试探,都被老夫干掉了。

  要不然,你以为七十二神使,就那么点人?”

  “鸿坤不知道你的实力吗?他派那些人来试探,就不明白会被杀?”

  “知道一些,不过具体的不是太清楚,七十二神使中,其实有人还是不弱的,包括八大护法,你以为都是帝级?也有圣级存在的!”

  镇天王笑呵呵道:“自从干掉了八大护法中的一位,圣人级的那位,鸿坤就没再派人来了,我又让雷王给他当眼睛,他知道奈何不得我,就没再派强者来了,大体上了解一些情报就行。”

  镇天王笑道:“他未必不知道雷王是我安排的,不过大家心照不宣,我让雷王给他传递一些消息,大体上也没掺假,他了解了情报就行,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方平点头,难怪邪教一直成不了气候。

  有鸿坤这样的强者坐镇,居然没能发展起来,之前就知道镇天王下手抑制,没想到这老家伙暗中连圣人都干掉过。

  方平没太在意这个,鸿坤、鸿宇甚至其他破八,背后可能都和皇者有联系。

  这一点,方平清楚。

  别看大家一起屠人皇,别看大家一起夺种子……

  可这些老家伙,谁不是狡兔三窟,后面可能都有皇者支持。

  甚至是封那边,弄几个徒弟出来,可能就是为了试探,三帝到底死没死,这未必就是封的意思。

  “以前的事我不管,现在呢?”

  方平眼神冷厉道:“现在哪些人是皇者的人?既然都撕破脸了,那就不用客气,该杀的杀!”

  以前,镇天王顾忌皇者,也不愿撕破脸。

  可现在,方平却是懒得顾忌什么。

  镇天王叹道:“小子,真的一无所知,未必是好事!皇者们对地球的事,全都不知情,那就会感觉失控,其实麻烦更大。

  还不如保持现在的局势,让皇者掌握一部分地球的信息。

  让他们觉得,地球还没脱离掌控。”

  方平皱眉道:“现在他们出不来……”

  “你想的真美!”

  镇天王翻白眼道:“战是射破了本源,他们不得不回去坐镇,可皇者实力不一,不说别人,斗和穹这几位,哪怕真的受到了限制,再弄个把破九分身来还是可以的!

  你让他们觉得,完全不受控制了,来两个破九分身,你真以为那么好抵挡的?”

  之前方平是杀了不少分身,可初武的人一直会帮方平吗?

  那可不见得!

  “还有,你想接下来一直处于战斗中吗?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消停一下,其实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该知道的,他们都会知道,还不如相安无事。

  他们等天人界壁开启,咱们努力积蓄实力,这不是正好?”

  “那我好歹也要知道,谁是他们的人!”

  方平知道镇天王说的有道理,最近,他也的确累了,一直征战,他也疲惫,不如养精蓄锐。

  可不知道谁是皇者的人,他不放心。

  “也没几个,该杀的都被我杀了!”

  “以前,杨家那位算是,后来被我弄的神志不清,送他上路了……”

  镇天王此话一出,方平眼神一动!

  他就说,杨家老祖,怎么会失心疯似的,跑去界域之地找死了,合着是这老家伙干的好事!

  “古佛圣地也有个,被我暗中敲死了……”

  方平嘴角抽搐,古佛圣地一直听说有位古佛死了,是那位后来投靠邪教的家伙的老祖,这个他也知道,没想到又是镇天王干的。

  镇天王笑道:“六大圣地可是我弄出来的,他们安插棋子,我能不知道吗?至于现在……地球这边还有几位是他们的棋子,是分身还是诱惑他们投靠的,我倒是没太在意。”

  镇天王说着,继续道:“国外的那几位,不说了,你也不太熟。国内这边……”

  镇天王顿了顿,还是道:“在侦缉部,侦缉部本来就是为了守护地球的内务部门,包括寻找种子的任务,也是侦缉部在做。

  复生之种的消息传出后,地球就一直在寻找,有这个身份,方便行事一点。”

  “南云月?”

  方平凝眉!

  “那倒不是。”

  方平再次凝眉,“钟清欢?”

  侦缉部只有两位九品,当然,如今的南云月早就证道绝巅,现在快帝尊境了,这次种子力量溢散,南云月吸收之后,帝级应该没跑了。

  既然不是南云月,又能掌控寻找种子的消息,那就只有另外一位,之前负责镇国军的军团长钟清欢了。

  在这之前,华国女性九品很少,方平都记得。

  老张这边的谢依梵,听说和老张关系匪浅,之前花齐道的事都是谢依梵说的。

  另外就是南云月和钟清欢。

  钟清欢,前些天也晋级绝巅了。

  老牌九品,现在晋级绝巅的不在少数。

  方平和这位不算太熟悉,不过……脸色还是依旧难看。

  镇天王缓缓道:“是她,其实张涛心里也有数,否则,也不会安排到侦缉部那边。”

  方平吐气,“就她一人?”

  “也不止,还有几位,不过……之前大战太多,都死了。”

  皇者当然不止安排了一人,不过人族大战不断,作为强者,当然要参战。

  哪怕是皇者安排的,那也避不开。

  包括方平去王战之地一行,战死的强者极多,死了一些人才正常,真要不死,那才不正常。

  “那还好。”

  方平想了想,钟清欢倒也没避战过,听镇天王的意思,主要任务就是寻找种子。

  既然如此,方平现在也不想说什么。

  是杀是留,现在镇天王说不能断了皇者的耳目,方平也不想再动手。

  “那就不说这些,阳神到底什么情况?”

  方平更关心的还是这位。

  镇天王耸肩,无奈道:“别问我,我也不知道!三万年来,师尊就没怎么出现过,最近的一次就是八千年前的那一次,让我来人间镇守,因为这是武道的故地,故土。

  他怕皇者大战,让这边毁灭。

  我那时候,也没多想,既然师尊有命,那我就来坐镇一些年好了……”

  镇天王看向方平道:“就这么多,其他的我也不清楚!何况……到底活着还是死了,难说的很,这次师尊都没出现,未必还活着。

  真要活着……可能在人间,甚至在暗中追寻种子。

  师尊不是本源武者,而是初武强者,他不受本源限制,那他便不会管本源乱不乱,唯一的目的应该就是种子。”

  阳神要是有目的,那目的大概率就是种子。

  至于其他的,阳神恐怕不会太在意。

  镇天王又道:“让我镇守人间,可能是希望我保持人间安宁,不要打扰他追踪种子,这也是我这些年来想的事。

  要不然,人间乱糟糟的,可能会干扰他。”

  这个解释,倒是说的通。

  没有镇天王,地球绝对不会有现在这么安宁,四方强者都会进入地球,甚至各自培养势力,地球可能会成为乱局的中心。

  有了镇天王,才有了安宁的地球。

  若是如此的话,阳神可能真的在地球,在追寻种子所在。

  “那您老的目的呢?”

  方平眼神灼灼,镇天王翻着白眼,“强一点算一点,走出自己的道,就这么简单!别防贼似的防着老子,真要对你有心思,早就弄死你了,还能让你逍遥到现在。”

  “还有,你以为人间强大,是你的功劳,扯淡,是老子的!包括张涛那小子,要不是老子送了他一大把机缘,他能走到现在?

  李振那白痴,从镇星城偷走的武道战法,典籍,那都是老子放在那给他偷的。

  要不然,他就算能偷,能偷那些本源战法?

  想什么呢!”

  镇天王骂骂咧咧道:“还有,你小子的问题,老子早就发现了,懒得对你下手而已,要不然,你以为你能站在这跟我说话?”

  镇天王没好气道:“老子之前怀疑你可能和师尊有些关系,所以也没管你,寻思着说不定还能把师尊引出来,现在看来……不好说。”

  方平看着他,沉声道:“我和阳神有关?”

  “阳城!”

  镇天王随意道:“可能有关系,阳城按理说,走出了王金洋,就不该再走出你这家伙!你要知道,天才,那其实代表种子赋予的生命力多一些……

  王金洋比你大一些,而且大的不多,就一岁,那这就代表,他出世的时候,其实耗空了阳城的一些底蕴。

  那你出生,其实就不该再有强大的天赋。

  别以为是说笑,事实就是如此,比如张涛的家乡,诞生了张涛之后,几乎就没走出什么天才。

  同样的,其他地方,年纪相仿的武者,出了一个九品,几乎很难再走出第二个九品。

  阳城接连走出你和王金洋,别说王金洋什么转世不转世,转世的也只是本源印记……

  那就代表,阳城可能生命力更浓郁一些,或者……干脆就是种子所在的地方!”

  镇天王摸着下巴,沉吟道:“反正阳城有些不对劲,你小子自己也可以去查查看!要不种子就在阳城,要不我师父就在那待过一段时间,应该只有这两种可能。”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

  镇天王看向方平,玩味道:“那就是,你小子有问题!你可能不是先天天赋强大,而是后天赋予的!”

  方平翻着白眼道:“是又如何?”

  到了这地步,他根本懒得掩饰。

  “那情况就难说了。”

  镇天王也是无奈,若是先天天赋强大,他的推测成立,可后天赋予的,谁知道什么情况。

  方平也不再问什么,镇天王的意思,是说他没恶意。

  方平持保留态度!

  不管有没有,起码现在没有。

  何况,这老头子还是人族的顶梁柱,方平也懒得再问,再问,翻脸了有啥用?

  “行,那就不说这些了!天人界壁破碎,你能为人族而战,那我就不管你有啥目的,其他的随你好了!”

  方平直接带着苍猫走了出去,秘境之外,铸神使还在发怒中,看到方平,也是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方平也懒得管他。

  这老家伙,打不过镇天王,就能打的过我?

  当年打劫你的又不是我,我不过捡了一件神器罢了。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