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4章 再见战天帝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全球高武最新章节!

  东皇被杀,此刻,只剩下灵皇一人了。

  方平带着众人赶到的时候,灵皇并未遁逃,也没想过逃跑。

  皇者,也有皇者的尊严。

  然而,众人却是看到了不一样的一幕。

  灵皇脚下,一只胖如猪的猫,正拉扯着灵皇的腿脚,要把灵皇往远处拉。

  “主人,走呀!”

  “走吧!”

  “呜呜……走吧,好不好。”

  “大猫说,躲起来就好了,大猫主人不会杀你的……”

  肥胖的三猫,在费力地拉扯着灵皇。

  镇天王并未阻拦。

  一旁,苍猫贼兮兮地四处看着,等看到方平他们来了,一脸沮丧。

  骗子来了!

  灵皇动也不动,手持长剑,白衣飘飘,愈加的孤傲冷漠。

  走?

  她不走!

  四面八方皆是敌人,那又如何?

  她何曾惧过?

  看到方平持刀赶来,灵皇冷笑一声,依旧一如既往,还是那么清冷,俯视方平,高冷不屑!

  “主人……”

  三猫拉扯着,却是感受到了气氛不同,此刻,抬头,看到方平的瞬间,眼中露出一抹怯意。

  下一刻,三猫抱住灵皇大腿,肥胖的身躯挡在灵皇身前,急的喵呜直叫。

  “骗……人王……魔……魔王……”

  三猫急的都快结巴了,战战兢兢道:“不要……不要杀主人好不好?主人不是坏人的……”

  灵皇一掌拍的三猫头晕目眩,冷喝道:“闭嘴!”

  三猫晃着脑袋,却是不愿意放弃,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从口中吐出了一大堆吃食,有苍猫给它的零食,有之前众人喂它的天材地宝,有一些生命能量……

  “给你,给你好不好?”

  三猫可怜兮兮道:“都给你!都是好吃的,都是最好吃的,我没吃的,都留下来了……”

  “滚!”

  灵皇一脚将三猫踢飞,冷笑道:“本宫还用不着一只投影猫为我求情!你想杀本宫,本宫也想看看,你有没有这能耐!”

  “不要……”

  远处,三猫身影都溃散了许多,急忙朝这边跑来,再次挡在灵皇面前,可怜兮兮地看着方平,“我还有好吃的,很好吃的……我是大肉丸子的!

  我吃了好多好多生命力,主人收集的生命力,我偷吃了好多好多的!

  不要杀主人好不好,她没有小鱼干了,都给你们了。

  剩下的都被我偷吃了……都吃完了,杀了主人也没有的……”

  一旁,苍猫抓耳挠腮,有些焦急。

  可苍猫也知道,方平要杀皇者分身,假胖子不低头,还一直奚落骗子,骗子肯定不会放过她的。

  “三猫……”

  苍猫叫唤了一声,三猫看到苍猫,焦急道:“大猫大猫,求求你了,让魔王不要杀主人好不好!”

  “滚!”

  灵皇暴怒,手中长剑一挑,直接将三猫贯穿,长剑甩动,三猫被砸的很远很远。

  灵皇看向方平,冷厉道:“废物,犹豫什么!本宫原以为你真是魔,不曾想,也不过如此!”

  方平看着她,冷笑道:“想死,我自然会成全你!只是在想,你这心中,除了天帝,可曾有过他人?”

  “轮不到你对本宫指手画脚!”

  轰!

  灵皇长剑出鞘,一剑朝方平杀来!

  嗡!

  剑鸣声遍传四方,此刻,一柄血红色长刀,破空而来。

  斩击!

  当的一声巨响,方平后退几步,灵皇也倒退数步,下一刻,灵皇身前,一面盾牌,忽然化为披风,血红色披风,落在身上。

  血色披风,白衣缥缈,长剑在手。

  这一刻的灵皇,面露冷色,霸道冷酷之意尽显!

  比起其他几位皇者分身,竟多了几分皇者之气,多了几分皇者的霸道和桀骜!

  “你倒是比其他几人强些!”

  方平笑了。

  灵皇却是冷笑一声,“你也配评判本宫?真以为杀了道树,就有点评三界诸皇的资格?”

  方平咧嘴笑了,“你挺好,就是嘴贱的很!非要跟我作对,抱歉,我不会因为你是女人就高看你一眼,来一次怜香惜玉……

  不过,看在三猫的份上,看在你是女人的份上,我还是给你几分优待!”

  这一刻,方平气机爆发的更强了!

  众人也是凝然,方平要和灵皇单挑了!

  “为了表示对你的尊重……”

  方平冷冷道:“今日,三界诸强,围杀你一人,足够高估你了!鸿宇,你们之前围困东皇,现在不插手也行,远离此地!”

  “其他人,包括镇天王,全部全力以赴,今日送灵皇上路,以最高规格!”

  “……”

  四方皆寂。

  镇天王都在嘴角抽搐。

  合着……你要围杀她?

  亏我们还以为你要单挑了!

  哪怕灵皇,这一刻都有些失态,怒道:“你这无耻小人!”

  “废话,能群殴,单挑的都是傻比!”

  方平骂了一句,老子像吗?

  为何要和你单挑!

  真以为破九之力能持续下去?

  冥神这些人都快撑不住了,而方平,这边消耗的财富值也是超乎想象,之前剩下的2000亿点财富值,现在消耗的极快。

  每分钟都在以上百亿的速度在流逝!

  真以为改变气息不要钱?

  也就战斗结束的快,从方平融合他们到现在,过去了也就不到五分钟。

  否则,方平还真无法继续融合了,消耗太大!

  和灵皇浪费时间干嘛?

  单挑?

  谁知道能不能稳赢!

  包括之前杀东皇,那都是因为东皇无心再战,可不是方平真的稳压东皇。

  都是破九,谁还比谁强多少不成?

  “愣着做什么,围杀她!”

  众人虽然有些鄙夷方平,可不得不说,围杀……的确要容易的多。

  镇天王叹息一声,无奈道:“灵皇,见谅了,怪就怪方平这小子,可别怪在老夫头上!”

  “杀!”

  嘴上说的客气,下手也不见得多放松。

  镇天王这是初武身,肉身强大无比,气血撼天,一拳轰出,虚空震荡,附近的鸿宇众人,肉身薄弱的,都感受肉身在爆裂。

  “杀!”

  铸神使这些人,也不留情,纷纷朝灵皇杀去!

  灵皇秀眉高竖,长剑在手,杀气凛然,剑鸣声一声声响起。

  杀!

  双方都是毫不留情,此刻,谁会留情?

  留情,可能就是死!

  噗!

  一剑洞穿了天狗的头颅,灵皇刚要拔剑,方平一刀横扫而来,虚空不颤,能量不显,却是一刀劈的灵皇手掌崩裂,血溅四方。

  灵皇面不改色,继续拔剑,天狗却是咆哮一声,张口就咬!

  咯嘣!

  一声脆响,灵皇手掌直接被咬住,左手化拳,一拳轰出,打的天狗颅骨崩裂!

  然而天狗死也不松口,那边,石破脸色复杂,长枪飙射而出,一枪扎的红色披风传出巨响,镇天王一拳轰出,再次轰的披风爆鸣,灵皇口溢鲜血,脸色发白。

  方平横刀就朝她脑袋上劈去,刀未落,灵皇额头上已经显露出一条血痕。

  双方都是全力以赴,杀的血肉横飞。

  有其他人的,也有灵皇的。

  ……

  远处。

  三猫被灵皇一剑刺穿,此刻,苍猫急忙跑来,抓住了三猫尾巴,爪子摸着三猫,安慰道:“三猫,不伤心了,那是假胖子,是坏人……”

  “喵呜!”

  三猫悲鸣,“不是的!主人不是坏人,主人不是的!主人不想三猫和她一起死,故意打走本猫的,主人是好人!

  大猫,主人这么多年吸走的生命力,都被本猫偷吃了,偷吃了好多好多!

  主人知道被本猫偷吃了,还是放在那,一直都放在那的……

  喵呜,不要杀主人好不好?”

  三猫挣扎着朝那边跑去,苍猫抓着它的尾巴,猫脸纠结道:“可是骗子一定要杀假胖子的……他怕假胖子会对他出手,多一个破九,骗子也很危险的!”

  秘境要破了。

  方平在这之前,会收走种子,然后准备逃窜。

  外有诸皇,内部必然要清理这些威胁和隐患。

  否则,腹背受敌,哪怕方平,也没任何把握可以生还。

  苍猫也正因为知道这些,所以哪怕三猫求情,哪怕它也觉得灵皇不是坏人,可也无法说出求情的话。

  假胖子真要出手了,截断了后路,骗子必死无疑的。

  三猫悲鸣一声,“大猫……不能陪你去吃好吃的了,之前的好吃的,都送你了。”

  “三猫,你要去哪?”

  “去救主人!”

  三猫挣脱了苍猫的控制,朝那边跑去。

  苍猫急忙追上,顾不得许多了。

  ……

  “喵呜!”

  战天帝这边,二猫叫唤了一声,有些着急,“那是三猫!大猫主人要杀三猫了……”

  战天帝也是无奈,轻叹道:“他不愿腹背受敌,她不愿对他妥协,如此一来,唯有一战!”

  “喵呜!”

  二猫猫眼中满是焦急。

  它不想看大猫的主人杀三猫,三只猫虽非一体,可也源自一猫,这么多年下来,却又有了各自的思想,有了各自的主人。

  而今,大猫的主人要杀三猫和三猫的主人,二猫很悲伤,它不要这样。

  战天帝看了一眼上空的种子投影,此刻,这投影越来越不稳定了。

  “秘境……要碎了!”

  说着,看向远处虚空,站在一处黑洞口的青年男子。

  王金洋!

  战天帝看了王金洋一眼,王金洋好像有所感应,也朝他这边看来,却是没看到什么。

  战天帝看了一眼种子,再看看方平,又看看王金洋那边的通道……

  忽然明白了!

  笑了一声,“胆子倒是大,胃口也不小,虎口夺食也敢做,的确比我要狠,要心黑。”

  “喵呜!”

  二猫都快急死了,哪有心思听他废话。

  “莫急,莫急,你这懒猫,何时这么着急过?”

  “种子……本源……皇者……大道……”

  战天帝喃喃几声,“我倒是能借他,在三界行走一番,也想回归故地,去看一看故地的风和雨,看一看故地的水和云……”

  “喵呜!”

  “不要骂人。”

  战天帝笑道:“风花雪月,风声雨声读书声,这才是读书人,才是修道者,你这猫,不懂!”

  “喵呜!”

  “你还学会骂人不吐脏字了……该打!”

  战天帝拍了一下二猫的脑袋,失笑道:“读了这么多年书,好的不学学坏的,苍猫和那方平才进来几日,你倒是学的有模有样,骂人的精髓倒是一学就懂。”

  “喵呜……白痴!”

  二猫再次骂了一句!

  “天真!”

  这是学方平和东皇的。

  战天帝苦恼道:“怎么是白痴呢?也不是天真。这叫以理服人。所谓先礼后兵,不外如是。内圣外王的道理,我也懂一些。

  神、人、东三皇是我老师,北皇、南皇、西皇也曾多次为我传道。

  兽皇乃是妖族,并非人族,所得教化不多,我还想让你和天狗教化妖族,你俩却是不愿读书,哎!

  灵皇一介女子,我岂能轻易动刀兵,非君子所为。

  地皇虽霸道,却也爱民如子……

  你这蠢猫,岂能懂我的苦。

  师长不能杀,传道授业之人不能杀,妖族无教化者,还没教化,也不能轻杀。

  女流之辈,也不曾天怒人怨,也不可轻杀。”

  “你就杀了你自己?”

  二猫瞪大了眼睛,一脸呆滞,然后你就把自己杀了?

  “也不能如此说……”

  战天帝轻笑道:“也是读书人的自傲,我高估了自己,以为以我之身,可镇万道。后来才知,夜郎也有自大时,所以啊,读书好,却不能死读书。

  这些年来,我也曾翻阅一些古今典籍,越是读下去,越是觉得,昔年还是少了几分霸道。

  圣道无用,当以雷霆霸道镇之,可惜,醒悟已晚,酿成大错!”

  二猫狐疑地看着他,此刻都快遗忘三猫了,很快,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道:“三猫快要死了,你好话唠,每次都要说教,活该杀你,本猫都不耐烦了!”

  “你这猫……哎!”

  战天帝摇头,岂能这么说?

  笑了笑,再次看向王金洋那边,叹道:“昔日,我酿苦果,三界虽并非我所害,却是因我而遭受更多磨难,今日,当偿还之!”

  视线投向方平,战天帝一步踏出光圈,轻声道:“既已无法逆转,那就让后来者平患!九皇已经腐朽,天帝也已堕落,我所能做者不多,也不知谁才能救世。”

  肩膀上,二猫激动道:“你要去救三猫了?”

  “二猫也好,三猫也罢,都逃不过此劫,你若是愿意,我可送你一场机缘,你若是不愿,那就随我走一走三界,哪来的如此多执念。”

  战天帝话语中,带着些许宠溺。

  太久太久了!

  久到,都快忘记过去了。

  这猫,陪伴了自己太久,既然不愿走,那就容自己自私一次,带这猫一起上路吧。

  “自私一次……没事吧?”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私心,人皆有之!”

  战天帝心中想着,摸了摸二猫的脑袋,笑了一声,那就一起走吧,

  我一人上路,有些孤单了。

  ……

  砰!

  灵皇腿骨炸裂,身体一个趔趄。

  这一刻,一只肥猫穿越了众人,瞬间穿梭到了灵皇断裂的腿骨之下,撑起了灵皇的身子。

  “喵呜!”

  “蠢猫,滚!”

  灵皇暴怒,挥拳轰去,轰隆一声,肥猫身体颤抖,愈加虚幻。

  “主人!”

  三猫悲鸣一声。

  灵皇脸色一变再变,冷冷道:“我心如铁!不,本就无心,何来心似铁!我之所求,唯有大道,唯有以假换真,我连我自己都恨,恨不能成真,你这假猫,如何能乱我心神?”

  她恨!

  恨她是假身,不能以假代真!

  她恨,恨真身无能,数万年无法摆脱桎梏,成了昔日看不起的多情人!

  她是灵皇,三界唯一女皇!

  她是灵皇,斩情欲,灭人道,杀上了九重天,号令三界,苍生称灵皇,不是靠女人身份走上了九重天!

  今时今日,她何须一只假猫,为她送行,送她上路?

  死,她也是灵皇!

  只恨,真身还存,丢尽了灵皇之面,所谓女皇,羞与之共伍!

  “主人……呜呜……”

  “哭?滚开!”

  灵皇暴怒!

  断裂的腿脚,哪怕无法迅速恢复,依旧用尽全力,一腿朝三猫踢去!

  不许哭!

  当我灵皇的猫,那就不能哭!

  苍生皆可哭,唯独我不能!

  一女镇三界,我是唯一皇!

  轰隆!

  三猫却是没被踢飞,死死抱住她断裂的腿根,哽咽道:“不哭了,不哭了!主人,我不哭了!”

  前方,方平手持长刀,却是没能斩下去。

  长刀刀芒已经划破灵皇脸颊,方平却是没能落刀。

  方平有些歇斯底里,有些发狂!

  搞什么鬼!

  一眼瞪向苍猫,这是你的本源投影?

  他么的,还哭了!

  不是说,你这一生没哭过几次吗?

  跟我面前演苦情戏呢!

  苍猫一脸无辜,凄凄惨惨地看着方平,不知道呀,三猫这么胖,谁知道还会哭的,胖子都不爱哭的。

  方平心中发狠!

  不杀灵皇,灵皇一旦坏事,万劫不复!

  苦情戏也没用!

  三猫再坏事,连三猫一起给劈了!

  正咬牙准备挥刀,耳边,有人叹息道:“杀一分身,解决不了问题,该死还是要死,不该死,也死不了。”

  “大猫,三猫!”

  二猫激动万分,刷地一下跳了过来,一下子跳到了苍猫脑袋上,揪着苍猫的耳朵就往三猫那边拽。

  “二猫?”

  苍猫也很惊喜,“本猫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欠我三条小鱼没给我!之前算账算错了,本猫多给了你一袋零食……”

  “大猫真小气!”

  二猫不乐意了,就多要了你一袋零食,你还记得呢!

  真小气!

  “才不小气!”

  苍猫也不乐意了,“本猫给你准备了好多好吃的,那是送你的,老大送小弟的!可人类都说,亲兄弟明算账,之前是交易,是买卖,所以要给本猫才行!”

  苍猫也是一码归一码,送的是送的,交易的是交易的。

  少给了三条鱼,就是不行!

  要不然,骗子岂不是小看本猫了?

  还以为本猫不会算数呢!

  “给你给你,都给你!”

  二猫爪子中也出现了一条条小鱼,很多很多,全都塞进了苍猫嘴巴里,咕哝道:“才不在乎这个呢,不好吃,还是你给的好吃点!大猫,你送我的那些好吃的呢?”

  “都在这呢……”

  两只猫你一言我一语,却是没几人在意了。

  方平眯着眼,看向黑暗中走来的战天帝,眼神凝重。

  战天帝一直未出!

  原以为,他都不会出来了,没想到还是出来了。

  此刻,他出来做什么?

  战天帝面带笑容,看向镇,看向鸿宇众人,看向灵皇,微微点头,轻笑道:“诸位,许久不见了。”

  镇天王也看向战,眼神有些复杂,“你此刻出来……”

  “走走,看看,顺便见见方平小友。”

  战天帝看向方平,看他满身血腥气,不由笑道:“知道你们这些人,烦我说教。不过遇到了,还是要多说几句,大战当前,魔也好,仙也罢,为求存,不得不为之。

  大战结束,当修身养性,勤读书,磨磨这杀气。”

  战天帝说着,又看向灵皇,轻笑道:“你是我长辈,本不该我来说教,可活了这么些年,脾气……还是这样,真让人头疼。

  你的仇,你的怨,非方平所给,何必争这一时之气。

  以德报怨,以直报怨!

  有怨,有恨,当找带来怨恨之人。

  养一只猫,真也好,假也罢,陪伴了你八万年,铁心也能化柔情。”

  战天帝笑容温和,也不在意灵皇横眉冷对,再次看向方平,笑道:“你要取这种子?”

  “你要拦我?”

  方平眼神冷厉,战……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威胁!

  “拦不住你,也不愿拦你。”

  战天帝笑道:“只是想再说几句,三界之患,并非简单的本源之患!当然,此刻当务之急,还是本源之患,九皇、天帝、斗、阳神甚至包括镇,都是这患。

  杀一人,并不能解决什么,凡事要追本溯源,从根源上解决。”

  “你想说什么?”

  “哎,曲高和寡,不说也罢!”

  战天帝意兴阑珊,文盲一个,武夫当道,难怪,三界的道,越来越虚浮!

  “你很讨厌!”

  方平低骂一声,为何从你眼中,看出了一些鄙视我的意思?

  他么的,这眼神,以前也看到过!

  每次遇到不认识的古文字,都有人会鄙视我!

  老王,铁头,老姚,秦凤青……

  这些家伙都鄙视过我!

  战天帝,这混蛋家伙,之前还挺佩服他的,当然,也暗骂他是傻叉,可现在,自己居然被他鄙视了!

  真让人恼火!

  PS:推本书,咱们书友写的马上要上架了,兄弟们收藏订阅支持一波,凑个人气吧!


  • 上一篇:第1333章 斩东皇!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1335章 破秘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