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3章 斩东皇!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看到方平满身血气赶来,鸿坤这些人纷纷散开,不过还算记得之前的承诺,没有彻底散开,继续包围东皇。

  人群中央,东皇背负双手,此刻倒是淡定的很。

  分身必死,这一点他有准备了。

  方平加上这么多破八强者在,此刻只剩下他和灵皇还没死。

  灵皇一直被镇天王阻拦,他必然是无法逃脱的。

  方平持刀而来,东皇笑道:“方平,聊几句吧。待会本皇自散分身也无妨,也无需劳烦你出手,免得平白增加伤亡。”

  方平冷笑道:“想聊什么?”

  “帝宫之外的那些壁画,你看了吗?”

  “看了。”

  东皇轻叹道:“知道你们看了,你是否觉得,三帝是被我所害?”

  “难道不是?”

  方平讥嘲道:“本源出现缺陷,天帝不愿意去补,你们九皇更不愿意,那当然只能让三帝去补了!”

  东皇再度叹息一声,“天帝并未在记忆中造假。”

  此话是证明,方平他们看到的那些,都是真的,确实发生过的。

  “不过……”

  东皇轻笑道:“有些事,听到的,未必就是真的!三帝当年都和我交好,战更是我的徒弟,我的确说过那些话,不代表我真的会去做。

  三帝之死……”

  东皇笑容收敛,轻声道:“也许也是必然!”

  方平讥嘲地看着他。

  必然?

  谁的死是必然?

  “天帝和你们的死,才是必然!本源的缺陷,可不是三帝造成的!”

  方平冷笑道:“甩锅的能力,你们倒是一个比一个厉害!”

  “并非如此!”

  东皇沉吟片刻道:“昔日,天帝也是真想补足缺陷,我们也不例外!仙源制造之初,其实就是为了补足缺陷用的。

  一开始,天帝想的是他自己去补缺。

  昔年,缺陷也是他破碎了本源,造成了漏洞。

  可后来,到了计划实施的那一日,出现了很多问题。

  你要知道,有些时候,哪怕是天帝,也算不到一切。”

  东皇自嘲道:“天帝高估了自己,因为九皇的诞生和本源大行其道,缺陷越来越大,他是比当年更强,可以他的实力,还是无法去补全漏洞……

  这一点,在仙源铸造成功后,大家就发现了。

  你要知道,仙源铸造成功后接近两千年,才爆发了那一次大战。”

  东皇叹道:“那两千年,大家其实都在想办法!可是……”

  “可是,随着两千年岁月流逝,问题越来越严重!到了那地步,已经无法再拖延了,战当时已经要证道皇者,不过……也因为他要证道,发现了问题所在。”

  东皇惋惜道:“战,也是我此生最大的遗憾!他发现了缺陷,知道了问题的严重,哪怕天帝也无法补足这一切,真想成功,也许……还需九皇填补!

  人都有私心,皇者也不例外。

  吾等修炼到了那等境界,谁愿意去死?

  战的意思是,吾等溯本归源,自断本源,未必会死,他会助我们重修初武……

  他太天真了!”

  东皇愈加惋惜,“箭指诸皇的事,你应该知道。那一次,其实就是战和我们商量此事,最终没能达成一致,惹怒了他,他才会如此做。”

  方平皱眉,“若是如此,战也太蠢了点!让你们去送死,哪怕只是自断大道未必会死,你们怎么可能会答应?这不是找死吗?”

  “是啊……天真。”

  东皇苦笑道:“也许……他觉得三皇是他老师,九皇当中,我们三人同意,灵皇早就做好了追随天帝的准备,斗是他的兄长……

  如此一来,我们五人没意见,其他五人,有意见也没大用。

  地皇,当日是最大的反对者,他呵斥战太过幼稚,也不相信战会在大家自断本源之后,会助大家再修初武。

  也正因为如此,当日他箭指诸皇,针对的也是地皇。”

  方平蹙眉,轻哼道:“若是这样,那战就是个白痴!”

  让九皇自断大道,填补本源缺陷?

  怎么可能!

  东皇轻声道:“战是赤子之心,他觉得那时候大家都是目标一致,天帝甚至已经流露出自镇缺陷的意思,既然如此,天帝没意见,我们没意见,那最大的反对者只有地皇。”

  “说起来……”

  东皇看了一眼方平,摇头道:“也许和今日的人族有些类似吧!遭遇了最大的危机,万众一心,若是今日有人说,人族想解除危机,需要你和张涛他们去死,你们愿意吗?”

  方平皱眉不语。

  “那时候,就是如此。”

  东皇自嘲道:“大家看起来都不在意,都愿意为了解决大道缺陷牺牲!战当真了,他真的以为大家都愿意,真的以为我们不会有私心,可他岂知……人心最难测!”

  “那一次百帝之会,其他人都没说不同意,战自己也说了,他也可以填补缺陷,若是还不足够的话。”

  “因为他不是皇者,大道之力不算太强,九皇若是无法填补缺陷,他再来,那时候按照他的理解,是没问题的。”

  “可是……谁会相信他?”

  东皇愈加自嘲,“哪怕我,当时没说,其实也不愿意相信!战已经要成皇了,一旦成皇,他可能会超越神皇,成为第一皇!

  我们若是断了大道,他再成皇,哪怕天帝来了,他也未必不可一战。

  加上霸天帝和灭都和他交好……”

  “所以你们联手坑杀了他?”

  方平冷笑,战太过天真了!

  他居然寄希望于九皇自断大道,填补缺陷,想的也太美了。

  真要这么简单,九皇就不是九皇了。

  东皇愈加惋惜,“其实……也不算我们坑杀了他……”

  “其实,战在这之后,依旧相信我们。唯一不相信的,恐怕只有地皇。”

  东皇仿佛在回忆,唏嘘道:“他去天庭,其实是为了说服地皇!灭曾经劝过他,不要独自外出,以免遭遇不测,那时候人皇也在天庭,人皇也是战的老师……

  战那时候,不曾想过太多,只觉得哪怕说服不了地皇,有人皇在,也有转圜余地。”

  方平却是愈加觉得战傻的可爱!

  书呆子!

  是不是看书看多了,把自己看傻了?

  你要弄死九皇啊!

  你还要去说服地皇,让他去断大道,地皇能答应你才有鬼了!

  按照方平的了解,地皇桀骜无比,能理会战才怪了。

  果然,东皇又道:“战在天庭,并未能说服地皇,反而是地皇,当日开口要联合战这几位,联手对付其他皇者和天帝。”

  东皇黯然道:“地皇的意思是,几位极道天帝不需要去补缺陷,九皇,少了他和人皇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多少一些本源武者,补足其中的一些缺陷,哪怕大道还不完善,也不会再出大的问题。”

  “地皇和人皇当日是一起见的战,战却是不愿意……”

  东皇再次叹息,“他的想法是,主动说服大家,何况,在他的认知中,吾等都有心镇压缺陷,唯独地皇不肯,真正要说服的还是地皇!

  到后来,双方还是无法达成一致,战又提出了新的意见,他可以替代地皇……”

  方平龇牙,忍不住嘲笑道:“这书呆子这么傻?”

  “是啊,傻。”

  东皇说不出的萧索,“他以为他这样说,地皇就会答应的,战的意思是,地皇到时候为大家护道,防止大家自断大道崩溃而死……

  却不知,地皇心中也觉得他是白痴,并未理会。

  地皇知道大家的心思,岂会答应他这不可能成功的条件。

  战更不知道,当日在场的人皇,见他一心要如此做,暗中联系了多位皇者……”

  方平眼神微变道:“围杀战?”

  “不错!”

  东皇点头,“不止是战,还有地皇!因为地皇和战提及了联手之事,众人担心出现变故。你要知道,战若是那日成皇,战力哪怕不如天帝,也不弱于神皇。

  而地皇,也不会比我弱。

  再加上态度不明的斗,一定会支持战的霸天帝和灭,如此一来,其他人都很危险。

  以战的执拗,未必不会被地皇说服,最终强行灭杀诸皇……”

  “所以,那一日,诸皇杀出,准备围杀战和地皇……”

  “地皇死在了那一次?”

  “没有。”

  东皇摇头道:“那一次,最终是战自己放弃了!他觉得,天帝既然愿意去补足缺陷,他并未成皇,造成的缺陷不大,若是以身镇压,可能不需要再死那么多皇者……

  何况,他以为其他人考虑这些,哪怕九皇不全部断道,也会有人支持他的,缺陷一定会补足的。

  所以,那一次他放弃之后,地皇看出了危机,在他死后,迅速遁逃,所以那一次,并未击杀地皇。”

  “白痴一个!”

  方平下了定义。

  地皇看的都比战明白,所以地皇压根没指望过九皇会自己断大道。

  方平看向东皇,冷笑道:“那今日你和我说这些,想做什么?”

  东皇看着方平,叹道:“说这些,只是因为……你让我想到了战。”

  “我?”

  方平失笑,忍不住狂笑,“我让你想到了战?我和那白痴能一样?”

  “一样的。”

  东皇看着他,惋惜道:“你们,虽道不同,性格也不同,可都是一样的执拗,一样的坚持,一样的天真。战以为他可以说服九皇,而你……你以为你一定可以击杀九皇。

  你们的目的,都是为了平定本源之患。

  走的路虽然不同,目的却是一样的。

  而结果……很可能也是一样的。

  方平,你不明白,到了这地步,很多人的目的,不再是解决本源之患,你知道吗?”

  方平眼神微动。

  东皇继续道:“一开始,也许大家想的是解决本源的麻烦!可到了后来,大家的心思早就变了!尤其是过了这么多年,大家不再是想着解决本源的麻烦了。

  你以为大家找种子,真的是为了解决本源的麻烦?

  错了,大家是为了自己,为了超脱!

  既然本源有问题,那就不走本源了,种子才是三界力量之源,吞噬了种子,走什么道不行?

  何必再走什么本源道!

  本源道既然有问题,那就废弃这一道,修本源的全部杀了,什么难事都不再是难事!

  你,比万年前的战还要天真。

  那时候,九皇当中其实……还是有人支持战的。

  而今,却是没人会支持你,你明白吗?”

  方平和战,截然不同的两人。

  然而,在东皇看来,却是一样的。

  殊途同归!

  而这两人,最终都不会有好下场。

  战,当年自己死了还不够,最后,连累的灭和霸天帝一起战死。

  方平……

  也许也会步入这条道!

  他注定不会成功的!

  今日方平在这,大杀四方,斩杀诸皇分身,自立魔王,明眼人都知道他的心思,斩天帝,诛九皇,平本源之患。

  然而,可能吗?

  不可能的事!

  最终,方平也是自取灭亡。

  “你想让我放弃?”

  方平嘲讽道:“你想让我放过你?你想让我知道,我有多渺小,注定会失败,所以现在应该做的是逃亡三界,马上离开此地?”

  “你要告诉我,不应该把皇者都给得罪了?你要告诉我,种子不是我该拿的,拿了,我没命去享受?”

  东皇看着他,叹道:“你既然都明白,何必将自己的路走绝,这是绝路。”

  “绝路?”

  方平嗤笑道:“说的好像我现在认怂,就不是绝路一样!既然都是绝路,注定无路可走,我为何要妥协!我宁愿战死,也不想苟且到最后,如同蝼蚁一般,被你们踩死!

  我就算死,也要咬你们一口,让你们痛彻心扉,让你们知道,这一世,有位叫方平的武者,差点咬死了你们这群畜生!”

  方平声音越说越大,越说越洪亮!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我方平纵然不敌,也要让这三界诸强知道,我死,青史留名,不反抗而死,轻如鸿毛!”

  “无数史实告诉我们,哪怕低下你的头颅,跪下你的膝盖,丢掉颜面,放弃尊严,最终还是难逃一死,死的更不值!”

  方平环顾一圈,指着鸿宇众人,冷笑道:“说的就是你们!反抗,死了也算英雄!不反抗,死了也白死,本源有缺,谁赢,你们都要死!”

  众人无言。

  许久,封缓缓道:“方平,吾等只是破八,并非破九,也非皇者!纵然反抗,也无济于事!唯有等待时机,否则……那也只是白白送死。”

  方平冷笑道:“都是这心思,所以我杀了你们那么多人,你们依旧不敢反抗!我从低品杀到高品,从高品杀到现在,将你们杀了个底朝天,依旧没人敢和我拼死!

  因为你们都在想,再等等,再等等……

  反正我还没死,反正我还有希望,反正三界还在,反正皇者还被困……

  愚蠢!

  这就是温水煮青蛙,真等将死的时候,你以为你们可以跳出那一锅热水?

  蠢货!”

  方平懒得再说,再次看向东皇,冷声道:“拖延时间吗?三声之内,你自裁,或者我送你上路,我方平可不是这些蠢人,你以为我会看你说的真诚,就放你离开?

  愚不可及,我从不相信你们这些皇者!”

  方平咧嘴,“因为……我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话落,哪有什么三声之言,方平提刀便杀!

  东皇下意识地抵挡,这一抵挡,方平疯狂了,双眼赤红,“我就知道你们不可信!”

  “一起杀,看戏吗?”

  “平乱!”

  一声厉喝,刀芒冲霄,血光映射三界!

  方平疯魔无比,疯狂劈杀!

  东皇且战且退,有些无奈,开口道:“你杀心太重了……方平,如此下去,最终,人族也许还未毁在他人之手,就被你覆灭了……”

  “那我也愿意!”

  方平厉喝道:“我宁愿人族死在我手,覆灭在我手中,也不愿人族成为你们的棋子诱饵!我战死之后,人族覆灭前夕,人族必灭!”

  “哎,你若是说的是那些而今用于战争的科技武器……”

  东皇缓缓道:“那你便错了,这计划,不可能成功的。”

  方平眼神冷厉,瞬间看向远处的月灵。

  月灵心中一颤,低沉道:“非是我透露!”

  东皇轻声道:“方平……人族也并非真的一体,你真以为,面临此等危难,人族还能上下一心吗?”

  “去你玛德!想让我动摇怀疑他人吗?老子就算怀疑,也要在杀了你们之后,再去清查!”

  方平一声暴喝,一刀劈下,无数人影崩溃!

  “你太低估我方平了!”

  “挑拨之计,对我无用!撑死了张涛背叛了我,为了人族和你们妥协了,你以为我不曾想过?”

  方平双眼血红,一刀劈断了他的一条胳膊,冷笑道:“我有过这样的准备,千夫所指,四方皆敌,兄弟朋友离我而去,家人爱人反戈一击!

  我不在乎!

  我这一生,不灭你们,那就死于他们之手,我甘之如饴!”

  “你去死!”

  轰隆!

  一声响彻天地的巨响声传出,东皇面色愈加复杂,轰隆一声,炸裂开,四分五裂。

  话都说到了这份上,还能说什么?

  哪怕千夫所指,哪怕家人兄弟爱人都背叛了方平,方平依旧魔心不改,不杀尽皇者不罢休!

  到了这一步,东皇也是无话可说!

  轰隆!

  东皇分身炸裂,什么都没留下,唯一的神器在灵皇那边。

  后方,张涛脸色复杂。

  为了人族……背叛方平。

  为了人族,向九皇妥协。

  会有这一日吗?

  他……不敢保证。

  他也不敢去想!

  今日,方平却是将这血淋淋的现实,给揭开了。

  为了人族……人族……

  张涛揪心的痛!

  会吗?

  他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若是有朝一日,有人告诉他,只要方平死了,人族一定会逃过此劫,一定,而且百分百肯定,他张涛会如何做?

  真的不知道!

  为人族征战四方的方平,若是最终死在了人族之手……张涛不敢去想,不愿去想。

  四方,其他人都是脸色复杂至极。

  方平不蠢,恰恰相反,他很聪明。

  聪明的……让他们都觉得太聪明了,未必是好事。

  方平考虑过很多,想过很多,想的甚至比他们更多,他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预备了一切可能。

  他甚至想过,他信任的张涛为了人族背叛了他。

  众人都不敢去想,若是真有这么一日,方平真的会坦然接受吗?

  方平刀斩东皇,双眼赤红,环顾四方,却是不如众人那般复杂,冷笑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现在想那么多干嘛,不是还没背叛吗?

  真要背叛了,到时候再说!

  我方平又不是战那等迂腐之辈,难道任由你们杀我,我不会杀你们!

  真有那天,我还会说一声,干的漂亮,我方平的枷锁,从此解开了!

  三界之大,任我纵横,那我还得说声谢谢!”

  方平轻哼一声,看向老张,讥嘲道:“越老越矫情!真要有人找你,告诉他们,我方平脱离人族,便能让人族无恙,那就答应他们!

  至于杀了我……让他们自己来!

  你们还不是我对手,别说你张涛,哪怕我爹妈,我也防着一手,真以为我会被人袭杀?

  想太多了!

  我经历的不多,看过的却是太多,真以为我那么好杀,那你张涛就是蠢货,人族覆灭也是你的锅!”

  张涛苦笑,叹道:“算了,你别多想了!我觉得……杀你比杀九皇更难,更危险!你比九皇还狠,为了人族,我也不会对你出手。”

  此话一出,鸿坤这些人居然有些颇以为然的意思。

  是的,杀方平……算了吧。

  这家伙就是个疯狗!

  与其寄希望杀了方平,还不如想办法对抗九皇。

  九皇好歹不至于和方平一样疯魔。

  仔细一想,人族要是没疯,决策者还是张涛,那就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方平的危险,比九皇都大,难道张涛不明白?

  众人颇有一些咸吃萝卜淡操心的心思。

  之前还为方平怜悯,现在想想,真的想多了,还是多想想自己的未来为妙。

  方平不以为然,嗤笑道:“反正从今以后,我防着你一手!免得你对我下毒手,你这老阴货,道道可不少!”

  “……”

  张涛一脸无奈,“要不你现在弄死我算了?”

  “得了吧,弄死了你,新来一个更蠢!像李振那种铁憨憨,说不定真就当真了,那还不如你继续当人族领袖!”

  “……”

  张涛耸肩,李振……的确比较憨,算了吧。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