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7章 我来了,不走了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天哭。

  苍天在哭泣。

  血雨倾盆,三界共颤。

  战天帝一箭出,天地崩,仙源裂,源地破。

  此生,不曾射出的一箭,今日现世。

  以破九为箭,以自身为祭。

  虽是投影,却是依旧一箭动三界。

  八皇一帝,不得不归,回归源地,镇压本源。

  ……

  三界本源都在颤动。

  本源道武者,这一刻都感觉自己风雨飘摇。

  而战,却是不管这些了。

  虚幻的身影,跨过了天坟,走到了苦海。

  “苦海,还是这么大啊!”

  走在海上,脚踩海水,腐蚀万物的海水,却是伤不到他丝毫。

  “二猫,你走快了,好多鱼呢。”

  战天帝踩着海水,有些欢快。

  面带笑容,眼神格外的清澈。

  “以前,不好意思这么踩水,还是小时候,在水中游泳畅快……”

  “苦海的水,不够清澈了。”

  战天帝踩着水,继续前行。

  捞一只大鱼,往空中抛了几下,又很快丢下。

  大鱼惊惧,落水瞬间潜逃千万里,却是发现身体中多了一丝纯粹的生命力。

  踏着海龟,游荡万里,换一头巨鲸,继续前行。

  前方,有岛。

  战天帝一闪而逝,走在巨大的岛屿上,却是无一人发现。

  “初武……”

  战天帝面带笑容,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武道。

  可惜,也没当年那般纯粹了。

  四处游荡,片刻后,手中多了一些吃食,叹道:“无银钱,不问自取,有空,你来还吧。”

  “好!”

  老王应了一声,不再言语。

  战天帝,要消亡了。

  既如此,些许吃食罢了,当满足他。

  “口腹之欲,人皆有之,嘲讽苍猫,那是不对的。”

  战继续走着,换一个大陆,再走一圈,手中多了一些玩物。

  “玩物丧志,这是不对的!”

  战自责一句,很快笑道:“我都死了,管他对不对呢!”

  手中拿着个不浪鼓,摇晃着,咚咚声不绝于耳。

  吃着好吃的,玩着孩童的玩具,战很惬意,“可惜二猫了,没能跟我吃一些,玩一些,不过……我帮它吃了,帮它玩了,它也会很开心。”

  走着,笑着,吃着,玩着……

  多少年了?

  哪曾这样肆无忌惮,哪曾这样不在乎一切。

  天下?

  大道?

  江山?

  那是什么?

  我是战!

  战死的战!

  人都死了,就不要多想什么了。

  “你的道,两假一真!”

  这一刻,战忽然和老王对话了。

  依旧面带笑容,边走边道:“气血之道为真,其他二道为假!气血之道,直通源地,是真道,虚门已开,这一次,我帮你走到虚门……”

  老王不吭声。

  走到虚门,那就是破八。

  一门已开,那就是真正的破八!

  “先走气血之道,其他二道,以后再看!”

  战吃着包子,吃的满口流油,笑道:“不要总觉得极道不好,谁说极道不好?我就是走的极道,不好吗?真要单挑,神皇还未必有我厉害。

  不成皇怎么了?

  不成皇更自由!

  气血极道先入门,然后慢慢来,找到了真道再走也不迟。

  当然,以后未必有本源道了,有极道之力,也足够了。”

  “你,非我转世,我也无需转世。你们的存在,并非为了让我们更圆满,我们也不需要……除了憨货那傻子,总觉得极道太弱,其他人都没说弱。”

  “极道,其实更好,人家让你走一道,那是骗你成皇呢。”

  战天帝如同邻家少年,走走停停,看什么都好奇,看什么都有趣,笑呵呵道:“三道合一,平衡之道……这不会是我那东皇师父做的好事吧?”

  “说对也对,说错也错。”

  “自己的道,自己走,何须在意他人眼光!”

  “二道为假,此刻的你,走此道,还是要落入算计,气血之道为真,不易被人算计,听我的,就走这个。”

  老王缓缓道:“你说,自己的道,自己走!”

  “也是,那随你。”

  战天帝笑道:“你,还有那个憨傻的家伙,都有一道为真,二道为假,自己看着办吧!”

  说罢,又道:“源地,悄悄的进去,别太大动静,被人发现了。源地所在,也有一尊种子投影,只不过众人没发现,找不到种子具体所在,加上源地危险,不能轻动,所以一直没人找到种子。

  不过……你沿着你的气血道走,走过去,应该有一些不同,也许可以找到真血……”

  老王想到了当日他破开源地,一滴真血滴落的情况,眼神微动。

  “我去过源地,的确发现了一滴真血。”

  “哈哈,厉害吧,我留下的!”

  战天帝好像很开心,“那地方,可能是种子投影的一部分,当年我去找过,不过没取走那滴真血,你可以在附近继续找找。

  那时候,我着急离开,没太仔细探索。”

  “极道破开源地之后,如何再进步?”

  老王还是问了一句。

  破门之后,如何再进一步?

  “破开源地,那进步的机会就多了。”

  战天帝笑呵呵道:“源地的机缘很多,第一,我说的真血之力,你可以尝试到处找找看。

  第二,进入源地之后,身体的一些桎梏会被打开,不再受大道长短影响。

  第三,源地是天帝开创本源之地,也是第一颗本源星辰出现之地,毁灭之地,那地方有一些本源星辰碎片,是天帝当年留下的。

  这本源星辰……其实不算是他创造的,而是本来就存在的。

  你去找找这些星辰碎片,融入自己的本源世界,会让你更强大的。”

  老王了然,又道:“我听方平说,曾在源地发现了一些异常,一颗本源星辰在源地之中,有万千通道,好像连接了三界所有修气血之道武者的虚门,这是什么?”

  “咦,还有这个吗?”

  战天帝也不管方平如何进入其中的,现在开始吃烧鸡,边吃边含糊道:“我想想……连接三界本源武者的气血之道……”

  战天帝走走看看,有些心不在焉,很快,到了地窟。

  地窟,此刻人心惶惶,血雨倾盆。

  战天帝有些嫌弃,排开了这些血雨,这才缓缓道:“可能是想移花接木吧。”

  “移花接木?”

  老王愣了一下,很快道:“方平他们猜测,是不是有人想控制那些气血武者……”

  “想太多了!”

  战天帝笑道:“那么弱,谁在意?还真要收割你们?皇者自己变强都来不及,哪有时间收割你们。应该是为了移花接木,这样的东西,可能有多个。”

  “气血,灵识,生命,能量……”

  战天帝笑呵呵道:“应该是皇者的手笔,集合三界一道强者,最终集在一人之身,替代他们的道,镇压本源。”

  战天帝解释道:“比如说人皇,他气血之道极强,镇压本源,主要是靠气血之道镇压!此刻,若是有人集三界气血之道于一身,人皇是可以想办法用自己的气血之道,替换此人,让此人帮他镇本源!

  如此一来,人皇脱困,而那些人,则是成为人皇的替代品。

  这应该是从仙源中,窃取了一部分控制权,原本,仙源就是为了截取万道,镇压本源的。

  昔年,我之所以不同意,也是因为此举有伤天和,截取万道镇本源,那被截取万道的武者,可能都要死。”

  老王声音微变,“你是说,仙源、这万道集合点,目的其实都是一样,为了让皇者脱困?”

  “差不多。”

  战天帝见多识广,笑道:“不过,还是有些不同!仙源,是九皇四帝皆知的东西,你说的那个,我不知道,那就代表是有人暗中进行的计划!

  仙源镇本源,那是为了让九皇天帝都脱困。

  而你说的那个,应该是个别人为了脱困而准备的。

  你说的气血万道集合点,这应该是人皇、东南北、地、神六位准备的,至于到底哪一位,那我就不知道了。

  若是发现了灵识万道集合点,那可能是西皇、东、神几位准备的。

  生命万道,那大概是兽皇、北皇、东皇、神皇几位准备的……”

  老王诧异道:“你的意思是,这些皇者,有的擅长多样?”

  “那当然,皇者全能,你以为说笑吗?”

  战天帝笑道:“其中,神、东二皇,最为全能!到底擅长什么,我也不清楚。人皇、地皇也几乎全能,莫要小看了这二位。”

  老王了然,急忙道:“那斗天帝呢?”

  “他?”

  战天帝有些唏嘘,许久,摇头道:“不太清楚!他也擅长很多道,甚至比神皇他们都要更擅长,还擅长能量之道,不过……斗这人,心思深沉,不好预估。

  斗、天、穹、阳、昊是最古老的五位初武。

  这五位之间,情况复杂,除了他们五人,其他人都不是太清楚他们的恩怨纠葛。

  其他人,要稍后一些。”

  老王又道:“五人都是坏人?”

  “好人?坏人?”

  战天帝叹道:“说不清!你说天帝是好人吗?他开辟了本源道,才有了三界武道的繁华,他也是初武道的创始人之一,没有他,三界都未必有道,他算坏人吗?

  他在武道开辟之初,立下了不世之功,传道四方,让人族成为三界主宰,让人族摆脱了远古妖兽的侵袭和猎杀。

  他算坏人吗?

  我说不清楚。

  他一开始,也一心要镇本源之乱,可成也是他,败也是他,你说,如何去评判他的好坏?”

  战天帝笑道:“其他几位,其实也差不多!开创了初武,光大了本源,三界武道奠基,这几人功不可没,修武者,修道者,都要记情。

  你要明白,那时候,本无道,走出一条道,都是要冒着生命危险的。

  无中生有最难!

  所以,他们几人,功过如何,哪怕后人,也不好评判。”

  所谓功过自有后人说!

  可战这个后人,也不好说好坏。

  老王也是心情复杂,许久,轻声道:“起码……现在是坏人!”

  “那是你的事,不是我的事。”

  战天帝笑道:“死都死了,这时候还是让我清静一下,不要让我再去想这些了。”

  下一刻,地窟通道,微微颤动了一下。

  战天帝进入了人间!

  这一进入,叹为观止。

  “故地都这样了!”

  “这房子,高!”

  “这马车……马呢?咦,都不是能量燃烧,这创意很不错!”

  战天帝指指点点,此刻,整个人间还在呆滞中,还在看天中,血雨倾盆,将地球都染成了血红色。

  战天帝没在意这些,走几步,停几步。

  那边,大屏幕上,有高层在迅速安抚。

  战天帝扫了一眼,没太在意,继续走着,又顺手摸了一些吃食,笑道:“上瘾了!幸好我死了,我若是还活着,自己都羞于为伍……”

  老王没管他,感应了一番,脸色微变道:“好像出变故了!”

  “没事,是种子溢散了,人间要成修炼圣地了。”

  “也不算,昔年其实就是如此,吾等当年修炼,都是在人间,现在和当年比,也差不多,只能说回归到了昔年的状态。”

  战天帝也感受到了周边生命力的浓郁,越来越浓郁!

  这一刻,战天帝好像感应到了什么,笑道:“种子还真在人间!也是个念旧的家伙,这么多年了,还不走,不知道是不是和那猫一样懒,睡着了就懒得走了。”

  “你发现了?”

  老王惊骇,“你……若是吞了种子,可活吗?”

  “可以吧?”

  战天帝不确定,很快笑道:“不吞了,种子是三界之源,力量之源,生命之源,吞了种子,未必是好事,真要吞了,未来也许就不会再有生命诞生了。

  种子,种子……顾名思义,其实不单单是武道的起始,也是生命的起始。

  真要吞了种子,现在的生命还存在……

  等到这些人死完了,那三界,就剩下你自己了,不寂寞吗?”

  “真的寂寞啊!”

  战天帝感慨道:“在那,一待八万年,太寂寞了!长生……不死……未必是好事。”

  “我……活的其实也够久了。”

  战天帝笑的灿烂,“生死之间,才能感应到这些,别担心,别说皇者们都走了,就是没走,此刻也难以察觉到种子所在。

  我这状态特殊,才能发现一些端倪,你让那些人处于我这状态,他们也不愿意。”

  老王松了口气!

  他还真怕强者这时候都感应到了,那大战不可避免!

  战继续走了一会,忽然,一道虚影从老王肉身上飘离。

  “你忙你的去,我继续走走,走走就散了,你的本源道,我替你巩固了一下,假道还在,气血真道被我隔离了,随你怎么走,不用一起再走。”

  他把东皇凝聚的三道,又给打散了!

  老王也没说什么,此刻,他感应了一下,肉身强大了许多,骨骼也是,大道更是一马平川!

  30万米,那是破八!

  而他,此刻的气血大道,不像之前,迷雾重重。

  这一刻,他气血大道之中,一马平川,直接可以看到虚门的存在。

  开启的虚门!

  虚门之后,还有一截道路,老王上次去过,他知道是什么,联通了源地的存在。

  战,还是馈赠了他许多。

  老王微微躬身,看着虚幻的战,低沉道:“多谢前辈!”

  “别客气……”

  战天帝笑道:“自己的道,自己走!我替你清扫了一些迷障,以后也许更难走。”

  “金洋明白!”

  王金洋再次躬身,想了想,又道:“方平的道……可有问题?”

  “他?”

  战天帝笑道:“不好说,说不清!胡乱走,瞎走,那也是道!三界本无道,走的人多了,自然有了道!不过他本源还在本源宇宙……也许和昔年天帝一样,想摆脱,那带走本源,或者自碎本源带走力量。

  不过……告诉他,很危险,可能也会给本源留下创伤,把自己给填了进去。

  让他看着办吧,不行的话,杀个皇,填一下,差不多可以补平。”

  老王愣了一下!

  战天帝笑道:“他是魔,我又不是!魔有魔的办法,我不能用,他倒是能用。想不受本源影响,那最好还是脱离本源,可留下的漏洞大了,也是麻烦,杀个皇,塞进去把洞补起来,这就不算制造灾难了。”

  老王呆滞。

  战天帝鼓励方平杀个皇补一下洞?

  “那源地的缺陷……”

  战天帝无所谓道:“再看吧,最后补不好洞,那也是你们的问题了,我只是在说他的问题。他的问题,我说的方法会有用的,至于源地的问题……

  九皇天帝都没解决,你让我一个死了的人去解决?”

  说着,战天帝又笑道:“还有一点……其实本不该说,不过还是要说。”

  “您说!”

  “人族……”

  战天帝犹豫了一下,还是叹道:“告诉他们,人族就是补洞的!源地的洞口,因为盗取力量的人过多,哪怕有些人还回来了,还是不行。

  九皇四帝,包括那位古老初武,哪怕都还进去了,也未必足够。

  力量来源于种子,所以三界的能量,还是平衡的。

  但是……”

  战天帝缓缓道:“但是,人间这边,种子一直在溢散能量!隔绝人间的能量,就是为了让种子再赋予一些能量,如此一来,三界就多了一些能量,你能理解我的意思吗?”

  老王眼神一动!

  明白,当然明白!

  三界的能量,是有一定数量的。

  可本源的洞口,这些年却是扩大了,原有的能量哪怕全部还进去了,也未必可以补全这洞。

  于是,人间能量隔绝!

  而种子,如同永动机,此刻,再次制造了一些能量,赋予了一些新的能量,赠予了人间武者。

  人间武者,就是这额外的能量!

  如此一来,补洞,最终也许还是要用到人族去补足所有缺陷。

  “这些,原本我是想和方平说的,不过你既然在,我又不喜欢和他打交道,就告诉你,由你转告了!”

  战天帝笑道:“人族武者越多,越强,种子赋予的就越多!如此一来,也许还有剩余,可以兑换几位皇者出来,这样,皇者就不用去补洞了。

  这也是多方面的打算。

  若是找不到种子,那人族就是替代品。

  若是找到了,人族可能就是拿来牵引种子的破绽。

  无论如何,人族强大,皇者不亏。”

  老王沉声道:“可现在地球和地窟连接,其实是有地窟能量的……”

  “那不用在意。”

  战天帝无所谓道:“人族的生命,其实都是种子赋予的!生命力,也是种子的力量,从你们诞生开始,这些力量就是种子给予的!

  人族人数越多,种子赋予的力量就越多。

  至于地界那些生命……”

  战天帝想了想还是叹道:“有些人造生命的意思了,大部分是能量的结合体,而非气血,气血,生命,这才是种子的力量!

  你说地界和人间的通道开启,可能是有人觉得,也许可以让种子影响到地界,再赋予地界生命,赋予更多的生命力。

  不过,恐怕是失败了。

  种子可能真的沉眠了,所以只是溢散能量在人间,并未溢散到地界。”

  “人造生命!”

  老王再次愣住了,原来如此!

  地窟的人类,原来都相当于人造的生命,而非和人族一样,是种子赋予生命力诞生的。

  “去吧,我要自己走走了!”

  战天帝笑着,挥手,赶走了老王。

  一个人,如幽灵一般,流浪在地球。

  走走,停停,看看。

  有些唏嘘,物是人非。

  有些留恋,舍不得这故土,舍不得这三界。

  有些欢喜,总算还有一地,没有受战乱侵扰,国泰民安,老有所依幼有所养。

  故地,再变,还是残留了一些美好。

  走着走着,走到了一地。

  一处荒凉的地界,一处无人烟的地界。

  一座山,孤零零地伫立在荒原之上。

  山上,一座早已残破的看不出原样的建筑,镶嵌在了山峰之中,常人根本看不到。

  战天帝漂浮而起,钻入了山腹中。

  清理了一番,一座不太高大的小屋,在山腹中再现。

  “我……回来了!”

  “不走了!”

  山腹中,小屋中,石椅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本书。

  书页在翻动,石椅在摇晃,椅子上,却是无人。

  隐约间,一位青年,坐在椅子上,摇晃着,翻着书,看着天。

  仿佛在说:这日子真好。

  战……走了。

  天地血雨继续,这一次,不知为谁而恸哭。

  Ps:本月最后一天,有月票就投吧,不然浪费了。战天帝落幕,极道三帝落幕,想了很多悲情的落幕之章,最终还是选择这么写,平平淡淡,悠然自得,这就是战,期待的也只是平凡一生。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